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14 嗯,心疼了
    他的脚步稍微停顿,之后却还是先抱着她回了房间。

    他甚至感觉到胸口有点湿漉漉的,她竟然也这么会掉眼泪,掉的他的心都要碎了。

    简行把她放在床上后她也没撒手,简行低头看着她那执拗的样子低声命令:放手。

    她用力的摇头,然后继续抱着他,有些发干却很烫的唇瓣用力去亲了他的薄唇一下。

    简行的心一动,随即却还是那么嫌弃的看着她。

    傅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不想这样放开他。

    这样深,这样凄凉的夜晚,好似只有他在她才能稍微好一些。

    好像全身的疼痛都是因为得不到他的疼惜。

    “放不放开?”

    “简行。”

    “傅缓,别再让我说……”

    她又吻他,他每当要说话她就会搂着他的脖子用力的亲他一下,直到他忍不住要笑出来,她还是那么耿直的眼神望着他,那么倔强的不肯撒手,不肯就这样让他走。

    “第一次仓促的结婚是因为经济危机,第二次结婚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慎重考虑?”

    “怎样才算是慎重考虑?”

    “不管,再给我多一点时间,不要因为我不同意立即复婚就跟我冷战。”

    她倔强的摇头,不管他愿不愿意就那么执意的要求他再给她多一点的时间。

    “还说我幼稚,我才发现你更执拗的像个小孩。”

    傅缓突然忍不住笑了声,心想还不都是被你逼的?

    后来傅缓就又睡着了,因为医生说下半夜有可能还发烧所以简行就没睡,后来闷了就下楼去抽找提神神器。

    简行点了根烟在窗口瞅了两口,外面的雨不急不缓的下着,像是某个人的性情呢,那么慢吞吞的急死人。

    当再回到楼上的时候她也没在发烧,他就在旁边拿着手机搜索了点发烧的应急措施,然后躺在她身边搂着她睡了。

    才发现,还是两个人一起睡好。

    是不是可以,以后无论怎么吵架也这么抱着睡吧?

    最起码在她生病的时候他就能看到。

    他抱着她的臂弯收紧了一些,后来就随着她一起睡着了。

    傅缓早上醒来一翻身就到他怀里,不自觉的唇角浅勾起来好看的弧度。

    甚至不用睁开眼,就那么轻轻地伸手到他腰上,用力的将他抱住。

    哪怕是一场梦,她也要努力多得到一点。

    比如他胸膛的温度,好像可以从她的脸上传递到她的心里。

    或者是今天一早太阳就特别好,她都有精神起床去煮饭了。

    简行打着电话从楼上下来,在客厅停住:“这件事下午再说,你先去跟硕桦的老总见一面谈一谈昨天我交代你的事情,挂了。”

    简行打完电话后就朝着厨房里走去,看到她在准备早饭就到她身后去紧紧地抱着她。

    脚跟立即,吓的她尖叫着叫他快点放开,简行却是用力的抱着她:“以后再也不放了。”

    傅缓只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稍微侧过去看他一点:为什么?

    “你生病的时候太可怜。”

    傅缓心动了一下,然后转身去将他搂住:“心疼了吗?”

    “嗯,心疼了。”

    本来只是随口问的,不想让自己太尴尬,可是他的回答却那么清晰的,疼宠的,叫她一下子觉得心里好暖。

    “晚上别煮饭了,我们去爸爸那里吃。”

    “好!”

    早饭后他载着她去上班,路上他笑着说道:刚刚三楼的老东西好像又想追你。

    “这小区可是你选的。”

    “嗯,那倒是,苏林呢,还找你吗?”

    “你穿成那样在我房里给他开门,他还会找我才怪。”

    简少得意的笑,不找才是他想要的呢。

    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忍不住轻轻地敲打着,很有节奏感的。

    到了公司后她下车跟他挥手再见,简行刚走,傅缓一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女人。

    “早啊!”

    “哇,你们俩这状况真让人……说实话你们是不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吵架就跟吃饭似地?所以床头吵完床尾和了?”

    “嗯,差不多吧。”傅缓笑笑低着头往里走。

    婓云还站在那里无奈的笑了笑,心想这俩人的感情像是坐过山车一样,突然好了,突然坏了,又突然好了。

    这心脏要是不好的肯定要闹出人命的。

    “可是这次你们是为什么吵架?”

    电梯里婓云好奇的问她,傅缓想了想却只是笑了笑没说出来。

    为了复婚吗?

    “忘了。”傅缓浅浅的说了一句。

    婓云……

    她突然想起自己昨晚醒来的时候他就守在身边,那种无论如何都不会被遗弃的感觉叫她心里情不自禁的温暖。

    其实这些年她还算独立,小病小灾的自己就能挺过去。

    但是当有个人在身边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跟别人分担比一个人承受要感觉好很多。

    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好像都是热的了。

    想想那些年自己那么冷冰冰的到底身边的人是怎么忍受的?

    傅缓突然看向婓云:你跟顾城正式交往了?

    突然觉得婓云跟顾城这样的更像是正在交往中。

    “哪有?我可不喜欢他。”婓云眼神躲闪着,转头就看向别处。

    “不喜欢吗?可是我看你们整天拌嘴。”

    “拌嘴是交往的意思吗?”婓云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傅缓。

    “不然呢?一句话不说才是交往?”傅缓反问。

    “反正我们不算是交往。”婓云仔细想了想,然后用力的摇了摇头。

    傅缓没再多问,上班后要做的事情太多。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本来还以为是简行,但是看到号码后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然后立即接了电话:“喂?”

    “傅小姐你好,抱歉你上次让我查的事情现在才查出来,那的确不是一起意外事故。”

    “将查到的资料传给我。”她吩咐了一声后挂断点火。

    然后又不得不在椅子里坐下,其实那件事她已经放下了。

    这阵子姜爱几乎都是跟王程锦形影不离,姜爱再也没有找她交流什么过。

    但是当看到邮箱里的一些文字数据之类她才不得不重新拾起当时的情景,对,姜爱怀疑她找人撞死了黎恩。

    下午简行早早的去接她下班,她站在办公楼门口看到他从车里出来后与他对视而笑。

    简行帮她开了车门,然后在她到身边的时候突然笑眯眯的望着她:“今天真好看。”

    傅缓被夸的心花怒放,钻进车里后他关上车门,两个人往家的方向去。

    “爸爸看到我们一起回去会不会觉得奇怪?”

    “他应该会很高兴。”

    傅缓还是习惯性的叫爸爸,简行也早就习惯有个女人那么称呼他父亲。

    傅缓点点头笑着看向那熟悉的风景,好久没有走这边的感觉。

    也好久没去看过奶奶了。

    一路上的花枝都很漂亮,只是她想起中午看过的东西突然想,他知道那件事吗?

    或者该说他们三个知道这件事吗?

    对于姜爱,这三个男人好像都是习惯性的庇护的,只是对姜爱的事情他们又是否都知道真真假假的。

    傅缓突然转头直直的盯着他,她真祝愿他们之间是没有任何秘密的。

    可是成年人之间,会没有秘密吗?

    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间,他们都一样。

    简励早就在家等他们,家里的佣人更是比平时更勤快的将家里布置的像是刚刚装潢过一样新鲜,厨师早就准备好了菜开始下手炒。

    管家见到他们的时候也是努力的才合拢嘴忍着不笑出来。

    好像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在高兴他们回来。

    傅缓跟厨师在厨房里做了一个菜,作为儿媳妇,作为晚辈她都想要尽量的做一点该做的事情。

    炒个菜看似微不足道,但是长辈心里会高兴。

    吃饭的时候三个人都喝的红酒,简励笑着说:“看你们俩现在这样是不是已经准备去复婚了呢?”

    简行脸上的笑意稍减,转头看向对面坐着的女人。

    “我们会努力的,以前没有谈过恋爱,离婚后反而像是在自由恋爱一样,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去复婚的,就像是第一次决定结婚一样。”

    傅缓端着微笑,很是诚心的跟简励解释着。

    简行无奈的一笑,她都这么说了。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他们真的就没有好好地恋爱过。

    这次也罢了,就由着她。

    “嗯,既然你们已经有了打算,我就等着听好消息了。”简励宽慰的点点头答应道。

    “嗯,爸爸我敬您一杯,谢谢您这么体谅我们,也很抱歉这段时间让您这么为我们担心。”傅缓两只手端着酒杯笑着认真说道。

    “好!”

    简励跟她喝酒,简行也跟着随着。

    她一向很会哄长辈们开心。

    吃完饭两个人一起回家,站在家门口互相望着对方:“今天去哪边?”

    简行问她。

    “我这里?”傅缓指了指自己的房间门口。

    简行点点头认可,然后走到她那边。

    她刚打开门还不等往里走就被简行从后面抱住,然后直接往二楼去。

    “至少让我洗个澡?”

    “一起洗!”

    傅缓忍不住笑起来,浴室里两个人弄的满处都是水。

    “啊!”

    简行抱着傅缓从浴室里出来,把她举得高高的抱着,吓的她大叫着却是开心的。

    大床上她湿漉漉的头发被他用毛巾包裹住用力的揉着,明明很疼却还是忍不住笑:不要,我自己来。

    “我来!”

    他翻过她的身让她趴在床上,然后自己就压了上去。

    一边擦头发一边亲她的肌肤。

    傅缓被他亲的心里发痒,然后转身去抚着他的胸膛:“喂,你到底是要给我擦头发还是勾引我?”

    “这话不该是我问你吗?衣服都不穿躺在我身下不是故意勾引我还是什么?”

    “倒打一耙,谁给我脱的衣服?”

    傅缓气笑了,手自然而然的搂住他的肩膀,望着他那幽暗的眸子突然心跳阵阵发紧。

    早在一开始就知道他们早晚有一天会这样。

    早在一开始就知道逃不掉的,他们迟早会陷入一场感情纠缠里。

    只是没想到他们还会这么快乐的。

    她抬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轮廓,低柔的声音轻轻地叫着他:“简行!”

    “嗯!”他轻轻地吻她到他唇边的手指,然后吸吮着。

    “你以前有没有想过我们有一天会这样?”

    “当然,我一直有这样美好的愿望。”

    他看她的眼神更加暧昧,笑着低眸去吻她柔软的唇。

    傅缓稍稍抬起下巴迎合他一下,然后又安静的枕着枕头仔细的端详着他。

    上大学的时候跟他去领证她甚至看他一眼都不敢呢。

    她一定不会告诉他这一点。

    实际上直到她回国前他都没想过这件事,只是后来渐渐地……

    哼,反正感情这种事很微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那么一直注意她,然后渐渐地被她吸引。

    然后才是想要跟她发生关系。

    不过到现在他也觉得他们的第一次发生的时间太糟糕,但是又感激,感激那晚她允了他。

    才让他们有了后来。

    “原来你一直想要恋爱,怎么不早告诉我?”他吻着她,温柔的低喃着。

    “这要怎么说?说我要跟你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吗?而且我以为你会懂呢!”傅缓稍微责备他不懂她的眼神,然后又忍不住迎上他送上来的亲吻。

    他亲吻她的感觉慢吞吞的,像是有些故意撩拨。

    “我怎么会懂那么多?我只看到别的男人围着你,只看到你对别人笑。”

    “只是在吃醋?”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在吃醋。”他无奈的笑开,今天开心到什么都想顺着她。

    傅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直到他说:“我什么都承认,现在可不可以来点有趣的?”

    “什么有趣的?”

    明明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他想要什么,她故意装作不懂笑着问他。

    闪烁的杏眸看着她温柔的而唇瓣然后情不自禁的一下下亲下去,像是吃糖那么一口一口的,越来越意乱情迷。

    他说要教她有趣的,他突然的温柔对她,叫她的心一寸寸的深陷下去。

    两个人在这件事好似默契度越来越高,直到她想起来还有一个关键性的东西立即拍着他的肩膀叫他停住。

    简行皱着眉望着她,刚刚关灯她就喊停。

    “怎么?”

    “保险套啊。”傅缓看不清简行此时的神情,但是简行已经想要撞墙。

    那种东西一向让男人深深的痛恶。

    如果不是考虑到她吃药对身体不好,两个人又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他真的不会去开抽屉。

    之后简行在抽烟,她的腿搭在他身上玩了会儿然后就贴过去靠着他的肩头:给我也抽一口。

    看着她细长的手指已经夹着他的烟去抽,他几乎立即皱了眉只差没骂她,因为她突然咳嗽起来。

    “就你这样还想抽烟?”

    “我大概天生不适合抽烟,或者是烟卷不喜欢我。”

    她把烟寄到他唇间去,他张开嘴含住,漆黑的鹰眸垂着望着肩膀上的女人。

    “哪有什么是不喜欢你的。”他低喃一声又用力的抽了根烟。

    她身上像是有种强大的磁力,尤其是到了床上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尤物。

    他想到这里不由的笑了声,然后将她又压在床上。

    “再来一次好不好?”

    “哈?不要。”

    “最后一次!”

    他突然又抱着她躺下,然后直接爬到她身上去。

    “我很累的。”

    “没关系,你只要躺着就好。”

    再一次后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简行冲了个澡出来后看着床上她的手机闪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去拿起来。

    还以为是什么野男人发的信息,当看到是10086的时候情不自禁的笑起来,笑自己总是想太多。

    后来就躺在床上乱翻,当看到有苏林的号码后他还是不太高兴,说实话他看苏林才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吧,那么幼稚的爱送花给她。

    没有裴羽的号码他心里舒服了很多,然后正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无意间扫开她的邮箱,一封名为调查结果的信引起他的注意。

    他眉头皱了皱眉,然后垂眸将那封信打开。

    只是他以为她调查的是他,还以为她怕他在外面有女人。

    可是当打开以后他天真的幻想彻底被打破,她查的是姜爱。

    她怎么会去查姜爱?

    原因是何?

    他垂眸看着熟睡了的女人,突然又觉得自己不了解她。

    将手机放下后他也躺下像是往常那样搂着她睡觉,搂着她睡觉是一种极大的享受,她的肌肤很滑,很柔软,娇嫩。

    重要的是,因为这些原因叫他身心满足,愉悦。

    早上她七点半才起床,所以早饭也就面包跟牛奶了。

    简行醒来后看到她不在就知道她起床去准备早餐了,转头看床头柜上她的手机已经不在确定已经被她拿走之后他也费力的起了床。

    他这天才发现她的橱子里已经挂着一些他的衣服,从西装到睡衣裤,随便找了一套衣服拿出来换上后洗漱下楼。

    “早啊!”傅缓站在楼梯口双手扶着扶手仰着头跟他问早安,脸上全是幸福的笑意,眼里是满满的期待。

    “早!”他下楼,然后侧脸到她眼前,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用力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吃饭后两个人一起下楼各自开着各自的车去上班,至于昨晚他看到的那不该看到的他也选择当自己不知道。

    ——

    袁欣已经很久没去上班,在家养胎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她婆婆又特别的派人盯着她,每天要吃什么,要怎么吃都要别人说了算的生活她算是快要过不下去了

    早饭后王程锦要出门她立即跟了出去:“程锦。”

    王程锦接过阿姨拿过来的外套后转头看她一眼:“什么事?”

    “我想买件孕妇装,你能陪我去吗?”她笑着望着他,满眼都是对他的祈求。

    王程锦往里看了看,家里的佣人似乎都在盯着她,然后点点头:那走吧。

    “好!”袁欣如蒙大赦,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家,不,这根本就是个牢笼。

    她如一个生子机器一样,好似这个孩子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她就要成了千古罪人。

    从来没人真的在意她好不好,她娘家不在意,她婆家自然更不在意。

    她只有求他,然后坐在他的车子上被他载着出去。

    看着外面的蓝天她突然忍不住笑了声,眼泪却悄悄地落了下来。

    王程锦抬眼看了看后视镜里,然后又看着前面的路,脸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在家不开心?”

    “只是有点闷。”她低低的一声,偷偷地擦了眼泪后依旧望着外面不去看他。

    “去哪儿买孕妇装?”

    “你把我放在商场门口好吗?”她请求他。

    “可以。”

    他真的把她放在商场门口,她下车之前他问她:需要我过来接你吗?

    “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她回答后转身下车。

    王程锦的车子开着往公司那里,只是心里没由来的不太痛快。

    自从她怀孕后他们已经不发生关系,甚至分房睡着。

    他不是没有享受过别的女人的人,他甚至也不觉的她有多好,但是这阵子天天一起吃饭,一起在家还是让他的情绪有了变化。

    他不相信什么日久生情,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可是她每天在家的隐忍却那么……

    他明明不是故意去感受,但是仿佛一抬眼就能看到她在家里受到不公平待遇。

    明明每个人都叫她少奶奶,但是好似从来没有人真的尊重过她。

    孩子,全都是为了孩子。

    好似整个家里都在透着无法形容的自私跟卑鄙,而她明明是豪门闺秀却只是被当成了一颗棋子,工具。

    袁欣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商场转了一圈,然后在一个老字号店里买了点点心就愉快的回了办公大楼。

    婓云跟傅缓一边吃点心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她,因为她明明在笑着却好像要哭了。

    “回来的感觉真好啊。”

    傅缓跟婓云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都无奈的把手里的点心吃完。

    “你婆婆家欺负你啊?”婓云小心翼翼的问,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怎么会?全家上下都把我,我肚子里这位当祖宗一样供着,我不知道跟着享受了多少福气呢。”

    袁欣低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笑着落泪。

    傅缓一眼就看出她过的不开心,再想起王程锦还跟姜爱有关系就更替她不值。

    在婚姻里女人太容易成为吃亏的那个人,这又好似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命运。

    “我也听说有些豪门里就是把娶进门的女人当生子机器一样,如果你第一个生的是儿子还好,如果你第一个生的是女儿,估计你孩儿刚出满月就得要你生二胎,反正就是直到你生出来儿子为止。”婓云说起来就络绎不绝的。

    “如果是这样的人家,那干脆一开始就不要嫁过去,毕竟女人也都有自己美丽的梦想要去视线。”傅缓立即不赞同。

    “可是谁一开始能知道婆家是什么样子呢?说不定一开始被婆婆说要早生孩子还会害羞的以为是要女方跟男方关系好呢。”婓云立即反驳。

    “我就一开始就知道这结果。”袁欣哭笑不得跟她们说。

    两个女人吃惊的抬眼看着她。

    “这或许就是我的命运吧,我接受了。”袁欣耸耸肩说道,像是对这辈子已经不抱别的幻想。

    “接受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喜欢上王程锦?”

    “从我们怀孕后我们甚至都没在一个房间睡过觉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喜欢上他,我只知道如果老天要我接受这样的考验,那我就接受了。”

    她倒是想看看,老天最后要给她安排怎样的生活。

    婓云跟傅缓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傅缓心里有很多话可以跟她说,但是都觉得自己不该多管闲事所以不再开口。

    婓云也只是又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嘴边,然后突然说:“今天买的点心真好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