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的唇沿着她的眉间往下一直轻轻地吻下去,傅缓其实已经熟悉这种感觉,从跟他结婚的那晚开始。

    感受着自己的胸口闷的起伏不定,她的脸越发的滚烫,红润。

    漆黑的眸子轻眯着望着身下的女人,手一点点的捧着她的脸,眼神落在她性感的唇瓣上。

    他们都喝过酒,酒精的气息缠绕在一起,空间里越发的宁静,而有人的呼吸开始有些难以隐忍,无法平静。

    浅薄的唇瓣突然张开,将那温柔的唇瓣全部包裹住,然后又一点点的启开。

    傅缓没有回避,在这样深沉的夜里,她突然想试试跟一个男人接吻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突然想知道心里失望的滋味。

    他的亲吻时而温柔,时而专横,但是他永远都占有主导权。

    傅缓沉吟了一声,然后愤怒的伸出长臂将他的脖子搂住抬起头主动张开嘴去吻他,想要拿到主动权。

    简行却在不由自主的跟她吻过一会儿后,在她越来越顺利的时候突然捧着她的脸,离开她的唇。

    傅缓张着嘴想要继续去吻他,却已经够不到他的高处。

    只那样四目相视着,各怀心思的。

    简行突然笑了一声:你在干什么?

    “跟你亲嘴。”她说着那话的时候羞愧不已,但是好胜心让她不得不继续下去,于是她又倔强强势的勾住他的后颈,然后仰起头继续去吻他,一点点的,一下下的,不轻不重却足以叫人心痒难耐。

    “傅缓,你在点火。”

    “可是我这么无趣的女人,能点的着你简少心里的那把烈火么?”

    她突然笑了一声,不再吻他,松开他的后颈,彻底的倒在床上。

    简行眯着眼望着她,竟然有种被玩了的感觉。

    “怎么不继续?”

    “感觉一点也不好,不需要继续了。”她笑了一声说。

    简行……

    “感觉一点也不好?”他压着火低声问她,嘲笑着。

    “恩,睡了,对了,你睡那边,不要过界。”

    “什么?”

    “不要过界,虽然都睡床上,但是一人一半,谁也不要多。”

    “傅缓你当小孩子过家家呢?你可是我老婆。”

    “我知道,——但是不要过界。”

    许久,没有人说话,房间里又安静了一会儿。

    简行看着她不再理他,气馁的翻身倒在她身后。

    整栋房子里其实都安静下来,她还不知道今天她去上班后他做了什么。

    傅缓困了,哪怕他在床上,她也不怎么在意的,就要睡着。

    简行躺在旁边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她一眼,又气愤的躺在那儿。

    “你今晚去跟谁喝酒?”

    “跟婓云。”

    “以后早点回家。”

    “好!”

    自此,谁也没再问什么。

    就这样渐渐地都入了睡,各自盖着各自的被子。

    空荡的走廊里像是有不耐寂寞的空气在飘飘荡荡,朝着楼下宽大的客厅里。

    外面的灯光都暗下去,那些飘飘荡荡的空气在沙发里入座,然后各自找着喜欢的那一处。

    电视静静地矗立在那里,经年累月不曾改变。

    卧室里那会儿还分开睡的两个人在下半夜里却不知怎么的就钻到了一条被子里。

    天色渐渐地有些昏暗着,街上越来越冷了,偶尔一辆车子经过路口,像是忙碌了一夜的人终于可以回家。

    附近的商店都还关着门,风轻轻地吹的店门口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

    清晨,终于来临。

    床上的女人稍微动了下,半边身子都被压的动不了。

    宛如蝴蝶的翅膀那般美丽的长睫轻轻动了两下,当眼帘掀开,她的脑海里也逐渐清醒。

    一低头看到他的手,然后无奈的苦笑了一小下。

    明明说好不要过界,但是他好像根本不把她的话当回事。

    傅缓稍微动了下想要起床,搂着她的那只手臂立即收紧:再睡一会儿。

    傅缓感觉到自己的心尖一荡,这话有点……

    温暖。

    明明他只是潜意识里的话,或许睁开眼就忘了,但是她的心里就是觉得这话很温暖,像是很长久的爱侣之间才有的言语。

    她突然躺在那里动不了,只是感受着自己的心脏跳的越来越用力。

    清晨的阳光越来越和煦,睿智的杏眸望着屋顶的灯,心里却是在一点点的感受着被男人拥着时候的微妙感觉。

    从来不知道跟别人一起睡会这么……

    恩,累。

    还是一个人睡好。

    她的耳根子越来越烧,下意识的就抬手去推他。

    他的手一再的收紧,然后突然将她翻身,两个人就那么对望着,傅缓的脸蛋越发的滚烫。

    “有件事要告诉你。”

    “恩?”

    不知道是谁的嗓音先沙哑了,不知道是谁的眸子先灼热了,不知道是谁的心先情不由衷地动了。

    “家里的佣人都跟着爸爸去旅行了。”

    “什么?”

    她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当他说出那一句的时候,傅缓回过神之后,然后立即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你走之后爸爸突然打电话来说要大家一起出去玩玩,都是很多年为家里做事的老人了,而且又都年纪相当。”

    “你怎么不早说?”她生气的说,然后就下意识的去推开他。

    他却依旧紧紧地搂着她让她动不了:早说晚说有什么不一样?

    “早饭啊!”傅缓生气的提醒他。

    对啊,还有早饭,他可不会做。

    简行缓缓地放开她,然后坐起来扯了扯嗓子,有些尴尬的:我可不会煮饭。

    应该把厨子留下的,他现在后悔不已。

    “难道我会指望你会煮饭吗?”傅缓瞪他的后背一眼然后也起了身。

    她先起床去找了衣服,简行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她穿着睡衣下了床然后打开橱子找了衣服朝着浴室里走去。

    她没发现自己的睡衣上身有些皱巴巴的,昨晚虽然什么也没发生,但是很明显他也不是个老实的男人。

    简行见她进去后才坏坏的暗笑了一声,然后也起了床。

    当他在回到房间的时候她已经打理好自己并且把床也重新铺好,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简行吃惊的发现她是真的很能干,不仅是家外。

    如果再会煮饭就更好了。

    他开心的想着,然后傅缓转身,敏锐的杏眸望着靠在门口看着她干活的男人然后无奈的轻笑了一声:已经很晚了,煎蛋怎么样?

    “嗯?”

    “煎蛋,面包,牛奶!”

    “你……”

    “不准有异议!”

    她走到他跟前,非常郑重其事的跟他说。

    简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