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直到遇见你我相信了命运……

    她打了车在回家的路上,车厢里放着那首不知道什么歌,只是歌词有点煽动人心,眼泪突然不能自控的一直落下赖,这个城市里她最熟悉的景色全都变的模糊,她的手肘搭在车窗旁边,手背却已经堵住了软弱的唇瓣。

    后来出租车在半路上突然停住,她转头,迷茫的眼望着前方,两辆黑色的车停在那里。

    “怎么回事啊?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我可不敢载你了啊,你赶紧下车吧。”

    司机没有要她的钱,她站在路边看着那两辆车子,后来他的车子开了过来,停在她身边。

    他站出来很是不爽的双手插着腰,眼睛看着别处并不急着跟她说话,待到他平静一些,直接上前去抓着她的臂弯将她往副驾驶带。

    缓缓用力的挣扎,感觉自己臂弯的骨头都要被他捏断了:简行。

    她大吼一声,深夜里这一声轻易地将一块很厚实的玻璃震碎。

    他转眼从她耳边看向她身后,并不与她对视,只是冷漠的声音却从他的薄唇倾出来:上车,别让我说第二遍。

    “我回医院你回家,或者我回家你自己看着办。”她不理,用力的推他的手,可是没推开她便不再管,跟他治气。

    他不再废话,像是失去了耐心,打开副驾驶的门直接将她强行塞进去。

    缓缓抬眼想要找他对峙,却被他冷冷的一眼瞪回去,他刻薄的说:别再挑战我的耐性,我的耐性已经快要全部被用完。

    缓缓不动,他甩上了车门。

    他上车后发动了车子,可是却又突然关了。

    “你知道在感情方面我一直是个极其自私的男人,我的克制力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缓缓不懂他这话的意思,转眼看向他。

    他却发动了车子缓缓地驶离再也不说话。

    “所以你是在提醒我你会跟别的女人共处一室都是我不珍惜?”她转头看他很认真的问。

    简行也转头看她,最后只是又皱着眉开车。

    “停车!”她怒了。

    “你乖乖坐着,到了医院我们再说。”

    “我没什么好说。”有句话就要冲口而出,可是在感情上她早就不是当年的莽撞汉,她也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不想在言语上跟他太多的碰撞。

    “那就不要说,回去洗个澡睡觉。”

    缓缓果然后来都没再说话,只是这晚他没再应挤在她的床上而是睡在沙发里,他的内心独白是:我又不是没睡过,沙发罢了!

    开始她烦的睡不着,还以为会失眠,结果很快就睡着了。

    简行躺在沙发里翻了会儿手机又想起那天傅国安对他说的话后才叹了一声,把手机放在身上把玩了一会儿,漆黑的深眸就那么注视着头顶的灯具许久不移开。

    当转眼看到床上的人已经浅睡他才又回过头也合上了眸子,这种虚度光阴的日子……

    缓缓在一周后出院,他本想中午过去接她,结果上午她自己办好了手续直接打车去了办公大楼赶上了那场会议。

    或者是大家知道她大病初愈,这场会议竟然比平时都要少了许多刻薄的声音。

    傅缓接到英国的电话,高森电话里说:不就是一顿火锅嘛,要是知道你这么弱我当时就不同意去吃了,反正我也不喜欢。

    缓缓……

    心想你不喜欢为什么不阻止?

    “现在身体没问题了吧?”

    “嗯!”

    “傅缓,你生病了应该跟我说,虽然我刚回来可是依然可以飞过去看你。”

    “我更希望你站好你的岗,至于你的老板就不用你操心了。”

    “你这是诚心要跟我划清界限啊,我们未来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万一哪天你就成了我的夫人呢?”

    缓缓笑了声:但是我现在还是要跟你划清界限。

    现在她跟简行已经像是画了楚河汉界,她还要在楚河汉界再加一条什么吗?

    ——

    简行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就看到里面有位美人在等待,在他的沙发里慵懒的靠着,米色的大衣在沙发扶手完美的叠放,旗袍美人手捧着一本最新的财经杂志在认真的看着。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我不到这儿来到哪儿去?你爸让我在这里等你啊。”美女头也没抬,随意的将杂志翻了两页。

    简行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拿起一份文件看了看然后又转头看着沙发里的女人:你在美国做投行不是做的很好吗?怎么突然回国?

    “我回来这么久你才想起关心我,可见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差。”女人摇了摇头,眼睛依然没有离开杂志上。

    “我是想告诉你,国内或许并不适合你。”

    “什么是适合?你说你跟傅缓是最适合的一对,却为什么现在分别而居不能相爱?”

    “那么你来国内也是为了躲男人?”

    她刚抬起的明眸又垂下,突然脸上的表情就有点不好。

    简行看着她的表情却早已猜到十有**。

    “你还是别来我这里趟这趟浑水,我劝你还是干你的老本行。”

    “我问你,你有没有跟傅缓讲我同你的关系?”她突然合上杂志,双手搁置在膝盖上往前倾身潇洒的问了声。

    简行低头看文件的眼睫动都没有动,只是寡淡的一声:没有必要。

    男人想要伤人很容易,比如这简单的四个字。

    “哈,你倒是很看得开,不过我告诉你,女人跟男人的思想可是截然不同的。”

    “你想说什么?”

    “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反正是无所谓啊,不过待会儿你必须陪我去吃饭。”

    简行无奈的皱眉,他才不想陪她去吃什么饭,那女人出院后就去了公司他现在心烦的厉害。

    准确的说是担心的厉害。

    “冯凌菲你到底凭什么以为我会任你指使?”

    “哼,你把手放你良心上问问你良心啊。”冯凌菲很给面子的提醒他。

    简行……

    缓缓晚上被领导叫出去吃饭,开车到酒店的时候就有人在门口接过她的车开走,她被服务生带着往里走:蒋先生跟苏先生都已经在里面。

    “好,我知道了!”她明明是按时出现,但是领导竟然都提前来吃饭?是饿了吗?

    她正想着,上楼后刚要进包间,就看到隔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的背影,还有一个男人的侧影。

    “这是我新男友简行,你应该听说过吧?”

    男人跟简行差不多高,但是脾气应该不错,没说话就先转身朝着包间里走去。

    缓缓一时的失神,就那么望着那处。

    冯凌菲骄傲的仰着下巴搂着简行的臂弯里往里走,她看不见那个女人跟简行的表情,但是她想那应该很值得她考究。

    服务员推开门,缓缓立即微笑着朝着里面走去:抱歉让领导久等了。

    这天这桌是几个城里比较有名气的年轻人,是关于城里选杰出青年的问题,缓缓一直心不在焉,只是端着微笑默默地坐在旁边听着。

    倒是另一个包间里比较热闹。

    “果然一回国就穿旗袍。”男人念了一句,声音很低。

    “那是当然,来中国不穿旗袍不是白来了吗?”冯凌菲很骄傲自己的身材,更骄傲自己穿上旗袍身上东方女人的韵味,她给自己打九十九分,缺失的一分是让自己谦虚的。

    简行眉头微皱着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她这骄傲的德行到底是哪个男人给惯出来的?

    “说的像是很有道理,所以你打算在中国呆多久?”

    “那跟你有关系吗?我既然在国内交了男朋友,那么走的可能性就很小了。”冯凌菲依旧是那么傲娇的模样,对那个男人似乎有很大的意见,一开口就好像是闹别扭的小情侣那般。

    简行暗暗低头拿出手机随便扫了扫,当发现某人的位置距离他只有几十米的时候他的眉心突然跳了跳。

    她也在这里?

    他稍微抬眼看了冯凌菲一眼,然后立即起了身:我失陪一下。

    他说的太正经,冯凌菲抬眼望着他的背影:喂,你去哪儿?

    “等会儿回来。”他走到门口又突然回头,眼神里意味深长:你们俩好好聊聊。

    冯凌菲……

    而冯凌菲对面的男人更是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冯凌菲。

    简行往东走了走,发现位置在跑远,然后又往西走,最后在208包间停下,她在这里?

    所以大病初愈的人下了班不回家好好休息却跑出来应酬了?

    苏林开门的时候就看到简行站在旁边,不自觉的笑了声:跟的这么紧?

    “你们在一起?”他皱着眉问了一声,看着苏林的眼神很是冷漠。

    “对啊。”苏林依旧笑着,然后双手突然插紧口袋里。

    简行转身就走,再也没有多留。

    苏林靠在门口笑着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简总竟然这么容易就生气了,他不是很宠老婆么?

    刚回国的苏小少爷哪里知道傅缓刚刚从医院里出来的事情,然后心情还不错的点着烟往洗手间走去。

    缓缓去洗手的时候刚巧碰上苏林,苏林抽了口烟告诉她:刚刚我碰到你老公,你们最近一直在吵架?

    “怎么了?”缓缓低低的问了声。

    “他好像误会里面只有我们俩,然后就很不爽的走了。”

    缓缓没说别的,只点点头:我先去洗手。

    苏林看着进了洗手间的女人然后继续靠着门口抽着那根烟,他最近也有些头疼。

    “还是因为爷爷的事情?”缓缓出来后苏林又问了一声。

    “爷爷的什么事情?”缓缓抬眼,反正也不愿意进去包间里听领导们训话索性就跟他聊天。

    “爷爷走了之后你们俩不是就一直分开着?”

    缓缓双手抱着手臂,然后抬起一只手抓了抓耳后,眉头微微皱起来:“可以不聊这个话题吗?”

    “你的私事我当然不该多问,只是刚刚的事情你打算让他误会着?”

    “我们之间的误会大概也不缺这一星半点了。”缓缓垂着眸看着自己的脚上,突然觉得脚好累,就靠在墙边。

    “咦,这不是傅小姐吗?”

    今天的走廊里还真热闹,缓缓听到声音一抬眼就看到旗袍美人了,她笑着走上前,看看缓缓又看看缓缓旁边站着抽烟的男子:这位是?

    “这位是苏家的小公子。”缓缓虽然不想做介绍人,但是还是条件反射的说出来。

    “那这位美女是?”苏林也晓有幸致的问。

    缓缓这才抬了抬眼,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这位旗袍美女叫什么。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冯凌菲,刚从美国回来没多久。”她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伸手跟苏林握手。

    苏林没握,只是笑笑看着她,然后又看向旁边垂着眸的女人若有所思。

    刚从美国回来的,缓缓心里想着。

    她突然就想要去查查这个女人是做什么的,看上去气度不凡,应该不是小角色。

    “那我不打扰你们俩?”冯凌菲眼神很亮,暧昧的笑笑然后从他们俩身边往洗手间走去。

    “回去吧!”缓缓怕待会儿在碰上不该碰上的人,所以直起身先往外走去,苏林便赶紧灭了那根烟跟上。

    “你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吗?”进去包间前苏林突然问了一声。

    “今天刚出院而已,不过脸色看上去真有那么差?”

    她恨不得自己有林黛玉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也好叫某人多想想她。

    苏林看她那疑惑的眼神不自觉的心里叹息,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打开门:待会儿别喝酒。

    苏林进去后在别人要跟她喝酒时提了一声她刚出院,便没人再叫她喝酒,但是市里的十佳杰出青年却就这样内定下来。

    后来冯凌菲出来就没再看到缓缓跟苏林,心想缓缓大概是不愿意与她相见,不过缓缓越是不想见她,她却越是想跟缓缓接触接触了。

    “喂,你到底什么意思啊?陪我去吃饭不到五分钟就跑了人,你让他怎么想?”打电话找简行质问。

    “你们俩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拉进去?跟我有什么关系?”

    “喂……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到傅缓了?”冯凌菲的眸光一亮,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重大新闻。

    “你见到她?”

    “是啊,我见到她跟一个姓苏的帅哥在一块呢,俩人看上去非常相熟。”

    冯凌菲刚想得意自己知道的内幕,谁知道手机那头的人却突然挂断了电话,她靠在洗手间门口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心想有本事你一辈子这么横。

    简行的车子在路边停着,直到那根烟抽完才发动离开。

    缓缓跟一行人一起出来,无意间抬眼就看到熟悉的车牌正在渐行渐远,直到别人跟她打招呼再见她才回过神来笑着道别。

    后来大家都走了她也上了自己的车子,却没料到回到家周晓静还在等她。

    “您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我还不是担心你晚上喝了酒不舒服?厨房里给你热着汤呢。”周晓静担心的瞪她一眼。

    “我没喝酒,大家知道我刚出院所以并没有灌我喝酒,您就早点休息吧。”缓缓搂着周晓静往里走。

    “那是不是你爸爸说的那样,是关于杰出青年的选拔?”

    “嗯。”

    “那你是被内定了。”

    “不仅我,有六位同时被内定了。”

    “呃!”周晓静倒是震惊了一下子,然后又看着缓缓:我去给你盛汤,你胃不好,还是先喝点汤再睡。

    “真的不用,妈!”

    “不行,这天又这么凉,你这样去睡觉我不放心。”

    缓缓转身看着周晓静往厨房去的身影心里竟然过意不去,让妈妈等她到这么晚。

    傅国安从楼上下来,看到缓缓跟周晓静在喝汤便扯了扯嗓子:我也喝一碗?

    “要喝自己去盛。”周晓静垂着眸也不管他是不是一家之主了。

    缓缓才发现这老两口冷战还没好呢,还是因为她,突然心里有点抱歉让他们因为她而为难。

    只是还是端着勺子一口口的喝着碗里的汤,后来她想还是不要住在家里了吧,免得让他们夫妻关系更紧张。

    天还没亮她就去了墓地,竟然没有任何害怕,找到爷爷的墓碑她就坐在边上跟爷爷心里交流。

    爷爷,为什么您这么爱我还要折磨我?为什么我们明明是一家人却好似已经有了千山万水的隔阂?

    太阳悄悄地升起来,她依然坐在墓碑前,原本模糊不清的脸这会儿也清晰无比,她的眼眶有些发青,但是脸上没有任何泪痕。

    快八点的时候她才回城,周晓静担忧的给她打电话,她说去了趟墓地。

    “你那么早去墓地干什么?”

    “就是想去看看爷爷。”缓缓从容的回了一声,安全到达城里。

    “那你还回来吃早饭吗?我让人给你给你重新做。”

    “我在早餐店里吃点吧,我已经到早餐店了,晚点再说。”她挂了电话进了早餐店,吃饭的时候她往外看了眼,发现这里距离他们的公寓很近。

    她想过要回公寓住,但是又怕像是之前一样两个人一直纠缠不清,那样的过去,只一次真的足够了。

    所以她又继续在傅家生活着,直到那天她父母吵的太厉害,她才不得不从家里搬了出来。

    来大姨妈的时候特别想吃甜品她便去了袁欣的店里,袁欣正在帮忙招呼客人,一点老板的架子都没有,见到她来却是立即叫服务生去招待别的客人,她迎上前去:我可是天天盼着你来呢,刚出了新品给你尝尝?

    “好啊!”缓缓仰头望着她笑着答应,也已经在座位里做好。

    袁欣跑到后面去了,过会儿端出一份新出的甜点到她面前,缓缓立即就觉得受不了,拿起勺子来稍稍插了一点尝了尝,然后不满足的立即第二口:真的味道超好。

    “你喜欢就好,多吃点,要喝咖啡吗?”

    “嗯,不要了,大姨妈要来。”她笑着拒绝,袁欣让人上了杯热果汁给她,然后坐在她身边跟她聊起来。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恢复的还不错,过两天去例行复查。”缓缓说,不知不觉盘子里的甜食就吃了一大半。

    “可是我看你现在不比在医院的时候胖。”

    “唉,不胖就不胖吧,一切顺其自然,包括身材。”缓缓很看得开的叹了一声说。

    “你跟简行……”

    “店里最近生意好像很好啊?”缓缓低调的换了话题,眼睛观察着周围,很多人都在静静地看书,桌上放着自己喜欢的喝的跟吃的。

    “嗯,还好。”袁欣了解她是不想谈简行便没再说。

    只是两个人正聊着呢,突然门口又响起了欢迎光临,然后就有个人站在了她们面前。

    “傅小姐!”冯凌菲还是穿着旗袍,不过被米色的大衣包裹住了那玲珑的身材,手里捏着一个很复古的小包站在她们面前打招呼。

    “这位是?”袁欣抬眼,然后好奇的问缓缓。

    “嗯……冯凌菲?”缓缓皱了皱眉,她怕自己记错了。

    “没有记错,就是冯凌菲,我可以坐这里吗?”冯凌菲问着但是人已经坐下。

    “这位一定就是王程锦的太太了?”冯凌菲又望着袁欣问了一声。

    “没错!”袁欣回答,但是笑的有点僵硬,她看向缓缓,想要知道这倒底是哪儿来的美女啊。

    “简行的——朋友。”缓缓没办法只得回了一声。

    袁欣却立即想起他们说的那个很正经的在追简行的女人,在她看来这个女人貌似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正经啊。

    尤其是冯凌菲的眼睛,分明就像是一只猎豹的眼睛,她感觉自己都好像冯凌菲的猎物。

    “不会因为我跟简行关系好,你们俩就不打算让我坐在这里吧?”冯凌菲看她们俩的表情有所顾虑的问道,眼神却一直都很精彩。

    “呃……”袁欣看缓缓,怕缓缓不高兴。

    “刚出的甜品不错,上一份给冯小姐也尝尝?”缓缓只好抬了抬自己的勺子,然后转头望着冯凌菲从容的问了一声。

    “好啊,我可是闻名而来,那就跟傅小姐同口味的吧。”

    袁欣让服务生去又端了一份上来,冯凌菲吃了一口后眉头微挑,然后还是点了点头:果然很鲜美。

    缓缓却发现她好像不是很爱吃甜食,简行也不怎么爱吃甜的。

    可是这个女人表现的越是随和她却心里越是不得劲,现在装大度貌似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我能采访你一下吗?”冯凌菲还是放下了勺子,然后一本正经的望着对面的女人,表情也不似是刚刚那么温柔。

    “你说。”缓缓抬眼好奇的望着她,声音依旧不卑不亢的。

    “你跟简行这段时间一直在分居,如果感情的满分是一百分,那么你对简行的感情你自己打多少分呢?”

    冯凌菲的问题犀利,听问题的人也紧张,袁欣坐在旁边犹豫要不要走,但是又实在是感兴趣,所以眼神在她们俩之间游来荡去。

    缓缓垂了垂眸,却还是笑了一声:这个话题好像不适合你来问我吧?

    “那我来猜猜如何?”冯凌菲又大胆的提议。

    缓缓无奈的看着她,这回她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弱势,跟眼前这位美女相比。

    “六十分?”冯凌菲猜测,很直接的。

    缓缓没说话,只是袁欣忍不住试探着开了口:冯小姐这分数真的是没有任何考证……

    “若不然呢?三十分?二十分?你总不指望我给六十分以上吧?如果你们感情真的那么好,为什么你会在爷爷去世后就跟他分居呢?真正的感情不是能够超越跟抵挡一切外来风雨吗?”

    “那么我只问一句,冯小姐是以什么身份问我这个问题呢?”

    缓缓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终究是双手在桌上合十,也认真的问了个问题。

    袁欣紧张的心都不敢跳了。

    冯凌菲想了一会儿,显然也没料到缓缓会这么问。

    “以,一个旁观者不行吗?”

    “当然不行,作为旁观者你有你猜测的权利,但是没有要我回答的权利。”

    “那以……情人?”

    冯凌菲问完之后自己的表情也有点扭曲,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那你去问简行我在他心里又有几分重要吧,对你来说应该他对我的感觉更重要才是。”

    缓缓低头拿了自己的包起身离去。

    她出门后刮进来的风似乎都是冰的,阵阵刺骨。

    袁欣缓缓地站了起来却是没能追上去,只是不可思议的盯着座位里这位,这位的表情,好像也是愣住了。

    “我说错了什么吗?”冯凌菲抬眼看着袁欣嘀咕了一声。

    袁欣无奈的哼笑了一声,她的心都给吓飞了好么?

    之后冯凌菲果然在简行的高尔夫球场帮忙。

    缓缓去接了那兄弟俩去了公寓住,晚上缓缓亲自下厨煮饭,两个小家伙却在拿起筷子的时候问了句:要等爸爸么?

    “不用,吃吧。”缓缓一怔,随即淡淡的回了一声,往兄弟俩碗里放了红烧肉。

    兄弟俩低头默默地吃饭开始的确是在想他们的爸爸,但是后来却都被美食诱惑,吃的忘了别的。

    简励叫了冯凌菲去家里吃饭,晚上只有他们三个在家,冯凌菲好奇问了声:你们家那两位小公子呢?

    “被傅家接走了。”简励说这话的时候抬眼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简行感觉到有人瞪他就抬了抬眼,之后又若无其事的垂了眸。

    冯凌菲一听傅家两个字不自觉的想起上午跟缓缓在袁欣店里说的话,然后一颗心又开始七上八下。

    “听说有人从国外飞过来找你了?”简励不想聊不开心的事情便对冯凌菲问了句。

    “您从哪儿听说的?该不会是您叫他来的吧?”冯凌菲越想越觉得可怕。

    “我怎么知道你身边都是什么人,又怎么能联系的上谁?”简励无奈的叹了声反问。

    “那就好,如果让我知道你串通外人来整我,你看我怎么报仇。”冯凌菲说了声。

    “你还真是跟你姐姐一个脾气。”

    “我又没接触过,怎么证明呢?”冯凌菲问了一声,然后低头吃东西,然后又悄悄地看了简行一眼。

    “简行。”

    简行总觉得这女人叫自己的时候像是叫一条狗,抬了抬眼。

    “那个……我今天吧,去你朋友说的那家店里吃东西了,那个……我遇上了傅缓。”

    简行没说话,只是刚想垂眸又直直的盯着对面。

    “没事,吃饭,吃饭。”冯凌菲看他表情不好不敢再往下说,只好拿起筷子来让他吃饭。

    简励却哭笑不得,这女人是来捣乱的吧?

    简行也不问她到底想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吃饭。

    晚上傅家没有送孩子回来,他在家也无聊便出门去跟王程锦他们约了运动,而缓缓那时候已经在哄两个小家伙睡觉了。

    哄孩子睡了以后她才回了自己房间去洗澡,然后想起冯凌菲说的那句——情人呢?

    情人?

    呵呵,简总看来最近生活的很好啊。

    本来女人的第六感就让缓缓感觉简行对这个女人跟对以前那些女人态度都不一样,现在……

    还记得冯凌菲上次在酒店的时候对着一个男人介绍简行说那是她新男友。

    洗完澡后自己坐在床沿开始发呆,空调忘了开,所以有些冷意,她拿了遥控器去开空调,又突然想起来他们刚婚礼那晚他拿着遥控器折腾了她一晚上的事情,那些往事还历历在目……

    而她是不是不用再考虑他了?

    不,他怎么可能喜欢上别的女人呢?

    而且还是这么快的时间。

    婓云给她发微信:在干吗?快告诉我要不要跟顾城和好?

    “你们俩什么时候吵架了?”缓缓问了声。

    “……还不是上次的事情嘛,他现在在外面不知道干嘛呢,我好担心。”婓云没想到缓缓竟然忘记了,她还是因为上次顾城把简行送到别的女人公寓去才生气的跟顾城吵架,到现在还没和好,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生气的时间太久了点。

    “简行没回家的那晚?”

    “嗯,我现在也好怕他会去别的女人家里过夜,缓缓,怎么办?我要不要打电话叫他回来?”

    缓缓把手插进头发里,突然觉得这还真是个难题。

    “打啊,干嘛不打。”缓缓发过去,这时候不敢有负面情绪。

    “那我打吧,虽然一个男人不可能很快时间的喜欢上一个女人,但是打一炮应该也用不了几分钟,不行,我要给他打电话。”婓云信息发出去后就立即去给顾城打电话去了。

    而缓缓却就此烦乱起来。

    所以情人的含义是什么?

    不就是轻轻松松搞一炮么?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跟别的女人或者男人搞暧昧。

    在婓云心慌的求顾城回家的时候她也要疯了。

    煮早饭的时候烫到手,上午对着空白的图纸发了一上午呆,中午完全不在状态的去副楼吃饭,坐下才发现自己打的饭都是一些重口味的,她现在根本不能吃。

    “要不你吃我这份吧。”刘颖看她心不在焉的就跟她换了菜。

    “重新去打一份吧。”缓缓知道刘颖也不喜欢吃那些,两个人相处久了,对彼此喜欢的食物跟不喜欢的食物都了如指掌。

    “没事,偶尔也换换口味挺好的。”

    “我从家里搬出来了。”缓缓突然说了一声。

    刘颖刚要吃东西然后又抬眼看她:啊?

    “待会儿陪我去超市买点东西?”缓缓低声问,商议的口气。

    “当然可以。”刘颖立即答应着,只是还没回过神,不知道缓缓为什么从傅家搬出来。

    “不过这件事我没告诉别人。”

    “我懂,会保密的。”

    刘颖立即闭了嘴。

    缓缓忍不住低笑了一声,吃过午饭刘颖去超市陪她买东西才发现她买的大都跟儿童有关的东西,还在商场定制了两把可以升高的儿童椅。

    又找人把家里的锁换成了指纹锁。

    刘颖站在门口跟她看着换锁的好奇的问了句:为什么要换成这种锁?

    “上次在海边的别墅遭遇小偷要进去偷盗,虽然最后被保镖发现了制止了一场损失,但是现在小偷这么猖狂,偶尔我会带简澈跟他弟弟来住,不想有意外。”

    “呃……”

    “换句话说就是密码锁太容易被人破解,这个既方便又安全些。”

    “对对对。”刘颖还是第一次见密码锁,但是她不是第一次见别人看她们的时候用那种奇特的目光。

    尤其是缓缓说道海边的别墅的时候,那在安装的时候眼睫就忍不住动了动,像是在猜测她的身份。

    未婚妈妈?

    豪门弃妇?

    或者是某个大亨包养的女人在外面养了两个私生子?

    后来刘颖也走了,她录入了指纹就去厨房准备晚饭,那俩小家伙被周晓静带去了,等下就得回来吃晚饭。

    周晓静跟孩子上完早教课就在游乐园里打发时间,看他们兄弟俩跟一个小女孩在一起玩忍不住笑了一声,心想你们这么小就会泡妞了吗?

    只是不多久,她想了想缓缓的话然后又拿出手机,简行的号码她是有的。

    简行正要去跟客户吃饭,接到电话的时候也有些意外。

    “妈!”简行知道周晓静其实是站在他们这边,所以接电话的时候也格外客套。

    “嗯,简行,我现在跟他们兄弟俩在游乐园呢,但是我这会儿临时有点事不能照顾他们了,你能来接他们一下吗?”

    “好,你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在中央商场的三楼,嗯,那好,缓缓已经煮好饭在家等他们呢,你来了之后赶紧带他们过去。”

    简行眉头微动,缓缓已经煮好饭在家等他们是什么意思?

    等他接到孩子上车,周晓静在车旁对他说:缓缓搬回公寓去了,给我打电话让我晚上送孩子回去吃饭,你千万别错过了饭点,小孩子吃饭不能太晚。

    周晓静低声叮嘱着,笑着摸了把外孙的脸蛋,小澈朝她笑着,似乎是明白外婆要让爸爸跟他们去见妈妈,还要一起吃饭。

    “好,今天辛苦您了。”简行低低的道谢。

    “快去吧。”

    周晓静小声答应着,看着他们父子三个走了以后才舒了一口气,心想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以前遇到事情简行总是很积极的去跟她女儿和好,这一次却没有。

    她心里其实明白两个人心里都有道坎,只是总不能因为这道坎让两个相爱的人一直分开着,所以她才灵机一动想出这个主意。

    简行载着孩子在回公寓的路上,他才知道原来她搬回公寓去了。

    缓缓将汤熬的差不多盛了一点尝了尝,感觉味道很鲜美,然后拿着手机拨通周晓静的豪门,一边等待着那边接电话一边往餐厅走去。

    那头许久没人接电话她疑惑的皱着眉准备再打,结果就听到门铃想起来,心想怪不得不接电话,原来是到了。

    “来了!”她放下手机快快乐乐的朝着门口走去。

    ------题外话------

    作者:简总您还需要敲门啊?

    简行:滚!

    作者:……没礼貌的家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