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29 宠妻狂魔(2)故意晒宠爱
    “王程锦呢?简行,告诉我他在哪儿。”

    “你找王程锦?打错电话了!”

    简行立即就挂了电话,然后电梯一开就拉着傅缓的手往外走。

    “王程锦去哪儿了?”

    转头简行就问了傅缓一声。

    “陪袁欣回了县里。”傅缓如实交代。

    “所以我说她打错电话也没说错吧?”

    傅缓竟然无言以对,简少爷连接口都找的这么好。

    “不过程锦跟袁欣的事情你也是少管,不然将来少不了又得多事。”

    “你好像很怕多事?”

    “我是不想让别的人占用你的时间。”

    傅缓……

    “记住了,不是跟你男人在一起的时间统统都是浪费。”

    傅缓……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们家简少爷真的是太霸道了。

    虽然跟他在一起是很重要,但是其他的呢?公司,家人,统统不是都很重要么?

    只是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渐渐地沉下去,好像在渐渐地明白他的意思。

    那是爱么?

    所以才那么想要霸占她?

    如果不是爱,他怎么会这么久一直这么跟她耗着?

    不是耗着,分明是在幸福的生活,用他自己想要的方式。

    傅缓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简行。”

    “嗯?”

    “你说什么都对。”

    这下轮到简行不淡定了,笑着狠狠地亲了她一口:“真乖!”

    “好好开车!”傅缓赶紧叮嘱。

    简行真的认真开车了,两个人回家吃饭去。

    ——

    姜爱生气的立即就要出院,却被新助理拦住。

    “你让开。”

    “陈姐走的时候交代,一定不能再让您出什么差错了。”

    “我有事情要去办,你给我滚开。”

    “爱姐,陈姐交代您这段时间就在医院里好好休养,一步也不能离开。”

    “她把我当什么了?我姜爱不是她的金丝雀,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我跟你动粗。”

    新助理却是用力的摇了摇头,手臂伸直了挡在门口。

    “小湘,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开。”姜爱立即冷声命令。

    “我不能。”小湘作为她的新助理因为被陈姐给先教过,所以特别的听陈姐的话。

    “不让是么?”

    姜爱咬着牙望着她,之后转身就去房间里拿起水果刀。

    吓的小湘立即就跑了过去:“爱姐。”

    “你再敢拦着我信不信我这就死在你面前?”

    “我不敢了,不敢了,你赶紧把刀子放下。”小湘吓的要哭。

    只是她才刚出门口却被两个彪形大汉拦住,她抬眼望着那两个比她高一些的男人:“你们是什么人?”

    “陈姐说如果您再不乖乖躺下就要让他们绑了您。”小湘这回眼睛是真的看不清楚了。

    而姜爱也完全镇住了,她姜爱可是影后啊,竟然也会混到这种地步么?

    竟然就没有一个人肯同情她?

    姜爱又退了回去,直到夜深了大家都昏昏欲睡,她才换了衣服轻手轻脚的跑了出去。

    王程锦的电话依旧打不通,姜爱只好把手机打到袁欣的手机上。

    袁欣的手机是开着的,她正在跟父母聊天,王程锦只是回房间去洗澡,结果就听到窗口那张还算宽的床上有只手机在响。

    当他走过去看到是姜爱的手机号码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然后把电话关掉后看了看她们俩的通话记录,确定没有别的通讯后他把那个号码直接拉黑。

    “是我的手机刚刚响过么?”他刚放下手机要走,听到门口突然的一声。

    “不是!”他从容不迫的一声,然后去洗澡。

    袁欣点点头,然后却跑过去拿了自己的手机,看到没有电话才安了心,然后又去跟母亲聊天。

    亲生父母原本该是最好,但是她想,或许往后的很多年里她也没办法把亲生父母当成跟她最亲的人。

    毕竟这两个人把她养大,并且对她倾注了所有的感情。

    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并没有想象中的煎熬,只是王程锦突然好奇的问了一声:“这个号是你的工作号还是私号?”

    “啊?”

    “你手机里这个。”

    “哦,私号,工作号用另一个手机。”

    “嗯,我这儿有一个情侣号,不如我们一起用?”

    他突然的提出。

    袁欣转头看着他,透过外面皎洁的月光她好不容易看清楚他眼里的神情,却依旧是觉得自己跟做梦似地。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回去后我们换。”

    “你没事吧?”袁欣担心的问,总怕他后面憋着什么坏招。

    “没事。”

    “那你突然要跟我回家,又突然要跟我用什么情侣号的。”袁欣开始心虚。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他突然像是很失望的,然后靠在那里也不看她。

    “我不是不愿意,一个号码而已,只是觉得你有些奇怪,不过我先说话,其实你完全不用因为孩子而迁就我,你只要对孩子好就行了,你应该知道男人迁就女人迁就的多了,女人很容易恃宠而骄的,到时候我要是忘了形,呵呵!”

    王程锦……

    她终于笑了,虽然笑不达意。

    他稍稍靠近她,抬手搂住了她。

    周围都模糊不清,但是他手臂的温度却是清晰的。

    袁欣不太习惯这样亲近,只是当他把她搂到怀里的时候,袁欣竟然没有拒绝,就那么静静的靠着。

    像是想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后来袁欣睡了后他才起了床,因为住的是一楼,前面有个院子他推开门走了出去拿着手机开机。

    他还不等拨通那个号码,手机上接连的蹦出来N条信息,这些信息显示着同一个号码,还有N个未接电话。

    他还从来没有看姜爱这般没耐心过,至少跟他的时候。

    “程锦,你终于肯跟我通电话了。”姜爱的车子停在路边,接到电话后像是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抱着方向盘低了头,疲惫不堪。

    “你是怎么了?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我想你。”她哭着说,像个无助的小女人。

    “所以就把电话打到我太太的手机上?”

    “可是我找不到你,我给简行打电话,他说我找错人了,我只好打给那个女人。”

    “姜爱,我们算了,以后你的事情我还是不会置之不理,但是不要再跟袁欣通电话,不要再打扰我们的家庭,好么?”王程锦耐着性子跟她说。

    姜爱用力的摇头半天,然后才哭着说:“我不要,程锦,你不能对我那么残忍。”

    “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但是不要再这样闹下去了,真的很累。”

    “补偿?很累?你看到报纸后对我说的就只有这些么?程锦,我现在已经到了城变了,你在家么?我去你家门口等你好吗?或者去酒店都可以。”

    “我现在不在城里,你也转身吧,你要是回去简行毕竟不会饶过你,对他我是毫无办法的。”

    他说完后挂了电话,然后把手机再次关机。

    而姜爱开车在荒郊野岭,就那么孤独的趴在方向盘上,无力到只能哭哭笑笑。

    她没想到男人一旦绝情起来……

    情妇竟然不能战胜正室么?

    为何跟剧本里不一样?

    那个袁欣又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他?

    她想起袁欣的样子,她眼里袁欣是要胸没胸要臀没臀,身上干瘪的好像根电线杆子。

    可是就是那样的一个女人,不过是侥幸能嫁给他当他的正妻,然后就把他俘虏了?

    她想不出袁欣到底是用什么虏获了王程锦。

    王程锦的眼光应该是很高的。

    最起码简行甩她是因为傅缓,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豪门明珠,但是那个袁欣呢?

    她甚至觉得王程锦是故意在羞辱她,用袁欣。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王程锦又回到房间后把手机轻轻放下,然后在袁欣身边睡下。

    只是,她叫他心里觉得很踏实,仅此而已。

    袁欣觉得被搂着,然后条件反射的转了身钻到了他怀里,看不见,他只是情不自禁的低了头。

    他不知道什么是温柔,只是看着她模糊的身影突然就笑了下。

    她要是知道自己其实很喜欢靠着他,不知道她会不会害羞呢?

    很少见袁特助脸红呢,不,是王太太。

    ——

    当袁欣把自己的新号发到傅缓的手机上,傅缓条件反射的眨了下眼,然后轻松地将号码保存。

    袁欣换了新号码,原因是?

    傅缓没想太久就放下了手机,继续抱着笔记本在沙发里看书,虽然现在还不去学习,但是她已经开始逐步学习。

    简行去附近城市开会,当遇上正在此修炼的苏市长家的公子,两个人浅浅一笑,苏林走上前去:简总应该想不到是我来亲自招待简总吧?

    “出乎意料的事情太多,习惯了。”简少淡淡的说了一声,仗着身高的优势,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走在人群的最前面。

    苏林跟在他旁边,工作的时候比平时严谨了很多。

    也或者该说,这几个月他在慢慢的成长。

    当地的领导一起去了他们的工厂车间,工人们正在认真的工作,大家一起走上前去探讨了一番,简行跟高层报告完工作然后一起去了办公室。

    苏林只是陪领导一起出来,这会儿也只有坐在会议室里最后面的份,但是简行无意间抬眼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竟然毫不在意的在打量着自己。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直到领导开始问话。

    简行看了跟他一起来的胡总监一眼,胡总监开始回报他们下半年的规划。

    苏林当然知道简行不会轻易开口,尤其是像这些小事,但是他看到简行看他时候眼里的不屑与冷漠。

    苏林突然就想不明白了,简少爷那种冷冰冰的,杀气那么大的人,傅缓那样温柔的女孩到底怎么会看上简少的?

    是的,在苏林眼里,不管是从外表还是到内心,傅缓是温柔的。

    他还会每周送一次花,只是想叫她不要忘了他。

    他总有一天会回去的,他要向她证明,简行有的,总有一天,并且不需要几年,他苏林也会有。

    或者他苏林还会比简行有的更多。

    他想,傅缓应该不是个看中钱财的人,也不需要一个妄自菲薄的人,那么,他只要像是父亲说的那样努力站到最高的地方就行了。

    他要一个能去追求傅缓的身份,不是苏市长的小公子,不是顽劣的花蝴蝶。

    每每想起她,苏林只是更努力认真的对待自己的工作。

    中午大家一起在他们的职工食堂用餐,气氛颇为僵硬。

    简行笑说:你们这样要是被我太太看到肯定又要数落我了,大家都知道我是出了名的妻管严。

    职工忍不住憨憨的笑起来,他才入座陪领导吃饭。

    苏林只是觉得好笑,妻管严?他们复婚了么?

    依照简行的性子,要是真的复婚了他会不告知天下么?

    下午他要离开,领导挽留:晚上在城里吃一顿怎样?下面人都安排好了。

    “不了,我还挂念着家中女人,下次。”简行简单的一句话,并且分明在笑着,眼神里的犀利却是叫人不再挽留。

    然后看也不看苏林一眼带着他的人离开。

    他走后领导看了眼自己身侧的男子:“要想从他眼皮子低下抢女人,苏公子你的心可得够大。”

    苏林浅笑了一声:“您说得对。”

    论时间,简行跟傅缓先相识在先,他想要后来者居上的确不容易。

    可是简行哪里跟傅缓不配呢?

    苏林觉得他们之间毕竟是有某几处不合,不然也不会分分合合了。

    比如简少爷那么骄傲的,高高在上的。

    试想一下一个连位高权重的高官都看不进眼里的男人,可想而知他到底有多么自大。

    而情人眼里出西施的他觉得傅缓那么的平易近人,温柔可人……

    抵不过一整天抱着电脑的难度,傅缓也终于摸索出许久不曾戴过的眼镜给自己戴上,然后散着一头长发在书房认真的继续学习。

    简行下午打电话的时候她看了眼时间才不过六点,想着半个小时后再去准备晚饭,等简行回来后在书房找到她,看她还趴在电脑上用功。

    他没打扰,只是靠在门框,悠然的姿态,只是望着办公桌前认真的女人有些痴迷。

    他还是第一次见她戴着眼镜,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她扫到耳后,那水嫩的肌肤叫人看一眼就会移不开眼。

    此时她又认真无疑,简行突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眼里的神情渐渐地变的有些压抑。

    可是如果让她走他又该怎么熬?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埋头苦学中的女人寻声抬眼,困惑的杏眸里神情逐渐改变,然后她尴尬的摘了黑色镜框的眼镜:“已经这么晚么?”

    尴尬!

    他浅浅一笑:“我叫了餐,下楼吃饭。”

    他先走的,傅缓尴尬的看了看笔记本屏幕,然后无奈的合上去吃饭。

    “那边没留你吃晚饭?”吃饭的时候傅缓好奇的问。

    “留了!”他低低的答了一声,然后又抬眼看着她。

    傅缓点点头,总觉得他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看的她有点发毛了。

    “不过我说要回来陪女人。”他说。

    傅缓笑了笑然后低头吃东西,他总是在别人面前也那么直白么?

    非要把她挂在嘴边?

    心里其实甜甜的,但是又总觉得他这种爱把她说给天下人知道的毛病有点让人受不住。

    吃完饭两个人出门去湖边散步,简行突然拉住走在前面的她的手:“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其实还有一个月,所以她其实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还没想呢,等我想好了告诉你。”

    她仰着头望着他,因为来海边散步所以没有穿高跟鞋的她突然比他矮了好多,她习惯性的仰望着他,眼睛笑的像是那美妙的弯弯的月亮。

    “女孩子不是都盼着过生日收礼物么?”他垂着眸俯视着她,眼里却是宠溺的。

    “是么?可是过了生日就代表又长大一岁,其实也没什么好期待的。”她摇了摇头,然后拉着他的手往前走。

    海边的人不少,他们不算是最扎眼的一对,比如不远处就有一对已经亲的天昏地暗的情侣。

    不过这种事情大家似是看惯了,没人会一直看个不停。

    傅缓经过的时候条件反射的拉着他快走起来,转而却被他给拉回怀里,她一抬眼他的吻已经落下来。

    “我们来比赛怎样?”

    “嗯?”

    她还没等弄明白他已经吻著她。

    过后他才知道他在跟那对亲吻的情侣比赛,都不知道人家开始多久了就要跟人家比赛。

    而且……

    不知道怎么的,好像那对有感觉到他们是故意,所以竟然也较劲起来。

    傅缓开始头晕,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高比别人优越么?

    她这样一直昂着头都快要晕掉了。

    他却是紧紧地抱着她,然后手在她背后轻抚着。

    傅缓想要说话,可是无奈他那么孩子气的。

    直到对面突然传来一声:不来了,我们输了。

    傅缓双手在他的胸膛,以为他终于可以放过她了,谁知道他竟然突然将她抱了起来,然后亲吻在继续。

    她的腿攀在他的腰上,用力的攀着。

    “你真是……”

    “幼稚!”这次他不等她说自己先开了口,然后独自站在前面望着那一大片海。

    傅缓有点疑惑,他到底是怎么了?

    后来海边的人渐渐地少了,他们在车里坐着,他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用最舒服的姿势让她靠着。

    两个人额前的碎发都被海风吹的乱动,但是人却安静的多。

    简行一边搂着她一边认真的把玩着她的手,直到许久以后傅缓才留意到他一直在抚摸的是她曾经戴着婚戒的那只手。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突然有些难过,然后眼眶就湿润了。

    抬眼的时候看到他若有所思的,终于,他许久不再提那个话题,然后却表现的越来越明显。

    他开始隐忍,不再像是离婚后的那几天,整天嚷嚷着要跟她复婚。

    他开始用眼神,用表情,用他的肢体动作一遍遍的提醒她,他想要跟她结合,复婚,一起。

    傅缓转头抬手搂住他的脖子,然后去轻吻他的唇瓣。

    “在想什么?”她柔声问。

    简行垂眸望着她温柔的模样,然后浅浅的一笑。

    “不如我答应你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他抬了抬眼,像是终于有了点精神。

    “你说啊,你说我就答应。”傅缓说。

    “那生个小孩。”他立即提议。

    傅缓……

    “这个嘛,不行!”她立即从他怀里离开,转身看着外面的海色忍笑。

    他还是半靠在座位里,看着她耍赖也没急着把她拉回去,转头看向他那边的景色,夜色撩人呢,他还有什么好求?她对他已经做得足够好。

    “这样出尔反尔还真不像是傅缓呢。”

    最后他把她压在座位里,那么深情款款的望着她柔声对她说道。

    “傅缓已经跟简少学坏了。”她勾着他的脖子。

    但愿此生与君天长地久。

    夜空中星光璀璨,两个人在海岸上尽情的拥吻着彼此。

    风渐渐地冷了,敞篷渐渐地合起,窗里的男女尽情的痴缠。

    如果爱上一个人就是要为他倾尽一切,好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渐渐地失去自己,渐渐地放下自己,渐渐地随着他,渐渐地任由他,渐渐地去做以前曾经绝对想象不到自己以后会做的事情。

    周一上班后袁欣也回来,并且还给傅缓带了好些新鲜的水果,这是他们家院子里的那颗果树上结的,特别甘甜的秋梨。

    傅缓吃了一颗,然后把其他的都收起来了。

    心想要是待会儿婓小姐上来看到肯定要抱走的,她孩子气的想要把好东西留下来给简少爷一同分享。

    “这次回去看样子还不错,王总表现很好吧?”傅缓难得的八卦。

    “很奇怪,突然说要用什么情侣号。”袁欣只是疑惑这一点。

    虽然最后还是答应换了,但是总觉得他不该是那么突然的提出那种要求的人,但是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傅缓点点头,她也觉得王总应该不是那种随便用情侣号的人。

    王程锦就是个现实中的霸道冷酷的男人,比较符合言情小说里男主人设那种。

    不过也只有他的妻子到最后才会是最了解他的人,就像是简少爷,谁知道这么表里不一呢?

    明明初见时是潇洒不羁的简少,明明那么不可一世,但是实际上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恨不得粘在她身上。

    “影后给他打电话他也爱答不理的,我怀疑他是跟影后超级了。”

    傅缓这才想起来那天简行接到姜爱的电话,姜爱问简行王程锦的下落。

    果然男人的心都是善变的,傅缓笑了笑没有提起那件事,然后垂眸的时候看到袁欣的小腹,又忍不住叹了一声,忍笑看了看自己的电脑屏幕。

    “那我出去工作了,有事再叫我。”

    “嗯,别太辛苦,跑腿的活尽量都留给别人去做。”

    “好的。”袁欣托着自己的大眼镜框,说完后开心的转身离去。

    傅缓却忍不住又想起来简少想要孩子。

    低头的时候脖子上凉凉的,她拿着鼠标的手突然抬起来放到颈下,然后摸到那凉凉的物体。

    那枚戒指。

    手指上突然传来被抚摸的感觉,她的眼神越发的幽深。

    中午婓云在傅缓的办公室里啃梨子,一边啃一边怀念:“小时候我们家不住城里,在城边也有几颗果树,我还记得小时候自己爬到树上去摘苹果呢,那味道跟现在的苹果都是不一样的。”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怀念小时候的时候都觉得酷酷的,傅缓看着婓云的眼里便是那样。

    她没有那样的小时候经验,不过想着自己在英国别墅的树,突然就想,为何那树不是果树呢。

    她有拜托裴羽给她卖掉,虽然后来她也没问到底卖掉没有,但是因为回不去所以便不在多留恋。

    “后来搬到城里来,真的是一点都没趣了。”

    “虽然没有果树,但是我看你其实过的挺有趣的。”袁欣真心实意的评价。

    “哪里有趣了?你们城里人这么会玩,我们城郊的人这么朴实。”

    这回连傅缓也听不下去了,之后傅缓跟婓云一起出去吃饭,然后看到那一场好戏。

    ——

    “别走,就陪我待一会儿。”

    “放开!”

    “我不放,你说过会照顾我的,你说过不会抛下我的。”

    女人紧紧地搂着男人的后背,那么痛苦万分的模样。

    婓云忍不住想要冲上前去却被傅缓用力的抓住了手腕,婓云气不过:“可是……”

    傅缓只是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多管闲事。

    婓云气不过的跟傅缓站在那里,心想为何两个人在里面那么亲热却不知道把门关好呢?

    “我没说过要抛下你,我答应你以后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是我王程锦能做到的绝不会不管。”

    “可是你不要我,不就是最恨的抛弃么?”

    王程锦抬眼的时候刚巧看到傅缓跟婓云从门口离去,顿时眉头紧皱着,然后忍无可忍的将姜爱的手给抓住,拉开。

    姜爱抬眼看着他,那么绝望的,让人我见犹怜的。

    “你快走吧,不要让人发现你回过城。”

    “我不怕,我不怕简行,他要怎样就怎样,大不了名誉扫地,反正我所得的这一切也都是他给的,就算没了又怎样?”

    姜爱那么坚决的,孤注一掷的继续说道。

    “你真的不在乎?”王程锦说。

    “对。”

    他点点头,然后先一步出了雅间。

    傅缓是带婓云出来应酬,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刚巧看到不远处雅间里上菜,在里面坐着的傅缓正在跟某位大佬敬酒。

    简行要是看到她对别的男人笑的那么开心估计得气疯,王程锦想着便离去了。

    王程锦在洗手间门口抽烟,顺便给简行打电话:“在哪儿?”

    “在应凤轩,怎么?”

    “没事,就是看到你老婆在跟别的男人喝酒好心提醒你一声。”

    “什么意思?”

    “没事,挂了。”

    王程锦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妥,然后又把电话挂掉狠狠地抽烟。

    简行正在跟合作商吃饭,接完电话之后却是有些气闷。

    王程锦一向不爱这么神神秘秘的,这回是怎么了?

    他找了个借口从雅间出去给傅缓拨电话,傅缓出门跟他通电话的时候看到王程锦,脸上的笑意僵住,只是一双大眼冷冷的望着王程锦一眼就从他身边经过去跟简行通电话。

    “你说!”

    “在干什么?”简行靠在复古的屏风后跟她打电话。

    “在应酬啊,跟几个谢了顶的老男人。”傅缓无奈的叹了一声。

    原来是应酬,简行松了口气,然后笑了声:“又跟程锦抬杠了?”

    “嗯?怎么会……”怎么会跟他抬杠。

    但是简行突然打电话来问她在哪儿,而刚刚她遇到王程锦,傅缓突然想到,该不会是那个家伙跟简行打小报告吧?

    真是……

    小人。

    “别让他们占便宜,如果谁敢动你就告诉我,看我不把那帮孙子的福利给收了。”

    傅缓对福利两个字有深深地体会,笑了声:“知道了,婓云自己在里头呢,我先挂了,等晚上再说。”

    “嗯,晚上我去你公司接你。”

    “好,拜拜!”

    傅缓接完电话后才从角落里出来,却一出来就看到王程锦,王程锦贴着一边一边抽烟一边等她,看她出来后更是皱着眉冷冷的盯着她打量着她。

    “你是担心我跟袁欣告状么?所以先告状?”

    “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多管闲事。”王程锦抽了口烟说。

    “王总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残忍的去搅了一个孕妇的好梦,也请王总看在那孕妇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份上为人父认真点,不要给将要出世的孩子做个不好的榜样。”

    “我跟姜爱已经讲清楚了。”在傅缓离开前他突然急匆匆的撂下一句。

    傅缓转头看他,看到他颇为苦恼的样子。

    “所以现在是被缠的没办法了?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图一时之快呢?”

    “我以为你要感谢我,毕竟如果不是我她还在跟简行纠缠不清。”

    “那我就谢过王总了。”傅缓又说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谢他?

    他自己爱占便宜到头来说的这么好听。

    傅缓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婓云正在被灌酒,当时就不开心了。

    “各位叔伯这样对我下属可是不厚道啊,她一个女孩子哪里经得住众位这么灌?”傅缓笑着,但是眼里的气势却很强大。

    众人一下子停下动作。

    “婓云给格外叔伯倒酒,现在开始各位叔伯每人要先自罚三杯,不然以后这都没办法聚了。”像是开玩笑那般的,傅缓说完。

    婓云擦了擦嘴,然后拿起身后案子上度数最高的白酒站起来去给他们每人倒了一大杯。

    一圈倒下来三瓶白酒的瓶子就空了。

    傅缓跟婓云互相对视一眼,傅缓亲自端着红酒杯,也让婓云给她倒满红酒,然后开始第一杯。

    “我敬各位叔伯,我本不愿意来,我爸爸说以后我还要仰仗各位叔伯,而且各位叔伯与我父亲都是要好的旧识,我先干为敬,各位叔伯还请给傅缓这个面子。”

    她倒是豪气全干了,大家也都很敬佩。

    但是众位上了年纪的老家伙看着自己杯子里那满满的六十度的白酒却是有点胆怯了。

    但是最后他们都喝了,三大杯白酒。

    婓云跟傅缓出去之后还激动地问:“你太厉害了,他们竟然都喝了。”

    “不是我厉害,而是我父亲这些年在他们心中有了一定的分量。”

    “对对对,还是伯父厉害。”婓云连忙说。

    傅缓却突然摸着自己的胃,有点发烧的感觉。

    三杯红酒,对她而言其实本也没什么,但是刚刚大概是喝得急了。

    又或者是被王总给气着了?

    下午傅缓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袁欣下班的时候本想叫她,看她在休息就没敢叫,一转眼看到简行从远处过来,然后才安了心。

    “傅小姐好像不太舒服。”袁欣走之前提醒一声。

    “你先走吧。”简行吩咐了一声后轻轻推开门进去,袁欣背着包离开。

    她的确是不舒服,他走上前去一只手扶在桌子上,一只手轻轻地抚着她的黑发,傅缓微微转头,弱弱的眼神望着他。

    “哪儿不舒服?”

    “好像喝酒喝急了,没事。”

    她缓缓地笑开,他却蹲在她面前,心疼的望着她:“那几个老家伙竟然敢灌你酒?”

    “没事,他们不进医院就算他们命好了。”傅缓笑笑说。

    “这样?”

    “嗯!”

    想跟她灌酒,以她父亲跟老公做她的后盾,谁敢真的欺负她,若不是为了以后的关系发展着想,她一口都不会喝。

    他却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以后不要意气用事了。”

    傅缓……

    “婓云一看到我就全招了。”

    傅缓……

    傅缓依旧趴在那里,就看着他傻傻的笑起来,他好像想要责备她,但是眼里责备的神情却所剩无几,剩下的都是心疼她,宠爱她的。

    “我也不知道她是怕你哪里,怎么整天好像看到你就怕的要死?”

    “你不怕我就行了。”他突然抚摸着她的脸,然后站了起来。

    “走吧,回家。”

    “我胃有点不舒服。”

    “简单。”

    傅缓还是窝在他怀里,被他抱着除了公司。

    嗯,现在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于是爱加班的积极向上的同事们也体验了一把被虐的滋味。

    没想到这么努力的他们竟然在下班的时候还能遇到这种事,顿时心如刀绞。

    而简少爷抱着她出去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大摇大摆,仿佛天下人皆知最好不过。

    傅缓……

    现在也很喜欢这种感觉,被他宠的像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只知道自己是简行的女人。

    傅缓没煮饭,因为简行直接带她去了餐厅,找了个雅致的单间就让厨房开小灶了。

    那自然是比外面那些客人吃的都要精致的,简行对吃的其实很挑剔。

    傅缓看着桌上摆的盘子却是没太有什么兴趣,但是对那汤倒是很是喜欢,有点甜,又不是很甜,很香,但是又不腻。

    简少爷为数不多的为人服务,亲自给她盛的汤。

    “好喝。”她孩子般的,喝了两口就笑着跟他称赞。

    简行看她一眼,然后给自己盛了一碗慢慢的喝着。

    他不准备可怜她,因为在这个社会上,你想要得到多少你就得必出相应的代价。

    正如这些女强人,想要在这个城市站住脚跟她就必须得付出,喝酒不过是其中的一碟小菜而已。

    但是抛去冷眼旁观的旁观者,他还是身边这个正在努力的女人的男人。

    所以,他只能疼爱她。

    他心里是火大的,他也准备报复那些人的,但是此时,他却只能安静的陪她吃点东西,然后回去好好地休息。

    他现在还不算丈夫,他的心里更失落了。

    傅缓感觉到他今天突然话很少,不,其实最近他的话都不是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总那么粘着她,突然开始给她空间。

    她一边喝汤一边胡思乱想着,全然不知后来他一直在望着她,就那么深深地凝视着。

    再往后,她要坐上她父亲的位子,她要经历的会更多,尤其是开始那几年。

    他相信傅国安之所以现在就让傅缓不停的应酬是有必要的,就如他父亲着急退下来的时候他一坐上那个位置就立即被人所不服,那时候他经历的其实跟她无两样。

    大概所有人在上山的路上都会遇到千难万阻,只是无论遇到多少坑坑洼洼,最后站在顶上的那个人便是胜者。

    他相信傅缓会成为那个胜者,到时候还是不是依然是他温柔的小妻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