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人家点名要找我们家小少爷。”

    阿姨吓坏了,以为小少爷在学校干出什么大事来了。

    小澈听到有警车找他,看了不少动画警匪剧的他竟然也立即抱住了简行的腿:爸爸救我。

    简行不自觉的眼角挑了挑,心想你这会儿倒是真知道怕了。

    “让他们进来。”简行寡淡的一声吩咐,慵懒的靠在沙发里仿佛是在等着看一场戏。

    剩余的人却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家长得多能搞事才把警察给招来了,可是这么小的孩子打架哪怕是打破头警察又能如何?

    缓缓也疑惑着,却是抬眼透过窗子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不停的转头对着后面跟着的母子两个说着什么,从这个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所以更让人猜测不一。

    冯凌菲稍微侧脸在缓缓耳边低声说:这看上去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好像不是来捣乱的,你看那娘俩是不是很不情愿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冯凌菲的确在察言观色这方面很厉害,或许是常年的工作敏感太高,所以习惯性的在别人身上火辣的打量,不止是她,就连简励也忍不住好奇的转眼看了眼。

    “哎呦,这位小少爷看上去状态还不错嘛。”阿姨迎着他们进屋顺便先说了一声,怕待会儿人家冤枉他们家小少爷。

    “常年跟我锻炼,皮实着呢。”穿着制服的男人说了声。

    缓缓心下便有了别的想法,然后低声吩咐旁边的阿姨去添茶具倒茶。

    “简总,简太太,简先生!”穿制服的男人还算客套,站在旁边挨个的打了招呼,就连不熟悉的冯凌菲也笑着点了头。

    冯凌菲看向缓缓,缓缓微笑着低声道:请坐。

    “我们就不坐下了,我今天就是带他们母子过来给你们家小少爷道个歉,我这个儿子从小被我惯坏了不懂事,还请小少爷不要跟他计较。”

    出差一阵子,回到家就听说他儿子惹上了一号大人物的儿子,一问之下他才吓得半死,简行跟他们头什么关系?每回简行吩咐点事情他们头干起来比上面给的工作干起来还卖命,他儿子竟然敢得罪人家儿子,这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我不同意小宇认错,我们小宇又没做错事情,就算他们家财大气粗,难道我们平头老百姓就要白白的受屈?”女方却低着头不高兴的否定了丈夫的话,在她看来她丈夫就是胆小怕事,她却偏偏活了三十多年跟很多人都服过软,唯独儿子的事情上绝不像让他受半点委屈。

    “我说他错了他就是错了,小宇你自己过来跟简家小少爷道歉。”

    沙发里的人都没说话,看着这夫妻在互相不服气的争执,然后被叫小宇的孩子有些委屈的低着头,愣是不愿意去道歉,但是又有点怕爸爸揍他的样子在犹豫。

    小澈听到人家要给他道歉也从爸爸的怀里爬了起来,然后看着小宇委屈的样子又抬头看向自己的爸爸。

    “小孩子打打闹闹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长大后很多要好的朋友不都是小时候打出来的嘛,他们俩年龄相当就不要搞的那么严肃了。”

    缓缓总算是开了口,只是说着然后站了起来然后转眼看向自己的儿子:小澈过来。

    小澈看着她,像是知道她要带自己去哪里,走上前去把手给了缓缓。

    缓缓拉着他走到小宇身边蹲下,然后微微笑着:你们俩握手言和好么?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况只是几场小小的较量?你们在同一个班里上课,又都是班里很优秀的小朋友,老师也说同学们要和睦相处对不对?

    或者是因为她太温柔,或者是她的话给了他们俩提示,两个人低着头都抓着自己的手指玩着,然后木呐的点头回应她。

    “那你们俩可不可以握手言和?”

    小宇妈妈没想到自己一肚子气过来,本以为肯定是大吵一架,结果竟然是这样收场。

    两个小家伙握了手然后小澈就拉着小宇说:我有很多玩具你要不要去玩一会儿?

    小宇一听玩具俩眼都瞪得很大,用力点头,然后小澈就拉着小宇跑了。

    缓缓这才费力的站起来,看着孩子已经和好知道事情已经没什么大不了,转头看向那夫妻俩:既然孩子们要玩一会儿,不如两位坐下喝杯茶等等?

    夫妻俩互相对视一眼,小宇妈妈还有些放不下:就算他们俩和好了也不代表我就原谅了你们儿子对我们儿子做的事情。

    “你啊!”她老公被气得够呛。

    “孩子们都知道要互相退让,难道我们当家长的还要那么斤斤计较么?我可是看到我儿子胸口紫了一块却一直没有吭声,还有上次你说我儿子把你儿子推到,那几天我也看到我儿子的胳膊上有淤青,我儿子又何尝不是全家的宝贝?”缓缓说着稍微侧颜对沙发那里的人们,示意这么多人都围着那个小子转,那个小子是他们所有人手心里的大宝贝。

    小宇妈妈心里咯噔一声却是不愿意低头。

    “再说那天你找杂志社的人写我们夫妻俩的事情你忘了?杂志上把我们写的多么不堪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难道你非要让我跟你一条条摆出来算个明白才肯低一低头?”

    冯凌菲悄悄地冲着坐在那里一直没动的男人竖了竖大拇指,简行稍微挑眉并不多说,他就知道他儿子受的委屈她都知道,他还当她打算一直忍气吞声呢。

    他倒是突然感谢这一家人突然来这一趟,若不是他们突然过来这一趟,说不定他老婆还会忍着,不过他怎么没发现儿子身上有伤?

    这女人越来越坏了果然。

    简励半路上就听不下去走了,然后到玩具室门口去叫过自己的孙子查看他的身体,小澈愣愣的看着爷爷掀起自己的上衣又放下,还嘀咕了一声什么。

    “去玩吧。”简励让他去玩又下楼,那夫妻俩已经坐在沙发里了,他这才明白儿媳妇为什么说那些子虚乌有的话。

    “我这个媳妇脾气一直不好,在一家超市当个小会计,上头什么都卡的很严把她也搞的很是斤斤计较,还有上次杂志的事情我也替她跟你们夫妻道歉,的确是她做得不对。”

    “我做的凭什么你替我道歉?我承认我当时的确是小人了,但是当时我就是气不过就是想出口气,但是我后来听说你们找到我那个朋友了。”小宇妈妈说着抬了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然后立即别开眼看着缓缓。

    只是一眼,当她发现那男人的眼神冷冰冰的阴暗渗人她就不敢再看,却发现女主人的眼神也有些冷漠,她便忍了一口气不再说。

    “您这直来直去的性子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兴许还有用,但是我们简家人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你对我们简家人做的事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我说句不好听的,我这外甥要不是看在我这外甥媳妇的面子上,恐怕你朋友在的那家杂志社现在也没了。”冯凌菲端端庄庄的坐在一旁,这会儿却是实在的长辈样子,那高贵的气质由内而外的散发着让人不敢忽视她说的话。

    “说来说去还不是仗着你们有钱。”陈宇妈妈又嘟囔了一声。

    “难道有钱也成了一件错事?我们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吃的饭,有钱也是我们用双手跟头脑打拼出来的,您这个年纪不应该不懂这些吧?难道没钱还成了你炫耀的资本了?”冯凌菲就受不了给足了这女人面子,这女人却还一直放不下。

    “你这个人看上去挺端秀的,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毒?”

    “如果长的端庄就不能发表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那我宁愿不要这看似端庄的外表,做一个诚恳认真的人才是我的目标。”

    “你……”

    “你够了。”

    穿制服的男人似是受不了女人这么较真,终于转头对着坐在身旁的女人冷声喝了一句。

    陈宇的妈妈先站起来走了,她更受不了整天不回家的丈夫一回来就对自己这么凶巴巴的大吼大叫。

    “让你们见笑了,其实小宇他妈就是有点较真,但是人不坏,我们俩结婚好几年才有了小宇所以她比较宠溺,我再次给你们道歉。”

    简行不自禁的冷笑了一声,眼神里有些莫名的动容。

    管家领着小澈去送的课,并且小澈送了同学喜欢的玩具,只是上车后被小宇妈妈给从窗户扔了下来。

    车子刚开出去玩具就被扔出,小澈跟管家眼睁睁的看着他心爱的玩具就那么碎了一地,然后警车突然停下,小澈还听到了很响亮熟悉的哭声,车子又停下,小宇爸爸下车后看到碎在地上的玩具显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是下一刻却立即上前去拾了起来并且憨笑着跟他们抬了抬手,像是在说我会修好,然后就抱着走了。

    其实对孩子来说,只是朋友间送的一件喜欢的礼物而已,没有任何的别的心思在里面。

    但是家长的想法却多很多。

    小澈的眸子里有着从容不迫的淡定,仰头默默地看了管家爷爷一眼,管家爷爷笑着道:我们回去吧。

    小澈低了头牵着管家爷爷的手往里走去。

    其实小澈的内心也是很无语的,为什么要扔他玩具,肯定是陈宇的妈妈,那个老巫婆。

    管家回去后就说了这事,缓缓只庆幸自己没让阿姨拿补品去,她差一点就要喊阿姨送点礼给人家孩子补身子,要是真送出去了还真不知道那家女主人会怎么以为她。

    简行自始至终都坐在那里,只看着自己老婆大人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伸出长臂将她搂到怀里:幸好你没送礼!

    缓缓转头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么?

    “不然多掉价。”他又说了一声,笑的更是得意了。

    缓缓脸上的震惊不减,只是开口的时候声音却很平静:你怎么知道?

    “我是你男人。”

    他凑过去在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给她听。

    缓缓耳朵痒痒的厉害,想要离开他却被牢牢地抓住了肩膀,接着他怀里就受众一个抱枕:喂,你们把我当空气呢?

    简行眯着眼去看冯凌菲一眼,眼里却很是故意的样子。

    缓缓觉得简行可能真的是故意,因为冯凌菲那晚跟王洛阳把他折磨的一晚上没睡好。

    冯凌菲怒视着她外甥:你再敢在我面前这么跟傅缓,你信不信……

    “怎么?”他挑着眉,丝毫不受威胁,反而有点得瑟的。

    “我这就给王洛阳打电话,让他来家里。”

    “你让他来家里有什么用?你有本事让他跟你结婚。”

    冯凌菲……

    缓缓……

    真没见过这么怼自己小姨妈的。

    “你给我滚。”

    又是一个抱枕扔了过去,直接从他的脑袋到了别的地方。

    简励进屋打了个电话回来就看到抱枕掉在地上,走过去捡起来:闹什么呢又?

    “你儿子欺负我呢,你也不管管,整天没大没小。”冯凌菲瞅了他一眼然后起身。

    简行自知说到她痛处让她真的生气了立即闭了嘴不再说话。

    “还有你啊傅缓,你也不管管?平时看你挺厉害的,怎么对他就没辙了呢?”

    “我……”

    缓缓看向简行,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管他,从来管了也是白管,就那小澈的事情来说吧,她说了他们爷俩就听着,然后一转头到她看不见的地方爷俩该怎么玩怎么玩根本把她的话当耳旁风。

    简行不说话,只是幽暗的眼神望着缓缓有点窘迫的表情,他觉得她此时无法回答冯凌菲的样子竟然可爱至极。

    冯凌菲上了楼,但是碍于简励在所以缓缓也不能发作跟他撒娇,然后就一直憋着,倒是小澈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小澈早就见惯了他爸爸妈妈亲热,竟然也忍不住笑,听到自己笑出声立即抬起小手来抱着嘴巴。

    简行转眼就看到他儿子趴在沙发扶手上捂着嘴傻笑,不过看到他看过去就立即扭头跑了。

    “我出去看看去。”简励总觉得自己在这里有点多余,刚坐下不久就站了起来走了。

    缓缓更觉得尴尬了,他们这是……

    简行却侧着头看着她,那一副专注的眼神着实叫她心里有点绷不住,抬眼娇嗔的怒视他,简行笑笑直接压了过去却只压着她的侧肩,两片唇瓣轻轻地含住她的耳垂低喃:害羞?

    缓缓要推开他,奈何动作太迟钝又没什么力量,所以被他摁着结结实实的调戏了好一阵。

    冯凌菲拿着包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沙发里那个男人蠕动的后背,然后恨的牙痒痒,故意将高跟鞋踩的超级响,高腔说:男人不懂节制跟禽兽有什么不一样?何况还是对孕妇这么不懂节制,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冯凌菲走后缓缓还没能爬起来,简行低声问她:她这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是不是?

    “你行了吧?哪有人跟自己小姨妈这么闹的?”

    “难道我要跟一个和我年纪相当的女人那么客套?那她才是真的要伤心了呢。”

    缓缓后来一想,好像也是他说的这么个理,一家人最怕的就是互相客套,客套多了就生分了。

    但是他这样当着冯凌菲面前跟她亲热她也受不了啊,自己都成什么了。

    还是气呼呼的瞪他一眼,只见他笑着抹了一把她的脸,说:我去厨房帮你榨杯果汁来,等我。

    缓缓心想,榨果汁又不是你自己会,突然的献什么殷勤?

    可是心里却不由的暖暖的,他不仅会榨果汁,他还会煮饭呢,虽然味道都很淡,但是她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为她做好一切了。

    她竟然有点怀念了,怀念他在海边别墅帮她煮晚饭的情景,眼神也悄然温柔起来,心内被他的一举一动填得满满的。

    厨房里本来有人在忙着煮晚饭,看他进去后要果汁便想动手帮忙结果被拦住,他竟然亲自切了水果帮她榨果汁,厨师在旁边看着再度汗颜,总感觉自己的饭碗随时会不保。

    曾经少奶奶经常在家煮饭,要不是他提了辞职恐怕少奶奶还放不下厨房让他自己一展拳脚,如今少爷又是这般,现在他更是慌张了。

    不过简行跟他说让他尽管放心,这辈子只要他不嫌弃这就是他的第二个家,所以他也就松了口气。

    缓缓坐在沙发里抱着遥控器看了会儿电视,晚饭后大家又各自忙着各自的,缓缓自己在卧室里听胎教音乐,简行在一楼聊了会儿便上来陪她了。

    “怎么不多在下面聊会儿?”缓缓低声问道,音乐声音关的又小了些。

    “爸爸跟小姨妈让我照顾好孕妇。”他侧躺在她身边,侧脸贴着她的肚子听着里面胎儿蠕动的声音。

    缓缓忍不住笑了笑,心想肯定是你自己硬要上来陪我吧?

    手却不自觉的摸着他后脑勺,他的头发不算长,很是干净利落的那种,手指穿过他的发间会感觉很舒服,有点痒,又有点别样的温柔,她就那么轻轻地摸着,眼神里也多的是宠爱。

    “漫漫好像很乖。”他低声说了句,抬眼看她温柔的模样。

    “嗯,显然比两个哥哥都要乖巧。”缓缓回应了一声。

    此时感觉自己好像是脱光了坦然的站在他面前,有紧张,有期待,但是大脑里的理智让她能够从容的面对。

    两个人像是再也没有什么**的人,对彼此坦诚到那种互相赤条条的地步。

    直到简行的手机响起来,他看着是美国的号码然后无奈的轻叹:是上次那个给你发照片的女人。

    缓缓没说话,然后他把手机扔在了一旁。

    “为什么不接?”

    “为什么要接?”

    “她或许找你有事呢?”

    “可是我跟她没事。”

    缓缓无奈的摇头,心想你这样不给别人一点机会真的好么?

    可是她像是自问自答,下一刻就承认了不给是好的。

    但是手机一直响,后来换了个号码,简行看了眼之后无奈的又看向缓缓:我接一下。

    缓缓没说话,他站了起来接着电话的时候眼神还在望着她,缓缓已经将音乐关掉随手拿起旁边的书籍看起来,娴静的很。

    那个女孩说想亲自给他太太道歉,简行看着床上娴静的女人却立即回绝了。

    她不需要别的女人的道歉,她只要知道他是她一个人的就好了。

    他们的生活,无需闲杂人等来掺和。

    隔天缓缓在办公室里再次见到连雪月,连雪月笑着说合同谈成了,并且道歉上次让她帮忙的事情。

    缓缓想合同签的这么快连雪月或者也用了一些手段,但是她不想再去怜悯别人而委屈自己,所以只是点点头:谈成了就好,至于别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连雪月几次都张嘴要说什么最后又没说出口,但是看到缓缓这么不把那件事当回事还是有点受不了,她知道缓缓其实已经在疏远她:我知道那晚上我找婓云跟袁欣吃饭的目的不纯,我知道你肯定觉得看错了我很失望,但是请你相信,我其实也是没有办法。

    “所有的人在犯了错之后都给自己找借口,都说自己当时是被逼没办法,但是我想问你,若是我利用你的朋友来达到我想要的目的,如果是我让你跟你的朋友从此决裂,那么你会原谅我?”

    “你跟婓云决裂?”连雪月一惊,她仔细回忆,觉得婓云的话里没有那么严重。

    “我跟婓云自然不会决裂,我只是问你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会如何带我?”

    然连雪月突然不说话,只是那么直直的看着缓缓。

    缓缓看到她眼里的困惑以及乏力,缓缓也知道她为了她老公付出的很多,或者连一些所谓的尊严,但是一个人可以丢失的东西有很多,甚至尊严,却不能丢了信用,别人对你的信任。

    “傅缓……”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跟我相交是想要利用我在城里的这层关系,但是我还是愿意试着接受,直到那天以后我才发现我错了,我们永远不能成为朋友,因为我傅缓很自私很自私,甚至比你更自私。”

    连雪月只是看着她,看着她突然发火,看着她突然的针锋相对。

    “就拿这次蒋总的事情来说,你轻易就可以搞定,你却想让我来挡在你的前面,你若是真有心交我这个朋友……或许除了你的丈夫,你对别人再难交付真心吧?”

    或者是世道险恶让连雪月对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失去了信心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其实不管她为何变成如此都不重要,因为缓缓不在意一个不尊重不珍惜自己的人。

    此时,连雪月从她办公室的沙发里站了起来,张开嘴却只是说:或许你说得对,那么我先走了。

    就连道歉好像也已经多余,连雪月屏住呼吸挺直着后背拿着包离开,缓缓坐在沙发里也再不说送别的客套话。

    无需撕破脸,就已经结束了。

    早就知道现在这个社会交朋友是多么困难的事情,那比你去找人借一千万可能还要难得多。

    现在的人们之间好像越来越不再交付真心,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着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

    单纯这两个字在这个社会果然珍贵起来。

    连雪月关门的声音或许有些大,外面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刘颖条件反射的站起来:连总慢走。

    高跟鞋踩着地面的声音尤为的厚实,她大步往前走去,好像根本没听到别人的问候声。

    刘颖低头看旁边的陈秘书:我说错什么?

    陈秘书只是苦笑了一声,心想大概是老板们之间闹脾气。

    刘颖坐回去叹了一声,垂着的眸子里却有些疑惑。

    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傅缓有事都会跟她说,所以肯定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她竟然也难得的好奇起来,更突然的想到办公室里的那位立即又起身去敲门。

    “请进!”缓缓正在画图,然后抬眼看向门口。

    “老板,要喝点什么吗?”刘颖站在门外并不走近,只是随意的问了声并不让缓缓看出任何端倪,却在悄悄观察缓缓的表情。

    “不用,谢谢!”

    缓缓不说别的,只是微笑着。

    “好!”

    刘颖又轻轻关好门回到自己的座位,一颗心也渐渐地放松下来。

    缓缓虽然在简行身边很会掩饰情绪,但是在公司在职员面前她要是生气就算不怒也绝不会那么笑着跟人好脾气说话,所以她确定缓缓没有大碍。

    陈秘书倒是没料到刘颖那么关心缓缓,但是知道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在社会上呆的时间长了,什么都想得开了,而他们又处在这么高的位置所以看事情必须比别人更加通透。

    缓缓突然心情好了些,身边一直不缺少关心自己的人。

    连雪月回公司的路上给婓云打了电话说是一起吃饭婓云想了想说:我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所以一直没再出门,谢谢连总的好意。

    挂掉电话后连雪月突然将车子转向另一个方向,婓云这些话在她这里就是拒绝的意思,只是没有拒绝的那么直接罢了。

    到了袁欣的店里,清新的空气立即叫她心情缓解了不少,袁欣正帮一位坐在轮椅的女客人拿了一本她想要的书送过去,等女客人去旁边喝咖啡看书,袁欣往外走着,一抬眼就看到连雪月站在门口正满眼需要被安慰的神情。

    袁欣眼眸微垂了一下,接着走上前去:连总,这边请。

    连雪月低着头跟她走到角落的位置,服务生上前,连雪月柔声说老样子,然后服务生离开,连雪月坐在袁欣对面需要被宽恕的眼神望着袁欣。

    袁欣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却是微笑着静待她先开口。

    “看来我得罪了你们之间最为聪明狡诈的那个,婓云已经拒绝我的邀请,不会连你也要跟我决裂吧?”

    “你现在的状况有点像是病急乱投医。”袁欣低低的说出一声。

    “愿洗耳恭听。”连雪月双手放在桌上,很是认真的望着她等待。

    “如果傅缓跟你之间必须选一个人做朋友至少我跟婓云都会选择傅缓而不是你,想知道原因么?”

    “请说。”

    “傅缓从来没在我们这里得到任何好处,相反她为我们做的比较多,婓云跟她之间我就不多说了,她们是高中同学,后来傅缓回国后与她重遇两个人就没再分开过,至于我你大概早已经调查清楚,一个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女孩子后来又被她的亲生父母当做棋子利用,不过后来……我跟王程锦之间走到今天也要多谢傅缓,她从来没有因为我是她的下属就看不起我,更没有因为我离职就给我穿小鞋,她为我做的……可以说她送了我一座城市,而我连一块石子都没有送还给她过,这样说你能明白么?”

    袁欣很坦然,她早就知道连雪月跟她们三个相交的原因,但是她没有暴怒的脾气,她习惯了压制隐忍的生活。

    “你的意思是我没为你们付出?”

    “是你的付出是有图回报,而傅缓对我们的付出不求任何回报。这样说够明白吧?”

    的确够明白,连雪月笑了笑开口想要再说一句却突然停住,只是摇了摇头。

    “我的确在c市立足想要找几个可靠地靠山。”

    “所以你当初之所以会答应帮我找人代言其实也不是单单是因为想要收买傅缓的心,更是因为知道我是王程锦的妻子,你是因为以后想要让我,或者说是让我丈夫帮你才会这么积极地做这件事。”

    连雪月突然发现,因为她一些作为,就连曾经她做过的一些好事也被看做是早有预谋。

    “或者你说的都对,但是我是真的想要跟你们互相帮助,那时候傅缓出事也是我第一时间在电视上帮她打广告,那时候我只是觉得我该帮她。”

    “之后呢?”

    之后……

    她公公跟她小叔子要把她逼死,她根本没再有时间考虑那么多,只想着尽快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连雪月是聪明人,此时已经不需要袁欣再多说下去。

    “看来从今往后我是失去你们了。”

    只是有点可惜的笑了笑,端着刚送过来的咖啡渐渐地垂了眸光。

    “或许每个人想要的朋友都是不一样的,就像是你那位学妹愿意那么远过来帮你我这个忙。”

    连雪月抬眼看她,袁欣始终微微笑着。

    “我得回去好好想想,我最近好像太浮躁。”

    连雪月仰头笑了笑然后又低眸喝咖啡,袁欣低声说:我去那边招呼一下。

    从袁欣那里离开之后她开车上了高速,很多事情仿佛自己的手已经无力掌控,如果她老公再不振作起来,她甚至不知道接下来她该怎么做。

    每个夜里那个所谓的小叔子把她逼在墙边对她上下其手,每天面对着那张老脸嫌弃她这个那个做的都不够好,每天面对着老公像是要放弃人生。

    这个夜晚,她竟然只能躲在家里默默地哭泣,她还能怎么做?她怕再这样下去,她可能要把自己往监狱里送了。

    而此时床上睡着的那个男人,是否愿意再站起来。隔日早上新闻里报道着昨晚连雪月跟小叔子同乘一辆车在路上车祸进医院的消息,这时候简励也刚打开新闻不久,一家人刚在沙发里走下。

    缓缓的心内一个不好的预感,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紧绷。

    简行下意识的转眼去看她,手轻轻地搭在她那边的肩膀,缓缓转头看他,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那家的事情他们多少都知道些,有那么变态的小叔子跟公公仿佛连雪月身上注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但是看到这样的新闻还是让人的心狠狠地一震。

    “怎么会那么晚她跟她小叔子在一辆车子里?”冯凌菲敏锐的察觉力,看向缓缓跟简行好奇的问道。

    “只是听说她小叔子一直骚扰她。”缓缓低声说道。

    “哎,真是可怜。”

    “哪里可怜?她想要得到就必须得有付出,向来这世道都公平,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就这个家里所有人,谁没有在得到的同时失去过?”

    简行向来不爱可怜什么人,也听不得别人在他老婆说这些女人的话。

    是啊,本来就是他说的那样,缓缓突然想到自己的曾经,不是也曾被那些高层逼的差点走不下去么?

    不是也曾为了那些所谓的道义亲情差点死掉么?

    人,切勿愚善!

    缓缓收拾起复杂的心情,然后转头看简行:冯女士好不容易发发善心你干嘛还要这么打击?非要把我们一家人消失的伤疤给揭开?

    “……”简行哭笑不得,只是可怜的眼神回望她。

    冯凌菲摇摇头:哎,为什么你们夫妻俩一开口我就心里这么不得劲呢?

    “那就回美国去,那就得劲了。”简励说了声。

    冯凌菲突然懊恼的皱着眉:我为什么还没有呕吐嗜睡?

    一家人好奇的朝她看去,她站起来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都说怀孕之后就会嗜睡呕吐么?哦哦哦,还有爱吃,为什么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一家人当时的表情几乎都是一样的。

    “那个开始可能没有那么明显的表现。”

    缓缓尴尬的说道。

    “是么?那开始是什么表现?”

    “你不来大姨妈了。”缓缓说。

    冯凌菲抬眼望着她,眼神有点愣。

    缓缓突然想起王洛阳来的那日,到现在好像也快一个月了。

    冯凌菲的眼睫垂着,像是在认真的算计日期。

    “那我……”

    “我房间里还有试孕纸。”

    两个女人完全无视了男人,然后冯凌菲激动的拉着缓缓就往楼上走,现在刚好早上,测试应该很准。

    当一家人都焦急的等待着冯凌菲的好消息却是失望的,冯凌菲最失望,不自觉的嘀咕:怎么要个孩子这么难?

    “或者是日子还不够,再等几天。”缓缓安慰道,心里也猜测着可能真是时日不够。

    “差不多了啊,我记得上个月好像就是这时候来的大姨妈。”

    冯凌菲失落的眼眶都要红了,声音也低了好些。

    缓缓走到她身边:若是这次没怀上我倒是觉得是个机会。

    “什么机会?”

    “回美国的机会,你一直不想回去不是因为没有理由吗?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冯凌菲看着缓缓敏锐的杏眸,突然眉目明朗了许多。

    “既然不管结不结婚都要生一个孩子,既然你已经决定你孩子的父亲只能是王洛阳,那么何不先去造一个孩子出来,至于结婚的事情有的是时间等待不是么?”

    “倒是你说的这么一回事,反正他王洛阳这辈子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冯凌菲垂了眸,声音却很有底气。

    ——

    上午缓缓在办公室里看文件接到家里阿姨的电话:不好了少奶奶,我跟张姐带小泽来逛超市,一转身小泽就不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