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52 软香在怀,简少那粘人劲又上来了
    太久没有这样公然的亲近,而今他不同昨晚那样清醒着,她的耳后立即呈现出一团粉色,脸颊也红彤彤的垂着长睫不敢再看他,也没了刚刚的理直气壮气吞山河。

    “你瞒得我好苦。”他在她耳边低喃,一点点的去亲她的肌肤。

    办公室里瞬时安静下来,也暧昧无疑。

    那双桃花眼也垂着,望着怀里被他搞的做怒不得的女人,突然妖气横生的勾着她的下巴笑眯眯的望着她:“宝贝,你今天怎么这么美?”

    这是终于知道真相后又开心了?

    所以又有心情开始捉弄她了?

    傅缓无奈的心里长长叹了一声,他却笑的越来越放荡:“宝贝,我就喜欢你害羞的模样,简直让我恨不得吞了。”

    “你——闭嘴!”

    她抬眼,气的一张娇羞的脸上黑瞳直直的盯着他警告他别再油腔滑调的惹她。

    他笑,滚烫的呼吸继续喷洒在她的耳边,细腻的颈上,灼灼的眸子望着她嫣红的唇瓣,然后低头就含了下去。

    错不提防的突然的举动,傅缓紧张的手肘曲起想要跟他隔开,怎奈他的力气之大,更是勾着她的后脑勺压着她逼迫她继续与他接吻下去。

    傅缓软了片刻,张了张唇边,之后简少突然吃痛的闷哼一声,她以为自己可以趁此逃脱,他却抱她更紧,含着她的下唇轻轻地咬了一下,意犹未尽的松开不到一秒灵巧的舌便探到她的唇瓣中,傅缓脑子里轰的一声就要炸开,他的吻却细细密密的扫过她的唇舌,然后又凶猛的吻下去。

    傅缓觉得自己被动的已经大脑一片空白,可能下一刻就要晕过去。

    她哪里受得住他如此霸道强势又撩拨的亲吻,不屑多久就软在他的怀里。

    “好甜,你的口水。”他抱着她,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唇瓣,垂着眸望着怀里只会努力喘息的女人。

    傅缓看也不看他,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你快放开我。”

    “我不放。”

    “我们都分手了,唔!”

    他又去吻她,堵着她的嘴一阵啃咬,傅缓的唇瓣都肿了。

    “你再提这话我就咬死你。”他说。

    “你……”

    她刚张开嘴还不等说完他就又亲她一下。

    傅缓只好用力的闭紧嘴巴就那么昂着头水汪汪的眼执拗的怒视着他。

    他也不恼,只是手突然袭上她凸起的肚皮:“我宝都没你这么刁钻。”

    傅缓被他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大脑是真的缺氧了。

    中午他带她去吃饭,碰到熟人就勾着她的肩膀上前:“你们都准备着喝我儿子的满月酒吧,谁到时候要是敢不去以后出去别说认识我。”

    包间里的人自然都高兴去,只是被他这突然的说起这事给吓一跳。

    隔天市里就传开了,简太太怀孕了,简少昭告天下请大家喝喜酒。

    傅缓看完报纸后愁的趴在办公桌上恨不得捏死他。

    最开心的莫过于长辈们了,周晓静一整天都开心的合不拢嘴,傅国安陪着周晓静出去玩,周晓静也是逢人就说过几个月请大家喝她外孙的满月酒。

    老爷子跟一群老首长在一块下棋,嘴上虽然说孩子们的事情我才不操心之类的,但是心里却乐的哈哈的。

    简励一出去会朋友就被朋友们祝贺,然后还说要他请客,他当然乐意,如今这可是好事成双。

    只有傅缓一个人陷入无边的黑暗里。

    简少那粘人劲好像又要上来了,她怕啊。

    她就差把他拉黑了,她昨晚好不容易才求着周晓静让她回去住了一晚,今晚还不知道要睡在哪儿。

    因为周晓静说今晚她不用回去了。

    傅缓觉得自己好可怜,爸爸不疼妈妈不爱的,爷爷也偏向着简少爷。

    简爸爸现在也是护着儿子护的厉害,所有人都让她让着简少,天。

    所以她一从公司里出来就看到简少爷的车停在外面,似乎他是随时在等着她呢。

    “你又来干嘛?”

    “我当然是来接我儿子去吃午饭。”

    “你儿子现在跟他妈妈在一起很好,不用你每天蹲点陪着。”傅缓只好提醒他,不打算理他。

    简行大概心里也明白她没跟他和好的意思,但是如今他若是还这样任由她他觉得自己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你最好乖乖的跟我上车。”

    “我若是不呢?”最讨厌被人威胁。

    “那我就扒了你的衣服把你抱进去。”

    “你……”

    “怎样?不服气你也来扒光本少的衣服好了。”

    “你——简直无赖。”她说,然后转身倒回去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简行偷着乐,然后上车载着她离开。

    “跟什么人吃饭?”到了餐厅还不等进包间她就听到里面有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

    “苏市长跟苏夫人都在,还有几个老领导。”

    傅缓……

    “走吧,让领导等咱不合适,给他们看看咱们儿子,给咱们儿子提前要个大红包。”

    他说着又去摸她的肚子,傅缓低头看着他的手然后抬手用力的拍了一下:“你给我老实点。”

    “是是是,简太太先请。”说着他推开了门。

    傅缓简直服了他,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让人都知道她有了他的孩子?

    不就是因为当年苏市长帮苏林去她家提过亲么?

    还有那几个撮合她跟苏林的老领导都在,傅缓一眼就看出简行的用意,但是毕竟是到了这种场合她也不敢怠慢,然后规规矩矩的好几次以茶代酒敬酒,各种拍马屁希望领导们大人不记小人过。

    简少也配合着,时不时的在众人面前摸摸她的肚子,看她那杀人的眼神立即嘿嘿笑着:“我摸摸我儿子,他总想他老子呢。”

    傅缓真恨不得拿个东西塞进他嘴里堵住他,让他别再发出一些不该发出的声音来。

    大家自然明白这顿饭的用意,这两个人兜兜转转到现在傅缓怀了简行的孩子,大家自然也都懒得再去多管闲事,只得宰相肚里能撑船的祝福他们,至于当年的事情谁也是只字不提的。

    倒是简少后来喝了两杯就开始翻旧账:苏伯父您忘了您当年还替您小儿子去提前?

    傅缓震惊的转头看他,他是喝多了么?

    “怎么不记得?这么好的儿媳妇你当就你爸爸想要啊?不过我们家苏林不是没入你媳妇的眼么?隔天就把礼给我们送回去了,说起这事你忘了你当初还摆了我一道?”

    苏市长像是开过往的玩笑那般,说道后来的事情简行嘿嘿的笑了声:“侄子当年年少气盛不懂事,伯父跟首长们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再敬几位几杯。”

    傅缓简直不敢置信,这是简行么?

    那个话极少,那个狷狂不羁,那个冷酷无情,那个毒舌的表面清秀尔雅,内在腹黑的冷峻总裁?

    吃完饭她再也不愿意理他,苏市长走之前大度的说:“简少这也是乐坏了,我们不生气你也别生气,以后咱们互相用得着的地方恐怕还多着,你们俩这小朋友我还是要交的。”

    傅缓趁他不在才笑了笑:“今天让您跟几位首长见笑了。”

    苏市长拍拍她的肩膀叹了一声走了。

    似是在为自己的儿子觉得可惜,但是感情的事情,作为一个经历过几段感情的男人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不能勉强呢?

    苏林也是消沉了好一阵子,他当是因为什么,现在才明白过来是因为傅缓怀孕。

    唉,想了好几年也没结果,他该给他小儿子找个媳妇了。

    苏市长送走几位老首长后跟他太太开车回家,路上问起来:“卓家那个女孩子你觉得怎么样?”

    ——

    回到简宅傅缓好心的提醒他:“你小心乐极生悲。”

    “乐极生悲?我现在只会好运当头。”他说着又抬手勾着她的腰,顺势在她的小腹上摸一下。

    傅缓无奈的瞪他一眼,他今天总偷袭她的肚子,不管是人多人少的地方。

    “不过有件事我或许还是该提醒你一下。”他搂着她在沙发里坐下,然后旁若无人的,突然又眼色暗沉下来。

    傅缓转眼看他,感觉他在故弄玄虚。

    “你打算让我儿子生下来还没有户口么?”

    傅缓……

    “这话怎么说?——我是有户口的人,他怎么会没有?”

    不等简少解释她自己先解释了。

    漆黑的鹰眸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似乎在以此对她宣泄自己的不满。

    傅缓这才收回看他的眼神,然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我晚上得回家去。

    “这不就是你家?”

    “简行……”她难为的又去看他,希望他别这样纠缠不清。

    “好啊,你去,你去试试傅家还收留不收留你。”他的眼神突然变的邪魅,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让她去试。

    “那我搬回公寓去总行吧?你也可以搬回去,我们还像是以前那样住着总行吧?”傅缓气急,忍了好久才能这么跟他‘心平气和’的说话。

    “不行了,你现在身体不方便,我们住在那边不如住家里。”他认真的说道。

    傅缓……

    “不然你自己去跟爸说你要回娘家。”他又扫了她一眼,说完后就先上了楼。

    傅缓抬眼看着他绝情的走掉过了许久才无奈的叹了一声,她怎么说的出口?

    傅缓觉得自己早晚被他折磨死,先是公告全城他要当爹了,然后回来就暗示她想要复婚,傅缓气急的抓了旁边的抱枕恨恨的捏着。

    有些事情总是无可避免的,下午不等她找好借口离开周晓静跟傅国安就来了。

    并且简励也是跟他们一起回来的。

    傅缓听着门口热闹的声音就好奇的朝外看去,然后心下就有了那样的想法:完了。

    这三个人凑在一起,不用再看她就已经预料到自己的下场。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就不能来亲家做客了?早就听说‘你们家’厨师水平一流,我跟你爸爸今天借着来看闺女的借口来尝尝。”

    傅缓……

    什么你们家?

    “呵呵!”傅缓尴尬的笑了声,然后就看到某人快乐的双手插在裤兜里迈着大长腿从楼上下来。

    “爸妈过来了。”简少打招呼。

    “我们来看看你们,顺便看看我们的小外孙。”

    周晓静说着转头去看女儿的肚子,顺便摸一摸。

    “妈,您要看您外孙还要过阵子呢。”傅缓好心的提醒。

    一大家人在沙发里坐下,简行自然的跟傅缓坐在一起,简励说:“缓缓虽然是你们的女儿,但是在我心里也是跟我的女儿无异啊。”

    “简兄你这话我可当真的,我们把女儿交给简家,简家可不能让我女儿再受委屈了。”傅国安似玩笑又带着几分认真的说。

    “简行,听到你岳父的话了么?以后再让你媳妇受委屈你可别说还是我儿子,我可丢不起这个人了啊。”简励就跟儿子把话传下去。

    简行一只手抬起来搭在傅缓的肩上将她搂住:“爸妈请放心,我保证好好照顾她再也不让她回娘家去诉苦了。”

    傅缓扭头看他那桀骜的模样:“谁回娘家诉苦了?”傅缓说。

    她是那样爱诉苦的女人么?

    “我说错,是我去诉苦了。”他嘿嘿笑着然后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傅缓不说话,但是现在看着这形势,她真是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父母过来这一趟,她算是彻底回不去了。

    吃饭的时候周晓静便说:“我们还怕这丫头在这里吃的不好,今晚看来我们是白担心了,缓缓在这儿啊我们放心。”

    “回去告诉老爷子让他大可放心,这小子要是在犯浑这个家我就不容他。”简励抬了抬手指着自己的儿子说。

    “老爷子的确是生着气呢,两个孙女被他搞的关系都不好了。”傅国安笑呵呵的说起这事。

    简行这下不说话了,只是尴尬的扯了扯嗓子。

    傅缓抬眼看他一眼,眸子里满是无可奈何。

    对他她的确是无可奈何的,反正人家大少爷总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至今潘悦的事情他不是也没跟她解释半句么?

    却已经把她父母叫来让她有家不能回。

    她现在是有些介意住在这里的,但是又有些无所谓,反正在哪儿睡不是睡呢?

    她是怕他缠的时间长了她又心软。

    这个男人,她没想再给他机会了。

    哪怕心里再怎么在意。

    但是如果他还是老样子,她不打算跟他在发展。

    简少似是早在一开始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心里自然有的是不高兴,但是才不管她怎么想,反正从现在开始她别再想像是以前那样想怎样就怎样。

    她的生活早就不单单再是她自己的生活。

    所以今晚他的确是叫她父母来这一趟断了她再想回娘家的心思的。

    “你抓紧找个时间去给你爷爷道个歉,现在缓缓怀孕了,你知道该怎么做?”简励对儿子提醒。

    “嗯,我明天就去。”简行说。

    “那倒是不急,老爷子还是了解他的心思的,说什么跟亲孙子一样亲,只是缓缓现在这个状况,你们俩复婚的事情也是不能再拖了。”傅国安又说。

    “这倒是,那时候一直推,后来说缓缓学习完了再回来复婚,现在深造完了孩子也有了,的确是再不复婚也说不过去了。”简励顺着往下说。

    “嗯,我看你们明天先别去给爷爷赔罪,先去民政局,然后拿着结婚证啊去给你们爷爷赔罪,那时候你们爷爷有什么气也都消了。”

    简行不说话,只是转头看什么坐着的女人。

    傅缓没说话,现在三个长辈连环夺命催,她现在很确定此时自己说一个不字的下场会是什么。

    吃过晚饭傅缓跟简行还有简励去送傅国安跟周晓静离开,周晓静借口让他们男人说话却拉着女儿在车边叮嘱:“见好就收吧,你现在可不是二十岁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不是二十岁就要将就了?

    难道不是二十岁就要隐忍了?

    难道不是二十岁就不可以肆意妄为了?

    还是不是二十岁就不可以做自己了?

    周晓静看了那边的三个男人,然后才又拍了拍她的手:“简行跟你表妹什么事情都没有,他不过就是利用悦悦气你呢。”

    傅缓没说话,低着头认真的听着。

    她心里烦躁的很,她真的很讨厌这样的施压方式。

    可是又将那份烦躁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在长辈面前她不觉的自己有什么资格烦躁,毕竟长辈也为他们操碎了心。

    之后他们走了,简行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先往回走了。

    那一眼淡淡的,似乎是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傅缓心里气结,却发作不得,简励笑笑打招呼:“缓缓回家了。”

    “好!”缓缓只好跟上去。

    “哎呀,你不在家里住这几年我简直不能习惯,你回来后家里的一切也还是都归你管?”简励说。

    傅缓……

    心想其实就是我不在这几年,家里的事情还不是由管家向我一一汇报么?

    伯父都叫过了,可是这家里谁见了她还是一口一个少奶奶的。

    这都多少年了大家都还改不了口。

    而她……

    也对这称呼认了。

    却对这称呼的另一半不怎么想认。

    晚上她洗过澡在床上看书,他在浴室里洗澡她的心就一只忐忑不安着。

    这样捧着书坐在床上好像是在等他上床一样的感觉。

    她放下书然后躺下,默默地收起那些不该有的情绪想要放松点睡觉。

    但是眼睛怎么也闭不上,似乎下意识的就是要等他。

    但是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心情如何,直到听到浴室的门被打开,他从里面走出来。

    那走路声很轻,可是她就是听的一清二楚,每一步都是。

    之后身后陷下去一些,他掀开被子躺下,傅缓默默地闭上眼,当时心里有那样的冲动,叫他自己盖一条被子吧。

    但是最后还是一声不吭的侧躺在那儿装睡。

    简少上床后就关了灯,接下去躺在她身边并没有碰她。

    傅缓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也不敢回头看他。

    双臂在枕头上搂着后脑勺,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盯着屋顶的灯具。

    后来他转头看了一眼她的侧影,似乎是觉得她该真的睡着了,然后才悄悄地靠了过去,手臂横在她的胸口。

    傅缓本能的身体僵硬住。

    简行似是有所发现,稍微抬头去看她一眼,然后又轻轻地躺在她身边,继续搂着她。

    大掌就那么缓缓地朝着她的小腹覆上去然后轻轻地抚摸。

    静谧的夜,她后来在他温暖的怀里睡着。

    不过这时候其实已经不怎么需要被温暖了,毕竟都过了五一了。

    第二天她早早的就去了公司,早饭都没吃。

    爷俩在家吃早饭的时候简励比简行还落寞:“昨晚吵过了?”

    “没有!”简行头也没抬,边吃饭便说了一声。

    “那这是怎么回事?”简励看向旁边空着的位子。

    “她忙。”简行敷衍了一声。

    “你好好哄哄嘛,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放不下的,你总用长辈逼她,逼急了她只会更不稀罕你。”

    “您别管了,反正这次无论怎样她休想再像是以前那样说走就走。”

    其实他心里也还是有气的。

    既然已经公告天下她有了他的孩子,既然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他们重归于好,剩下的内心深处的一些问题就他们自己解决就好。

    “哼,听说你还请苏市长他们吃饭了?就为了炫耀你媳妇没跟别人跑了?”

    简行不说话只是突然笑了声。

    “唉,你啊。”简励对自己的儿子也是无可奈何。

    他的确是去炫耀来着,干嘛不炫耀?

    就让那些窥视他女人的家伙们都看看他简行的女人是谁家都能勾走的么?

    他简行的女人,无论过多少年还是简行的女人。

    首长怎么了?

    市长怎么了?

    哪怕是在高级的大户他就不信他简行的女人能看得上他们毫分?

    五四青年节,简少到了傅缓办公室,跟傅缓在里面叫着劲呢,出门就搂住她对着她楼上的同事说:今天青年节,简少请你们吃饭去不去啊?

    众人……

    老板的老公请客……

    岂有不去之理?

    去去去。

    傅缓被他搂在怀里忍不住抬首望着他,他这是又唱的哪一出?

    刚刚在办公室里一句话也不跟她说,就跟她对眼了。

    现在一出办公室就不羁起来。

    “嘿嘿,我们不去,我们只是请同事吃饭而已,我们回家陪儿子聊天去。”简少立即低眉对她笑着柔声道。

    他是看出她不想去?

    傅缓差点吐出来,他这装的也太……

    “祝简少跟傅小姐百年好合。”

    “百子百孙。”

    聪明的同事们开始开口祝福,什么样的祝福语都脱口而出。

    傅缓气的转头奴是他们:“你们当我是猪啊?还百子百孙?”

    脾气好的傅小姐千年难遇的脾气大长,吓的众人立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渐渐地又安坐在了椅子里。

    “好了好了,宝贝别生气嘛,宝贝怎么会是猪呢?那我不也成猪了么?”他搂着她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

    傅缓真心不愿意搭理他,不过也真的快忍不住了。

    电梯大开着,她大步迈了进去理也不理他。

    “晚上在我餐厅,各位吃好玩好哈。”简少走之前还跟众人打过招呼,在电梯门关上之前窜了进去。

    那些对别人来说冲动又鲁莽的动作,在他坐起来却直教人心动不已,尤其是他进来时深邃的黑眸还望着她的眼的时候,傅缓下意识的钉在哪儿望着他。

    简行突然在她身边站好,脸上的笑意立即隐去。

    晚上他自己出去喝酒,她在家陪简励吃过晚饭便上了楼去休息。

    半夜里只觉得身上沉甸甸的,心烦意乱的想要将身上的东西给推开,但是一阵难闻的酒味立即惊醒了她。

    “宝贝,想死我了。”

    甜言蜜语张口就来,那一声声的宝贝叫的她心都醉了。

    他抬手捏着她的下巴不让她逃避,醉醺醺的就亲了上去,在他日夜思念着的小嘴上,那一下便叫他欲罢不能,畅快的全身的细胞都开始叫嚣,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

    “简行你醉死了要。”她提醒他,抬手捏他手臂的力道也大了一些。

    “我醉死?我才不会醉死,只是不喝酒怎么耍赖碰你?你这个坏女人。”

    傅缓……

    那么搞了半天以前每次喝醉酒回去跟她xxoo都是怕她不高兴了?

    呵呵。

    “说实话,那个该死的韩立新有没有亲过你的的小嘴?”他突然嘟囔了一声,满的快要溢出来的醋意。

    “亲过。”她气的一口认了。

    “亲过?真的?”

    他恼怒的立即睁开了黑暗的眼,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好似已经没了半点醉意。

    “真的。”

    “你……你故意这么说是不是?你们什么都没做过,他才没有资格像是我这样亲你,碰你,是不是?”

    狗屁,既然自己知道竟然还问这么白痴的话。

    “你的身上这么香,缓缓,我爱死你了。”

    她现在可以相信他的话么?

    在动情的时候说的这种爱死你的鬼话,可以相信么?

    她无语问苍天。

    “告诉我,除了我哪个男人都没亲过你。”

    “你有完没完,我是孕妇。”她被他撩拨的开始发慌,声音也有点强自镇静了。

    “把舌头给我,缓缓。”他说,然后又去捏着她的下巴。

    傅缓被逼着抬起下巴,唇边微微张开。

    脑中瞬间一片空白,他却已经勾着她的舌尖吸吮着,挑逗着。

    他看着她被她亲的意乱情迷红彤彤的小脸更是冲动起来,哪里还顾忌得到她怀孕五个多月,只记得王程锦说过了三个月就能做了。

    然后就情不自禁的往下。

    “简行别再闹了,我累了。”她抓住他乱来的手柔声提醒,知道再也不能用那种冷冷的口气与他辩驳,否则他只会变本加厉。

    “前些日子有一晚你也是这样,突然的温柔的跟我接吻,然后骗我睡着却没跟我做。”

    傅缓……

    “那时候就是因为知道自己不能做对不对?怕我伤着我们的孩儿对不对?”

    傅缓……

    “我才不会伤到我们的宝贝,如果你早点告诉我。”

    他的呼吸有些乱了,望着她诱人的身上几乎再也克制不住,却又压抑着那份激动的心情缓慢。

    在她不在的几百个日日夜夜,在不能见面的日日夜夜,他都是想着她自己解决的。

    这回她回来了,并且带着他们的宝贝儿子,所以他怎么还能在继续自己解决?

    他要跟她一起,他相信这几百个日日夜夜,她也是想着他自己做的。

    强烈的快感让大脑开始冲血,他对她身体的渴望终于不再只是幻想,真真实实的这一次又拥有她。

    “宝贝,以后再也不准离开我。”他埋头在她的颈窝里,做的时候在她耳边低声的命令。

    细长的双手用力的攀着他的肩,在他终于找到放下自己的空间的时候她却疼的有些难以隐忍。

    洁白的牙齿用力咬着自己的唇瓣想让自己矜持的不叫出那羞人的声音。

    他却突然去咬她的唇齿,逼迫她张开嘴叫出来。

    然后亲吻便越来越不能克制,辗转纠缠着在某个时刻两个人同时到达山顶。

    隔日清晨。

    他醒来后她还在睡,或是许久没有比她醒得早,鲜有的好心情的支撑着脑袋侧身躺在她身边尽情的欣赏她。

    她回来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好心情的望着她,就连她的一根发丝他都觉得可爱至极。

    性感的指尖顺着她的唇瓣往下,然后轻轻地落在她的胸口。

    毯子被稍稍掀开,他垂眸就望见里面的一片大好风光,然后不可自拔的突然就钻进了毯子里。

    傅缓动了动,像是不太舒服,他立即又从毯子里掏了出来躺好。

    傅缓却只是侧了侧身,却正好与他相对着,他憋的脸红心跳,在发现她没有醒来的迹象之后才又稍稍放松,然后她身上的毯子满满的下滑,他看到那凸起的小腹上,手指再也忍不住又敷了上去,轻轻地画着一圈圈的。

    那小东西竟然那么会挑时候进去,简行心情大好,情不自禁的那傲慢的劲就表现在了眉间。

    说不定这小东西是上天送来给他帮他收拾傅缓的,他心里想着,然后可怜巴巴的看了傅缓一眼。

    性感的手指夹着毯子缓缓地给她又把肚子遮了起来,他又往前去,在她的眼睫轻轻地落下密密麻麻的吻。

    傅缓睁开眼,他正在她的眼前,睫毛稍动便与他的相碰。

    她被吓一跳,张开嘴便想要说话却又被他立即封住了唇瓣,两只手情不自禁的抬起来去推他的臂膀,他却突然抱住她的后脑勺将那个亲吻加深到她无法再拒绝的地步。

    他温柔的进去舒爽的难以自制的低吟了一声。

    傅缓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却搂着不让她得逞:“乖,忍一下我保证两分钟搞定。”

    结果……

    早晨另个人起床后简励已经出去了,傅缓恼的瞪了他一眼,他嘿嘿笑着:“来,我们去吃早饭。”

    傅缓不愿意在口头上跟他浪费力气,从昨晚喝醉,到今天早上他应该醒酒了吧?

    可是早上还是又吃了一遍,那说好的两分钟啊她怎么就那么信了呢?

    “今天会不会很忙?如果不忙我们一起去街上逛逛怎么样?”

    “我忙的很。”缓缓头也不抬,喝了口粥后说道。

    “那好吧,那等下我去送你上班,晚上接你下班,你看可好?”

    傅缓……

    “你现在大着肚子开车也不方便。”他笑嘻嘻的说。

    傅缓抬眼去看他,他竟然笑的那么放荡。

    “我自己可以开车,怀孕耽误不了开车。”她答了一声。

    他稍微懊恼,她的性子真叫他受尽折磨。

    但是刚刚在床上被她喂饱他也不好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

    “那我想接送你上下班行不行?”

    傅缓不再说话,然后他就当她默许了,吃完饭他果然送她去上班。

    傅缓站在办公楼下等他的车子离去后才回头,看着他的车子离去的方向突然心里说不上是怎样的滋味,大概是五味瓶不知道被谁打碎了吧。

    她抬腿朝着台阶上走去,风有点大,吹的她的连衣裙裙尾起了一点点。

    “嗨,亲爱的。”婓云跑上前去从她的背后勾住她的肩膀。

    两个女人一起往里走。

    “你怎么又来的这么晚?”

    “嘿嘿,顾少爷不放人嘛。”婓云没心没肺的。

    傅缓却立即想起早上她跟简行的事,立即就闭了嘴没再问下去。

    “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有吗?”傅缓装作不知情,然后抬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呀,怎么这么深的牙印,要说简少也真够不懂怜香惜玉的,每次搞完你都得人尽皆知。”

    傅缓……

    从昨晚到今早,其实他还算是挺温柔的,至少这么多年她是第一回感觉他如此不同的温柔,差点将她折磨死了。

    “我要赶紧调整一下,免得等下一进去就被领导批评。”

    常年迟到早退的女人竟然还怕领导批评?

    说起来其实他们部门领导真的找过傅缓两次,但是傅缓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话也不说一句,最后人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就走了。

    谁让人家是空降呢。

    一个上午都在办公室里画图,快中午的时候傅国安去了她办公室:“陪爸爸去吃个饭?”

    傅缓抬眼看着他:“我不去了吧?”

    “就只是吃饭,不喝酒。”傅国安说,满眼真诚并且带有祈求的看着她。

    傅缓无奈,然后才点了点头陪他去吃饭。

    只是爷俩吃饭而已,在副楼的职工餐厅。

    傅缓觉得他们楼里的伙食比以前又好吃多了。

    “告诉爸爸你为什么不去跟简行复婚?”傅国安几乎是带着点哄的。

    傅缓看了她父亲一眼然后无奈的笑了笑,放下筷子后双手合十很郑重其事的问她父亲:“复婚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傅国安……

    “复婚只会叫他以后肆无忌惮的欺负我。”傅缓很是认真负责的说完然后又拿起勺子喝汤。

    傅国安听完后觉得这话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你是打算跟他一直这样下去?那孩子出生后户口怎么上?”

    “上我们家户口啊,你就我一个女儿,难道你就不想有个孙子?”

    傅国安顿时挺直了腰板,脸上的快意几乎掩藏不住。

    “缓缓啊,你可真是……”

    “真是什么?”

    “咱们家的大功臣。”

    傅国安简直忍不住了,然后叫着好哈哈笑起来。

    周围都好奇的看过去,傅缓立即为难的看他:“爸。”

    “怎么了?我还不能开心开心了?你为咱们家想的这么周到。”

    傅国安其实后来也有想到这里,当然,傅家所有人都想到了。

    “只要你有这份心,无论这事将来成不成,当爸爸都很开心,懂么?”

    傅国安又装作严肃的,声音压低跟她继续说道。

    那双敏锐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有女儿的骄傲。

    “不过这事你还是得跟简行商议,他若是不愿意你也别急着让孩子姓傅,反正你们也不可能只生一个孩子,爸爸不着急哈。”

    傅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