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08 到底是谁自私
    “缓缓?”傅国安疑惑的叫了她一声,傅缓一转眼就看到她父亲不高兴的脸色立即笑了声。

    “我也是道听途说。”那位老总又笑着说道。

    “其实……。”傅缓正要回答,突然手机响起来,她低头看到桌上的手机屏幕显示着简行两个字然后又看了眼在座的各位:我接个电话。

    “是简行那小子,你就在这儿接。”傅国安突然下了命令。

    傅缓抬眼看着自己父亲不高兴的样子然后尴尬的对在场的人笑了笑就接起来:喂?

    “今晚喝羊肉汤怎么样?听说大补呢。”

    傅缓……

    “顾城送王程锦的,顺便送了我一些,我下班带回去。”

    准确来说是他自己要的好伐。

    “知道了!”傅缓无语的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他说什么?”傅国安立即问女儿。

    “说顾城送他的新鲜羊肉让我晚上做给他吃。”傅缓尴尬的说。

    傅国安眉头微挑,然后转头忍笑说:底下这些人就爱无凭无据的乱说,他们小两口要是敢离婚我这个当父亲的还能不第一个知道?

    傅缓垂了眸不说话,心想您还就真不是。

    “是啊是啊,肯定是那些人看错了。”那位老总立即附和道。

    都喝羊肉汤了,肯定是夫妻感情很好了。

    “这才结婚不到一年,应该说这新婚期还没过呢,我听说简少可是特别疼傅小姐。”

    “什么傅小姐?是简太太。”

    “这话我不爱听,这虽然嫁给那小子了,但是可还是我傅国安的女儿,叫一声傅小姐我乐意听。”

    傅缓真是服了这些人,只是当听以为满过父亲的时候傅国安却突然又严肃脸望着她。

    晚上傅缓回到家就开始心虚,脱下外套后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简行去摁门铃她一打开看到他:我正好有事找你。

    “怎么了?”

    “先进来再说。”

    她将他拉进去然后关了门。

    简行看着她那着急的样子忍不住笑,双手插兜故作矜持:想我也不用这么着急。

    “我爸知道我们离婚的事情了。”

    简行……

    原本只是假装高冷,现在是真的冷了。

    “他怎么说?”他淡淡的问了一声,大步朝着沙发那里走去。

    傅缓跟过去站在窗口看着坐在沙发里交叠着双腿的男人:他说很失望。

    “哼,所以早叫你跟我复婚,你为什么不听?”桀骜不驯的眼神突然朝她看去,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

    “你当婚姻是儿戏吗?说离婚就离婚,说复婚还能就立即复婚?”

    “怎么不能?昨晚在床上你不是也很高兴吗?”

    “我……”

    简行看她哑巴了又不高兴的转头看向地面,一双手抱着结实的臂膀:明天就去复婚。

    “我不去。”

    “你再给我说一遍?”他突然又扭头望着她,如高高在上的王者那么不容她的一声否定。

    “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不想复婚。”

    他坐了一会儿,就那么冷冷的望着她。

    之后他走了,她还站在窗户边,只因着那一声强而有力的关门声而稍微眼睫动了动。

    他不懂,跟他在一起她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现在这样挺好的,谁也别管谁,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想在一起的时候就在一起。

    半夜里她气呼呼的给他打电话:既然事情瞒不住了索性就让长辈们都知道吧。

    那头一个字都没有回复就又挂断了电话。

    傅缓头疼的坐在沙发里,他难道不懂吗?他们根本不合适。

    吵架她吵不过他,打架她更不是他的对手。

    每次一有问题他就会冷处理,害得她的心像是被刀子在硬生生的剜肉。

    而他一扭头去别处找乐子去了。

    自从两人开始滚床单以后她不知道听了他多少甜言蜜语,听的时候是挺激动的,听完了第二天也的确像个傻女孩那样一直穷开心,可是她心底深处却一直都有个警铃。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感情方面他太较真他可以在商场上大肆侵略,甚至不惜耍狠到血流成河,但是在感情方面他又是另一个人。

    他开心的时候像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他不开心的时候更是让她头疼不已。

    反正她永远都忘不掉他们离婚前的那段日子,每一次他的转身离开都叫她的心那么强烈的疼痛。

    那是一场看得见摸不着的血流成河,她的心里。

    然而在感情的世界里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她也不擅长去处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两个都不会处理感情关系的人在一起,两个都不懂让步的人在一起……

    他们就算今天复婚了,明天也一样还会一时冲动的去离婚。

    这晚,那新鲜的羊肉被她放在了冰箱里。

    夜彻底的安静了,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

    ——

    “你们离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前不久。”

    终于,这天中午两个人被叫到傅家,当着爷爷跟双方父母的面前承认了这件事。

    简行一直不说话,这种场合他能来就已经不错了。

    傅缓说完后看着爷爷失落的眼神,还有爸爸妈妈那痛心的样子也低了眸:对不起,可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简行突然笑了一声,傅缓说完后。

    大家都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们俩,简行沉吟了一声突然开了口:我没觉得哪里不合适,夫妻本来不就是会吵架拌嘴吗?

    他说完后转头看向傅缓,傅缓也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真的有些*的意思,已经逐渐开始燃烧。

    如果仔细聆听似乎还有点细碎的声响。

    傅缓没想到他会在长辈们面前这么拆台,他这话一说出来所有的人都把错归根到她身上。

    傅缓稍稍挺直了后背,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缓缓,你提的离婚?”傅国安痛心的问。

    “是我提的,但是……”她想起那天晚上他突然跑到她房里去说什么只要做了就答应离婚的鬼话。

    明明是他自己站了便宜还卖乖,简直让她忍无可忍。

    当客厅里一下子冷寂下来,坐在旁边的简励才不得不叹了一声:没想到还是离了,你们也别怨缓缓了,毕竟离婚需要两个人的签字。

    缓缓不敢委屈,低着头不说话。

    “就算他们离婚了,我们也可以照样是一家人嘛,你们说是不是?”简励说着看向傅缓的家人。

    老爷子更是长长地叹了声,看着孙女的眼神里都有些浑浊了。

    “缓缓啊,你这件事做的真让爷爷伤心呐。”老爷子说完后就起了身费尽力气依旧慢吞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

    所以,傅缓当然会恨身边坐着的这个男人。

    明明夜夜厮磨,可是到了这种时候不想着大事化小还让长辈如此伤心。

    出门后大步往车前走去的女人突然的转了头,男人蓦的停住脚步。

    傅缓怒视着眼前的男人,突然泪眼模糊。

    气息里都带着愤怒的她梗咽着,用力昂着她高贵的头望着他。

    “还记得吗?我回国的第一天晚上。”

    简行像是心虚了一下,眸光有些闪躲。

    天生的矜贵让他无论如何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优秀,英气,但是此时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那时候我认识的简行,敏锐,聪明,既理智又克制。”

    一字一句都是对他的愤怒宣泄,她几乎要很努力地隐忍才能不上前去动手。

    “现在呢?”

    他那一声很轻,就三个字却叫人的心忍不住抽痛。

    “现在?”她不争气的掉了一颗眼泪,然后一下子笑了声。

    “对,现在。”他的声音更低。

    “现在的你就像个被感情冲昏了头脑,自私又自利,毫无章法,毫无理智的弱者。”她上下看他,看他那终于把她逼疯的模样,终于他的轮廓再也不能叫她更思念。

    一阵风吹过,她的发被吹起在脸上,泪水染湿了头发没有立即再垂下。

    她的眼里带着失望,又克制的望着眼前一身黑色西装迷死人不偿命的男人。

    曾经的种种,终于再也激不起她的兴趣。

    这一刻她恨不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简行突然不说话了,只是唇瓣微微动了下,性感的喉结滚动了,然后默默地看着她决绝的一眼后转身上了车。

    简行站在那里静静地感受着温风吹拂,心里却是不服气的。

    “明明说的都只是事实。”

    他低声嘟囔,然后双手插兜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在她走后不久他也离去,长辈们却还是一起吃饭。

    对于他们俩之后的发展长辈们无从猜测,只能祝福他们无论如何都能好好地。

    天空是蔚蓝的,她开车在去公司的路上却不知不觉的泪流成河。

    他不是很爱演么?

    今天怎么不演了?

    让爷爷对她说那种话他很高兴吗?

    她突然狠狠地看着手指上那枚戒指,然后愤怒的用力绷着下巴将那枚戒指取下来。

    车窗打开,她抓着戒指的手扬起来却看着外面的一切突然感觉茫然。

    之后车窗又关上,疲倦的后背用力往座位靠背压过去。

    他哪怕有一丝一毫的为她着想。

    简行晚上回到家后去厨房喝水,一转身就看到干净的桌面上放着的银白色戒指。

    捏着水杯的手缓缓地放松,直到他看清了是她手上那枚,他把水杯用力搁置在桌上,杯子里的水溅出来了一些,他手里攥着戒指打开门去用力瞧她的门。

    然,当他不经主人同意自己输入密码进去后,漆黑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英挺的他站在客厅中央望着楼上,除了寂寞的气息他感受不到一点她存在的感觉。

    等他再回去想要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却突然又停住,只是用力的捏着手机。

    她就这样要跟他断了?

    她退还了戒指,他亲自设计的戒指。

    ——

    “出差?”

    “是的。”

    当去跟顾城喝酒从婓云的嘴里得知她去出差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

    傅缓跟袁欣已经飞去英国,午饭后两个人一起在公司旁边的公园里散步。

    “这里景色可真不错。”袁欣忍不住说。

    “不过没有老公。”

    “其实这次出差也算是我的小阴谋,你不会生气吧?本来是其他部门过来的。”

    “其实我也正好需要一次出差,而且对英国这边的工作国内又有谁还能比我更清楚呢?只是你为什么突然的。”

    “我讨厌他在跟我做的时候还在跟另外一个女人通电话。”

    她说。

    他们从结婚第一天晚上开始就没有停止,其实就算想要孩子也不用每天晚上都那样,而且马上就要一个月了,她想,如果还是没有那下个月在努力吧。

    她需要休息,她也需要退一下。

    “那的确挺让人讨厌。”傅缓想了想点点头认可。

    “如果是简少那时候跟别人通电话你也会生气?”

    “我会让他以后都不举的。”傅缓笑着装作冷酷无情的说道。

    袁欣笑了声,然后继续跟她往前走,湖面那么平静的,两个人并肩站着,看着,渐渐地所有的心事都浮上心头。

    袁欣留意到她的手上没了戒指,稍微侧脸看她:你跟简少没有回头的余地了吗?

    “很累,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现在她该冷静一下,他也该好好想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该不该维系。

    她的声音很平静,又带着点悠长。

    只是一个人的时候会忍不住落泪。

    那天裴羽去她办公室找她,进去就看到她侧着脸好像在擦眼泪,他上前去,像是没看出她在流泪,只说笑:现在我们可以假扮情侣报复他了?

    傅缓抬眼看他,然后忍不住笑了声。

    “你有跟我报复他的时间还不如赶紧去找个女朋友。”

    “你们不是离婚了吗?说不定我马上就可以找到了。”

    他说完这话的时候正好在她对面坐下,傅缓抬眼看着他,有些疑惑的。

    因为除了好朋友跟家人,好像没人知道他们离婚的事情。

    “登报了!”他淡淡的一声,干净又平常的眼神似是在试图安抚她。

    傅缓眼睫动了动,之后尴尬的浅笑了一声。

    “这样啊。”她低了头,眼里所有的情绪都被挡住。

    裴云就那么一直看着她,有些心疼的。

    “其实你刚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手上没了戒指,你自己大概不知道你总是戴着那枚看似很普通的戒指。”

    “怎么会不知道?”她苦笑了一声,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笔。

    “爱的滋味是不是不好受?”

    “是如此的难受。”

    她终于抬了眼,那难以形容的疼痛都在眼里。

    明明笑着,可是却要哭了。

    裴羽就坐在那里直直的望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不知道怎么样做才算是合适的。

    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下来,她又开始情不自禁的落泪。

    她笑了一声,因为自己是如此的不坚强。

    她站了起来朝着窗口走去,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眼泪,她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偶尔轻轻地擦擦多的挡住视线的眼泪。

    “从开始心动就一直……裴羽,你也放弃吧,就像是我放弃简行,放弃我,也放过自己。”

    她眼睛用力的望着最远的地方,像是可以望见国内。

    他依旧坐在椅子里,只是不自禁的叹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放下他了,再来叫我放下你也不迟。”

    他那话,分明是在嘲笑她放不下简行。

    她低头笑,笑的越来越痛。

    那种埋在心内看不见的疼痛,不亚于撕心裂肺的感觉。

    但是大家都看上去那么平静的,像是根本没有感受到。

    她甚至在感情这件事上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是个初学者,也感觉不到陌生。

    简行是她的初恋,尽管没有说过一声喜欢他。

    她自己孤独的坐在角落里,当大家都在忙着聚会的时候她静静地感受着独自一人的孤独,还有满脑子都是他的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