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54 宝贝说爱我
    “有时候真恨不得这辈子都不再见你。”他在她耳边倾诉,眼神一直望着窗外的夜景。

    傅缓静默着没吭声,她懂那种感受。

    “可是你怎么叫我放得下?”

    他果真咬她,虽然声音低沉忧伤,但是下口却很重很让人发疼。

    “别!”她疼的立即就要躲开,好在他咬了一下之后就轻轻地亲吻着,在她被咬伤的颈上轻轻地亲着一下下。

    “说你想我,也如我一样在这两年的每个日日夜夜都想的发疯。”他转过她的身,与她并肩,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浅声命令。

    “简行!”

    “你这个自私的女人,你到底想我没?”他亲她一下,眉头紧皱着,额研着她的额。

    “都自私了还怎么想?”

    “那就是没想了?”

    “如果不是你突然跑去发狠把我肚子搞大,我是打算不想了的。”她抬手勾着他的脖子,或许是这样静谧的夜里容易让人迷失,就那么柔情似水的眼波望着他那幽深的眸光。

    “那么说,是还没来得及停止想念?”

    “你快折磨死我吧?让我解脱。”

    她低声说给他听,有点娇嗔的,然后嘴巴就被封住了。

    他根本就受不了她这种半撒娇半委屈的模样,简直叫他身上的每一根毛细血管都要膨胀起来。

    “我现在就让你解脱好不好?”他柔声询问,那灼灼的眸光却是立即叫她心跳不已。

    “你这一点都不像是要解脱我。”

    “嗯,是你解脱我。”

    傅缓不说话,红着脸被他放在了床上,身上的细软被轻轻地脱掉,她就那么寂静的躺在他身侧。

    “为了不伤到那小子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哪回还不是由着你?”

    “乖!”他轻吻她一下将她的身子翻开。

    “你是属狼的?那么急。”

    “我是属虎的,比狼还凶猛。”

    他咬着她的耳垂轻抵着,大掌刚好覆盖住那柔软,然后对她低喃:我都要包裹不住了。

    “你别乱说快。”

    “你不是不让快么?”

    “我有容人之量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赶紧完事我要睡觉。”她感觉自己的连火辣辣的烫的。

    “哦,让我试试你的容人之量。”

    “简行!”

    “嗯,果然很有‘容人之量’。”

    “简行!”

    “嗯?再等等,哪有那么快?刚舒服。”

    傅缓羞的不知道怎么好,幸好侧着身子她把脸埋在枕头里再也不愿意吭声,一只粉拳堵住自己的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简行却突然的将她的手拿到身后,让她以不舒服的姿势搂着他的脖子,唇齿就那么有缠了上去在她有些干燥的唇瓣轻抵启开,舌就那么探了进去与她的纠缠着。

    那又酸又涨又酥麻的感觉简直叫人要死,大脑渐渐地一片空白,就连眼角也因为那份难以言表的愉悦被泪珠打湿。

    ——

    清晨爷俩一起出去跑步,简行转身看着跑的笔自己慢的父亲:“嗨,您也有跑不动的时候?”

    “臭小子,你也有我这一天。”简励气的凶他。

    他笑,停下步子等简励走进了然后爷俩一起并肩往山上走。

    “和好了?”简励问,看他心情不错。

    “反正你儿媳妇你又不是不知道,性子就是那么倔强。”

    “哼,那也没逃出你的手不是?”

    “那倒是,她到什么时候都是你儿子的人。”

    “那关于我孙子的户口问题……”

    “她要是敢落在傅家的户口上您就看您儿子怎么收拾她吧。”简励勾着简励的肩膀往前走,话里要多么傲娇有多么傲娇。

    “我就怕你到时候只好顺着你媳妇。”

    “我是那种卖国求荣的人么?”

    “美色面前,不好说啊。”

    “唉,不过这的确是个问题,我还没敞开了跟她谈过。”

    “怕吵起来?”

    “唉!咱爷俩再去跑一圈。”

    “你自己跑去,我这把老骨头你真下得去手。”

    “那我自己去,争取让您三年抱俩大孙子。”

    “臭小子。”

    简行说着挥挥手就跑了,跑不出汗来那一点都不酣畅。

    ——

    潘悦到她办公室里不高兴的粘着她:“你们和好了?”

    傅缓没吭声,低头看文件。

    “姐,你怀孕了应该早告诉我。”潘悦又说,看傅缓那根本不打算搭理她的样子她心里来气,然后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朝她走去。

    敏锐的余光朝着旁边看了眼,然后继续看文件。

    “刘姐,你进来把这份报表拿下去让他们重做。”傅缓摁了内线。

    刚要到她身边的女人突然停下步子,看着门被从外面打开,傅缓的新助理走进来:“怎么了老板?”

    “有纰漏,让他们重做。”

    刘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抱在怀里点点头出去了。

    傅缓把桌上放着打开着笔帽的笔拿起来扣好然后才稍微抬眼看她,潘悦委屈巴巴的望着她。

    “我怀孕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告诉了你你就不会追求他了?”

    潘悦张了张嘴刚想挑理却发现无法。

    “我早说过你能追上他算你的本事,追不上也只能说你们缘分不够,你没忘记吧?”傅缓说。

    “我记得,在意大利的时候你有跟我谈过。”潘悦继续委屈的低着头,心里难受的要命,说也说不过这个表姐,除了走T台她真的什么都不会。

    “如果事到如今我还张口就跟你说追求他是你自己的事情那就是我对你的不负责任,现在这办公室里就我们姐妹两个,既然你把我当姐那我现在就实话告诉你,我们虽然现在还没复婚,但是很明显他没办法在轻易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那……”

    “那就是说你要另择良人了,如果往后我在发现你缠着他,你知道曾经有几个女人缠着他的后果吧?”

    潘悦……

    “曾经会所里有几个女人总爱碰到他就往他身上粘着,所以被我一个电话搞丢了饭碗。”

    潘悦……

    “悦悦,你我年纪相当,但是经历不同所以早就我们的心性不同,坦白说我很喜欢这样的你,因为你的样子是我望尘莫及的,从小我就被教导要好好学习,什么年龄该做什么,该认真对待什么学目,长大后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甚至跟什么人结婚都不是我能决定的,而你不仅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连喜欢什么人姑妈都会帮着你,你明白我对你的羡慕么?”

    “可是我却妒忌你的成熟稳重,自从相识这几年,虽然相处不多但是每每在一起我总觉得自己被你压的死死地。”

    潘悦低着头细数自己的心情。

    傅缓忍不住笑了一声,很无奈。

    她想大概是从小父母的教育方式导致自己到后来对很多事情都要求很严格,连带着自己也变的严肃起来,导致很多人跟她在一起都被她吓的不敢大声说话。

    “即便这样你还敢缠着我让我帮你追简少?”傅缓只好委婉的转移话题。

    果不其然潘悦低着头几秒就突然笑起来。

    “今天的话我说的够明白么?”

    “嗯,你让我别再追简少,否则你会砸了我的饭碗。”

    “以你的家庭条件你会怕砸饭碗么?”

    潘悦好奇的望着她。

    “我会让你永远都不能回中国。”傅缓抬眼看着她认真的说道,眼里含着微信又似是玩笑。

    潘悦全身紧绷忍不住稍稍低头到她耳边:“姐,你真的那么厉害么?”

    “我是没那么厉害了,我的关系还不够,不过简少的关系貌似很高级。”

    潘悦立即又直起身,然后一个字也不敢再多问。

    反正简少什么都听她的,所以她说能把谁怎样就能把谁怎样了。

    “那我可以追苏林么?”潘悦一双大眼珠转了几圈然后咬着唇有点羞燥的问道。

    意外她问了这么一句,傅缓抬起眼看着她雀雀的样子。

    “你喜欢苏林?”傅缓问。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不过我经常想到他。”潘悦越说越脸红。

    傅缓更是无奈的笑了一声,心想自己白担心了一场,原来这丫头喜欢的另有其人。

    “那你喜欢他跟我真的没什么关系,你想追当然就要去追啊。”

    “可是苏林不是喜欢你么,我这类型的女孩子跟你这类型天差地别,我怕他看不上。”

    “那你就加把劲吧,反正你们都是未婚,只要不寻死腻活应该就不过分?”傅缓试着反问她。

    然后潘悦用力的点头,可不是么,她这么漂亮的脸蛋还怕追不上那个小少爷么?

    潘悦离开后便给苏林发了条信息:“苏少,晚上可以一起吃饭么?”

    苏林正在跟领导外出办公,手机响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悄悄地走的稍远一点,站在满是阳光的玻幕前看着那条躺在手机里的微信,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头疼,但是唇角又难以掩饰的愉悦。

    直到想起某个晚上那个女人对他说让他另择良人他的表情才稍微收起,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收起手机转身又走了回去。

    姜爱给简行打了电话,上飞机之前。

    “喂,哪位?”

    “姜爱!”她柔声道,竟然听到自己的心往下沉了一下。

    “什么事?”

    “这次回来没有来得及跟你打招呼,我现在就要上飞机去别的城市了,临走前总要跟你说一声。”

    “你已经与我无关,祝好运。”他浅淡的声音说完然后转头看向窗外。

    那些琐碎的时光,差不多已经要忘干净了。

    此后的很多年里他的脑海里好像都只剩下了那一个女人。

    姜爱关机上了飞机,他就这样把她驱逐出他的世界,她却要笑着走下去么?

    她要重新走进璀璨的星光里,她要让他们像是曾经那样佩服她,敬重她。

    至于曾经的很多事情,她选择原谅自己,飞机缓缓上升,她看向外面熟悉的风景任由心被自己流放着。

    袁欣差点从王家搬出去,若不是她婆婆怒吼了她。

    她继续上班,但是却选择再也不上楼顶,当然,就算楼顶有人找她,除非是工作的事情否则她绝不上去。

    那日王程锦坐在办公椅里看着低着头在自己不远处一身工装的女人然后难耐的叹了一声:“我都解释了八百遍了袁欣,我王程锦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么为难过你知道么?”

    袁欣头也不抬,她只是突然有点后悔,她干嘛要从傅缓那里辞职来这里与他朝夕相处呢?

    男女之间,总是要有点距离才能产生美,他们这样日日相对着,总要厌烦的。

    “那天我是跟顾城一起去跟她吃的晚饭,并且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也根本没想到她会跟过去。”

    “不要解释了,我已经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她低声说,低着头依旧不看他一眼。

    “那好,既然你都听清楚了,那我们就和好了,OK?”

    “抱歉,如果没有工作上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她说完跟他点头然后转身要走。

    “袁欣你不要太过分,你还想怎样?非要我低三下气跪下来求你么?”他突然将桌上的文件掀飞,站起身扶着桌子对她大吼。

    她站在门口片刻却是一个字也没说,打开门往外走去,给他关好门。

    王程锦气的磨牙,恨不得将她就那么扔下这几十层的高楼去。

    在家的时候当着父母的面前很多话不好说,来了公司她却也是半句不肯听他讲。

    袁欣回到自己的办公区,打开抽屉后看到里面躺着的某人送给她儿子的礼物,然后轻轻地握在手里。

    “是我的总有一天我会夺回来,至于你可以早点找条后路了。”姜爱找她出去单独见面,临别前对她说。

    姜爱想要利用这部电影打入好莱坞,袁欣突然想起傅缓,眼眸再次垂下的时候望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她突然想起傅缓,然后便关上抽屉握着手机去了洗手间。

    “傅小姐!”

    “袁欣?什么事?”傅缓有些意外,但是袁欣不会无缘无故给她打电话,也不会像是婓云那样缠着她让她请喝茶,所以她猜测肯定是有什么事。

    袁欣望着洗手间大镜子里的自己,然后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台子上一下下的敲打着,突然她笑了声:“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好久没见你了,想问问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傅缓简直是意外,然后笑笑说:“挺好的。”

    “那你好好保重,有空我们一起聚一聚好么?”

    “好!”

    袁欣打了个招呼便挂了电话,她心里是生气的,她想傅缓一定有办法让姜爱没办法施展拳脚,肯定有办法让袁欣再也没办法东山再起。

    但是她后来突然想到,自己有什么资格一次次的利用傅缓呢?

    傅缓挂了电话后也没回过神,她始终觉得袁欣是有事。

    但是姜爱应该已经走了,是之前发生什么事?

    但是人家不说她也无从猜测,放下手机便无聊的起了身,刚要出门却是门先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简少浅莞,关好门贴着门边站着:“要去哪儿?”

    “出去透透气,你怎么又来了?”

    “我好像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吧?”简少一听那话就知道她不高兴,他更不高兴了。

    人家都恨不得老公天天守着,她倒好,整天嫌弃老公烦。

    “什么好几天?你这么一个大忙人整天往我这儿跑多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你现在怀着身孕我要是不往你这儿跑才会不合适。”他说着上前去搂住她的腰捏了捏,然后低头看着她的肚子道:“那小子有没有踢你?”

    “没。”

    “算他识相,再敢踢你,等他回来我就踢烂他。”

    “你能不那么血腥么?这可是你亲儿子。”

    “嘿嘿,我知道是亲儿子,我亲老婆生的亲儿子。”

    傅缓……

    他搂着她到沙发里坐下:“再待会儿,程锦说要请我们吃饭呢,我们等下直接去餐厅。”

    “他要请客?请我了还?”

    “对啊,说是要好好恭喜你怀孕呢。”

    “呃!”

    傅缓觉得这事不那么简单。

    “不想去?”

    简行看她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不太高兴。

    “那倒不是,就是刚刚袁欣给我打完电话我还没弄明白是什么事王程锦又请客,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傅缓嘀咕着,一双眼睛里透着精明。

    简行靠在旁边抵着沙发扶手撑着太阳穴那块看着她,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老婆完美无缺。

    但是他却不说,只是不着痕迹的把玩着她温柔的手指,傅缓回过神一低头就看到他的手指正在摸她的手指肚,也不说话,只是无声的对上他悠悠的眼眸。

    “宝贝,我觉得你最近越来越有韵味了。”那叫人身上酥麻感顿生的好听的声音响起。

    傅缓抬眼看他,然后笑了笑:是么?什么韵味啊?

    “所有的孕!”

    “我以前怎么会觉得你是个没有风趣的男人呢?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油腔滑调,满嘴……”

    “满嘴什么?”

    “满嘴荒唐。”

    她不耻的说出那俩字,于是扭头错开视线。

    “嘿嘿,是不是满嘴让你心跳加速的……”

    后面那几个字他凑到她耳边去说,她刚要转头耳畔已经被他的嘴含住。

    傅缓只觉得半个身子紧绷起来,想要逃却被他紧紧地抓住了双臂。

    “简行你别闹……”

    “老板……”

    刘姐进来后看到那一幕根本就傻了,却是下意识的立即就退出去给他们关好门。

    傅缓……

    “简行你,别亲,别!”

    嗯,他已经亲了,并且捧着她的脸开始变本加厉的开始跟她唇齿纠缠着。

    好似,随时,都可以这样亲密的。

    她被他亲的喘不上气来,好久好久才被他给松开。

    “妖精,肚子都这么大了还随时勾引我。”

    傅缓竟然生出一股无力感,百口莫辩。

    因为他那赤条条的紧逼着她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在等着你继续回应我的挑衅呢。

    她抬手拽了拽他的衬衣,帮他敞开着的扣子又扣上一粒,娇滴滴的看他一眼:“你啊,就是个衣冠禽兽。”

    “哦?”

    “西装笔挺出入各种高级场合,到我这儿就会跟我耍赖乱来?”

    “你猜那是为什么?”

    他抬手去摸她额前的碎发,任由她轻抚着他的胸膛指指点点。

    傅缓还没想到,只是如水晶的眸子盯着他半垂着的眉眼。

    “那是因为我简行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人,我要是不撩拨你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那我是不是要好好学学温柔点,好让你撩拨的更起劲?”

    “不需要!”

    他突然将她的肩膀勾到怀里搂着,就那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高高在上的仿佛全世界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我就喜欢你那股蛮劲,爱得要死。”

    傅缓的心被他撩的怦怦的。

    他却就那么搂着她的肩膀无声的叹息,紧紧地抱着她。

    “对了,今天潘悦来我这儿了。”

    贴着他的胸膛消化了半晌之后她才转了话题。

    他的心思今时今日她已经完全明白,但是有笔账他们还是得算算的。

    “哦?潘悦是谁?”

    傅缓依旧贴着他的胸膛,只是抬眸去看了他一眼,看他装。

    “我们小表妹啊,她跟你说什么?”简少接着就唇角浅勾着缓缓地笑开了,佯装刚刚想起。

    “她说她喜欢苏林呢,说你不及人家苏少风趣。”

    “哼,那是她没眼光,我的风趣我女人最知道,嗯?”他抬起她的下巴,眸光紧逼她的眼底。

    “我知道么?我怎么觉得我不太知道呢?”

    “死女人,还不给我个名分也就罢了还整天损我,你是不是真想气死我?”

    “那我可不舍得。”

    她妩媚的眼神望着他一眼,然后娇滴滴的又依偎进他的怀里。

    分明从来都是他把她气的半死。

    “不舍得的话咱们早点去把证给补了吧?”他在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

    “那让你选,姓氏跟证件。”她撂给他一个大难题。

    简行的眸色稍变,再过不久到了下班时间两个人相携去了餐厅简行也没做出决定。

    其实也不能说是没做出决定,只能说那个决定对傅缓来说肯定不行,所以他便没再开口。

    傅家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傅缓想什么他心里清楚地很,可是有些事情也不是这么说的,这是他第一个儿子呢。

    王程锦跟顾城还有婓云都在,就袁欣不在。

    傅缓一坐下就已经发现了问题,婓云搬了椅子坐在她身边在她耳边嘀咕了声什么。

    傅缓这才记起来那天晚上婓云打电话说她跟袁欣看到王程锦跟姜爱在洗手间的事情。

    “你们俩别嘀咕行么?事情我可以原原本本的说出来。”王程锦生气两个女人交头接耳。

    “那你说啊,你说你跟那个贱人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真的分手了还是这两年多一直在暗度陈仓?”婓云气的趾高气昂的问。

    王程锦有些怒气的抬眼去看她,婓云有点怕怕的稍稍收敛:“是你自己说要说的嘛。”

    人马上软了下来。

    “稍安勿躁。”顾城拍拍她的手小声提醒她。

    “我稍安勿躁有什么用,袁欣姐怎么想才关键吧?”婓云跟顾城小声说。

    满桌子人都能听到。

    简行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看了王程锦一眼。

    王程锦皱着眉盯着他看了两眼又看向傅缓:“她向来喜欢听你的,有什么条件你尽管开,我保证答应你。”

    “你就那么残忍的把她从我身边挖走,现在还想让我替你说好话?”傅缓垂着眸看着桌上的茶问了声。

    “所以我说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我对你没有要求。”

    简少端着茶杯轻抿着偷笑了一下,但是在傅缓投过去警告的一眼后还是立即就收起了笑意。

    “那你是打算看着我们夫妻决裂?”王程锦火大又不能做威,十分压抑着跟她谈。

    “坦白讲那好像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毕竟现在她也不是我的助理,不过我对你什么时候对王太太动情,以及对你们的将来有什么打算倒是十分好奇的。”傅缓突然的话锋一转,一时之间几个人都朝着她看去。

    然后又悠悠的看向王程锦。

    “哈!”王程锦突然将手里捏着的筷子放好在盘子里,笑了一声后往椅背靠去。

    傅缓抬眼看见王程锦脸上的不满以及嘲弄自然明白他是不想说,谁愿意多说自己的私事给别人听呢?

    作为那样一个腹黑的总裁也的确不愿意就这么把自己的感情问题公注于众。

    “或许是在她怀孕几个月的时候?老实说我不觉的自己爱她有多重,至少没有他爱你重。”

    王程锦说着转头看了眼简行,简行稍微抬眸看他一眼,余光感觉到傅缓在看他便不声不响的垂着眸把玩着他的茶杯。

    “那你还着急跟她和好什么?”傅缓问。

    “那么要继续不清不楚的?分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她却非要闹别扭,这样对谁都不好。”

    “这事是你太太不够大度。”顾城突然扯了一句。

    “你要是让别的女人那么抱着,而且又是在没别人的情况下,我保证我会打死你。”婓云立即缓慢的神补刀。

    “嘿嘿,至少傅缓就不会因为那种事而跟简少闹别扭,是吧简少?”吓的顾城憨笑着把话题转移到傅缓跟简行身上。

    “这事别问我。”简行喝茶掩饰自己的情绪。

    “就事论事,跑题了。”傅缓始终半垂着眼睫,声音低的让人也不知道她是在想什么。

    简行料到傅缓不会回答,唇角勾了勾,凤眸看向对面有点不爽的顾城。

    “老实说任何女人看到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我觉得都会生气,何况那个女人还曾经是你的地下情人。”傅缓终于把问题正面抛出来。

    “那我们男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在赢得妻子的信任?”

    这的确是个问题,王程锦刚说完顾城跟简行也都朝着傅缓看去。

    “哄啊!”傅缓垂着长睫想了几秒后才又开口,眼神紧紧望着王程锦一眼就转头看婓云,婓云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

    “哄?我不是每天都在哄么?”王程锦嘲讽的笑。

    “就你此时的这种态度看来,不太像是哄。”

    傅缓刚一说完简少就无声无息的给她茶杯里倒了点水,然后又慢悠悠的坐好。

    王程锦看完他的动作后皱着眉,他这也叫哄?

    但是他不知道傅缓就挺受用他这种无声无息的关心,当然,还有他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油腔滑调的甜言蜜语。

    “亲爱滴,刚刚惹你生气是我不对,今晚回去后我保证好好伺候你给你赔罪。”

    婓云惊的转头看顾城,又羞又躁。

    傅缓不说话,端着茶杯喝茶。

    简少悠悠的靠近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晚上我也回去好好伺候伺候你。

    傅缓抿着茶垂着眸装作没感觉。

    王程锦差点吐了,他皱着眉看着那两对,他承认他的确不擅长这些乱七八糟的,暧昧的,酸溜溜的言语。

    “你们差不多就行了,我不需要非得像是你们那样,我又没做错什么。”

    “我记得有一阵子你经常去我们办公楼下面等她下班,那就挺好的。”

    “我觉得只要你肯替我去跟她解释就没问题。”

    “解释过后呢?你总要给她个台阶让她原谅你吧?”

    “靠,搞的我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

    王程锦不满的嘲笑了一声就靠在椅子里开始生闷气。

    王程锦后来想,算了吧,她既然不高兴就让她不高兴,什么时候高兴了什么时候算。

    反正他是不会哄的,解释了几百遍了都没用。

    婓云跟顾城回去的路上顾城就开始动手动脚了,婓云一边开车一边瞪他:警告你啊,别喝点酒就忘了自己姓什么。

    “嘿嘿,我就是想伺候伺候你。”

    “滚远点,伺候的事回家再说。”

    “先来点刺激的嘛,你没看电影里么?”

    “你没看电影里刺激过头出了车祸么?”

    顾城立即收了手,心不甘情不愿的看了她一眼就又自摸着看向窗外,一只手撑着额头上,似是对她的话很无语,但是先下又涨的厉害。

    夜深。

    傅缓洗完澡回到床上躺在旁边看了眼旁边正在看手机的男人:“他们这件事我是管还是不管?”

    “你想不想管呢?”

    “这是别人的家事,我自然不想管。”

    她说着躺下,双手在小腹轻轻地抚着,一双明眸望着屋顶若有所思。

    “不想管就不管,本程锦也没对你报太大的希望,只是觉得你说的话兴许管用就找你试试,你若实在不想管我去跟他说就是。”

    他说完后将手机放下,然后伸出长臂去拥着她跟她轻声交代着。

    “今天下午袁欣给我打电话,后来我猜想或许也是因为这件事,其实我私心里认为如果王程锦真的跟姜爱没什么了,那么紧紧因为那个拥抱就跟王程锦闹的厉害的确有些不妥。”

    “你真这么认为?”简行其实在雅间里吃饭的时候就想知道她的想法了,但是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也或者是他们夫妻感情还不稳固,而且姜爱以前又跟王程锦那么亲密,唉,这种事我们这些外人怎么能感同身受呢?”傅缓动了动到他怀里去抵着他的胸膛低声说道。

    “他们的感情或许还有待考验,哪像是我们,你说是不是?”他明亮的黑眸望着她,笑的那样荡漾。

    傅缓抬眼看他一眼,无奈的轻叹。

    不知道袁欣心里是不是也同她曾经一样的想法。

    不管是哪个女人在简行身边,其实她心内始终相信简行心里是没有别人的,可是她跟袁欣又不一样,正如王程锦跟她家简少也不同。

    感情上的困惑是没办法比较的。

    “不想他们的事情了,还是来说说我们。”

    “我们有什么好说的。”

    意识到他要说什么,她转身背对着他。

    “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

    “我不知道!”

    简行脸上的隐忍越发的明显,她不知道么?

    他知道他有很多缺点,别人因为他的权势而不敢得罪他所以都顺着他,而她傅缓却因为跟他在同一条线上所以从来都不愿意忍让。

    她太较真,叫他在很多时候都头疼不已。

    “你爱我么?”他依然那样躺在那里没动,漆黑的鹰眸望着屋顶就那么低低的问了出来。

    心突然跳漏了一拍,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动也不动,长睫微微掀起朝着还没放下窗帘的窗外看去。

    “缓缓,你爱我么?是不是爱了却还是要斤斤计较?”

    傅缓依旧不言。

    “你让我在复婚跟儿子的姓氏做选择?如果让你选,你怎么选?”他反问她。

    傅缓沉静了很久,后来才又转身,与他并肩躺着一同望着屋顶的灯具。

    “我无所谓,无论怎样选,我们都是一家人谁也跑不了。”

    他转头,有些冷漠的眸光望着她同样寡淡的目光。

    他浅笑了一声,然后又望着屋顶。

    “你也果真是傅缓,心大的叫人以为你没心呢。”

    傅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她分明是有心的。

    “我两样都要,不管是你还是儿子,我一个都不会放弃。”

    所以……

    他转了身,然后没再说过一句话。

    傅缓清澈的眸子去看他的背影,然后转身去伸出手臂从他的腰上将他搂住:“不要因为话不投机就不抱我,我不喜欢。”

    她的脸贴在他结实的肩膀,那明明倔强却还算温柔的声音叫他的心立即软了半分,只好又回过头去搂住她。

    他又何尝还想跟她继续因为话不投机而继续分别。

    “以后不准气我。”

    “我哪有?”

    “还说没有?都要被你气死了。”他说着手在她柔软的肌肤用力的捏了下。

    “疼!”她低声叫了句,却是一抬头就被他刚巧凑过来的唇边堵住了嘴。

    “傅缓,别再让我重复那件事好么?”他在她耳边柔声询问,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耳轴温柔的撩拨着。

    傅缓没说话,也没机会说话,因为他的吻根本就没再停下。

    早晨傅缓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她去洗漱的时候手上刚打了洗面奶突然动作就停住了,宠辱不惊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无名指上,那枚铮亮的素戒……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昨晚他含着她胸前的戒指辗转吻着她胸口的情景,做完后她就累的睡着了,之后他几点睡的她也不知道。

    她又缓缓地开始揉着洗面奶开始洗脸,脑海里却一直挥之不去昨天昏暗的卧房里两个男女纠缠在床上的情景。

    男人温柔的抚慰着身下的女人,在她的耳边一遍遍的低喃着:宝贝说爱我,说爱我……

    不过他把戒指给她套了回去,他自己呢?有没有戴回去?

    心口没由来的有些发闷,他总说她无情,心大,他可知道要跟他在一起生活她需要多大的勇气?

    走到现在那么的不容易,她最近几乎每天都在心里默默地警告自己,说服自己,千万别因为一句话就转身离开,外面的世界那么冰凉如果没有他在你该怎么勇敢地生活下去?

    “在想什么?”

    “把你的手给我。”

    “怎么了?”

    “我们今天去复婚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