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42 老公就是用来欺负的(1)
    ( )缓缓说的好听,晚上却还是跟同事玩到十点。

    简行本以为她知道自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却忘了自己现在是个残废跑不过她。

    所以十点多她到家的时候他还在生闷气,缓缓有些疲倦的一下子坐在沙发里,简行更是皱起眉头:你坐下的时候就不能慢点?

    缓缓觉得他们夫妻好像在一起太久了,然后到了彼此看着对方心烦的时候,要是以前他大概会哄着她让她慢点坐下。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没事,女儿好着呢。

    “你玩到这么晚才回家她能好着?”

    “哦,对,她说她困了,我带她去睡觉。”

    简行……

    “傅缓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简行真有点生气。

    “我不敢。”

    缓缓刚走两步又绕回他身后,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肩膀上对他小声说了句。

    听着她上楼时候欢快的脚步声简行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显然是对她有些头疼。

    她好心情的去看过睡着的两个小家伙后就回了自己房间去洗澡,顺便还帮简行放了洗澡水。

    简行有种被无视的感觉,尽管她帮他放洗澡水,帮他拿睡衣,但是总觉得她好像很不待见自己。

    缓缓的脾气看上去很好,但是她这时候应该是不会给他真的好果子吃。

    也可以说现在的傅缓看上去是个好果子,实际上是有毒的。

    简行洗完澡出来看着在床上翻书的女人突然站在房间中央没再往前走。

    缓缓抬眼看他:还不睡觉?

    “头发还没干。”

    “那还不去吹干?”

    只是晚上关了灯,她转个身然后就钻到他怀里,还低声嘟囔:借你胸膛用一下。

    可是她借的何止是胸膛,他恨不得把子子孙孙都塞给她。

    早上缓缓不想起床,家里佣人都回来了她也有了偷懒的借口,就放松的睡到八点多。

    她抬手想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听到一个低哑的声音:现在八点半。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转头就看到旁边躺着的那个男人,他正悠悠的看着她。

    “你声音怎么了?”她的声音也因为刚睡醒有点不好,但是她觉得他的更差。

    “你说呢?”

    大早上的还能怎么?

    缓缓不明所以,皱着眉看他,然后默默地往他胸膛,再往下看过去。

    哦,她忘了他们已经很久不做,估计他是憋坏了。

    “呵呵,你可真可怜。”

    “你不想帮帮我?”

    “我爱莫能助啊。”

    缓缓坐了起来,想要下床。

    手却被拉住,她被扯到他胸膛上压着:谁说爱莫能助,你忘了多少次你在我身上快乐的哭出来?

    ……

    缓缓用力眨了眨眼,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你想表达什么?

    “虽然我很不喜欢你强势,但是偶尔的女权主义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的腿虽然不方便,但是他的手方便啊,三下五除二的将她拖到身上,然后就开始拉她的睡裙。

    “简行……”

    “嗯?”

    “我现在怀着身孕呢。”

    “我知道,但是已经过了三个月,并且你在上,所有的力道跟深浅都有你来把握,我相信你不会伤到我们女儿,而且适当的床上运动有利于我们女儿的健康。”

    靠。

    为什么她一个字都不信?

    为什么他这么能扯?

    缓缓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自己的老公,呵呵呵,她什么时候找了个这么会说的老公?

    他不当演说家真的是浪费了。

    “帮我把裤子脱了。”

    “不管。”

    “嗯!”

    不管就不管,简行非常好脾气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总之这个早上,她真正的见识了简总的腰力。

    后来她吃过午饭才去上班,至于原因吗,当然是跟她老公有关。

    晚上刘颖告诉她高森过来了,问她要不要见,她只撇下两个字:不见。

    她去了袁欣的店里,店里初八开业,她跟婓云还有几个朋友一起过来给她祝贺。

    现在缓缓怀孕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所以婓云大胆的站在椅子上宣布:你们可听好了,我接下来要宣布的消息呢,非常重要。

    “你小心点,你现在自己挺着肚子呢。”缓缓担忧的抬手扶她。

    “没事没事,本少奶奶心里有数,别打扰我宣布事情。”

    缓缓……

    “简太太怀孕了!简太太你们都知道吧?就是你们眼前的傅小姐,她怀了第三胎,并且还是简总一直想要的公主殿下。”

    不知情的女人都惊喜的看向缓缓道贺,缓缓也配合着感谢。

    “你也太夸张了,你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袁欣抚着她从椅子上下来,心惊。

    “我这算什么?你忘了简总宣布这件事的时候?我这跟他那根本就不能比好吗?他营造的要把我们吓死的气氛你忘了?”

    连雪月好奇的看向缓缓:我还不知道你老公这么可爱。

    可爱?

    缓缓想起今早上被他摁着屁股做了半天,他那叫可爱?

    他分明是个恶棍。

    “当时你有事走了不知道婓云有多配合,把我原本准备好的台词都给吓的忘记了。”袁欣笑着说起来,她还记得当时婓云那夸张的表情,仿佛自己真的听到一个天大的奇谈。

    缓缓看向婓云,婓云笑笑:嘿嘿,我是觉得不配合的话他肯定会伤心嘛,而且他要是知道我跟袁欣早就知道还不得伤心死啊?指不定又要用什么损招对付你呢。

    “是你们俩没告诉他,为什么他要对付我?”

    “借题发挥嘛,你老公向来都爱用那一招不是?”

    缓缓……

    “对啊,他才不会跟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生气,还不都是用生气的幌子跟你打情骂俏?”袁欣说。

    “人家夫妻何止打情骂俏啊,人家分明就是为了做床上运动。”

    连雪月还是第一次知道她们三个在一起聊天这么嗨,一下子竟然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你可别听云云瞎说,她平时就爱开这样的玩笑。”缓缓转头对连雪月低声说道。

    “我就是想要加入你们,上次我提你不同意,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你不会还那么吝啬吧?”

    缓缓……

    “你早就加入我们了。”婓云没心没肺的说。

    “是啊,若不是因为你,我这店也不能这么快的被那么多人知道,也不能那么火,你说这话可说见外了。”

    “真的吗?我已经是自己人了?”连雪月看看袁欣又看看婓云,最后还是看着缓缓。

    缓缓耸肩:这话可是她们说的,我可没说过啊。

    连雪月笑:那我就当你是默认答应了。

    算不算朋友她不知道,但是缓缓觉得她们之间这段时间互相帮助的确挺多的。

    或许有种关系早被默认,缓缓没再说别的,只是看了看时间:我得回去了,你们继续聊吧。

    “你就这么怕他生气?”婓云问,心想你傅缓不是天不怕地不怕?

    “我不是怕他生气,而是我们分开这么久好不容易他回来了,我心里根本一刻都不想离开他。”

    这是她内心的想法,她当然不会告诉简行,但是她可以告诉朋友。

    婓云鄙视她,连雪月也无奈的摇头,心想看人家夫妻多么甜蜜?

    “她在她老公面前可不是这样的啊,你别被她的话蒙骗了,他们俩正闹别扭呢,哈哈。”婓云在缓缓走后抓着桌沿对斜对面的女人说。

    连雪月……

    “你啊,就是口无遮拦,你怎么知道他们现在还在闹别扭?简总都知道缓缓怀孕了,他还舍得跟她闹别扭?”袁欣反问婓云。

    “他们夫妻感情真的那么好吗?”虽然连雪月见过,但是她还是想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一些。

    “当然了,他们俩是彼此的初恋,经过那么多是是非非,感情一年更比一年深了。”

    袁欣说着,其实袁欣怕有女人太关心简行跟缓缓的感情,袁欣亲眼目睹过缓缓跟简行因为姜爱除了那么多事,现在又作为朋友,她特别想缓缓过的比任何人都幸福。

    “嗯,倒也是,经历过那么多,应该是很好的。”连雪月的声音低了,她还在笑着,眼神里,像是在想些什么。

    “你跟你老公呢?你们感情应该也很好吧,听说他车祸后一直都是你在替他打理一些事物,并且将他照料的很好。”袁欣转移了话题。

    “我们啊,他车祸后性情有些转变,一度提出跟我离婚,不过现在好些了。”连雪月想了想,自己这些年厚着脸皮在他身边,不知道还能不能唤回他的心。

    “我见过你老公,前几年在报纸上,他出车祸前,反正感觉很帅。”婓云声音压低了些,说完又傻笑起来。

    她对帅哥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

    “他前些年上报还比较多,那时候媒体也爱跟他,现在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恐怕整个城市都要将他遗忘了。”连雪月无力地摇了摇头。

    “那他还能站起来么?”婓云又好奇的问了一句,不过表情也不再那么戏弄。

    “医生说很渺茫,不过举了很多奇迹例子给我听,让我不要放弃。”

    “医生真是害人不浅。”婓云忍不住撇了撇嘴,医生总爱把病人家属吓的半死。

    “唉,其实他就算不好,我这辈子也不会跟他离婚的。”连雪月说着也低头看了眼手表:的确不早了,晚点我还要帮我老公按摩,先走一步。

    婓云竟然忍不住多想了,因为按摩那俩字。

    袁欣送走连雪月后婓云趴在旁边问袁欣:你说她老公还行不行?

    “嗯?”

    “我说第三条腿啊。”

    “这……我怎么知道?”袁欣相当尴尬。

    “我觉得有这么个绝美人气在,不行也会变成行的吧?”

    袁欣被婓云的思路给搞的有点懵,无奈的笑笑,心想你这个孕妈能不能单纯点?也不怕教坏了孩子。

    她们俩刚坐了一会儿,王程锦跟顾城就一起来了,顾城来接婓云,王程锦自然也是来接自己的老婆孩子。

    袁欣低声说:小枫跟小诺已经在楼上睡了。

    “嗯,那我们今晚在这里睡还是回去?”王程锦点点头问了声。

    “那在这里你要睡沙发了。”袁欣抬了抬眼,多少有点尴尬。

    “那还是回家吧。”王程锦苦笑了一声。

    婓云跟顾城站在旁边看了会儿,然后鄙视的眼神对着王程锦:喂喂喂,你们俩当我们俩不存在呢?

    王程锦抬了抬眼:你们先走吧,我们还得上去带孩子。

    “切,好像我们没孩子一样,看到没?不仅家里有一个,这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顾城轻轻地拍了拍婓云的肚子,那骄傲的。

    婓云跟顾城离开,店里还有几位客人,所以袁欣去跟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然后抱着孩子先离开了。

    王程锦抱着小枫,她抱着女儿,回去的路上他们俩不怎么说话因为怕吵醒孩子,但是袁欣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

    曾经觉得他难以接近,而现在,竟然觉得他的肩膀这么坚厚,温暖。

    “你觉得连雪月会是可以教的朋友么?”袁欣问王程锦。

    “她跟你们几个在一起最大的目的应该是傅缓,她需要在c市立足,就得找几位在c市有名望的女企业家,当然,还有像是你跟婓云这样的少奶奶,你觉得她不可教?”

    “那倒是也没有,她帮我请了那么好的模特做广告呢,我只是觉得她的心藏得很深,不知道可不可以深交。”

    “嗯,那就浅交,反正总要有几个看上去不错的朋友,至于要好的朋友,有婓云跟傅缓也就足够了。”

    “是,人一生不用有很多要好的朋友,有那么一两个就足以。”

    最重要的是,袁欣对很多朋友不确信,但是对缓缓却非常确信,无论何时缓缓绝对不会背叛她,而且在她有苦恼的时候缓缓也会尽可能的帮助她,袁欣想这大概也是王程锦为什么要让她放下一些顾虑跟缓缓交往的原因吧。

    “记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把咱们家的事情透露给那个女人。”

    “嗯?”

    “连雪月要是被逼急了是个会走险招的女人。”

    他后来才得知连雪月曾经勾引简行,当然她也不是真的喜欢简行,她深爱着那位在轮椅上的男人,但是她会为了替她男人守住那份家业不惜牺牲自己,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他觉得还是要提醒自己老婆一两句。

    “明白。”袁欣一直不是不明白相处之道的人,但是她也觉得自己要学的还很多,比如偶尔被她老公点拨两句,她就觉得很受教。

    婓云跟顾城回到家后婓云突然说:老公你最近难受么?要不我也用手帮你按摩按摩?

    顾城望着婓云那十根手指头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你搞什么鬼?

    “什么搞什么鬼?人家这是在为你着想啊,人家怕你憋坏了嘛。”

    “你忘了你上次差点捏死我?”

    婓云……

    她上次真的是故意的,可是她没想到这么久了他还阴影着呢。

    上次两个人正在做的时候吵了一架,所以她手下一重,然后他就再也不让她的手碰他兄弟了。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我保证一定会很温柔。”

    “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来比较保险。”

    “顾城!”

    婓云生气了,在沙发里吼了他一声。

    “什么事?”

    楼上她婆婆出来站在楼梯口问了一声,还以为他们夫妻俩叫她呢。

    “哦,妈,没事,我跟城子说话呢,我们这就回房间了啊。”

    婓云立即把声音放柔了,说完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婓云觉得这梁子今晚是结下了,不高兴的回到房间就给缓缓发微信语音。

    “那禽兽欺负我!”

    缓缓已经洗完澡正在抱着牛奶喝呢,看到手机响了一声就拿起来点了下语音,然后发了个信息过去:谁敢欺负你?

    “就是顾城那个王八蛋,我好心好意的要给他按摩,他竟然不允,还说自己有手,你说他是不是嫌弃我的手了?是不是结婚久了他握着我的手就像是左手握右手了?”

    婓云要哭的腔,缓缓听着就觉得有意思,他们夫妻俩总是好有精力。

    “那你就别给他按了啊,你一个孕妇干嘛还照顾他?就让他自己按好了。”

    “哎呀,我说的不是那种按摩啦,是那种……”

    然后婓云就一直在说,缓缓一只手抱着杯子,一只手抱着手机认真的听着,完全没留意到自己身后占了个刚洗完澡的男人。

    “我还不是怕他憋坏了,他倒好,对我各种嫌弃,你说我要不要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就算了,你跟公婆住在一起还是少让长辈们担心的好,而且你舍得离家出走?”

    缓缓给她发信息。

    “那我怎么办?你说我再去哄哄他怎么样?他以前总说我的手好温柔摸的他要飘起来呢。”

    缓缓心想,姑奶奶这种话题你也要同我讲?

    听完后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听到旁边低沉的一声:你不仅会让我飘起来,还会让我有身寸的冲动。

    简行简单明了的表明了自己的老婆在某方面最厉害,缓缓正在琢磨他的话,但是后来一想不对啊,然后一扭头就看到他站在自己身后。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就在一开始。”

    缓缓……

    他的眼神幽暗深邃,就那么站在她的一肩之隔低低的望着她,轻易地洞察了她眼内的一切光景。

    她把手机收起,端着牛奶杯往旁边沙发那里走去。

    “你偷听我们聊天。”

    “准确的来说你明知道我在卧室还跟朋友聊这种话题应该是在勾引我吧?”

    缓缓提了一口气差点放不下来,抬眼怒视着坐在了床沿的男人,她觉得这个男人的脸皮现在真的厚的可以,明明是偷听的那个人,竟然还把自己搞的好像是受害者。

    “过来让我看看早上的伤消了没。”他低声命令了一句。

    缓缓想起早上他咬的她的胸口都肿了,脸在昏黄的灯光里悄然红透,硬着嘴说:早就好了。

    “那今晚可以再吃了。”

    “你在这样我就去小姨妈房间。”缓缓冲动的说。

    简行……

    好吧,无论怎样,先诱拐到床上再说,坚决不能让她去小姨妈房间里。

    真怕那女人给他老婆传输一些负能量的东西,想起她问他的话他就生气,这叫什么小姨妈?一点都不盼着自己外甥好啊。

    “过来我身边好么?我想跟你挨着近一点?”他又换了种方式。

    “你真是够了啊,该睡觉了。”

    缓缓直接去关掉了门口的开关,然后穿着性感的睡衣绕过他身边到自己那边坐下,把手机放到床头柜后躺下睡觉。

    简行扭头看床上,然后也爬了上去,轻轻地压着她背后的被子将被子连同她一起抱住:这两天晚上一直在陪别人吃饭,明天晚上可以陪我吃饭了吗?

    “我们之间差这几顿饭的功夫?”缓缓低声问,习惯了他抱着,并不挣扎。

    “差。”简总很认真的答了一个字。

    尤其是他回来这段时间他们还没好好地交过心,今天早上也刚刚问候过彼此的身体而已,所以简行特别不想她晚上回来的晚。

    “那也没办法,明天晚上还有个饭局呢。”

    “你就不能以你老公受伤需要照顾为由拒绝?”

    “可是大家都知道我们家那么多佣人,你又不是非我不可。”

    “我就是非你不可。”

    缓缓……

    他抱着她又用力了几分,声音却柔了一些。

    有点像是……

    撒娇?

    不,应该是在委屈。

    “缓缓,明天晚上在家陪我吃饭。”他又说了一遍。

    “那我考虑考虑吧。”

    “老婆,我真的很需要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缓缓闹不过他,转头想去看他的脸,却没料到他刚好要去吻她,于是两个人的唇瓣就这么悄然相撞了。

    “你知道什么?”

    “明天晚上陪你在家吃饭嘛。”缓缓重复。

    他又轻轻的吻她一下:乖!

    缓缓……

    这天晚上他贴着她身后蹭了好一会儿,一双手更是在她身上不安分了好久,但是最后也没能进去问候。

    不是因为他的腿上有伤,只是因为她现在怀着女儿,他真的是万分的珍惜,万分的谨慎,生怕自己伤着女儿了。

    有儿子的时候他还真的是大胆一些,现在这个女儿来的这么是时候,叫他一点闪失也不敢有。

    早上的天空很美,缓缓醒来后就在窗口站着伸了个腰,她的腰还是很细,都三个多月仍然看不出怀孕的迹象,她的身心也很舒畅,感觉真的春天来了。

    早饭的时候简励问她:最近都很忙?

    “不了,这两天有点累了,今天晚上不会再去应酬。”

    “嗯,那就好,你现在怀着身孕可不能太拼了,虽说赚钱很重要,但是咱们也不差这么一段时间。”简励继续叮嘱。

    “我知道了。”缓缓柔声答应着,对简励这样的公公,她除了孝顺真的想不出别的事情来做。

    “妈妈再见!”

    两个儿子一起去上早教课,缓缓在门口送走他们后就转身回了家,看到简行正在打电话,并且表情不是很好就没急着离开。

    待到他通完电话后他才注意到她在他身边,太晚望着她略微担忧的眼神:你怎么还没走?

    “我包在楼上,你没事吧?”

    缓缓低低的说了一声,然后又担忧的问道。

    “没事,公司出了点事。”

    “那现在怎么办?”

    缓缓想了想又问道,声音始终不高。

    “没什么,老胡会解决。”

    缓缓点点头没再多问,但是看到他的表情总觉得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从家里出来她才给丛秘书打电话,但是丛秘书说发生了个小意外,胡总监已经在处理让她不要担心。

    缓缓有些不放心,但是也没想到简行早就对丛秘书封了口不让她跟缓缓说。

    到了公司后刘颖跟缓缓说:高森在你办公室等你。

    “不是说了不见了吗?你怎么让他到我办公室去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脾气,我哪儿管得住?”刘颖低低的埋怨了一声。

    缓缓无奈的叹气:那我先不回办公室了,正好有点别的事情。

    “那现在?”

    “我们去见一下张总吧,我有点事与他谈。”

    缓缓说完之后带着刘颖离开了办公楼,高森等了半个多小时没见她来知道她是故意躲着他所以就起身出了门,听说刘颖陪她去见客户后更是生气,却也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声先回了酒店。

    谈完事情张总说晚上请客吃饭,缓缓想到答应简行晚上要跟他一起吃饭就委婉的谢绝了。

    刘颖跟她刚从人家公司离开,高森电话打到她这里:你们在哪儿?

    “刚跟张总谈完事情,你不会还在公司吧?”

    “傅缓现在跟你在一起吧?让她接下电话。”

    刘颖为难的看向缓缓,缓缓无奈的叹了一声还是接了过去:你到底想干嘛?

    “我还能干嘛?我这么远来负荆请罪,您总该给我个机会吧?”

    “不必了,我并不生气,你还是早点回英国去吧。”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辞职总行吧?”

    缓缓知道高森是在逼她,但是她也知道他真的会辞职,现在他辞职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那中午一起吃个饭吧,刚好我跟刘颖要去吃饭。”

    “好,那见了面再说。”

    她同意见面后高森才挂了电话,然后打车去吃饭的地点。

    他知道缓缓生他的气,气他当初为了让她跟简行分手而配合她父亲演了哪一出戏,老实说他这几年想过无数种背叛他的理由,唯独就没想过这一种。

    三个人在餐厅的角落里坐着,缓缓抬眼看着一侧坐着的男人:你不是来负荆请罪的吗?你的荆呢?

    “在我背上你看不到吗?我背了好多来你仔细瞧瞧。”

    缓缓懒得跟他玩那种虚无漂亮的把戏,看了他一眼后侧身看向别处。

    刘颖心里觉得好笑,高森平时人五人六的,跟他们老板在一起的时候却有点不正经。

    “我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行么?给你赔罪。”

    “我不接受。”缓缓扭着头说。

    高森受伤的快要吐血。

    “傅缓现在怀着孕呢,不能喝茶。”

    高森……

    缓缓垂了垂眸,然后端着一杯白开水独自喝,高森呵呵了两声,像是有内伤。

    “我知道,我早就听说了,只是我还以为是谣传呢,没想到我们傅总真的这么能生,您是真的把自己当简家的母猪了吗?准备给简家生出一个排来?”

    缓缓听着那话有点刺耳:我到底为什么要忍受你的讥讽?

    “好,我不说了,我们吃饭总行吧?服务员点菜。”

    他知道不能再惹缓缓不开心然后就立即抬了抬手,眼睛一直盯着缓缓,但是却已经装作不再惹她。

    也果然他不在惹她,点了几个菜都是她平日里最喜欢吃的,然后把菜单给了刘颖:你来点什么?

    “我都好!”

    刘颖不算挑剔,也没再多点。

    “那件事我已经不跟你计较了你还回来特意找我再次说明,你是生怕我忘了你背叛过我吗?”席间缓缓终于忍不了他的一次挑衅反问了句。

    高森立即滞住,就那么呆呆的望着她:你是说你没怪我?

    “你只是我们集团的一名高管而已,集团又没实质性的损失,你让我怎么怪你?”

    “那,抛却集团高管这个身份呢?”

    “我跟你永远不可能再成为朋友,我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再相信你一次。”

    “好,我明白了。”

    高森没再说话,眼里少有的狠厉,然后端着酒杯自顾的仰头就竖了一大杯。

    刘颖看着他们俩一来一去的真有点怕他们打起来,可是后来这顿饭吃的真的很安静,安静到她听着筷子戳着碗底的声音了。

    “我等下订最快的飞机回英国,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高森喝完酒后起了身。

    缓缓心内有些不适,她怕自己说的有些过了伤了他,也果然他被伤了,说完话后扭身就走。

    “这,现在怎么办?”

    刘颖担心的想去追,又不知道该不该追。

    “由他去。”

    缓缓觉得自己有点心力交瘁,一只手轻轻地按压着额头低声说了句。

    幸好他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出什么事,平平安安的上了飞机她就很放心。

    下午她提前下班回了趟娘家,周晓静给她准备了超多补品。

    “前阵子两家关系不好,那天在简家你爸爸又叮嘱他们父子不准亏待你,我真的不敢现在过去送这些,万一他们父子再以为我是担心你在简家受委屈,所以就叫你回来拿走。”

    “他们父子才没有那么敏感。”缓缓说了一声,手指疼轻轻地勾了勾各大礼盒里,果然全是宝贝。

    她妈妈向来不缺这些,但是也没见她老人家怎么样,原来都留着给她闺女呢。

    缓缓心里暖暖的,转身就抱住周晓静:谢谢妈!

    “谢我做什么?这都是你爸爸叫我给你准备的,简家什么样的人家?能缺了给你补身子用的东西?我才懒得操那份心。”

    周晓静说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也不是一丁点都不担心闺女。

    “妈妈您就说您爱我嘛,我知道您比爸爸还爱我。”

    缓缓缠着她柔柔的撒娇。

    “你啊,我问你,你跟简行之间到底又发生什么事?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你怀孕的事情?是你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

    “嗯……其实也没什么,我们现在是真的已经和好了。”

    缓缓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她信他。

    “你总是这样敷衍我,一边说和好了一边又回去跟他冷战。”

    “您见过冷战的人还天天晚上一起搂着睡觉的么?”

    周晓静没再说话,只是抬眼看着她闺女,像是想从她闺女的眼里看出些什么来。

    所以在简行担心缓缓晚上不回家陪他吃饭的时候她就回了,并且还叫管家大叔帮她把车里的补品拿了进来。

    简励带着两个孙子在外吃饭,她回到家觉得特别清静开口就问:爸爸跟儿子都还没回来吗?

    “他们在外面吃饭,你又去哪儿了?”

    “回了趟娘家,我妈给我准备了点东西。”缓缓说着转眼看向跟进来的人。

    简行也垂了垂眸,之后才说:妈是担心我虐待你不给你吃吗?

    “当妈的都是这样,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捧到孩子面前。”

    缓缓好心情的跟他解释,近来她的感触越来越多,好像当妈妈久了,就越来越明白妈妈对自己寄予厚望的那份心情,虽然自己不会像是自己的父母那样给孩子压力,但是却是把曾经不明白的很多问题都想明白了。

    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因为爱。

    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缓缓转头就想往厨房里走去,他站在边上将她拉住,缓缓低声问:里面做什么好吃的?

    “不准去,待会儿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从她身后将她搂着,在他亲她之前管家跟其他人都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缓缓被他温暖的胸膛抱着很踏实,抬眼看着背后搂着她的男人:干嘛突然抱我?

    “谁说我只是亲你?”

    他看她一眼,然后就低头封住了她的唇瓣。

    缓缓……

    “我还要爱你呢。”他咬着她的耳朵低低的说,额头抵着她的一侧,那声音叫她的心肝都颤了颤。

    这天才刚黑他就想那事了?

    “简行?”

    “嗯?”

    “你能不能先让我上楼换件衣服?”

    “嗯,我也得换衣服,你扶我上去吧。”

    “你的拐杖呢?”

    刚刚在她回来的时候被他扔在沙发后面了,他有她还要什么拐杖。

    他没说,执拗的看着她,所以缓缓就抚着他上楼了,根本没想到要跟他拌嘴故意气他了。

    “听说高森来找你负荆请罪?”

    回了房间她在换衣服,他在门边靠着,漆黑的眸子盯着她的胸口问了声。

    “你怎么知道?”她转眼看他,换了宽松的衣服后走过去在他眼前。

    “我说我在你身边安插了眼线你信么?”

    缓缓……

    对了,有保镖嘛,现在保镖已经不在明处那么跟着她,而是在暗处盯着。

    不过有保镖总是好的,已经不止一次的把她身后的小偷跟劫匪等喽啰处理掉。

    “我怎么会不信?你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他笑着抬手勾住她细长的颈部,大拇指在她柔软富有弹性的肌肤轻轻地抚着,眼神越发的幽暗。

    缓缓被他看的有点心惊:干嘛那么看着我?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好好看看你。”

    他突然将她勾到身边,将她的额头埋在他的肩上,他的呼吸轻轻地在她耳侧萦绕着。

    缓缓一时之间忘了动,感受着他沉闷的呼吸像是在努力的禁止着什么,想起周晓静在她临走前叮嘱的让她别太任性,适可而止。

    或许自己近来真的太任性了?他已经把那个女人开除了,她还想怎样?

    “知道吗缓缓,有一件事情我实在是对你做不到。”

    ------题外话------

    晚上写着写着差点睡着了,好在及时醒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