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176 请君入瓮(6)逗小三
    敢跟她傅缓抢男人?

    “婉儿小姐的模样我都要忘记了,不知道可否给我看详细一点。”

    “原来简总没睡哦,简总想怎么仔细看呢?”

    “当然是看的越详细越好,不知道婉儿小姐的摄像头够不够清楚呢?”

    “简总今天怎么突然变了,前阵子还一直冷冰冰的都不让人穿暴露的衣服。”

    “现在老婆不在家,这事最好也别让别人知道。”

    “那我们视频么?”

    “不用那么麻烦,我儿子坐我身边如果有声音会把他吵醒。”

    “那我给你拍照片?”

    “那能欣赏到婉儿小姐的好身材真是再好不过了,婉儿小姐想要什么礼物?”

    “谢谢简总,不过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简总开心就好了,等我一下。”

    “嗯。”

    傅缓逗了一会儿之后就把手机扔一旁了,她也心肺里很不爽的躺下,然后等待。

    不多久那女孩子就真的发了一个裸照过来。

    傅缓终于忍不住嘲笑了一声,这女人可真单纯啊。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她还要费心思。

    也不管这女人到底是单纯还是因为这个诱惑力太大,敢跟她傅缓抢男人……

    呵呵!

    哪怕是生意上的一个小单子她都不会轻易送人,又何况是跟她共度余生的这个叫做简行的男人呢?

    所以第二天一早不管她跟简行好了没有,网络上可以爆的途径里全都是那个女人的裸照。

    早饭的时候大家还是平平静静的,只是简总烦闷的眼神望着正在吃饭的女人,看她昨晚睡的好像很像他竟然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她有孕在身。

    简励当然发现儿子儿媳吵架,但是又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好劝说所以就低头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饭后两个人一同出门傅缓也是理都不理他,叫他甚是伤心,伤心到动气,站在她后面看她上车离开的时候看他一眼,漆黑的鹰眸便也直直的盯着她。

    只是当他到办公楼下面刚下车就听到手机响起来,看到是陌生号码疑惑的接起:“喂?哪位?”

    “简总,是我啊,昨晚你说要看我的好身材,可是为什么要把我的裸照发到网上去呢?”

    “你是谁?我听不懂。”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简总听到那话之后觉得莫名其妙,所以立即挂断了。

    朗朗晴空,有人郁闷被老婆大人晾着,有的人却恼羞成怒被人爆了裸照此时又没办法发作。

    关键是简行竟然说不知道她是谁,她作为保镖护他那么久,结果他竟然连同她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这是何种受伤?

    这简直就是赤条条的侮辱。

    简总一路旁若无人的走到高层电梯,对那些问候声仿若未闻。

    直到电梯门合上,他低头看手机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才立即打开手机找到微信。

    傅缓跟那女人的聊天记录还在。

    简行眉头微皱,心里很清楚傅缓根本就不屑将那些内容删除,她压根就不怕他看。

    等丛秘书将今天早上网络上的事情按照他的意思给他详细的讲了之后他便打开网络找到了那张图,还被放成了好几个姿势。

    当丛秘书红着脸不知道进退的时候他已经咳嗽了好几声顺便将手机抛开在桌上:“你先出去。”

    丛秘书只是略微抬眼就发现他的神态有些不对,他是被惊到了还是别的……

    “是!”丛秘书悄然退下,他才脸红着又咳嗽了几声。

    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他才把那个编辑的说辞又看了一遍,发现字字带有非凡的意义。

    所以她只是把他赶出房间真的是对他格外开恩了,他真的丝毫不怀疑她会将他的裸照也一起发到网上去,他老婆的狠劲他早该见识的。

    于是早上那个电话她自然就知道那是谁了。

    只是他刚刚真的没想到,他也不屑想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其实内心深处一直排斥那种露水情缘,也不屑那些,刚开始她不在城里因为年纪的关系怕别人以为他性取向有问题还跟女孩子调侃消遣,她回来之后他就真的再也没心思了。

    发信息给傅缓:“心肝你今天干的真漂亮。”

    傅缓正在开会,手机响了一声她便拿起来扫了一眼,看到是简总的信息之后立即就将手机又放下了,根本就是冷冷的扫了一眼。

    简行看她不回也没再给她发,他得想想见面之后再怎么哄她,至于现在,她大概没空听他拼。

    傅缓开完会后回了办公室,刘颖给她水杯里倒了水就出去了,她便拿起手机来又将那条信息看了一遍,脸上虽然高冷了一些,但是心里却想:“你会这么说就是赞同啦?那再好不过。”

    反正他就是不高兴她也是不会在意的,她要是不出了这口恶气都对不起她在C市的好名声。

    只是简总竟然知道这是她找人干的,但是仔细一想毕竟他手机里还留着她调戏那女人的微信所以也就不难想明白他为何知道了。

    至于她的性子到底是怎样……

    呵呵,那要看对面坐着的是什么人啊。

    “当然,干的漂亮。”简行那会儿正要出去谈事情,但是看到那信息之后还是立即给她回过去。

    仿佛只要她愿意跟他说话,他就绝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

    仿佛只要是她的,哪怕杀人放火他也得护着她。

    仿佛只要是她,任何事他都会容忍保护。

    也正因为他现在对她越来越放纵,任由她爱怎么干就怎么干的那性子叫她现在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没办法再生气。

    所以午饭的时候她心情好了很多。

    傅国安找她谈事情,所以中午爷俩便在副楼餐厅特别安排的包间里吃饭。

    晚上顾城跟简行还有王程锦一起吃饭,都呆了家眷。

    这种聚会自然是没人会落下的,大家都熟悉了聚聚聊聊天八卦一下还是挺好的,傅缓觉得比较亲切便直接从公司跟婓云去了。

    婓小姐这孕妇当的那别提多幸福,顾城本来正坐着玩呢,看到她一来立即就起了身:“宝贝你可来了,我刚刚给你点了鲜榨的橙汁。”

    “我正好渴了,快快快。”

    婓云被顾城当老佛爷那样伺候着坐下,傅缓现在因为还看不出什么所以也比较随意,坐下后只看简总漆黑的鹰眸正直勾勾的看着她,她看过去以后他却立即笑着对她。

    傅缓没有刻意坐在他身边,随意的坐在了旁边的位子。

    简行也不生气,只是笑着看着她,因为他的位子是固定的所以他自然不会挪座位,顾城跟婓云用那种疑惑的不懂的眼神看着她,傅缓仿若看不见,就抬了抬眼皮又看向简行。

    王程锦跟袁欣一来便不一样了,有人敢跟傅缓那样说话。

    “你坐错位子。”王程锦冷漠的提醒了一声。

    傅缓没说话只是仰头不爽的看他。

    “我们三个座位安排是有规矩的,所以你既然是家眷就该遵守规则。”

    傅缓竟然无言以对,想要冷笑最后却只是在简行默默拉开旁边的椅子的时候坐到了简行身边,然后努力笑着望着他问:“现在王总可满意?”

    王程锦这才给袁欣拉了椅子坐下,自己坐在袁欣身边。

    傅缓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有些倒霉。

    简总笑着迎着她先给她倒了果汁:你喜欢喝葡萄汁。

    傅缓根本没来得及跟他说话,刚好袁欣坐下就凑过头跟她交流,她便跟袁欣对着头说话,简总坐在旁边被无视着却也无妨的样子,只是一只手搭在她椅子后面手指缠着她的头发玩。

    “傅缓,我就想问今天这个裸照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还是行做的?”顾城疑惑的皱着眉,看看傅缓又看向简行,简行做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这毕竟是裸照所以他不确定,但是傅缓应该也不至于这么幼稚吧。

    “那你们猜一下好了。”傅缓低声提议,抬眼扫视四周。

    简总只是深深地望着他老婆一眼,然后低头浅笑不做声。

    “是你吧?我猜测!”王程锦猜测,敏锐的眸光看向傅缓。

    “我还以为是什么小道上的人曝光的。”袁欣完全没有猜到是他们其中之一。

    “我觉得是缓缓。”婓云耸肩,以她对傅缓的了解,傅缓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文静高冷不搞小动作的人。

    傅缓看了婓云一眼,婓云就更明白自己是猜对了的。

    顾城看她们姐俩那样子也立即心里有了定论:“我猜是行。”

    “那我猜是简总。”袁欣再三考虑觉得以她老板的耿直样子是不可能做那种事情的。

    傅缓就知道为什么袁欣会辞职了,果然还是刘颖跟裴羽了解她多一些,尤其是刘颖。

    简总还是笑而不语,傅缓转头看了他一眼,只一眼别人不懂的,他们自己都领会。

    简行总对她那么无害的笑着,仿佛她想要怎样他都不会介意。

    所以是顾城跟袁欣猜了简行,婓云跟王程锦猜了傅缓,答案一公布,简行更是低了头默默地勾唇。

    顾城用那种又敬佩又防备的眼神看着傅缓,然后小声在婓云耳边说了句:“你以后还是距离她远一点吧,这个女人太可怕。”

    “以后你要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就找缓缓替我报仇,反正我这儿有的是你的裸照。”

    婓云这话刚一说完,就连王总都忍不住要喷了。

    顾城更是吓的腿软:“姑奶奶,您就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呐。”

    “交这样的朋友对你们也有好处的。”王程锦说了句实在话,傅缓抬眼看他一眼,她觉得他们缺一次合作。

    简行更是觉得王程锦说的有道理,像是他老婆这样仗义又有本事的女人,谁教了这个朋友是谁的幸运。

    当然,他头疼的是他老婆可能会很累。

    “不过你为什么要那么做?难道是那女人又来勾引简总了?”婓云好奇的问。

    傅缓不想说话,只是端起他帮忙倒的果汁慢慢的喝起来。

    “到底她是怎么惹你了嘛,你让我们也见识见识呗。”

    “实际上她只是给简总发了张照片,我作为正室太太会不高兴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所以我跟简总吵了两句之后就拿着简总的手机调戏了她一下,反正就是左拐右拐要了张赤条条的照片,然后一早就让人放到了网上。”傅缓说起这事来真的是一点趣味都没有,好像在讲着全天下最没意思的事情。

    但是这事情又与自己息息相关。

    简行笑而不语,只是那么无奈的望着她,心想自己昨晚陪着儿子睡的,今晚不会还要睡儿子的房间吧?

    他是不想再离开她温暖的身体了。

    “所以说就算简行跟别的女人没什么,但是别的女人要是敢来招惹他你也会用你的方式去教训那个女人对么?”

    王程锦抬了抬眼皮子问她。

    “可以这么说,我既然作为他的老婆这就是我的权利,既然我嫁到了简家就不许再有人窥视我的老公还明目张胆的勾引。”

    “嗯,所以那些女人应该偷偷地勾引。”顾城总结了一句,默默地。

    傅缓抬眼看他一眼,顾城尴尬的笑了笑。

    “可是关键问题是简少的手机我们缓缓是可以随时翻看的,所以那些女人想要暗地里跟简总好也是不可能的。”婓云摊了摊手,有点骄傲。

    “婓云这话倒是说的不错,我在我老婆这儿的确是没有*的。”简行低着头说完后看向傅缓,似是用眼神告诉傅缓我没有*你也不能有。

    傅缓却是不理他,只看他一眼后又看向桌面。

    很快上了菜,大家边吃边聊。

    “可是那个女孩子听说是某高层的干闺女,你也敢得罪?”

    “那我更不怕了,因为那个高层就不怕我爆料他的*么?他用的干闺女再给我老公是侮辱谁呢?”

    简行再也移不开眼,手轻轻地扶着她的长发,眼神专注而一往情深的望着她,就是这样一个客观的女人让自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

    她的骄傲,她的冷漠,她的疯狂跟不可一世,他都爱的要死。

    王程锦不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心想那老东西把那个女孩子推给简行的确是……也怪不得简行会任由傅缓这样胡闹了。

    这一场不得不说的确是闹的好。

    不过那个女孩自称自己还是个处,哈哈。

    不知道是去医院补过几次了。

    “天啊,竟然还有女人不开眼的敢来勾引简行,简直是疯了。”顾城摇头。

    “我的心里可是只有这么一个傲娇的可人儿。”

    他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说了一句。

    傅缓没看他,只是他无处不在的表白她的心里并非无动于衷,而是默默地记住他这这一声。

    突然包间里沉默了,所有人都在看他们俩,简行看了看觉得气氛有点奇怪便立即抬了筷子:“吃饭吧。”

    “对了,那个说要跟行一起要二胎的人,不知道你们夫妻可是已经在要二胎了?”顾城突然问了一声,看向王程锦跟袁欣。

    “二胎?”袁欣诧异。

    “我是说过这话跟他们。”王程锦也不回避,只是当众跟袁欣提一声,他没告诉她他打算跟简行一起要二胎呢。

    本来还以为顾城会落后,没想到顾城跟婓云都有孩子了,而他们却迟迟的没有迎来二胎,两个人刚和好不久,他真的是每天晚上都在床上缠着欣欣。

    “为什么你们三个好像没有秘密一样?难道有些事情就不能埋在心底么?”袁欣难得胆大的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么多字。

    “我们这都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顾城立即补刀。

    王程锦跟简行皱着眉看他,这男人怎么还好像没长大一样真的什么都说啊,二胎的问题可以说,光着屁股长大这几个字就不需要说了吧?

    袁欣也一下子尴尬的张着嘴不知道在说什么,婓云也差点一口果汁呛死,用神奇的眼神看着她亲爱的老公。

    至于傅缓条件反射的垂了眸默默地夹菜,当自己没听到。

    简行帮她夹菜,她喜欢吃的,什么时候开始他都知道了,然后开始会对她做着一切。

    想起奶奶离开的时候他几乎还不会关心她,那时候他还比较独立,虽然在一起了但是也总是不知道何为关心,总觉得她不需要。

    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突然意识到她也需要关心,需要呵护,不管她再怎么自强自立,她是女人他是男人,是男人就有责任保护女人,给予自己的女人温暖。

    傅缓觉得他们之间开始是她做的比较多,但是后来是他做的比较多了,以前都是自己总是压抑着情绪为他着想,尽量配合他,后来都是他惯着她,宠着她,纵容她。

    比如这次这件事,他竟然还夸她干的漂亮。

    而他在各大媒体上公布她怀孕的消息她还在跟他生气。

    “不知道英国那位裴先生要是知道你现在如此阴险腹黑,还会不会像是当初那样以为你是从容不迫,端庄安逸的性子,不知道还敢不敢像是当初那样喜欢你。”

    “裴羽喜不喜欢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他的妻。”傅缓诚恳解答。

    众人又低了头吃饭,发现跟傅缓聊天真的很没意思,她总是这么直截了当的。

    简总却是开心的挑了挑眉。

    可不就是那么回事,只要他喜欢就好了,别人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

    而他跟裴羽也算是早就摊开了,所以他现在对裴羽也不是那么忌讳了,甚至傅缓去英国的时候跟裴羽吃饭他知道也没多吃醋了,总觉得那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

    毕竟也要感谢,那三年他作为一个丈夫没尽到丈夫的职责,那个男人替他照顾她那么久。

    简行后来也想,那三年的分别,或者正是对后来的铺垫。

    以后再也不会有长久的分别,因为他们的开始已经分别过太多次,加起来好像足够很多人一生的分别时日。

    “程锦,你们俩和好伯父伯母一定不高兴吧?你们俩打算在外面单独过了以后?”顾城疑惑的问了声,还算认真。

    “在外面过挺好。”王程锦说着转头看了眼袁欣,似是在找她确定。

    “对,挺好的。”袁欣很乐观的点头肯定。

    大家看他们好像已经想通是真的和好了倒是真的替他们开心的。

    “老袁,你早该这样了,人生短短数十年本就不该为难自己。”婓云抬手举着果汁杯子敬她。

    “是啊,你们还二十来岁我都三十多了,再不享受不就老了么?”袁欣苦笑了一声。

    “哪有那么容易老,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傅缓睿智的一声,两个女人都看她,然后互相得意。

    是啊,年纪算什么,心态才是最重要。

    吃完饭袁欣跟王程锦回去的时候还开心的哼着歌,觉的生活终于有了奔头。

    冷血总裁也忍不住邪笑了一声,终于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终于她的生活里计算了他。

    夜色迷人,这条漫漫长路终于不再那么难走。

    婓云跟顾城回去的路上婓云看到一条小吃街然后就立即嚷嚷着:“停车停车,旁边有麻辣烫我要吃。”

    顾城朝着她指着的那边看了看,的确是很热闹的地方,老婆想吃麻辣烫他只好找了个地方去停车,婓云先下了车自己就跑到麻辣烫的摊位去排队了,顾城停好车过去之后她已经在开吃了。

    周围好些人,各种样子,唯独他西装革履的,身边带着一个小吃货,当婓云给他吃的时候他竟然觉得张不开嘴。

    他一个大少爷什么没吃过?

    嗯,就这东西还真没吃过,看样子就脏兮兮的,但是他老婆那期待他尝一尝那美味的样子,他只好瘪了瘪嘴然后吃了一口。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你不知道么?表怕了,缓缓都敢跟我来吃,她那么娇贵的人都不怕。”

    “傅缓也吃路边摊?”

    “偶尔啦,反正我硬要拉她来吃的话她也没办法拒绝的。”

    “哼,她可真够听你话的。”

    “嘿嘿,我们这叫一物降一物,我跟缓缓就是这么般配。”

    “你把我放哪儿去?”伤心地顾少。

    “你?你不是我老公么?闺蜜跟老公是不一样的,嘿嘿你懂的。”婓云说着就朝他抛媚眼,顾少快被他老婆撩死了。

    留意身边坐着的那些人,尤其是几个长头发的女孩子撩着头发吃着麻辣烫正虎视眈眈看着他的眼神,叫他真有点吃不消了。

    婓云却一副大家尽情看,这是我老公,大家随意看的样子,顾城的心再次被伤。

    傅缓回到家还不等去洗澡就接到潘悦的电话,都已经十点多,潘悦在酒吧里跟一个女人撕扯到最后那女人的男人突然跑了出来找人要教训潘悦,然后就打成了一串。

    “你在哪个夜店?”

    “姐,你快来吧,最好叫着姐夫或者多叫几个帮手,我们快顶不住了。”

    简行不知道她在跟谁打电话,只是洗漱完出来后就去窗口抱住她,刚亲她的耳际就听到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然后就抱着她继续侧耳听闻。

    “知道了!”傅缓挂了电话稍微侧脸跟他贴着,低声道:“潘悦说他们一群人在夜店打起来了。”

    “要管?”

    “管吧,不然她打到爷爷或者我爸爸那里去也不好,到最后在收拾她。”

    “嗯,哪家知道么?我打个电话过去。”

    “嗯。”

    打个电话解决最好了,她现在怀着孕要是就这么冲过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傅缓跟简行都想到这件事便立即给那家夜店打了电话,几分钟那边就被克制,老板亲自给简行打电话道歉,简行说不打紧,客套了两句就挂了。

    那头却是不怎么高兴,几个人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潘悦回到傅家之后就去了傅国红的房间,傅国红刚跟一男子视频完,潘悦一见她就发现她红光满面的,心里有些不高兴:“您好像很忙啊?”

    “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快说说情况给我听。”

    “傅缓根本就没有过去,简少打了个电话给负责人,然后就被摆平了。”

    “什么?竟然就这样完事了?那我们之前想的。”

    “妈,您到底有没有个靠谱的主意啊?”

    “不行,绝不能让她这样逍遥,你容我再想想。”

    潘悦不说话,只是对她妈妈有点不敢信任。

    “那我去睡觉了。”

    “嗯。”

    “妈,您真的打算跟我爸爸离婚?”潘悦出门前还是忍不住转头去问她一声。

    傅国红转眼看着门口站着的女儿,只是无奈的叹了声回复:“快去睡觉吧。”

    潘悦知道问不出结果,但是想到自己的父亲再看看自己的母亲,她是希望父母不要离婚,她是希望他们永远能维持表面的和平。

    傅国红还说这是个大好机会,一不小心流产的话谁也怨不得谁,但是现在这样一来……

    她们还是忘记了,忘记了傅缓跟简行现在在城里的权势,很多事情不过就是一句话一个电话的事情。

    至于她们想的那些事,根本发生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傅缓洗完澡后看他在看书便上了床到他身边去靠着他的肩膀贴着,看他看的新闻,感受他的温度。

    “视频调了出来,看样子是潘悦的朋友先惹的事,后来才打起来。”他淡淡的说了句提醒她,刚刚又跟那边的负责人通了个电话。

    “嗯!”她长长的叹了一声。

    简行转头看她有些烦闷,在她额头轻轻地亲了下,抬手去贴心的勾着她。

    “你还记得那年我们俩在超市遇到她么?我的记忆特别深刻,当时她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将自己包裹的非常严实,像是在躲着什么人碰到我们的时候去跟你打招呼。”

    “不记得了。”简行想了良久,最后还是没想起来。

    傅缓无奈的抬头看他:“你怎么什么都记不住啊。”

    她有点无可奈何对他,像是有点伤心,娇娇的。

    “那怎么办?谁也没我老婆给我的冲击力深刻,我如何记住那些人。”

    傅缓……

    他继续将她搂在怀里,她看着简行,简行继续将那个新闻看完然后从容的将手机放下搂着她躺下。

    “我当时就觉得她是个挺能惹事的丫头,但是没想到是这样。”

    “是啊,有些人总是貌不惊人,却总做些出格的事情。”

    “她貌不惊人?”

    “难道不是?”简总皱着眉非常认真的问了声。

    傅缓……

    在大多数女人的眼里,大概潘悦也是各种出挑的吧,何况人家又是模特出身。

    “那在你心里怎样才算是相貌惊艳呢?”

    “就你这样的。”

    当她不耻下问的时候,那如墨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对她低低的一声,性感温热的手指在她耳沿轻轻地抚着。

    傅缓瞬间觉得耳后滚烫,那灼灼的眸光更是叫她有些意乱情迷。

    话说这两天简总真的很规矩,规矩到她差点忘记他曾经是多么的疯狂勇猛。

    “缓缓,除了你我谁都看不见。”

    “这话你还对多少女人说过?”

    “只此一位。”他的手捏着她温柔的下巴轻轻地挑起,浅薄的唇瓣就那么缓缓地贴了上去。

    音色如魅,眼深如海,只一吻便让人心内起伏动荡。

    ——

    傅缓隔天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听到背后有脚步声,还不等转身去看潘悦已经站在她身边搂着她的手臂。

    “姐……”

    “你……”

    “我今天坐员工电梯上来的。”潘悦似是怕她数落,立即乖乖的先报上来的路途。

    “我没问你这个,我是想问你怎么会上来。”

    “我有事要跟你说,当然得上来,我可不敢请大老板下楼,嘿嘿。”

    潘悦说着便拉着她进了办公室。

    刘颖站在旁边被当做空气也不生气,只是耸肩替她们关上门然后认真工作。

    “姐,昨晚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了。”

    “嗯。”傅缓这才想起昨晚的事情,点点头就要去坐下她却没松手,只得抬眼看潘悦:“就这事的话你就不用来客气了,赶紧去上班吧。”

    “你这么嫌弃我?”潘悦立即不高兴的嘟着嘴。

    “不是我嫌弃你,是待会儿要开会我要整理资料。”

    “呃,那些事情不是刘助理帮你搞的么?”

    “哼,我自己也要准备准备才行啊。”她只好耐着性子跟潘悦说。

    潘悦这才又嘟着嘴松开她:“反正你就是不稀罕我,不过没关系,反正我稀罕你就行了,对了,听说昨晚的事情是姐夫帮忙打的电话,也替我谢谢姐夫吧。”

    “嗯,好。”她继续好脾气的答应着。

    “姐,你能帮我约一下苏少么?”潘悦依旧站在她旁边,长睫呼扇着,一双大眼睛很是期待的看着傅缓。

    傅缓有种要被利用的危机感,立即就抬了抬手把她的手顺其自然的推开,坐下后才淡淡的问了声:“你要找他干嘛要通过我?”

    “他喜欢你嘛。”

    “哼,你不是跟陈青罗很好么?那位陈姐跟苏家关系那么好还需要我?”

    “姐,天大的冤枉啊,我们仅仅是认识而已。”

    傅缓不多说,只是看到潘悦走到办公桌前去双手伏在沿上跟她说话。

    “姐,我发誓我跟那个陈姐真的不熟,你知道本来我被她签了,然后她一直哄我说要对我好,给我找机会什么的,我以前很动心是真的,但是你说让我远离她我便远离了再也没跟她好过,真的。”

    “是么?”

    “我承认我之后跟她吃过两次饭,但是那也是我妈叫我去的,我根本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关系那么好。”

    傅缓抬了抬眼,敏锐的目光审视着面前说话的女孩。

    潘悦被她看的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有点心虚的低了头可怜巴巴的像个做错事不愿意承认错误的小孩。

    “你先去上班吧好么?私事我们下班后再说。”傅缓好脾气的跟她说道,唇角扯成好看的弧线。

    “嗯。”潘悦点点头不甘心的出去了,她这段时间每回来傅缓的办公室都是没有得到想要得到的回应,越想越气,却是一出门就撞上去倒水过来的刘颖,刘颖手里被烫,水杯一下子掉在地上,惊叫了一声。

    “喂,你怎么走路的?”潘悦气的脸色难看的大叫,本来一腔郁闷现在更郁闷了。

    刘颖觉得头疼,水杯已经碎了,想要捡也没办法捡了,看着自己被烫红的手一会儿才抬了眼,想去处理但是被潘悦那么恶狠狠地瞪着。

    “潘小姐,好像是你撞了我吧?”刘颖其实心里一直在忍着潘悦,早就觉得她过分了,这会儿潘悦又这么把责任推给她,她不会委屈自己去跟这个女孩子道歉,就事论事。

    “我撞了你?我一出门就被你撞好么?”潘悦歪着脑袋看着刘颖,一副被刘颖给诬陷了的模样。

    “呵,——”

    “发生什么事?”傅缓即使跑出来,已经看到她们脸红脸了。

    刘颖看到傅缓刚要开口解释,傅缓低眸看到她的手便立即说了一声:“赶紧去处理一下再说。”

    “姐。”潘悦不高兴。

    “快去!”

    傅缓又催促了刘颖一声,刘颖点点头离去。

    潘悦更是气急:“姐,她刚刚……”

    “她刚刚打了一只水杯,因为你出门的时候她回来正好跟你撞了,你们俩都是不小心。”

    “什么?”

    “哦,她烫伤了手,按照理论应该是你撞到了她。”

    “什么?”

    潘悦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傅缓就那么从容不迫,淡定无奇的看着她,客观的说出己见。

    “你怎么还不去上班?上午又打算请假?”

    傅缓很疑惑的问她。

    潘悦实在受不了,然后大声叫到:“姐,我是你妹妹,她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啊?”

    “去上班。”傅缓淡淡的一声吩咐。

    “姐!”潘悦简直想开口破骂。

    “去上班。”傅缓更冷淡的一声。

    潘悦越发的怒了,傅缓冷鸷的眼神朝她看着,潘悦愤怒至极却也只能转身离去。

    却是一转身就拿着手机给傅国安打电话:舅舅,姐姐又帮着别人欺负我,你一定要替我做主,明明是她撞了我为什么姐姐却偏向她,一个小助理而已,舅舅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当刘颖回来的时候傅缓还在门口:“你的手没事吧?”

    “没事,我给您换了支水杯。”刘颖说着把刚换的水杯给傅缓。

    傅缓接过去的时候顺便看了眼她还红肿的手:“你去外面买只药膏抹吧,今天上午不用上班了。”

    “可是……”

    “工作上的事情你刚刚都跟我说过了,上午也没别的事情,我让魏秘书帮忙记录就可以了。”

    “好,那我去去就回。”刘颖知道傅缓坚持,看了看自己的手也的确是有点问题便只好答应着走了。

    傅缓回到办公室坐下后将水杯放在一旁却没有打开喝,只是认真的看开会的内容。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豪门闪婚之专业娇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