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65 为她冰释前嫌
    这热闹凑的缓缓简直胆战心惊啊,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简少爷笑了声,抬手去摸着傅缓的头发,眼睛半眯着望着傅缓的脸:“是么宝贝?”

    “呵呵,记不清了。”

    “看来那过去对你也没什么特殊意义,不然怎么会记不清,你说是不是?”

    他依旧对傅缓笑着,声音也浅淡的很,但是傅缓就是知道他想要听什么并且不敢违背他。

    “是呀!”

    “是什么?”

    简少咄咄逼人。

    傅缓提了一口气,虽然还笑着却有点尴尬,只是眼神里明明警示了他差不多就得了,他却依然那么不高不低的眼神望着她一定要她说出个三四五来。

    傅缓尴尬的看了眼裴羽,裴羽笑了声低了头。

    “是那三年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裴羽是师兄,是伙伴,你是丈夫,是男人,是我的一生一世呀。”

    她无奈的对他说道,并且是很真心诚意的说。

    若不是很实意他肯定会逼着她继续说下去。

    简行笑了笑将她搂入怀中:“乖,我就喜欢你这么坦诚。”

    傅缓心想等过会儿裴羽走了我再收拾你不迟。

    “少爷少奶奶可以吃晚饭了。”

    “嗯,知道了!”简行懒懒的一声,满满的男主人味道。

    “那我们去吃饭吧,让你尝尝地道的C城菜。”

    “比你煮的还要好?”

    ……

    傅缓心想裴羽你是想要玩死我么?

    裴羽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一时食言了立即就又闭了嘴。

    简行只是笑了笑:“那当然谁煮的也不如你煮的好吃,可是我还是不舍的让你煮饭的。”

    裴羽不说话,只是跟着他们两个人去吃饭。

    这顿饭说是冰释前嫌的,但是总给人感觉不太好。

    尤其是裴羽特别艰难。

    “听说最近金价跌的有点严重,公司没事吧?”

    “嗯,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傅缓点点头,要给他倒酒的时候简行突然挺直了腰杆:我来!

    傅缓看他一眼没说话,简行已经接过酒瓶去探身给裴羽亲自倒了杯。

    裴羽也没料到简少会突然放低身价,却也只是看着不多言。

    简少又给自己倒上,然后对她说:“你去看看儿子饿了没。”

    傅缓转瞬才明白过来,看了他一眼后起身:“是该给他吃饭了,他的肚子比我矜贵。”傅缓跟裴羽说完后便上了楼。

    裴羽没说话,只是抬眼看向简行。

    两个男人的眼神都有些意味深长,简少的眼神里还带有些冷冽。

    只是最后还是抿唇笑了笑:我敬你。

    简行举起酒杯先开了口。

    “好!”裴羽大方的端起酒杯跟他的碰了一下,简行是缓缓地将酒液都滑入喉咙,裴羽看着自然也全都喝完。

    “其实我没吃过傅缓做的几顿饭。”

    “我知道,毕竟你们没有正式交往过。”

    简行这会儿倒是很冷静。

    他们见过几次,似乎每次都是互看不顺眼,裴羽想着忍不住低笑了一声,简行会这样足以证明他现在是真的过的很幸福。

    “这一杯谢你那三年对缓缓的照顾。”他说着又已经给两个人倒满酒。

    裴羽看着那酒杯里的液体也不说话,只是他举起杯裴羽就跟着。

    简少喝起酒来倒是很不含糊,似乎也还是带着些妒忌的,只是都被悄然压制。

    “这第三杯谢你肯在那年放她回来跟我完成婚礼。”他说着又给两个人满上。

    裴羽稍微扯了扯嗓子,着实觉得这酒喝的有点急了。

    饭厅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有些微妙,两个人连干了三杯之后终究是停顿下来。

    “尝尝我们家厨子的手艺,我们家不常常招待客人,听说有贵客光临他一早就开始准备了。”

    “好!”裴羽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吃菜。

    简行看他筷子拿的不错就知道他肯定在国外也经常吃中餐,想起他们一家人其实都是中国人然后便也没再猜测他的家庭,毕竟也早就摸透。

    “菜很不错,现在我也敬你一杯。”裴羽说着也拿起酒杯给他倒了酒,也是有些严肃。

    “这一杯又是为何呢?”

    “给你赔罪,上次我受伤傅缓被我父母打电话请到英国去,——你不用多说我知道你们当时肯定吵过。”

    裴羽说着主动跟他碰杯,然后先干了那一大杯。

    简行没喝,赔罪嘛,赔罪者喝就行了。

    “这第二杯呢是祝福。”裴羽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祝福的酒简行就喝了,并且心情还不错的。

    因为裴羽已经给足了台阶,而且他觉得也真是够了。

    太多年了,现在傅缓的心都在他这儿,又给他生了儿子,他不能在为了当年的事情一直斤斤计较。

    “第三杯还是祝福,我诚心祝福你们百年好合,虽然这一声来的晚了些。”

    简少这次很客气的主动跟他碰杯,裴羽也很客气,两个男人喝了几杯之后心胸也都开阔了好多的样子。

    “虽然我是她老公,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一直在吃你的醋,尤其是前些年为你我们夫妻的确吵过不少架。”

    “可是在很早的时候,——仿佛是你们婚礼不久后吧,她在婚后第一次去英国便对我说叫我不要再等了,说她这辈子不会再离开C城了,当时她虽然没有言明爱上你但是我却看得出她的情绪里全都是因为你。”

    时光仿佛要静止,整个空间里都安静下来,除了两个人的肺腑之言在空中安稳的飘荡。

    “是么?”

    “记得有次圣诞节还是年会的时候她喝醉了你去接她,那晚我也在。”

    “嗯,那次我看到你了。”

    “可是你却权当看不见,我看你去抱她离开,听到她口中喊你的名字,她若说不爱肯定就是自欺欺人了。”

    “这种事她的确很擅长做。”简行笑了声,想起两个人这些年的纠葛。

    裴羽疑惑的看他一眼,像是还没从自己的情绪里拔出来。

    “我说自欺欺人的事情。”

    裴羽也笑:“她从来以为爱情是难求的东西,哪怕是当初答应在你们离婚后同我试试也不过是觉得我们性子相仿要是在一起肯定谁也不会为难与谁,她以为结婚不过就是搭伙过日子。”

    “她这一点的确是让人费解,按理说我岳父岳母感情很好,她作为女儿整日耳濡目染应该对爱情很憧憬,也或许是见多了别的分分合合吧。”

    “嗯,我猜也是,但是谁的内心不渴望爱情呢?我们谁都不能例外。”

    也还好她还渴望,虽然烫手,但是她试着一点点的去接受了。

    简行知道这些年她受过很多苦,在跟他的感情上她受的折磨太多了。

    傅缓出来的时候便感觉他们在楼下谈事情,但是儿子睡了她也不愿意再去打扰便去了书房。

    寂静的楼下偶尔传出连个男人碰酒杯的声音。

    “记得那年她突发高烧被发现后送入医院我责备她为何不早点进医院或者通知我,她说怕打扰,她好像一向很怕打扰别人。”

    简行听到他说这些却想起上次她在公寓里发烧,也是一个人躺在沙发里可怜巴巴的不找个人去救命,她不像是把自己生命看的很轻的人,但是却真如裴羽所说,她太不愿意打扰别人。

    但是昨晚他还帮她按摩,她也很享受。

    现在这毛病总算是好了。

    不过简太太说那是因为他是她男人,换做别人她还是不会用的。

    “这毛病她现在好些了。”简行低声说,眼神里柔和了许多。

    “大概是因为你是她老公吧。”

    简少笑,此言甚对。

    “看到她幸福我也就安心了,也真是该找个女人生孩子了。”裴羽笑,然后自己端着酒喝起来,起初只是浅尝,或许是心内有苦浅尝一口后又一饮而尽。

    简行大概明白他那种爱而不得的难处,而此时他已经圆满自然也有了点怜悯之心。

    “你会好好对她吧?直到白发苍苍。”裴羽还是不放心的问了声。

    “我确定我不会再给她机会让她去英国,更不会给你机会再到她身边守护着。”

    声音沉稳有力却又不算高,叫人信服。

    “那就好。”

    “以后每年她生日也别给她送礼物了,这习惯不太好。”简行端着酒轻抿,话很轻。

    但是裴羽却拾进去心里了,点点头:也罢!

    “以后若是有事相求,我倒是不介意你来找我。”

    “这话你可得记着,说不定我真会有事相求。”

    虽然明白简行是想让他别再跟傅缓纠缠但是他却也把简行这话当成一句不是客套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我简行说话绝对算数。”

    “那我就祝你们早日生老二,以后我不会再打扰傅缓了。”

    简行笑,靠在椅背的脊背直了起来再次跟他碰杯。

    后来傅缓是真的饿了才下了楼,他们俩还在喝酒,也已经聊起了家常,傅缓看着两个红酒瓶都见了底有点不高兴:“你们怎么喝这么多?”

    “你家酒好。”裴羽低声玩笑。

    傅缓给自己盛了米饭,锅里还热着鸡汤给米饭浇上,然后才走过去坐在他们身边,看到那两个酒瓶子脸色还是不悦:“你要是喜欢走的时候送你两瓶就是,不准再喝了。”

    “嗯,既然缓缓说不准再喝我们就不喝了。”简行举起杯对他,两个人将酒杯里最后的酒喝完。

    阿姨出来给他们盛了饭,三个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吃了顿饭。

    裴羽走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傅缓跟简行站在门口送他离开,傅缓抬眼望着自己的老公:“你们聊什么神神秘秘?还喝那么多酒。”

    “没什么。”他说着勾着她的肩膀往里走,傅缓的手也在他腰上,虽然不知道他们谈过什么,但是看两个人一笑泯恩仇的样子她想要的效果是达到了,所以也不再多问。

    简行这晚却出奇的温柔,似乎她是一碰就会碎的宝贝似地,那么小心翼翼的要她。

    “缓缓,你欠了我这么多想好怎么补回来了么?”他低声在她耳边说,唇含住她的耳垂轻轻一咬。

    傅缓被他撩的根本没办法思考,红头着耳根子望着他那情难自控的样子:“嗯?”

    “三年又两年,看来我真的要慢慢补了。”

    “在说什么啊?”

    “裴羽说祝福我们早点生老二呢,这阵子我们不妨好好准备准备。”

    傅缓……

    “既然儿子是跟我同一天生日,那女儿便跟你一天生日如何?”

    “儿子是凑巧了,谁知道下次还会不会凑巧?”她被他撩的话都说的艰难。

    “不怕,我会把握。”

    这种事还能把握?

    傅缓心虚的要命,但是他已经动了。

    “缓缓?”

    “嗯?”

    “我爱你!”

    “嗯!”

    “说我爱你。”

    傅缓嗓子里痒的厉害,根本说不出来,唯有搂着他的脖子缠着他的腰上迎和他他意乱情迷。

    ——

    傅缓那天去应酬去洗手间经过隔壁间的时候正巧那边在上菜,她只是听着熟悉的声音无意间一眼,却没想到一眼就看到里面坐着的三个人,那三个女人相聊甚欢的样子。

    几乎是立即就走了,只是她却终于肯定自己上次在停车场不是看花眼,就是陈青罗跟潘悦。

    那么现在陈青罗跟那母女俩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

    傅缓突然发现自己大概是在这些人的计算之内,而一时之间又无法猜测出她们打算怎么算计她,于是心内略微烦躁起来。

    晚上喂完小澈回到房间侧躺在床上她就开始想,其实这一整天都没有停止想,一只手抵着额头,一只手在腿上轻快的敲打着,眼里像是失神又无意间显露出来不可小视的锐利。

    简行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到床边坐下,看她那傲视天下的模样禁不住好奇的眯着眼望着她:“在想什么?”

    “今天中午去吃饭看到姑妈了。”

    “嗯?”

    “她回来了,但是好像没有告知家里,她还有潘悦还有陈青罗一起吃饭。”

    简行没说话,眼睫垂下。

    “我怎么感觉好像她们在算计我,是不是我多虑了?”傅缓眉头紧皱着,问出这句的时候也希望简行能给她个答案。

    “凡事多留个心眼也好,她们三个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

    “我现在都在想我当初帮潘悦逃离圣启到底对不对了。”她叹了一声无奈道,真是为这事苦恼了。

    “自然是对的,不管她们想要干什么,但是潘悦在圣启,圣启就有可能某天突然利用潘悦对付傅家,这件事你做的总是没错的。”

    “可惜了我那五百万,到现在她也不提。”傅缓确定那件事做的总是没错却又对那五百万耿耿于怀。

    “改天我想个法子让她还你怎样?”

    “你有办法?”

    傅缓激动的起身去望着他,眸子里也不似是刚刚的忧虑。

    “自然有。”

    “那好啊,那可是我借了公司的钱给她垫上的,让她趁早还了我的好。”

    “没想到我一向大方的老婆竟然也有较真的时候。”

    “对那种跟我不交心的人我大方地着吗?何况我这较真的毛病我觉得完全是跟你学的,嘿嘿。”

    她又躺下,双手搁置在后脑勺垫着,翘着二郎腿开始想潘悦去还钱的美事。

    简行擦完头发将毛巾扔到一旁然后潇洒的躺到她身边去:“我有那么较真么?”

    “简直无人能敌。”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为夫要是不让你见识见识我这较真的本事恐怕也不合适。”

    “干嘛?”

    “非要干的你死去活来不可。”

    “简行你最近总没个正经。”三句话不离这个题。

    “较真嘛。”

    他说着手已经去解她的衣裳,傅缓抓着他手的手松开,然后红透着脸看着他那专注的帮她解衣裳的样子,然后……

    “还是让我来伺候你吧。”

    她翻身而上,然后将他刚穿上不久的背心跟睡裤给脱了下来。

    “以后洗完澡还是别穿衣服了,真是麻烦。”傅缓帮他脱完后有点虚弱的趴在他胸膛说,恶趣味的牙齿在他胸口扯了一下。

    简行嘶了一声,之后却是双手垂下抱住她的屁股往下摁。

    傅缓吃力,他突然坐了起来埋首在她胸口。

    当夜晚再浓厚一些,小澈突然醒了,简行去抱了小澈到他们的房间里,三个人相拥着入睡。

    ——

    这个春天真的是越来越暖了,而且花草皆动。

    早上傅缓开车去公司感觉到处都朝气蓬勃的,好像未来是很美好的,而不是充满荆棘。

    可是实际上她却觉得这段时间她周围可能都布满了荆棘,而敌在暗她在明,这种感觉叫她心里不怎么爽。

    回到办公室后不久潘悦就去找她了,并且将一张支票送到她手上。

    “前阵子就想给你的但是钱一直在我妈妈那里,昨天我跟我妈妈联络过说起这事立即让我马上还给你,姐姐你也真是的,一直不问我要我差点都给忘记了。”

    傅缓没说话,只是看着自己手里的支票突然想起简行昨晚的话来,他办事效率够快的啊,只是他是怎么做到这么快就让潘悦还钱的?

    “我也是忘记了,幸好姑妈记得。”说着她便摁了内线:“刘姐你进来一下。”

    刘颖进去办公室后傅缓将支票给她:“将支票交给财务部。”

    “是,我马上去。”刘颖怔了一下子,转而立即接过支票走人。

    潘悦看着刘颖走后才是真的傻了:“姐,你干嘛把钱给公司啊。”

    “本来就是公司借的钱,不然你姐每个月万八千的工资怎么给你付违约金。”

    潘悦……

    傅缓说的轻松,潘悦却是似信非信,毕竟这整个集团将来都是傅缓的。

    而且依她看,傅缓一样不起眼的首饰也得几十万,一个钱包也得十几二十万吧,怎么会缺那五百万。

    心里虽然发堵但是也没再多说:“姐,那我出去工作了。”

    “嗯。”傅缓低着头看文件,像是很忙碌的样子,却是在她要离开前突然又抬起眼看向门口的背影:“潘悦。”

    “嗯?”潘悦回头,一双眼睛透着傻气跟纯净。

    “姑妈现在在忙什么呢?”

    “哦,她一直帮爸爸打理公司。”

    “近期不打算回国么?”

    “外公过生日的时候来过,所以近期没打算来。”

    傅缓垂眸片刻,然后点点头让她去工作。

    潘悦出去后还觉得奇怪,傅缓竟然突然问她母亲的事情,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可是她母亲回来的事情没有告诉任何人啊,潘悦疑惑的皱起眉,然后握着手机离开。

    傅国安中午去敲了女儿的门:“中午陪爸爸参加个应酬?”

    “嗯。”

    “你今天怎么好像心事重重?”

    “爸,你觉得姑妈这个人怎么样?她跟傅家你觉得她有什么想法么?”

    “你姑妈是我的亲妹妹,她也是咱们傅家的人,你爷爷又疼她,你想说什么?”

    “随便问问,走吧。”傅缓说着合上手里的文件关掉电脑起身陪他去见客户吃饭。

    中午在一米阳光吃午饭遇到袁欣,两个人便坐在角落的椅子里聊了会儿,傅缓说:“你打算怎么办?王程锦好像愿意为你从家里搬出来。”

    “可是他父母会把我当成破坏他们家庭的坏女人。”

    “老实说我觉得这并不毛病,为了不爱你的人放弃爱你的人,你不觉的这样得不偿失么?”傅缓眉头微皱给她摆道理。

    “他们不爱我,但是爱程锦啊。”

    “哈,可是你如果放弃王程锦,你有没有想过你让他的父母开心了却让他跟你儿子不开心,你撇开王程锦不说,你想让小枫这么小就做单身家庭的孩子?你是让小枫跟你还是跟王程锦?”

    “那自然是跟我。”

    “那你就是在做梦,王家绝不会把孩子交给你抚养。”

    “那我也会带小枫离开的。”

    “偷偷离开?王家家大业大想要找到你会是难事?换言之你要是真的打算悄悄离开就是让王程锦陷入两难困境,并且让他伤心失望,袁欣,我搞不懂你对待婚姻对待感情怎么会这么不认真,我以为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对这些事情应该会看的更明白。”

    “你不懂,你的家人都拥护你,你的婆家也都看好你,而我什么都没有。”

    “可是如果我的公婆如你公婆这般,我却是绝不会因此而离开我的丈夫跟儿子。”

    “或许你说的没错,但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我本来就是李家的棋子,是王家的生子机器。”

    傅缓听后觉得头疼就低头捏眉心,却在她正生气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袁欣的时候见袁欣缓缓地站了起来。

    傅缓抬眸看着她那震惊绝望的眼神便回头看了一眼,王程锦。

    哈,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她们不远处的绿植显得渺小至极,王程锦就那么冷冷的站在那里,眉头也是微皱着,却是丝毫不打算言语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里?”他走上前去低声问袁欣。

    “哦,我跟一个老乡在这边吃饭。”她低声回答。

    “不带我去见见你的老乡?”他的声音一直压的很低。

    “走吧!”袁欣低头走在前面。

    王程锦无奈叹了一声,双手缓慢的插在兜里稍微侧颜:“谢了。”

    谢?

    在他们夫妻走后傅缓还在想自己千万别弄巧成拙,本来是该谢,可是被他听到她们的谈话之后,傅缓胆战心惊,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毁了人家的婚姻。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啊,刚刚袁欣那些话会不会激怒王程锦造成反效果?

    其实王程锦早就想有个人跟袁欣谈谈,将其中关系轻重给摆一摆,所以他自然不会因为傅缓跟袁欣这次交谈而动怒,袁欣的心思他早已经知道。

    她急着摆脱他却不能,恐怕现在苦恼的很。

    “这是我老公王程锦,这位是我大学同学蒋小燕。”

    袁欣进入包间后柔声介绍,脸上也终于带了些笑意。

    “哦,你好,早就听袁欣提起过她有位霸道总裁当老公,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客气,坐吧。”他反客为主先坐下,袁欣坐在他身边但是却不再动筷子。

    “刚刚你出去这么久我还以为你掉茅坑里了呢。”蒋小燕向来说话口无遮拦,这回在王总面前也没能忌口。

    “遇到以前的老板打了个招呼。”袁欣只简单解释。

    “在这种地方遇到以前的老板,帅呆。”蒋小燕又不知道在胡思乱想写什么。

    “小燕在一家设计公司上班,我们刚联系上不久。”袁欣跟他解释。

    王程锦才不管别人在哪儿上班之类,他只是用那种沉默着了无生气的眼神盯着他老婆。

    袁欣知道他必是听到了刚刚她跟傅缓的谈话,心里有些烦躁但是想想又觉得反正他该知道她的心事,于是就努力忍着没再跟他多提。

    所有的事情都在回到家以后好了。

    王程锦笑着说:欣欣在城里的朋友并不多,以后蒋小姐有空可以多找欣欣逛逛,也欢迎去我们家做客。

    蒋小燕没想到王程锦竟然会邀请她去家里做客,但是听袁欣说过跟公婆的关系她便只是憨笑着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虽然想见识下恶婆婆,但是毕竟老公这么威严冷淡,真叫人不敢轻举妄动啊。

    午饭后夫妻俩跟蒋小燕告别,王程锦开车载着她往城外走。

    “我们去哪儿?”

    “散散心。”他淡淡的说了一声继续平稳的开着车子往外。

    袁欣没说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心想他们是该找个地方散散心了。

    最近家里的氛围太压抑,她本想就跟他过个年然后就回去,但是他却不允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多陪他几日,每次看他压制情绪总是为她着想她就觉得自己实在太自私。

    城外的风景果然很好,他们到了山上,很多的小野花开了,她走到一块大石头旁边坐下,转眼就看到他朝着自己走来。

    袁欣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看似黑暗的男人会给自己带来温暖,会让自己不舍,曾经她几乎以为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转身逃也似地溜走了。

    而今竟然不舍的,不是那种轻易地不舍的。

    她有时候觉得看不懂他的心,她甚至觉得自己糟糕透了,要家世没家世要能力没能力,在公司也只能打打杂罢了。

    可是他竟然说没打算离婚过。

    袁欣感觉自己的心有点承受不住他这样的厚爱。

    他点了根烟,靠在她一侧抽烟,风一吹烟味飞的有些远,从她的鼻息间。

    “你刚刚都听到了,我跟傅缓的对话。”

    “哪怕是为了小枫,你也别再有那个念头。”

    “可是程锦……”

    “不必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只要你知道自己是谁的女人就行。”他转头看她一眼,眼神颇为冷冽。

    像是不容置疑。

    她闭了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一向说不过他。

    “你信不信,就算你飞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把你找出来?”

    他低着头,手指弹了弹烟灰。

    “我不信。”袁欣嘟囔,只要他给她几天时间,如果她一走他就找他的确能找到她。

    “哼,不信你就试试,但是如果你是被我抓回来,你以后的日子就没有现在这么自在了。”

    “程锦!”她转头,非常认真的望着他:“我有什么值得你这么留的?我又不可爱,也不是小姑娘,甚至也不够漂亮,没有豁达的心胸。”

    “哼,这就是你睡了我几年想这么一走了之的借口?”

    袁欣……

    “你我又不是傅缓那样的年纪,感情上早已经该稳定下来了,小枫都要三岁了你跟我谈离婚?还是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传闻。”

    他苦笑了一声,然后低着头继续抽烟。

    袁欣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离婚不是只为了传闻。

    其实她为了亲生父亲的死亡也一阵子睡不好吃不好,只不过所有的事情都纠缠在一起所以没人以为她是因为亲生父亲的自杀罢了。

    她不觉的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那个男人跳了楼给她的心里还是造成了一定的负担。

    如今,她真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罪人,而且还是一个大罪人。

    父亲死了,夫家恨她。

    那种心力交瘁的感觉时常搅的她心神不宁,甚至觉得暗无天日。

    她想要逃离,她想要另寻一片蓝天,她想不再这样难过了。

    她不想失去他,可是她又想失去他。

    因为只有失去他她才能够重获新生。

    傅缓说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傅缓身上她万万不会为了别人放弃丈夫跟儿子,但是她们虽然都是女人又怎么会真的相同?

    一个是心比天高,一个却是碌碌无为。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哪怕那些年李家还算不错,她被人叫做大小姐。

    回城后天已经快黑,两个人就在山上坐了那么久,回去后小枫看到她便跑到她跟前去亲的要命,王程锦站在边上看着也很欣慰,也希望她能明白只有一家人在一起才是对儿子最好的事情。

    王程锦的母亲看了他们回来后,尤其是看到孙子跑到袁欣身边后却是很不高兴。

    因为王程锦跟父母聊过威胁过,所以他母亲现在不会怎么对袁欣,但是所有的嫌弃都在脸上写着呢。

    “妈妈抱抱,爸爸抱抱。”小枫张开着手臂要袁欣抱,袁欣刚抱起来却又要王程锦接手。

    王程锦一向宠这个宝贝儿子自然立即喜滋滋的从她手里接过去,袁欣无奈的笑了声,只有看到儿子的时候她才会快乐些。

    “今天跟奶奶去哪儿玩了?”王程锦抱着儿子往里走一边问道。

    “去商场买了几个小玩意,顺便买了几套新款的童装。”王程锦的母亲说道,看儿子坐下后便去摸了摸孙子的小脑袋,这爷俩她是怎么都看不够的。

    袁欣走过去坐在最边上,在这个家她早就没地位了。

    “你去厨房看看晚饭准备的怎么样了,让厨子少加点盐给小枫的吃食里。”

    袁欣屁股还没坐热,听到这一声后立即就起来,真的如王家的女仆那般没有地位。

    “你坐着,这都要三年了厨子又没换还能不知道小枫的吃食该怎么做?”他声音低沉,但是却很有道理。

    他母亲瞪了他一眼,最生气他总向着袁欣。

    “我去看看吧,反正也没别的事情。”袁欣低声说着然后就起身去了厨房。

    王程锦在她走后不高兴的看母亲,他母亲看他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儿去,甚至带着怒气的眼神里还有些委屈。

    “我就让她去厨房看看也不行了?就算是宝贝媳妇也不用宝贝成这样子吧?”

    “您又何必……”

    “难道我在家不煮饭么?那么难道是你父亲或者你还是你死去的奶奶刁难过我我才会下厨的?”

    王程锦知道他母亲的意思,但是她到底在想什么其实王程锦很清楚。

    “少奶奶。”厨房里看到她虽然很意外但是还是礼貌的点点头,王程锦吩咐过不准任何人给她脸色看,并且要对她毕恭毕敬。

    袁欣只微微笑了笑,然后走上前去:“婆婆吩咐说小枫的吃食里少加点盐。”

    “哎,你就放心吧,小少爷的吃食我们可是注意着呢,老爷太太都宝贝小少爷宝贝的要命,自从小少爷开始吃饭一天总要交代个十遍八遍的。”厨师还是不太高兴被除了这家的男主人跟女主人之外的人吩咐事情。

    “您辛苦了。”袁欣看人家表情有点不好自然也知道低头。

    只是她不知道,她的脑袋越是低,在这个家越是没有地位。

    ——

    王程锦出差,袁欣被王家主母赶出王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