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23 我的老公大人
    ( )雨势太过凶猛,以至于远处根本看不见门口那一点点光亮里渺小的女人到底是谁,更看不见她忧心张望的眼神。

    他一直不回,她就拎着那把老式的长伞手柄靠在门框痴痴地望着外面的雨帘,偶尔又垂着眸看着那弯弯的,漂亮的手柄,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抚摸,就像是抚摸某人时候温柔。

    长发垂下遮住了大半张脸,缓缓仰起头无奈的叹息,怎么还不归来?

    车子回来的时候她还在门口呢,只是坐在小小的沙发凳上依靠着旁边的门框已经睡着了。

    淋着雨不慌不忙跑进来的男人一停住脚刚要脱衣服垂眸就看到她靠在那里睡着的模样,那模样实在是叫人我见犹怜。

    强壮的心脏好似也架不住那一把绣花针同时扎进去终究疼了起来。

    他本想打电话告诉她车子在路上出了点小问题,结果怎么都打不通她的电话,却原来……

    她在等他。

    看着她怀里还抱着的伞,他想,她肯定是想用这把超级大的黑伞跟他在雨里一起经过吧?

    嗯,挺浪漫。

    下次要给她这样的机会。

    将身上的外套挂在旁边的门把手,将她怀里的伞轻轻地拿走,然后蹲下身子去轻轻地抚着她的脸,将遮住她脸的长发勾到她耳后。

    缓缓渐渐地醒来,然后就看到他在她眼前温柔的对她笑着,嗯,那眼神还有点坏。

    “你回来了!”或者是刚刚在这里湿气太重有点着凉,她的嗓子不意外的有点沙哑。

    “嗯,我身上湿了,要我抱你上楼么?”

    “要!”

    她伸手,他便去抱她,美美的公主抱往里走去。

    缓缓靠在他的肩头,低哑的嗓音问他:怎么才回来?

    “车子在半路上坏了。”他低声回答。

    缓缓却觉得要疯,原来他是车子坏了,还以为他是故意躲着她,白担心一场后她竟然觉得自己有点——神经。

    如果说前两天他还真的有些生气,那么今晚之后他再也没办法对她气了,因为当她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他,当他被提醒她是多么的在乎他,他怎么再继续怪她?

    何况她想要个女儿的初衷大概也跟曾经他一直在她耳边说要女儿有关。

    所以这夜后来,他将她拥着,温柔的吻着她,甚至覆在她身上是想跟她真的情投意合的要女儿的。

    可是……

    “简行!”

    “嗯?”

    “生理期!”

    简行……

    他更是无奈的抵着她的额头,最后痴痴地笑了一声:我还真会找时候是不是?

    “嘿嘿,要不然我帮你弄出来?”她抬手搂着他的脖子,声音不再那么哑哑的也温柔许多。

    “不了,我们睡觉。”他轻吻她的眉心,轻轻地吻着她的唇瓣,一点点的安抚着她的情绪,也安抚着自己,然后躺在她身侧将她搂进怀里。

    “以后别再那样等我,嗯?”

    “嗯。”

    一进入他的怀里她就开始犯困,闷哼着答应了一声她就要睡着了。

    之后漫漫的长夜,都陷入无限的温柔。

    ——

    清晨,淅沥沥的小雨继续着,外面的一切都被彻底洗礼。

    傅家男主人的卧室里,女主人正在灵活的帮忙打领带并且叮嘱:为什么觉得你好像很紧张?

    “这两次去看爸都觉得他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每回又欲言又止,我还真是怪紧张的。”傅国安伸长了脖子让周晓静帮他搞领带,眉头紧皱着。

    周晓静忍不住笑了一声: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感受下寺里的生活。

    “那还是不要了,我等凡夫俗子继续俗下去吧。”

    “你是贪恋红尘吧?”周晓静忍不住挑破。

    “我是贪恋你。”

    经不住他这么挑拨,周晓静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傅国安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笔挺的正装然后拉住周晓静的手:在这世上我最贪恋你。

    “都老夫老妻了,你可真说的出口。”

    周晓静推开他的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竟然一大把年纪也被逗的脸红。

    傅国安跟傅缓一起去的寺庙,爷爷穿着里面的衣服站在院子里:我再住几天,这阵子城里也热,我不愿意回去。

    “爷爷您不会是想不开要出家吧?”缓缓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声,在院子里逛了逛觉得这地方真干净,还挺适合避暑的。

    “哼,我要是出家还不是乐了你这丫头?”老爷子瞪了她一眼,似乎是为了上次的事情还没缓过来呢。

    缓缓也不气,只是挑挑眉然后对她父亲跟爷爷说:我去那边逛逛,我还是第一次来寺里呢。

    这种神圣的地方她一般不会来,但是既然来都来了,逛一逛才算不虚此行啊。

    老爷子却看得出她是躲他呢。

    “爸,您也是,就不能少说孩子两句,最近公司的高层总想着法的为难她,咱们自己家就饶了她吧。”

    “哼,有些事我不再提并不代表我就放下了,我不埋怨她,我埋怨那臭小子,但是你去找那臭小子问问他到底把你妹妹藏哪儿去了?”

    “这个我去问不合适吧?”傅国安立即为难起来。

    “所以我为难你?”

    所以就为难自己的孙女了。

    但是傅缓一直没问简行这件事,准确的说她后来因为别的事情就把傅国安问她的那话给抛到脑后了。

    傅国安无奈的叹了一声,心里也终于明白过来,这辈子这老头跟那俩小的算是杠上了。

    “这丫头那俩儿子可好?”

    “好着呢,前两天我跟小静还带着出去玩了一趟,小澈还问您呢。”

    “嗯?这么小就记住我了?”

    “哪回过年过节过生日您不给这小子准备着最合适的礼物?他不记得谁也不能不记着您呢不是?”

    “哼,我看简行那小子还没他儿子懂事,我之前真是白疼他了。”

    傅国安只是听着没再说什么,心想反正他不在,您就可劲的数落吧。

    “你们爷俩晚点走,中午在这里陪我吃斋饭。”

    “好!”

    缓缓发现这寺庙来烧香的人可真多,还有来求子的,天啊,那既然可以求子,可不可以求闺女啊?

    缓缓看着有道门的中间有个小和尚已经坐在一把破椅子里念了快要一个小时的经了,然后走过去打扰:小师父。

    小师父没理她,嘴里在不停的念着什么。

    缓缓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个文盲,因为那上面好些字她都不认识,好生僻的感觉。

    缓缓又扭头看了眼里面然后去寻了别的师父问,结果师父告诉她心诚则灵。

    心诚则灵是什么鬼?

    她哪一回心不诚了?

    于是她灰溜溜的去找她爷爷了,心想这种心诚则灵的地方果然还是不适合自己这种俗人。

    没错,她就是一个俗人。

    傅国安说留下来陪爷爷吃午饭,缓缓痛快的答应了:好啊,我正好尝尝这有名的寺庙里的斋饭是什么样子,话说斋饭这种东西我只在电视里看过。

    绝对没吃过。

    只是当午饭被人用精致的碗碟盛着端上来之后,缓缓才觉得这……

    也太不讲究了吧。

    老爷子倒是吃的很好,就是他们爷俩的心里叫苦连连,缓缓看了眼傅国安,傅国安哭笑不得的吃着碗里的菜。

    “爷爷,您还是早点回家吧,这饭肯定很不合您胃口吧?”本来想叫大师让她爷爷多呆几天,但是现在看着这饭菜,她担心她爷爷营养不良啊。

    “不回,我在这里挺好。”老爷子却吃的很舒服,所以回她话也回的特别爽快。

    爷俩午饭后就回到了城里,傅国安将车子停在一家饭店门口:再去吃点。

    “走!”

    爷俩非常默契的下了车就朝着里面走去了,点了一桌子肉。

    这肉虽然吃不多,但是要是一顿饭不吃,这就浑身难受啊。

    而且寺庙里的饭一点味道也没有。

    “你爷爷喜欢吃素,不过我可一点也没继承他这一点。”

    “哈哈,我也没。”

    爷俩随便吃点,端着茶杯碰了一杯。

    “我觉得这菜要是不加点辣椒,这道菜就是失败的。”

    “同感。”

    爷俩吃饱喝足然后靠在椅子里休息,叫来服务员买单,老子等着女儿付账,女儿瞅着老子等老子付账。

    傅国安看看她:你可真是我亲闺女。

    “我来我来!”缓缓立即笑着起了身,然后坐到他旁边去掏了他的上衣口袋。

    傅国安……

    “给,不用找了!”

    缓缓掏出几张红钱来大方的放在了服务员的账单上,傅国安却是欲哭无泪,他的好女儿正在拿着他的钱对别人大方呢。

    “下午我就不去办公大楼了,答应你妈妈陪她去买衣服。”

    “那我自己过去,下午还有个小会。”

    “嗯,老李的事情你还是得酌情处理。”

    “我懂。”

    工作上的事情缓缓不敢乱来,回办公大楼的路上缓缓不似之前的孩子气,因为要工作,整个人看上去也严谨了许多。

    她总说简澈的小面瘫像是简行,其实有人说更像是她某些时候。

    快到下班时间婓云约她一起去吃饭,傅缓看了眼腕表:今天答应简行早回家,明天?

    “明天我还要跟顾城去应酬。”

    “那后天?”

    “只能这样了,唉,我告诉你啊,我们要二胎的事情得拖后了,最近我们俩简直就是要被人给灌死,做生意可真不容易啊缓缓。”

    “好好干。”缓缓心想你也有感受不容易的这一天,但是还是鼓励为主。

    “唉,我是以为嫁给他以后吃香喝辣,混天熬日子逍遥快活一生一世,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被他拽到公司里,最可气的是你知道什么吗?我妈妈竟然说我不帮倒忙也就谢天谢地。”

    缓缓忍不住笑了声:那你有没有想过让阿姨刮目相看?

    “那是自然,以后我一定会让我妈妈刮目相看的,以前我在你那儿她就说是你惯着我给我发着工资实际上我根本不干活,以后我就要让她看看她女儿到底有多能干。”

    “嗯,老公跟闺蜜果然是有差距的,在我这儿就是混吃混喝,在你老公那儿就知道干了。”

    “嘿嘿,你别这么说嘛,我都不好意思了。”

    缓缓挂了电话后无奈的摇头却是忍不住笑,心想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欠了那丫头什么,这辈子竟然这样纵容。

    而婓云则是检讨了一下自己过去对待工作的不认真,然后故意拉了下衬衣领子去敲她老公办公室的门。

    顾城正在头疼一份报表,听见敲门声简直如蒙大赦:进来。

    “顾总!”婓云嗲嗲的叫了一声,一只手举起来抚摸着门框。

    顾城抬眼就看到她那水蛇腰在门框上,在往上……

    嗯,胸很挺,锁骨很漂亮,肌肤也很……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干嘛呢?”顾城冷冷的问了声。

    婓云差点闪着腰,顾城却突然起身朝她走去,一手把她拉进去,往外看了眼将门关上然后一转身:关了门好办事。

    “喂喂喂,刚刚你还说现在上班时间。”

    “再有五分钟就下班了,你这样进来不就是要让我上么,我现在烦躁的很,正好给我泄泄火。”

    “顾总,你讨厌,竟然潜规则下属。”

    “下属就是用来潜规则的,尤其是你。”

    婓云一直朝他抛媚眼顾城说着就把她搬到办公桌上,她索性抬腿将他的腰给勾住:死相,看我怎么折磨你。

    “哼,你待会儿可别快活的哭出来。”

    “你才哭呢。”

    顾城没空跟她嘴上逞强,只是用那种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就低头找感觉去了。

    只是顾总才刚进去就听到有人敲门,并且还是甜甜的秘书的声音:顾总,要下班了哦。

    “哦,老公你轻一点啦。”

    顾城顿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老婆故意叫出来给门外那个女人听他会不知道?但是这感觉真特么刺激。

    门外瞬间安静,再然后婓云就听到有高跟鞋远去的声音,不满的嘟囔了一声:我最讨厌她来找你,赶紧给我开了。

    “好,马上就开。”

    “以后你再敢跟女下属暧昧试试。”

    “这样么?”

    “讨厌,我说的是那些。”

    “嗯,抱紧我,我们去窗口。”

    “什么?你个老色鬼。”

    “本少爷还年轻着呢。”

    “那你也是老色鬼。”

    窗外的景色那是……

    窗内的景色那是……

    ——

    缓缓回到家就去厨房打算露两手,结果简行也刚巧回去,去厨房拉着她的手出来。

    “不是喜欢吃我煮的饭么?”

    “你不是生理期么?”

    缓缓……

    “我是想吃你煮的饭,也不急在这几日,上楼去我们谈点事情。”

    “好吧!”缓缓看他挺认真,于是就一本正经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跟他去了楼上。

    厨师跟阿姨在门口站着看着,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你儿子也这么疼老婆?

    “虽说是娶了媳妇忘了娘,但是家里饭都是我儿媳妇做。”

    “我家也是我儿媳妇做,你看看这家。”

    两个老人均是一脸的酸劲,然后又笑笑去忙活了。

    而书房里简行少有的很认真的跟她谈了傅国红的事情。

    “一直没有告诉你是觉得这事没必要特别的提出来,但是我思前想后要是再让你从爷爷那里听到让我们来生分的话,还不如我早点告诉你算了。”

    “爷爷倒是没说,那天爸爸问了我一声,后来我忙别的事情给忘了。那你到底把她放哪儿去了?”

    “在监狱,其实狱警也烦她整天不配合工作,所以才将她单独关起来了,我不过就是给他们一个借口而已。”

    “呃……怪不得爷爷气成那样。”

    缓缓点点头嘟囔了一声,想着那次老爷子气的真的不轻。

    “所以这事你知道了,以后别人要是拿这事来挑拨我们夫妻关系你可不准生气。”

    他说这话的时候,就连眼神也是专注而谨慎。

    “我为这件事跟你红过脸么?”缓缓抬眼看他,也是很认真。

    他点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缓缓无奈的笑了下,叹了一声:今天陪爸爸去寺里接爷爷,爷爷竟然乐不思蜀了,但是你知道吗?那里的菜真的特别难吃。

    “你爷爷脾气那么拧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以前吃苦太多了,换言之就是吃点斋饭他不会觉得怎么不好,说不定还在追忆当年的英勇年纪呢。”

    “呃……”是这样?

    “爷爷或许一直在寻求放下放开的方法,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而已,这次去寺里,就算我们不做什么,恐怕他也能领悟。”

    缓缓双手放在背后抵着桌沿,认真的倾听着他的话。

    他抬眼望着她认真思考的模样抬手搭在她肩膀上:在想什么?

    “在想,或许有一天爷爷还会像是过去那样那么疼我们?”

    简行……

    果然女人还是都有天真的一面,总会有些好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傻瓜,他的女儿在监狱里,还是我们执意送进去的,你觉得有可能?”

    缓缓刚刚眼里的雀跃一下子又消失不见。

    “不过你大可放心,你永远都是他最爱的孙女,他就算是表面上不再像是过去那样宠你,但是心里永远都给你留着位置。”

    缓缓听着这样复杂的感受就觉得好累,直起身把背后的手拿到前面,移到他的胸前轻抚着:为什么突然谈这个,搞的心情好像要下雨。

    “你不是很喜欢下雨么?”

    “可是昨晚你的车子坏在路上之后我就不喜欢下雨了。”

    她仰着头,很认真的对他说。

    “简行!”

    “嗯?”

    “我很抱歉!”她的脸轻轻地贴在他的胸膛,她没有认真的就这件事情给他道过谦。

    “怎么了?”

    “爷爷那么对你都是因为脾气不能发在我身上,而且你若不是因为我也大可不必管傅国红的事情,我心里很明白,其实你都是为了我才得罪爷爷送他女儿进了监狱。”

    她轻轻地说起,他静静地聆听。

    “我以为这件事我们早就心照不宣了呢?何况我就算不跟爷爷闹僵,他也总不能像是跟你那样跟我亲。”

    “不会,爷爷一直说你是个好小伙子。”

    “那他会抱着我哄我么?”

    缓缓……

    “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因为老爷子不正眼看我就生气,他从来也都是你小子你小子的叫着我。”

    缓缓竟然被他逗笑了,仔细想想好像也确实是那么回事。

    两个人像是终于将彼此的心交代给对方,缓缓也释怀了很多。

    只是简行突然说:不过你以后要是再有工作上的事情实在烦心了,试着跟我说说,嗯?

    缓缓抬眼,然后突然就笑了出来,抬手捧住他的脸,踮着脚尖跟他额头相抵:“知道了,我的老公大人。”

    那低低的,柔柔的一声,不知道叫醉了谁的心。

    只是那杨柳细腰被男人的双手轻易地握住,之后银色的月光下,缠绵的一对影子唇齿相依。

    饭后简行跟简励就在院子里遛孩子,缓缓在准备夜宵,这爷俩半夜要看球。

    “少加点糖,老年人吃太多糖不好。”

    “哎,好嘞。”

    她跟厨师早已经配合的很默契,她刚说完厨师手里的勺子就又到了糖罐口放回去一些。

    简行跟简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简励往里看了眼,发现玻幕内没人影就偷偷拿了根烟点上,意识到儿子在所以扫了儿子一眼:你也抽一根?

    “不了。”简行只是笑了声,低沉的嗓音倾吐出那两个好听的字。

    简励点了烟后抽了一口然后很认真的端详他儿子:怎么着?突然想通了?

    “顺其自然吧。”简行只是低低的说了声。

    他不强求的,这次是她们俩运气好缓缓没怀上,如果下次她在突然袭击而他又毫无防备,现在又抽烟又喝酒的他岂不是害了他的孩儿?

    简澈拉着弟弟在滑梯上玩够了之后才朝他们走来,简行看了眼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洗澡睡觉就起了身。

    “您抽完再进去,我先跟他们俩回去洗澡。”

    “嗯!”简励答应了一声,也不敢抽着烟进去啊,怕碰上儿媳妇,就算儿媳妇不数落他他自己也得尴尬呢,毕竟儿媳妇早就说家里要戒烟,她要生宝宝。

    简行这次只是抱着弟弟在肩膀上,简澈已经可以自己走的很好,双手还拍拍打打的。

    当他能够陪着这兄弟俩一起洗澡,这兄弟俩竟然会有点害羞的,比被妈妈看光光还害羞。

    简行无奈的看了眼蹲在浴缸里的小家伙,不由的心想,跟你们妈妈在一起也没见你们这样,老子可是男人,男人啊。

    跟女人都不要脸,在男人面前你们俩臭小子给我矫情什么?

    夜深了,俩人刚打算**睡觉,顾城给他打电话:你给我摆平这事,我实在是头疼,那些人不见你不撒手。

    “我知道了,明天中午吧,你约了一起吃个饭,叫上程锦。”

    “好,那明天中午见。”

    “明天上午你跟程锦去我办公室。”

    “为嘛?”

    “不需要串通一下?”他低声问?

    “需要需要,那——为什么不是你们到我办公室?”

    “哼,你可以不来。”

    “我来,我来,哥,我一定叫着程锦哥早点去找你。”

    简行无奈的挑眉,心想你丫的到底什么时候长大?

    缓缓从浴室出来看他刚打完电话就好奇问了声:谁啊?

    “顾城。”

    “不会这么晚又找你喝酒吧?”

    “不去。”他只回了她两个字,看她那担忧的眼神他竟然突然就想逗逗她。

    缓缓听到他说不去很开心,然后搂着他睡觉。

    “咱亲戚什么时候走啊?”

    关灯后他躺在她身边摸着她柔软的地方问她。

    “嗯?”

    他没吭声,只是手往下。

    缓缓瞬间想起:马上马上,估计明天就差不多了。

    缓缓抓住他的手,他顺势把她的手反握住然后又往上。

    只是下意识的就往那儿想,然后她条件反射的低声道:别胡闹。

    “嗯,就喜欢你跟我一起摸。”

    “我好困!”缓缓开始撒娇。

    简行低低的望着她,长睫遮住的眸子里别人看不到的宠溺。

    ——

    那天早上袁欣刚带着孩子出门就被她婆婆拦住,儿子女儿被带到老宅的高级车子里,然后王家主母抬手就朝着她的脸上挥去。

    袁欣一怔,却是下意识的抬手握住了她婆婆粗软的手腕:妈,我敬您是长辈,请您尊重我一下好么?

    至少在孩子们面前。

    “我尊重你?你让我儿子跟我反目成仇,我怎么尊重你?你抢了我们王家的孩子我怎么尊重你?”

    袁欣将她的手推开,只是忍不住怒视着她:我没有让您儿子跟您反目成仇,而现在您车子里坐着的两个孩子都是我亲生的骨肉,我从来都认为只要您别太过分我们就可以尊敬您,就可以忍受您,可是您今天这又是干什么?

    纵使再好脾气的袁欣这会儿也受不了她婆婆当众想要打她,那两个小家伙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着,这一巴掌她要是叫她婆婆打下去,恐怕孩子们心里一辈子都会有阴影。

    “仗着我儿子宠着你是不是?现在都敢跟我这么造次了呢,袁欣我告诉你,你们家差点把我们家拖垮了这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现在又拉着我儿子对付我,这一笔笔的账我都跟你记着呢,另外你给我记住了,这两个孩子我今天带走了,你要是再敢怂恿程锦去接你给我等着。”

    王程锦的母亲指着她的鼻子说完就要走,袁欣别的没听清楚,但是后面那句她要把孩子带走却听的清清楚楚。

    毕竟年轻,她可不管她这个婆婆怎么想,还能对她怎样,但是她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孩子是绝对不可能再叫她这个婆婆给带走的。

    “小枫小诺下车。”袁欣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小枫先跳下去,袁欣立即去抱了小诺下车,王程锦的母亲大步走上前去:你干什么?

    “如果您真的疼他们俩就别让他们俩看到您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坏形象,维持您端庄奶奶的好形象好么?”

    “什么?”

    “我现在要送小枫去上学,我下午还会去接他放学,如果下午我接不到他我会立即给程锦打电话叫他亲自去家里把小枫带走,还有,麻烦您想要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也问问孩子的意见好么?”

    “什么?”

    “小枫,上妈妈的车。”袁欣低头对儿子说了一声,然后抱着女儿往自己的小车那里走去。

    小枫很容易就能爬上妈妈的车,妈妈的车虽然不贵,但是他很喜欢。

    小诺更是觉得这小车很可爱,跟哥哥坐在后面等着妈妈载着她去送哥哥上学。

    “袁欣,袁欣……贱人你给我把孩子放下……”

    袁欣才懒得理她,发动车子带着孩子们出了小区。

    王家主母站在那里气的要岔气,抬手捂着自己的腰望着那辆破车离去的方向:犯了,这女人竟然敢对我如此不敬,王程锦,这就是你口中乖顺的好媳妇么?

    程锦正跟顾城在简行的办公室商议事情对这个上午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不过后来他回到家还是被小枫给暴露了。

    袁欣后来去上班还在想,或许自己命里就没有婆媳关系好这一条吧。

    不过也罢,反正人想认命最容易。

    就如很多人还没有公婆呢,她就当自己没有吧。

    只是最近都是王程锦的下属在帮忙带孩子她有点过意不去,但是如果就这样辞职的话又总觉得不甘心。

    总不能就这样在家当个贤妻良母吧?

    女人一旦不工作,很快就会跟这个社会脱轨。

    直到那天她走到一家书店门口,然后看到那里贴着转让的牌子。

    袁欣停下车子在路边,下车后站在那里看了眼周围的环境,这整条街都特别的安静,怪不得人家要转让。

    后来拿着手机转身给那家店拍了张照片,店是很美的,给人很安逸,很适合读书的感觉。

    只是这条街如果永远都这么安静,那么注定了在这里开店只能是浪费钱财。

    而她目前的情况不适合浪费钱财,也没的浪费。

    她的亲生母亲自从腿出了问题之后很快就去了疗养院,她有想过将老太太接出来,但是她亲生父亲的死给她母亲的冲击太大,她母亲就是有心原谅她但是一想起她父亲也是对她无能原谅,所以一直不怎么愿意见她。

    袁欣想,若是自己开一家店,或许还能把她母亲从疗养院接出来,会不会老太太有了事情做就会逐渐忘记过去的不愉快,然后开心起来?

    重要的是她也有空照顾孩子了。

    那么她要开一家什么店呢?

    忙完工作后袁欣就在办公桌前查今年最火的店面,同事们也悄悄地帮她出主意,晚上回到家她便跟王程锦提了自己的想法,王程锦听后也很赞同:如果你能辞职我当然是举双手赞同,至于开店的事情你想往哪方面?

    “你觉得我开一家甜品店怎样?首先小诺跟小枫肯定会很开心对不对?”

    王程锦忍不住笑了声:所以你开甜品店是为了他们俩?

    “也不全是啊,只是刚好可以兼顾嘛,卖卖咖啡啊,再弄个大书架,大家空下来到店里就不会觉得无聊,放下手机翻翻书本,喝杯咖啡,吃点小甜品,听听音乐不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么?”

    “想法倒是可以,位置呢?”

    “我上午去上班的时候路过一个巷子,里面的店面正在转让,但是就是没什么客流。”

    “客流你倒是不用担心,只要做足了宣传就不愁没人去。”

    “真的?”

    “当然,你还不相信你老公吗?”

    袁欣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心里被他给塞的满满的。

    “那我恐怕要找你借点钱。”她有点尴尬的低着眼低语,之后又红着脸抬眼看他。

    “之前给你用的卡你一直没动么不是?”

    袁欣这才想起来,上次俩人和好之后她把卡的事情给忘记了。

    “爸爸,奶奶来了呢!”

    他们俩正在沙发里坐着聊的投机,王程锦也刚想对他老婆做点亲密的事情,小枫突然跑到他们跟前去,然后跳到他腿上对他说。

    “嗯?”

    “小枫!”袁欣低低的叫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但是小枫一害怕就抬眼看他父亲。

    “知道了,去陪妹妹睡觉吧。”王程锦只是微笑着跟他儿子回了一声。

    小枫这才又跑了,袁欣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你别多想。

    “你怎么知道我会多想?”他转头看着她问。

    “程锦,你不要怪我,今天我跟小枫奶奶吵起来了。”

    “我真怕你这一辈子都不跟她还嘴,让她以为你是个软柿子可以随便捏。”

    袁欣竟然差点笑出来,只是看到他那担忧的眼神才忍住笑,眼眶却有点发红。

    “她其实就是想来把孩子接走,不过被我给拒绝了,我话说的不好听,你要不回去看看?”

    “其实我妈年轻的时候没有这么**的,可能这几年更年期,听说女人更年期起来很可怕,还有可能很多年。”

    “呃……”

    “欣欣,你会不会也那样?”

    袁欣……

    “你要是也那样我可怎么好啊?”他笑的要哭了,眼神里却还全都是宠溺。

    “我觉得不能只怪妈妈,或许也有你父亲的原因呢?女人感觉不幸福了才会性情大变。”袁欣一直这么认为,只是第一次跟王程锦坦诚谈这种事。

    王程锦想了想,他父母的问题他已经无力再去管,只是将她搂在怀里:那我一定好好宠你,让你没有机会更年期。

    “嗯,让我永远保有一颗少女心吧。”

    “少女心?你好像很渴望?”他低头看着她问。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特早熟,跟你订婚以后我更是对爱情没有了向往,也就更不用提什么少女心了。”

    “为什么我听着你这少女心是被我扼杀在摇篮里了呢?”

    “所以你往后一定要好好赔偿我。”

    “嗯,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他无奈的笑着,他要是早知道会跟她相爱,早些年他干嘛还一直浪费时间寻寻觅觅加装老练?

    “明天你约了傅缓出来聊聊吧,她对这一块可能比较有想法。”

    “合适么?我跟傅缓在一起其实有一种会被压的死死地感觉,我不是不喜欢她啊,我很敬佩她,就是总觉得她跟我很遥远。其实我知道她一直试图跟我交朋友,我也想,可是我会不会高攀了她?”

    “你这种想法真的大错特错,估计她就是因为知道你这想法这阵子才不再主动联系你了,如果你因为曾经是她的下属而自卑,那么不妨这样想,她是简太太,你是王太太,你们的老公关系甚好,你们何不做一对要好的牌友呢?”

    呃……

    “以后别再觉得自己很低了,论个头你也不比她矮多少,论老公你老公也不比她老公差,论生养你们俩都是两个孩子,而且我们还凑了一个好字,比起他们我们可是强多了。”王程锦声音越来越低,袁欣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暗……

    ——

    缓缓大姨妈刚走就感冒了,简行刚要去亲她她就开始不停的打喷嚏。

    “我怎么总打喷嚏?有人想我?”缓缓难受的快哭了,完全无暇顾及简总的心情。

    简行生无可恋的抱着枕头压着脸:哪个野男人敢想你我砍了他子孙后代熬汤喝。

    “那个……真能喝么?”

    ------题外话------

    作者:缓宝,没有不能喝,只有不想喝。

    缓宝:嗯嗯,的确好变态。

    简总:飘雪我警告你离我老婆远一点。

    作者:为什么每次受伤害的都是我?(83)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