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07 宠妻狂魔(12)
    ( )简总的意思其实翻译起来特别容易,精简一句话就是:你是我的女人不准搂别人。om

    ——

    傅国红的案子绕了好几绕终于判了下来并且已在监狱服刑。

    缓缓就每天去一趟医院探望爷爷,他已经可以坐在轮椅上,虽然吃饭说话还是很艰难。

    当她在耐着性子像是儿时那般帮他捶腿,老爷子的气已经消了大半,并且垂眸的时候看到她的肚子更是不忍。

    他的手轻轻地抬了抬,缓缓垂着眸看到他的动作便抬眼看他,老爷子脸上并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里有些模糊。

    缓缓换了个涅法,一边帮他按摩一边低声对他讲:我知道您在想什么,不用担心我不懂。

    从小到大她都特别会察言观色,不管父母跟爷爷什么心情,只需要眼神她便立刻能明白,其实后来她也很苦恼,有时候太聪明,太敏锐真的不是什么好事,让自己变得很累很累。

    老爷子便坐在那里无奈的望着她,像是他甚至可以了无牵挂的离去。

    “简行说我们这一胎是男孩便跟我姓了,他说傅家不能只到我这里,让我们儿子做傅家的延续,爷爷,您别怪他了好么?”

    病房里出奇的安静,安静的她能听的很清楚爷爷的呼吸声,能听的很清楚自己的心跳声。

    缓缓寻思了良久还是想要做这个中间人让爷爷跟简行的关系不再那么紧绷,老爷子却只是垂着眸望着她像是故意不发出任何声音来抗议,然而这无声的表达更是让她明白他心内所想。

    她不想跟爷爷絮叨很多,比如简行是如何为她考虑,为傅家考虑,但是她又不怕如果她什么都不说爷爷就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他们婚礼前她刚回来的时候全家上下统一战线都说简行是个如何如何优秀的男子,说他如何如何会照顾长辈,那时候简行还只是逢年过节往家里送点礼品而已,现在简行替他们照顾着傅家唯一的女孩,他们却好像已经看不到他身上的优点。

    她原本总以为一家人是怎么都一团和气的,没想到终有一天突然跑出来一个女人说是她姑姑,然后就让他们这个家生了变,变的那么凉薄。

    “爷爷,我恨她,我这个姑姑,您一直认为亏欠的这个女儿,我恨她。”

    “自从她出现我们这个家就开始生变,她差点让我跟我肚子里的孩子都死掉,还让您不认我,不认简行,我恨她!”她孩子般任性的埋怨。

    这些字,一个比一个更低落,更认清。

    老爷子的眉眼稍微皱了皱,却是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什么一个字也没说。

    之后缓缓觉得自己眼泪要掉下来便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站了起来越过老爷子走到了窗口。

    外面的风景没有多漂亮,北方的早春就是这样光秃秃的一点都不美丽,她却直直的望着外面像是要将内心所有不好的情绪都用外面光秃秃的树枝给抚平。

    风透过细微的树枝,却吹不进她的心里。

    爷爷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儿手指又动了动,费力的叫出一个字:缓

    缓缓听到那一声后立即转了身,却是不敢置信的痴痴望着轮椅里的人。

    风透不进她的心里,但是爷爷的声音却是可以。

    自从他醒来断断续续说了些什么,却从来没对她说过一个字,刚她好像听到爷爷在叫她的名字。

    简行在医院门口抽了会儿烟,看老婆进去那么久还不出来有点心急却也是又点了一根,她不出来他就只得等,谁让楼上那位老爷子不想见他呢。

    他知道也怪自己,谁让把人家闺女送监狱里去了呢。

    不自觉的就又猛抽了一口烟,靠在医院门口望着头顶的那片天他突然笑了一下。

    缓缓还没能等出来傅家的豪车却是在旁边停下了,他刚一垂眸就看到是他岳母大人从车里出来便立即灭了烟收起冷漠的表情朝周晓静走过去。

    “妈。”他礼貌的打招呼。

    “小行?你怎么在这里站着啊?”周晓静看到他也有些激动,却还是端庄的站在一旁望着他。

    “缓缓在上面。”简行低声说,其实是希望岳母大人把他老婆叫下来。

    “缓缓在上面?那你哦,这段时间真是为难你了。”周晓静有些尴尬,想到老爷子对他反感的很久觉得过意不去。

    “那倒是没什么,爷爷年纪大了我不会跟他生气,只是您这段时间才是真辛苦了。”

    “我辛苦也是应当的,只是你为了护缓缓让你爷爷这么唉,别的妈就不说了,但是你做的事妈心里都记着。”

    “嗯!”

    简行也不善于跟女长辈说话,所以就点了点头答应着。

    周晓静拿着保温盒进了里面,简行双手插兜站在旁边看着她进去后才又看向外面,总觉得傅家这一家人很团结,也很孝顺,只是苦了小的。

    周晓静心里对这个女婿是一百个满意一千个满意,甚至为了这个女婿不惜跟自己老公大吵了一架,但是她心里也明白这阵子发生这么多事情大家都不会在第一时间就体谅另一个人,只希望时光可以将所有的悲伤都带走,然后他们这一大家人又可以开开心心的聚在一起。

    上楼后看到缓缓正坐在老爷子身边说话呢,立即放下保温盒走了过去:你快别聊了,简行不知道在楼下等你多久了,快下去吧。

    缓缓

    她真不是有心将他忘了,只是刚刚一开心然后就

    “走吧!”

    老爷子没什么力气但还是说了两个字。

    “快走吧,爷爷这里你不是每天都来嘛,明天再过来就是。”周晓静上前去拉起她来对她叮嘱。

    “那好吧,那我明天再过来。”缓缓低声说着对爷爷报着最诚恳的笑意。

    傅缓下楼就看到简行正靠在车前抽烟呢,然后悄悄地走到他身边去拍了下他的肩膀,简行条件反射的回头就看到她,缓缓一脸得逞的坏笑望着他:抽几根了?

    “再不出来我这一盒就解决完了。”简总又抽了一口烟不敢再恋。

    “抽那么多?”缓缓吃惊,脸上的笑意也减了几分。

    “嗯,看你这样子是聊的还不错?”

    “总算有点进展,走吧,回家去。”已经一个多月,爷爷终于有所动容,真的很不容易。

    “我跟爷爷说了你打算让我肚子里这个宝宝姓傅你猜他什么表现?”

    “我还用猜?”

    “他现在虽然说话说不好,但是从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他其实很感动你能这么做。”

    “哼,这事你们傅家倒是真不用感谢我,因为我心里其实并不愿意。”

    简总还在认真开着车,可是他的表情的确不怎么好看。

    显然哪个男人让自己的儿子姓外姓也会不舒服,更何况外界还说他是多么自私霸道的男人。

    缓缓转头看他,手伸进他的臂弯里勾着,头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夕阳西下。一切都像来不及做了,她却就情愿就这样两个人慢慢到尽头。

    “不愿意也罢,其实都没关系对不对?”

    缓缓柔声问他。

    他没说话,想开了便是她说的那样,其实孩子姓什么都没关系,他们一样会疼爱。

    “我们去海边走走吧。”缓缓低声提议。

    车子朝着海边的方向,缓缓想起自己上次出事便是在这个地方,更是依偎着他不愿意抬起头来。

    海水与天际相连的地方,余晖那样美伦却又让人无法挽留。

    海水一浪一浪的在他们不远处,简行一手插兜,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两个人一左一右朝着前方走去。

    ——

    隔天。

    简行到了公司便见到连总,连总笑眯眯的迎着他:简总好久不见。

    简行抬了抬眼看到她出现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却只是默不作声的继续往前走,连总便转身立即跟了上去。

    “我知道您妻子家中最近发生很多事情您可能很忙,但是您就这样将我们的事情搁置可是真的让我意想不到。”

    “连总大概是记错了吧?不是搁置,而是交给另外一个人跟你对接才是。”

    简行开了口。

    “那有什么不一样?您这样一推本来轻易成了的合作关系也成不了了。”

    电梯口简行转了身:连总若是有什么事情大可去找这阵子一直跟你联系的人去商讨,请别再跟过来。

    连总站在电梯口看着他走进电梯,那么疏离的眼神不叫她再靠近。

    只是当电梯要关上之前她却又笑着走了进去,不是不紧张,却还是笑着:我若说这事就想让简总亲自来办呢?

    “那不可能。”简行早已经恼了,但还是很有丰富的拒绝。

    只四个字就叫旁边的女人心灰意冷,她低了低头:可是现在您的部下认为您是不想跟我们合作了才找了借口把我推到他那里去,我这趟在这里堵着您也只是希望您能给我们公司一个机会而已。

    “合同没问题,自然有机会。”

    “请过目。”

    连总立即将合同寄上。

    简行垂了垂眸看着她的合同接过后冷着脸翻了两页然后又还给她:你去找胡总吧。

    “那简总的意思是同意了?”

    “连总这么不自信还真是叫我不敢跟您签这个合同了。”简行出了电梯后转头往里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开。

    连总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竟然就这么轻巧的将她准备了好几个月的合同给否定了。

    简行到了办公室门口便停了下对在打字的丛秘书吩咐了一声:胡总出差回来了吗?

    “今天下午的飞机。”丛秘书立即站了起来回复。

    “告诉他跟梁氏的合同不用在考虑了,ki适合我们。”

    虽然不知道老板为什么突然这么绝情的否定了梁氏但是丛秘书还是点了点头答应着:好,我知道了。

    简行移步到办公室里,丛秘书这才又坐下然后立即拿起手机给胡总打电话。

    连雪月下午就接到电话说简氏集团已经跟ki约,她更是慌了神甚至动怒,一着急便拿起了包又从办公室出去。

    只是她才刚出门就被小叔子给围住:嫂嫂这个时间段要去哪儿?

    “我有重要的事情请让开。”

    “不就是简氏与别的公司签约嘛。”

    “你怎么知道的?”

    “呵,说来也巧了,我正好跟简氏集团的胡总坐同一飞机回来。”

    “既然知道你还在这里拦着我做什么?让开。”

    “你还能补救?”

    “要不是你们父子三个为难我,这合同早就签了。”她瞪着小叔子说了一声后就绕过他走了。

    而那男人靠在墙边稍微侧眸看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心想我就赌你不行吧?一个女人还真以为自己能翻了天?

    缓缓正在跟几个人讨论发布会的事情,刘颖从外头进来轻轻地关上门到她身后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声,缓缓迟疑的抬眼看她一眼,确定她说的是真的后从容不迫的道了一声:让她在办公室里稍等。

    “是。”

    刘颖点头离去,缓缓继续开会。

    连雪月被带到她办公室里,刘颖职业化的声音:傅小姐正在开会交代我让您在这里稍等,您需要喝点什么么?

    “咖啡!谢谢!”连雪月坐在沙发里放下包环视四周对刘颖礼貌的说道。

    “好的,请稍等。”

    将近半个小时后缓缓才从会议室回来,正在喝咖啡的女人看到她回来便立即站了起来,笑眯眯的走上前去抚着她的手臂往沙发里:“您都这样了还这么辛劳?”

    “谁让我身在其位?”缓缓也不跟她客气。

    两个人寒暄着又坐在沙发里,只是过了没多久连雪月的脸色就不复刚刚,缓缓便低笑着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慢悠悠的问她:什么事说吧。

    “我想以傅小姐的风度应该不至于在看到有个女人求着你老公跟她签合同就逼着老公不签这个合同,所以我也就直说了”

    连雪月说完后缓缓才知道简行竟然将两家提出来的协议给拍死了,她想明白后抬眼看着连雪月问了声:那连总现在来找我又有什么用?照你这么说简氏已经跟另一家签约。

    “是啊,来了后我才发现来找你还有什么用?但是又想既然来都来了,而且那次在简总的办公室见面因为工作的事情也没能跟你深聊,对你一直抱有很大的好奇心便过来看看能不能见你一面。”

    连雪月很直白的说明自己的来意,却叫缓缓觉得自己以前好像有些小气了。

    “其实我早在国外的时候就听说过傅小姐了,只是见面后才发现外界的传闻不过是传闻,傅小姐在我眼中是绝顶聪明又很圆滑的女强人。”

    连雪月很中肯的评价,缓缓笑了笑: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啦,不过其实女强人这样的虚名我是不愿意担的。

    “哦?”

    “我倒是宁愿别人见了我之后只是叫我一声简太太。”

    “为何?”

    “显然我认为做简总的太太要相对容易些。”

    连雪月

    “我知道你在梁氏想要立足很难,很多人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但是你来找我我又能帮你什么呢?”

    “交个朋友如何?”连雪月低声询问,连看缓缓的眼神也变的柔弱了许多。

    “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交朋友,太麻烦。”缓缓谢绝了她的好意,却是端起了水杯。

    连雪月有些失落,但是看她有意要跟碰杯就也端起了咖啡,不需要说什么水杯跟咖啡杯合不合适,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碰了碰杯。

    连雪月起身走之前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我这一天下来可谓是丢尽了脸面,先是上午在你老公那里受尽了屈辱,后在得知你老公跟别人签约后又被小叔子堵在了办公室门口羞辱了一番,刚刚跟你唉,傅小姐,希望有机会我们能真的好好喝两杯。

    “好的。”

    缓缓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受了多少屈辱,但是历来一个女人想在一家集团出人头地毕竟是要付出很多,包括尊严之类的。

    她想连雪月大概也是这样的路吧,梁家的日子大概也不好过吧?而且她在梁氏又是位高权重很显然是要受尽白眼。

    只是想起上次见面连雪月还不怎么稀罕的见她,这次却像是认真了不少。

    连雪月去而复返却只是打开门站在门口望着里面:傅小姐可否告诉我跟男性打交道的秘诀?

    “我不知道你所说的是哪一类男性,但是就我知道的简总这一类是不需要女人献媚。”

    ——

    晚上下班后大家陆陆续续的离开,刘颖收拾好桌面转头看向办公室的门然后起身去敲了敲。

    “傅小姐,要下班么?”

    “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她看文件看的眼花缭乱都看不清楚门口的人了。

    “嗯,五点半。”刘颖忍不住笑着提醒。

    缓缓耸肩,只好收拾东西,想到简总说要来接她不敢耽误。

    结果等她跟刘颖出去就看到简行的车子停在那里,刘颖抚着她走过去:论有个好老公的重要性,最近公司里都在传您跟简总的盛世婚姻。

    “盛世婚姻?有这么夸张?”

    “您最近来公司少所以不知道,但是大家传得有声有色的,都说简总这种看起来好像很难靠近的男人一旦动起心来真叫人神魂颠倒。”

    “嗯,我以为公司里那些小迷妹早在我回国之前就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呢。”

    缓缓说什么都像是很直白乏味的,不过刘颖是那种懂她心思的人。

    简行打完电话一转头看到她出来便立即下了车,刘颖送到她车旁边然后跟简总简单打了个招呼。

    简行给傅缓打开车门,刘颖站在旁边挥手告别,缓缓笑着离去。

    “你觉得刘颖像不像是我失踪多年的姐姐?”缓缓在路上突然神秘兮兮的问了声。

    “我觉得你爸爸可能更希望你失踪了弟弟或者兄长。”

    比她更不会聊天的人就在她身边呢。

    缓缓觉得刘颖就像是个知心老大姐,虽然平时不怎么聊天跟亲近,但是总在她需要支持的时候一眼就懂她的心思并且配合她。

    这么些年来,除了裴羽也就是刘颖了。

    缓缓决定要收买刘颖,让她一辈子给自己打工。

    “对了,连雪月今天找我了。”

    “她说什么?”

    “她说今天一天都在被人羞辱,比如我,比如她小叔子,再比如简总你。”

    缓缓特意最后才说他,并且眼神也在最后看向他。

    简行转眼看她一眼,然后又认真的开着车。

    “你就不想说点什么?”缓缓觉得他也太了解她,了解到他知道她不是误会他跟连雪月所以根本不解释什么。

    “说什么?你知道我这辈子就只对一个女人感兴趣。”

    简总非常认真且诚恳的回应。

    缓缓

    晚上那一老一小在外面吃饭,他们俩守在家里,缓缓坐在沙发里无聊的捧着自己的肚子傻眼,他在旁边坐着看新闻。

    缓缓偶尔抬眼看看电视里的新闻,然后又无聊的瞥一眼身边的男人,然后悠悠的像是喝醉无疑是的靠过去在他肩膀。

    简行依然那么直直的靠在沙发里,双手环臂瞅着电视里的新闻动也没动,缓缓只好陪着他一起看。

    “简行,你说我们会不会这样一直到老?”

    “到老太远,但是目前这样很好。”他并不看她,但是说出来的话却那么让她觉得心里暖暖的。

    晚饭的时候简行习惯性的给她布菜,她几乎都不需要伸筷子到别的盘子里只要低头吃就行了。

    只是那会儿还很温柔的给她布菜,陪伴她虚度时光的男人在到了床上却有点不正经起来。

    准确的说是非常不正经。

    不需要言语,只要一躺下他习惯性的就只干一件事,那就是撩她的睡衣。

    “别,现在不方便。”

    “你什么时候方便过了,怀孕可真苦。”

    他抱着她叹气,嘴里说苦却松不开她。

    后来竟然是他先睡着了,缓缓转头看了眼身后抱着自己睡着的男人不自觉的就将自己的唇瓣覆在他的脸颊。

    这一刻幸福感实在是太足了。

    ——

    年后的最后一场雪了吧,这天冷的出奇。

    小澈也在年后第一次发了高烧。

    “那你说怎么办?”

    “物理降温。”

    缓缓急的坐不住,简总很淡定的在被她问了一声后给她答案。

    缓缓转头着急的瞪着他:我可告诉你,若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可不饶你。

    “你先去休息,别再让小澈传染你。”

    “现在的重点不是我好么?”

    “是你肚子里那个总行了吧?”

    缓缓

    她总说不过他,可是让她在儿子发烧的时候离开她也做不到,所以她就坐在边上儿子的凳子里看着床上的那爷俩。

    他很细心,在给大夫打过电话后便一直自己照料者小澈,缓缓虽然担忧但是看到他对儿子的认真劲又有点过意不去,心里想着他此时在为儿子劳心劳力而她却只是跟他吵架么?

    但是又一想,若是儿子不打针好不了怎么办?这还是她意识里小澈第一次发高烧这么严重。

    后来小澈的温度降下去一些便睡着了,简行才有心情去理傅缓,转头就看到傅缓坐在椅子里孩子气的瞪着他无奈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你到底在生气什么?

    “哼。”缓缓不想在儿子房间跟他理论所以起身就昂着头朝着外面走去。

    简行起身跟了出去,门外他轻轻地关上门然后站在傅缓身边,傅缓转眼看着他:你不觉的我很没用么?

    “是有点。”简总看了看她那被他宠坏的模样回了句。

    “你”

    “可是我喜欢呐。”

    一句话又成功将她的嘴巴给堵住了,缓缓气急的抱着自己的胸口又望着前面不说话,简行倚靠在旁边,一只手轻轻地抚着她的长发:我知道你担心这个办法不行,可是大夫也说是药三分毒,若是能物理降温何必还要让他当药罐呢,你说是不是?

    缓缓垂了垂眸,不得不承认简总说的有道理。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简行有点头疼不知道该跟她解释,她现在的情况跟很多家长遇到儿子发烧的情况是一样的,着急的毫无头绪。

    “简行,儿子要是有什么事你看我这辈子还远不原谅你。”她突然放了一句狠话然后转头就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

    简行

    这哪里还是他起初认识的那个端着一本正经的女人?分明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野猫。

    晚一些小澈又烧上去了,缓缓在他床边抱着自己的肚子来回的走动,显然是真的焦虑了。

    简行给他换了个退热贴,然后给他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缓缓在旁边忍不住低声咆哮:赶紧去医院好不好?

    她觉得不是她太紧张,而是现在太多小孩发烧引发肺炎之类的情况,她只是怕她儿子也给烧坏了,万一再像是少数的烧傻了

    她想都不敢再想下去。

    所以简行半夜里把小澈裹得严严实实的去了医院。

    不是去给他打针,只是给他换个地方休息而已。

    缓缓太焦虑,他不管她焦虑的原因是什么,他只是想她停止焦虑,所以就抱着儿子撒谎说去医院,实际上是去了他们俩以前的公寓。

    进了房间后抱着小澈坐在床沿,一只手在床上来回的扫了很久感觉床上有些热乎了才将小澈放了上去,然后给他盖好被子去开了空调。

    缓缓依旧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着,走累了就抱着肚子坐下等着,心里却一直不安稳。

    小澈醒后发现自己不是在家里眼睛瞪的特别大,但是简行在他身边,所以他看到简行后转个身抬手就扒着简行的眼:爸爸爸爸

    简行刚眯了眯眼又被他折腾起来,却是下意识的就抬手去摸小澈的额头,发现不是很烫之后才又摸他的后背:干嘛?

    “哪里?妈妈?”小澈支支吾吾的又问了两声。

    “你妈妈把我们赶出来了,她以为我们去了医院。”简行说着自己就笑了。

    小澈眨着眼望着他,似乎是没听懂他的话。

    “你妈怕你烧傻了,你是爸爸的儿子怎么会那么虚弱,你说是不是?”

    “嗯嗯嗯。”小澈答应着,然后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又去抠简行的嘴巴。

    “别乱抠,脏死了你的手。”

    “这哪里?”小澈还是稚声稚气的问。

    “这是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地方。”

    简行低声对儿子讲着,那些回忆一旦涌上脑海,那么的深刻又让他血液沸腾。

    小澈没再问,像是没兴趣听爸爸秀恩爱,然后低头在爸爸怀里找了个温暖的位置又睡了。

    简行却好久都没睡着,后来想起那个肯定还在家睡不着的女人便发了条微信过去:已经稳定,今晚我在医院陪小澈,你自己早睡。

    缓缓刚回了房间一会儿,听到微信响立即就打开来看,确定小澈没事她才好好地躺在了床上给简总发了一条:我就说让你早点送他去医院吧。

    简总无奈的皱着眉继续给她发:快点睡觉。

    “晚安。”缓缓给他回了两个字之后就真的睡着了。

    简行看了眼手机后轻轻地放在旁边,转头看着小澈已经睡着就起了身去洗澡。

    连浴室里都是回忆。

    第二天上午简行抱着小澈去了公司,缓缓便也跟了过去:他生着病呢你怎么还带他来公司?

    “下午还要打针,我就带过来了。”

    “哦,咦,我怎么没看到他手上有针眼啊?”

    缓缓在沙发里搂着儿子问了声,眼睛还仔细的盯着儿子的手背。

    “他太胖所以看不见。”对此简总轻易回复。

    缓缓点点头,然后对儿子傻笑了一声:听到没?你爸爸说你胖呢。

    小澈抬眼看了他妈妈一眼,总觉得他妈妈有点傻但是不会表达出来的他只是望着他妈妈。

    晚一些小澈玩累了便被缓缓在休息室里搂着睡了,简行安心的在外面开会。

    再晚一些缓缓要回办公大楼处理事务,顾城到简行办公室找他喝茶看到小澈在他办公室里玩皮球好奇的问了声:你儿子怎么在这儿?

    “他发烧。”

    “家里没人照顾?”

    简行觉得有点头疼,却不得不承认:他妈妈担心他烧坏了让我带他去医院。

    “哦,那几点去,要我陪么?”

    简行抬眼看了他一眼,因为不确定这小子是否能信得过,毕竟顾城爱跟婓云瞎聊,聊着聊着就爱把他的事情聊给婓云听,未免将来婓云再聊给他老婆他决定还是不告诉顾城了。

    “你替我带他去好了。”

    “那可不成,我等下还要回家陪我儿子呢。”顾城立即就不乐意的回绝。

    简行不说话,只是端着茶喝,小澈无聊的转头看了眼沙发里喝茶的两个人,然后突然拿起地上的一把手枪就朝着某人背后扫射过去。

    顾城转头,然后就感觉那枪是对着自己。

    “小澈,不准没规矩。”

    虽然心里很爽,但是简总嘴上还是教育儿子。

    小澈才又把枪放下抱着皮球去玩了。

    顾城完全呆滞的望着那跑掉的小家伙的背影,然后转头看简行:喂,我跟你们父子有什么深仇大恨?

    “哼,我儿子只跟自己人才这么玩得开。”

    “哈,我还要感激他把我当自己人?”

    简行抬眉不否认。

    顾城回到家就跟婓云抱怨:我看那小子一点也不像是发高烧,再正常不过了。

    “你这么晚才从简行办公室回来,可是缓缓却跟我说简行两点要带着小澈去医院打针啊。”

    婓云怀里抱着儿子对着站在床边来回徘徊告状的老公提了一句。

    顾城低眸看她,突然笑了起来: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我说陪他去医院给小澈打针的时候他好像不怎么高兴。

    “什么意思?”婓云好奇的问。

    “我记得有次傅缓出差小澈生病她也是叫简行带小澈去医院打针,你还记得么那次,他根本就没带小澈去医院却对傅缓撒谎说去了医院。”

    顾城突然开心起来,坐在床边很是认真的看着他老婆等待他老婆想起来那过往。

    婓云却是皱着眉很久,最后一脸懵逼的摇头:不记得。

    顾城

    “简行一向坚持不给他儿子打针这事,我觉得你该给傅缓打电话提个醒,别真的憋出个什么好歹来,咱们做朋友的可就有罪了你说是不是?”

    顾城继续挑拨。

    婓云很是认真的咬着唇想了片刻,然后立即点头:你说的对,我还是给缓缓打个电话吧,小孩子发烧这种事情看似不大,但是马虎不得。

    顾城亲自给婓云找的手机,婓云给缓缓拨过去之后没人接,婓云担忧起来:缓缓不接电话,难道是开会去了?

    “嗯,可能是,那你待会儿再打。”

    顾城嘿嘿笑着,婓云放下手机就发现她老公不太对劲,他好像在预谋什么啊。

    “喂,你不会是想挑拨人家夫妻关系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顾城从床上跳了起来。

    “喂,你小点动静,吓到我儿子了。”

    小家伙的手吓的跳了一下,婓云立即抱着儿子的小手小声提醒顾城。

    顾城连连点头然后又坐下在旁边小心翼翼的去瞅他儿子的脸,发现这小子跟他小时候简直一毛一样更是开心了。

    自从有了儿子顾城觉得自己一下子好像高了好几米。

    傅缓忙完工作后回到办公室就看到手机里一个未接电话,是婓云打过来的。

    她把电话拨过去之后听到那里面说:缓缓你刚刚去哪儿了?

    “去楼下开会忘了带手机,什么事?”缓缓低着头看着刘颖寄过来的文件,然后在最后一页潇洒的签上自己的大名。

    “我就是听说小澈生病了所以问问你情况,他没事了吧?”

    “嗯,应该没什么大碍了,简行下午带他去医院打针。”

    “他骗你,他根本没有带小澈去打针,我在他办公室喝茶到下午四点。”

    缓缓

    “喂,我叫你不要乱说。”

    电话那头婓云捂着手机教训顾城的声音也传到她耳朵里,缓缓想了想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立即拨过去简行那边,简行说他正陪儿子在医院打针,最后一袋药了。

    “你们在哪个病房,我马上过去。”

    “你先不要过来了,医院里这一层都是这种毛病万一传染你就不划算了,我带他回去见你。”

    缓缓觉得简行没有理由骗她啊,被安抚后刚挂了电话刘颖就领着外地来的客户到她办公室,她只好放下儿子的事情又专心工作起来,当她忙完已经下午六点了。

    只是当大家离开后她突然想,如果他们昨晚没在医院那么会在哪儿呢?

    她给简行发信息:我刚刚听同事说小孩子发烧最起码要在医院休息一个礼拜。

    天黑前简行给她发了一条:嗯,大夫让我们住院观察几天。

    缓缓放下了手机看向窗外,不久后拿了包离开。

    ------题外话------

    作者:顾少你真是不嫌事少啊,有你这么爱挑拨的么?顾少:闲来无事找点乐子嘛!简总:以后别说你认识我。

    推荐文若曦的新文:豪门撩婚之娇妻请上位

    人人都说她是先爬上了他的床,再借他的势上位。

    她从不否认。

    不要脸,狐狸精,下贱各种骂名纷沓而来,她亦笑应自如。

    她叫冉笑,有着极致的美貌和身材。

    她从娱乐圈的一个三流艳星到堂堂“莫远集团”总裁夫人也不过是遇到了一个叫“靳莫寒”的男人。

    当唇枪舌剑凌厉射来,他轻挑眉梢,说:“我的人,我看谁敢动?”

    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是这样的——

    他说:“冉小姐果然不负‘狐狸精’的美名。”

    而她,只是一边笑,一边大长腿轻轻蹭着他的腰,“靳总,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我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