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我让他别再来找我!”可是心里还是好痛。

    年纪大一些才会明白,疼痛是无关年龄的。

    再大的年龄也会有疼的要昏厥的时候,如孩子般无助的时候。

    缓缓的心一痛,下意识的看向陈秘书,陈秘书点头离开,她轻轻地拍着冯凌菲的后背:你会回到他身边的。

    “他让我给他一个回去的时限,我说一年半载,缓缓,我会不会想死他?”

    “不那么想念,以后就不会那么甜。”

    缓缓低声说,然后疼惜的帮她擦眼泪,缓缓觉得冯凌菲不像是小姨妈更像是姐姐。

    冯凌菲哭着哭着突然笑了声:让你见笑了。

    这段日子的相处,其实缓缓见到这个女人的很多面性,但是还是第一次见她哭的这么伤心,但是谈何见笑?

    自己又不是没有哭的喘不上气来过,也难过的一病不想起过。

    “我根本连一点想要告诉他我怀孕的**都没有你知道吗?我以为我会有那种冲动,但是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眼我只觉得我做的一切不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这件事好像都与他无关。”

    冯凌菲之后冷静下来坐在沙发里对她讲。

    “我就是很好奇这几天你们俩住在一起怎么过的?”缓缓其实一直不太好意思问,但是还是提起了。

    冯凌菲当然会往那里想,然后尴尬的笑着说:我说我有妇科病。

    这么自毁的人真的不多见。

    冯凌菲又回到了简宅住,简行回到家就看到她跟他老婆在看电视,并且还指使他儿子帮她端茶给水。

    “小澈,帮姨姥姥拿那个点心,一个就可以。”冯凌菲仰着下巴望着茶几上盘子里的点心。

    小澈看了一眼有点不情愿,但是还是要去帮忙,弟弟在旁边看到后却是先哥哥一步拿到了点心然后迈着他的小长腿往冯凌菲跟前走去,伸着手给冯凌菲往嘴里塞。

    小澈手里捏着一块点心刚要往自己嘴里放,抬眼看到他老妈在看他便立即又拿过去给他老妈吃。

    缓缓受宠若惊,正吃着呢抬眼就看到简行回来。

    “简总回来了!”

    “呀,我们小简回来了。”

    简行……

    一个叫他简总,一个叫他小简,他深深地怀疑自己在这个家的位置。

    “爸爸。”

    兄弟俩异口同声跟简行打招呼。

    “嗯。”

    简行在旁边坐下,把外套搭在旁边转眼看向他老婆:简总这两个字也是你叫的?

    “呃?那我叫什么?”缓缓眨眼。

    “你该叫什么你不知道啊?”

    简行要被她逼疯,眼神要吃人似地看着她。

    “叫老公!”小澈立即说。

    “叫宝贝!”

    “那是心肝,爸爸叫妈妈的。”

    弟弟看像哥哥,那眼神仿佛在说原来是爸爸叫妈妈啊。

    简行……

    傅缓……

    “噗!”冯凌菲觉得这真是好大一场戏啊,仅仅是一家四口就可以这么搞笑吗?

    “那你们爸爸叫妈妈心肝,妈妈叫爸爸什么啊?”冯凌菲继续挖掘,她觉得缓缓不可能在床上还叫简行简总吧。

    “简总。”

    简澈最常听到的就是他妈妈叫他爸爸简总。

    缓缓觉得简总挺好的,有点正经,又有点不正经。

    反正全靠眼神,全靠当时的感觉。

    “谁说的?我叫老公的时候你们俩没听到?”缓缓仔细想了想,觉得她分明也在他们面前叫过简行老公。

    有时候这家伙很执拗,不管场合的就要她改口。

    “妈妈羞羞。”弟弟突然抬起手指着他妈妈,一只手捂着嘴贼笑起来。

    简行的手机响起来,把眼神从儿子身上移开之后转身拿起旁边外套里的手机看到是王程锦才接起电话:“没在我这里。”

    “知道了!”

    “谁?”

    “程锦,问我袁欣在不在家里。”

    简行嘟囔了一声,猜测王家又有变动。

    袁欣站在王家门外,两个小的在陪着长辈吃饭,她在回家的路上被截到这里来,只是孩子进了门她却只能站在外面。

    幸好现在是六月,只是温热的风轻轻一吹,她竟然眼眶里像是进了沙子。

    仔细回忆快五年了,在这个家里从一开始的被当做生子工具,到最后被赶走,再到后来跟王程锦和好却不被家里承认她这个媳妇。

    她转眼看向里面,然后继续低着头在外面等着。

    她不敢告诉王程锦,她就想一个人把孩子从里面要出来。

    她允许自己的孩子跟奶奶吃饭,但是她不允许孩子的奶奶不把孩子还给她,这件事她不想等王程锦来处理,毕竟他们是母子,总是撕破脸不好。

    所以她告诉王程锦她在简家做客一会儿就回去,她却忘了跟傅缓提前打好掩护。

    只是天都黑了,王家的吃饭时间已经过去,但是孩子还是没有出来。

    她站在院子里好一会儿,看着里面的灯都亮了起来,透过那个大玻幕她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年长的妇人带着她儿子女儿在里面。

    只是小枫一抬眼看到窗外妈妈在朝他招手,然后立即甩开了奶奶的手往外走去。

    王家主母看了眼自己孙子要跑立即叫住:小枫。

    小枫转头,看着还在奶奶手里的妹妹,然后又折了回去。

    袁欣往前走了两步,总觉得儿子好像在做什么。

    “小枫,你不要奶奶了吗?”

    “你不是奶奶,你是狼外婆。”

    小枫拉着妹妹往外走,并且对奶奶说道。

    王家主母的心里一痛,脸色顿时煞白:快把他们兄妹拦住。

    管家立即上前去拦住人,小枫却上前去推管家,管家一抬手他就抓着管家的手用力的咬了一口:妹妹快跑。

    管家怎么敢太用力对两个小孩子,那俩小家伙一溜烟就往外跑了。

    “你干什么吃的?”王家主母显然怒了,然后立即追了出去。

    “姓李的女人你今天要是敢把孩子给我带走试试。”

    袁欣刚拉住儿子女儿的手,听到这话之后只说了一声:抱歉我不姓李,我姓袁。

    “我不管你姓什么,总之今天你绝不能把我孙子孙女带走,我早说过孩子你愿意生多少王家都养得起,但是王家绝不承认你。”

    “我早已经不需要王家承认,我有我的丈夫有我的孩子,总好过您这样堂堂王家主母却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宅子里。”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们回家了。”袁欣才不想跟她吵架,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女儿低声说了句。

    两个小家伙被她一左一右的拉着,只是一转身就看到王程锦站在那里。

    “爸爸!”

    小诺一看到爸爸立即就跑了过去,王程锦弯身将女儿捞起来抱住然后上前去。

    袁欣心里狠狠一颤,他竟然还是找到这里。

    “程锦!”身为母亲,见到儿子的那一刻她的心里竟然一抽,像是预感到儿子不会站在自己这边,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差了。

    “我说过以后别再碰他们兄妹俩,这是我最后一次好好跟您说这件事。”

    王程锦说完之后转身抱着女儿往外走,袁欣领着儿子跟在后面。

    王程锦的母亲站在门外看着那一家四口越走越远心里却是不争气的难受起来,甚至眼眶也开始泛红。

    好像,所有的人都已经背弃了她。

    她只不过是想跟孙子孙女好好吃顿饭玩玩,没想到都不能被允许。

    他们竟然连一个上了年纪的长辈都容不下。

    王程锦抱着孩子上了车,袁欣开车跟在后面,小枫坐在后面疑惑的问了声:妈妈,奶奶为什么不跟你还有爸爸一起住?

    袁欣没料到儿子会问这么严肃的问题,想了想也只能照实说:你奶奶不喜欢你妈妈。

    “为什么?妈妈这么好。”

    这话顿时叫袁欣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儿子觉得她好就行了。

    “我们在每个人眼里的样子都是不一样的,你也不会觉得每一个小盆友的妈妈好不是么?”

    小枫认真想了想,那倒是真的,但是奶奶到底为什么不喜欢他妈妈?都是他最爱的人呢。

    回到家后王程锦还不高兴,打发儿子女儿回房间然后转身问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

    “你刚刚没有看到小枫主动带着妹妹走向我么?这就说明现在不需要你我也能把他们从老宅带出来了。”

    “是么?你真以为要不是我去了她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带走孩子?”

    袁欣……

    “你们根本出不了王家的院子。”王程锦稍微摇头,脸上的表情显然有些凝重。

    “你为什么要撒谎呢?你知道你平时从来不会主动去别人家做客么?”

    袁欣……

    她不知道,她没什么印象,不过尤其是开了店之后她好像更不喜欢去别人家里了,所以他是从那里面寻找到了蛛丝马迹知道她撒谎?

    “我给简行打电话过去,你觉得他会帮你圆谎?”

    “我根本没跟他们夫妻穿通过,再说简行怎么会帮我圆谎?”袁欣根本想都没想过这些,她根本没觉得王程锦会打电话过去问。

    但是她该想到的,他那么了解她怎么会听不出她是撒谎。

    “王太太,你对我能不能认真点?”

    “下次我保证一定告诉你,够认真么?”

    “过来。”

    “干嘛?”

    “到我怀里来。”

    袁欣……

    超级没用的去他怀里,不等他张开怀抱已经主动的伸出手臂去抱住他的腰,声音也软了下去:我发誓我以后绝不会在瞒着你。

    “她去店里找的你?”

    “不,在回来的路上。”

    她把孩子从车子里,拉出来带他们走了,她就开车跟在后面。

    本来人家根本不打算让她进院子的,她跑的超快,像只不讨喜的狗,但是却特别憨厚的硬是冲了进去。

    他无奈的叹了一声:欣欣,以后别再这样。

    “嗯!”

    偶尔他甚至有过搬出这个诚实的想法,但是想想自己的一切都在这里,而那个人又是自己的母亲。

    他要是不管她,那么还有谁管她?

    可是像是这样的事情他真的不愿意再发生。

    隔天冯凌菲去袁欣店里打发时间,突然提了一声:其实我跟你婆婆见过几次,她表现还是不错的,我在想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嗯,不过那或许不是误会。”袁欣垂着眸子想了想,想起那段伤神的过往,她其实对王家也有愧疚,而且很浓厚的那种。

    “你婆婆显然对你的偏见是根深蒂固的,我觉得与其这样担心她哪一天再掳走你的孩子,不如试着跟她讲和。”

    “讲和?”

    “嗯,这事听起来你好像很掉价,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王程锦?现在你有筹码,跟老太太讲和再合适不过。”

    “筹码?你指小枫跟小诺?”

    “对,就是他们兄妹,他们就是你最好的筹码,用他们再次住进王家去,只要住进那个家里,剩下的不就可以慢慢化解?”

    “没用的,我以前就住在那里过,但是老太太只要孙子不要我的。”

    “现在你还有女儿啊,何况现在也已经不是当年,老太太一个人孤独久了难道内心就真不渴望那个大宅子里多几个人?”

    袁欣听着冯凌菲的分析不自觉的心动了下,她对她婆婆说实在是有些发憷的,但是冯凌菲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你不用希望你跟你婆婆的关系好的跟你跟你妈妈那样,那是不可能的,我国五千年来就没有那么真好的婆媳关系过,反正你现在就是在家睡个觉,回到老宅有人煮饭,有人打扫,你就乐的每天上个班接送孩子都有人替你,多好?”

    袁欣不知道冯凌菲怎么想事情那么通透,但是她怕自己定力不够,那位老太太比较喜欢强势的女人,她这种看上去就很弱的一向是不受她喜欢。

    “她很喜欢旗袍你知道吗?我也是通过旗袍跟她认识的。”

    袁欣抬眼,她好像听说过,但是没怎么关注。

    “你何不从这方面下手?”

    “什么意思?”

    “送旗袍啊。”

    袁欣……

    “你不会连这个都不会吧?她不是喜欢旗袍么,你就把最名贵的旗袍捧到她面前,我就不信她不动心。”

    袁欣……

    或许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袁欣其实是动了心的,但是她认识的人就那么几个,她上哪儿去倒腾什么名贵的旗袍?

    袁欣没把事情告诉王程锦,但是自己却想了很多,与其让王程锦那么提心吊胆,好像真的不如她把婆媳关系搞融洽了。

    可是当初她试过了,那么低微的却也没能跟婆婆搞好关系还是不被承认,现在……

    或许冯凌菲说的很对,毕竟过了五年,人年纪大了总是渴望有亲人在身边,而据她所知王程锦的父亲已经搬出去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就她一个人在家住,所以,现在会不会是最好的时机?

    中午冯凌菲去看简行,好奇的问了句:听说你以前喜欢一个姓姜的女孩,是不是真的?

    简行转头看她:你从哪里听说这种无稽之谈?

    “呃,难道没有么?我最近认识几个贵妇,没事就聊个天打发时间,然后听她们说的,听说那个女孩坐牢了,好像还是个影后呢,但是后来因为你把自己毁了,听说她主使杀人还差点杀了缓缓?”

    这些女人真烦,简行头疼的看着手里的文件,然后抬眼看她:我等下有个应酬你自己去找朋友吃饭吧。

    冯凌菲……

    “不要去找我老婆!”

    “简行你……”

    “我怎么?”

    “简直无耻!”只认老婆不认长辈,简直让人不能忍。

    冯凌菲甩门而去,他却是抬了抬眉眼,心情并没有受到影响继续认真工作。

    吃饭的时候给缓缓发信息:午饭吃什么?

    缓缓把工作餐拍给他,然后问他:听说你又惹小姨妈生气?

    “她去找你?”

    “没有,只是发了个信息。”

    “晚上回去的时候给她带个礼物。”

    “你带!”

    “乖,这种事情你比较擅长。”

    下午冯凌菲都在球场呆着,听简励说来这边打球的很多搞金融的人,所以她一直在观察,却没想到见到一位同行。

    于是她又开始认真上班,当然她不再当教练,而是搞起了接待,简励问她干吗要做这些,她说女人要能屈能伸。

    缓缓下午去接小澈放学,看到门口班主任失望的眼神后不自觉的心内笑了笑,小澈从里面跑出来,老师笑着夸赞:小澈最近很听话,对了,小澈爸爸怎么没有来呢?好久没有见他了。

    “他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家煮饭了。”

    “啊?”

    “恐怕刘老师不知道小澈他爸爸平日里除了工作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下厨吧?”

    “呃?”

    “等下次我叫他过来见你,小澈跟老师再见。”

    “老师再见!”

    老师抬了抬手,表情却相当的尴尬。

    缓缓回到家后看到坐在沙发里看报纸的男人,抬了抬脚踹了踹他:喂,小澈老师想见你呢?

    “嗯?”

    “爸爸,我们刘老师喜欢你。”小澈说完后坏笑了声然后就跑了。

    简行抬眼看着他老婆,只见她唇角民成一条直线保持微笑,眼神却有点凶的放光。

    “刘老师是谁?”

    “你不知道他们刘老师么?那个二十岁出头就已经是他们班主任的女孩子?应该也是他们学校老师里的一朵鲜花吧?”

    “呃,没有印象。”

    缓缓走过去坐在他膝上,一只手搂住他脖子搭在他肩上手指轻轻地敲打着:真的没印象?

    “没有。”

    “那人家怎么那么挂心你?”

    “那你怎么回她?”简行一只手抓着她扯他衬衣的手,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上,一双如墨的眼就那么仰望着发光的女人。

    “我说下次找你去见她。”

    “哦?简太太这么大方?”

    “哼,你别以为我真大方啊,少给我勾三搭四的,再不检点小心我……”

    “你还要怎样?难道我最近还不够憋屈。”

    缓缓……

    每次她想发火他都是这幅样子,不就是一阵子没发生关系嘛,搞的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他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了句什么,在她耳根红透的时候牵着她的手往他的裤子拉链上放过去,缓缓下意识的真要去捏,结果就听到门口有人走动的声音,吓的缓缓赶紧从他身上弹了起来往楼上走去。

    简励跟冯凌菲带着弟弟回来,一抬眼就看到简总支撑着额头坐在沙发里不知道在苦思冥想什么,样子十分认真。

    “咦,今天家里怎么这么安静?”冯凌菲不适应的问了声。

    “爸爸!”弟弟则是看到爸爸就朝着那边跑过去。

    简行只觉得那个地方被压迫了一下,有些疼的脸色发黑,弟弟却不知所云的爬到他身上去,为防止儿子刷下来他也只好抬手把儿子搂住。

    冯凌菲跟简励在沙发里坐下并未发现异常,只是低声问:缓缓上楼做什么?

    她还能干什么?

    这些人可真会打扰他的好事。

    本来想让他老婆给他试试坏了没,谁知道突然家里长辈就回了,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你爸妈现在走到哪儿了?”吃饭的时候简励问缓缓。

    “前两天还在普罗旺斯,估计现在已经到别的地方了吧,听说他们要游览一些有历史的地方。”

    “看来你爸爸现在是真的放开手让你干了,他也终于实现了年轻时候跟你妈妈的理想。”

    “嗯!”

    其实简励很喜欢现在这样,傅国安终于放开手让他儿媳妇大展拳脚,也不再阻拦孩子们之间的感情。

    “等我年纪大了,也跟王洛阳去周游世界去,王洛阳特别喜欢运动,肯定会特别喜欢旅行。”

    “他应该更喜欢悬崖陡峭。”简行想了想说。

    冯凌菲……

    一天栽在自己人手里两次,冯凌菲有点崩溃。

    “冯小姐房间里的花可真好看呐。”阿姨打扫完卫生从楼上下来说。

    “花?什么花?”

    “我看到里面放了好大一束百合。”阿姨一怔,随即描绘到。

    “我没买花啊,谁买的?”

    冯凌菲看看缓缓又看看简行,然后嘴角抽了抽:你可别说是你买的,打死我都不信。

    “我当然是帮我老婆买,百合打折顺便帮你买的。”

    “你……”

    不过冯凌菲的心情还是很好,回到房间看到花闻了闻,然后好心情的挑了挑眉,嘴角也弯着。

    发朋友圈:感谢外甥的百合。

    简行无奈叹气,外甥这俩字真的是……

    虽然是事实,但是总感觉不太对。

    不知道她朋友圈的人怎么评价他这个外甥。

    只是转头看着缓缓穿着棉质的睡衣从浴室里出来,禁不住多朝着她的腿上看了两眼,因为她的肚子大了,此时没到膝盖的裙子这会儿因为肚子而翘着显得有些让人想入非非,一探裙底的风光。

    他就坐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她走近,缓缓擦头发擦的很认真,还说:我去剪短算了,好累。

    “过来我帮你。”

    缓缓立即走上前去,然后将毛巾放在他的手里。

    简行站了起来,换她坐在沙发里被他服侍着。

    每次帮她擦头发的时候他的动作都很温柔,那手指像是在给她按摩一样,并且比任何的按摩师技术都要好,至少对她而言。

    “为什么订了花却不过去拿?”他问了一声。

    缓缓垂着眸正在享受,听到问话后长睫动了动,好看的脸蛋上神采奕奕:知道你肯定会去。

    如果不是去给冯凌菲拿花,应该是他去接儿子的。

    “不是怕老师见到我跪倒在我西装裤下?”他一本正经。

    缓缓却觉得他此时真不正经,聊这么正经的话题都能被他带歪了。

    “你以后少损冯女士两句吧,孕妇不易动怒。”

    要说起孕妇做的最不易的大概就是他老婆,两次怀孕俩人都在闹,还好最后关头他都在,否则他得懊悔死。

    “我知道了!”

    有时候他是认真的,怕冯凌菲总去找缓缓抱怨,然后把缓缓的心情也弄糟了,说实话他觉得他老婆事情够多了,公司的事情就先不说了,家里家外好像也总是少不了她要忙的事情。

    其实他多希望她只是他一个人的傅缓,是他一个人的简太太。

    可是,她身在简家却是姓傅。

    傅家独女就得有担当,他作为一个男人也只能干看着,只能在她需要的时候才插手帮她。

    但是冯凌菲其实也不容易,一大把年纪还没搞定自己的竹马,想起来也是可怜,所以他决定以后还是稍微悠着点。

    对简行,冯凌菲是这样想的:久病床前无孝子!

    没指望过他一直能好好地跟她说话,能不赶她出简家她就谢天谢地了,其实她知道简家人都把她当自己人,虽然她姐姐不在了,虽然有时候嘴上会闹,但是这不正是一家人才会有的相处方式么?

    晚上缓缓跟简行躺在床上,缓缓躺在他怀里被他抚着小腹,另一只手握着一本书在给她低低的念着,哦,不是给她,是给漫漫。

    漫漫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还没出生就被爸爸这么宠爱。

    晚上两个人不能做别的事情,为了转移注意力简行就开始给女儿搜罗故事书,这晚他不知道女儿睡了没,总之他怀里的女人是被他给念睡了。

    轻轻地放下书本在一旁,然后关灯,转身搂着她心无旁骛的睡觉。

    顾城的女儿出满月后就开始请客,在酒店大摆宴席,婓云也抱着女儿到场。

    其实本来是计划在家里的,但是婓云一个月不出门实在是憋坏了就要求在外面,一家人都宠她便由着她在酒店里办了这个满月宴。

    凌菲壮着胆子把小铭心抱在怀里,眼眶都湿润了:她好小啊,唉你们快看,她在对我笑,对我笑呢。

    袁欣跟缓缓围在旁边看着,然后不自觉的也笑了起来:她真的对你笑呢。

    冯凌菲感动坏了,当即包了个大红包给铭心,顾城说:给我给我就行。

    刚打开上衣口袋准备收就被婓云拍了下:给你什么啊?

    逗的满屋子里年岁大的小的都笑起来,顾城说:老婆收,老婆收。

    婓云得意的哼了一声,然后又跟大家去看铭心。

    “哎呀,我终于算是解脱了,这辈子终于算是圆满了,没想到我婓云竟然年纪轻轻就能儿女双全,哈哈。”

    婓云是真高兴,她本来以为自己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但是后来不仅有了第一个孩子还有了第二个,并且是一儿一女,现在婆家根本就是把她当成了顾家的大功臣各种宝贝她,顾城更不用说了,现在是让他上东他不敢往西。

    冯凌菲听着却心里酸酸的,一个劲的懊悔自己没有早点生宝宝。

    不过现在肚子里也已经有一个,她已经很高兴了。

    袁欣跟缓缓分明都有两个孩子,但是对婓云的生活也还是艳羡不已的,一个女人要是好命起来真的是叫人妒忌,想想当年这还是个为爱情困惑的小女孩,眨眼就成了让人艳羡的小少妇,给顾家大少爷生了一儿一女,外界传的他们俩的感情越来越邪乎,简直要把他们俩捧上天。

    现在哪里还有人记得顾少爷曾经是个花心大少?

    王程锦跟简行站在旁边聊天,顺便看着那小子在兄弟们面前得瑟他闺女,两人心想好像谁没闺女一样。

    简行心想等本少的女儿生出来,非得搞的震天动地全世界都知道不行。

    缓缓轻轻地将铭心抱了起来,看着那小丫头眉眼间有些顾城的样子,不自觉的想,长大后肯定也是跟爸爸一样俏皮。

    女孩子俏皮一些也有俏皮的好处,最起码不用担心被欺负。

    缓缓想到自己肚子里那个,不知道她是像小诺姐姐多一些还是像铭心姐姐多一些呢?有这么多哥哥姐姐的她肯定也是很幸福很幸福的。

    简行看着她抱着别人家的女儿还那么感性就知道她肯定在想自己的肚子里那个,不过要抽根烟所以没急着过去找她。

    “缓缓,再过两个月你肚子里这个也出来了,是不是很期待啊?”婓云一边问她一边轻轻地摸她的肚子,里面的小家伙轻轻地踢了踢像是作为回应,婓云的眼神顿时亮了不少。

    “当然期待了,这些年不就是在盼着她么。”

    主要是她家简总盼着,简总盼女儿盼了太久了,缓缓都替他着急了。

    “再过几个月我肚子里也会生出一个来。”冯凌菲的肚子还没怎么看出来,但是她却很自豪,想着自己的肚子也是能生宝宝的就觉得很激动。

    大家朝她看去,不由自主的都笑起来,冯凌菲难得的红了脸:喂喂喂,差不多就行了啊,没有像是你们这样没大没小嘲笑长辈的。

    “小姨妈不是我说您,您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我们长辈过啊。”顾城在她身边站着,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哥们似地状态调侃她。

    “去你的。”冯凌菲抬手轻轻推了他一下,顾城高兴,去抱自己已经没肚子的老婆,狠狠地勒了下她的肚子抱着。

    “我老婆终于又回来了。”

    那句话像是喊出了某个人的心声。

    顾城当众捧着婓云的脸狠狠地亲了下去,婓云也是难得的在这么多人面前面红耳赤。

    绝对是无意识的,缓缓看向角落里在抽烟的男人,只见他一双黑眸直直的盯着她这里,那怨气深的,好像已经积攒了几万年。

    婓云被他亲的有些懵了,思绪都断了,顾城却放开她一会儿又亲她,好像已经几万年没有亲过她。

    婓云却从顾城的眼里看到了那簇小火苗,总觉得今晚可能要发生点什么了。

    这家伙忍了好几个月了,不知道今晚还能不能忍。

    上次生儿子的时候他是能忍住的,婓云眼珠子转了转心想不能过早的做,所以想今晚上用另类的方式满足他。

    她那天上网买了个礼物送给他,他不太喜欢自己用,婓云决定今晚帮他用。

    王程锦自然没有那种痛苦,看简行一直在抽闷烟忍不住笑了笑,简行尴尬的只能转了头看着窗外继续抽烟。

    如果不是个女儿,他得多嫌弃?

    冯凌菲看一个一个的都跟几十年没吃过肉似地那可怜模样顿时想起王洛阳来,他上次来找她都没捞得着跟她做,不知道他回去后会不会不高兴。

    可是当想到肚子里的宝宝健健康康的,好像那几天的郁闷也算不了什么了。

    说不定将来他们还得感谢这阵子的忍耐呢。

    “那小子是不是疯了?”王程锦看着顾城一个劲的亲婓云都看不下去了。

    简行看也不看,只是望着窗外的满天繁星,心想那小子本来就是个不着调的。

    铭心睡着了,缓缓她们抱着铭心去了另一个房间里,男人们在宴会厅喝酒,冯凌菲低声说:你们有没有发现有几个男人跟怨妇一样?

    缓缓的眼角一动,心想您说您外甥呢吧?在这里说合不合适?

    “我们家程锦没有。”袁欣想了想,很确定也很低调的摇头。

    但是她越是那么低调,其余三个女人就觉得她是在炫耀,早早的完成任务然后夫妻俩现在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本就是羡煞旁人。

    王程锦宠她也是宠到骨子里的那种。

    袁欣看她们眼神幽怨立即说:可是我没有摆平我婆婆啊,论起来其实还是你们比较幸福。

    其余人心里平衡了点,然后又看着旁边睡着的小铭心。

    “可是我没有公婆怎么算?王洛阳是孤儿啊。”冯凌菲突然冒出一句。

    室内一阵安静,显然这次有点话题终结了的味道。

    回去的时候简行开车,缓缓被冯凌菲拉到后面陪坐,两个孕妇抱着手机在那里低低的讨论着什么。

    简行实在是生气,原本他老婆都是坐在他身边的,偶尔累了还会靠在他肩上,现在却被一个女人给靠着。

    冯凌菲累了以后就把脑袋搭在缓缓的肩膀上,手也搂着缓缓的手臂,简行猜测她是搂着王洛阳搂习惯了,现在身边没男人所以就把他老婆拿去利用。

    想想也是心累,恨不得就这么夺回来,可是想到她一个人在国内这么孤独又于心不忍。

    缓缓抬眼就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个男人的眼神,他正在望着她呢,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

    回到家后他把车子停好,两个女人走在前面,冯凌菲嘀咕:明天我们一起去看衣服啊,男孩的女孩的都买一些,万一你们这一胎是男孩呢?

    缓缓……

    简行突然停住脚步,走不动了,这真的是他亲姨妈么?

    “呃,我已经找大夫确认过了,的确是个女孩,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买男孩子的衣服,给你肚子里那个留着。”

    “真的?”

    “嗯。”

    “你对我真好,我对小孩子的衣服一窍不通。”

    冯凌菲搂着缓缓往里走,贴心的给缓缓拿着手提包。

    缓缓洗完澡被冯凌菲拉到房间里去聊到半夜,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简总正躺在床上烦闷的抱着手机,刚想转身关门就听到后面一句:你又要上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