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35 连你都是我的,小懒猫
    ( )“你想都不要想,去找你的阿猫阿狗去。”

    “我长这么大只养过一个宠物,就是你这只白眼狼。”

    缓缓简直想一口血喷死他,白眼狼白眼狼……

    “白眼狼都是没心没肺的你知道吧?既然你叫我白眼狼那我干嘛还要听你的,我要睡觉了,你出去。”

    “这是我的房子我为什么要出去?”

    “你的房子?这房子的名字写的可是我傅缓。”

    “你的就是我的,这都不明白?”他说着上前,再她退无可退一屁股坐在床上的时候他已经弯腰,一双手抵在她的肩膀上与她齐眉的姿势直直的望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

    “你是越来越无赖了。”

    她看他一眼,却发现两个人的姿势这时候太暧昧,她想要换个姿势都不能,若是稍微一动大概他就会跟着,然后就是双双倒在床上了。

    可是现在她还能往哪儿躲?

    他邪魅的眼神望着她,勾唇浅笑:认栽了?

    只是低低的三个字却叫她的心动了一下,然后抬眼想要跟他对峙却被他突然的咬住了唇瓣,那稍微的疼痛叫她不得不闭上眼,当她以为他还会继续咬她,他却是突然温柔的松开,再轻轻地包裹住她的唇瓣吮着。

    暗夜无声,爱意悄然而至!

    清晨,她又梦到在爷爷的病床前,梦到爷爷交代她离婚,惊的她满头大汗嘴里含糊的声音仿佛是再说:不要,不要……

    他躺在她身边,被她的噩梦扰醒,看着她头上细碎的汗珠抬起上半身去轻轻地推她的肩膀:缓缓,缓缓……

    “不要,简行不要离开我!”

    她蹭的坐了起来,满眼无神的就那么愣愣的望着前方,呼吸许久才算平稳,简行坐起来在她身边将她轻轻拥着,他不是不知道她有负罪感,可是他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竟然还会梦到爷爷,他更想不到爷爷或许会成为她许久的噩梦。

    她的手紧紧地攀着他肩膀上,额头用力的抵着他的左肩闭着眼用力的安奈着心里的那份干裂的疼痛以及分外的不安。

    她的呼吸还有些断断续续,简行甚至都不需要再问她就可以猜测到她梦里梦到了什么。

    她从来光明磊落,哪里受过这般折磨?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豁的出去的人,可是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突然的离去,叫她再也没办法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她的心跳的很快,她低低的在他肩膀蹭了蹭,几次沉吟都没能安奈住心内的恐惧。

    她刚要松开他却是又把他抱的紧了一些,在这个秋末寒冷的早晨,好像温暖怎么都取不够。

    他轻抚着她的后背跟手臂,轻吻着她的额头,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昨晚他一直很平静,看到她终于愿意在他怀里睡着比任何物质上给与他的都叫他心动,他以为他们可以慢慢的将那件事放下,然后带着孩子好好地生活。

    他忘了,那个人是她的至亲,是影响了她二十多年的长辈。

    起床后她还是先去准备早饭,简行在给儿子穿衣服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疲倦,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做噩梦,却是第一次看到她吓成这幅样子,她心里应该是很难过,但是她却又极力的克制着那份难过。

    她在克制着一切不好的情绪,她在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在平稳从容的状态,可是她越是这么警醒着却越发的让他心疼。

    若是以前不了解她他也不会想这么多,可是现在……

    他烦乱的给弟弟穿着外套,小澈在旁边看着忍不住皱眉,当感觉一双小手打了自己的大手一下他才回过神,然后就发现给小儿子穿的衣服穿反了。

    弟弟完全不了解情况,只是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哥哥跟爸爸,然后衣服被脱下来重新穿的时候弟弟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但也无法只得叫爸爸又穿一遍。

    早饭后简行坚持要送她去上班她也没办法,送完儿子后车里只剩下两个人缓缓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对他说:你别紧张,没事的。

    “嗯!”

    他答应了一声没有说别的,但是缓缓觉得他那一声特别的压制。

    她抬眼去看他,当发现他的脸色有些暗沉不自觉的就靠在了他的肩膀,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起。

    到了她办公大楼后他把车子停下却没叫她下车。

    “我得上去了,等下还要去工厂一趟。”

    “一直梦到爷爷吗?”他突然抓住她的手,在她要走之前还是问了出来。

    缓缓只是迟迟的移不开眼,眼神里虽然是波澜不惊的但也的确是有些异样。

    “偶尔而已。”她低声说,然后微笑对他。

    “去上班吧,我下午来接你。”

    “嗯,下班后见,路上开车小心。”

    她下了车,他开车离去后她还站在原地,她在注视着车,车里的人却透过后视镜看了她好一会儿,最后扬长而去。

    很多时候,越是优柔寡断越是让对方煎熬。

    不要仗着对方爱你就在对方的伤口上撒盐。

    下午缓缓接到潘悦的电话,潘悦说很久就想跟她聊聊,所以也不管是几点就开始跟她聊,从傅国红跟她外公的死一直聊到这一天,缓缓听的很压抑,后来笑笑跟她提了一声:潘悦,好好在英国发展别再回来。

    后来她挂断了电话站在窗口看着外面,心想潘悦的意思是想回来吧,但是不可能了,她不会再让潘悦回来搅乱她的生活,她的生活说实在已经够乱了。

    她陪傅国安一起吃的午饭,傅国安也没再提让她跟简行离婚的事情,只是叫她照顾好自己,缓缓心里很欣慰,心想大概是母上大人在父亲大人枕边吹耳边风了吧,感动。

    快下班的时候简行给她打电话说十分钟后到她办公楼下面,缓缓便收拾东西下楼。

    刘颖的眼圈红红的,缓缓走之前只是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状态不太对:你没事吧?

    缓缓上前去站在她办公桌前低声问道。

    “没事!下班了呢!”

    “嗯,我正要下去,一起?”

    “不了,我看完这份资料再走。”刘颖笑着跟她说道,很是没脾气好说话。

    缓缓点点头先走了,心想刘颖大概是有不能说的事情,她向来不喜欢勉强别人所以就去等简行了。

    不到十分钟,她刚到楼下他的车子就开了过来,缓缓背着包上了车,车子离开。

    刘颖却在办公室待到晚上八点多,直到听到电梯处传来的声音她才从电脑屏幕上把视线移开。

    董明从里面出来,她就那么侧着脸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却没说话,董明却是悠然的到了她身边:我猜想你是工作没完成所以过来接你,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别的同事,我过来应该没问题吧?

    刘颖没说话,只是开始关电脑,顺便收拾桌面。

    董明在旁边看着也不催她,发现她眼圈有些红不自觉的低了低眸。

    “朋友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们是不了解你而已。”

    他中午带她去跟朋友吃饭,结果他的朋友就把她狠批了一顿,大致就是说她是个不顾家的女人吧,所以她下午的确委屈了一下午。

    当然她也不是因为他的朋友言语上损她而不高兴,她难受是因为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那么不称职的妻子,更不知道在自己丈夫的朋友面前那么没水准,而对丈夫,她表示失望。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这方面的交流,他们一直在努力的为那个家庭付出劳动,哪怕是出现了第三者她也没往那方面想过,可是现在……

    “我自己有开车来,就不坐你的车回去了。”

    她锁好所有的柜子然后起身背着包先走在了前面。

    他不说话,只是跟着她身后走。

    “以后我们不去跟那些人吃饭了好吗?你若是还不高兴,我回头就叫他们去家里给你赔礼道歉……”

    “没必要!”

    电梯里她转眼望着董明打断了董明的说话,董明也疑惑的望着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再跟她说什么。

    两个人的关系好不容易好了一点,本来以为兄弟们一起吃顿饭他们俩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也就都结束了,他们就可以愉快的开始,可是现在他却后悔今天带她去吃饭那件事。

    晚上简行跟缓缓也是在外面吃饭,却恰好遇上从美国追冯凌菲到中国的男人,缓缓好奇的看着他们,然后适时地打破了沉默:认识?

    “这位应该就是简太太吧?”男人先开口打招呼。

    “这位是?”缓缓好奇的打量着他。

    “王洛阳,久仰简太太大名。”

    “你好。”缓缓眉眼稍动,客套的在王洛阳伸出的友好的手轻轻一碰即离。

    “不知道方不方便一起吃个饭?我明天就回美国了。”

    王洛阳看着缓缓又看向简行,简行突然笑了笑,然后先坐在椅子里。

    王洛阳得到默许就在边上拉开椅子坐下,缓缓好奇的看着他们俩,猜测不透这俩人的关系,看上去好像不是朋友,但是又不像是敌人。

    还有这个男人的身影,竟然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是在哪儿见过。

    “凌菲在这边就麻烦你们夫妻多照顾了。”王洛阳开门见山,但是他一说冯凌菲缓缓脑子里立即映出那天来。

    冯凌菲搂着简行说简行是她男友那天。

    简行抬了抬眼看着王洛阳:你就这么放心把她留在这边?

    “她现在既然不愿意离开我也不能强迫,只是在这里总好过在别处我更不会放心。”王洛阳像是个很稳重的人,很有气度。

    简行转头看了眼别处,缓缓也不说话,因为她还没搞明白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首先她绝对肯定冯凌菲不是简行的情人,其次这个男人跟冯凌菲的感情应该很深,再就是简行跟这个男人还有冯凌菲之间,绝对有个小隐晦。

    “不会简太太还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吧?”

    王洛阳发现缓缓的表情里带有疑惑就试探着问了一声,缓缓的背稍微挺直,越发郁闷了。

    简行转头看了缓缓一眼,然后突然低笑了一声:她的确不知道。

    “所以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

    “冯凌菲是我小姨妈,她自小被我外婆在国外带大所以城里甚至很少有人知道我妈还有这么个妹妹。”

    缓缓……

    “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的关系?”简行抬眼看着王洛阳。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交往这么多年她的事情我自然是都听她说过一些。”

    简行测到是这样,只是心想冯凌菲你把家底都透给人家了这会儿又在c城折腾个什么劲?

    然后他们夫妻才知道人家竟然是青梅竹马,然后心里竟然有点小别扭,他们竟然在一个城里长大却也不是青梅竹马,心内一时波动的厉害。

    缓缓回去的时候才问他:也就是说你小姨妈逼婚不成所以才选择回到国内?

    “应该是吧。”

    “王洛阳是不婚主义者?”

    “应该。”

    简行颇为头疼,不爱管别人的闲事,可是现在他老婆好像很感兴趣,完全把他抛到后面了。

    “唉,换成以前我可能也算不婚主义者,但是后来结婚了发现也很好啊,我觉得王洛阳需要逼自己一下,你说呢?”

    “是吗?你什么时候是不婚主义者我怎么不知道?”

    缓缓……

    他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那幽深的眸光让她毫无防备,直接穿透了她的心房。

    “那个,好好开车。”

    她突然指了指前方,然后无比端正的坐在椅子里再也不说话,连气息都忍着。

    “我看我们之间需要沟通的事情还真是不少。”

    他说了一句,开车开得倒是很稳当,却是把她的小心脏给吓的一荡一荡的。

    今天小家伙在简宅陪着简励,他们俩在公寓里呆着,洗完澡简行靠在浴室门口悠悠的眼神看着她,缓缓擦着头发的动作立即停下,两手握着毛巾在胸口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分明嗓子眼里咔着很多话却不知道该先说哪一句。

    “所以你以前并不想结婚?”

    “这种事情当然是随缘啦,而且那时候还小,我不会有结婚的念头也正常吧?”

    “至少没有跟别人结婚的念头。”他颇为欣慰的靠在门口喃喃自语。

    “嗯?”

    缓缓好奇的看向他,根本没听到他低喃的一声。

    “没什么,很好!”

    他的话题一下子扯的太远,简直像是一阵风挂的让人毫无防备浑身一冷。

    什么叫很好?

    她可不会以为他那是在夸赞她,直到身体突然腾空,他轻易地将她横抱起来往床边走去,她条件反射的抬眼凝视着他,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个不停。

    “你为什么不说冯凌菲是你小姨妈?”

    缓缓想起来,这位小姨妈可真的是好几次把她逼的差点跳脚。

    “有什么好说的?她很快就会离开。”

    他一边将她的睡裙撸到腰上一边低声说着,唇瓣一点点的亲吻着她敏感的肌肤。

    “很快就会离开?”

    “她放不下王洛阳,就像是我放不开你。”

    他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很认真的在一点点亲吻她身上,可是那话却不经意的划过她的心口,叫她心神荡漾。

    他放不开她这句话算不算是表白?

    但是为何,她心内隐隐作痛?

    哪怕知道是错的可是他就是放不开,他抱着她紧紧地将她锁在身下一要再要。

    之后缓缓被他逗的笑了好一阵,趴在他胸膛好奇的问他:那小姨妈为什么要跟我说那些话?

    “具体说了什么虽然我不清楚,但是我猜测那都是在试探你,估计是看她外甥太可怜。”

    缓缓抬眼看他,心想你还可怜?

    真正可怜的人从来没喊过一声可怜好伐?

    “所以现在知道事实的你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其实我一开始就觉得很奇怪,她不爱吃甜品,那天她去袁欣的店里吃甜品虽然表现的好像很喜欢但是我还是从她弯着的唇角看出她其实并不喜欢吃甜品,恰好你也不喜欢,她还跟你一样不喜欢吃辣。”

    “这也是从跟她为数不多的吃饭发现?”

    “嗯!”

    她继续在他身上,手指在他胸膛轻轻乱点。

    “观察能力不错,还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了,我当时就想,这样的女人,若不是你的亲戚只是你的旧友,那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就算你不提,王程锦跟顾城也不可能不提一个字。”

    他突然笑了声,性感的手指轻抚着她的三千烦恼丝温柔的望着。

    “嗯,程锦还可能替我守口如瓶,顾城那小子的确是多少年如一日的把你当自己人。”

    “真的?”

    “嗯,他虽然嘴上说的不待见你,但是他早在你跟我领证的时候就把你是我的妻昭告天下。”

    缓缓竟突然有点感激那家伙了。

    “不过他说那不是维护你,只是想看看到底还有多少女人会留在我身边。”

    “然后呢?”

    “然后跟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直到你回来后。”

    缓缓抬起明眸望着他:你到底招惹了多少烂桃花?

    “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谁,除了你。”

    缓缓笑,在他的唇上落下轻快的一吻。

    她的唇瓣刚离开他捏着她头发把玩的手就压住她的后脑勺然后又将她的唇瓣送到自己的唇上,主动的吻着她,在她来不及防备的时候搂着她一个翻身,在她眩晕的时候又展开一场床上的爱恋。

    这夜虽然很凉,但是被窝里很暖。

    当她趴在他怀里均匀的呼吸,他却在半夜里又去到书房里工作。

    本来下午工作没完成,但是想到承诺她晚上要接她下班便没有任何迟疑的将工作推到了现在。

    想起她被噩梦惊醒,除了疼她之外他竟然也有些力不从心。

    所以现在他背着光在书房的办公桌后面坐着,外面是大片的昏暗,他披着外套在灯下埋头苦干。

    早上他很早就起床去准备早饭了,缓缓起床后用手当梳子抓着头发下了楼到了厨房里找他,看他穿戴整齐在准备早饭就走上前去从他身后将他轻轻地抱住:早!

    “不再睡一会儿了?”

    “不了,浑身无力,但是一点都不困了。”

    她嘟囔着,一双细长的手臂抱着他健壮的腰上,脸贴着他挺直的脊背靠着,眯着眼继续沉迷他身上的温暖。

    她看不见的他的脸上极其隐晦的笑容,他转了身,两只手臂抬起将她轻轻地拥着,手虽然没有去抱她但是感觉也很好。

    缓缓趴在他怀里不愿意动,所以他无奈的叹了声,轻吻着她额间的碎发一会儿又柔声说:我抱你上去梳洗吗?

    “嗯!”

    她在他怀里轻轻地蹭,蹭的他的心痒的厉害。

    所以擦了手后他挺直着后背将她稳稳地抱在怀里朝着外面走去,缓缓在他怀里眯着眼,真像是一只被宠坏的小懒猫。

    简行看她那么累都有些自责昨天晚上要的狠了点,可是他实在是受不住她的手在他身上乱点火,她昨晚又出奇的温柔。

    上午缓缓到了办公室发现刘颖没在,转眼看向办公区的同事:颖姐呢?

    “哦,颖姐请了两个小时的假,但是工作已经都跟我交代好了。”陈秘书刚从外面拿着一份报表回来,跟她汇报道。

    缓缓眼神内有些疑惑,但是还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陈秘书从桌上拿了刘颖交代给他的资料跟去了办公室。

    缓缓看到陈秘书进来才突然想起什么,但是最后也没问他。

    在她看来陈秘书若是将她的事情报告给她父亲其实也没什么,她也没做什么需要防备父亲的事情,只是她有点不太喜欢这样。

    陈秘书被她看的一阵紧张,然后还是笑着对她低声打招呼:傅总,我现在可以汇报工作了吗?

    “哦,可以!”

    她回过神,然后认真的倾听他的话。

    刘颖果然请了两个小时的假,很准时的回来,那时候缓缓已经在会议室里开会,同事小声问她:颖姐你还好吧?怎么眼圈红红的?

    刘颖抬了抬眼看向同事,然后低头拢了拢自己的长发到耳后,低声道:哦,有点着凉。

    同事以为她真的是着凉感冒,毕竟刘颖在这里一向也是个没有多少情绪的人,除了着凉别人也想不到什么了。

    中午婓云请傅缓去袁欣店里吃东西,当两个人听说冯凌菲其实是简行的小姨妈均是不可置信的模样。

    “所以其实根本不是情人?”

    婓云张着嘴不敢置信的望着缓缓等她回答,缓缓耸肩笑了声然后低头吃面。

    “你还记得上次她来店里吃饭跟你说的话吗?她自己亲口说是情人。”袁欣也不能信啊,想起冯凌菲的表现,任谁也觉得那关系暧昧啊。

    “按照简行的说法她是看不下去简行被我抛弃所以才会故意说那些话替他出气。”

    “这样?”袁欣还是皱着眉头,好久都缓不过神来。

    “天啊,天下竟然有如此心机重的女人,害我这段时间还一直在愧疚。”婓云嘟囔着,然后愤愤不平的拿着叉子戳着盘子里。

    “那么,你跟简总……和好了?”袁欣想起更重要的问题,试探着问出来。

    “唉,是吧。”她无奈的笑了声,她一直不想承认他们有吵过架什么的,但是想起那天晚上他们的确是吵的很厉害所以这会儿也不能否认了。

    “那……你们还会分开吗?就是爷爷那个……”婓云说着说着突然咬住自己的唇瓣不敢再问下去。

    “谁知道呢,快吃饭吧,吃完饭回去睡个午觉。”缓缓笑着说,然后低头吃面。

    袁欣的厨师还不错,三个人很快的吃完饭,婓云拉着缓缓说:楼上不是有休息室嘛,我们去楼上睡吧,万一睡不着还可以再聊会儿不是?

    但是她不说那个休息室还好,一说那个其他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

    缓缓抬眼看着袁欣,袁欣的眉眼动了动,然后尴尬的扯了扯嗓子:呵呵。

    “呵呵!”缓缓也呵呵,然后背着包站了起来。

    “呵呵?什么?”婓云不懂,好奇的小声问。

    “你问袁欣啊,我有点累就先回去了。”缓缓又看了袁欣一眼,顺便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

    婓云转身看着袁欣,一双大眼睛朝着袁欣忽闪忽闪的。

    “呵呵,那个……你去睡吧,我不困,再沙发里坐回儿就行了。”袁欣低声说道。

    “啊?那我还是也回家吧,反正下午我也不去上班,索性睡到天黑等顾城回家。”

    心想你们俩都不去,那我自己有什么意思?

    婓云走后袁欣给王程锦发信息:原来那是简总的小姨。

    王程锦正在跟客户吃饭,看到老婆的信息立即回了过去:嗯。

    对于他镇定的表现袁欣有些不理解,然后连续发了好几个问号过去,王程锦才耐着性子回复:我知道。

    袁欣……

    她怎么就忘了她老公是多么的心细如针,怎么可能这么久还没发现冯凌菲跟简行的关系。

    “简行的母亲也姓冯。”

    袁欣……

    原来漏洞在这儿,只是她们这些不了解简行的人才会以为那是简行的暧昧对象,却忘了简行什么时候喜欢跟女人玩暧昧了?每次都是女人主动找他,然后他避之不及。

    “那你现在在干么?”袁欣又发了一条。

    “应酬,跟一群老男人吃饭。”

    “……那我不打扰你了,晚上见。”

    “嗯!”

    袁欣正发着信息呢,服务员从楼上抱着她女儿下来:欣姐,小诺醒了。

    “哦!”袁欣立即收起手机然后去接自己的女儿,顺便交代服务员去后厨交代帮忙准备女儿的午餐。

    小诺到妈妈的怀里还在揉眼睛,刚睡醒的小诺公主萌萌哒。

    袁欣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更是软软的:我们小诺饿了没?

    “嗯,妈妈,饿!”

    袁欣摸着女儿软软的头发抱着她往后厨走去。

    缓缓回到办公室后在沙发里一趟就睡着了,这两天夜生活过的太好,所以身体有点承受不住的样子。

    简行在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傅国安,傅国安知道他又跟缓缓住在一起便问了他一句:缓缓有没有跟你说我的提议?

    “您说的是分开三年那一件?”

    傅国安听到这个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怕的是他女儿对这个男人说不出这话,但是看简行的表情他却又不由自主的皱起眉:“所以你不打算考虑?”

    “如果我们从未分开过,或许我会考虑,可是您知道,我们俩在一起这几年分开多过在一起,所以我不是没有考虑,只是不会赞同。”

    “就当让你爷爷入土为安这样的理由你都放不开她这么三年而已?”

    “三年?我二十出头你们就把她许给我,我二十七岁她才做了我太太,这中间我们分分合合多少回您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今我已经三十多岁,您还要叫我跟她分开,难道在您心里,两个相爱的人只要到了年老色衰一起看夕阳就足够?”

    “什么意思?”

    “哪怕是纠缠致死,绝不分离,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

    傅国安没想到简行这样执拗,竟然还拿死来作为要挟。

    简行则比较坦率:我知道您在想什么,我也可以理解,但是我也请求您多为我们想想,至少多为缓缓想想。

    “简行,你当真以为我这么无情?连自己女儿的幸福也不顾?”

    “当然不是,您若是什么也不顾,我们现在不可能在一起。”

    “那你还这么苦苦相逼?”

    “您清楚我并没有逼您,从头到尾我都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那你告诉我,在你心里,你是不是认为你爷爷的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自责过?”

    “是!”

    傅国安挺直了后背,稍稍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一些的女婿,这一刻他竟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然而简行的话却那么明快。

    简行的眼神更是锋利,敏锐,傅国安不敢置信的望着他,震惊。

    “我想爷爷肯定是恨我的,他把所有的怨气都推到我身上我也理解,但是我不认为那是我的错,如果傅国红在监狱里乖乖服刑又如何会因为斗殴而死?说到底是她自己作死了自己,爷爷受不了她死的消息而死您也一定要怪在我身上?”

    “你竟然这么冷漠?”傅国安的声音也有些苍白了,他没想到简行会这么分析,把事情分析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冷漠?还是您太优柔寡断?”

    傅国安的心口又是一顿,简行却已经低了头:我还有事先失陪。

    简行往前走了两步想了想又转了头凝视着正在望着他的男人:爸,如果您真的疼缓缓,那么以后有什么话都直接来找我说吧,她竟然做噩梦,如果我没猜错是梦到爷爷。

    傅国安的心又是一阵钝痛却没能再说出话,而简行那话说完后也没再停留的离开。

    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保护过自己的女儿。

    不知道为何,那个冷漠的男人,好像全心全意都在为他女儿。

    他还记得以前那个经常在娱乐头条传绯闻的男孩子,如今竟然已经挺拔的能够替他守护他的女儿。

    缓缓从来没有提过,从来没有跟他这个当父亲的提过她经常梦到爷爷。

    他突然记起来,周晓静对他说过的那些话,周晓静说他们的女儿很细心,又很忍耐,总是把所有的苦都往肚子里咽。

    若不是这个曾经的男孩子睡在自己的女儿身边,恐怕现在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女儿会经常夜里做噩梦吧?

    他就那么木呐的站在那里,在简行离开后许久,直到不远处包间里的门被打开,有人冲着他招手叫他他才回过神又走了回去。

    缓缓又怎么知道这天中午傅国安跟简行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下午刘颖才跟她说起自己跟董明的事情,缓缓认真的听了半晌然后说起顾城跟王程锦他们,比起他们,董明那些朋友简直是口下留德了。

    其实当男人的朋友肯替你男人数落你,不见的就是挑拨你们夫妻关系,或者真的不看好你,只是想提醒,只是善意的希望你能发现你的缺点,希望你们夫妻感情能很好很好。

    刘颖却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朋友我还是多少了解的,若是真像是你说的那种倒是也好了,唉。

    “董明昨天晚上来接我了,还跟我长谈了一番,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这么主动的跟我畅谈,并且还是以开导我的理由。”刘颖笑的有些无力。

    “所以过去这么久,你有做好准备跟他和好吗?”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即便我们俩之间不会再和好,但是在外人面前我们依旧会是很好的夫妻,尤其是在儿子面前。”

    缓缓点头,她记得刘颖说过的话。

    “我现在其实还是哪种心理,只是他最近逼的有些紧,让我有点无所适从。”

    “会不会有点像是恋爱时候的感觉?”

    刘颖……

    从来没人跟她说过,那种感觉竟然跟恋爱有关系。

    就好像是那个男人在逼着你跟他交往,知道你不想答应所以就死缠烂打的跟着你不断的用眼神提醒你。

    刘颖心口一紧。

    “如果你心里还爱他,就试一试吧,人生短短几十年,你又何必一直这么为难自己?若是真的合不来了不如就趁早结束这段婚姻,你们还是孩子的好父母,但是也不要拿孩子当借口来把自己的一生都搭进去,不然将来孩子知道了也会生气,孩子也不会希望自己的父母因为自己而得不到幸福。”

    刘颖竟然发现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女孩子,竟然还可以开导自己。

    缓缓很少说这种话,因为她不觉的自己认为的就是对的,但是看刘颖这两天总是眼眶通红她实在是有点心疼了。

    “傅缓……”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是比较要好的那种拍档,我们彼此吐露心事了不是吗?按照小孩子的逻辑,两个人互相交过心就该是很好的朋友,闺蜜之类的了。”

    刘颖突然笑出来,本来还不敢高攀,但是缓缓这样放低身价她可不想让缓缓以为她是个上不了台面不敢交朋友的人。

    “当然,我很高兴能成为你最亲密的伙伴。”刘颖挺直了后背,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笑过后不自觉的轻轻地拥抱。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跟简行怎么样了?你还想着跟他分开吗?”

    “好像主动权没在我这里。”

    缓缓笑着,声音很低。

    “我明白了。”刘颖看着她有些无可奈何的眼神回了一声。

    高挺的男人阻止了陈秘书的帮忙自己站在门外却一直没敲门,只是垂着的眸光里略显敏锐。

    刘颖起身离开,一打开门视线就被一道高挺的身影给挡住。

    ------题外话------

    作者:今天本少女被简总感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