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11 宠妻狂魔(16)
    ( )“简行?”

    “接的这么快,你在等他电话?”

    “王程锦?我就知道是你,你跟他在一起呢是不是?”

    “是呢!”

    “你们在哪儿?你为什么用他手机给我打电话。”

    “不用感谢我,我已经将你喝的烂醉的老公送到酒店上面的客房,半个小时内你不过来自然会有人进去陪他。”

    “王程锦你干了什么?喂?喂?”

    缓缓还没问出个所以然王程锦已经挂了电话,缓缓愤愤的望着手机屏幕心想王程锦你完蛋了,有种你别叫我抓住把柄,然后掀开被子就下了床去换衣服找‘她老公’。

    王总竟然不把她老公送回家而是送去酒店客房,特么的若是有女人真的趁虚而入这回不仅简总百口莫辩,她都得找根绳勒死自己。

    缓缓赶紧的从橱子里捞了一件性感的黑裙子穿上拿了包就往外跑。

    一出门才发觉今晚风可真大啊,但是还是顶着风赶紧的上了车一路狂奔去医院。

    但愿他是喝死了过去,不然

    可是转念一想他要是喝傻了那她穿成这样还有什么意思?

    下车前从包里拿出一直橙色的口红涂了一层才开了车门。

    门口的侍者帮忙把车子开走,她直接上了楼。

    王程锦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看到她进去后才笑了声开车离开,心想简行你得怎么感谢我帮你这么大的忙?

    缓缓一头长发散到腰上,黑色露肩紧身裙加八公分的高跟鞋,绝对要什么有什么,手里捏着时下最新款的名牌包包大步朝着电梯口走去。

    她才突然发现她对城里的酒店竟然都如此了如指掌,几乎每一层每个方位她都能在最快的时间里赶到。

    所以当她惊艳的模样跟着服务人员到达楼上客房被服务生打开门带进去的时候她根本就是不怎么乐意的朝着客厅里的房间看了眼,看不清什么,她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谢谢。

    服务人员知道他们是夫妻,点点头转身给他们带上门离去。

    缓缓走到沙发那里的时候将手里的包随便扔进去然后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他西装外套丢在床尾,衬衣扣子也开了几颗,就那么醉态的躺在床上睡着。

    缓缓站在门口抬手抱着臂膀,真想上去狠狠地教训他一顿,可是

    他都睡了她还怎么教训他?

    于是踢蹬着,幼稚的撒气表情走上前去在床尾坐下,双手还抱着臂弯处,抬脚随便把高跟鞋踢掉然后就上了床躺下。

    那染成黑色的指甲别提多诱人,浑身不舒服的转身侧躺着看着他的背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腿就开始往他腰上用力踢了两下。

    简行昏昏沉沉的感觉被折腾,不高兴的转了身,却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人影好像他老婆。

    缓缓惊了,吓的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并且抬手将自己半边脸捂了起来。

    “别以为打扮成傅缓的样子我就会被诱惑,赶紧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他嘟囔了一声然后又转了身刚刚的姿势继续睡。

    缓缓

    哪儿来的滚哪儿去?

    缓缓气的咬着牙跟,心想简行你喝醉了眼也瞎了?

    可实际上心里竟然有点那样的感受,不自觉的气就消了一半,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贴了过去在他的身后。

    简行被抱的难受抬手将她细长的手臂给拿开,缓缓这回是真的生气了,抬了抬眼委屈的望着他的耳后,然后不服气的再次贴近他抱着,然后又被无情的推开。

    缓缓实在挫败感十足,细长的手指坚定的指着他的太阳穴好几次却硬是没有戳下去,最后不高兴的翻身躺在他旁边望着屋顶的灯光生闷气。

    这里距离家里明明就没有几条街,有家不睡在酒店浪费个什么劲?

    可是不知道是被气昏了头还是怎么,后来她睡的出奇的好。

    嗯,口红也没擦。

    简行早上醒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皱着眉坐在床上闷着头想了会儿,之后一眼看到自己衬衫上有个橙色的口红印,顿时整个人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什么情况?

    该不会昨晚喝多然后

    跟陌生女人一夜

    简行只觉得大事不妙,立即就起身然后满世界的找手机,洗漱的时候给王程锦打了电话: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王程锦诧异的问。

    “你说怎么回事?昨晚我喝醉了。”

    “所以喝醉后玩的肯定很尽兴吧?”

    “他妈的王程锦你到底搞什么鬼?”

    他气的牙刷都摔在了洗手盆里,因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而窝囊的骂了脏话。

    “你到底怎么了?又跟傅缓吵架了?”王程锦正在给他老婆跟孩子洗手作羹汤,一只手接着电话另一只手正在切菜。

    “傅缓?跟傅缓有什么关系?”

    “昨晚我把你送到楼上就叫傅缓过去照顾你了啊,我看着她进了酒店,怎么?难道她没去找你?”

    简行只觉得头有点晕,本来拿牙刷的手抬起来摁了摁自己的眉头然后才随便应付了一声挂了电话。

    他可不敢打电话去问傅缓,只得出去的时候问了工作人员,确定昨晚跟自己睡的是傅缓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算是落了地。

    可是即便她昨晚来陪他他也还是不高兴,说穿了她不就是怕有别的女人钻空子么?

    她这吃醋跟小气的本事是越来越大了,以前那个见别的女人跟他在一起眼都不眨一下就开始教训那女人的傅缓像是消失了,现在她好像更擅长折磨他。

    变成被折磨对象让他觉得很苦恼,总觉得她好像找错了对象。

    简行回家换衣服,看到床上躺着一件黑色的窄裙,再加上早上他看到自己衬衫上的口红顿时就幻想到昨晚她出现在酒店时候长发飘飘,妩媚动人的模样,喉结没由来的一紧。

    以他的判断昨晚他们肯定没做那件事,但是他竟然觉得自己腰有点疼,该不会是这女人趁他醉死虐待他了吧?

    脑海里幻想着一个妖媚的女人在床上对他动粗的画面

    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跟她的挨着扔着,然后去橱子里拿出新的衣服换上后离开家,直接去办公大楼。

    缓缓其实只比他快了二十多分钟,那个上午她几乎是一直在等他电话,但是拿起来好几次也没看到一条信息,于是心塞的装作认真的工作。

    简行快到中午的时候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信息没有电话,她的。

    顾城到他办公室找他:一起去吃饭啊?

    “嗯。”简行闷声答应下来,然后抬眼看着他:你今天中午怎么不去找你老婆吃饭?

    “小别胜新婚嘛,中午不见晚上更爽,嘿嘿。”

    简行冷厉的目光朝着他冷不丁的扫了一眼,双手插在口袋里正站在他不远处贼笑的人突然正经的扯了扯嗓子:那个,我们中午去哪儿吃?

    “职工餐厅。”

    本来就心情不好,结果又来他这里秀恩爱,憋了一个多月的男人没将顾少爷给轰出去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顾城傻眼:喂,职工餐厅有什么好吃的?

    “那你走吧,我不想出去。”

    顾城陪他去职工餐厅,然后趁他不注意给傅缓发信息:你老公虐待我。

    缓缓:他怎么虐待你?

    顾城:他说请客,结果带我来职工餐厅吃大锅菜。

    缓缓:好好被虐待。

    顾城:我靠,你们夫妻俩都这么黑心。

    缓缓没再理他,放下手机后看了眼对面坐着的两个女人然后突然兴起的问了句:唉,你们老公犯了错你们都是怎么处理的?

    刘颖自觉的想要将自己屏蔽,但是傅缓眼前就她跟婓云,所以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你们俩都知道我那点事,我就不说了吧?

    “我也没什么好说,你们俩这跟我们都不一样,我们那小打小闹的一会儿就过去了,你这大小姐脾气,简总要是不给你下个跪陪个不是你怎么会原谅是不是?”

    缓缓

    “不过简行若是去招惹那个模特也就算了,是那模特主动往他身上贴,你也知道你老公那形象任哪个女人见了也想去摸两把的嘛。”婓云端着杯子喝了口果汁后才又对她苦口婆心。

    “前两天我遇到王太太,王太太还跟我说起你们这事,她说她从王程锦嘴里得知,其实当时那女孩根本就没有坐上去你老公就敏捷的闪开了,那车模摔了个狗吃屎只是没有拍下来而已。”

    缓缓

    这么重要的竟然没拍下来?

    还有王程锦,她发现这男人真的跟自己天生犯冲,反正缓缓心里算是记住他了。

    说实话他昨晚喝醉她‘有点’心疼。

    缓缓早饭没怎么吃,午饭也没什么胃口,下午开会的时候却是依旧雷厉风行的,只要是问题无论大小,出在谁身上谁倒霉。

    下午下班的时候就下雨了,自从生完孩子后简总再也不像是以前那样送她上班下班了,她开车走在前面,保镖的车子跟在后面,她有时候烦了故意围着城里多兜几圈,保镖屁颠的跟在后面也不敢发威。

    这回也是一样,一天一个电话也没有,一个信息也没有,她昨天大半夜的去酒店照顾他就算谈不上照顾也是陪着呢吧?他今天竟然就这表现,坚决不能原谅。

    下着小雨,简行的车子到家附近的时候就慢下来,因为前面有辆车子在家门口停着却不往家里开,这是在干么?

    后面几辆保镖的车也在她车后面没动,他的车子便也在最后面不动了,稍微开了开窗子,点了支烟等。

    看她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缓缓后来实在饿的不行了才回去,天已经黑了,她肚子咕噜咕噜叫。

    简行的车子跟着她的后面进去,保镖的车子依然在外面听着。

    缓缓车里有伞,撑着伞下车的时候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自己旁边经过吓的往后仰了下,雨伞稍微抬了下看清楚那是他不自觉的就皱了眉。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缓缓往后看了眼,眼神更为惊奇了,他总不是一直就在她后面吧?

    心惊

    缓缓进了屋把伞放好一转头就撞上他的后背,简行皱着眉转头,身上还有些潮湿。

    “赶紧把外套脱了,都湿了。”她条件反射的避开他的眼神,说着就往里走去。

    简行抬着眼看了看她,脱了外套后阿姨便走过去接走。

    缓缓上楼去换家居,简行正好也要去换衣服,一进门就看到她勾人的后背,缓缓听到开门声也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只是平常的一眼然后又从橱子里拿出一件舒服的裙子立即套上。

    套上之后那件紧身裙才被她从下面踢出去,简行就站在旁边一直看着,缓缓换完衣服都不扫他一眼就往外走,还说了句:看什么看?不认识啊?

    简行稍微侧身垂着眸看着她离开之后头疼的捏了捏眉心去找自己的衣服。

    缓缓出门后却是腾的一下子脸红起来,在门外平静了好一会儿才下楼。

    小澈今天跟弟弟在早教班玩的很开心,所以回家后反而没什么精神了,都躺在沙发里看动画片呢。

    缓缓走过去坐在他们旁边,抬手轻轻地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瓜,然后端起桌上的水杯抱着靠在沙发里陪他们看动画。

    俩小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都爬到她跟前去,一个人抱着她一根腿躺着。

    缓缓一只手抱着杯子垂眸看了眼,一只手轻轻地抚着小儿子的脑袋瓜,简行下楼就看到他们娘仨在一张沙发里。

    简行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真的太难忍。

    所有的人都在跟他亲近,唯独他被她晾在一旁。

    偏偏她自从回来就穿的越来越性感,现在才四月底她竟然也不怕凉了,以前很少穿不过膝的裙子的女人突然就

    他头疼的在一旁看着,两个儿子一人抱着她一根腿,简行垂眸忍了半天然后低沉的嗓音叫了一声:简澈。

    小澈立即趴在妈妈的腿上看着爸爸:嗯?

    “去边上玩去。”

    缓缓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喝了口水。

    简澈不想理他,但是看他表情又不敢污泥,不过他一起身果然简泽就跟着走了,简行叹了一声然后腿伸了伸。

    那兄弟俩被阿姨给弄着去玩了,沙发里只剩下他们俩,缓缓又低头喝了口水,眼睛继续盯着前面的电视屏幕。

    外面还在下小细雨,简行抬了抬眼看着她的侧脸然后又稍微动了动,只是就在他刚打算起身的时候外面突然又跑进来一个人:今天这雨还打算下一晚上是怎么着?

    “”简行立即坐在那里不动了,叹气扶额。

    简励回来后坐下,先端起阿姨刚泡的茶给自己倒上喝了口然后看着沉闷的夫妻俩:今天都在家吃饭啊。

    简励说完那话就快要忍不住笑了。

    “您怎么也回来吃饭?”简行不怎么有兴致的问了句。

    “那我在哪儿吃?”简励还是没忍住笑了声。

    简行又不说话了,只是很扫兴的朝着在大沙发里坐着的女人又看过去。

    缓缓被盯着时间久了不爽就回了他一眼,那眼神略狠,不过这回简行没再避开,而是与她对望。

    “我去厨房看看,爸爸今晚想吃什么我去给你炒个菜。”

    “今天早上我看冰箱里有笋尖,你给我做个小炒,好久没尝你的手艺了。”

    “好!”

    缓缓说着放下水杯然后起身从他身边经过,他都不想给她让路,所以缓缓垂着眸又狠瞪他一眼,简行这才稍微侧身。

    说实话他们家沙发其实没有那么拥挤的,只是

    嗯,两个人想要给彼此找点事也容易。

    简励朝他儿子抬了抬眉眼,那眼神仿佛在说:叫你小子平时爱秀,这回秀不成了吧?

    简行恨不得找块板砖拍死自己。

    缓缓进了厨房后两个阿姨正在窃窃私语,但是她一抬眼她们就立即笑嘻嘻的不再说了,缓缓觉得不对劲拿着菜刀呢就抬手,那架势看着吓人,两个阿姨往后退了退,缓缓却没事人一样问了句:在说什么?也说出来我听听。

    两个阿姨笑嘻嘻的低声说:没事没事,真的没事。

    “”

    缓缓明明觉得她们俩眼神不对,但是她也没再问,人家明显不想告诉她,她便兴致乏乏的跟厨师准备晚饭。

    还真就炒了个笋尖,其实简行也挺喜欢吃的,不过刚筷子过去简励就先吃了一口,因为爷俩的筷子碰了下,之后他就没再碰那道菜,缓缓觉得更郁闷了,他到底什么意思吧?

    以前喜欢吃她煮的饭,她不煮他就宁愿饿肚子,现在她煮了他竟然还不吃。

    好吧,他既然不想吃,以后她就再也不给他煮饭。

    至于那个车模反正早就被他踢飞了再也找不回来,那个气她也早就不生了。

    她这才突然发现,她早就不生那件事的气,她现在气的是什么?

    嗯,是他的态度。

    晚上他负责哄他们兄弟俩睡觉,缓缓故意穿了件他最喜欢的吊带睡衣,后面露着大片的美背,而且刚刚遮住她的翘臀,前面也轻易能看穿里面。

    缓缓随便聊了聊头发然后躺在床上开始看手机,准备勾死他也不让他吃着。

    简行回到房间就看到她在认真看书,虽然说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但是她的肌肤真的还是如瓷肌的那般,仿佛比婴儿的还要嫩,她那张干净的脸蛋上,明明卸了粉黛却能轻易的叫他呼吸一紧。

    锁骨往下一大片,她要是稍微倾身的话他猜他就能看到全部了。

    简行没说话,看了会儿回过神就去了浴室,他必须要冲凉。

    缓缓还有个重大发现,这次他们俩虽然在冷战,但是两个人还是盖着一条被子呢。

    简行洗完澡出来穿着睡衣睡裤正经的很,上了床掀开被子躺下便拿起自己的手机刷屏,但是他总不说话,缓缓又抬手去撩了下后面的头发到前面,然后就躺下了。

    全程面无表情,两个人也没有任何交流就关了灯。

    然后

    缓缓这才发现他们这两天竟然没有再说话了。

    后来简行的手机响起来她就打开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十点半了。

    “喝酒?”他低声问了一声,条件发射的往后看了一眼。

    缓缓关了手机合着眼装不在乎,但是心却紧揪着。

    他要是这么晚再敢出去鬼混,那她决定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跟他说话。

    “有点感冒,改天。”他随便找了个借口然后就挂断了。

    缓缓却是转了身:你感冒了?

    两个背对着的人突然就都扭着头看着彼此,黑暗里看不清。

    不过不到几秒落地灯就开了,简行那边有遥控器。

    “嗯,有点。”他皱着眉,然后又慢悠悠的躺下,这次是平躺着,一只手还故意放在后脑勺下面耍帅。

    缓缓却是立即转了身然后凑上前去摸他的额头。

    然后果不其然如他想的那样,她一倾身上面就走光了,简行觉得自己快要流出鼻血来,恨不得她再低一点直接压在自己的脸上才好。

    但是她却收了温热的手心,自言自语:不是很烫啊。

    “感冒不是发烧。”他闷闷地说了一声,然后又皱着眉盯着她。

    缓缓又侧脸去看了他一眼,这时候才突然发现他在盯着她,还是在盯着她的胸。

    几乎立即就拿了被子给自己盖上,然后转身躺下:感冒了自己找药喝去。

    他转头看着她,说不出的心酸,心想:本少是要喝感冒药就能好的么?本少现在要吃了你才能好。

    他已经要抑郁了,抬手使劲压了压自己的额头,然后又关了灯。

    接下去又是一片死寂。

    缓缓也转了身,两个人就那么平躺着,中间隔着一点空,被子塌下去了。

    之后不知道怎么两个人的腿就碰上了,然后都像是出电一样的赶紧躲开。

    之后缓缓又转了身,总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

    简行转头看她,眼神里越来越不能容忍,再然后他就转了身往她背后挪了挪。

    真是受够了,他快想死她了。

    自从她生完宝宝可以做之后他就没怎么控制,这一个多月却是一天也没有过,她出差的时候他想着她刁钻的样子竟然也能自己到,他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瞎在她这儿了,他怨王程锦不跟傅缓说实话,可是王程锦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难道就没本事哄好她?

    他们之间又不是缺乏信任,这种矫情的冷战旁观者都看腻了。

    顾城中午也不是没听懂他的意思,他想跟顾城去找婓云吃饭么?他想见的是傅缓,傅缓天天跟婓云在一块,他们俩去找肯定一找一个准,但是顾城就懒的再帮他了,因为顾城也觉得这事他自己就能解决。

    实在不行就压上去xxoo一顿什么问题也解决了。

    “你快去喝药,别传染我。”她突然又嘟囔了一声,这一声没什么脾气了。

    简行没抬眼,只是手往她腰上放过去,缓缓打了个激灵立即爬了起来:简行?

    “我累了,别吵。”他命令了一声然后转身去睡觉。

    其实他的手刚刚一触。

    “你懒死算了。”缓缓掀开了被子嘟囔了一声就下了床。

    是习惯,习惯性的在他不愿意做某件事的时候就去替他做。

    房间里安静了几分钟,简行在心里默念姑奶奶你千万别去给你老公拿药好么?你老公得的根本不是感冒啊。

    却很快缓缓就端着冲剂回来:快点起来喝了,可能晚上下班回家淋了雨着凉,喝一杯就没事了。

    简行眼睛都不想抬一下,缓缓抬脚往床沿踹了踹他:你到底喝不喝?

    “不喝!”

    “不喝睡沙发,传染我怎么办?”缓缓继续碎碎念。

    “传染你?我怎么传染?我亲都一个多月没亲一下了你告诉我怎么传染?”

    缓缓

    发完脾气的简总还是乖乖地喝了药,喝了这个冲剂最大的好处就是嗜睡,他很快就睡了,因为缓缓选择屏蔽了他那几句话,根本无视。

    早上缓缓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身边都凉凉的,习惯性的抬手去摸旁边,然后刚好搭在了简总的某个部位,简总发出一声闷哼,立即皱着眉腿跟上半身都跳了起来,那痛苦的样子活像是要被人给弄死了。

    缓缓捏了两下就反应过来,皱着的眉头满满的舒展开,然后眼睛也没睁开又慢悠悠的把手拿开,很轻的。

    简行却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这女人好歹毒。

    缓缓背对着他装睡,却是两只手用力的抓着被子里,她觉得她可能不小心把她的小弟弟给打坏了。

    而简行很快卷缩着身体也背对着她,捂着自己忍痛。

    后来简行出了门她才敢起床,感觉天大概都要塌了,他会不会以为她要谋杀他啊?

    还好给他生了俩孩子,不然再像是剧本里那样被他以为她要他断子绝孙就不好了。

    阿姨送他们干洗好的衣服上楼,看到缓缓在卧室里咬着手指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还以为她知道了那事,担忧的上前去:少奶奶。

    “嗯?”缓缓转头,放在唇瓣上的手指拿了下去。

    “少奶奶你别太伤心了,少爷他肯定也是一时想不开,他心里肯定还是最爱你的。”

    阿姨担心的开始开解她,然而她却一个字也没听懂。

    “什么意思?”

    “你现在这么难过,这么晚了也不下楼不就是因为少爷在外面唉,那天我们本想告诉你的,第二天少爷回来换的衬衫上有个口红印我们就猜测他可能真的在外面有人了,可是怕告诉你你伤心,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唉,作孽啊。”

    缓缓听的云里雾里,阿姨又安慰了她两句帮她把衣服挂好就走了,缓缓皱着眉看着门口许久,愣是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事。

    意思是简行在外面有女人?

    可是那天晚上陪他的不是她么?

    难道那天早上她走以后他没醒,然后有女郎自动送上门?

    缓缓越想越紧张,坏性子一上来立即就去床边弯腰拿起手机给简行拨过去:姓简的那天你从酒店回来前到底跟什么女人在一起?

    简行刚要去开会,听到这句话也皱起眉:什么什么女人?不是你在客房陪我睡了一晚么?

    简行心想你还找我算账,我还没找你呢,给我衬衫上留下唇印是什么意思?

    “那,那那我走之后呢?你又跟什么女人在一起了?”

    简行

    推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赶回家,缓缓正坐在沙发里双手环胸等着他回去给她说法呢。

    简行坐在她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家里的帮佣都站在他们对面。

    “你们把你们看到的跟简总详细的说一遍。”缓缓冷声吩咐,恨毒了他的样子咬着牙跟死死地瞪着他。

    简行也看她一眼,然后又看向那几位:各位阿姨我简行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让你们这么陷害我?难道你们看我还不够可笑?

    几位阿姨把前个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简行抬手拧着自己的眉心,低着头叹了一声:你们都去忙吧。

    阿姨们都走了,缓缓却还气不过在等着他交代呢,狠的眼泪都要飙出来。

    “那天晚上是不是你陪我睡的?”他低沉的嗓音响起,抬眼从容不迫的望着她。

    “是!”缓缓咬着牙根承认,王程锦打完电话她就火急火燎的赶去了。

    “那你说那唇印是谁的?如果我没猜错那晚你擦的是橙色的口红吧?还穿了黑色的那件裙子?”

    缓缓

    “你就是为了这事把我找回来?”他的眉头微拧着,他今天是真的要很忙。

    缓缓突然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觉得自己好像一个不懂事的女人。

    “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先去开会了,至于别的事情我们晚上再说。”

    他起身,双手从口袋里掏出来离去。

    缓缓坐在沙发里动也不动,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肘,手指又放在了唇间用牙齿磨着。

    是啊,她怎么忘了她那天半夜偷偷趴在醉的不省人事的他的胸口,之后‘不小心’留下的唇印。

    她把这事跟阿姨们解释了一遍,阿姨们比她还要尴尬。

    缓缓只是忍不住看向门外,心想这回他肯定比她更生气了,这场冷战大概是无法结束了。

    唉!

    所以傅国安去找她的时候她一点心情也没有,傅国安不是第一次提起让位的事情,不过缓缓这次是真的没心思。

    “爸,你再担几年,不然以后我就要被绑死了。”

    缓缓请求。

    “你倒是会享福,我却还绑着呢。”

    “求您啦,这事过阵子咱再说好么?”缓缓有气无力的请求。

    “跟简行还没和好?”

    被看穿心事的女孩就蔫了,被自己父亲看穿的感觉真的挫败极了,不过好在也习惯了,傅国安看她实在是容易的很。

    简行开完会后在会议室没离开,闭目养神,丛秘书不敢打扰他,直到王程锦来找他喝茶,他烦闷的像是昨晚没睡好,王程锦问他:怎么着?昨晚不会是又吵架了吧?

    “比吵架还累。”他抬了抬眼,双手抱着自己的胸膛十分无力疲倦的说了句。

    “那是,冷战怎么能跟吵架比,心里不舒服吵出来就好了,若是两个人都憋着那肯定是累的。”

    “你当初跟姜爱那事后来袁欣是怎么原谅你的?对这事我还一直挺好奇,你说来我听听。”

    王程锦

    “她心里放不下我,我跟姜爱就在我们婚前才睡过,所以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所以傅缓现在这样对我是我在她心里还不够重要?”

    “简行你要是这样想就没意思了。”

    简行也觉得没意思,而且是非常的没意思。

    “你回去的时候买束花,我保证她会被你哄好。”

    所以晚上他回去的时候真的买了花,不过她不在家。

    并且被爷爷留宿了。

    缓缓经过中午的事情实在是没脸见他,所以就自动答应了爷爷在家里过夜。

    周晓静劝她到十点多,她都去洗了澡周晓静还劝她走,但是她不敢。

    简行等到半夜,然后赌气的关灯睡觉。

    早上爷爷在院子里逗鸟,缓缓走过去陪他:您这两年兴趣都变了。

    “我这腿脚不利索的还能再出门运动啊?”老爷子看了她一眼,虽然说话的时候看上去还乐呵呵的,但是眼里却是悲伤。

    今年他是勉强能走了,但是身体却大不如从前。

    缓缓不敢多问,抬手勾着他的手臂与他一起逗了会儿鸟。

    “那小子没有给你赔不是?”老爷子终究是转头看着孙女认真的问了声。

    “没有。”缓缓孩子气的嘟囔了一声,然后又抬手惹那只鸟,鸟被她惊的抬了抬脚然后就去捉她的手,还好她逃得快。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老爷子生气起来。

    “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您就别操心我们的事情了。”

    “让他必须给你道歉,还反了他了。”

    缓缓不知道为什么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还笑的出来?他对傅家人太苛刻,别人也就罢了,他怎么能对你不好?”

    缓缓的手用力搂着爷爷的手臂收了收:唉,他其实对你孙女好着呢,您千万别以为他给我什么气受,其实我把他也气得够呛。

    “那是他活该。”

    “爷爷您不能这么偏心我。”缓缓不高兴的开始撒娇。

    老爷子无奈的看着她,看她最近都瘦了,可是心里还是装着那个男人,连别人说他句坏话都不让。

    “你啊,就会治你爷爷,有本事你去把那小子也治的服服帖帖的。”

    “早晚我得让他跟我道歉,您就等着瞧好吧。”

    缓缓又笑起来,想到将来简行跪在床上跟她认错的情形她就忍不住傻笑。

    简行去顾城的办公室找顾城,让顾城给婓云打电话自然是为了问傅缓的事情,顾城懒得打:你就不能自己给她打个电话?隔着我们夫妻算怎么回事?我们又不是你们俩的传话筒。

    “你们就是,你打不打?”

    “我”

    “那辆车不想要了是吧?”

    “好好好,我打,我打就是。”

    顾城没办法,拿人手短。

    “那什么,你跟傅缓在一起?”

    “没有啊,今天英国那边过来开会,她跟高森还有他们俩的助理出去了。”婓云抬眼看了看傅缓紧闭的办公室门。

    顾城听完这话之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简行说,因为说的不对他那辆车大概就泡汤了。

    “呃,她中午要跟客户吃饭是吧?好,她晚上没应酬?她跟你说晚上会早回家?哦,那就行,那没事了,那我先挂了啊。”顾城说完就挂了电话。

    婓云在那边完全蒙圈的状态,一句话也没听懂竟然。

    简行却是松了口气,她说晚上早点回家就肯定会早回的,他起身就往外走。

    “喂,我那辆车。”

    “明天就给你。”

    顾城的嘴角裂开,明天啊,好期待。

    晚上八点缓缓还在副楼边吃饭便开会呢,简行下班就回去饭都没吃一直在沙发里坐着耐着性子等着。

    ------题外话------

    作者:顾少,你知道自掘坟墓四个字是怎么个意思么?

    顾少:你当我小学没毕业啊?

    作者:我可是看在你还算受欢迎的份上才善意提醒,那辆车的事情你就别想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好好保护你的小命吧。

    顾少:我靠,你给我挖这么深一个坑。

    作者:嘿嘿,简总急着跟老婆滚床单我得去码字了啊,你多保重,出事我会给你烧香的,放心放心。

    顾少:我靠,有种你别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