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66 想的快要死了
    她自然是没办法把小枫带走的,但是她还是选择了离开。

    她真的受够了,受够了低三下气,受够了被冷嘲热讽,受够了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家里生活。

    所以……

    ——

    王程锦连续找了一周都没找到她,鲜少生病的他也终于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你们俩来的正好,我回去带小枫,你们俩陪陪他。”他母亲从座位里起来跟去探望他的简行还有顾城打了个招呼离去。

    简行跟顾城低头让路,等到他母亲离开后才转头看他,没想到王总三十多了竟然又经历这种失去妻子的痛苦,还是像是苦情言情剧里的剧情。

    以前都是他俩被女人折磨的死去活来,现在王总也要历劫了哦。

    顾城无奈的叹了一声:“你纵使再难过也不用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啊,曾经谁说这辈子都不会为了个女人茶不思饭不想?这才没几年你就忘了?”

    王程锦躺在那里不说话,简行敏捷的眸光却捕捉到他眼底升起过的一丝情绪。

    “还登了报,恐怕这病是病给别人看的吧?”

    简行那话一出顾城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盯着简行半晌又去看王程锦:不至于吧?

    “我是真病了,你看不出我的样子很憔悴么?”王程锦实在是受不住他们俩胡乱猜测然后才耐着性子说了句,声音也是有气无力,倒是给人以很老成的感觉。

    “是挺憔悴的。”简行回了声,眉头挑了挑像是若有所思。

    “不过哥,那女人既然走了就走了吧,她既然都不留恋你你就别再为她伤心了,这病一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伤自己的身体了,人家不心疼咱,咱自己得心疼自己啊。”顾城一副很心疼他的模样。

    王程锦竟然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心想这小子抽什么风?

    连简行都意外,顾少爷可不是那会关心别人的人,尤其是这关心别人的话更是不怎么会说的,今个竟然开窍了?

    “肯定是我母亲在我出差的时候对她说了什么她才会离开,本来我以为她肯回来陪我过年就是愿意为我隐忍,我还想等出差回来我们就一家三口搬出去住,谁承想我回来的时候她竟然已经走了。”

    王程锦躺在床上无奈的叹了声,然后找简行借火:点根烟给我。

    简行正在戒烟所以没带就看向顾城,顾城立即掏出烟跟打火机出来。

    “你什么时候开始出门不带烟了?”

    “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带了。”他浅笑着,说起这话的时候颇有深意的感觉。

    王程锦跟顾城都好奇的看他,大家各自都有心事便也没想他那么多,王程锦抽了口烟后才又说:“找了半个月也没找到她的人影,我甚至怀疑她已经离开C城了。”

    “是不是回她养父母那里去了?”顾城突然想到。

    王程锦抽了口烟摇了摇头:“不会,她最不会回的就是那里。”

    “如果你在航空那里查不到她的下落——,她会不会坐船离开?”

    简行想了会儿突然提出这个疑问。

    王程锦抽烟的动作突然停住,眸子里有些魂牵梦绕的东西在缓慢的流转。

    是啊,她不坐火车,不坐飞机,他们是沿海城市,她很有可能坐船离开的。

    “那,我去查?”顾城提出意见。

    毕竟现在王程锦这个样子做事情也不给力。

    “那这件事交给你了。”王程锦话虽那么说,但是在顾城去查的时候他还是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电话。

    简行从医院离开便去了傅缓所在的办公大楼,在一楼大厅里遇上潘悦,潘悦看到他不似是平时那么激动,反而有些紧张害怕,小声叫到:“姐夫。”

    然后就默默地缩在角落去了。

    简行没说话,敏锐的眸光却足以证明他能猜得出她到底为何突然这么怕他。

    傅缓的钱她已经还了,他也懒的多跟她废话,只是到了二十楼的时候他突然稍微侧身,冷冽的侧颜望着她:“高层电梯你也可以乘坐?”

    “啊?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她结结巴巴的说着就小碎步往外跑去。

    其实早在很久以前傅缓就跟她说过普通职员不能乘这部电梯,只是她一直不怎么长记性,只以为反正很少碰到傅缓,却没想到碰到了简少。

    简行到她办公室坐了会儿她才从老板办公室回来,看到他的时候又惊又喜:“你什么时候来的?”

    “半个小时前,听刘助理说你去了爸爸那里就没让她打扰你,谈完工作了?”

    “嗯,对了,王总没事吧?”

    傅缓到他身边坐下,突然想到他说要去看王程锦。

    “没什么,就是累病了而已,要说你的前助理也真够不让人省心的。”

    “有那么个容不下她的婆婆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身上啊。”

    傅缓跟简行说,虽然她跟袁欣说的时候是提醒袁欣别做出错误决定,但是每次别人跟她提起她几乎都是这样偏向袁欣的言论。

    “唉,跟她过日子的是程锦又不是她婆婆,不喜欢大不了搬出去就是了。”

    “别说的轻松了,事情不到自己身上永远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嗯,还是我老婆体贴,懂的照顾我,还懂的照顾公公。”

    傅缓无奈,他的手轻轻地在她的背后抚着她的长发,那么会顺着她哄她开心。

    她突然想起来,最近他在哄着她过阵子生二胎呢,所以现在这么夸赞她不是没有原因啦?

    不过心情还是好的厉害,反正二胎早晚都要生的,但是老公的宠爱也是时时刻刻都想要的。

    “晚上想吃什么?回去后我煮给你吃。”傅缓依偎在他的肩膀好心情的问他。

    “你要是再煮饭,咱们家厨子该打辞职报告了。”简行无奈的看着她说道。

    早上她上班以后厨师大哥还跟他说这事,希望少奶奶不要一直进厨房了,不然他都觉得自己没有用武之地了。

    “可是你不是一直爱吃我煮的菜么?还记得有阵子只要不是我煮的你都不吃呢。”傅缓说,手抬起来在他肩膀,下巴也搭在手臂上。

    “那是我们单独住的时候,现在是在简家,你大可以当你的少奶奶,偶尔下下厨犒劳我就好了,嗯?”

    他抬手勾住她的下巴低声请求。

    “那好吧。”傅缓想了想也觉得自己一直占用厨房不太对。

    简行握住她的手到怀里:“你总爱手脚冰凉,本就不适合多碰水。”

    傅缓颇有棱角的轮廓有点泛红,他总这样一张口就将她哄的服服帖帖,这样的日子真的好的让人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晚上两个人一起回家,小家伙看到妈妈立即开心的手舞足蹈。

    简行当然也感觉到他儿子似乎比较喜欢他老婆,对他的喜爱貌似有点不及。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他最喜欢的也是自己的老婆。

    傅缓抱着小澈亲了又亲,阿姨在旁边说:“今天去洗澡呢,一直不愿意出来。”

    “是么?看来我们小澈有做一个游泳健将的潜质呀。”

    傅缓一只手抱着他,另一只手跟他的小手纠缠着把玩着往沙发那里走去。

    简励在看报纸,抬眼看了看她,她笑着打招呼:“爸爸。”

    “嗯,今天你们俩倒是回来的早。”

    “公司事情不多就早回来了。”简行说着这话的时候也已经在傅缓身边坐下,顺势将傅缓怀里的小家伙抱到腿上。

    虽然说是老婆大人最重要,但是如果真的一天不抱这小子他心里也会觉得不得劲。

    所以,心不甘情不愿的,在没有别人提醒的状况下他还是打算每天抱一抱的。

    “今年看来经纪又不警惕啊,各种行业似乎都很难做。”简励看着报纸的时候说了句。

    “现在竞争越来越强烈倒也是真的,至于别的反正我们也无能为力。”傅缓想起金价还在下跌她几乎已经对此事无言以对,甚至做好了一整年金价都不会再涨上去的心理准备。

    吃晚饭的时候傅缓特别夸赞了今天的菜肴简直美味到极点,乐呵的厨师也合不拢嘴。

    简励笑着说:“还跟我说比不上你了要,要辞职呢。”

    “那可不行,我可不舍得我老婆在家当煮饭婆。”

    简行立即回了句。

    “是啊,很快我也得忙起来了,大概也煮饭时间越来越少了。”傅缓也很配合。

    再就是她也真的要忙起来了,她参加了一个设计比赛,再就是他们的珠宝展示会也马上要开始了。

    ——

    潘悦跟她母亲一起在酒店的套房里用餐:“妈,要不然我辞职吧?”

    “辞职?为什么要辞职?”

    “我今天碰到姐夫了,我一碰到他心就虚的特别厉害。”

    “你有什么好心虚?那又不是他的公司,不过当初让你进傅家的公司真的是个错误,你当初就该求你外公让你去简少那里。”

    “啊?我可不敢,他好吓人的。”

    “他哪里吓人了?”

    “你不知道,他总是不拿正眼看我,每次见面的时候我都觉得他的眼神好恐怖,黑暗,好像要把人撕碎了那样。”

    “尽是瞎说,再说了男人有点威严总是好的,难道你喜欢软骨头?”

    “但是我是真的放弃姐夫了啊。”

    “姐夫姐夫,指不定哪一天他们就离婚了呢?叫什么姐夫?”她母亲瞪了她一眼然后却往她碗里夹了一块牛肉。

    潘悦有点胸闷的吃不下,然后放下了筷子:“妈,我是真的喜欢上苏林了,我不打算再在姐夫身上浪费时间,您能不能也别……”

    “这些事都以后再说,先吃饭吧。”

    “妈,我们做这些事如果被姐姐跟舅舅发现了他们会不会告我们啊?”

    “有你外公在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她母亲继续往她碗里夹菜。

    潘悦本来就减肥不怎么吃东西,现在更是吃不下。

    “那你不去看看外公吗?”

    “过几天再去,不急。”

    潘悦看着自己母亲像是很稳重的样子,心下便也不在多想。

    反正傅家欠了她们母女的,潘悦一想到那五百万就耿耿于怀。

    只是当躺下后潘悦紧张的握着手机半晌给苏林发信息,苏林却是回也没回的。

    她突然记起上次见面还是为了傅缓那五百万。

    苏林收到她信息的时候正在外跟某个富家小姐相亲逛街呢,看到她的信息自然不会回。

    “听说你以前喜欢简家少奶奶是真的么?”

    “或许现在也还喜欢。”

    海边的风有点大,但是春末已经暖了,风一吹倒是叫人精神抖擞快乐起来,连同爱上得不到的人的感觉也不那么沮丧。

    “啊?”女孩一怔。

    “你觉得我会忘记她吗?”

    “啊?应该会吧。”女孩想了想回答。

    “是啊,到了该忘记的时候总会忘记的。”苏林其实一直在期待那天。

    毕竟她的心已经归了那个男人,再也不会改变。

    “等你遇上跟你情投意合的人,还在单恋着不过就是还没有遇到对的那个人罢了,我也是听别人说。”女孩笑起来很秀气,说话声音也很缓和温柔。

    苏林就那么保持微笑公子的模样望着她,点点头道:“你肯定经常看一些心灵鸡汤吧?”

    “你怎么知道?”

    “以后少看吧,鸡汤有毒。”

    女孩……

    “那我们回去之后怎么跟长辈说我们的事情?”

    “实话实说。”

    苏林倒是潇洒,女孩自己打车回去的,他开着车去了会所。

    很久很久不再外面风流了,毕竟现在的身份已经容不得他跑去夜店嗨个三天两夜之类的,甚至他一旦踏足那种地方就会被人给报出来也说不定。

    哪怕是去会所也都是在雅间里,无趣到他想不起自己还能做什么快乐的事情。

    除了能随心所欲的思念一个人,除了能天马行空的思考。

    现在的他,无论是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谨慎谨慎再谨慎。

    傅缓哄着小赫睡了以后回到房间里去简少还在看股市行情,傅缓躺在他身边陪他看了几眼然后就没什么兴趣的说:“睡觉吧。”

    “嗯。”

    很多事情都在预料之中,所以他们也很少聊了。

    只是当只剩下落地灯还开着,他掀开被子躺进去,双手一捞将她柔软的身子捞到怀中:“今天怎么这么软?”

    “累嘛,今晚就这样睡觉好么?”

    “好啊,当然好。”

    他的唇已经贴着她的耳根抵添着,竟然还说好。

    傅缓感觉一团柔软已经被他搂住,再往后她动也不想动,只是顺着他的手势而翻了个身。

    “我保证今晚什么都不做,你睡吧,我吃会儿免得晚了你漏奶。”

    傅缓……

    她躺下不久就睁不开眼了要,但是被他吃了一会儿后她实在是难受的厉害只好将他推倒:“以后说不准就是不准了你听到没有?”

    “嗯!”

    然后现在,她已经骑在他身上。

    外面的星星在眨眼睛,而室内……

    旖旎一室。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暧昧的声音才渐渐地平复的,当男女用只有对方才能听到的声音向彼此倾诉着什么,又或者是难过的,酣畅的娇喘,当一切都渐渐地平复……

    “简行,你快累死我了。”

    他抱着她的腰压着她在身上,性感的薄唇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声什么,傅缓已经无力做表情,但是内心却是紧张又羞涩的。

    但是也是认可。

    他已经戒烟十多天?

    这两日甚至酒也戒了,傅缓觉得简少能这么有毅力在这两件事上真的很不容易。

    所以他想要女儿的那种非常渴望的心情她大概也了解了。

    这晚傅缓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生了一对双胞胎,全都是清澈的大眼睛,眼珠子黑溜溜的显得特别精神,但是……

    全是男孩。

    所以这个梦很长时间傅缓都不敢告诉简行,上班的时候自己偷偷地在电脑上查什么周公解梦。

    有人说梦是相反的,也有人说梦是一种预兆。

    周公解梦说……

    嗯,终究不到最后也不知道哪个是真。

    傅缓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她就总觉得这几天好像要发生点什么事情,结果事情真的出了。

    工厂新来的一批货竟然出了问题。

    她跟刘颖立即收拾了行李去出差,简行晚上回家才接到她的电话,听着她的声音有些疲倦便没多问,只说:“别太着急,问题总有解决的时候。”

    “嗯,两三天之内恐怕是回不去了,你跟爸爸还有小澈在家好好的。”

    “我们都很好,你不在晚上我就跟小澈一起睡了,等你回来。”

    “嗯,那……”

    “缓缓,我等你回来。”

    “好,那晚安。”

    突然就觉得心里很安慰,傅缓接完电话以后。

    而简行怀里还抱着已经昏昏欲睡的小家伙,看着这小子更想媳妇了。

    但是傅缓不在家的日子他还是要好好地照顾好儿子,免得她真的以为他不够爱这小子。

    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为这么小的小家伙操心不是么?

    可是这辈子第一次当父亲就当的这么幸福。

    他抱着小家伙从沙发里到床上,将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后哄了哄给小车盖上被子才去了浴室洗澡。

    爷俩光棍的日子,也总得好好过。

    他现在担心的是傅缓为了那件事着急上火。

    ——

    袁欣是坐船走的,辗转几个城市之后她最后却又回到了C市。

    世界太大,然而能让自己安心存在的却只有这一个城市。

    她想,已经跑了将近两个月,他肯定已经找不到她了。

    她自己在郊区租了个小房子,然后就暂且住了下来。

    想儿子的时候她会悄悄地去学校门口看几眼,差不多都是婆婆去接小枫,偶尔王程锦有空也会去。

    她已经很久没有正面见他,再见的感觉……

    心里五味杂全,心里像是有什么在悄悄地涌动,像是想要有一番大作为,最后却只是随波逐流了。

    蒋小燕买了点水果去看她,看到她自己站在窗口发呆忍不住叹息:“既然想他们就回去嘛,王总为了你好像也是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前几天我碰到他他还很主动的跟我打了个招呼,我知道那都是因为你。”

    “能像是现在这样就很好,对了,我让你帮我找的工作怎么样了?”

    “工作是找到了,不过那么小的公司你确定要去?不说别的,就你以前上班的那家公司也是在C城鼎鼎大名啊,你真愿意屈身在那种小地方,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的死工资?”

    “我现在就一个人,两三千块也够用了。”她低声说着,眼睛一直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

    “你这又是何苦,我要是你我就不会离开,放着好好地日子不过这是折腾什么嘛,你就算不在乎王总,那么小枫呢?他肯定每天晚上都想妈妈想的睡不好。”

    终究有人能触动她的心,叫她的心仿佛在被冰凉的匕首一刀刀片着,那样生疼生疼的。

    “若不然就……”

    “小燕,你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我真的不能。”

    “唉,对了,李家又出事了,你那位亲生母亲从楼上摔了下去,现在还坐在轮椅上不能自理?”

    “什么?”

    袁欣吓的不轻,她母亲也早不住在原来的豪宅里,豪宅被变卖后她带着一个阿姨住在以前的老房子里。

    阿姨认识她便放她进去,并且告知了她里面女主人的情况。

    袁欣进去后就看到那个女人坐在轮椅里在沙发边上拿着遥控器,带着老花镜在看电视新闻。

    她那个年纪的人竟然还时时看新闻么?

    “你来干什么?”她母亲显然也不喜欢她,看到她来原本就冷冰冰的脸更加刻薄了。

    “听说您受伤了。”

    “用不着你假好心,滚。”

    “滚?”袁欣听着那绝情的一句之后忍不住笑了一声。

    “对,滚。”

    “您把您丈夫的死归根在我身上?是他自己承受能力太差,是他自己跳楼自杀,您……”

    “你给我住口。”

    话说着手里的遥控器就撇了出去。

    袁欣快速转头,但是遥控器还是擦伤了她的侧脸。

    “你没有资格这样说他,他是你的父亲,你为他做什么都应该,你这样害他是会遭报应的。”

    “父亲?你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让我当女儿,如果不是家里需要我这样一颗棋子,二十多年我都在别人家里长大,你们从来没想过去看看我不是么?父亲?报应?到底是谁的报应?”

    “那你来干什么?来看我的笑话么?看完了就快滚吧。”

    女人激动的压低了身子在轮椅里,脸上更是一阵红一阵白。

    “好,我走,但是这次我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您自己考虑清楚。”

    袁欣就那么远远地站着,不管脸上的疼痛只是盯着轮椅里那个几乎抓狂的老妇人。

    那个女人突然的安静,不再大吼。

    只是往里深陷的眼眶里越来越模糊。

    “作孽啊真是,作孽啊。”

    袁欣站在不远处也是捂住的落泪,可不就是作孽么。

    李家想要借助她保住的最后也没能保住,她现在又被王家嫌弃,作孽做的好深。

    王程锦最后已经放弃找她,只是没事的时候带着儿子去简家走走,不过因着傅缓也不在所以他也有点同情自己的儿子。

    本来还指望着傅缓能多给这小子点温暖,结果傅缓又去出差。

    王程锦抽了根烟才问他:“你最近到底为什么不抽烟了?”

    “你那阵子不是跟我说要二胎么?”简行坐在那里低低的反问了一声。

    王程锦只觉得胸口闷的要吐血了。

    “我们便是打算要老二了,我打算要个闺女。”简行说起来要个闺女,都要乐开花了,好像他闺女已经怀上了,不,好像已经在他怀里那般。

    “是么?傅缓同意了?”王程锦知道傅缓那边现在事情多的要命。

    “当然同意了,她有什么理由不同意么?她那么爱我。”

    简行越说越得意。

    “傅缓真的亲口跟你说过我爱你三个字?”

    王程锦凑近他,手指间还夹着烟,眯着眼盯着简行问的。

    简行……

    “当然。”虽然说当然,但是整个人已经不好了,刚刚笑的像是花开,现在是花落了。

    “哼,不是我不信任你,本来你们夫妻恩爱我也替你高兴,但是傅缓那性子,我猜她不会说。”

    简行不说话,为了这三个字他已经不知道吐了多少血了,别的事情她都顺着他,就这仨字她嘴巴严实着呢。

    “爸爸,弟弟……”小枫突然拿着一个玩具去了王程锦身边,王程锦疑惑的朝着宝宝车里的小家伙那里看了一眼,小家伙瞪着一双大眼睛也不说话,只是闷闷地坐在里面。

    这好像是什么征兆啊。

    简行也看着,然后……

    什么味道……

    “阿姨……”简行叫。

    然后阿姨不知道忙什么去了,王程锦突然抱起小枫:“我们爷俩该回去吃饭了,就不打扰你照顾你们家小澈了。”

    “赶紧滚。”

    “又当爹又当妈的确不易啊,还好我们小枫大了会自己上厕所。”

    简行简直恨不得一脚把他踹飞。

    “你妈再不回来我们爷俩真的要命苦了,还要被别人嘲笑。”简行一边给儿子擦屁股一边嘟囔,皱着的眉头就迟迟的没办法松开。

    小家伙只是乖乖的趴在他腿上让他擦屁股,感觉湿巾有点凉的样子,但是又好像很享受被爸比大人伺候。

    等给小家伙擦干净屁股又重新换好尿布阿姨也从外面跑回来了,简行只觉得脑门疼:“你看他一会儿,我上楼去躺会儿。”

    “是!”阿姨抱着小家伙拎着垃圾桶去倒粑粑去了,他上了楼躺在床上有点孤独的看了眼他们的合影。

    生无可恋的表情又来了,想老婆想的发疯。

    但是她太忙,他不到深夜躺下的时候也不敢给她打电话乱聊,偶尔他正聊的起劲她就睡着了,他只好脑袋里想着她然后自己继续做。

    发泄这种事情真的很不容易,还好他最近学会了隐忍不至于每天都想那件事。

    但是他现在特别想她那柔软的身体,特别想她在他身边,特别想把她压在身下然后凶狠的蹂躏。

    是傅缓主动给他打的电话:事情查的差不多了,是他们这边出了问题,不过是出了内奸。

    简行那件浮乱的心思立即就没了,只是问道她:“既然事情查清楚了那早点回来?”

    “嗯,我也想回去了。”她低声说着,其实这时候她正在发烧,还是高烧。

    “下午程锦带着小枫过来了,你不在小枫也有点不开心,不过最不开心的是我,你儿子拉大的阿姨刚好不在,程锦酸溜溜的说又当爹又当妈不容易,看着我给咱儿子处理。”

    傅缓光是想着都觉得好笑,便也就笑开了。

    “缓缓,我想你了,是那种血液里都在沸腾着为了想你的想,懂么?”

    “嗯,我也想你,也是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你。”

    明明还没到夜里,但是两个人已经开始觳觫思念,就连彼此的呼吸在手机里都变的有些难以隐忍,漫长的要命。

    傅缓挂了电话后就昏昏沉沉的躺在了沙发里睡着,刘颖请了大夫到酒店帮她打针。

    “傅总,傅总?”刘颖叫了两声她才好不容易醒过来,刘颖抚着她去了床上。

    打针前又量了体温,大夫打完针后叮嘱刘颖好好照料才离去,傅缓也已经躺在床上又烧的睡过去了。

    傅国安给傅缓打的电话也是刘颖接的,刘颖将情况都给傅国安说了一遍,然后才又回到她跟前去坐着,就那么坐在床边细心的守护着。

    刘颖也接了家里的电话,她丈夫自然生气她出差这么久,还忙的连个电话都不接,甚至怀疑她在外面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但是她早就不习惯争吵,吵了两年,后来就没力气吵了,也不愿意吵了,觉得好像也不值得吵了,她只是想能维持就维持,毕竟有了宝宝。

    她看着傅缓,有的时候她有点羡慕傅缓的婚姻,虽然她经常出差,但是丈夫却是体谅的,还每天打电话过来问候叮嘱,光是这一点她就觉得不是所有的夫妻都能如此的。

    但是从另一面讲,两夫妻都那么忙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事,要习惯这种分别的日子大概也很折磨。

    傅缓醒来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刘颖刚帮她拔了针头在收拾,傅缓觉得自己很幸运,不管是袁欣也好还是刘颖也好,至少这两个人在任的时候都对她很好。

    “让你受累了。”傅缓好不容易撑着坐了起来,脸色依旧苍白却很诚恳的笑着。

    “受什么累?这几日你跑东跑西累个半死我这也都是分内的事情。”

    刘颖说着将东西都收拾好,然后又给她拿了体温计:“再量一量吧。”

    傅缓接过的时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用量了,这会儿已经不热了。”

    “那我们明天回城么?”

    “嗯,明天就回,想儿子了,你呢?也一定想家人了吧?”

    刘颖也忍不住低了头,就算跟丈夫不好了,但是儿子怎么会不想呢?

    傅缓心里倒是也惦记简少,毕竟他惦记着她太深,她的心也早已经装着他好多年。

    只是却没想到第二天回去的时候还是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她又发烧,并且还是三十九度,刘颖不敢跟她走,怕她路上出事。

    所以等她回去的时候家里人都已经睡了。

    阿姨起来上厕所看到她便激动的迎上前去:“少奶奶你回来了!”声音压得很低,但是脸上的激动之情却很明显。

    “嗯,大家都睡了您也早睡,我先上楼去。”傅缓把行李箱放在旁边没再带上楼,所有的事情都等到明天好了,她现在只想上去看看那父子俩。

    傅缓直接回了主卧,小澈已经睡了,浴室里有流水声,他应该在洗澡。

    傅缓躺到床边去,把手用力的搓了搓才去摸了摸儿子的小脸,然后禁不住立即就笑开了,甚至眼角还带着泪。

    不知道为什么,见了面之后反而更想念了,她撑着身子在小澈脸上亲了亲:“妈妈好想你啊宝贝。”

    那柔柔的一声,傅缓觉得自己的心软的好像泡进了酒缸里。

    “就只想宝贝?那我呢?就一点都没想?”

    刚洗完澡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她身后的,将她轻轻地搂着腰在她耳边低低的埋怨。

    傅缓稍微侧脸就看到他那一往情深的眼神:“简行。”

    他没说话,只是有点凉意的手捧住她的脸,像是不顾一切的,浅薄的唇瓣堵住了她滚烫的唇。

    “我想你。”她低声说,然后主动与他接吻。

    “我也想你,想的都快死掉了。”

    “是么?我摸摸。”

    “怎样?”

    “果然好硬。”

    简行笑,却继续吻她,并且很快舌尖就敲开了她的舌头,手在她脸上摸了好几下,眉头微微皱着手开始往她的衬衣里探进去。

    那温度不像是寻常的热度,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亲吻从她的唇齿间移到她的下巴再往下到她的颈上,耳边,锁骨,一直往下。

    太热了,她发烧了。

    他急躁的掀开了她的衣裳,有点粗鲁的。

    然后却是突然喘了口气又抬头去望着她。

    “怎么了?”她迷离的眼神看着他问道。

    “你发烧了?”

    “嗯,好像是的。”她抬了抬手,手背压了压自己的额头,心内略微懊恼竟然这时候又发作。

    “还好像?你自己生病自己都不知道?”

    他生气,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压在她身上的身子立即弹了起来,他捡起地上的毛巾又围在腰上然后立即出了门。

    傅缓躺在床上突然无奈的笑了笑,他生气的样子也……

    好怀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