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26 你跳我就跳
    “突然想起泰坦尼克号的经典台词,你跳我就跳。”傅缓挽住他的手跟他一起往前,感觉到他的手臂有些僵硬她也不管。

    反正又不会死,她才不信他不敢。

    只是工作人员在绑他们的时候简少爷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你跟那个混蛋也这样跳的?”

    “等下再告诉你。”傅缓故作神秘。

    “不跳了,给我松开。”简少爷生气了。

    “不行,抱紧我。”

    她却不依,把他的手放在她身后。

    简行高高在上的盯着她,满心的不满意。

    “我想跟你一起跳嘛!”她说,他还没听清楚,工作人员已经将他们推下去。

    估计也是受不了简少爷的磨蹭了,只给傅缓一个眼神。

    傅缓的话像是一定镇静剂,只是两个人紧紧地抱着就那么摔了下去,随后就是一阵鬼叫,属于两个人的。

    然后傅缓就开始笑,笑的像个孩子那般的。

    她从来没有像是此刻这么开心的,符合她年纪的这种傻傻的笑。

    简少爷本来怕的要死,直到这一刻,突然就那么紧紧地抱着她,突然就那么深情的望着她,从这一刻开始对她再见钟情。

    “简行,我喜欢你!”

    她抱着他,然后对着他,对着这片美丽的风景大喊。

    简行觉得她疯了,只是努力照料好她。

    也忍不住笑的像个孩子那般的纯粹。

    她抬眼望着他,看他难得笑的把洁白的牙齿都露出来了,只是自己比他挨了一下,不然她想吻他。

    只是当他看到她那笑弯了的眼睛望着她,却也有了那样的冲动。

    原来在这么刺激的运动中也可以接吻,并且吻的忘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

    她心里欢喜不已,因为他们连悬崖也一起跳过了。

    好似这场爱情里,再无遗憾。

    他们紧紧地相拥着,缠绵的亲吻着彼此。

    不久后远处一片碧绿里的越野车里,男上女下的姿势。

    “还记得第一次在车里?”

    “你说婚礼那晚?”

    “嗯,当时我真是要羞愧死了。”

    “那么说现在已经不羞愧了?”

    “嘿嘿!”她回答不上来,只是趴在他身上亲他的唇瓣。

    “我怎么看你的脸红的好像猴屁股。”

    “讨厌,猴屁股那么难看。”傅缓立即反驳。

    “嗯,那是西红柿?红苹果?”

    他一边抚着她满是虚汗的脊背一边问她,傅缓忍不住用力的抵着他的额头,真的是要坏死了。

    “你喜欢吃西红柿还是苹果。”

    “都可以,想象成你。”他低声说,然后昂首去吻她,两个人的身体默契的配合,此后寂静下来,宽敞的车厢里像是狭窄了些,阵阵不同往日的艰难的喘息暧昧不已。

    他的手抬起,压着她的后脑勺摸索着她柔软的长发,然后将她的身子更加贴近自己。

    天气阴!心情,晴朗无疑!

    下午两个人就回了城。

    隔天傅缓去上班刚停了车子就看到不远处她们办公大楼门口正中间听着熟悉的车子,袁欣从里面出来,然后那辆车子缓缓驶离。

    真是比他们家简少爷还体贴入微啊,不知道她怀孕的时候简少爷会不会也那么紧张。

    她还记得王程锦在电话里要挟她的话,如果袁欣有半点差池他绝会倾家荡产也要把她家搞垮。

    当时她是真的被吓到,虽然不是因为他要把她家搞垮,是因为他那话里的含义。

    她问他什么时候爱上袁欣的,他没回答就断然挂了电话。

    傅缓心里了然一切,然后让袁欣回来。

    她还记得当时袁欣十分不愿意,不过看来如今也是不愿意的。

    或者袁欣跟王程锦之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就像是她跟简行之间。

    低头看到流落到衬衫外的他的戒指,然后无声一笑就下车追上去。

    “早啊!”电梯里袁欣一转头就看到快步进来的女人,并且还跟她这么开心的打着招呼。

    “傅小姐早,不过什么时候回来的?”袁欣还以为她能拖一阵子。

    “昨天晚上。”傅缓笑着站好,两个女人不说话。

    傅缓忍不住多看了袁欣几眼,看到袁欣有点畏手畏脚似乎是考虑的太多所致就提了一声:“其实难得来这世间走一回,做自己就好。”

    袁欣不理解的看着她,到了楼上傅缓先下楼她随后跟上,也忍不住拖着自己的眼镜框笑了笑。

    是啊,还是做自己吧,像是原来一样。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坦白一些。

    办公室里终于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花儿,傅缓觉得一切都回到正轨,心情更是大好起来。

    工作,学习,查资料。

    “你打算去进修的事情跟简行提过了没?”快中午的时候她被叫到老板办公室去。

    “嗯。”傅缓点了点头。

    “他没反对?”傅国安觉得事情不太对。

    “没有。”傅缓想了想认真的回答。

    他嘴上没反对,那就是不反对吧?

    “看样子那小子还是很支持你的事业,我也就安心了。”

    “您什么时候对我不放心过?”

    “你少跟我刷贫,赶紧抽个空就去跟他把婚复了,你还想这么拖到几时?”

    傅缓……

    “趁着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有心情管闲事的时候赶紧复婚生孩子,生下来我们会全力给你们养,到时候你们俩忙事业,我们几个就退休专门照顾孙子。”

    “您这样说我更不敢养了。”傅缓忍不住笑了声说。

    傅国安无奈的皱起眉:“你妈一再的让我给你做思想工作,我也就奇了怪了,她一个女人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一个老男人怎么去管?”

    “那您就不管呗,也让我妈别担心了,我跟简行现在挺好的,以后也会挺好的。”

    “嗯?”

    “爸,我突然感觉我特别爱他。”

    傅国安……

    傅缓开心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可爱的挥挥手离开。

    中午梁佳文来找傅缓吃饭,刚巧婓云也没事,三个人就一起吃饭了,只是好巧不巧的陆南也去了那家餐厅,当他去敲门的时候三个人几乎是都愣住了。

    婓云看他一眼后趁他跟傅缓打招呼的时候就别开眼,梁佳文死死地瞪着婓云也不说话,只是说不出的怨恨。

    而陆南跟傅缓客套完后转身看向婓云:“如果我现在说我可以跟你交往,也可以公诸于世,你打算接受还是不接受?”

    傅缓……

    梁佳文……

    婓云默默地转头看他,满眼的不可置信。

    好似自己听错了,是幻听了。

    “不如我们试试吧,看看能走到哪一步,反正你应该也不介意能走到哪一步,只要我是真心。”

    婓云就那么呆呆的望着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傅缓跟梁佳文也有点诧异,梁佳文委屈的快哭了,傅缓却突然想到顾城。

    “你真的敢公诸于世?你不怕你的粉丝发疯了?”

    “我迟早要有个女友,她们迟早要发疯,何不让她们早点?我也不必为难自己一直过不想有的单身下去。”

    “我走了!”梁佳文突然站起来不爽的离去,傅缓转头看向梁佳文的背影然后又看向屋里的两个人便也追了出去。

    剩下两个人就那么久久的凝视着对方。

    而傅缓追上了梁佳文,梁佳文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天下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傅缓想说你也是男人好伐。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是我最好的闺蜜,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傅缓无言以对,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你别跟着我,从今往后我不打算再见你。”

    “佳文……”

    傅缓难受的去叫他,但是他跑的好快。

    傅缓站在原地进退两难,她的包还在雅间里,但是这会儿雅间里肯定是不能去了。

    婓云拿着两个人的包出来,但是跟进去的时候却判若两人。

    傅缓看她失魂落魄的就抬手搂住她的肩膀:“走吧,该去上班了。”

    “我没答应他。”婓云低声嘟囔。

    傅缓这才又仔细打量她却没有多问。

    因为看婓云自己也不好受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点头。”

    她还没见过婓云这般安静低落过,两个人开车回办公大楼,婓云还靠在她肩头难过的掉着眼泪。

    傅缓扯了张纸巾给她,婓云接过纸巾默默地擦着眼泪,一言不发。

    或者是因为为时已晚吧?

    该来的时候不来,有些东西都是过时不候的。

    尤其是感情。

    傅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爱情懂得这么多的,像个过来人一样。

    难道是曾经被简少折磨的太狠了?

    傅缓心里觉得好笑,然后就开始想他。

    高森辞去荣市的工作会尽快飞往英国。

    原本那位要生完宝宝继续努力在事业上奋斗的女人却在生完宝宝没多久就给她打电话说要做贤妻良母相夫教子,而裴羽的合同也到齐了。

    想到裴羽以后将与她再无瓜葛傅缓竟然有些舍不得,她想,这一生可能再也找不到那么好的异性搭档。

    那么迁就她,那么懂她,那么任由她,照顾她。

    英国那边会给裴羽办一个欢送会,然而那场欢送会上不会有她。

    哪怕有时间过去她也是不会去的,因为觉得送他离开太残忍。

    何况简少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会杀了她,不知道为何简少爷每次一听到裴羽两个字就那么敏感。

    晚上下班后就买了菜回到公寓开始准备晚饭,简行一回去就到厨房找她,用力的抱着她,在她的颈项亲吻。

    傅缓被他亲的痒痒,低声说:“我烧菜呢!”

    “菜真有福气。”他说。

    傅缓忍不住开心的笑了,他要是想奉承她的时候能把她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宝贝一样。

    “我真想变成能在你手里的物件,哪怕是这把炒菜用的铲子。”

    “嗯,跟一把铲子争风吃醋的,简少还真是第一个。”

    “我乐意!”他在她脖子上用力的咬了一下,然后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

    然后傅缓炒菜,他负责递盘子。

    简行在旁边看了会儿接到王程锦的电话:“出来喝酒。”

    “家里有美酒,还有美人,已经出不去了。”简少爷回。

    王程锦犯恶心的挂了电话,简行却得意洋洋的看着他前面的女人的侧影。

    “我们雇个钟点工?”他突然说。

    “不是有钟点工么?”傅缓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一个专门煮饭的钟点工。”简行说。

    傅缓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您要是有那些闲钱不如都打到我卡上好了,我心甘情愿当钟点工。”

    “可是我不舍的呢怎么办?”

    “我把煮饭当兴趣,所以你不需要这么不舍的。”

    他又黏上去:“真的?”

    “嗯!”

    “你把我当兴趣吧?回家没事就研究我怎么样?”

    傅缓的动作滞住,转而又笑的像是慢慢盛开的花儿。

    “我可不喜欢研究男人,不过——今天我跟婓云还有梁佳文一起吃饭的时候陆南突然去表白。”

    “跟谁表白?”简少爷立即不高兴。

    “当然是婓云了,难道还是我不成?”傅缓看他那不高兴的嘴脸说道。

    “哦,那无所谓。”简行下巴抵着她的耳侧。

    “可是结果是佳文被气走了,还数落我不早告诉他婓云跟陆南的事情,婓云呢又跟我说她竟然没有点头。”

    “有点复杂!”他皱着眉,对别人的事情显然一点也不上心。

    “我从来没见婓云这么伤心低落过,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

    “还好你不是男人。”

    “怎么了?”

    “这么多情,谁你都要疼上一疼。”

    “我最疼的还不是你么?我可是没有这么慷慨的给别人煮饭过”

    “哼,不信!”

    一提这事简少爷又不高兴了。

    傅缓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那么多,她跟裴羽吃过几顿饭他好像都清楚得很。

    这事让傅缓稍微头疼,不小心踩到雷区。

    简行叹了一声,像是心里有什么郁结。

    “傅小姐,我突然有点难受。”

    “嗯?为什么?”

    她转头看他一眼。

    他突然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她。

    搞的她有点摸不着头脑,想不出他为何难受。

    傅缓觉得男人的心思太难猜了。

    就算是吃饭的时候简行都没舍得离开她,紧贴着她,等她喂。

    傅缓像是习惯了被他折磨,又因着他突然的心情不好就顺着他喂他吃饭。

    然后端着酒杯坐在他腿上喂他喝酒。

    这事她最愿意干了,嘴对嘴的。

    以前只是在电视里看到,在小说里看到,在聚会的时候也看到办公室恋情的爱人在那一刻突然的表白,然后嘴对嘴的喂酒。

    总之见过的多了,但是做过的,却是不多。

    所以她突然就愿意把这件事多跟他做几遍。

    简行出去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两人欢爱后,傅缓熟睡后。

    顾城跟王程锦在包间里,两个人身边明明都有女人但是却都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剩下美女在中间自己玩起来。

    简行去了之后两个美女站起来:简少!

    “都出去吧!”简行淡淡的一声吩咐,然后两个美女便离了场。

    “怎么着?这会儿终于轮到你们俩失意了?”简行坐在旁边稍微眯着眼,有点看热闹的架势。

    王程锦回敬了他一眼,顾城却是连一眼都没抬起来过,像是死过去了一回。

    “我明天要出城一趟,我答应过要陪她过生日。”王程锦说。

    “谁生日?”简行皱起眉疑惑的问。

    顾城不屑地嘲笑声响起,因为简行竟然从来记不住姜爱的生日。

    王程锦也是皱着眉,却没在意简行的话了,因为他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家里已经怀孕的妻子会怎么想他。

    “姜爱啊?哈!”简行冷笑了一声,他知道王程锦跟姜爱那点破事,小时候看上过,然后长大了还以为喜欢小时候的那个。

    结果呢?

    尝过之后发现并不是了。

    然而却不好推辞了吧?

    女人的身那么好近么?

    近了总要负些责任的。

    “听说今天陆南找婓云表白了?你为这事伤心?”简行鄙视的看了顾城一眼问。

    顾城这才抬了抬眼,想起他老婆跟婓云很熟然后懒懒的开口:“你知道些什么?”

    “我只是听说婓云没答应。”

    顾城眼里稍微有些精神,但是还是有气无力的靠在那里:“但是她魂不守舍的,让我暂时不要跟她联系。”

    “这有什么大不了?”简行不理解的问。

    “是啊,比起你前妻曾经三年不跟你联系,几天不联系算什么?”

    王程锦突然说了一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简行立即不高兴起来,他今晚一直在想那三年的空白,一直在为那三年耿耿于怀的不高兴。

    但是没想到在家忍住了,出来却被戳穿了,他明明是出来看笑话的,结果……

    “程锦你这么说我心里好受了很多。”顾城说着起身拿起自己的酒杯去敬王程锦,王程锦也客套的跟他干杯。

    简行……

    “可是我现在抱得美人归,而你们俩可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简行气不过的说。

    果然,两人像是又中了枪。

    “可是她不是没跟你复婚么?她为什么不跟你复婚你有没有想过?”王程锦突然对简行的事情好奇起来。

    简行心里在骂脏话,嘴里却是一言不发。

    他知道这俩男人想要挑拨他跟傅缓,可是傅缓刚刚才给他吃过定心丸,他现坦然的很。

    “不瞒两位兄弟,实际上傅小姐已经跟本少爷表白过了。”

    顾城……

    王程锦……

    “而且是那种很深刻的表白,你们俩是无法体验那种身心愉悦的感受的,应该一辈子都体验不到。”

    所以多少年以后当他们知道简少所说的无法体验的愉悦后全都拉着彼此的另一半去感受了一回。

    那天是傅缓有史以来,他自认为肯定是她有史以来最疯狂的一天,她竟然在车上还敢在上面,还敢当女王。

    嗯,这样强势的女人叫他怎么能不喜欢?

    王程锦回到家后却不知道该如何跟袁欣说明天要去找姜爱的事情,不过她是睡了还是没睡?

    她翻了个身让他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他却突然清楚了她没睡。

    “明天我要出差一趟,后天就回来。”

    她没说话,尽管他知道她没睡着。

    “你要是不高兴就说。”他淡淡的一声,然后强忍着点烟的*。

    “那就别去。”她终于开了口。

    他没再说话,只是扭着头靠在那儿望着她的侧影。

    她叫他别去。

    袁欣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

    他回来的这么晚,然后告诉她明天要去出差。

    其实他不说她也知道,明天是影后的生日。

    影后的生日谁不知道呢?

    反正她刚刚好是知道的。

    她其实一直很好奇,明明影后开始是傅缓跟简少爷的第三者,怎么就到了他们俩之间呢?

    只是有些事情是没有答案的。

    也许王程锦本身就心怡影后吧。

    这一个夏天过的特别的快,只是一眨眼,她在这个夏天里度过了最痛苦的三个月。

    秋天一来袁欣觉得整个人的身上都轻松很多,但是肚子却一天天的长起来。

    傅缓有时候无聊了就会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看,有时候跟傅缓午饭的时候,傅缓吃够了就托着下巴望着她的肚子像是要把她的肚子看出个洞来。

    袁欣想傅缓是不是也想要孩子了?

    还是觉得她如今像个怪物一样?

    袁欣总是被她看的有点心肝胆颤,好在不常常跟傅缓一起吃饭。

    但是这天中午傅缓又盯着她的肚子看了,婓云也好奇的盯着她肚子看。

    袁欣决定以后还是少跟领导们一起吃饭,不然坐如针扎也吃不好的。

    “唉,你马上就是个完整的女人了。”婓云突然叹了一声说道。

    袁欣疑惑的眼神看她,倒是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句。

    傅缓趴在桌上看着袁欣的肚子,突然眼前却浮现出那天跟简行在蹦极的时候的感觉。

    仿佛他们也要天长地久,复婚,生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又有那么一些不真实。

    傅缓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谁不完整么?”袁欣好奇的问。

    “唉,你没听说过嘛,女人这辈子不生个孩子就不完整的。”

    婓云叹了一声,望着一桌子菜却没了胃口。

    “虽然你们还没生,不过这都是迟早的事情吧?”袁欣问。

    “不会,我已经决定这辈子不结婚了,男人靠不住。”婓云摇头,非常坚定的,一副被男人伤透了心的样子。

    傅缓笑了一声,她才不信婓云会不结婚。

    “话说今天是影后的生日呢,不知道两位的老公可都还‘安在’城里?”婓云突然转移了话题。

    这个话题明显就有意思多了,却有人变的沉默。

    “我倒是听我们家简少爷早上说了句今天要跟王总去运动呢。”

    袁欣不敢置信的看着傅缓,傅缓只是微微抬眉,之后又盯着她的肚子,纤细的手腕伸出去,那温柔的手指像是要碰她的肚子,但是最后却突然停住。

    袁欣低着头看着傅缓的动作停住,然后抓住傅缓的手要帮她,傅缓却突然缩了回去:“不要了,万一伤了他,他还那么小。”

    婓云……

    袁欣……

    傅缓却是很认真的,她觉得肚子里那小家伙一定是很脆弱的,因为他才那么娇小。

    其实,好像并不讨厌。

    其实,好像很稀奇。

    其实,好像很珍贵。

    珍贵到不敢去轻易地触碰。

    有时候简少爷开玩笑的跟她说生个孩子玩玩吧,但是她却不敢。

    生孩子代表着什么?

    那个家首先是坚不可摧的,非常稳固的,然后才是迎接小宝宝的到来。

    而她没有做好那样的准备。

    她想或许这次去进修以后,明年年底,他们复婚,然后也考虑要个孩子。

    正如傅国安说的那样,趁着他们现在都还健康,趁着大家都还很有精神。

    她心里又是惶恐不安的。

    因为她从不干奢望什么。

    从一开始她就不敢,不敢触碰一些东西。

    那都是很神圣的。

    爱情,婚姻。

    都那样的珍贵。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然后突然她身边有了一个孕妇,叫她一天天的,越来越觉得奇妙。

    虽然袁欣跟王程锦的婚姻不知道能走到什么时候,但是他们的孩子却就要出生了。

    那个小生命是纯洁无暇的,是所有人都期待的。

    她的心软软的,只要想到一个小小的生命。

    这晚袁欣回到家后他也没在家吃饭,虽然昨晚跟他提出那么过分的要求,虽然现在也有点期待他其实没有去给影后过生日,但是这一刻……

    “你在干什么呢?赶紧过来喝汤,我孙子该饿了。”

    袁欣听到婆婆叫她才回过神然后去餐厅吃饭。

    饭菜的确很丰富,不知道怎么的,这几日的饭菜突然合胃口了很多,婆婆虽然还是冷着脸但是好似话也少了很多。

    至于公公嘛,一周在家吃一次饭,其余都是饭局。

    嗯,也有可能是别的饭局,但是婆婆好像早就习惯了,也从不见婆婆公公为此争执。

    袁欣想,自己会不会也在渐渐地习惯着老公整天不在家吃饭的生活?

    但是又不想习惯。

    姜爱的生日很热闹,剧组给她买了个大蛋糕,收工后一大家人给她过生日。

    她笑的很好看,像是很感动。

    但是当一个人的时候却只是拿着手机发呆。

    没有一个人给她发来祝福的生日,远在别的城市的男人们。

    王程锦说简行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不准她再去搅乱简行跟傅缓的生日,于是她被那个城市抛弃了。

    可是她没想到这次王程锦也没管她。

    是因为那个女人吗?那个怀了他孩子的女人。

    怀孕嘛,是个女人就可以。

    可是他是怎么了?都说妻子跟情人是不同的。

    可是都说情人才是最受宠的那个,那么他们三个里,为何妻子却成了他小心呵护的那一个?

    姜爱觉得自己真的好可怜,竟然连个男人都留不住。

    他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没办法过来了,然后让别人来送了份礼物给她。

    礼物价值不菲,然而,有什么用?

    这些珠宝首饰,她姜爱是稀罕,但是真的有那么稀罕吗?

    王程锦十点多回家,袁欣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然后就看到他进门。

    “这么晚?”他低沉的嗓音问了一声。

    “哦,跟妈聊了一会儿。”她低声说,然后往外走的步子有些小。

    她没再问他,他也没解释,然后他去洗澡了。

    袁欣靠在床头看着关于孕妇注意事项的书,他洗完澡出来后就在她旁边躺下了。

    他稍微侧身:有什么好看吗?

    “那倒是没有,可是看看总是没坏处的。”袁欣低声说。

    下巴突然被勾住,她只好轻启红唇抬了眸,他垂着眸子靠近,然后浅薄的唇瓣堵住她的唇。

    她的唇瓣也很薄,她微微颤抖。

    王程锦没说话,只是一下下的去吻她,然后将她推倒在床中央。

    袁欣还是觉得自己是在等待被临幸的妃子,可怜巴巴的。

    但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再告诉她不能这样等着他临幸,不能在他还在跟别的女人不清不楚的时候就让他再次玷污。

    她的手突然挡住他的胸膛,然后用眼神示意他别再继续。

    王程锦的眼底有微微的怒意,之后却是翻了身背对着她全当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

    周晓静还是进了医院去动了手术,傅缓跟傅国安都在手术室门口等着,虽说是个小手术,爷俩却都有些紧张。

    简行在下午开完会就赶了过去,看到周晓静已经醒过来他也安心了许多,看着在旁边坐着还很担忧的傅缓他轻轻地抬手放在她的肩上。

    傅缓抬眼看了看他,温柔微笑。

    “你们都回去吧,这几天我陪你们妈妈在医院里,公司里的事情这几天你多费心,我的首要任务就是伺候你妈。”

    傅缓跟简行一同离开,周晓静叮嘱:去陪爷爷吃个饭,亲口告诉他我没事。

    傅缓点点头,然后跟简行离开。

    车上她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像是有点累的样子。

    简行大概能了解她是因为担心周晓静。

    “我们一定要一直身体健康,一直很健康。”傅缓低声说道,双手轻轻地搂住他健硕的腰。

    “嗯。”他轻吻她的额头,岔路口的时候车子停车等,他轻轻地搂住她。

    之后车子又出发,两个人一起回了娘家。

    爷爷听到他们说没事了才算是安下心来好好地舒了口气:“你们俩要是不过来我还悬着一颗心,想要过去看看又怕他们觉得太兴师动众了。”

    “爸爸说这几天要在医院照顾妈妈,怕您一个人不习惯呢。”

    “哼,以前年轻的时候没少把我自己撂在家里俩人出去疯,现在怕我不习惯了,晚了!”

    那一声晚了,傅缓跟简行都忍不住抿唇浅笑。

    老爷子看他们俩回来了当然不放他们走,傅缓也难得不用煮饭。

    “你们俩再不给我生个小家伙玩,我老头子可是真的生气了啊。”老爷子吃饭的时候跟傅缓说道。

    傅缓竟然无言以对,虽然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却也没打算现在跟爷爷他们说,毕竟她还是喜欢顺其自然的。

    “听到没,爷爷的旨意,让我们赶紧造小孩。”

    傅缓心想,还赶紧造小孩呢,自己还是个粘人的孩子。

    “缓缓,你想你们奶奶要是知道你们俩有了小孩该多高兴啊,她从很早就盼着那一天呢。”

    “知道啦,您不用抬出奶奶来我也知道的。”傅缓无奈,像是哄孩子那样跟爷爷说。

    老爷子却看出她眼里的不真诚,伤心的叹气。

    简行了解她现在不想要小孩,也不着急,只是看着她跟爷爷斗嘴也觉得是一种乐趣。

    吃完饭简行陪爷爷下棋,傅缓去帮爸妈收拾了些衣服给他们带过去。

    当她心甘情愿的坐在简行身边,不,是习惯性的,然后才突然发现,他们已经度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时光。

    从互相嫌弃,到不打算在分别。

    傅缓就那么深情款款的望着他,突然就移不开眼。

    简行正在认真下棋,当感觉一侧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脸上就扭头看她一眼,然后抬手去勾着她的脑袋逼她看棋局。

    老爷子更是认真不已。

    等下完棋他们俩又去了一趟医院把收拾好的东西都送过去之后两个人才回家。

    车子在家门口停下之后简行没急着下车,而是转头看着她,傅缓也回头好奇的看着他,眉目清秀的叫人移不开眼。

    “干嘛那么看我?”

    “我在幻想你怀孕的时候。”

    傅缓……

    “肯定孕味十足。”他一只手撑在方向盘上跟她说起。

    傅缓竟然无言以对,他却是就那么陶醉其中的。

    所以他觉得某些时候突然的落寞是因为乐极生悲,他要好好克制自己别乐过了头,应该就没事了。

    “然后呢?你是想跟孕妇*,还是想看我是孕妇的样子?”傅缓学着他的样子支撑着脑袋侧着身问他。

    “都是!”

    竟然都是……

    傅缓的笑有点快挂不住了,赶紧下车。

    简行知道她在逃避,便跟着下了车。

    不过回到家后他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她却站在床上挺着个肚子:“快看,你女人怀孕了。”

    简行……

    她的头发披散着在肩上,脸上笑的像个傻孩子。

    一只手学着电视剧里的女人托着肚子,另一只手用力的扶着腰。

    简行几乎要被她气笑了,却又有点想哭,心想,女人你什么时候变成傻女人了?

    傅缓也突然笑了出来,然后把枕头从肚子里掏出来:“怎么样?被吓坏了吧?”

    他走上前去将走到床沿的女人给抱住,然后仰着头望着她:“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呢?”

    “嗯?”

    “傅缓,跟我在一起让你这么有压力吗?”

    傅缓突然就不明白了,脸上的笑意稍微减退了点。

    “等到你想要孩子的时候我们再要孩子,现在复婚那一关都没过,我怎么会让我的孩子成私生子?”

    傅缓……

    为什么他突然好脾气起来了?

    而这样的他竟然叫她良心不安起来?

    一下子七上八下的,担心自己对不起他这份温柔以待。

    之后傅缓就强势的推到他在床上,扑在他胸膛缠着他:“你最近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这么好脾气。”

    简行忍不住笑,抬手把她脸前的头发勾到耳后:“你不是喜欢我这样么?”

    “嗯,可是有点不习惯。”

    “那你习惯我怎样?”

    他突然将她搂住,然后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子底下。

    傅缓的脸呈现一团粉色,看着他那霸道的近乎要吃了她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垂了眸。

    他吻她,那么轻轻地,像是故意撩拨她的心弦,傅缓压低了自己的喘息,就那么努力的感受着,感受着他所给与的一切。

    他的吻越加的情缠,手在她的腰上也越发的不克制,但是她却很动情。

    “缓缓!”他低哑的嗓音叫她,那温柔的一声叫的她的魂都要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