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缓缓听着女儿那微弱的呼吸心里有些不安稳,后来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她竟然忍不住悄悄地爬了起来去把女儿抱到两个人之间,总是在女儿的呼吸有些粗的时候就忍不住睁开眼看一眼,哪怕是眼皮很沉重的时候。

    简行在她闭上眼睛以后才睁开眼,看着她又看看女儿然后才又垂下修长的睫毛。

    ——

    一大早房间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后来听月嫂说他陪漫漫去洗澡了才安心。

    “今天有位姓潘的先生送来一束鲜花,不过漫漫花粉过敏所以被我放在外面了。”月嫂陈姐整理了下漫漫的东西对缓缓说起来。

    “嗯!”

    姓潘的先生肯定就是潘悦的父亲了,缓缓不需要多问,不过她没想到潘悦那么快就又来,然后被人拦在了病房外。

    缓缓在里面就听到外面在争吵,陈姐也担心的站在她身边:这是怎么了?你们得罪什么人?

    后来潘悦还对着里面大吼:傅缓你就算是不喜欢我也不用那么侮辱我父亲吧?他好像送花来你不收也就罢了,既然收下为什么要扔在外面?

    缓缓没出去,花不是她收的,也不是她放在外面的。

    “你的修养呢?你不是一向自命不凡说什么客观理智么?那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潘悦几乎脸红脖子粗的吆喝着,几个保镖站在外面不让她靠近,她就站的稍远在吆喝。

    “把她拖出去。”

    简行抱着洗完澡的女儿回来,听到有人再闹后立即冷了脸。

    “简行你……”

    “把她的嘴给我堵上。”

    简行抱着孩子进了房间,潘悦张着嘴再想说话的时候已经是不能了,嘴巴几乎是在简行吩咐后的两秒之内就被人给堵住了,两个人拖着她硬是把她托出了医院。

    简行把孩子放在了小床上便没再说话,缓缓躺在床上望天,心里想不明白他怎么那么焦虑。

    都说孕妇有产前抑郁症,难道他有产后抑郁症?

    可是产后抑郁的不该是产妇么?

    “我待会儿就过去,你们先进行讨论。”他接了电话,声音那么寡淡冷漠。

    “好的。”丛秘书关了手机带着来人进了会议室。

    简行转头看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女人:我……去开会。

    这几天刚刚好有机场比较重要的会议,所以前两天他才会一直在看材料就是为了准备接下来的事情。

    他像是有些难言,躺在床上的女人背对着他‘嗯’了一声,简行又抬眼看她一眼,只是叹了一声就转头走了。

    月嫂在他走后过来,小漫漫又睡了之后月嫂才跟她聊起来:我看简先生挺不容易的,公司那么忙又要照顾你跟漫漫,你别总是给他脸色看。

    缓缓没说话,一直在看手机。

    “简太太,产妇一直看手机对眼睛伤害很大,您还是少看一点的好。”

    只是她那话还没说完这边门口就有人敲门,月嫂立即起身去敲了门,走路说话都很是小心谨慎。

    “你好,我找傅总。”

    “傅总?”月嫂一怔。

    “哦,就是简太太。”

    陈秘书显然也怔了下子,月嫂没见过他并不认识。

    “哦,快请进。”月嫂虽然一下子想不明白但是还是在听到那一声后立即请人进去,缓缓听到声音已经坐了起来,陈秘书拿着几份文件在她跟前。

    “这都是需要您今天就签字的文件,另外几分资料我都已经发在你的邮箱里。”

    “嗯。”

    缓缓低着头认真的看文件,陈秘书更是早早的准备了笔寄给她。

    小漫漫咿呀了一声,月嫂看了会儿听到孩子有动静便立即去抱孩子了。

    “这两天有几位高层上楼顶去打听您所在的医院想要来探望。”

    “先不要说了,等满月后我自会请大家。”缓缓拿着笔在签名处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又拿起下面另一份翻开看着。

    “嗯。”

    陈秘书低眸观察缓缓的脸色,发现并不如生女之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憔悴,不过轮廓还是那么棱角分明,眼神也一样很敏锐。

    “最近你也辛苦了。”缓缓把文件都签完交给他以后低声说道。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颖姐昨天还跟我通过电话说让我一定要照顾好,还说如果有问题立即给她打电话。”

    “她也是不易,出去玩碰上我生孩子,大概在外面玩也玩的不尽兴。”

    缓缓无奈的叹了一声,但是想到刘颖这次去旅行是家里缓和气氛的好时机她还是希望刘颖能好好地玩个痛快:能不找她的尽量别给她打电话。

    “嗯,我明白。”

    自从缓缓搬到总裁办公室,他自然也对跟在缓缓身边的刘颖了解更多了些,就连同她跟她丈夫之间的问题,两个人从不怎么过问到互相倾诉家事其实也快。

    陈秘书走之前看了眼孩子,唇角情不自禁的浅勾着。

    月嫂也是用那种赤条条的眼神盯着陈秘书,觉得这个男人很有意思。

    后来月嫂知道缓缓的身份也是尴尬的跟她又说道了一句,然后又道:得,你们夫妻俩那么忙还有空生三个宝宝也是不易。

    缓缓浅笑了一声,其实生孩子并不会耽误什么,只是生完那一个多月不能去上班而已,但是工作在哪儿都能做,公司也不是只有老板做事。

    “陈姐,您做这一行多少年了?”

    “有那么十来年了吧,记得那时候女儿上了幼儿园我也没什么事情所以就在朋友的怂恿下一起去学了这一行,没想到一做就是十多年。”

    “那您原来是干什么的?”缓缓倒是对面前这位得体的大姐很感兴趣。

    “以前自己开了家化妆品店,但是也不赚什么钱,而且还没有什么意义。”

    “那做这一行很有意义?”

    “当然啊,我可以跟千奇百怪的婴儿相处,并且我比你们家长更懂得怎么照顾他们,以及你们这些产妇。”

    之前家里用过的那位月嫂这次因为自己儿媳妇生宝宝所以不能来帮忙,推荐的这位月嫂看上去像个深藏不漏的人。

    两个人一个上午都在聊天,中午的时候她在床上的手机震动起来,转头看了一眼后接起。

    她刚看手机的眼神月嫂就看出是简总,所以转身去看漫漫去了。

    “喂?”

    “中午回不去,不要等我吃饭。”

    “知道了。”

    他是趁着休息的时间才出来给她打电话,听到她有些清冷低弱的声音他心里也是一抽,这几天他的确比较敏感,尤其是昨天新闻里有个小女孩在医院里被人抱走,他更是心慌,他想解释不是故意,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最后也只是无奈的轻叹着挂了电话。

    中午周晓静去给她送午饭,逗了下外孙女后才又去跟女儿聊天。

    “这个汤喝了对你的伤口愈合有帮助,不过味道你喜不喜欢?”

    “嗯,挺好喝的。”缓缓一边喝着低声答应了一句。

    “你爸爸本来也是要来的,怕你老公不高兴所以没敢过来。”

    “哦。”

    缓缓没抬眼,只是没想到简总一变脸就把她的房间变的这么安静了,朋友也不敢来随意打扰,父母也不敢随意来亲近。

    其实还有一点周晓静没有说,那就是因为爷爷。

    自从缓缓生了女儿被傅国安看到后傅国安就总想到老爷子,今天早上起来脸色都不太好,但是这时候作为妈妈如何能告知女儿这些,只能捡着可以讲的讲给她听听。

    “你怎么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周晓静静静地观察了女儿一会儿,发现女儿的心情仿佛不太好。

    月嫂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听到那话以后也忍不住抬了抬眼。

    “就是生完漫漫有点累,可能是年纪大了吧。”

    “你那叫什么年纪大?生第三个孩子都才二十七八岁,有些你这个年纪的都还没没对象没结婚呢。”

    缓缓抬了抬眼不再说话,心里自然明白她说的有道理,这几天最大的关系就是因为简总,他太焦虑搞的她也有点紧绷,所以她又垂下眸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笑了笑。

    周晓静看她缓和了心情才又继续说:月子里的女人最忌心情不好,再说了简行整天在这里陪着你你有什么好心情不好的?这时候能不计较的就别计较,能放到后面的工作也都放到后面,千万别在像是没生孩子之前那么忙碌,嗯?

    “我知道了,都已经跟陈秘书交代过,重要的事情都放在满月以后,您不信的话可以问我爸。”

    “我问你爸爸干什么?”

    周晓静问完之后却也是忍不住笑了一声,想起来听到傅国安让陈秘书帮忙看着缓缓。

    缓缓看周晓静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在曾经的监视现在好像已经成了照料,他们家也终于又像是以前那样简简单单的,仅仅是互相照顾。

    “对了,一直没问你冯女士跟王先生怎么样了?可是准备结婚了?”

    “没确定,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吧。”缓缓觉得这事准跑不了了,这顿酒席他们家是一定要吃的。

    “你得问啊,我这个大媒人怎么也得讨一杯喜酒吃不是?”

    “人家要是回美国去结婚呢?您也去喝喜酒啊?”

    “那怎么了?简行不是又私人飞机么?载我跟你爸爸总是可以的吧?”

    “那自然!”缓缓笑着回应道,心情也渐渐地好起来,一想起喜事来,总觉得人越多越是热闹,相信以冯女士的性子也是喜欢自己家人多点的。

    “到时候我也穿旗袍,咱们中国人到了外国必须要体现出特色啊,你也穿旗袍,到时候让你爸爸跟你公公都穿唐装,我都想好了,到时候我们专门去请师傅订做,我们作为女方家人绝不能给她丢面子。”

    缓缓忍不住一直看着自己老妈,发现她旅行回来后心态变得特别好,而且对什么事情也都好积极了。

    很快月嫂也加入了中外话题,两个女人年纪虽然差了些,但是聊天却是一点阻碍也没有。

    缓缓吃完饭后周小静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拉着陈姐说有空了再聊,陈姐自然是委婉的答应下来。

    下午简行开完会已经三点多,回去的时候缓缓正在抱着小漫漫吃奶。

    进门后轻轻地将门板关上,走上前去坐在她们母女身边,缓缓没有抬眼,只是下意识的就抱着孩子侧了身。

    简行抬了抬眼看她有意避着自己低声问道:午饭吃的什么?

    “妈带来的汤。”缓缓轻声说了句。

    “妈来过了。”他念叨了一声,然后凑近她想去看女儿,她却故意把手臂太高让他看不清,简行有点哭笑不得的又看了她一眼。

    “是啊,简先生要喝什么么?我帮你倒。”

    “白开水就好,谢谢。”

    他简单的答复,眼睛却一直没移开缓缓脸上,这几天她憔悴的很,他去问过大夫两次,大夫说过几天就会好,她直到现在晚上还出虚汗出的厉害。

    陈姐去给简行倒了水放在一旁,缓缓喂完孩子她便要去接,他低声说:我来吧。

    “那您小心抱着,小心别让漫漫漾了奶。”

    简行照顾过两个儿子这些事自然都是知道的,但是也不多说,只是轻轻地把女儿的脑袋抬高了抱着,只是几个小时不见,他现在真正领悟了顾城那句几个小时不见就想的不行的感觉。

    缓缓懒的多说什么,反正现在女儿就是他的命根子。

    哼!

    不久韩国那边给她打了电话表示祝贺,简行站在窗口抱着女儿看着她低笑着跟对方讲:你要是有空就尽管过来好了,你还怕他不成?

    那边说了句:好像还真有点得罪不起。

    “看来最近是有什么事情把你难住了?”

    “嗯,有点需要帮助,不过等过阵子我去找你再说吧,到时候还请简太太一定抽空见一面。”

    “嗯,那到时候联系,有什么事情千万别客气。”

    缓缓挂了电话之后窗口的男人问了句:韩立新?

    “嗯。”

    其实他们夫妻完全可以多聊几句,但是缓缓显然没有要跟他聊的打算。

    “你就不想多跟我说两句?”

    “我只是觉得简总好像没有心情跟我聊天?您不是要宝贝您的女儿么?”

    简行无奈的笑了一声:你这份醋真不该吃。

    是啦是啦,不该吃,也不知道是谁吃儿子的醋不让儿子跟她一起睡,洗个澡都不让一起。

    “我小气嘛,你不是一开始就知道?”

    缓缓抬眼望着他,倔强的像个孩子。

    “韩立新要来中国?”

    “是啊,过阵子来看他干女儿,”

    “儿子是干儿子,女儿还要做干女儿?我拒绝。”

    简总虽然说话声音不算太高,但是眼神里不容置疑。

    “你拒绝有什么用?我们女儿不拒绝就好了。”

    缓缓故意扯出一个漂亮的笑容给他,当然是故意气他。

    “谁说我们女儿不拒绝,?她只是不会说,所以有我代劳。”

    缓缓鄙视他一眼,对他的话自然半个字也不信。

    他就是想独宠女儿罢了,缓缓看着他那幽暗的眼神,以前总觉得深不见底,现在却觉得一眼就能看清楚。

    “而且你不觉的干女儿这三个字很不合适么?”

    这时候缓缓才发现他那话的意思,不自禁的一双眼睛都亮了很多。

    简总最近的脑洞真的是大的可以,竟然那种事情都能想的到,可见他平时那沉默,实际上内里到底多么闷骚的一个家伙。

    “您想的真多,韩立新是怎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再说了漫漫才几天?”

    “不是很多老头最后都娶了可以当自己孙女的女人当老婆么?”

    缓缓真想一个枕头给他丢过去,若不是担心伤到他怀里的小的。

    “当然,我只是随便说说。”简行突然又扯出一句,激动地缓缓差点吐血,他这不是耍她玩么?

    陈姐也是被他们夫妻俩的聊天给震惊到,这是毫无下线么?

    准确的说其实简总在床上是听没有下线的,但是现在明显正经的多。

    “我妈说冯女士结婚的时候要参加婚礼。”

    “这件事没什么好争论。”

    简行认为这是必须的,他们家人本来就不多,冯凌菲结婚自然是要把人凑的越多越好,他甚至想到要让王程锦家跟顾城家也一起去。

    王洛阳也是孤儿,虽然他现在还没有跟王洛阳谈过婚事,但是总觉得漫漫满月后就该正儿八经的准备了。

    而且简励最近也在想跟王洛阳谈这件事,结婚这件事绝对悬念,到时候王洛阳要是不同意,他们简家父子是绑也要把他绑给冯凌菲的。

    缓缓抬着眼看他,在确定他很认真之后垂下眸又开始看邮件,眼睛有些涩涩的不舒服,她抬手揉了揉眼。

    “简先生您倒是说说简太太,她这样一直看手机真是不行。”

    “再给你两分钟没问题?”简行听了陈姐的话低声问她,两只手臂轻轻地搂着漫漫。

    “嗯?”缓缓睁了睁抬了抬眼,看他有些模糊。

    “你手头的文件看完就先休息,晚上再看。”

    “不行,等着我最后定夺呢。”缓缓明白过来后立即回复,然后又垂着眸看下去。

    简行无奈,把漫漫抱在怀里坐到她身边去:把手机给我。

    “干嘛?”缓缓看也不想看他,只想赶紧看完休息。

    “我念给你听。”

    缓缓的心里一动,他竟然说要念给她听?

    以前也念过,念过小说,念过课本,念过报纸,就是没念过公司的材料。

    “那我抱着漫漫吧?”

    “不用,您先休息会儿吧。”简行拒绝,然后拿过缓缓手里的手机坐在她跟前,不知道为什么缓缓突然就无力反驳,而他怀里的小姑娘也是静静地听着他好听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倾泻出来。

    等他念完一份之后抬眼问她:你准备跟殷红合作?

    “嗯。”

    简行没再多问继续又帮她念。

    后来漫漫被他放在床上跟缓缓一起躺着,他把剩余的两份文件都跟她念完,当然是在她都听清楚整理明白才算。

    晚上她才听说他中午都没怎么吃东西,晚饭是王洛阳带着两个小家伙送去,缓缓几天没见儿子想的要紧。

    俩小家伙跑到床上让妈妈抱了会儿,只是很快也都到妹妹的小床旁边去了,王洛阳正在看漫漫,那俩小的一过来他就抱起了弟弟让他看,小澈也踮着脚尖扒着床沿看,那眼神里浓浓的牵挂想念,仿佛他早就想再来看妹妹,甚至在学校也早就对同学们炫耀开,还有小枫哥哥也已经知道他有个宝贝妹妹。

    小枫哥哥心里是想:妹妹我也有的……

    但是还是想看看这个慢吞吞。

    事情是这样的,小枫听爸妈议论叔叔家的小妹妹,说是叫漫漫,他就想会不会是一只慢吞吞的乌龟?

    直到若干年后他还这样叫,只是情况不太妙。

    “妈妈,妹妹醒了。”

    小澈一看到妹妹睁开眼睛就立即转头对着缓缓吆喝,缓缓站起来走到床边去低着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头看自己俩儿子:很喜欢妹妹吗?

    “嗯嗯!”

    俩小家伙一个劲的用力点头,仿佛这个小姑娘就是上天赐给他们最好的礼物,宝贝。

    “妈妈,我会保护妹妹。”小澈转身,抬头看着缓缓很是像个大哥哥的样子说道。

    “我也是。”弟弟立即也表示自己会好好照顾妹妹。

    缓缓的手轻轻地摸了摸他们俩的小脑袋,有他们疼漫漫真好。

    简行站在旁边看着那俩小子心想暂时还用不着你们俩这么勇敢。

    仿佛父亲这个身份还无用武之地,根本不需要别人再横插一脚,哪怕是兄长。

    “妈妈你跟爸爸,什么时候带妹妹回家?”

    “后天,有没有想妈妈?”缓缓非常认真的问道,眉眼间尽是提示。

    “嗯,想,也想爸爸跟妹妹。”

    最近小澈同学跟爸爸的革命情谊真的是好的没话说,缓缓无奈的叹了一声,心里想着拉拢这兄弟俩站在自己这边好像也有点难,还是算了。

    “先跟舅老爷回去吧,要早点睡觉知道吗?”

    “嗯。”

    简行一发命令兄弟俩一点也不敢耽搁,走之前在妹妹的小脸上亲了亲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王洛阳领着大的抱着小的从电梯里出去,缓缓站在窗口看着楼下那小小的身影不自禁的说了声:王先生一定会是位好父亲。

    他把车门打开,将兄弟俩依次抱进去后座几秒才出来给他们关好门,然后进入驾驶。

    夜晚虽然会让人看不清前方的路,心却不会被蒙蔽。

    简行好不容易放下了漫漫,站到她身边去低声问:他是不是好父亲我不知道,但是你眼前这位肯定是。

    缓缓抬眼看他,他也看缓缓。

    “你也回去吧,晚上不用你在这里了。”缓缓抬抬眼翻翻嘴皮子开始轰人。

    “我走了晚上你出汗出的厉害谁帮你擦身?”

    缓缓……

    所以自己的确不能赶他走,然后扯开嘴角对着他用力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就要走,人却被简行先一步捉住。

    “干嘛?”

    “就是看看你。”

    “你还是先去看你的宝贝女儿吧,我已经习惯了你不看我。”

    简行的眉头稍皱,看着她那酸溜溜的损他的模样也笑笑:女儿我会看的,但是老婆也不能不看不是么?

    缓缓没说话,心里说:你还知道啊?

    睡觉的时候漫漫依旧睡在他们俩中间,缓缓轻轻地拉着女儿的小手眼角情不自禁的湿润。

    那种在产房呆了半个多小时又进入手术室的感觉……

    好在漫漫很健康,缓缓当时最担心的就是生不出来漫漫在肚子里缺氧之类,那时候她的意识太清晰,清晰到听到有个人在咬着牙跟对大夫跟护士威胁。

    若不是考虑到她肚子里的小漫漫,当时他可能就直接吼出来了吧?

    简行看女儿睡的很好然后又抬眼看向老婆,发现她正在望着女儿,垫在颈后的手臂悄悄地放到她的头顶,手指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好几天不洗头后是什么感觉?

    凌晨四点钟爬起来用力的抓自己的头发被阻止的产妇也真是不易。

    感觉到有只手在抚摸自己她也没动,只是静静地躺着。

    好像他的身子稍微往上了一些,往她这边倾斜了一些,没有任何言语的相邀,他只是尽力的靠她近一些。

    这晚她身上的汗并没有那么多了,只是他依旧细心地偶尔起来去那边把手伸进她的后背感受她的身体。

    缓缓低声喃呐:为什么不从前面摸?

    身后的人没有回她话,只是躺在她背后没有立即离开,就那么轻轻地抱着她。

    已经好几天没洗澡的人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身上,也不知道他这个向来爱干净的人是怎么在她背后呆下去的,还把脸埋在她的长发里。

    缓缓动了动,怕那味道会让他不舒服,但是身子却被紧紧地搂着根本动不了。

    她稍稍侧颜,眼角余光却未能看到他的模样,只听到他低低的一声:快点睡觉。

    直到早上她再醒来的时候才看到他睡在自己对面,昨晚若不是他后来在她身后搂着,恐怕她也睡不了那么踏实吧?

    早饭后简行刚洗完手就听到有人敲门,看了眼在床上挤奶的女人然后慢悠悠的去打开就看到是苏家夫妇:你们俩怎么来了?

    “听说你们生了个女儿,我们刚好路过就想过来看看。”苏林简单说明。

    “稍等一下。”简行有往里看了一眼,看到缓缓在放下衣服才又将门打开。

    “这是有什么保密工作不能见人?”苏林好奇的问了一声,心里想着他们生女儿的所在医院都是保密的,难道屋里还有更需要努力?

    这次他们特地选了全市最好的私立医院来生女,其实简行并不想过早地让太多人知道缓缓已经生了漫漫,但是苏林夫妇来了之后他突然发现,好像有点不好瞒下去。

    原本就是对着窗子那头在挤奶的女人在听到声音后立即将衣服放下,然后下了床转身对他们微笑着:苏少,苏太太你们过来了。

    苏太太很是得体的跟她点点头,倒是苏林叹了一声,笑得有点苦:一句苏林苏太太瞬间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远了,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你现在怎么也可以叫我一声苏林吧?简总你说呢?

    苏林转头看向站在他们身后的男人,当时他追求缓缓的时候家里人不知道给他摆了多少这个男人收拾人的事情听,他对简行特别的印象深刻。

    “一个称号而已,你们之间不必跟我汇报吧?”

    简行低低的笑着说了声,然后转眼对站在床那头的女人说:我去公司一趟,忙完就过来。

    “嗯!”

    在他走后三个人才坐在沙发里,苏太太说:听说你这一胎是刨宫产,要是不舒服就别陪我们坐着,你现在躺在床上我们都觉得是理所当然。

    “明天就出院了,总也要起来动一下。”

    陈姐把小家伙包好了才报给他们,苏太太看着他家小公主就立即眉开眼笑的,一点也不像是刚刚谨慎的样子。

    “她叫什么名字?她笑起来真好看。”

    “她叫简漫。”

    “漫漫?苏林你快看,她对我笑呢?”

    苏林听到妻子叫他就凑过去看了一眼,那种无形中透露出来的亲密其实已经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增进。

    “以前我没追到她妈妈,说不定以后我们儿子能追到这位简小姐。”

    苏太太抬眼看他,眼里却是已经没有一点难过,只是想着孩子们以后的生活。

    爱情总能让人变的如沐春风。

    她期待他们的孩子的爱情到来的那一天。

    “你说呢?”苏林抬眼看对面坐着的女人,简行不在他也难得的率真一次。

    “你说是就是啦,不过这事可不归我管。”

    “你崇尚婚姻自由?一定要让漫漫选择自己爱的人。”

    “倒不是我崇尚什么婚姻自由,只是她这刚出生她爸爸就宠她宠的厉害,恨不得时时刻刻的抱着,我想到了那时候恐怕也轮不到我管。”

    “嗯,情深的你们可能会因为这个宝贝女儿因爱生恨。”

    苏林笑了笑说道。

    苏太太不满的转眼瞪了苏林一眼,苏林笑笑说:难得气氛这么好,傅总是不会在意的。

    “幸好简总不在,不然有你好受。”苏太太低声嘟囔了句。

    缓缓看他们俩眉来眼去竟然甚是羡慕。

    “若是简总在,我自然就投其所好了。”

    在政这么多年,他当然也不是以前那个直来直去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苏家小少爷,他早已经蜕变。“哎!简太太你千万别听他瞎说,你们夫妻感情好大家都知道的,才不会为了女儿因爱成恨。”

    其实缓缓觉得苏林这话真的不无道理,没人提她还想不到,现在她突然就想到这阵子简总疼女儿超过老婆的样子,虽然也会照顾她,但是都是女儿优先,她在后呢,说不定哪天真的会因爱生恨。

    后面还有太多年可以考虑这件事,她的心情竟然没有一点不好,反倒是觉得生活很有盼头。

    “大哥知道你生孩子后备了份薄礼我今天刚好带来了,大哥说以前的过节过去就过去了,希望以后大家能和睦相处,互相帮助。”

    “说起来我其实还欠着你大哥一份人情,那年若不是他我恐怕就进了黄泉了,他让你稍这些话实在是没有必要,你回去后替我转告他,女儿百日时我跟简行会下请帖过去,到时候还望一定抽空到家里聚一聚。”

    “好。”

    苏林点点头,夫妻俩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缓缓在他们走后才打开那个小盒子,然后又轻轻地合上。

    她早该料到苏家大少的礼物不会普通,不是最贵,但一定是珍品。

    陈姐看着那稀罕物也忍不住多看一眼:哎呀,这有钱人家送礼都不一样的,像是我们平时都是直接包红包,在你们这些人家是不是觉得包红包太俗了?

    “有心就好。”缓缓抱过女儿在怀里,满眼温柔的看着。

    冯凌菲跟王洛阳去接孩子的路上便说:不知道今天那位刘老师还在不在,这几天我去接小澈总被问到小简,想到刘老师那痴痴地眼神她都受不了。

    不过那也的确是二十岁出头对爱情还很憧憬的女孩子该有的样子,像是她这个年纪,再也表露不出那样痴迷的神情。

    “你等下看看那位老师喜不喜欢,真的挺不错。”

    王洛阳开着车在路上,听着她一个劲的说不自禁的叹了一声:我要是喜欢她你这个青梅怎么办?可就真酸了。

    “讨厌,就是让你看人,又没让你娶回家。”

    冯凌菲说完这话后才觉得自己口误了,立即咬住了下唇不再坑声。

    王洛阳的心里的确咯噔了一下,不过两个人到了学校之后真的看到刘老师在门口张望呢,听说最近是主动要求值班,手里却独独牵着小澈。

    小澈懒的跟女人一般见识,就只一心等着家人来接。

    “快看,就是门口那位?”

    “我记得我见过她了。”王洛阳的车子停在学校门口不远处,听到冯凌菲说完便提了一句。

    也不是第一次来接小澈了。

    冯凌菲……

    两个人下车后立即看到刘老师伤心地表情,刘老师低了低头:小澈,你爸爸以后都不来接你了吧?

    “要照顾妹妹啊。”小澈简单的解释,也只能组织出这些语言。

    “那有了妹妹就不管你跟弟弟了么?”

    “当然不是,老师你好烦。”

    小澈看到姨姥姥跟姨姥爷来立即甩开了老师的手往前走去,他快受不了了,老师好像在追他爸爸,却把他缠着缠的快要疯掉。

    刘老师站在那里看着冯凌菲跟王洛阳拉着小澈的手,没有人再回头特意跟老师打招呼,只剩下老师难受的站在那里,弱弱的什么都做不了。

    冯凌菲坐在后面搂着小澈:小澈,你老师这么喜欢你爸爸你不开心吗?

    “爸爸是妈妈的。”小澈抬眼,很是清澈的大眼望向他的姨姥姥。

    “爸爸是妈妈的呀,那小澈是谁的呢?”

    “当然是爸爸妈妈的。”小澈说起这话来比刚刚多了几分甜蜜。

    冯凌菲心里也美滋滋的,然后搂着小澈看向前面开车的人:王洛阳,以后我们有个儿子也这么棒,心里只有我们俩,多好啊,我们俩也是有人爱有人挂心的人了。

    王洛阳没再说话,只是看了眼后视镜里,然后又认真的开车在回简家的路上。

    不管孩子会如何改变他们的未来,但是不可否认的就是孩子是他们生命的延续,也或者如冯凌菲说的,他们两个终于又有了亲人的牵挂。

    就像是小澈这样虽然年龄不大,却已经懂的维护自己的家庭。

    隔天缓缓出院,微博头条突然换成了简太太生女在家,简总跟女老师暗渡陈仓。

    ------题外话------

    小伙伴们周末快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