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53 谁让你总也不需要我
    简家当然不高兴傅缓的第一胎就型傅,简励在跟傅国安见过面以后就去了儿子办公室,这事可不是可大可小,简直是大破天了。

    简行下午去接她的时候傅缓就发现不太对劲,他看她的眼神总像是在审视她。

    路上她接到傅国安的电话,傅国安的激动心情还没褪去,正跟妻子汇报完这事然后就给她打电话:“女儿啊,我今天把这事跟你公公还有你妈妈你爷爷说了,他们都说你们自己说了算啊,不过你还是得跟简行那小子商议啊,他要不同意我们也不能自作主张知道么?你们还是得该复婚傅缓……”

    后面的话她都听不清楚了,因为光是前面那句他已经把话跟长辈们都说了就已经够她受得了。

    傅缓突然发现有些人一激动起来真的是口不择言啊。

    还突然发现简行跟她父亲真的是很想相似,比起简励的淡定从容,他们两家当年是不是抱错了孩子啊?

    “我儿子姓简,姓傅的你给我听清楚了。”

    突然车子在路边停下,他男人侧身稍稍上前倾身距离她不远,直直的凝视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刻板的倾吐出来给她听。

    傅缓只是稍微防备的往后了一点点,眼内无波望着那个已经被气坏的男人。

    “好好开车,回家再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情好了不少,她忍着笑对他柔声道了一句。

    “呵,你觉得我还有心情好好开车?”他笑,咬牙切齿的问她。

    傅缓却是唇边浅勾笑了笑:“也没说一定要姓傅,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她本下意识的就是反驳他,但是看到他真的被气坏便一下子改了主意,说出来的话便成了这样。

    “那么说这事还有待你考量了?”只是简少依然不爽,突然就将她的后脑勺抱住然后往前到自己眼前,额头用力的抵着她的额头。

    “简行……”

    “傅缓你敢再做让我不开心的事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他继续咬着牙根要挟她,那声音低沉了许多却格外的叫人受用。

    “那你要是死了岂不是得意了我?我可以再找个对我顺从的,但是简少会让我得意的独活么?”

    她任由他低着额头,温柔的唇瓣倾动,之后性感的手指抬起来捏住他的领带给他整理着。

    简行稍微低眸一下,看到她手上温柔的动作,再看看她垂着的眸色心下的不快多多少少的减半才松开了她。

    “以后不准忤逆我。”得寸进尺中。

    她忍着笑不说话,只是稍稍昂起下巴,温柔的唇瓣在他那浅薄的双唇轻轻吻了一下,停顿片刻后才稍稍离开。

    简行对她这种撩拨跟安抚简直没什么抵抗力,若不是看在她怀着孩子他真的会立即就将她摁在车里要个昏天暗地。

    但是眼下这种情况,他稍微喘息,然后压着她的后脑勺再次让她的唇瓣主动抵住自己的,然后主动的将舌探进她的唇齿内,咬着她的一点点下唇然后松开,又全部吻住。

    傅缓也被他那不慌不忙的撩拨技术搞的有点头昏,两个人在路边停顿的时间太长,在这个夏日的开始,好像一切都在悄悄地改变着,只是不知道是哪个方向。

    此时,车内,意乱情迷。

    后来两个人没回家而是去了一家私房菜馆,简行跟她找了个包间去吃晚饭。

    “你跟爸爸打过招呼了么?”傅缓坐下后看了看周围觉得环境很不错,后来才问道。

    “这会儿不叫伯父了?”简行损她。

    傅缓……

    简行给她倒了杯水,然后性感的手指端着自己的茶杯喝起茶来。

    先是喝醉了无赖的睡了她,然后又在车里对她几番折磨最终也没让她逃过,就这样吃饱了然后就对她冷嘲热讽的,这也就是简少才能干出来的事情了。

    “爸爸说不准我再叫伯父。”

    “你这么乖的话不妨先考虑下另外一件事,反正长辈们都盼着。”

    他也不点明白,其实也已经不需要点明了。

    他懒得再说那俩字,他想她大概也听腻了,在她出国前就听腻了。

    傅缓只好端起茶杯来喝水掩饰自己的心情。

    她的确是因为没想到复婚对自己的好处才选择不复婚的。

    但是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对不住他,总是心里有些难受。

    “你跟潘悦不联系了?”

    “她去国外走秀了。”他淡淡的一声,也是被那女人烦透了,她走了正好。

    “哦!”话题轻易地被扯开,傅缓稍微松口气。

    “你也跟人家学学,可爱一点,没事撒撒娇卖卖萌。”

    “我都当妈妈的人了还要撒娇卖萌?对谁?对你么?对你来那一套管用?”

    “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不管用?”

    傅缓……

    两个人互不相让的眼神看着彼此,越来越不满的对视。

    “你既然这么嫌弃我干嘛还让我住到家里去?”傅缓不高兴的问他,终是对他一而再的挑衅没了耐心。

    “你说呢?看我栽在你手里你心里一定很爽吧?”

    “简行……”

    “简少,简太太,打扰一下!”

    正在两个人就要吵起来的时候门突然被人敲响,接着就有人来上餐。

    都是些对她此时有益的菜色,傅缓垂了垂眸然后心内的闷气渐渐地都消退了。

    因为他那种默默地为她着想的劲让她不得不闭嘴,不得不难过。

    他就这样,无论对你做多少好事,但是嘴上也总难以说出让你开心的话来。

    除了他得意坏了的时候,比如前不久整天拉着她去见这个见那个,像全世界宣布她怀着他的孩子离不开他了。

    再比如他下半身开始思考事情的事情他也是温柔的不行的。

    那会儿在车里开始还说什么不能做的,万一伤着宝宝,不到三分钟之后就……呵呵。

    “这都是简少早就吩咐好的,这里面一共用……”后厨的厨师长亲自来上菜,还开始详细的讲解。

    傅缓听不太进去那些名头,就人家说道什么她就吃点什么。

    等厨师长讲完出去她也吃得差不多了,简少自己个在那儿端着茶杯喝茶,顺便观察她脸色呢。

    傅缓是又气又觉得好笑,他到底要怎么样嘛?

    吃完饭两个人在公园里散步,晚风轻轻一吹,傅缓有点冷的稍稍缩了缩肩膀。

    简行转头看了一眼然后立即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搭在了她的肩膀,顺势搂着她的双肩。

    傅缓垂了垂眸看着他放在肩膀的手也不说话。

    简行有点开心,她并不反感他他就谢天谢地了。

    “现在几点了?”傅缓问。

    他看了看腕表:九点半。

    “早点回去吧,腿都酸了。”她嘟囔了一声。

    “那我们先去那边坐坐。”

    他还陷在两个人的世界里不能自拔,只是他们还差两步过去眼看着另一对小情侣就要坐下去,他手没松开她的手,但是身子却先坐了下去。

    暗夜里谁也看不清谁的脸,简少占着大半张椅子勾着傅缓过去坐下:“我老婆怀孕,二位给个面子换个去处呗?”

    女孩子害羞的立即拉着男孩子跑了,那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的。

    傅缓转头看简行那放荡的表情就知道他刚刚对着小姑娘放电了,然后轻轻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你就不能严肃点?”

    “这么好的夜晚我太严肃吓着人家怎么办?”

    傅缓……

    简行又将她搂在怀里,也不说话,突然就安静下来。

    她转头看他,好奇的盯着他:“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他只是轻轻地将她搂住,让她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然后就望着树林后面的那片湖,湖里倒映着的月光那样的美轮美奂,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悄悄地克制着,宁静中。

    “我那时候真怕你不回来了!”

    那句话在她的头顶,很轻很轻,像是在告诉她,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

    她在他肩上蹭了蹭,然后就静静地靠着他看着前方。

    不回来?

    不用说是怀了孕她匆匆的赶回来,就算是没怀孕,其实她真的能在意大利一直待下去么?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想他想的几乎身体都要碎掉。

    那种见不到摸不着,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的感觉……

    那种思念深入骨髓,如毒药在侵蚀着自己的身体渐渐地腐烂了肌肤的感觉……

    他不懂,她哪怕再怎么理智无情,可是这颗心终归是早就交付给他的。

    她说不想复婚因为对她没有任何益处,她嫌弃他总是招惹她生气让她受尽折磨,她想跟他分开,她想彻底的跟他断掉……

    真的么?

    这不是选择题,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每每深夜的时候,她无比清楚自己到底多么渴望他,渴望他的凝视,渴望他的轻抚,渴望他的填满。

    渴望他的一切一切,包括他愤怒的咬牙切齿的对她的时候。

    她困的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他拥着她,垂下眸望着她睡着的模样,她那温柔的长睫甚是叫人心动,他俯下脸去,遮住她脸前的那点淡光轻轻地吻她的额头,更像是安慰,自我安慰,还有对她的疼爱。

    他不再看着远处,把目光收回来望着她。

    远处的路灯被树叶遮住了,但是却更是好了,他喜欢在这样模糊的情况下看着她,此时她这样的温柔,温柔的像是在梦中,他的梦中。

    或者她平时性子太冷漠,所以她那些温柔的片刻才叫他格外的记忆犹新?

    记得她每每温柔起来红着脸在她眼跟的妩媚模样……

    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他刚刚把她在床上放好她就醒了。

    躺在床上舒服着伸着懒腰,下意识的抬起臂膀将他的脖子套住,没有睡醒的沙哑声音问他:我们回来了?

    “嗯,回来了,现在洗澡还是明早?”

    “现在。”

    “那我去放洗澡水。”

    “嗯,大夫说这段时间最好是淋浴,现在抱我去吧。”她刚想放开他突然又圈紧他提醒。

    她也是刚刚想起。

    “那好,我们一起去洗。”

    后来傅缓才想,自己肯定是睡迷糊了。

    怎么能让他一起洗?

    他再怎么克制,但是却把她撩的水深火热的。

    上了床之后更是了不得,他睡衣都没给她床,从她的身后抱着她引领着,轻轻地……

    当夜再深一点,他终于舍得放开她,将她的身下收拾干净以后搂着她浅浅的睡去。

    卧室里刚刚那星星点点的暧昧的声音消失,后来安静的好像连空气都静止了生怕打扰了这一对疲倦的人的睡意。

    早上简励在外面练剑,简行起床去跑步回来然后停下了步子在简励的不远处。

    简励扫了他一眼见他没事就不理他,简行的眼前却是突然想起意大利那次,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拿着剑对着他的喉咙,那居高临下的模样……

    嗯,他老婆真勾人啊!

    哪怕是最目中无人的样子都那么的帅气的,让他的心对她服服帖帖再也无法被那些庸脂俗粉,一般的好脾气的女人给吸引了。

    他觉得自己有点贱,但是又爱上这种感觉。

    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个大部分时间一丝不苟冷漠无情的女人妩媚温柔起来简直是要人命的。

    简行回到楼上的时候她刚穿好衣服在床边靠着看手机呢,他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拿过她手里的手机举高,当她抬眸刚好要追手机的视线刚好落入他漆黑的眸中,他挑衅:“你会不知道孕妇不能经常碰手机?”

    “你会不知道我有穿防辐射服?”她也挑眉,看着他那双漆黑的眸子突然就被他的视线吸引,然后却还是去用力的够自己的手机,最后被他顺手搂住丰盈的腰封住了嘴唇。

    那软香的感觉,叫他欲罢不能的在她唇齿间辗转纠缠着,不停不停的勾逗着。

    然后握着手机的手也顺势落下在她的后脑,抱着她让她以最舒服的姿势与自己接吻。

    之后傅缓整理完衣服才对他说:“你需要我提醒你你最近的举动一直很过分?”

    她已经憋了好一段日子,自从知道她怀孕后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那么漂浮。

    “不需要,本少爷很高兴这么过分的与你。”

    他坐在床边,说着那话的时候自在的往床头的枕头倒过去,双手在后脑勺压着,那么悠闲地躺在那里凝视着她回复。

    她就知道他会这么说,还是笑了一声:“送你一句经常对我说的话,你开心就好,只是简少你真有必要一直这么高调下去么?”

    “那你有什么意见?”

    “今天不准再去接我,我等下自己开车去公司。”

    “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他说,桀骜的眼神对她。

    “简行你这样会让同事以为我没你不行了。”她气的牙根痒痒了半晌才跟他开口。

    简行笑了声,然后更自在的躺在那儿望着她,像是看一个猎物那般的眼神。

    傅缓立即不再多说,居高临下的与他对望一会儿然后转头下楼。

    傅缓还是从他的车里出去,在到了办公大楼的时候。

    简少探出头以自认为最酷的姿势在窗边望着她:“傅缓,下午别忘了等我来接。”

    “你……”

    “别以为是接你,我接送的是我儿子。”

    “你……”

    “问问儿子要不要他老子接,别急着替他做决定,ok?”

    傅缓恨不得给他一个飞腿,只是他说完后坏坏的朝她笑着挥手然后走人。

    无耻狂徒吧?

    新助理越来越顺手,做事更是越来越有效率,几乎跟傅缓配合的比之前袁欣还要厉害。

    她汇报完工作后傅缓忍不住拿她调侃:刘姐,你的工作能力这么强,跟着我会不会觉得委屈啊?

    “跟着老板还委屈的话那我就真的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刘颖也跟她说大实话,挺开心的。

    “上次陆南不是送了几张券么?你自己拿去用吧,用不了的话就分给家人,这些东西我都用不上。”

    “谢谢老板。”

    “嗯!”

    傅缓点头后她才转身出去,傅缓却一直觉得挺好的。

    虽然王程锦把她的左膀挖走了,好在又来一个得力的右臂。

    没想到王程锦后来会成这个样子,傅缓有点想笑,心想男人在发生了感情后果然还都是感性动物。

    突然就想起简行,这几天几乎很少跟她正经说几句话,床上就是甜言蜜语,故意撩拨,床下就是讽刺加挖苦,顺便调侃加无视。

    哎!

    下午的娱乐报道说著名导演张先生带着电影男女主演来城做宣传,傅缓看到那张跳出边角的弹窗,那不是姜大影后还是谁?

    姜爱这两年好像也很消沉,一直没有什么值得追捧的新影片上映过,这次宣传这么猛不知道会不会有好结果呢?

    只是想到当年简行一气之下断了她在C市的后路,也猜想姜爱对她跟简行会不会是恨之入骨。

    当年发生了太多事,后来姜爱不再招惹简行跟她却转战在王程锦跟袁欣之间插足,她还记得当时袁欣也是不自信的想要跟王程锦离开来着。

    ——

    王程锦正在工作,当姜爱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也是一怔,姜爱一身嫩黄色的连衣裙,大波浪头发,很淑女的站在他不远处。

    “不知道我这样不请自来,王总是不是很生气呢?”那样温柔动人的。

    王程锦合上了正在看的文件,然后就那么抬着眼微微一笑望着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午,刚做完宣传所以过来看看你,晚上有空一起吃个便饭么?”她温柔的像是回到很多年前,一步步朝着他走去。

    “请坐。”王程锦垂了垂眸,之后淡淡的一声。

    她拉开椅子坐在他办公桌前面,然后就那么端坐着望着他。

    “不方便一起吃饭?听说你有个儿子了我都还没来得及祝贺呢,老同学一场不是么?”

    “行吧,你安排好了叫我。”

    “就在简少的餐厅怎么样?不过这次就不叫他了,他大概不高兴见到我。”姜爱眼眸望向别处片刻说着才又看向他。

    “那就这样吧。”他说,然后条件反射的往门口看去。

    然后眼眸微垂:“我等会儿还要开会那……”

    “逐客令?我懂,你先忙,晚上见。”姜爱说完起身,出门的时候看到秘书台那儿站着的女孩愣愣的望着她她便微微一笑然后走人。

    王程锦却是半天张着嘴做不出反应,最后无奈的一笑。

    这算不算是自食恶果?

    自作自受。

    姜爱走后袁欣还在洗手间里站着,抬眼看着镜子里一身枯燥的行头的女人突然就心里不舒服。

    准确说,她从要进去他办公室却看到不该看到的女人后就已经开始不舒服了。

    她不知道王程锦有没有从虚掩着的门缝看到她匆忙离开的身影,但是她确定他是答应了姜爱晚上一起吃饭。

    袁欣仔细回忆,他已经两年没在夜里不归家了。

    会不会……

    ——

    下午婓云在傅缓的办公室里问傅缓:“你还记得当年我求你去看陆南的演唱会么?”

    “嗯,现在你还去看么?”

    “不了,顾城不高兴。”婓云耸肩低声说。

    傅缓看着她那一副为顾城考虑的样子觉得婓云自从跟顾城好了以后好像变了一些。

    好像比以前柔和了很多。

    不过这些年大家在感情的世界里纠缠了这么久,若是还没有一点变化其实也很奇怪。

    时光从来是最残忍的东西,它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你跟简少最近怎样了?简少是不是疼你疼的不要不要的?”

    “他疼我?他现在只关心他儿子。”

    傅缓说着就觉得倒胃口,不服气。

    想起他那一副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就不爽,想咬人。

    “哈哈,可是我听顾城说他们上次喝酒的时候简少竟然夸你呢?”

    “不会是你家顾少爷又数落我了吧?”

    “啊,你怎么知道?”婓云立即眨眼望着她,不可思议的。

    通常情况下便是这样,简少爱自己嘟囔她的坏脾气,但是换做别人说的话,他就绝不容忍,显示各种反驳,后来就是各种打压。

    如果是非亲非故敢藐视她的话,那他就不废话了,直接该灭的灭。

    “不过顾城其实不是真的觉得你不好,他还说我这一辈子都比不上你的深谋远虑呢。”

    “他没说我老谋深算或者阴险绝情之类的吧?”

    婓云……

    她觉得傅缓好像对顾城的了解比她还要多。

    “那个……”婓云尴尬的想要说点什么替顾城辩白,但是又有点词穷。

    “顾城就是嘴有点欠,人品还是没问题的,你放心,我不会放心上。”傅缓回答了她的支支吾吾。

    婓云立即放下悬着的心:“亲爱哒你最大度了,——对了,你知不知道姜爱今天回城的事情?”

    “那会儿看了新闻。”

    婓云从傅缓背后抱着傅缓,傅缓稍微垂眸回答了一句。

    “这女人回来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吧?想起她以前干的事情我就恨不得再也不见她。”

    “她不过就是个演员,还是个随时可能会下岗的演员,她还能干什么?”傅缓从来没有这样藐视过一个人,这话让婓云很意外,不过也很爽。

    是啊,说到底一个演员能力到底有多大完全看她的为人处世,她做不好人自然也就随时可能过气,自然也就下岗了。

    晚上王程锦约了顾城去吃饭,姜爱到的时候完全吓到了,走过去坐下后有点发虚的笑着问:“这么热闹?”

    “既然是老同学回城,我们自然得来给你接接风。”顾城说。

    “那我就先谢了。”姜爱笑着说完然后看向王程锦,她不知道王程锦为什么这样安排,心里难免失落。

    不过简少竟然没来,是王程锦没通知还是他忙着在家陪老婆呢?

    “听说傅缓怀孕了,简少最近肯定都在忙着照顾她吧?”姜爱问了声。

    “是我们压根没有敢告诉他,两年多前他逼程锦把你送出城,你以为他现在会想见你么?还是你希望见到他,然后被他毫不留情的扔到城外去?”

    顾城似笑非笑的,好像是有点不着调,却是又叫人尴尬。

    “程锦,你是找顾城来损我的么?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姜爱柔声向王程锦求救。

    王程锦这才侧脸看了看顾城,顾城抬了抬眼看他一眼,然后就拿起酒杯靠在椅子里开始摇晃着酒杯玩。

    “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难道我们就不能从新开始?以前我是做了很多错事,可是我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不是么?这两年多我失去了最好的资源,好不容易才找到戏拍,从影后到女二号甚至女三号,难道这还不够么?”

    王程锦这才又看她,这么久他也时而听到别人跟他提起这个女人,说她怎么不配合导演的潜规则,说她宁愿只演女二号之类的,心想或许她也真的受了很多折磨吧,毕竟她失去了原本最大的靠山,又不愿意自降身价。

    “吃饭吧!”王程锦没说别的。

    很多事他早就已经撒手,并且再也不想管了。

    他今晚其实有叫袁欣一起出来吃饭,他猜测袁欣其实也知道他今晚来跟谁用餐,但是袁欣拒绝了,说她约了婓云,他便约了顾城。

    两个男人跟一个女人总是不那么容易传出绯闻吧?

    顾城却是听说姜爱回来就笑着调侃:“你猜测她这次回来仅仅是宣传还是想要搞破坏的?不过其实我更好奇她是想要破坏你跟你老婆,还是破坏那一对。”

    顾城还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程锦心想自己是那种随意被挑拨的人么?

    何况就这么两天的时间,她能做什么?

    晚一点王程锦去洗手间的时候姜爱跟着起来,顾城抬了抬眼看着她去追王程锦却没说话,但是心里却明白这女人想做什么。

    旧情复燃?

    当然不止是想要旧情复燃。

    他后来才想明白了姜爱是多么的心机深重的女人。

    一个女人如果太爱算计了就不是好事,而且她又不是那种光明正大的算计。

    他最喜欢傅缓的就是傅缓虽然心眼多,但是从来不用再不该用的人身上。

    并且傅缓其实在感情上从来很专一,只爱简少呢。

    这一点就让他很佩服,并且她悄然无声的怀着简少的孩子也没打扰任何人的生活。

    顾城反正觉得傅缓就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反正触手也不可得的那种女人。

    不过还好有简行能降住她。

    不过那互被降住的两个人却还在各种的对彼此不服气着呢。

    “程锦。”

    他正在洗手,门被悄然关上,她突然在他的身后,那么思念的将他的后背抱住,就那么依偎在他的肩下。

    王程锦洗手的动作停住,然后缓缓地直起身看向窗口。

    “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我当时给袁欣打电话的事情,可是你要相信我,我只是爱之深才会犯蠢,这几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终于可以见到你。”

    她就那么低低的,卑微的表白着。

    他抬眼看向镜子里,他看不见背后女人的脸,只是情绪多少有点波动。

    “姜爱,别这样。”他低声说,眼内有些困惑。

    她用力的摇头:“我要怎么办?我以为我只是利用你,可是分开的时间越久我就发现原来我早就不能自控的爱上你。”

    他突然发现,袁欣从来没对他说过爱这句话。

    他甚至已经几十次在跟顾城他们吃饭的饭桌上听到婓云缠着顾城说爱你爱你爱你,但是他从来没听到他老婆大人说过那话呢。

    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说了,他不了解自己的心情是怎样,只是感觉眉头皱的有点发疼。

    “顾城刚刚发信息说也在餐厅吃饭呢,还跟你老公一起,等下我们一起过去给他们个惊喜怎么样?”

    两个女人聊着天一起上洗手间,然后一推开门就看到里面两个人黏在一起,那个女人在男人的背后依着,脸上的表情那样的思念。

    几秒钟之后却是镜子里三个人的表情都僵住,袁欣只是看着镜子里男人那暗色的眼神片刻然后转身就走。

    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起伏,只是不忍心在看而已。

    婓云转头看了眼外面,然后又看向镜子里:“王程锦你个禽兽!”

    然后就转身跑出去了。

    姜爱还抱着他,然后缓缓地离开:程锦……

    王程锦终于抬起手,有些厌烦的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胸膛拿开:“姜爱,到此为止。”

    他冷淡的一声,然后冷着脸大步往外走去。

    “程锦……”姜爱往外追,但是被王程锦先闭上了门,将她彻底的隔绝在了厕所里。

    婓云站在餐厅门口看着袁欣打车要走:“你就这样走了不是便宜了那两个贱人?”

    “让我冷静一下。”袁欣只是摇着头说,然后就上了车。

    王程锦一身黑色西装阴着脸追出来的时候她刚好坐车走了。

    婓云转眼就看到他,然后更是狠狠地望着他:“恶心。”

    仰头说完后便往停车场的方向气呼呼的走了。

    王程锦只好低头拿着手机拨她的号码,只是她根本不会接的。

    其实袁欣早有预料,只是亲眼看到还是太刺激。

    姜爱从洗手间回去的时候顾城已经吃的差不多,抬眼看着她失魂落魄的忍不住笑了声:“没讨着好?”

    姜爱抬眼看了他一眼,坐下的时候没什么力气的低声问:“如今就连你也瞧不起我了?”

    “那也是您自己不给自己长脸啊。”顾城说,继续上下打量着她。

    婓云路上就给傅缓打电话:“你还说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我跟袁欣在餐厅吃饭去洗手间撞见那贱人正跟王程锦在苟且。”

    傅缓……

    “袁欣被气坏了自己坐出租车走了,缓缓,你说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傅缓的心跳用力了几下,然后又默默地听着婓云在电话里絮叨了一会儿。

    简少洗完澡上床就发现她的表情不对:“怎么了?”

    “姜爱回来了你知道么?”她低声问了句,手里依然拿着书本没合上。

    他躺在旁边想了会儿:“我不知道啊。”

    他的确不知道。

    “今天看娱乐新闻她回来给新电影做宣传,不过刚刚婓云打电话给我说她去找王程锦,在你餐厅的洗手间里有点亲热的行为还被袁欣撞上了。”

    “精彩,他早就该遭此一劫了,不用管他。”

    简行说着便趴在她的小腹上,傅缓刚要动,他轻声说:“别动,让我听听那小家伙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

    “在能辨别的时候大夫就告诉我了,是男孩。”

    “万一他看错了呢?说不定是个女儿。”

    傅缓终于忍不住唇角勾了起来,把书轻轻地放在旁边之后把手温柔的放在他黑色的发里:“你想要女儿啊?”

    “还是女儿可爱些。”他仔细想了好几天,怎么都想要女儿多一些。

    她心里有处情不自禁的动容,那句话没对他说出来,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有那样的愿望,将来他们一定生一个女儿,如他这般可爱的。

    “要是生个女儿多好,一定比你温柔可人,我一定好好地疼爱她。”他低喃着,然后抬眼看向她的肚皮。

    “这是嫌弃我不温柔所以才要我生个女儿,然后你好有个人疼爱是不是?”

    “是啊,谁让你总也不需要我?”

    他抬眼看她一眼,又继续盯着她的肚子。

    傅缓眼眉微垂望着他半晌也没做声,仿佛没听到那句话。

    半夜里傅缓难受的睡不着便悄悄地下了床,窗外的夜色里寂静无疑,她站在那里抚着小腹望着外面。

    终于又回到这里。

    那忧伤的眸子里,似是经过大半个世纪的煎熬好不容易才又变换到如今,才又住到这栋房子里。

    初来乍到她还孑然一身,而今……

    低头望着自己凸起的小腹,她毕竟也是当妈妈的人了。

    或许以后再也不能那样特立独行,总要为了孩子跟丈夫考虑?

    她转头凝视着床上,他摸不着她便睁开了眼,当他惊的起身,漆黑的眸子空洞的望着窗口,然后渐渐地平静,她将他所有的神情全部都收入了眼底。

    她就那么定定的站在那里,他到她身边去从她背后将她轻轻地拥住低声哄着:“怎么突然起来了?”

    不似是白天的跋扈专横,有些无微不至的。

    “睡不着。”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低声回应。

    他的手抚着她的手,一起顺时针抚摸着那个肚子:“这小子就这样折磨你?”

    “可不是么,自从有了他我每天晚上都要醒来几次,总也睡不安稳了。”

    她抱着肚子,似是生气却更似是娇嗔。

    她在跟肚子里的小家伙撒娇呢。

    “等他出来你看我不教训他让他长长记性,这个女人只能他老子欺负都不知道。”

    傅缓想忍笑却没忍住:“你呀,就不能好好说句话?”

    “好好说的时候你听么?”

    转眼漆黑的眸子盯着她轻声疑问,似是要将她所有的坏脾气一一数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