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72 请君入瓮(2)
    他像是已经站了很久,干净的黑色皮鞋旁边甚至还有几根烟蒂,知道她们从里面出来他才掐了最后一根烟,然后大步朝着他们走去。

    袁欣就那么站在那里,有那么一刻她想调头逃跑却发现手里牵着个小东西。

    “爸爸。”只是小东西突然挣脱了她开心的大叫着爸爸就朝着对面跑去。

    袁欣吓坏,赶紧跟着:“小枫不要乱跑。”

    王程锦也吓坏,本来还冷漠的脸上突然煞白,也迈开大步匆忙的朝着对面跑过去。

    身后车来车往他蹲下将小枫抱了起来,寒着脸看着那开心的小家伙,许久都无法平息刚刚因为紧张而激动愤怒的心情。

    直到她也跑过来,然后如木头一样矗在他们爷俩身边。

    “小枫以后千万别乱跑了知道么?车太多很危险的。”

    好像就连她的声音都叫他快要遗忘,若不是怀里抱着个小的,他此刻该是早就把她狠狠地砸住了。

    三个人一起到了路边去,王程锦把小枫安置在后面的安全座椅然后站在边上看着不打算跟他们一起的女人:“我送你们回去。”

    袁欣没说话,只是低着头要进去,他却就站在那里挡着她一点,分明说要送她回去却又好像不要她上车。

    袁欣只好抬了头看着他,他这才把车门打开让她进去。

    他抱着儿子跟在她后面,袁欣回去后突然发现自己家里除了泡面就没了别的,然后后悔刚刚在路口没有让他停车去买菜。

    然而刚想埋怨他两句就想起自己根本不会煮饭,然后又幽怨的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了。

    倒是王程锦像是习惯了她这样,然后无奈的嘲笑了一声,富有磁性的嗓音问她:“家里没菜?”

    “嗯!”

    “妈妈煮饭。”小家伙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很期待的望着他妈妈。

    袁欣顿时羞愧的无地自容,好像蹲下去跟她小宝贝说一声,他真的高看他妈妈了。

    “家里有什么?”他问了一声,然后去厨房。

    “有泡面。”

    王程锦转头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她自知他看不上立即就垂了眸。

    王程锦还是去了厨房,不多久便煮了面出来,没有加面里自带的调料,而是从冰箱里找了一个西红柿切成片放在了里面,还煮了荷包蛋窝在里面。

    袁欣瞬间觉得自己这几个月过的根本不是人过的日子。

    “赶紧吃饭。”王程锦看小枫在看他们傻笑然后就叮嘱了一声。

    小枫赶紧抱着那只大腕开始吃面,还是那么喜滋滋的。

    袁欣偷偷地看她儿子,发现那小家伙笑的可真开心啊,好像这阵子从来没见他那么笑过。

    孩子长的太快,她突然觉得自己这几个月真的错过了孩子的好多。

    或许傅缓说的对,她真的太自私,自私的连儿子都对不住。

    太多人都说孩子固然重要,但是自己的生活也同样重要。

    太多人说不要为了孩子而勉强跟男人生活在一起,她也以为是那样。

    但是现在这一刻,她心里突然有些委屈难过,曾经多少次知道自己走错了,然后却依然决然的走了下去。

    之后小枫在她房间里睡着了,他坐在狭小的客厅抽了根烟,看着她从儿子的房间出来后便也就抬眼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袁欣自知他早就发现了自己,也觉得或许该跟他说几句好听的话,便走上前去。

    “谢谢你让我见小枫。”

    他想笑,却只是垂下眸子用力的抽了口烟。

    袁欣有些怕他,他这样不理她的时候像是她根本不过是他手边一只随时可以被捏死的蚂蚁。

    “你要喝茶么?”

    “你留我喝茶?”他质问,声音冷的她有点颤抖。

    “那不然你还在这里……”她没说下去,抿了抿唇。

    心想你不喝茶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还有事先走,明天一早过来接小枫。”

    袁欣咬着唇始终低着头,他冷冽的目光准确的扑过她的眼,盯着她许久才移开,起身就离开了她的房子里。

    门被用力的关上,她才抬眼看向门口,然后稍微放松的喘息。

    “出来陪我喝酒。”他打电话给简行。

    简行正在陪傅缓准备睡觉,所以就给顾城打了电话让他去陪。

    王程锦看到顾城的时候果然疑惑了一下,转而却又不再怀疑。

    “简行说你受到重创,你不是找到袁欣了么怎么还重创?”

    “以后叫大嫂。”他淡淡的一声吩咐。

    顾城……

    “好吧,大嫂就大嫂,那大嫂都找回来了你怎么还出来喝闷酒?”

    “找是找到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说着稍微抬了抬眼看向两个人面前的酒,顾城立即就去起了酒瓶子,似乎是习惯了当小弟。

    “不过说实在我觉得大嫂也真的是很奇怪,她是在玩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一套游戏么?以前在电视剧里可是经常见呢。”顾城好奇心总是很大。

    “你跟你老婆还真是天生的一对,都这么热衷八卦。”

    “我这哪里是热衷八卦,只是跟你探讨一下嘛。”

    “探讨你的大嫂?”

    顾城又华丽丽的想歪了,然后立即扯了扯嗓子。

    婓云怀了孕之后晚上很少出来玩了,总想给小家伙有个好的生长环境,所以就决定生宝宝之前先不到这种喧嚣的地方来了,但是也忍不住好奇王程锦到底怎么了给顾城发信息,所以顾城一边跟老婆汇报情况一边继续挖他哥的八卦。

    至于简行……

    嗯,美人在怀中,炎热的夏天他却觉得这热度还不够。

    两个人一起从洗手间出来,身上裹着同色系的毛巾。

    傅缓的腿有些发软,然后埋怨的看了他一眼,他嘿嘿的笑着,然后突然伸手到她背后,她刚比他快走了两步,身上刚刚掖好的毛巾就掉了下去。

    不,是被人硬生生的撤掉了。

    她惊险的回头,还不等回过神人就已经贴着他胸膛了。

    “你干嘛?”

    “我保证只是抱你上床。”

    今晚也是怪了,简总竟然真的只是抱着缓宝上了床睡觉,后来缓宝一直在等待着皇帝临幸般,直到等得不耐烦然后打瞌睡睡着了。

    简行跟她一同睡着的,直到她在等,但是他总觉得她最近在画图太累便不想她更累了。

    这夜色深了之后更叫人觉得踏实,傅缓晚上会情不自禁的转身到他怀里,有时候热了就离开一会儿,然后过不了多久就忍不住又转身。

    而简总,总是条件反射的抱着她。

    ——

    清晨,阳光悄悄地爬了出来照射在他们白色的大床上,傅缓醒来的时候简行已经不在,柔软的手摸着他睡的那边还是暖的便知道他是没有走太久,听到洗手间传出来一些声音后她便又俏皮的合上了眸子。

    简行洗漱完出来又到床边躺下,正要给她拉被子却被她突然的压在了床上。

    “早安。”

    简行简直要流鼻血,一大早的他老婆竟然就这样投怀送抱的,搞的他心神荡漾,甚至耳后都有点泛红了。

    “宝贝早安。”

    抬手抚摸着她的后脑勺压着她亲了一个,傅缓却不满足的又在他唇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又一下:“今天起的这么早?”

    “是你起的晚了。”他说着,眼神却无比的炙热。

    傅缓没明白他话里的深意,只是想起什么似地闷闷的来了句:嗯,腰有点不舒服可能是大姨妈要来了。

    “腰痛就因为是要来大姨妈?”

    “是啊。”

    傅缓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突然被捏住了屁股,然后不得不回过神,红着脸低头看他:“干嘛?”

    “腰痛也有可能是因为……”

    那话没说出来,因为他已经摁着她的脑袋叫她与他接吻。

    嗯,有可能是因为纵欲过度。

    所以简总就又压着老婆大人纵了一回,毕竟大姨妈真的要来了,那又要好几天不能融在一起,那感觉简直是太不秒。

    两个人下楼的时候已经快八点,简励今天没出去而是在沙发里看新闻,见他们俩下来稍微抬了抬眼然后又低头忙自己的。

    “爸早!”傅缓乖巧的打招呼。

    “嗯,早。”简励稍微点头。

    “那小子呢?”简行问了句。

    “小少爷跟魏姐出去了。”

    “嗯,早饭准备好了么?吃饭。”

    简行说着就先进了饭厅,傅缓跟着他后面。

    两个人坐下后立即就上了早饭,傅缓心想本来早上还想起来给他们煮饭吃,结果又是吃现成的。

    “今天忙什么?”他抬眼看着她问

    “上午要处理一些琐事吧,下午画图,怎么了?”

    “晚上没应酬的话陪我去参加一个活动?”

    “嗯,好的。”傅缓想也没想,老公的事情必须赴汤蹈火。

    简行看她那么痛快的答应便开心的继续吃饭了,傅缓也吃的很开心,做过那件事之后感觉浑身通透,身心的愉悦着。

    两个人在路口分别,傅缓去了办公大楼,他去了工厂。

    简行对待工作上的事情向来干脆利索,工厂出事之后他更是狠绝的厉害,谁敢给他使绊子那的确是要受到他无情的摧残了。

    傅缓上午开完会就被傅国安叫进办公室去密谈了半个多小时,本来打算中午请苏林吃饭,结果苏林有应酬,苏林因为有应酬所以要求晚上,晚上她又要陪简总参加活动,所以就改在了第二天。

    只是没想到晚上在活动现场便见到了苏林,苏林见到她也是意外,但是很快便想到简行也在邀请行列里,后来傅缓在简行耳边悄悄地说了句什么,简行直直的望着她一眼后只叮嘱了一声:快点回来。

    傅缓点点头让他放心才离去。

    苏林早在僻静的地方等她,看她脱离人海朝他走来便笑着站在那里迎接:“你找我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的确是有些重要的事情,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谈?”

    隔墙有耳这种事,她觉得还是小心为好。

    “那简少要是知道了……”

    “我已经交代过了,走吧。”

    听到傅缓这么说他只是提了一口气,觉得有点酸涩,又无奈。

    傅缓将一些事情与他说了之后他低着头想了半天:“好吧,我答应。”

    傅缓觉得谢谢两个字已经显得矫情,便只是笑了笑,两个人很快就从单间里回去,各自去了自己的舞伴身边。

    简行看到苏林跟一个女孩站在一起低头问走回来的女人:“谈妥了?”

    “嗯。”简行的眼神里带着芥蒂,但是看到他们俩没什么也就放下了。

    现场越来越热闹,C城所有的名人都齐聚一堂,各自带着各自的女伴,当然,大部分没有带妻子。

    简行算是意外,不过大家也只是意外一下子,反正都习惯他自从傅缓学习归来并且发现傅缓怀孕后就一直拉着傅缓在众人面前秀恩爱,早就知道他妻不离手。

    手习惯性的搂着她盈盈可握的腰,在有人物来打交道的时候他便交谈一两句,之后有服务生来他身边低低的说了句什么之后他便拉着傅缓走了。

    楼上的雅间里早就有一位领导在,领导身边还有位美女。

    傅缓进去后第一眼就怔住了一下,随即却立即反应过来然后笑着跟简行上前。

    那女孩露着双肩,锁骨处的窝里绝对可以放上两个鸡蛋,肤若凝脂吧。

    “刘老。”简行含笑打招呼,却自有威严在。

    “简总,简太太。”女孩在旁边规规矩矩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像个使唤丫头般的给他们倒了茶。

    傅缓条件反射的去打量了她一下,感觉这女孩比她还要小上两岁的样子,而这位领导已经年过六十。

    傅缓转头就想对简行说他以后敢这样就死定了。

    当下却是憨笑着将目光从女孩粉白的肩上肌肤移开抬眼看向旁边坐着的老男人。

    “简太太可不要笑话我老头子啊,活了一大把年纪也就这么点乐子。”这位被叫为刘老的老头子似乎看出傅缓的心思便笑着跟傅缓说起来,还算缓和温吞。

    傅缓只端笑着沉默,像是同意他的观点。

    “刘老放心,我太太对这种事只管我一人。”简总倒是很好说话的样子,又像是不喜欢别人跟他老婆大人提这种话题。

    刘老立即笑着收敛,然后稍微严肃的说起正事。

    两个人出去后傅缓就有点不高兴,刚走到没人的角落她就踩着高跟鞋把挺拔的男人逼到墙角:“你以后要是敢背着我这样,被我知道你就死定了懂么?”

    那盛气凌人的,简直叫他爱的恨不得立即将她活剥生吞了。

    傅缓昂着颀长的颈,就那么仰视着他眯着眼邪魅的望着她的样子,似乎要与他较量一番,并且必须要有个输赢。

    “你让我怎么死?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

    他反问,然后一直长臂伸出去将她的细腰给圈住一个转身便翻转把她压在墙根上,低眸看着她那打了浅色口红的饱满唇瓣,然后就情不自禁的凑上去吻了一小下,然后又一下,渐渐地这个亲吻便加深了。

    傅缓努力地调整着呼吸,本来还顾忌被别人看到所以往周围看了两眼,但是看到此处还算隐蔽便主动的伸出美臂,纤细的手指搭在他肩膀黑色的布料,任由他握着她的腰提着将她紧紧地圈着抱着亲吻着。

    傅缓突然觉得自己的动作有点不够灵活,竟然配合的有点吃力。

    简总却腹黑的将她突然的提了起来抱着朝着旁边的房间走去。

    傅缓吓坏,生怕里面有人,然后却被他一下子推了进去,门被关上,里面是黑的,灯被她的美背给抵开了,她大喘着气,直到发现里面没人才放松下来,腿用力的盘在他腰上继续与他纠缠着亲吻着,唇舌不断地勾逗着,似是要将对方给完全的吃进自己的身体里。

    外面夜色静谧,内里的华灯下,窗口能望见外面的万家灯火,两个人的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已经在窗口以背后式开始了一场暧昧的活动。

    之后酣畅淋漓过两个人躺在沙发里休息,衣服早就皱巴巴的有点不堪,傅缓靠在他的怀里大喘气,气氛到:你以后可不准在外面突然这样。

    “还不是你突然的勾引我?”

    “我勾引你?我只是警告你别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是么?那你那挑衅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我就当你是嫌弃我上你不够多呢。”

    “你……”傅缓稍微侧身抬眼去看他,就看他那赤条条的像是还没吃够的眼神,然后立即就又扭了头背对着他却不再跟他斗嘴。

    因为万一他再被挑衅她就要在受罪,他们俩也甭想离开这个包间了。

    后来大家找不到他们还怀疑他们提前走了,苏林那会儿看到他们一同上楼也知道今天还来了什么人物,却并没有提及。

    总不能因为爱而不得就背叛伤害。

    晚上两个人回去已经有点晚,傅缓放轻了步子到儿子房间去,那小家伙现在睡的正想,只是双手习惯性的做出投降状。

    简行站在门口双手插兜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走到宝贝儿子面前去替小家伙盖薄被,看着她温柔的亲吻儿子的小脸,然后幸福的轻叹。

    墨色的眸子里因为这母子而有的安逸并不是用言语能形容。

    之后两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傅缓刚要脱衣服他已经伸出手来到她的腰侧替她将拉链拉开,傅缓发现后便把手放下贴着他的胸口任由他从后面环住她替她拉开。

    “给你放洗澡水泡澡?”

    “嗯,热一点。”

    “好!”

    他在她脸上亲了下,然后替她脱下衣服后就将她抱到床上去:“我先去放洗澡水,别睡着了。”

    “嗯。”她轻轻地哼了一声侧躺着合着眼装睡,实际上耳后的粉色早就将她出卖了。

    他忍不住低笑了一声在她侧颜亲了一下后去浴室。

    ——

    而这夜王总竟然迟迟的没有离开,眼看已经十一点多袁欣的眼也开始打架,他却贴沙发边默默地抽着烟,像是正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袁欣坐在单个的沙发里瞧了瞧他,半天才弱弱的开了口:“你回去吧。”

    王程锦抬了抬眼,漆黑的鹰眸直逼她的浅淡的眼底,吓的她立即挺直了后背,但是困意没减退。

    “太晚了,我抽根烟在沙发里睡,你去陪小枫睡吧。”

    “可是——不合适吧?”袁欣低低的一声。

    王程锦不说话,差点笑出来,却只是憋在了心里一声冷笑,只那么冷冷的盯着她。

    不合适?

    他抽完那根烟将烟蒂碾灭在烟灰缸之后起身就往外走。

    门被关上的时候发出的那声巨响震的她的耳鸣了半天。

    小枫被吓到了,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大叫妈妈,她听到后便立即朝着屋里跑去,等她安抚好小枫之后躺在床上却是也没心思再去收拾客厅,只是看着自己的小宝贝忍不住心里低落。

    看他生气她心里就揪的厉害,可是他留下来也没有地方睡啊,她的床就这么大,刚刚好装得下她跟儿子。

    所以他想睡沙发?

    抽烟抽的满屋子都是烟味。

    袁欣后来有点睡不着,心想自己都一把年纪了竟然还有这么苦情的剧情等着自己度过,心里越发的难受。

    王程锦回了公寓,可怜巴巴的自己洗澡自己睡觉。

    嗯,这情景有点像是简少跟傅小姐的那几年。

    时不时的就要独守空房真的不容易呢。

    不过简少已经追妻成功,只是王总还在追妻的路上受着呢。

    他当初明明知道袁欣那么做都是为了他,如果当时他没有听袁欣的。

    或者正如傅缓跟简行他们说的那样,那个无底洞总有一天他要结束掉,不然只能把王家也填进去就不划算了。

    可是如果他当初没答应,这几个月他就不必这么烦心的生不如死。

    开始是他一个人不好过,现在全家人都不好过了。

    很多事情好似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人还在你身边。

    早上王程锦让她去送小枫上了学,因为他要去外地出差。

    “我跟他奶奶说这几天我带他去出差了,你先带着吧。”

    袁欣当然开心,每天早起给儿子煮饭然后送去上学自己再去上班,提前下班去接孩子放学,这种生活简直就像是在梦里一样,看似艰辛,但是她的心情却是美好的。

    有天婓云跟傅缓逛街刚好碰到那娘俩了,袁欣早就听说婓云怀孕的事情,见了面便是先恭贺:“听说你怀孕了,恭喜你哦。”

    “嗯,到时候记得给我闺女包个大红包就行。”

    “闺女?已经确定了么?”傅缓跟袁欣都好奇的问道,她们都有了儿子,现在对女儿都稀罕着呢。

    婓云嘿嘿笑了两声:“没确定,不够你们俩都是儿子,我就想要生个女儿,将来我闺女肯定是个香饽饽。”

    “简行说我们也要生女儿的。”傅缓看她那得意劲忍不住打压她一句。

    婓云嫌弃的眼神看着她:“讨厌,你们晚几年再生,反正我要生个女儿,缓缓你说你再生一个会不会还是儿子,嘿嘿,那我闺女就更吃香了。”

    傅缓心想幸好简总没在,不然杀了你的心都有。

    袁欣有点难过便言语少了些,因为王程锦也曾经跟她说过要跟她生二胎的,但是现在……

    他们是没机会了,袁欣这么想着又难免难受了起来。

    小枫在卖玩具的地方玩的不亦说乎,傅缓看着就忍不住感慨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大啊。

    晚上三个人带着孩子一起去找酒店找了个雅间吃完饭,小枫最开心的就是妈妈在身边,阿姨们也在身边,自己感觉都要上天了吧。

    “小枫今天可真开心呐。”

    “可不是嘛,自从找到妈妈小枫也算是回归幸福了。”

    “你们别这么说,我都愧疚了。”袁欣有点尴尬。

    “说实话老袁,你的确该愧疚。”婓云推推她在她跟前说。

    袁欣给小枫加完菜之后才又看着她们俩说:“我最近最愧疚的就是我不会煮饭,以前爸妈把我宠爱的极好,当时只以为自己是有福气了,可是现在自己有了孩子自己却不会煮饭给他吃,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失职。”

    “不会煮饭也不是丢人的事情,王总不是会嘛。”婓云笑嘻嘻的说,心想袁欣其实还是挺有福气的。

    傅缓也笑,看着小枫的一双眼眼巴巴的瞅着盘子里喜欢吃的菜她便立即就给他夹菜吃,小枫大口大口吃着,仿佛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

    傅缓忍不住去摸小家伙的脑袋,他怎么可以这么懂事这么可爱呢?

    这样的小孩子谁忍心去要伤害呢?

    傅缓吃过晚饭后回去便跟简行说现在小枫真的好幸福,简行只抛给她一句:“还能比咱们家那小子幸福?”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简家小少爷,那真是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虽然简总好似不怎么惹他开心,但是那也是看在大家都太过宠溺他才稍加严厉一些。

    再说他每天只要在家还不是要抱一抱那小子?

    把屎把尿的时候也并不少。

    “他们俩总要度过这个难关的,不像是我们还离过婚呢。”

    简行不说话,只是坐在沙发里看手机的人突然抬了眼敏锐的扫过自己老婆大人的眼。

    傅缓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即低了头:“我没有翻旧账的意思。”

    “你没有翻旧账的意思你这是在干吗?”

    “我就事论事么,我就是想说他们俩的事情也不算太严重,长辈们带来的烦恼,他们的感情本身没有问题。”

    “都是商业联姻,问题都多了去了,何况我们离婚的那时候最起码还没有小澈,他们离婚的时候儿子都那么大了,给孩子造成多大的影响你知道?拿他们夫妻的事情跟我们比?他们比得起?”

    傅缓……

    简总就这样突然的就变成了刺猬,傅缓只好作罢:“我去放洗澡水给你洗澡。”

    “不用,我今晚冲澡。”

    傅缓……

    简总先起身放了手机然后就去浴室了,从她身边经过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这生气,也生的太快了嘛。

    傅缓无奈,转身朝着浴室走去,站在浴室边上,一双秀气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浴室的门框:“简总你生气的样子有点可爱呢。”

    简行把脱下来的衣服直接往她身上忍过去,傅缓像是孩子那般紧张地给他接着衣服生怕接不住再惹他生气。

    “别生气了嘛,你生气我就会担心你不理我。”傅缓软下来,像个软趴趴的单纯的学生,傅缓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犀利。

    “简行?”

    “你要进来陪我洗澡?”

    “你站着太高了,我都够不到你,我出来等你,我去伸被子。”

    在洗手间做真的太累了。

    简行的眼里有些无奈,然后开始洗澡。

    傅缓出去后看着自己手里的衣裳,从里到外的,简总啊简总,你可知道我在你这儿就跟个小奴婢似地,要知道我在公司可是一人之下呢。

    傅缓心里叹了声,也是有些无奈,但是想到自己这张欠揍的嘴……

    自己抬手轻轻地打了自己的嘴巴两下,然后把他的衣服叠起来放在一旁就去伸被子。

    空调调到正好合适的温度,然后她便躺在床上等他。

    想了想又起身去打开橱子从里面拿出一件比较性感又不会太短的睡裙,等他一出来她便拿着睡衣钻进了浴室。

    简行皱眉,心想她这是也生气了?

    她还敢生气?他想要抽她了。

    想着她那晚说如果他敢那样就死定了,他现在就想让她给她实行死定的事情了。

    于是躺倒床上去等她。

    傅缓洗完澡后就在浴室里叫了一声:“简行,把灯关掉。”

    傅总没说话,继续看手机,几秒种后却眸子一动然后又找到遥控器把灯关掉了。

    傅缓从里面出来,一手扶墙一手掐着自己的小蛮腰极其妩媚的样子站在那里。

    落地灯外,两个人一个坐在床上靠着床沿,一个在浴室门口,就那么错开着远远地对望着,有些模糊,又有些……

    简总的呼吸似乎有了些变动,胸口起起伏伏起来,喉结也不似之前的平静。

    傅缓猫步走向他的窗前,然后伸出一只手骄傲的昂着下巴望着他挑起他棱角分明的下巴:“还生气么?”

    骄傲的,又带着小女人的妖娆妩媚的,那一声足以叫他血脉膨胀。

    “继续!”简总不发表评论,只是眯着眼睨了她一眼。

    傅缓……

    “哎呀,你就不要生气了嘛,我一句无心的话。”傅缓说着就没了心情,直接坐到他腿上去,手也勾住了他的脖子。

    身上的香气刚好落入他的鼻尖,一双柔美的手臂在他跟前弯着,胸口若隐若现的美好风景他稍稍低眼就能全部望到。

    傅缓有点难过的表情在他抬眼的时候便落入他的眼里,双手终于抬起来将她抱住,然后一个翻身桀骜的男人便把女人压在了身下。

    “生气的厉害,好好地补偿我。”

    在她跟前低低的一声之后就霸道的敲开了她的嘴将舌闯进她的口腔里。

    “嗯!”

    她答应着,缠着他,只要他说这话那就是不生气了,只要她再稍加引诱,绝对就没事了。

    这种事遇到的多了,傅缓也真的是知道该怎么哄他开心了。

    哎,夫妻之间说好哄也真是好哄,只要不是大问题的话。

    他们家简总就是爱发发小脾气,但是的确还是挺可爱的。

    对哒,可爱这俩字也不能常常说给他听,他大男子主义不喜欢的。

    后半夜傅缓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的时候还不忘了提醒他一声:“过几天我要去趟英国。”

    “嗯?”

    “就是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也就一个礼拜回来。”

    “嗯。”

    听到他答应之后她便再也没力气昏睡在他的怀中,简行低头就看到她睡着的可爱模样,软软的真想好好地捏捏她。

    却又不忍心打扰了,只是抬手轻轻地抚了抚遮住她眼前的碎发,然后抱着她一同睡去。

    他也要去出差了,两个人的时间都有些接近,他有点生气。

    第二天傅缓醒来的时候就有点疲倦,肩膀有点疼,所以早上阿姨去敲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他们家大少爷在给少奶奶捏肩膀。

    简行淡淡的一声:我们过会儿下去。

    “好的。”阿姨赶紧给他们关了门出去了。

    关门之后还心虚,心想她刚刚明明听到有人叫她进去的,没想到进去后就看到那么香艳的一幕。

    傅缓后知后觉的发现,稍微转了转头:“阿姨?是小澈找我?”

    “小澈没找你,是阿姨叫吃早饭而已。”

    傅缓翻个身趴在他腿上:“嗯……肩膀好酸。”

    心疼的他恨不得代替她疼却是无法,只得那疼宠的目光望着她,手适当的力道继续给她按摩。

    像是,一辈子给她这样当个仆人他都是甘愿的,她软软柔柔的一句话叫他的心里就也软软的想要去保护她,宠爱她。

    “要不今天不去上班了,找个专人给你按一下?”

    “不要,只要你帮我按。”

    那不像是撒娇的自然而然的撒娇,简总很受用的继续帮她按着。

    傅缓出差前一天不舍的让儿子自己睡,简行说:“你舍得让我这么久都独守空房却不舍的让儿子一个人睡?”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儿子争。”傅缓无奈的望他一眼。

    “我需要跟他争?”声音不容置疑,手更霸道探入。

    “简行。”

    “嗯?”

    “出差的时候不准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

    隔天她去出差,才走没两天他便也去出差。

    ------题外话------

    缓宝:老公,出门在我只准想我。

    简行:晚上开视频。

    缓宝:……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