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们明天就去复婚了,你们准备好祝福了么?”

    等那男孩喝完酒之后傅缓也按照之前说的在众人面前搂着他的手臂宣布道。

    大家都先是吃惊了一下子,后来却全都起哄闹逼着他们俩当众接吻。

    傅缓也没有推辞,转身就踮着脚去亲他。

    姜爱站在众人之间耳听着大家的尖叫声,眼睛却是直直的望着眼前拥吻的两个人,傅缓用实际行动再次将她压的死死地。

    姜爱的牙根相碰,手指用力的捏着酒杯,时间像是在傅缓跟简行接吻的那一刻静止了。

    她这一刻仿佛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想再站到简行身边甚至比登天还难。

    她终于体会到那种滋味,爱而不得,痛不欲生,一再的败在同一个女人手下。

    简行亲吻傅缓的时候那时而温柔时而霸道的模样,他像是全身心都投入在那场拥吻里,姜爱眼里的泪不争气的滑落,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不曾尝过那样的亲吻。

    王程锦依然站在边上抽烟,就那么冷眼旁观着。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剧情。

    这世上,所有的一切好的不好的都是自找的。

    这世上,能够让你安稳的才是真正你该需要的。

    玩够了,该回家!

    是的,他突然想起家中的妻子,这两日晚上她熟睡后他悄悄地抚摸她的小腹,那里已经与原来不一样。

    他的眼里像是对世俗的厌恶,抽完那根烟就拔腿离开了。

    当姜爱在转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离开这个让自己变成小丑的地方,然后追出去。

    “程锦!”

    她站在楼下望着王程锦的车子离去却是无法阻止他,他好像……

    姜爱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满心的委屈。

    为什么好像做什么都错,她是故意跟傅缓为难,但是她没有为难王程锦的人啊。

    她压根不把袁欣当做对手,因为那个女人的力量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只是这一刻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这么的无能,难道追不上简行的她连王程锦也留不住么?

    不,她不信。

    从高中的时候开始他们就玩在一起了,王程锦还为她受过伤。

    为何她能把每个剧本都琢磨的那么透彻,能把每一场戏都演的那么好,可是却进不了男人的心里?

    不,不可能的,她想,曾经他们分明都很默契。

    那些往日的好时光都历历在目,后来上了大学一个剧组去选角色一眼几乎就相中了她,如果不是半路上杀出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学妹,但是王程锦还是三两分钟就把角色给她定下来了,只因为她喜欢,那时候顾城也是一句话简行就答应出资赞助。

    从来他们三个都跟她很好的,她还帮顾城完成过作业,以前那么美好的时光怎么好像一溜烟的就飞走了呢?

    傅缓跟婓云站在窗口望着楼下那个渺小的人影,婓云好奇地问:你猜王程锦多久会甩了她?

    “我只知道她越是想要抓住就越是抓不住。”傅缓眼里几乎是薄情的望着楼下,声音里更是不带有一丝丝的温度。

    婓云转头看她,其实从话里也听出她其实很厌恶姜爱。

    婓云想,姜爱最大的挫折肯定就是遇到了傅缓这样一个毫无怜悯之心的对手。

    之后大家一起离开顾城就一直跟着婓云身后也不顾一群比他小的兄弟笑话他,他佯装喝醉非要坐她的车。

    傅缓跟简行送大家走后才往回走,只是简行刚要搂她的肩膀她就先一步往里走了。

    简行的手臂高举着,然后伤心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赶紧追上去。

    “怎么了嘛?刚刚不是还好好地。”

    “我突然想起来一点事情,等我想明白了再跟你说。”

    “可不可以先稍微透露一点?”他为难的笑着问她。

    傅缓瞪了他一眼,上了电梯以后更是用旁人勿近的表情跟他保持着距离。

    漆黑的眸子里终于闪现了些不悦的神情,想起姜爱跟她一起从洗手间里出来他就猜测是姜爱跟她说了些什么。

    突然就觉得那是他见过心机最深的女人,但是也是最愚蠢的女人。

    上高中那会儿挺聪明的,但是后来进了娱乐圈好像越发的愚笨了。

    再看看眼前这个女人,嗯,她倒是聪明的,聪明的你做错了事情也不需要多跟她解释什么,等她自己想明白对错会给你一个公道。

    只是……

    简行有点头疼,这几天恐怕又没好日子过了。

    她翻起脸来那可是比翻书还快。

    傅缓没要跟他分开睡,甚至还自己发泄了,然后不理他就睡觉。

    简行躺在她身边望着她绝情的美背:“你这女人真是……”

    “不要吵!”她冷冷的一声然后已经合眼睡觉。

    “你怎么能这样?你会憋死我的。”

    “与我何干?”

    简行简直犹如被万箭穿心,他不甘心的躺下,然后手就伸过去要摸她,傅缓立即抬手把他的手给推开。

    “你这样我真的会死掉的。”

    “不管!”

    “缓缓!”

    “你在这样我要去隔壁了。”

    简行这才没办法的可怜了下它,抚摸后躺在她身边额头抵着她的后背睡。

    傅缓不知道该怎么跟简行说,但是心里就是很不得劲。

    虽然她可以在姜爱面前装作跟他很亲密,装作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欺骗隐瞒,但是她知道自己心里其实一点也不舒服。

    现在只剩下他们俩,真的是没必要装了。

    而且她发泄完了就累的只想睡觉。

    简行早上起来根本没有见到傅缓,她做了早饭,但是她已经不在家里了。

    简行简直气闷,并且对王程锦下了死命令以后不准他再带姜爱出现在傅缓面前。

    王程锦挂了电话后转头看向正在准备去上班的妻子:“你老板今天可能心情不太好。”

    袁欣转头看他一眼,然后一边拿过包一边好奇的问了句:“傅缓么?为什么?”

    “这个你得问她自己了。”王程锦笑了声然后先出了门。

    袁欣疑惑的想了一会儿然后也抱着东西下了楼。

    袁欣去傅缓办公室报告工作,看到傅缓的脸色的确是不好。

    “傅小姐您的咖啡。”

    “谢谢!”傅缓低低的一声继续低着头工作。

    “昨晚发生什么事情吗?王总说你心情可能不太好。”

    “哼,他知道的可真多。”傅缓抬了抬眼却只是没有温度的一声。

    袁欣有点好奇他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没再问了,毕竟她还没忘记自己现在是下属的身份。

    等汇报完工作离开傅缓才突然叫住她:“你的小腹好像隆起了了!”傅缓突然笑着说了一声。

    袁欣站在门口不自禁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是呢!”

    “往后如果觉得工作太多就找婓云上来跟你帮忙,别太累了。”傅缓吩咐了一声后袁欣点头离去。

    傅缓却一直望着门口,突然有一天看到袁欣的小腹不再是那么扁扁的,然后今天她穿的裙子就稍微有点凸起来了。

    很新奇,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

    虽然以前公司同事也怀孕生子,自己还包过红包,但是也没有像是现在这种感觉过。

    总是忍不住想起来,情不自禁的去多看两眼。

    中午傅缓出去应酬也没带袁欣了,换成婓云。

    现在袁欣滴酒不沾,也不适合再去那种吵闹的场合。

    倒是婓云,似是很喜欢跟她一起出来应酬。

    “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袁欣变的有点不一样了?”路上婓云好奇的问她。

    “你说她的肚子么?好像宝宝长大了一点。”傅缓一边开车一边讲,眼前浮现的都是袁欣的小腹。

    “对啊,而且整个人好像都变的比以前温润了好多,说话也不再像是以前那样耿直了,笑起来也不像是以前那么简单了,总像是……”

    “母爱光环!”傅缓想到这四个字。

    “对对对,就是这感觉。”婓云立即击掌认可。

    “不会是自己想生了吧?”傅缓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你瞎说什么呢?我只是觉得很新奇么,你也知道我那次才两个多月就流掉了,根本来不及感受。”

    说道这种话题的时候傅缓喜欢适当的闭嘴,因为说多了会煽情。

    “唉,今天早上我在外面吃早餐碰到梁佳文了,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怎么说?”傅缓目视前方问道。

    “说不上来,就好像是把我当成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人。”

    到了酒店门口傅缓下车,等婓云下来后一直盯着她,进去之后傅缓才好奇的问她:不会是你跟陆南的事情被他知道了吧?

    “我可没说过。”

    “那么……”

    两个女人互相对视,然后都惊呆了的模样。

    “陆南不会对梁佳文说这种事情吧?而且他们好像也并不熟悉啊。”婓云眼珠子都要掉出来,想到两个男人可能滚床单她就没办法接受。

    “那他是从哪儿知道?也没有八卦杂志说你们的事情啊。”

    “嗯,难道是我多虑了?可是他看我的眼神的确很奇怪啊,我去跟他打招呼他都不理。”

    “他也没跟我提过一句,下次见面我替你探探他的口风。”

    “嘿嘿,多谢多谢。”

    傅缓无奈的笑了笑,婓云在她身后说:等下我多替你喝两杯算是答谢。

    “就是平常的应酬,不是非要喝酒。”

    “啊?”

    “意思是你不要一直抢着替我喝酒,我会回绝。”

    婓云才想起来傅缓不喜欢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她的。

    下午简行去了工厂,当看到忙碌的工人们跟将要成型的汽车他走近去仔细观察,陪同人员在他耳边一直解说烦的他要命。

    从工厂出来就给傅缓打电话:“晚上不会不管饭吧?”

    “怎么这么说?”傅缓还在办公室看材料,接着电话的时候眼睛也没离开资料上。

    “我现在从开发区往回走去接你一起去超市买菜。”

    “嗯,行吧!”

    傅缓想也没想的答应着,然后挂了电话继续看材料。

    简行站在门口看着手机屏幕开始不爽,连句再见都没说。

    不过再见那两个字,不说也罢。

    他自我安慰后就上了车往城里去,虽然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但是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没错,最近他都要格外小心,可千万不能说错话惹了她不开心。

    在外都是别人跟他小心翼翼的,都是他给别人脸色看,但是到了家里嘛就是他要看女人的脸色了。

    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个人的时候多逍遥自在,可是现在非要赖着她身上。

    她下班的时候简行刚好到她公司楼下,他没给傅缓打电话直接到了楼上,袁欣已经下班了,她自己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他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傅缓头也没抬:“再有十分钟差不多。”

    简行双手插兜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去,看她在忙就站在她旁边,她工作起来才是吓人呢,几乎当身边的人是透明。

    不过他又喜欢她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

    直到闻到有些不熟悉的香气他才转头看向桌上,用报纸包着的一小束小皱菊躺在茶几一角。

    “谁来过?”他好奇的问了声,然后绕到茶几那里把菊花拿起来看了看,眉头紧锁。

    “花店送来的。”

    “那小子不是不在城里么?”他皱着眉侧身去问她。

    “嗯,但是他说还是会经常送花过来。”

    “哈!”简行嘲讽的笑了一声然后把花丢在茶几上又不悦的望着她,因为看她的架势是不打算拒绝那小子送过来的花。

    “上次不是说不送了么?”

    “嗯,他出尔反尔。”

    “那你为什么不拒绝?”他气的肺都要炸了。

    “我为什么要拒绝?你刚刚没看到办公室外面同事们桌上都有花吗?你不觉的这样大家更有干劲么?”

    简行……

    “不像是某人,送了一束那么俗气的花就以为自己送了千金过来,还说什么以后天天送一束让我开心,结果呢?”

    她可不是跟他说着玩,而是很严肃的望着他提醒他他曾经说过的话。

    简行抿了抿唇,一下子竟然找不到借口。

    重要的是她竟然嫌弃他送的花俗气,他可是千挑万选。

    “自己不做还不让别人做可不对。”

    “可是他有什么资格给你送花。”

    “送花需要什么资格?我怎么不知道?”

    “傅缓你故意气我对不对?昨晚那女人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傅缓冷冷的瞅了他一眼后又低了头:“现在开始不要打扰我工作,否则晚饭你都没得吃。”

    简行觉得自己在被要挟,可是又没办法只得站在那里干生气。

    傅缓偶尔抬眼看他冷着脸像是很烦心的样子又继续低头工作。

    折磨的她一整天不痛快的人当然也不能太痛快了。

    简行恶狠狠地望着那束小邹菊,最后端坐在沙发来抬了抬眼,手就开始下意识的去做一件事。

    等傅缓忙完以后把桌面收拾干净一转头就看到满地的花瓣,他眼睛甚至都没看那束花,只是一直在采花瓣。

    傅缓对采花盗盗这四个字有了新的领悟,然后起身对他说:“你毁了我的话等下回家的时候在路上经过花店你要买十束送给我。”

    “哼,别人做过的俗事我为何要照做一遍,不买。”他说完就起身走在了前面。

    傅缓哭笑不得,这个幼稚的家伙就不能顺着她么?

    他送花她可是会很开心的。

    他把所有的花都称为俗物,却不知道他生日的那天本来她是打算带他去赏花的。

    唉,还是两个人过就好了,人太多就容易出事。

    傅缓越想越气,决定明年不要任何人去给他们过生日了,就两个人在一起就够了。

    突然又想起来这次其实他们也没请,是那些人自己去的。

    都说是每年都要给他过生日,都说是大家以前一直都是那样。

    可是如今他有她了啊,不需要他们那么多人了。

    去到超市他还冷着脸,她便也不理他,专心的挑选喜欢的蔬菜。

    简行看着她拿了那么多蔬菜就不高兴了:“我不喜欢吃那些。”

    傅缓全当自己没听到,然后继续挑选别的。

    “我说我不喜欢吃这些,你就不能少买一点么?”

    “我煮饭还是你煮饭?”

    简行……

    “而且多吃蔬菜对身体好。”傅缓又瞪了他一眼,然后去挑选胡萝卜。

    简行简直想要咬死她,却还是跟着她旁边看着她买,好在后来还是买了他爱吃的,他心里才稍微好受一点。

    两个人都要走了,突然一个女人冲出来:“简少?”

    简行看着那个女人带着墨镜跟口罩,这大夏天的……

    “你是?”

    傅缓仔细端详着那个望着她男人的女人,比她傅缓还高,身材也不错,露着的肌肤看上去也很水嫩,嗯,应该是个模特或者演员。

    再看墨镜下的那双眼,她立即就想起来上次跟他一起出现在报纸上的那个模特。

    “潘悦。”

    简行听到傅缓的话就去看傅缓,但是对于这两个字却一点记性都没有。

    “对啊,我是潘悦,您忘了上次多亏了您带我去参加那么大的活动我才成名呢?不过这会儿我不能多说,下次再单独约啊。”

    潘悦说着又小心翼翼的往后瞧了瞧,然后稍微拽了下口罩跟他们道别后逃离。

    傅缓忍不住皱眉,还要单独约他?

    这丫头是不想混了吧?

    “她到底是谁?”简行皱着眉烦躁的问了一声。

    傅缓抬眼看他一眼,然后冷笑了一声继续推着购物车往前走。

    他既然不记得那女孩是谁最好不过了。

    不过虽然他的传闻一直很不好,好像他也只是逢场作戏,没真的跟什么女人好过呢。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舒服了一点。

    而且一想到王程锦她顿时觉得简行算是比较好的货了。

    回到家后她还是习惯性的去准备晚餐,他就坐在沙发里自己看电视。

    他今天心情差到家了,先是看着她却不能上她,然后又是被她办公室里那束花给扰了心情。

    本来还想着今晚好好哄哄她,威逼利诱一下就行了。

    现在他都没心情哄她了,反而有点等她来哄的想法。

    但是抬眼看看里面,他又不得不叹了一声,她什么时候才能哄哄他呢?

    虽然还会煮饭,但是明显连看他一眼都觉得多余。

    吃饭的时候他故作冷漠:“等下出去喝酒!”

    “哦!”

    简行……

    哦是什么鬼?以前还会给顾城打电话不准他喝醉酒回家呢,还说喝醉酒就不准他进房间。

    “可能会多喝点,最近程锦心情不好。”

    “嗯!”

    简行彻底无望的望着她,觉得她的良心给狗吃了。

    “你陪我一起去。”他突然放下筷子耍赖起来。

    “我不去,我累了要休息。”她说。

    “那我喝醉了怎么回来?”他不高兴的问。

    “以前怎么回来今天就怎么回来,实在是回不来就算了,我还懒的伺候呢。”

    “你——我不管,反正你不能不管我,你跟我一起去,要不然我也不去了。”

    傅缓无奈的抬眼看他,他到底在绕来绕去的干什么?

    “你到底去还是不去?”她问。

    “不去!”简行气的说道,脸看向别的地方。

    “不去就不去。”傅缓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继续吃饭。

    简行……

    瞬间就觉得自己真像是有病,幼稚死了。

    吃完饭傅缓看他坐在那儿不动就好奇地问了声:“想要替奴婢洗碗么简少爷?”

    “本少爷不会洗碗,女仆。”

    傅缓又哼笑了一声,然后端着碗去洗。

    简行看她自称奴婢却没有半点女仆的样子,洗个碗还那么高傲的让他看不惯。

    “小心别把碗摔了伤了你的宝贝手。”

    “是呢,我这双手宝贝着呢,简少不是也很喜欢么?”傅缓故意举起自己湿漉漉的手看着说起来,说完还不忘看他一眼。

    简行简直想死,羞愧的满脸通红也说不出话来。

    她今天肯定是吃错药了。

    看他改天把避孕套都戳破,让她再嚣张。

    他负气的想着起身朝外面走去。

    厨房里传出来砰地一声,她刚低头看着洗碗盆里碎了的碗他就跑过去捏住她的一只手:“怎么了?”

    傅缓木呐着脸抬眼看他那紧张的样子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看向洗碗盆里:“我没怎么,那只碗碎了。”

    “碗碎了有什么打紧,你没事就好。”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轻轻地放下她的手的同时还幽怨的眼神望着她,似是对她有很深的怨气。

    “不去喝酒就先去看电视吧,我收拾好了再出去。”她低声说着然后又要去干活。

    “我来,你去看电视。”

    傅缓看他一眼,不敢置信。

    “你确定?”

    “快去!”

    这次是他把她推了出去,傅缓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出去了,也不想一辈子都只给他当保姆啊,偶尔看他在厨房她也享受。

    只是当他好不容易收拾好出去以后看到她自在的躺在沙发里看电视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被利用了。

    她只是打碎了只碗他就像是她差点死了那样担心,结果呢?

    简行觉得自己在她身边根本就没智商了。

    “那女人到底对你讲什么了?”

    “你不如自己想想瞒了我什么好了。”

    “我听不懂。”

    “那就算了。”

    她像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从生日大家走后她就不怎么理他了,简行胃里有点不舒服:“你倒是说清楚啊。”

    “那你仔细想想从我们婚礼后你瞒了我多少事情。”

    简行……

    傅缓依然指手撑着太阳穴稍稍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看:“给你提个醒,那天晚上我差点被强奸去了警局那次开始。”

    简行没说话,只是皱着眉头在想。

    傅缓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还记得那时候发生了比我被强奸给严重的事情吗?你跟姜爱在另一个城市睡在一张床上——”

    “你就非要拿那件事情恶心我?你不知道我多厌恶那段记忆?”他皱着眉质问她。

    “后来姜爱又暗指我杀害了黎恩所以导致我把那晚强奸的事件给搁置了,当成了一件普通的强奸事故放下了,——但是你查出了结果不是吗?”

    她没理他的话,只是缓慢的继续说下去。

    她从沙发里坐起来,靠在那里低低的望着他,没想到哪怕是这么顺其自然的说出来也还是心这么伤。

    “好在是黎恩死了,所有的错误都可以推到她一个死人身上,但是以你我的智商难道真的想象不出,如果没有主子的误导她一个小小的助理哪儿来的本事搬动是非?”

    “我承认那件事是我处理不妥。”

    “为什么非要问个明白呢?问了之后连笑一笑都觉得好疲惫。”她的声音突然低下去,明明是在笑着眼眶却湿润了。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遥控器,然后放下遥控器起了身:“恐怕你瞒我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如果今晚你不问其实我是打算就那样过去的,因为人活一辈子谁还没有一点什么秘密呢?”

    她转眼看着他,那么从容的讲完所有的话,却还是失望的回了自己的公寓。

    对他而言都是不重要的事情了,但是她的心有些疼。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她突然有些委屈起来,但是转瞬却把眼泪倒了回去。

    哭是弱者的行为。

    关了门之后就上楼去洗澡睡觉。

    简行上半夜根本就没睡着,哪怕一个人觉得不得劲也没有再去找她,就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

    他是不该问,可是总有一天还是会爆发。

    他算是看透了,女人恶心起来是真恶心。

    所以他现在越来越不愿意出去应酬,尤其是有女人要往他身上贴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冷眼拒绝。

    他真是玩够了,得不偿失。

    他只想她在身边,只想跟她这一辈子打也好闹也罢就这样了。

    早上她在家煮饭,他故作深沉的走过去问了一声:“早啊!”

    “早!”她头也没抬的低低回应了一声。

    简行的眼一直望着她,反正她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吃饭啊。”他要离开的时候她叫住他。

    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只是她的眼眶有些泛红。

    他心疼了,吃饭也吃的良心不安。

    上午她到了公司一到自己工作的楼层就闻到满处的花香味,不自禁的慢下脚步看着大家桌上都放着的同样的花疑惑的问了声:“发生什么事?”

    “是简少叫花店送过来的。”

    傅缓……

    “你房间里也有。”袁欣站在她旁边提醒,傅缓看了她一眼然后打开门进去,外面的人也在跃跃欲试想要冲上去看个究竟。

    “九百九十九朵白玫瑰。”袁欣对她说道。

    “他疯了吗?”傅缓抬眼看着桌上那被好不容易包裹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禁不住嘀咕了一声。

    他不是说那是俗物么?

    做错事就不嫌弃俗物了,哈。

    “简少还是很浪漫的呢,话说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哼哼,难道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么?”傅缓嘲笑了一声,心里说:当然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

    但是当拿起上面的卡片看了一眼,然后才发现……

    他们是去年今天结婚的吗?

    “好像是九月八号!”袁欣在旁边提醒。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然后尴尬的扯了扯嗓子。

    她记不清了。

    准确的说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赶紧找一些花瓶过来插起来吧,别耽误工作了。”她装作镇静的交代了一声。

    袁欣立即叫人把早就准备好的花瓶都拿过来,这一上午她几乎一抬眼就看到那几排被插入花瓶里的白玫瑰。

    他竟然还送白的,呵,俗气。

    不过卡片上还写着下次送好的。

    傅缓心想他到底能送什么好的,他在送女人礼物这方面好像没什么天赋。

    不过也好,会送才是麻烦呢。

    她怎么知道他活了快三十年只给她一个女人送过礼物,除了长辈。

    不过她要送他什么呢?

    不过……

    结婚纪念日是什么鬼?

    他们不是早就在年后离婚了吗?

    傅缓绞尽脑汁没想到送他什么礼物之后双手扶额,真是服了自己的记性,也服了他的记性。

    所以简行等了一个上午也没等到她的一条信息,中午跟顾城一起吃饭心情也差得很,顾城看他闷闷不乐的就一个劲的劝他喝酒,说什么一醉解千愁。

    简行喝了两杯就喝不下去,酒杯一搁置:“你明知道傅缓最讨厌我喝醉酒你还故意灌我?你是不是也见不得我跟她好?”

    “天大的冤枉啊,我只是看你心情不好嘛。”顾城要被他吓死。

    简行烦躁的看向窗外,这时候外面的人特别的多,但是他却总是在人群中搜寻,想要看到她的英姿。

    “要不我打电话给婓云,顺便问问傅缓今天中午在哪儿吃饭?”

    “不用。”简行淡淡的一句,眼神却望着外面一直没回来。

    顾城无奈的叹了一声,看天气下午像是要下雨,他默默地想着自己没带伞,等下吃完赶紧撤,最好是去婓云办公室避雨最好了。

    “我今天送她花了。”他突然低低的说了一声,像是若有所思。

    顾城好奇的看着他,然后木呐的点点头也不多问。

    “九月八号,我们的结婚纪念日。”简行继续低语。

    顾城……

    “可是我们已经离婚了。”他突然笑了一声,像是负气自己做了错误的决定。

    “别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嘛,离婚了你们也是结过婚的啊,你们也的确是九月八号举行的婚礼嘛,你——别太折磨自己啊。”顾城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简行却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声,傅缓不在的时候他又是另一个样子。

    “我只是在想,我们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局面。”简行说。

    “那你——有什么想法?”顾城望着他,总觉得他要做点什么。

    “以后姜爱不能再进城了。”他淡淡的一句。

    顾城……

    “这件事你去跟程锦说吧,就说我说的,决不允许任何人再来破坏我们的感情,他要是想跟姜爱继续苟且那就让他也滚出城去。”

    顾城……

    简行说完后饭也没吃就起身离开了,顾城还坐在那里,思量着这事要怎么跟王程锦说。

    吃完饭顾城就去找婓云,也果然下起了雨。

    “简少真这么说?”婓云听完顾城的话之后简直难以置信,心里又难掩激动。

    “是啊,所以我在想我该怎么跟程锦说,估计他得被气的吐血。”

    “吐血也是活该,没想到简少还办了件一箭双雕的好事。”婓云嘟囔着,眉眼间越发的明朗。

    “唉,姜爱也怪可怜的。”顾城叹了一声。

    “你可怜她?那你去找她好了,你跟她一起出城好了。”婓云立即不高兴的望着外面要轰他走。

    “我怎么会去找她,我只是说她可怜而已,想当初她在学校也是万人迷恋的校花啊,现在……”

    “现在她就是个笑话还不自知,哼。”婓云立即翻脸。

    “不过发生的所有事情应该也都是她自己作的,唉。”

    “你清楚就好了,你实在可怜她你就去陪她好了。”

    “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思陪别人,一个你我都搞不定。”

    婓云不知道为何听到这句的时候有点于心不忍,默默地转头看他一眼,他也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听说楼上送了很多花,去看了没有?”顾城问她。

    “是么?我今天刚从外面回来不久,去看看么?”婓云立即来了兴趣。

    “走!”

    两个人一起上楼后就被里面的景象给惊呆了,到门口后袁欣说:今天一天还没出来过呢,我给她打包回来的午饭好像也没怎么吃。

    婓云这才又收起了戏弄的心。

    “不是送了花嘛怎么还不开心?不过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件事她肯定会开心的。”

    “袁助理听了应该也会很开心。”顾城提了一声。

    袁欣也好奇的望着他们,婓云一个劲的点头。

    当婓云在办公室里跟她们宣布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却没有收到想要的效果,傅缓像是没什么兴趣的样子,袁欣也小心翼翼的。

    婓云双手一拍:“你们这反应也太差劲了吧?最起码也要来点掌声啊。”

    顾城倒是想象得到,傅缓本来就不是个会一惊一乍的人,至于袁欣大概跟王程锦还没好到那一步吧。

    “我先去工作。”袁欣低声说了句就出去了。

    婓云转身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有点疑惑:“她怎么了?”

    傅缓无奈的叹了一声继续工作,婓云就在花前蹲着嗅了一会儿,然后才对她说:“以后不用在担心那个女人来捣乱了,你为什么还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啊,我只是在想我今天又要加班的事情。”

    婓云……

    顾城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直到被婓云冷冷的瞪了一眼才假装咳嗽。

    “加什么班啊整天,今天不是你们结婚纪念日嘛。”

    “我们都离婚半年了,还提什么结婚纪念日?”傅缓笑着反问。

    婓云觉得也是,都离婚了还过什么结婚纪念日。

    “那今晚我们去夜店嗨呗,玩个彻夜不归怎么样?”

    婓云立即提意,反正顾城晚上找王程锦她也无聊。

    “不行!”傅缓立即拒绝。

    “为什么?”

    “要回去给简少爷煮饭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