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超市门口已经被警务人员围了起来,一时间外面堵满了好事者。

    等他们夫妻赶到超市的时候只看到两个阿姨站在门口捂着嘴哭,缓缓着急的喊了一声:现在哭有什么用?孩子在哪里丢的现在赶紧去找啊。

    “都找过了,没有,呜呜……”阿姨一边说一边摇头,眼泪不住地往外流。

    “你先别着急,我已经联系了相关人员,只要确定不是绑架应该会很容易找到。”

    绑架?

    缓缓的心里咯噔一声,她怕的就是这俩字,她小时候就被绑架过,若是当时已经懂事跟绑架者周旋的巧妙或者早就被撕票了,她现在想起当年来还发憷,何况她儿子还那么小。

    “我们再进去找找。”他用力的握住缓缓的肩膀,此时他显然比缓缓要理智的多。

    缓缓也不敢耽误,抬腿就跟他往里走,两个阿姨跟在后面。

    立即就又来了很多人,包括一直在暗处跟着缓缓的保镖,所有的人都在尽力寻找。

    若是真的被绑架,应该很快会有绑架者联络他们夫妻才对,可是两个人不停的看手机却一直没有电话过来让人更为烦躁。

    “等一下,监控室那边找人去了么?”缓缓在二楼转了好几圈突然上气不接下气的抓住跑到自己身边的男人抬眼望着他着急的问了声。

    “稍等。”简行低了头又掏出手机。

    监控室里一直在查的人打电话给他,然后两个人急匆匆的跑到仓库门口,一个保镖已经将小泽抱着从里面出来,也是跑的满头大汗:老板,在里面找到小少爷。

    简行跟缓缓赶紧上前,缓缓的眼眶不争气的泛红,简行接过儿子后担忧的上下巡视一阵然后手压着他的小脑袋瓜摁向自己的肩膀。

    漆黑的眸子里也是沉重的厉害,他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但是当小儿子这样回到身边后他如释重负后却又脊背发凉。

    “找他们领导来见我。”简行抱着儿子冷冷的一声吩咐保镖,低眸的时候留意到儿子手里抱着的红色小跑车,然后抬眼看向也红着眼眶正在摸着儿子的小脑袋瓜的女人。

    简行这才想起来刚刚她一直在跑,他来不及关心她的身体,她自己仿佛也忘了自己已经有五个多月的身孕,这会儿简行总算是想起来然后连同她一起抱住:没事了。

    那低低的一声却是让缓缓不自觉的落了泪,然后满是担忧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儿子。

    “妈妈!”弟弟小声叫着。

    “乖!”她的声音还有些颤抖,一开口就泄露了她的紧张。

    “陈宇的妈妈是在超市工作好像,我想查一下是不是在这里。”缓缓心情平复些后对简行说道。

    “嗯,我们现在去老板办公室。”他点点头,保镖已经走在前面带路,很快他们就到了那间不算很大但是还算干净的办公室,老板不在,但是老板娘在,今天这件事已经闹大所以老板娘一直没敢离开超市,这会儿更是好生的招待着他们。

    从截到的视频里可以看到弟弟是跟着一个玩具汽车走到仓库里去的,那时候正有人在往仓库运货所以开着门,后来工作人员离开也没有发现有小孩子进去就关了门离开。

    仓库周围都有监控,但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可是遥控汽车肯定是有人在周围遥控的,而那个人肯定是非常熟悉周围的环境。

    后来又有工作人员去仓库拿货打开门小家伙才抱着小汽车从里面出来,工作人员看着一个小孩子独自站在那里就抱着孩子去问:孩子的家长在么?

    他们的人也正好在监控室找到了线索,孩子顺利找到。

    但是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你们这里的会计是女性吗?”缓缓问了一声。

    “是啊,你认识?”老板娘点点头,然后好奇的反问。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我认识的那位她有个儿子叫陈宇。”

    “她儿子的确是叫陈宇呢,不过她今天并没有来上班,昨天刚刚结完账所以她今天休息了。”老板娘一听立即回答道。

    缓缓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渐渐往下落,眸光也开始移到别的地方。

    她休班了,那么这件事会不会跟她无关?

    那么……

    她看向儿子手里一直抱着的小汽车:这个小玩具应该是你们超市的吧?

    老板娘看了眼小汽车然后疑惑的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我可以帮你们查一下。

    简行一直坐在旁边没动,但是很快他的手下就跑了进来在他身后弯着腰低低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简行看着前方淡淡的说了一声:不用查了,的确跟她有关。

    缓缓转头看他,只见他敏锐的眸子里此时杀气逼人。

    “跟你想的一样。”

    “你是说这件事真的跟她有关?”

    “就是她干的,我们走吧。”

    缓缓站了起来,简行抱着儿子站起来后看着他一直在摸那个小汽车不自觉的生气:把这个给我,我再送你一个新的?

    那声音很低,但是却很有说服力,弟弟立即点点头然后松了手,而之后简行随手就扔在了办公室里。

    老板娘被吓了一跳,怔怔的站在那里半晌没敢动,但是简行身边的人却无一把此事当回事。

    就连简泽小盆友好像也明白爸爸的愤怒。

    到了外面阿姨赶紧的上前去接过简泽,简行吩咐了一声:带他回家去,以后记住了,要是没本事照顾他周全就别再带他出来,否则——你们懂得?

    两个阿姨连连点头然后抱着孩子就上了车。

    简行不会轻易怪罪两个阿姨,毕竟那不是阿姨的全部责任而是有人在超市捣鬼,但是那一句否则也让她们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以后不敢再掉以轻心。

    “你要是不舒服就别去工作了,大概家里的情绪也都有点差,你回去安抚一下,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他低声哄着。

    “绝对不要放过这个女人。”缓缓这次是零容忍,这个人让她尝到了失去儿子的滋味,她就要那个女人受到百倍千倍的报应。

    既然她怎么示好都没用,那么她又何必屈尊降贵去迎合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这个女人算是彻底惹起了她的性子。

    “你放心,就算你容得了我也容不下她了。”

    缓缓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但是还是一度气得发抖。

    那几个保镖都跟着她,她上车前焦虑的转了头:你们都跟着我干什么?现在最该被保护的人是我么?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然后转头看向简行。

    简行无奈摇头,然后走上前轻轻搂着她的肩膀,苦笑着低声安慰:放轻松,我保证我会立即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他们,嗯?

    “抱歉。”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情绪失控,说完抱歉就转头上了车。

    简行转眼对他们说:继续暗里保护太太。

    “是!”

    简行上车离开后他们才不远不近的继续护着缓缓的车离开。

    这是一场虚惊,但是这一场虚惊却让缓缓痛恨到咬的牙根都发疼。

    冯凌菲提前接了简行的电话,所以缓缓一回去就着急的上前拉着她去坐下:现在没事了,你别太紧张。

    “我……”

    缓缓想说能不紧张么?可是转念却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是啊,别太紧张,好在现在他好好地在眼前了。

    看向已经在房子里玩着自己的小汽车的小家伙她突然没由来的沮丧,然后上前去就蹲下把儿子抱住。

    弟弟手里抱着刚拆开的汽车遥控器,想要挣开妈妈却不能最后低头看着妈妈眼眶湿润就立即安安稳稳在妈妈的怀里。

    冯凌菲上前去将她轻轻拉起来:好了,你再这样该吓到弟弟了。

    缓缓一松手弟弟抬头看她一眼就跑了,手里掌握着遥控器追着那新的汽车。

    “那种感觉我永远都不要再感受一次,凌菲!”

    眼泪就那么流了出来,她轻轻地抱住冯凌菲,声音几乎都是暗哑的。

    “我明白,我明白的。”

    阿姨抱着孩子回来的时候还是提心吊胆的,因为都是家里的老人所以简励不好训斥,管家便是在她们一回来就叫到院子里去训斥了。

    冯凌菲拉着缓缓去沙发里坐下,简行担心缓缓会情绪失控却不是没有道理,回到家她果然弱的跟个孩子一样。

    晚上陈宇爸爸的车子又停在外面,缓缓正要从客厅去饭厅吃饭,听到管家的询问后只冷冷的一声:不见!

    管家正要去通报,缓缓突然转头:让他以后都别再来我们家,否则问题会变的更严重。

    陈宇的爸爸在警局也算是个小领导,但是这会儿却是心惊胆战的在外面等待着。

    当管家一出门口他立即就跑上前去:老人家,怎么样?

    “你以后别再来了。”

    “什么?你们家少奶奶这么说?”

    “我们家少奶奶让我告诉你,不想让问题变得更严重以后便别再过来。”

    陈宇的爸爸心急的两只手合在一起,快哭了的样子看着管家:那我该怎么办?我已经严重的批评过陈宇的妈妈,她做事向来冲动我真的……

    “如果批评有用那么还要法律有什么用?天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你换位思考一下应该能理解我们家老板跟少奶奶的心情。”

    “我当然能理解,身为一名警务人员我也是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有一天不法分子为了报复我而伤害我的家人,但是难道我因此就要不去做那份工作?我保证从今往后决不让陈宇妈妈再犯错误,但是求您再去帮忙说说好么?”

    “你先走吧。”管家眉头皱着,这位警官说的话他倒是都能理解,只是对简行跟傅缓来说这一场虚惊大概太过深刻。

    妇人之仁,向来不是这个家里的人会有的做法,管家转身回去,大门缓缓的关上。

    陈宇爸爸站在门外看着里面那栋漂亮的建筑,然后转身又上了车。

    简行回到家后大家还在等他,着急的问他有没有找到陈宇的母亲。

    “在海边找到,已经教训过。”

    “怎么教训的?”冯凌菲好奇的问了声。

    “就‘普通的’教训!”简行挑了挑眉并没有多说什么。

    “还有一件事就是,那家超市的老板怀疑他们前两年账目上出的问题跟这个女人有关就去查了查,——所以她大概还要去牢里呆阵子。”

    谁也没想到那个看似较真的女人竟然还会做假账,当时瞒天过海过了这么久以为万无一失了,可是现在竟然又被揪了出来。

    缓缓这会才明白为什么陈宇父亲会来求情,原来是因此。

    陈宇爸爸把儿子放在父母家才回去,却是一回去就看到前面有辆车停着,从里面扔出一个麻袋后就拉上车门离去。

    他心里一震,下意识的就想到陈宇妈妈,等他赶紧下了车去打开那个麻袋,然后里面紫一块红一块的脸立即叫他心里一痛。

    “小宇妈!”

    小宇妈看到陈宇父亲后终于再也忍不住,然后钻到他怀里就哭起来。

    夫妻俩正难受着,甚至陈宇妈妈手腕上的绳子都还没来得及解开,后面就有两辆警车停下。

    一切都来的太快,太措手不及。

    “陈警官!”下来的两名警务人员跟他打了招呼,脸上的表情颇为严肃。

    陈宇父亲转头看向自己的妻子,只见她深深地埋下了自己的头在胸口。

    当陈宇父亲看过他们拿来的证据,然后转身费力的往陈宇妈妈那里走去,他还是帮她解开了绳子却不敢看陈宇妈妈。

    陈宇妈妈流着眼泪默默地望着他,只低低的一声:对不起。

    “别害怕。”他轻轻地抚摸她的脸,擦着她脸上的眼泪,然后带着她上了自己的警车。

    一路上夫妻俩都没再相互过问,陈宇妈妈在哭,陈宇爸爸就在帮她收拾脸上的伤。

    这晚的夜空特别的沉闷,已经快要半夜,这夫妻俩却在警局里度过。

    第二天早上缓缓刚到办公室楼下就被陈宇爸爸拦住,缓缓的表情颇为冷漠:我跟你无话可说。

    所以陈宇爸爸没说话,只是扑通跪在了她面前。

    缓缓一震,随即恼怒的皱着眉问了一声:你这是干什么?

    “给我几分钟,摆脱”

    刘颖跟陈秘书刚好一起放下车子过来,看到此情景立即下车跑过去到缓缓身边:怎么回事?

    “你们俩处理一下。”缓缓懒得多说,只交代一声就要走。

    “陈宇差点死了,那年!”

    缓缓决绝离开的背影突然不动。

    刘颖跟陈秘书互相对视一眼,也是疑惑的望着跪在地上的那个人。

    二十分钟后她的办公室里,陈宇的爸爸站在一旁将三年前陈宇生病的事情讲了一遍,也就是那年陈宇妈妈因为手头紧没办法给儿子治病所以才挪用了公款,缓缓觉得这个母亲倒是真的疼爱儿子。

    只是……

    没有就可以去犯罪么?

    “陈警官,我很同情你家曾经的遭遇,但是现在你儿子健康的长大,你妻子也受到应有的惩罚,我不觉得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只要你肯开口她可以不用坐牢?”

    “昨晚管家对我说了你同他讲的那番话,将心比心我虽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也绝非无情之人,听了很是动容。”

    缓缓站在窗口望着窗外,声音虽然平淡,眼里却多的是薄情。

    “所以……”

    “所以我就要原谅她让我差点失去儿子的罪?还要救她那个真的犯了法的仇人?既然你整天担心小宇被人绑架就该明白我昨天的感受,我无需对你妻子有任何愧疚。”

    “简太太……”

    “你走吧,在我没有改变主意让事情变得更坏之前。”

    缓缓没有看他,只那么平淡的说了一声。

    “简太太,我……”

    “你不要以为你跪下来是在救她,若不是你当丈夫的这么多年纵容她犯错或许她也不会做出昨天那么出格的事情来。”

    “我清楚,可是我欠她的太多。”

    “她既然嫁给一个警察就该想到自己将来回收的苦跟惊险,既然是她自己选择你就不欠她。”

    “果真如她说的那般,你们有钱人真的很绝情。”

    “如果不是我的人及时找到了我儿子,在仓库那种密不透风又味道奇怪的地方,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绝情?你说谁更绝情?”

    “送客!”

    当背后终于沉默,她扬了扬下巴冷声命令。

    一直站在门外的人推门进来:陈先生请!

    陈宇的爸爸离开,缓缓才转头回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下。

    所有的原因,都不该成为犯错的理由。

    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一个男人宠溺一个女人可以宠溺到让她犯罪。

    不,那不是宠溺。

    缓缓突然想,若是当年陈宇的父亲及时的发现并且阻止,当年他们或许会受难,但是却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刘颖后来进来给她送了杯水,低声问她:你还好吧?

    “是不是觉得我很绝情?”

    “有点,不过……人太博爱了也麻烦。”刘颖想了想笑着说完。

    缓缓倒是很意外刘颖这么说,却还是挑了挑眉:那我继续绝情吧。

    其实刘颖内心深处是有自己想法的,她在外面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内容,如果是她可能就心软的放了那个女人了。

    但是她也不觉的缓缓这么做就是错,毕竟每个人做了错事都是该受到惩罚的。

    中午她突然想吃甜品就开车去了袁欣那里,袁欣告诉她那天连雪月找她的事情,并且把自己的一些想法都说给她听。

    缓缓现在有点不想管别人的事情,只是点点头问她这几天好不好。

    “我这几天还不错,只是你好像……我听程锦说了泽泽的事情,好在是虚惊一场你现在还怀着一个所以一定要放松心情别太绷着了。”

    “我知道。”缓缓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上,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

    袁欣看她好像精神有点不好,还是有些担心,又让人帮她调了一杯喝的放松心情。

    “听说小枫带着小澈在学校里当孩子王,看来这兄弟俩往后很多年里都得这么横霸学校了。”

    “唉,我已经想到将来学校老师隔几天就打电话给我的惨状。”

    “程锦说他们那时候也是这样。”

    缓缓倒是真的幻想了一把简行他上学时候的样子,他说他上学的时候超级乖的,听袁欣这意思,她觉得她老公肯定是撒谎了。

    也是,她那么腹黑能装的老公怎么可能是个那么简单的人物。

    “唉,真想去他们的学校看看,我总是觉得他们的学校里一定很有故事。”

    “可以去看看啊。”缓缓觉得这个主意很多,所以下午叫上另一个孕妇一起去了她们的老公曾经念过的大学。

    因为他们还曾经捐助过教学楼之类的,所以一问他们的事情竟然还被说的有声有色的,当然也包括曾经的风流话题,三个男孩子身边从来不缺美女追随着。

    这话题……

    有点酸,但是又有点想笑,谁还没点曾经?

    走到湖边的时候婓云摸着自己的肚子嘟囔:孩子啊,你们的爸爸前面三十年一直不叫人省心,后面的三十年总该叫人省心了吧?

    “这个说法是哪儿得来的?”缓缓好奇的问。

    “老人家不是都这么说嘛,人年轻的时候享福老了肯定要受累,要是年轻的时候受累肯定会年轻的时候享福。”

    “那你惨了。”袁欣突然说了声。

    “为什么?”婓云吓坏。

    “你从小就这么幸福的大小姐,老了说不定真的会受累。”

    缓缓听着她们俩瞎聊竟然觉得很可笑,也不知道她们俩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丫的讨厌,那王程锦曾经那么多女人追他你也得小心点,说不定什么时候有个女人领着比小枫还大的孩子到你们家门口去堵着叫王程锦爸爸。”

    “那要是现在多给我几个儿子我倒是乐意收的。”袁欣倒是表现的很大方。

    缓缓忍不住笑起来,婓云也指着她说不出话,真没见过心这么宽的女人。

    袁欣这两年仿佛越来越从容,越来越温柔了。

    曾经她总像是个孤独的人,现在好像慢慢的变的像是一个热心热肺的人了。

    王程锦给袁欣打电话问她在哪儿,袁欣神秘兮兮的说:你猜?一个你绝想不到的地方。

    “喂,你们俩快来看,湖里有一群野鸭子。”

    “该不会是去了学校吧?”王程锦刚跟客户谈完生意准备去店里,但是听到那边的话只好把车子停在了路旁。

    袁欣站在远处朝着湖边的两个女人挥了挥手,然后继续低头跟他打电话:嗯。

    她没说。

    程锦,一直想到你上学的地方看看,没想到这么快能梦想成真。

    程锦,真想回到你上学的时候,然后跟你一起长大。

    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他最真诚,最真实的时候。

    自从两个人相识王程锦便是那副老辣的样子,她从来没见他孩子气的一面,心里总是遗憾着。

    王程锦一只手搭在方向盘轻轻地敲打着,一只手捏着手机在耳边,低着头浅笑着:等儿童节我陪你去我念初中的地方去看看。

    “你说的啊,可不准不算数。”

    袁欣惊喜的立即要他保证。

    “嗯!”

    王程锦挂了电话后便去了简行的办公室,既然女人们在一起看老公待过的地方,他倒是也想去看看自己老婆上学的地方。

    “还是单独行动吧,何况……”

    简行想起自己那年突然兴起的去她学校,她毕业后就在英国没回来,他到她学校的时候他们正是下课的时候,他远远地看着她跟几个女同学站在教学楼前商量着什么,然后一个蓝眼睛的男孩子突然走到她面前单膝跪地表白。

    他捏着手机坐在沙发里,王程锦不知道他在干么。

    缓缓收到一条信息。

    “你在大学的时候被表白了几次?”

    缓缓一怔,不了解他怎么突然问这个,然后把他的信息原原本本的给他返了回去。

    简行低头看着手机然后眉头稍微皱起来,眼神内却闪过些许笑意。

    “你去过傅缓的学校?”

    “嗯!”

    王程锦倒是记得那时候简行去英国出差过,但是当时他们无论怎么问他都否认。

    现在竟然就这么无心的承认了,王程锦笑了笑:傅缓知道么?

    “不知道,不过我去她学珠宝的学校她是知道的。”

    简行觉得,可能太美丽的女人走到哪儿都不缺表白的对象,说起来他还真是有点生气了,她身边怎么总有爱慕她的男士?

    三个女人从学校出来后就各自回家了,缓缓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简行的车子也刚好到家门口,两个人打开车窗相视一笑,缓缓的车子先进了家门口。

    简行跟在她后面,却是意气风发。

    缓缓下了车后就扶着自己的老腰站在旁边等他走近,然后仰着头望着他:一年到头都在穿正装,很少穿运动,等改天我们多去买几套运动吧?

    “够穿。”

    他搂着她一起往里走,两个人的背影看上去那么的般配。

    “我每周都去运动场运动,那时候都会穿运动,你改天去观战?”

    “你跟王程锦还有顾城?”

    “嗯,有时候还会有些学弟。”

    “他们帅不帅?”

    “没你老公帅。”

    他摸了下她的脑袋,然后不悦的提醒。

    缓缓忍着笑跟他进了客厅,冯凌菲突然冲出来抱住她:亲爱的,我怀孕了。

    缓缓惊了一下子,下意识的回抱住她,冯凌菲激动的眼眶都湿润了,又哭又笑的望着她,似是等待着祝福。

    “真的?恭喜。”

    缓缓就感觉自己好像又怀了一个一样,又惊又喜。

    没想到有个人怀孕会让她觉得比自己怀孕还要紧张。

    “嗯,我要给王洛阳一个大惊喜,我想好了,我先不告诉他怀孕的事情,等我生产后再给他打电话,他一回来就看到自己有个大胖儿子一定会开心的蹦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你怀孕这段时间都要在我这儿?”简行的眉头稍微皱着。

    “是啊,正好你们家阿姨也有照顾孕妇的经验,我在这里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而且再过几个月缓缓刚好生漫漫,我正好可以先观察一下生孩子的情况。”

    简行眉角抽搐,实在是想不到她为什么想要观战生孩子这事。

    “相信我,你看过之后一定会后悔莫及。”缓缓非常缓慢又深刻的语调跟冯凌菲说。

    “呃……”冯凌菲挑挑眉,但是想想自己在那么残酷的美国都能杀出一条血路还能怕生孩子这点小事?

    简行就是见识过她生孩子才会反对她要三胎,一个男人尚且觉得残酷,何况女人。

    而总有一天冯凌菲也会后悔自己当初说的话,生孩子这事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

    冯凌菲现在摸着缓缓的肚子格外有感觉,缓缓觉得她好像是在摸自己的肚子一样惊喜。

    吃过晚饭缓缓被冯凌菲拉着在她房间里聊怀孕注意事项,简行哄孩子睡着之后就着急想要跟老婆过后半夜,所以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干着急。

    等到缓缓回去的时候他刚又翻了个身,然后立即爬了起来:你怎么才回来?

    缓缓……

    “我要不要现在就给王洛阳打电话,我保证王洛阳会立即飞过来带她走你信不信?”

    缓缓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眼神里酸溜溜的,忍笑。

    “你不信?我真打了?算了,我才懒得多管闲事,我陪你去洗澡然后睡觉。”

    “你还没洗?”

    “洗了,再洗一遍。”

    果然是再洗一便,还是从外到内,洗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缓缓在床上敲打他的肩膀:你真讨厌,我的腰上都清了你看看。

    “好,我看看。”

    缓缓没想到他真的要看,突然就到她下面去了,紧张的她立即想抱他却没抱住,然后……

    后来房间里终于安静了,她轻轻地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

    后来听他的心跳像是她的必修课,会让她整个人都变的柔软。

    “缓缓!”

    “嗯?”

    “今天去我们学校?”

    “嗯。”

    “听到什么?”

    “听到当时很多女孩子在追求你。”

    他笑,那是一种自信又无奈的笑,似乎那是天生该有的事情,很麻烦,摆脱不掉,除去男孩子被满足的那点虚荣心,他真的很讨厌被女生表白。

    “你在英国念书的时候我去看过你。”他突然说了一声。

    缓缓抬眼望着他,等待着他解惑。

    “那是突发奇想,就是想去看看那里有什么值得你那么留恋,看完就悄悄回来了。”

    缓缓的心突然跳的有点不规律,看着他眼里像是有些失落,她突然有些心疼,正如袁欣说的,她也是缺少了他的太多时候。

    所以往后下半生,他们一定不能再错过彼此的一点一滴了。

    “那当时你为什么不去找我见面?”

    “是啊,那时候我们都已经是夫妻了,我真该当时就冲上去把那像你表白的小子踹飞然后搂着你在你的学校招摇过市让他们全都知道你是我简行的老婆。”

    缓缓……

    “知道我当时有多讨厌你么?即便你拒绝了他。”

    缓缓猜得到,他虽然很会压制自己的脾气,但是就像是他身边当时有姜爱,她虽然表面上装作无所谓,但是越是装作无所谓其实就是因为心里有这么个人,然后排斥这个人身边有别人。

    他轻轻地抚着她的美背,然后在她额头轻轻地吻着。

    缓缓突然想到,姜爱进监狱好像也有快四年,时间如手中的沙粒怎么都抓不牢。

    “简行。”

    “嗯?”

    “今天我才知道陈宇的妈妈当年犯错是为了给儿子治病。”

    “是么?”

    “嗯,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是我们家遇到那样的状况,我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若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帮我,我是否有勇气为了儿子而做违法的事情。”

    “你不会,你就算上街乞讨也不会,况且以你的智慧跟人缘应该也不至于太难筹到那笔钱。”

    简行搂着她望着屋顶的灯低低的说着。

    “真的?可是我觉得我的人缘真的不怎么好啊。”

    缓缓望着他,眼睛里全是疑惑。

    而简行却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将她的脑袋压在自己的胸膛不再与她对视。

    她的女人缘或许查了点,但是她的男人缘真的好到让他生气。

    后来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真的穷困潦倒到了上街乞讨的地步,然后下着大雨的日子她落汤鸡一样的在街上游走,而她身后跟着一个同样湿漉漉的男人一直在默默地照顾她。

    而那个男人,从身形到衣服,她醒来后都确定那就是简行。

    不过她刚有点意识就觉得胸口有点湿润,当她慢慢的睁开眼,当她抬手摸到毛茸茸的东西,然后立即无奈的笑了一声,嘀咕着:简行。

    简行没说话,只是抓住她的手举起,然后一点点的往上吻她。

    “宝贝,早上的你好香。”

    “所以你已经打算开吃了么?”

    缓缓忍笑问他,长睫垂着,脸上却满满的春意。

    “嗯,所以你准备好了么?”

    “没有!”

    “那我来继续帮你准备。”

    “啊!”

    缓缓被摸到要害立即侧了身,然后他从她的身后轻吻着她的后颈,一直到她的香肩。

    “我可不可以拒绝?”

    “夫妻恩爱会让我们漫漫也感觉很幸福。”

    他一边含着她的耳垂一边低喃,手轻轻地在她的美妙身形勾勒着好看的弧度。

    早饭的时候冯凌菲酸溜溜的说:孕妇要节制,要节制啊。

    缓缓……

    简行走在冯凌菲身边将她搂住:嗨,若不然我现在送你回美国怎么样?

    “我才不要回去,大夫说前三个月尤其要节制,所以你想都别想让我走。”

    “那您就把刚刚的话收回去,并且以后不准再说。”

    “呀,你小子又威胁我?”

    “不,是下一次你再说,我们就在你面前不节制。”

    “你你你……”

    “就算他想我也不会答应的,您放心吧。”缓缓说完先到了饭厅坐下。

    “爸早!”

    “嗯”

    缓缓跟简励互相问过早安后他们娘俩才过去,那俩小的先跟他们打招呼,然后又叫:姨姥姥早安,爸爸早安。

    “乖!哥哥弟弟早安!”姨姥姥很是温柔的回应。

    简行坐下后看着对面坐着的女人突然有点不高兴:你以后别再坐在那边了。

    缓缓抬眼,以为他说的不是自己。

    “就是你,坐到我身边来。”

    那幽深的眼神格外的执着,缓缓竟然无言以对。

    “坐哪边还不都一样嘛,都是自己家人。”简励就说了句。

    “就是,我跟你坐你不高兴啊?”冯凌菲也不满,觉得这绝对是赤条条的嫌弃。

    “是啊,我都坐这边做习惯了,让小姨妈跟你一起坐吧。”缓缓也说。

    “我说让你坐到我身边来!”

    ------题外话------

    作者:哎呦呦,简总你何必这么执着,这么粘着你老婆真的好么?

    简行:你这个蠢女人永远不会懂我们夫妻感情有多深。

    作者:我一口鲜血喷死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