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05 宠妻狂魔(10)
    ( )周晓静看了看手机屏幕已经黑了心里更不是滋味,而缓缓已经忍不住红了眼眶。紫幽阁ziyouge

    她没想到老爷子会不许她回去拜年,她以为到时候老爷子最多就是躲着她不见她。

    “煮你最喜欢吃的菜等你回来。”

    之后看到周晓静发给她的信息她心里才舒服了一些,只是不管爷爷要不要她回去,这个家她总是要回的,年也是要给爷爷拜的。

    或许此后很多年里他们的关系就将如此,但是只要她还是傅家人她便不能不回去拜年。

    这天晚上家里的用人都回去过年了,只剩下他们一家四口在,厨房早就备好了年夜饭,只还有一个汤也早就放好了佐料只等着他们开火煮就是,缓缓站在厨房里指挥简总炒青菜。

    简励在外面哄着孙子玩,今天这祖孙俩出去果然满载而回都开心的不得了。

    简行挽着长袖手拿着炒菜的木铲看上去倒是有模有样,缓缓靠在便是双手抱胸盯着他,一会儿抬抬手指挥着:现在加白糖,半小勺就好。

    简总便立即去找白糖,好在他把白糖跟盐分的很开,倒是缓缓没看清突然抬起手来压住他的手臂:等等,这是糖还是盐?

    简总忍笑,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低声提醒:你先尝尝?

    缓缓捻起了一点尝了尝,嗯,是糖。

    简行宠溺的眼神望着她,转而将糖放在锅子里。

    起锅的时候也很漂亮,缓缓觉得简总可能是个天才,只是一向不做这事而已。

    “老实说做菜对你而言很简单吧?”她小声问他,眼睛也专注的盯着他,似乎是带着些妒忌。

    妒忌她老公这么有天赋。

    简总只是端着菜跟她并肩往外走,放下菜以后双手扶着桌子倾身面对她:其实是老师教的好。

    缓缓眉目一动,老师教的好?

    夸她呢?

    缓缓只是笑了声然后朝着外面喊着:爸爸,小澈,开饭了。

    “吃饭啦,去尝尝你爸爸的手艺去。”简励抱起自己的孙子快乐的去餐厅,其实心里也酸溜溜的,他儿子什么时候煮过饭?这还是第一次,再次发现老婆跟老爸之间老婆比较重要的时候还真有点不得劲。

    不过还好有个小家伙陪着他,他便也不算太寂寞。

    小澈走的早,拿勺子也挺早,看大人吃饭,他便也一勺勺的大口的给自己吃着。

    那爷俩在喝酒他看着眼馋,简励便把酒杯放在了他唇瓣缓缓地贴近他唇瓣一下,他抿了抿小嘴,然后难过的可爱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简行抱着酒杯靠在椅子里看着儿子那小模样忍不住也肩膀微微抖动。

    缓缓笑着低了眸,突然想起娘家来,眼神里多少的有些失落。

    傅国红一直没能被保释出来,她爷爷心里肯定闷着一个大疙瘩,她父母看老人不开心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说到底这个家又有多大?

    最后还是剩下他们三个罢了。

    傅国红跟潘悦的出现就像是一场噩梦,老爷子好不容易找回失而复得的女儿却经历了偌大的一场浩劫。

    王家一直不承认袁欣所以只让小枫回王家过年,王程锦跟袁欣在公寓里过年,虽然看上去人有些少,好似有些寂寞,但是两个人相爱着能在一起过年对他们来说也已经足够。

    袁欣很会包饺子,据说是因为小时候在家她父母爱一起包饺子,她就偶尔兴起的拿起个皮来试了几次,后来就会了,但是她不会干皮,所以两个人去超市买的饺子皮跟切好的肉馅。

    王程锦煮完饭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有模有样的包饺子,一个个如小元宝般倒是还真的挺不错,袁欣转头得意洋洋的望着他:还不错吧?

    “嗯,你在这方面总算也不是一无是处了。”

    “那是当然,我厉害着呢。”

    王程锦只好忍着笑不想打击她,不过日后她惹他不开心了他就喜欢去超市买材料回来让她包饺子,再后来她也是一犯错就会在发觉后第一时间买回来做给他吃。

    今晚就属顾家最热闹了,顾爸爸顾妈妈都在厨房里露了两手并且还包了好些饺子。

    婓云在旁边抱着果盘看着春节联欢晚会,这时候万家灯火全都温暖无疑的样子,就连最心酸的人家也在努力的营造温暖的气氛,顾少奶奶更是没心没肺的快活着。

    “云云啊,我刚刚弄了点韭菜馅,你不是想吃韭菜水饺嘛,待会儿就可以吃了。”

    “谢谢妈!”婓云转头看着那边包饺子的人嘴甜的感谢。

    “这孩子,整天谢来谢去的。”顾妈妈一边包饺子一边说,顾爸爸在认真的给擀饺子皮。

    顾城在楼上打了几个电话便下了楼,直接坐到他老婆身边去搂着他老婆看晚会,顺便吃他老婆怀里的果盘。

    婓云看着自己盘子里的水果在减少正不高兴呢,却突然觉得不太对劲,随后眉头就皱了起来,然后悠悠的抬眸看向旁边的男人。

    顾城刚低头又要去吃,然后就看到她正在看他,并且眼神有些奇怪,奇怪到他本粗心的以为她是心疼她的水果,他们俩经常在家抢着吃,但是这会儿他却突然脸色严肃起来:怎么?

    “他他,他他好像啊,下面”

    婓云紧张的一只手用力抱着盘子一只手朝着自己腿下面指着。

    顾城低了头,然后看着她湿了的家居裤然后立即就将手插进了她膝盖关节处并转身对餐厅里包饺子的人大喊了一声:爸妈,快,云云要生了。

    “啊,好可怕,啊”婓云立即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要去搂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抱着果盘所以要哭。

    顾城又放开她的腿把她怀里的果盘放下,里面包饺子的两个人匆忙的摘着围裙出来,都是急急忙忙很紧张的样子。

    婓云再次被抱了起来,顾妈妈立即叮嘱着:云云你坚持住不要怕,我去收拾东西马上就跟过去。

    “对对对,你们前面先走着,我们马上就到。”

    “爸,妈,你们快点,你们不在我害怕。”婓云被顾城抱着都走到门口了还不忘伸着手叫公婆,那被宠坏的傻孩子的样子真是叫人

    叫抱着她的顾城感觉自己好像没什么存在感。

    从晚上九点一直到十二点,在医院的待产室里哀嚎了将近三个小时以后终于被推进了产房。

    然后王程锦跟袁欣大半夜的被叫到了产房门口,简行也急急忙忙的赶了过去,等待顾家这位小少爷的降临。

    简行听着产房里的动静觉得比他老婆生的时候还夸张,不自觉的就皱起眉:你老婆生孩子你把我们叫来干嘛?

    “不是我要叫,是云云让我叫你们的老婆,你们俩男人来干嘛?”顾城站在旁边正紧张的要喘不动气,幸好跟简行说了说话。

    “叫傅缓?你的良心不会痛么?”简总皱着眉,想着自己老婆现在身子那么虚弱竟然还要被人利用。

    “那是她们姐妹关系好跟我有什么关系?”顾城心虚。

    简行不再说话,袁欣才站出来:你们俩经常这么斗嘴么?好像两个大小孩。

    简行

    顾城

    “我们还是想想该给这孩子包个多大的红包吧。”王程锦也走上前说道。

    这孩子多会赶时候?

    竟然在大年初一的凌晨二十八分的时候降生在这个世界上,这个压岁钱他们终究是没有逃过去。

    这会儿本来有点心虚紧张的顾少爷开心起来了。

    而那老两口听着孩子们在一旁嘟囔也忍不住笑,看着他们几个一起长大的,除了王程锦稍微大一些,简行跟顾城根本就算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现在又都为人父了,作为长辈他们也很感慨。

    一直身材保持的很不错的顾爸爸在顾妈妈耳边低声道:当年你生城城的时候也是叫的这么惨。

    优雅的顾妈妈娇嗔的瞪了顾爸爸一眼,顾爸爸更是高兴的等待着。

    顾家也已经这么多年没有新人来,这个小家伙的到来势必让顾家更温暖。

    等到这个小娃娃呱呱坠地,那干净的哭声一从产房里冒出来,外人的人立即都激动的望着门口,那老两口也立即站了起来走上前去。

    很快门就被打开,大夫在门口开心的跟大家公布那个喜讯,顾城看了孩子一眼后就蹭的跑到婓云身边去了,婓云已经满头大汗,又憔悴又虚弱,就那么傻傻的望着他低低的问:宝宝好么?

    “他很好,你呢?”

    他握住她抬起来的手,那一刻顾大少也难得温柔。

    刚刚在产房外他根本就是坐立不安,紧张的手心里直冒冷汗,要不是简行跟王程锦他们一直在跟他说话他根本担心自己撑不过去。

    “我也很好,就是有点累。”

    最后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她笑着,不似是那会儿来医院途中还精神抖擞的孕妇,这会儿她是真的使不出力气来在装可爱了。

    “你好好休息,我陪着你身边。”

    “嗯!”

    这会儿她早就把之前喊叫的人都给忘在脑后很快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但是她生宝完的后续工作还没完成,顾城坐在旁边低着头陪着她,只是偶尔的看一眼她的腿边,他甚至不敢走过去看。

    简行回到家后缓缓就紧张的问他:可都好?

    “都好,生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孩。”

    缓缓听着他的话才又安心的躺下,不知道为何明明是那丫头生孩子她却也跟着紧张起来。

    简行躺下后将她抱在怀里:程锦说过完年先给压岁钱红包,过阵子满月酒再给满月红包。

    “嗯,很周到。”缓缓的脑袋凑到他肩膀去靠着,很满意这样。

    简行搂着她低低的问道:这小子可真有福气,一生下来就得收那么多的红包。

    “你妒忌啊?”

    “睡觉。”

    简总啊简总,简宝宝啊简宝宝。

    何止简行不高兴,王总也在这种事上斤斤计较的呢。

    仿佛失去个**位数的大单子也没这么计较过。

    清晨顾城抱着儿子在婓云身边低声说:我没叫他们当场给我用微信转账发红包就不错了,你忘了他们昨天在简家怎么欺负我的了?

    婓云忍不住坏坏的笑起来:这不是立即就又回来了么!

    顾城也笑,小夫妻俩像是没见过钱那样乐呵,好像是捡了一笔巨款。

    大年初一这天王程锦带着袁欣去家里拜年被拒之后就开车直接去爬山了,本来也知道肯定会被拒所以早就准备好了爬山的用具。

    袁欣说:我们像不像是小孩子恋爱被家长赶出家门?

    “有点。”王程锦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回答。

    一路畅通无阻,两个人直奔目的地。

    顾城在医院陪老婆孩子,简行在家陪缓缓,至于简励又带着孩子出门去要红包了。

    这几天是要红包的关键时候,简励离开前对他们说不用着急回傅家拜年,明天是年初二女方回娘家的大日子让他们明天准备好礼物直接过去就是。

    缓缓觉得公公说的很有道理,所以这一天就在家修身养性准备明天回去应对爷爷了,简总便担任起煮饭这一大角色。

    简行一想到要下厨房就用力挑了挑眉毛,缓缓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手臂,低声对他讲:你去把昨晚的剩菜温一温,今天爸爸跟小澈不在家我们俩吃一天也够的。

    “就算你这个伤员能吃剩饭,你肚子里那个也可以?”

    所以

    梁佳文跟堂兄弟几个在本家拜完年便一起去了傅家,因为这两家关系颇好,梁佳文进门也不客气,抬手问候着就要红包。

    傅国安早就准备了不少红包放在一旁,见他们兄弟几个去也不小气,人手一个,有老婆孩子的也全都给备着,所以拿了三个红包的梁佳文心情非常好。

    老爷子从房间里出来,梁佳文抬了抬眼也不管兄弟几个心情如何,开口就道了声:爷爷您新年好啊?

    “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兄弟几个。”老爷子如何听不出他声音里的损意?

    “可不就是我们兄弟几个来给您拜年,爷爷新年好!”

    “祝爷爷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

    “心想事成!”

    “当然会心想事成了,我们缓缓这么孝顺的孩子,从来都是爷爷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老爷子刚坐下就听到梁佳文提起缓缓,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

    所以老爷子给那哥仨分了红包就是没给他。

    梁佳文更不爽了:爷爷,从很小的时候您就总是说缓缓是您的心肝,您的宝贝,谁也欺负不得,您现在觉得我说话不好听,可是您看看您把她欺负的,她病怏怏的躺在床上还在担心您身体好不好,让我来拜年千万别提她,您倒好!

    梁佳文说着就垂头丧气起来,老爷子更是冷哼了一声:我跟我孙女的事情也轮到你来管闲事了?

    “我当然不管您跟您孙女的事情,可是我得管我妹子啊,我跟缓缓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委屈而不闻不问?她可是差点就死了啊,她在重症监护室带了那么长时间,她还怀着孩子,我听说她肚子里那个也好几次差点就死了,您当爷爷的这时候落井下石真的太无情。”梁佳文也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么多,而且又这么难听,所以后面声音也是小了,但是心里堵着口气所以还是说完了。

    “行了行了,小妹自己都没来抱怨,你乱说什么?”他堂哥便在边上低低的教训他起来。

    “就是,爷爷您别跟佳文生气,不值当的,他从小就口无遮拦。”另一个也立即说。

    傅国安靠在沙发里叹了一声,然后笑了声:别光顾着说话,都喝茶喝茶。

    “是啊,都喝点茶吃点东西,你们爷爷心里才不是不念你们小妹的好,你们都别担心了啊。”周晓静也附和着解释道。

    梁佳文抬眼看老爷子,发现老爷子脸色不好看,他临来前他父母就交代他千万别太刺激这位老太爷,他身子也不好,所以这会儿他也就适可而止了。

    快到午饭时间梁家兄弟几个离开,周晓静才担心的想要说几句安慰老爷子的话,谁知道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说。

    其实傅国安跟周晓静都明白,老爷子心里跟明镜似地。

    这一天家里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老爷子表面上也都一直很和善,但是人走以后午饭的时候他也没吃几口就放下筷子回了房间。

    简总中午去给老婆大人煮了面,虽然卧了俩鸡蛋但是缓缓觉得还是没有剩菜好吃,于是趁他低头吃饭的时候端起盘子倒了点剩菜汤汁到碗里。

    嗯,面条总算好吃了。

    简行抬手就看到她那碗面条变了颜色不由的皱了皱眉却是也没再说什么。

    心想幸好这肚子里是个男孩子,要是个女孩子他一定要给她倒掉的。

    年初二两个人抱着孩子带着礼盒回了娘家,老爷子却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并不出门。

    简行撇下那在客厅聊天的几个人独自去敲了敲老头的门,老头靠在床头戴着老花镜用平板看新闻,听到敲门声使劲的抬了抬眼,老花镜遮住了点视线,一双大眼睛看了眼门口之后却是又立即低了头。

    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简行自己打开了门,看着老头在看平板不自觉的笑了声,悠悠的走进去关好门,却是靠在门口没往里走,双手插兜望着床上的老头:给您老人家拜年啦!

    老爷子哼都没哼一声,真如听不到了那般。

    简行也不恼,只是低笑了声:您不会抠门到没给孙女跟孙女婿准备红包吧?对了,重孙我可是也给您抱来了。

    “臭小子你给我滚出去。”

    老头子咬牙切齿,气的摘了眼镜瞪着他骂了句。

    简行出去的时候关门有点急,是里面有什么在往外撇,他躲过了屋里的伤害,却是一出来就被大家疑惑的注视着,他却突然沉稳的笑了笑:没事,爷爷跟我开玩笑呢。

    众人

    缓缓领着小澈到了爷爷门口,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敲了门:爷爷!

    爷爷不吭声,她看了眼身后站着的男人然后自己推开了门。

    小澈像是惯性的往里走,缓缓却站在了门口:爷爷,新年好!

    爷爷没说话,小家伙却已经迈着他那乱七八糟的步子朝着床前走去,并且按照简励教的样子做着恭喜的姿势。

    缓缓刚要跟进去被简行轻轻拉住,缓缓回头看简行,被简行搂着回到沙发里坐下。

    她早已经做好了被爷爷数落或者训斥的准备,甚至她已经准备好了听爷爷说更难听绝情的话,可是最后却都没能。

    看老头脸色这种事他一个人就够了,他老婆年也拜过了,礼数达到了他便不再要她多看那老头脸色了。

    只是不久后小家伙从里面出来拿了一个超大的红包。

    因为已经长了几个小牙,开心的跑到沙发这里嘿嘿笑着的时候那几个小牙露出来显得格外可爱。

    小澈直接跑到妈妈的怀里将红包送到妈妈眼前,缓缓一手拿着红包一边抱着儿子,然后抬眼看了看简行。

    简行也显得很无奈却只是挑了挑眉。

    周晓静跟傅国安也不说别的,只是把早就藏在身后的红包掏了出来。

    “宝贝到外公外婆这里来。”

    小澈立即绕过去,并且还抬手作揖恭喜恭喜,像是非常清楚现在是讨要红包的时候。

    二老开心的把红包给了他:我们小澈新的一年也要健健康康开开心心哦。

    小澈更是嘿嘿笑着,在周晓静低头亲他的时候很主动的凑上自己的小嘴。

    “还有你们俩的。”傅国安又从口袋里掏出四个大红包,刚倾身给她们,缓缓一并拿了。

    “给你老公的你可不要贪污。”周晓静提醒女儿。

    缓缓只好将手里父母的红包分给简行,简行有点不好意思伸手拿,慢悠悠的接过后尴尬的笑着客套:谢谢爸妈。

    “以后我们女儿还指望着你呢,是我们得谢你才是。”

    “这是我应当做的。”简总超级矜持。

    缓缓忍不住抬眼去看他,总觉得这有点——‘装’。

    快午饭的时候缓缓往爷爷房间看了一眼,怀里搂着自己儿子:我们中午约了朋友吃饭就不在家吃了,替我谢谢爷爷的红包,这是我跟简行给他老人家红包。

    缓缓将早就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简行只好去抱儿子站了起来,心里却想哪有什么朋友吃饭?大年初二大家都在忙着回娘家。

    “昨天梁家那几位少爷来拜年了,佳文还为你鸣不平差点跟你爷爷吵起来。”

    “唉,他就是那直脾气,爷爷没事吧?”缓缓对梁佳文有些无奈,但是转头又担心爷爷。

    “没事,他心里明白着呢。”

    “那就好,这个年总是要好好过去的,千万别在这时候让爷爷更难受了。”缓缓走之前跟周晓静低声说。

    “嗯,你们回去路上慢点。”

    “好,过几天我再来看您跟爸。”

    “嗯!”

    “爸,再见。”缓缓上车去还不忘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男人调皮的挥手,傅国安稍远的站着朝着她笑着道别。

    他们夫妻带着孩子走后傅国安才站到周晓静身边去,无奈的叹了一声,周晓静抬眼看他:刚刚干嘛距离那么远?

    “我怎么好打扰你们母女说悄悄话?”

    ——

    “那么我们现在去跟哪几位朋友吃饭呢?”简总开车后颇有深意的问了一声。

    “回家吧!”缓缓靠在座位里。

    心口隐隐的有些疼痛怕他担心便不敢说出来,只是想回家休息,让他们爷俩爱怎样玩就怎样玩吧。

    简行本来想提议去医院看宝宝,但是想到他老婆的身体状况也还是把车子开往了家的方向没跟他老婆提自己的想法。

    小澈在后面抱着几个大红包正一个个的打开。

    等他们到家后缓缓打开安全带一转头就看到后座已经满满的红色的毛爷爷,简行本是打开车门去抱他,就看到小澈抓着一把钱往空中扬去,当即惊了一下,之后却是无奈的皱起眉,他儿子这是小小年纪就把钱当纸玩么?

    回到家后缓缓没怎么吃饭就回房间了,有阿姨提前回来他便把儿子交出去而上了楼,只是开门就看到缓缓躺在床上好似已经要睡着,他心下立即感觉不好,走上前去坐在她身边抬手用手背轻轻地触摸她的额头,当发现她有发烧症状的时候眉心更是用力蹙了起来。

    “怎么发烧了也不说一声?”

    “发烧了?”缓缓嘟囔了一声,提不起什么力气,抬了抬手发现真的有点烫她才又低声:怎么办?心口也有点疼了。

    简行当即就脸色大变,打开她衣裳看了看之后立即给大夫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大夫便赶了过来。

    给她挂了点滴后他送大夫下楼,大夫出门前不得不慎重的提醒他:简太太的伤恐怕以后会落下病根,像是阴天下雨这些时候要格外保暖,伤口在这种日子会隐隐作痛。

    简行没说话,只是垂着眸若有所思。

    大夫离开后他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眉目间的冷意更深。

    那老头说要是他不打算放过傅国红就从此别再叫爷爷?

    可是他老婆落下的病根他又该找谁去抚平?

    他转身又回到楼上,小澈还在沙发那里抓着一把糖到处扔着玩呢,阿姨转身就看到他扔了满地却是也耐着性子劝着。

    简行回到房间后缓缓已经睡着了,他坐在旁边守着她,漆黑的眸光里有些隐忍疼痛的感觉,他自责的是她发烧了他竟然都没早点发现。

    他自责的是,自己竟然没能将她保护好,让她此后几十年里都有了心疼病。

    至于那些伤他老婆的人,无论有意还是无意,统统都该杀无赦。

    从初二到初六除了吃饭她几乎都没再下楼了,大夫让她尽量卧床休息,因为怀着宝宝她也不敢违背,而且简行还时时刻刻的盯着她提醒她呢,好像她要是多走一步路就是犯了杀头的罪。

    傅家老爷子终是生了气,过完年上班后简行刚到办公室傅家老爷子就找了过去:臭小子你给我滚出了。

    “老爷子您消消气,这里是公司请不要”

    “今天谁敢拦着我我就打谁你们信不信?”老爷子拐杖撑了起来朝着前面,那气势汹汹的还真是叫人不敢再靠近拦着他。

    而傅家的管家也跟着身后不敢靠的太近,给傅国安打过电话,傅国安只说这是别跟缓缓提,还说简行能解决。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里面两位老总听见那声音后都朝着门口看去,看到是傅家老爷子后就都站了起来。

    老爷子站在门口冷喝了一声:都出去。

    没人敢不走,简行自始至终坐在大班椅里没动,头也没抬一下。

    心里想着您不来我还不好找您麻烦呢,您倒是来的正是时候。

    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门口对着门外命令:把门关上谁也不准进来。

    管家跟丛秘书都站在门口不敢动,后来丛秘书发现她老板没吭声猜想是默认便去关了门,然后又胆战心惊的站在旁边。

    “你给我解释清楚,你究竟是什么意思?终生监禁?你还不如直接让她死了呢?”

    老爷子生气的大吼。

    “若不是因为您的面子,我的确想那么做。”简行从容不迫的抬了抬眼,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波澜。

    老爷子却是气的脸色煞白: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再说十遍也是如此,像是这种不知悔改的犯人不杀了不终生监禁还放出来祸害别人么?”

    “你简行!”老爷子气的抬起手里的拐杖就朝着他办公桌上狠狠地敲了过去,桌上的文件及笔记本被殃及到地上。

    简行条件反射的稍微侧身躲过一劫,却因此而脸色变换,杀心起。

    老爷子气的喘息都传不好,外面的人也都紧张坏了,听到里面的动静再也估计不得,丛秘书立即给傅缓打了电话。

    “缓缓以后都会落下心口疼的毛病,您不心疼还不准我为她做点什么吗?”简行起身,指着自己的心口窝子戳着,那话一字一句咬着牙跟,此时是真的恨透了这老爷子。

    这老头曾经多少次跟他说要好好照顾缓缓,多少次在他面前把缓缓夸的好像跟个无价之宝似地,可是现在

    “您可以对您孙女不闻不问,您可以不为她报仇,不为她做任何事,但是您不能阻止我,我是她的丈夫,谁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决不让那人好好活着,我在您面前发誓,傅国红这辈子都休想再从那里面迈出来一条腿。”

    “你”老爷子突然心口一疼,然后整个人都摔进了旁边的椅子里坐着,整个后背开始用力的往后仰着。

    傅缓赶到医院的时候简行正站在重症监护门口,只看到他的表情很是沉重,缓缓突然有些没力气,努力喘息着朝他走去,一双手费力的抬起来抓着他的手臂:爷爷怎么样?

    “不太好!”他声线变的很低。

    缓缓只是仰着头望着他,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过死不了。”简行又补了一声。

    缓缓听到后低了头,只是一双手用尽力气在他胸膛用力的拍打着,尽管自己根本就是有气无力,但是她却没办法停手。

    简行任由她打了会儿发现她力气不够用便捉住了她一双手把她用力抱在怀里:我当时不是故意。

    只是在她耳边低声解释。

    缓缓却忍不住在他怀里抽泣起来,他们怎么担待的起?

    这阵子医院像是他们家的旅馆,总是突然就来了。

    爷爷转到普通病房已经是四十八小时,虽然醒了但是动起来很费劲,大夫说他以后可能都不能像是个正常人。

    缓缓当时就觉得脑袋里一团黑,天昏地暗。

    简行在她晕倒前发现就立即伸手楼主了她,傅国安跟周晓静在旁边也被吓坏。

    老爷子看简行的时候眼睛瞪得特别大,仿佛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简励得知结果后立即赶到了医院去给傅家道歉,傅国安也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道:这事与你无关,你就别替简行道歉了。

    “子不教父之过,怎么能说跟我无关?国安我这次真是以后还有什么老脸见你们傅家的人。”简励说着也低了头,羞愧的无地自容。

    “你快别这么说,这事跟你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要是那么自责我反倒不知道怎么好了。”

    “可是小行”简励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替自己的儿子开脱,心想简行那小子明明知道这傅家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怎么还能在那种情况下意气用事?

    简行守在缓缓身边根本没有再去看老爷子,也没去给傅家的人道歉。

    他心里很明白,他已经自认倒霉。

    但是他怕他老婆生气,她可以气他,但是她要是气坏了身体怎么办?

    简励走后周晓静才问傅国安:你刚刚为什么那么说?你明知道是简行倒霉罢了,爸爸那状况很容易就会出事。

    “我怎么说?爸躺在床上可能再也起不来,他一向自尊心强现在这样子你以为他心里不屈辱?”傅国安转头垂着眸看着比自己矮着一些的妻子低声问道。

    “可是那也不是简行的错啊。”

    “那是谁的错?”

    傅国安说完后就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周晓静站在门外想要再追问却是已经不知道问什么,她突然发现,她女儿旧伤还未痊愈又添了新伤。

    缓缓醒来后也没理简行,简行看着她虚弱的唇色都有些发白更是心疼:你可以气我,但是不能气你自己。

    缓缓转头看他,他手里端着碗要喂她喝汤。

    “你明明知道爷爷的身体状况受不得半点刺激,你非要跟他说的那么清楚明白么?”

    “我再次跟道歉,先把汤喝了,嗯?”

    “我不喝。”缓缓气的扭头不再见他。

    简行的脸色也不好,他的心情不好不是因为任何的外界压力,只是因为她虐待自己的身体来惩罚他。

    “你不喝?你不喝你肚子里那个小子怎么办?”

    缓缓不说话,只是执拗的望着窗外的眸子又垂下。

    “好啊,大不了生个弱智儿,反正我简行有钱养得起。”他说完之后便将碗放到旁边去,然后起身就出了门。

    缓缓脸上的愤怒还未消失,但是心里却疼痛的厉害,当听到关门声后她才又缓缓转头朝着里面。

    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后看向床头柜上放着的汤又只能自己端了起来。

    眼泪就那么悄然无声的落下来,落到了碗里。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心里气他却又心疼他,明明知道他是倒霉催的,但是一想起爷爷的状况她就发憷。

    心口莫名的疼了起来,她一只手端着碗,另一只手适当的压制着自己疼痛的地方。

    简行在外面贴着墙根站着,双手插兜垂着眸子冷漠的望着自己的皮鞋,心里闷的像是长了一个毒瘤不知道该如何切除。

    缓缓刚喝完汤他就推门进去,缓缓泪汪汪的措不及防的眼神就那么撞进了冷冽的眸光里。

    “还要不要?”

    缓缓

    ------题外话------

    作者:切莫心急!切莫心焦!切莫动怒!

    周末了,大家过的愉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