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夜深!

    缓缓靠在简行怀里被简行喂着水喝着,刚刚的噩梦迟迟的不能从脑海中剔除掉。om

    “梦到什么?”他低声问着,但是眉头却已经皱的很紧,他心疼的是她在噩梦中那么拼命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他睁开眼就看到她张开着双手像是在抓他,犹如是抓一颗救命稻草,又或者是唯一可救她的人。

    她额上细碎的汗更是让他揪心不已,他侧身把水杯放在床头柜,继而轻轻地搂着她给她擦拭着额上的汗珠。

    “梦到蛇了!”她虚弱的声音答复,只是却是失声笑了一下。

    “梦到蛇?”

    “嗯!你知道的,我最怕蛇了。”

    他垂了垂眸,只望着她楚楚动人的眼睫却没再问她,的确她是很怕蛇,但是如此大的动静她却说是蛇他如何信她?

    “好多蛇在我身边将我缠的死死地。”她紧紧地抱着他,仿佛假的也已经被她说成真的。

    “嗯,别说了,我们来尽快的忘记这件事。”

    缓缓在他怀里,抬眼望着他认真的模样却是突然有点回不过神。

    他的唇角浅勾,继而那漆黑的眸子温柔的望着她,一点点的将她的全部视线都给遮挡住。

    她的心跳依然无法从那场梦里平息出来,他的吻只是温柔几秒便将她给吻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只是大脑好像一片空白的同时,心里却似明镜。

    如果梦都是相反的

    如果梦都是未来的预兆。

    简行轻轻地将她放倒在床上,手更是轻轻地扶着她的肌肤,似乎是想要叫她把所有不好的梦都忘记,只是她却偏在这时候分神的厉害。

    万一真的是预兆

    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

    后来她也睡的不踏实,所以简行也没办法好好入睡,只是担忧着却又不能一直追问。

    后来她好不容易睡着了他却起身去了书房。

    一直在抽烟,直到清晨才又回到房间躺下,却也没再睡了。

    过不久她就有醒来的迹象,他侧躺在她身边待到她到怀里便低头去吻她的额头,似是感受到他在安抚所以缓缓才又在她怀里抵着睡了觉。

    这天刘颖上午请了假并没有去上班,缓缓有点不适应带班的人,于是便也无聊的在办公室里画图纸没再吩咐别的事情。

    刘颖去了简行的办公室,丛秘书带她进去后她就有点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低头打招呼:简总您找我。

    “坐下说。”简行没抬眼,只是稍微抬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子。

    刘颖有些胆战心惊但是还是依言走了过去坐下。

    如果说曾经她只是以为他们夫妻很相爱,那么现在,她也可以承认这绝对不仅仅是爱情那么简单,好长一段时间里她已经不觉的男人必须保护女人,男人必须照顾到女人的生活

    或者可以这样说,他此时在询问她的是,关于傅缓的一切。

    那像是有关公司的很多不该他知道的事情,但是刘颖却下意识的全都讲给他知道了。

    “这件事情就没必要让她知道了,好好照顾她,有什么事及时跟我联系。”

    “好的!”

    刘颖答应着便站了起来告辞,丛秘书亲自送她到电梯口。

    从他们办公大楼出来以后刘颖就被简行的人送走了,路上她一直在想,那男人与女人的关系到底该怎样才是真实?

    还是怎样才是正常?

    就像是她跟董明,难道是不正常的生活么?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之前做的决定,会不会自己太没追求?会不会自己也需要往前冲一冲?

    她不太确定,只好收起那复杂的情绪回了办公大楼。

    缓缓今天被傅国安叫到副楼的雅间里去吃饭,然后看着窗外同事们在吃饭自己却没什么胃口,终究是被一个梦给扰乱了生活,傅国安看着她无精打采却还是低声提了句:“昨天苏少的婚礼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新娘很大度,新郎也很体贴。”

    还要有什么看法?沦为家族棋子的人还需要别人的评价?

    “可是悦悦去闹了那么一出毕竟不好看。”

    “对了,潘悦怎么样了?”她好奇的问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依然缺乏。

    “从昨天回去直到今天早饭才出来,你姑妈好似劝了她大半天。”

    “哎,若是好好劝也就好了。”缓缓叹了一声,总觉得傅国红只会把潘悦往沟里带。

    “那毕竟是当妈的,不会害自己闺女的。”傅国安想了想说。

    “嗯,若是普通的母亲自然没有那个心思,怕就怕我那个姑妈自以为是为了潘悦好。”

    她还记得初次见潘悦的时候,她曾经那样羡慕的女孩子现在竟然让她再也羡慕不起来,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还是只因为以前不够了解?

    没想到潘悦可以穿着婚纱出现在婚礼上,没想到苏林对潘悦真的是没有丝毫感情。

    最起码那个曾经爱玩的公子哥,她开始还以为他们最起码会上上床之类的,结果

    潘悦大概是在苏林身上最失败的例子。

    “要不然还是去送个礼,或者抽空请苏家吃顿饭。”

    “我们这样无事献殷勤,苏家还会不知道我们为什么?”

    “可是这事就这样过去?”

    “苏家又不傻,若是真的把潘悦的事情怪罪在我们家那我们去道歉也没用,不过以苏家人的行事作风,应该不至于会这样。”

    “那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搁下了?”

    “等吧,有合适的机会提一提道个歉也好,将来要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不是?”

    傅国安点点头,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女儿淡定。

    “我最近真的是有点撑不住了,家里家外都有点”傅国安说不下去,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声。

    “您还没适应姑妈母女吧?老实说有那两个人在家恐怕您也不好过吧?”

    傅国安哭笑不得,慢悠悠的跟闺女低笑着说:“有你这么消遣爸爸的么?”

    “我只是觉得您对这事反应够慢的,现在才觉得不适。”

    “那还不都是为了你爷爷。”

    缓缓沉思了片刻才又抬起眼望着她父亲:“爸,以后我不会再为了爷爷容忍姑妈跟悦悦。”

    “你的意思是”

    “搁置太久对我们并没有好处,对爷爷也没有,既然现在都已经摊开了那么就更没有必要,何况爷爷也不是纸做的。”

    “缓缓啊”

    “我明白您的顾虑,我会跟爷爷谈。”

    傅国安看缓缓坚持边没再说话,只是寻思着他在家要多跟老爷子沟通才是,免得到时候真的发生什么老爷子一下子接受不了。

    傅国安觉得自己现在其实已经退居二线了,也打算等女儿生完二胎就将位子正式交给女儿,他打算往后就在女儿身后了。

    她早已经独立,无论何时都是眼神坚定,目标明确,嗅觉敏锐,甚至从走路到办事都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她不同于男人的力量,却又并不比男人逊色。

    她早就习惯了在寒冷的高出矗立,好在后来她不是一个人站在这个顶端,而有了另一个人的陪伴后她更是不觉的这过高的地方有什么让她觉得不适,反而更有勇气往前冲了。

    简行,这个男人很及时的把她招了回来,也让她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她很感谢这段时光,他让她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真正的妻子,一个真正的妈妈,他给她了太多的身份,让她都觉得自己像是光芒万丈。

    晚上下班后陈青罗找她吃饭并且很快的表明了来意,缓缓也没说别的:“如今我更多了一个帮你的理由,陈姐,过往的事情我们都翻过去了,那么从今往后你有用得着我傅缓的地方千万别客气,当然我要是有需要也不会跟你客气。”

    “你能这样说我当然高兴了,你知道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混的,总是希望自己多认识几个大人物这对自己的很多事情都有大益处的。”

    “嗯,对了,上次你帮我调教新人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谢你,今天刚好来了一批货还不错,我从中挑选了一枚蓝宝石戒指,也不知道和不和你的心意,你看看。”

    缓缓说着低头从后面拿出来早就准备的盒子。

    不必缓缓多介绍,见惯了各种大人物的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名钻,这绝不是一颗普普通通的蓝宝石戒指,陈青罗立即笑着打开盒子看了眼,然后就爱不释手的戴在手上:“哎呀,这要是被苏市长看到该说我贪得无厌了。”

    “前两天我表妹在苏少的婚礼上大闹了一场我都还没来得及去苏家请罪呢,我这要打个电话过去都觉得抹不开面,不如陈姐替我出个主意?”缓缓明眸一动,就那么楚楚动人的望着对面坐着的女人。

    陈青罗拿人手短又想要跟缓缓搞好关系立即就笑呵呵的拍了拍缓缓放在桌上的手:“我来打这个电话,你等等。”

    陈青罗这话一出缓缓自然是等着了,陈青罗打了电话立即就客套的问:“苏市长现在忙着呢吧?我现在正在跟傅小姐吃饭呢,您要不赏脸跟人家说两句?”

    陈青罗朝着缓缓眨了眨眼,缓缓倒是没想到苏市长那么痛快,却是接过了陈青罗的手机。

    “喂?苏市长您好。”

    “嗯,是,婚礼上的事情我们全家都很抱歉,如果您什么时候有空可以赏脸让我们请您吃顿饭?”

    “好,那我等您电话。”

    缓缓猜想到苏市长是有事要跟她交流,这会儿该犯难的倒是成了她。

    “这次又欠你一个人情。”缓缓给她手机后客套道。

    “说什么欠我人情,其实若不是你,他才不会听我的跟别人通话呢,还是得看人的,所以这是你自己有本事,跟我无关。”

    缓缓没想到陈青罗最近越来越会对她说话了,倒是还挺喜欢听的,而且她也的确不觉的这是人情,本来她们之间就是互相利用罢了。

    简行在她们雅间的旁边应酬,也是因为老婆在所以他才特意过来应酬一下等老婆忙完一起回家。

    所以当简行来敲门的时候吃惊的只有陈青罗,傅缓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对陈青罗说:“简总一直在我们隔壁跟几个客户吃饭。”

    “哦,我看是专门为了陪你过来吧?也是我不好,年纪越大了反而越是不懂人情了,你们夫妻现在如胶似漆的,我这大晚上的把你叫出来吃饭实在是不合适。”

    “陈姐就别客气了,缓缓常说能得陈姐就得了娱乐圈的大半江山。”

    “汗,这也是简太太高看我了,倒是我因着你们夫妻才在这圈子里有些名气不假。”

    以前姜爱也是因为跟简行同学。

    之后夫妻俩离开,陈青罗坐在那里把手抬起来放在灯光下,那颗蓝宝石真的是闪闪发亮,这价格自然不必说,绝对是这些年里送她礼物中最昂贵的,也或者是这辈子她收到的最名贵的礼物了吧?

    陈青罗觉得自己简直不知道交了什么好运,本来心里对缓缓的恨意其实就已经消了不少,只要缓缓愿意扶她再火起来其实她并不在乎过往的事情,可是现在傅缓做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她的想象更是叫她决定牢牢地抓住这棵大树。

    “看来这顿饭吃的很值?”路上简行便开车便问她。

    “嗯,她给苏市长打电话我聊了两句,苏市长说过两天要请我们俩吃饭呢。”

    “还有我?”简行最讨厌那些当官的嘴脸。

    “是啊,你是不是不打算陪我去?”缓缓立即扭头望着他,声音也变的有些恃宠而骄。

    简行一笑,心想我怎么能不陪你去?

    这辈子不陪谁也不能不陪你啊。

    缓缓双手勾着他的臂弯里轻轻地倚靠在他的肩膀:唉,还好有你一直在我身边。

    曾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还能有这样大的用处,现在她感觉自己根本就是捡了个宝。

    多亏当年的经济危机让爷爷奶奶出了个什么联姻的鬼主意,才叫她现在有幸能让他如此宝贝着。

    简行常常在她耳边叫着她心肝,缓缓觉得他也是她的心肝,宝贝。

    回到家后简行抱着她从车子里出来,家里除了简励都睡了,缓缓在外面就看到简励还在看电视,于是一到门口她就拍他肩膀:“快把我放下。”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很急。

    他转眼看了眼沙发那里,看到他父亲的后背然后才明白她的意思不得不把她放下,她几乎是跳下去的样子吓的他脸色发白:“你给我小心点。”

    “知道了!”缓缓用力扯了扯嗓子,然后用力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衣裳然后才一本正经的走进去。

    简行跟在后面,心有余悸之后看着她那装作认真的模样有点受不住。

    分明就是个小妖精。

    不过在别人面前还是正经点好,只要在他面前的时候

    简行越想越不正经,后来自己都怀疑自己要出毛病了。

    这几天分明两个人每天晚上都抱在一起,但是也没敢再痛快要她。

    “爸,在看新闻呢。”

    “嗯,晚点有球赛,我等着呢。”顺便看新闻。

    缓缓点点头。

    “球赛?”简行一听球赛也上了瘾,缓缓转头看他一眼,他已经跟他父亲并肩坐着,似乎打算今夜无眠了。

    缓缓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心里已经了然,深夜后要孤独入睡了,唉。

    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什么都抛下了,更别提什么球赛,一到晚上就急着上她的床跟她做那件事。

    现在

    唉,缓缓无奈的心里叹了一声,然后准备自己上楼,谁知道她刚打完招呼准备走简行就又站了起来:“我到了点再下来。”

    缓缓抬眼看他,他对她特真诚的笑了笑,搂着她的肩膀就往楼上走。

    “你陪爸爸好了,我没关系的。”

    “不行,老婆最重要,我先伺候你洗完澡。”

    缓缓

    为什么突然她就想要他在楼下别上去了呢,每次两人洗澡的最后结果必然是那样的。

    他要是不折腾一通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岁岁年年,这件事会不会有一天也做腻了?

    缓缓总想着要多调调他的胃口,很少一口气让他吃的太饱,除了有时候两人斗嘴了,吵架了,过后她可能会不管不顾的跟他做,其实只是在自我满足的拿他发泄。

    更多的时候都是他在做她。

    缓缓后来真的被他折腾的昏昏欲睡,简行也是真的在她睡着后才下楼。

    不过从上楼到洗澡,到吹头发到睡着一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可见他刚刚在浴室都对她做了些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简行下楼后球赛还差五分钟才到,简励抬了抬眼:“怎么又下来了?”

    “陪您看球赛。”

    简励不说话,只是不太满意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谁陪谁还不一定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当父亲的也总喜欢跟儿子在一起,哪怕是一起喝个茶,看个球赛。

    总是注意儿子喜欢的事情,当初弄那个高尔夫球场其实就是因为简行喜欢,不过自从他弄起来后简行就不怎么打了。

    所以简励其实很伤心他儿子这么不体贴,只体贴老婆不体贴老爹。

    “最近工作上都顺利?”简励喝了口茶问了声。

    “嗯,挺顺利的,怎么没找人给你上个零食什么的?你不是爱看剧的时候吃那些么?”瓜子坚果什么的,以前他们家过年过节必备。

    简励被说中心事更是心里不爽了。

    他是晚上回来才听说今晚有球赛,也不好再让下人这么晚出去买。

    倒是简行做了件体贴的事情,拿出手机找到美团给他老爸叫了吃的。

    球赛开始不到半个小时,管家去给他们把零食拿进来摆盘后放好,本来两个观众也加多成三个了。

    管家因为不怎么喜欢看,但是就为了凑个热闹,后来不好意思离开就开始打瞌睡。

    在后来

    爷俩还在努力睁着眼,就听着边上的呼噜声有点

    嗯,越来越大,整个客厅应该都能听得到。

    爷俩的眼神简直是一致的,就那么悠悠的望着边上正在打呼噜的管家。

    简行还算精神,简励的眼眶也有点下垂了,但是看到管家那么不争气他还是强自打起精神来,简行已经快觉得没办法看下去了。

    “爸,您确定不用叫醒他?”

    “”简励不知道该说什么。

    简行拿着遥控器把电视声音开到越来越大,管家以为打雷呢,然后就醒了一下,看到他们爷俩都专注的盯着电视然后又低了头,然后

    再过几分钟

    简行彻底黑了脸,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掉上楼。

    楼下两个老男人在比赛那般的打呼噜。

    他突然想,他睡觉的时候应该不打呼吧?

    这真的不是什么好毛病,而且真的是太难听了。

    他简直受不了。

    不知道楼下那两位是什么时候回房间睡的,他回了房间把他们一直在格子里的电视用遥控器升了出来,然后关了静音躺在床上搂着傅缓看球赛。

    缓缓因为昨晚睡的不好所以今晚睡的很稳,他开了电视又没开声音所以她压根不知道他后来在自己房间里看电视。

    只是知道他回来,然后就在他的怀里寻着她最喜欢的位置去睡觉。

    早上缓缓醒得早,觉得腰有点疼,挪动了一下抬眼看着他睡在旁边她又低了头缓和了一会儿,手轻轻地揉着自己的腰上。

    是又要下雨?

    还是因为宝宝在长大所以她的腰也会变得不好了?

    都说第二胎应该很好养,为何她觉得有点难?

    天气多云?

    缓缓觉得不太像是阴天,她站在窗口看了会儿,然后悠悠的转身去了洗手间,有点无精打采。

    她想肯定是睡多了,睡多了就容易第二天一蹶不振。

    只是她刚到洗手间低了头准备洗脸,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他抵着她的颈后:“怎么起这么早?”

    他的声音都还没睡醒的样子。

    “这都快七点了还早啊?”缓缓提醒他。

    “睡到八点算了,想抱着你睡。”

    “不行,再睡一会儿。”

    缓缓都打开水龙头了人又被他给抱着回了床上,简直受不了他那么缠着她。

    但是

    后来他真的又睡着了,而她竟然再也睡不着,只是越是躺着越是累。

    在后来他醒来已经九点了,她早已经去了办公大楼。

    不过不是他一个人晚醒,缓缓一个人吃的早饭,就连简励也没醒,还有她儿子也没醒呢。

    缓缓不知道她儿子怎么会睡这么多,但是她知道那爷俩为什么这么能睡。

    简行穿着整齐后才下楼,楼下饭厅他父亲正在喝粥,见他来就让人也给他盛了一碗,低声问:“最后怎样了?”

    “爸,不是我说您,您打呼太严重了。”简行皱着眉说道,因为他老爸打呼的关系他一整晚都在怀疑自己也有这毛病吓的都没敢睡好。

    简励却完全不明真相的样子:“你妈走得早,我都把我打呼这事给忘了。”

    曾经妻子提醒过他他有打呼的毛病,当时他就没怎么在意,只觉得肯定是平时工作太累了所以才打呼,现在看儿子嫌弃的眼神才突然明白过来,当时会不会小行妈妈也嫌弃他来?而他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

    “这么说您很早之前就打呼?”

    “人嘛,累坏了打呼很正常。”

    简行

    “怎么了?你不打?”

    “我怎么可能?”

    昨晚那俩打呼的,可是把他给惊着了。

    “你怎么不可能?晚上你问问缓缓你打没打过。”

    简行竟然还真不敢问,脸上的表情也有点发虚。

    简励哼了一声:“所以以后别乱嫌弃别人,你看我嫌弃管家了么?”

    简行

    简行走后简励跟管家大叔认真的谈了谈这个关于打呼的是,刚开始还数落:你打呼也太响了,后来我跟小行球赛都看不进去了,开那么大声音也抵不过你的打呼声。

    管家十分尴尬:我本来是想陪你们看来,难得你们爷俩一起待到那么晚,没想到后来就睡着了,怪我,都怪我。

    “不过你说打呼这个事到底怎么整?有没有什么药可以改掉这个毛病啊?”

    管家

    “我可没这毛病,我就是想给你改。”

    管家

    简行上班后还在郁闷这事,然后给缓缓发信息:“老婆你昨晚睡的可好?”

    缓缓在开会忘了带手机,所以没能及时回他,简行自己脑补了缓缓正在柔额头的画面,总觉得缓缓在叹气,想起缓缓说他:简行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缓缓开完会就直接跟刘颖去副楼吃饭了,早上吃的太少所以饿了。

    简行这到了中午还没收到她信息哪里受得了,给她保镖打电话知道她在办公大楼才稍微放了心,却是立即拿着车钥匙跟外套离开了办公大楼。

    刘颖接到一条信息:多打一份饭。

    傅缓看到她们俩人吃饭还三分饭忍不住疑惑的望着她:“怎么多打一份?替婓云打的?”

    “她今天请假。”刘颖立即说。

    “那是”

    “马上就来了。”

    缓缓

    她竟然也学会跟上司神神秘秘的了?缓缓心里有点不爽,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是给谁打的饭,其实说实话他们刘助理跟老板的性子很相似,冷的叫人不容易靠近,所以平时很少有人让她帮忙做事。

    简行赶到的时候大家都低了脖子开始窃窃私语着,眼睛却是一刻也没离开他身上。

    缓缓发觉大家眼神不对就知道肯定来了什么人,一扭头就看到他拿着大衣朝她这边走来。

    “你怎么来了?”震惊,震惊,还是震惊。

    上午到现在没分开几个小时。

    “给你发信息不回,打电话不接,若不是你保镖说你在办公大楼我就该记得飞过来了。”他坐在她对面问了她一声。

    刘颖坐在缓缓身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低着头吃自己碗里的饭。

    傅缓看了眼他眼前的菜,才突然发现她的助手已经叛变了,然后悠悠的转眼去看他。

    “我让刘助理帮我打饭的,难道你想我饿着肚子走?”

    “我只是在想,我的助手什么时候成了你的间隙的。”

    简行笑,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刘颖更是尴尬的一直低着头吃饭,只想赶紧吃完收工离开,总觉得她不适合在这里。

    而周围的同事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拍照,缓缓无意间扫了两眼,然后抬手轻轻的拍了拍桌子:“看就看了,谁都不准拍了发到社交网站上去知道么?被发现一律开除。”

    众人默默地收起了手机。

    简行笑,只低声道:“你不喜欢吃葱花。”

    缓缓

    她什么时候不喜欢吃葱花了?

    只见他已经拿着筷子给她挑出葱花来了。

    可是

    她真的没有不喜欢吃葱花啊。

    她唯一挑剔的大螃蟹还是因为有一年吃螃蟹伤了手才不愿意吃了,后来有了他她那个不喜欢吃螃蟹的毛病也改了。

    总觉得他有阴谋。

    不过他的阴谋也在四十分钟后到她办公室后就被拆穿了。

    是要接吻,刚到办公室他就搂着她抵着她在门板给她来了个缠绵悱恻的长吻,简直吻的她要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了?”缓缓坚信他绝对是有问题。

    “没什么,就是想亲亲你,一分钟不见就想往死里亲你。”

    他说着又要亲她,缓缓抬手去堵他的嘴,被他抓住手然后把她的手指也给挨着亲了一遍。

    “你,到底怎么了?”缓缓抽不出自己的手,更是羞燥的红了脸,却是急了。

    “就是想你。”他那灼灼的眼神,倒好像真的是有无尽的相思。

    缓缓本不相信他说的话,但是因着他的眼神就那么真的被他代跑偏了。

    “我想你你喜不喜欢?”他拿着她的手贴着自己的胸膛上,一个字一个字的都暧昧不已。

    “喜欢啊,喜欢死了。”缓缓白了他一眼,然后望着他的胸口,自己的手被他都要揉碎了好么?

    “这么没诚意?”简总有点不高兴,怎么也要配合点喜欢的表情么?

    “那你还要我怎么有诚意?突然跑过来找我吃饭,吃完饭刚到办公室就把我的嘴巴亲肿了吧?现在又问我这一连串的鬼话,——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缓缓说道嘴巴被亲肿的时候用力抬了抬下巴给他看嘴巴以示证明,说道后面的时候是真的要急了,因为他一般情况下不会这么阴阳怪气的。

    “对不起你的事情?打呼?”

    “打呼?”

    “不然呢?”

    “打呼是什么鬼?”缓缓根本没反应过来,小脸都要扭曲了,可爱到他忍不住抬手捏了捏。

    “我是想问你我睡觉有没有打呼过,只是这样而已。”

    他无奈的叹了一声,说完这话之后有点生无可恋的松了手抵着门上无可奈何的望着缓缓。

    缓缓这才知道打呼是什么鬼,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就为了这事来找我?”

    “不然呢?我难道还能藏着什么女人来找你?”

    缓缓

    “那你直接问好了,干嘛绕了这么多圈子,又是亲又是啃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喂,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

    “你打断我少过么?你何止打断我说话,你还打断我爱你,更不礼貌。”

    “那又怎样?”

    缓缓不服的仰着下巴,一副随时都可以削他的样子。

    “补偿!”

    “你打呼打的那么响我都没有数落你,你竟然还敢问我要补偿?”

    简总

    所以简行下午都没回自己的办公大楼,就在缓缓的办公室里睡了一下午,发誓要在她办公室里扰的她工作不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缓缓就看到他躺在那里气呼呼的合着眼然后拿起了笔。

    原本是想画设计图,结果

    她记得老师教她画人脸轮廓,还记得老师说东方人的脸不如西方人的棱角分明,她想着那棱角分明四个字然后就画了起来。

    只是谁说的东方人的脸就不会棱角分明?分明她老公的脸这样成功。

    不仅棱角分明,俊美不凡,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简直叫她爱的要死,勾的她神魂颠倒。

    嗯,她才不会跟他说,他早就把她迷的要死要活呢。

    只是在她认真画着他在她沙发里的睡姿的时候,却并不知道那些年她的脸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画纸上。

    不知道因为走神画了她而怒了多少次,浪费了那么多的纸,几乎想要把她给捏碎了,然后手一紧却立即就松开了。

    因为那是她啊,让他又爱又恨又爱的她啊。

    这世界这么大,可是只有这样一个女人让自己慌张无奈,几乎发狂,如何舍得将她捏碎了揉圆了再也不要?

    所以最后,还是慢慢的舒展开。

    怎么从桌上扔进垃圾桶的,更是认命的从垃圾桶捡起来然后更用心的把那些画着她的脸的纸一张张的伸展开压平了保存着。

    直到这段时间他才不再那么疯狂的画她了,却是要每天都一起睡才能心安。

    缓缓画完后拿着画纸端详了一番,然后看着沙发里的男人便忍不住笑了声,故意在他的鼻唇之间画了粗重的胡子来掩盖他的英俊没然后悄悄地走到他跟前去坐在他身边。

    两只手捏着那张纸轻轻地扑在他脸上,简行只觉得要喘不过气来,然后伸手就拿起那张纸想要扔掉。

    “别”

    缓缓生怕自己的作品被他不珍惜的扔了立即阻止了一声。

    “让我来猜一猜,画这幅画的人肯定是爱我至深才对,你看她画的眼神以及神态,跟我本人都极为想象。”他一本正经的拿着那张纸看了半天后评论道。

    缓缓一只手被他抓着在胸口压着,所以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陪他看着,然后指了指画上的胡须:“那这个又该怎样说?”

    “这个胡须嘛,应该是这个女人为了掩盖自己爱我太深这个事实故意画上去的,不过即便如此我也还是一眼看出。”

    说完那话他转头看她一眼,故意挑眉。

    缓缓被气的屏着呼吸半晌,然后悠悠的笑了声:“简总好眼光,但是依我之见这分明是那个女人觉得简总太过傲气才添了这两笔。”

    “傲气?本少不傲气还拿不住你呢。”

    他突然用力将她抱住,不敢压她,只好让她躺在沙发里,自己跪在她的两膝外面,分明是来势汹汹,但是看着她被说得已经红着脸害羞突然就克制住了身体的火,只是那么赤条条的想吃她的眼神丝毫不减的望着她。

    缓缓不敢惹他,此时格外平静,他却低下眸去,就着她喜欢的姿势轻轻地去吻她,稍稍的把身体放下,灼灼的眼神望着她,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她的眼睫,他低声呼唤着她:“心肝,你可折磨死我了。”

    “我看你好着呢。”她娇嗔的望着他一声,然后抬手主动勾着他的脖子吻上他,已经被他点起来的火,当然是让他灭了。

    办公室的门分明没有上锁,但是就是没有人来敲门。

    两个人完事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门外依旧是静悄悄的。

    缓缓擦完手之后将纸巾团成一团扔到他身上去:“给你的。”

    “本少送给你了。”

    简行故意坏坏的笑着说道,然后去对面她坐的沙发里追她。

    “你的宝贝你自己收着,本小姐可要不起。”

    “本少说你要的起你便要的起了。”

    缓缓起身去闪,简行起来追,两个人在门口扭成一团,缓缓生怕他要把那团纸从她领口扔进她内衣里去,他做过那种事的。

    简行笑着缠着她:“小心点别扭的那么厉害,勾起我的火还不算什么,若是伤了你跟那小子可不是得让我悔死。”

    即便是这种玩乐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实实在在的想着他们娘俩。

    “你就那么在意我们?”她转身,双臂折叠着在他胸膛抵着,明知道他心里怎么想也问他。

    有些情话,听再多次也会喜欢。

    “你说呢?这辈子除了你,除了我们的孩儿还有什么人能让我这般在意?尤其是你。”这个磨人的妖精。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就那么突然一往情深起来。

    “简行!”

    她忍不住低低的唤他,有个声音呼之欲出,她这些年也一直在等这一刻,情到深处有些话自然就会说出来。

    “嗯?”

    他轻轻地拥着她,故意弓着腰跟她齐眉跟她相抵着,感受着她温柔如水的样子。

    ------题外话------

    推荐飘雪豪门系列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洁癖男神蜜爱娇妻偷生一个萌宝宝372074154推荐飘雪读者群给大家,希望大家踊跃加入!

    好久没万更了吧,嘿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