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63 想念小心肝
    ( )“我去帮小澈跟弟弟拿牛奶。”简行叹了一声,突然笑了出来。

    冯凌菲跟简励……

    “所以你不是要去见那位女老师了?”冯凌菲眼睛瞪大不敢相信的望着他,这件事难道他从来没想过要跟那位老师谈一谈?

    他不想跟老师说明一下自己的心里容不下别的女人?或者让老师死心的任何狠心的话都不想去说一说?

    “我不是已经跟阿姨说过了吗?”

    冯凌菲跟简励只能闭了嘴,却是气的要死,跟他说了半天他也不阻止,这会儿他们嘴皮子都要磨破了才跟他们说他是去给他那俩宝贝儿子拿牛奶。

    “你赶紧去给我孙子拿牛奶。”简励气的哼了一声用鼻子出气,然后起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

    简行去厨房给小澈跟弟弟拿了牛奶,再走到客厅还被冯凌菲白眼。

    “喂,小简,你还是去看看吧,人家女老师年轻貌美的,又那么自动贴上来,不去的话是不是显得你有失风度啊。”

    简行看了她一眼然后端着两杯奶上了楼。

    风度这种东西,还是得给需要的人才对。

    有些人天生不需要风度。

    简行伺候儿子睡觉以后又去看女儿,回到房间已经十二点多,因为昨天晚上她是假装睡着不理他,今晚他抽风的躺到她那边去了,就那么侧身在床沿跟她保持着一点点的距离静静地望着她。

    他猜想这次大概是真的睡着,看着她有些憔悴的脸不自觉的就伸手去抚摸她,只是当他稍稍再靠近唇瓣就要凑到她的两片唇瓣上去亲吻的时候她却转了身。

    简行……

    只能低着眼看着她从他怀里溜走。

    她肯定是睡着了,若不然怎么会主动往他那边去了呢?

    自从生完女儿之后脸色就一直很差,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到以前那么白里透红的。

    她腾出的地方被他占据,长臂轻轻地将她的腰揽住,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

    她的后背薄弱了不少,难道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她怀孕时候的情况所以现在反倒是不适应她这么瘦弱了?

    缓缓觉得腰上一沉下意识的就抬手去推,遭到嫌弃的男人表示非常不爽,抬起上半身去看她,怀疑她是否是真的睡着了,后来不甘心的又躺在她身后,张嘴就在她颈上想要给她咬上几个牙印。

    只是觉得颈部有点凉,然后下意识的想要逃,只是这一次身体被紧紧地扣住,感觉到颈上的凉意里渐渐地带了些疼痛感,她难过的皱眉,两只手极其别扭的去推后面的人,嘴里发出难过的低喃:嗯……

    简行哪受得了她这样,漆黑的眼神盯着她不出三秒就放开跳下床去,直奔洗手间。

    什么叫自作孽?

    本来是被她气的要死想要惩罚她,怎知道最后难受的却是自己。

    竟然忽略了这女人的本事,轻轻松松的就能掀起大风大浪。

    缓缓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觉得颈上有些疼,情不自禁的抬手去摸,有个地方多了一点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只是刚想用力抓就被人从后面捏住了手腕,然后是握住了手。

    “别乱动。”

    “我这里好像有东西。”缓缓想不出她是把什么东西黏在脖子上了,反正发现后就总想抓。

    “昨晚简泽过来了。”

    “嗯?”

    简行抬起上半身,漆黑的眸子在她脖子上看了一眼然后又躺在她背后握着她的手跟她一起躺着低声说了句,只可惜缓缓没反应过来。

    “我看他趴在你身上待了会儿,看这形状像是被咬的。”

    缓缓这会儿要是还不明白他的意思那就是白痴了,不过仔细回忆,昨晚她睡着以后好像的确感觉到有人咬她了。

    但是那力道,火候把握的刚刚好,咬着她一点肉轻轻地研磨着的感觉,怎么可能是一个孩子所为?

    要是简泽的话,大概会不分轻重的在她身上咬一口,但是也不可能咬到那儿去。

    缓缓转头怒瞪他一眼,然后又回过头去,使劲的往他那边挪了挪,这会儿发现他们俩的睡觉的方向错了位她也没来得及多管了,只想距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简行也没再动,只是躺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越挪动越远。

    他上午还要去公司,但是看她那对他爱答不理的也不提那天他跟女老师的八卦,他自己都忍不住要提一提。

    “所以我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小澈老师的事情吧。”

    他突然翻身躺好,两只手垫在后脑勺下面,一双漆黑的眼沉着的目光射向屋顶。

    缓缓没说话,只是眼睫动了动。

    “先是有无聊的学生家长拍了照片发到网上说了些乱七八糟的,后来又被人转载,很快就搞大了动静。”

    那双明亮的眼睛抬了起来,缓缓心想若是真的只是有些人无聊的乱发乱说那还好了,只要不是有人故意想要破坏他们夫妻感情。

    还有就是他对那位女老师是不是太仁慈了?

    缓缓转头看他:你觉得刘老师怎样?

    “什么怎样?”

    “你说什么怎样?配你怎样?”

    简行……

    他是被揍出去的,缓缓那稳如泰山的性子最近特别的容易被挑起火来,他怕她动了伤口只好在她踹了几脚扔了几个枕头后就跑了出去。

    一出门才发现外面站着冯凌菲,而风铃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低垂着正在望着他脚上,简行低头就发现自己竟然光着脚。

    一时之间尴尬无比,简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冯凌菲一看势头不对立即就绕过他转头往自己房间走了。

    在冯凌菲走后简行无奈的转头又看向那扇被自己关上的门板,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不敢随便开门进去的感觉。

    还好是夏天,他往下走了几步突然自己傻笑了一声,心想如果是冬天难道他就敢回去,她肯定会吃了他。

    下午园长跟班主任借着家访的名义来赔罪,在那个高阔的客厅里却也没有等到想要见的人。

    傅缓在家坐月子她们是都知道的,但是阿姨轻轻地一句少奶奶现在身体虚弱不便见客就让她们无法迈上二楼的一个台阶。

    冯凌菲倒是在客厅坐着,看着那位端坐在沙发里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女老师她无奈的叹了声然后看向一进来就笑着跟她打招呼的园长她也笑了笑:两位请别客气,随便吃点什么都可以。

    桌上摆满了招待客人的果盘跟甜品还有茶水,园长在得到招呼后便客套的端起了茶杯却也只是轻抿了一点又抬眼对冯凌菲说:我们这次来主要就是想要看看小澈的生长环境,以及交流一下他平时在家的种种表现,你们要是有意见也尽管提出来,我们校方一定尽量满足。

    “嗯,你们校方第一条该满足的就是作为学校的老师不能跟学生的家长有什么暧昧关系。”冯凌菲觉得园长说的挺好的,虽然都是些废话。

    冯凌菲的声音并不高,也并不轻浮,反而是透着年长的舒缓跟认真。

    “是是是,冯小姐说的是,这不我特地带刘老师来给简太太道个歉,刘老师的确是爱慕简总来着,像是简总这样的人物那个青春正茂的女孩会不喜欢不仰望?但是她绝不敢有什么别的非分之想,刘老师你说是不是?”

    园长放下茶杯双手合十,几句话里透露出她的巧舌如簧。

    刘老师没敢抬眼,只是用力的点头:嗯。

    “微博的头条事件我们当时看到也傻了,怎么就交流了两句话就被说成那副样子呢?”园长也表示心惊。

    “听您这话的意思是,这事不怨你们刘老师还要怨我们家简行了?”冯凌菲才不管园长是不是这个意思,反正她表现出来的就是这个意思。

    “自然不是的,咱们这不是就事论事嘛,就说我们也是有点蒙圈了,绝无别的意思,若是简太太生气您看是不是可以再去说说让我们上去亲自给她道个歉什么的?”园长小心翼翼的问着,也已经尽了全力去配合,眼睛往楼上又看了一眼。

    “我们家简太太小心眼是小心眼了些,不过忙得很根本没空理这些小事,再说了,往日跟简行传绯闻的那都是影后,名模什么的,突然冒出来一位‘清新脱俗’的老师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你们就别太放在心上了,只是这位刘老师现在还是小澈班里的班主任?”

    这一句话问的,吓的刘老师立即抬了眼,感觉自己的乌纱帽就要不保。

    “这不是打算让她来给简太太陪个不是,要是简太太还生气那她也就只能到后勤上去帮帮忙准备准备饭什么的。”

    “别,准备小朋友的三餐还是要专业一点的人来,再就是刘老师要是被调到后勤那万一怀恨在心我们家小澈吃饭我们还得提心吊胆不是?还是在前面好好地教书育人吧,只是老师就该有个老师的样子,天底下长的好看的异性多了去了,这么没定力的老师如何能教育处好的学生?若是不能好好表现你们以为还会有家庭条件好的孩子们再去你们这所谓的贵族学校上学?”

    冯凌菲避轻就重的说了起来,这些话她也憋在心里很久了,缓缓虽然不说什么,但是这是要是瘫在王洛阳身上她是肯定要去跟学校掰扯掰扯,说不定还会叫学校把老师开除走人。

    但是想想,开除这一个再来下一个,谁能保证下一个就规规矩矩?还是要教育为主。

    “那依您的意思……”园长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好请示冯凌菲。

    “刘老师作为当事人就不表个态?”冯凌菲抬眼看向刘老师,觉得这位老师平时看上去挺阳光的,这会儿却忧郁的叫人真有些喜欢不起来了。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好好地教小澈,一定好好地照顾小澈,其他的什么我都不敢再想了,我保证,不,我发誓。”

    刘老师知道自己若是不表个态也说不过去,她心里慌张的厉害,她第一次走进这样大的房子里,她第一次坐在这样贵的沙发,更可怕的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不急不缓却又能把罪名成功的扣在她头上的女人。

    冯凌菲看上去端端正正的也不跟你发火,但是几句话下来就让人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所以你们今天这来家访是假,来赔罪才是真吧?”

    冯凌菲没搭腔问园长。

    “是呢,事情过去两天简先生跟简太太没再露面也没打电话到学校去,我这一颗心总提在嗓子眼里担心小澈退学,小澈是个好孩子我们可是真不舍得他离开我们学校。”

    “小澈是好孩子的话为什么学校还经常给他父母打电话呢?恐怕是小澈要是退了学,后面跟着退学的学生将是你们无法估计吧?”

    现在大家都知道简家的小少爷在这所学校上学,若是简家小少爷突然转学那必定会引起风波。

    现在恐怕很多女家长就已经对学校不满想要退学了吧?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的老公突然就成了他们学校老师的追求对象,这太可怕了。

    万一男人把持不住……

    孩子上学是小,家庭离散是大。

    园长低了头,虽然这位家长不发火不撒泼,但是话说出来却是叫人有点下不来台,或许是非常下不来台才对。

    “你们回去吧,小澈妈妈现在坐月子的确不方便见你们,不是故意不见。”

    冯凌菲知道差不多就得了,反正该点到的她都点到了。

    “那我们就回去了,还请帮我们给简太太带个好,我们学校以后对小澈一定会加倍关注的。”

    “嗯,那我再多说一句,你们对学校的老师也要再培养培养吧?班主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不能这么草率的就当上了吧?”

    园长都后悔自己多说一句话,后来用力的点点头:您说的是。

    “我愿意从保教老师重新做起。”刘老师像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是说完这话像是用完了所有的勇气,低头咬住了下唇。

    “那就好了,管家送客。”

    冯凌菲坐在沙发里没有动,只是抬眼叫了声门口待命的管家。

    两个人被领出去之后冯凌菲才起身往楼上走去,看到缓缓正在视频开会便轻轻地走到沙发里去坐下没有打扰她,待到半个小时后开完会缓缓一抬眼看到冯凌菲正在翻她的孕妇指南。

    那本书不知道放在桌子底下多久了,这还是前几天冯凌菲过来看过几页又放在那里就没再动,今天还是她在看。

    “我当你是不想见她们,原来是真的在忙正事。”

    “本来也不想见,无非就是那些话,她们来道歉怎么比得上她们从今往后做的好重要?我只一条,如果往后在学校里没有别的事情就好,再有那我们只好转学。”

    “别人只当你脾气不好,哪里知道你脾气是真的坏。”

    冯凌菲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放下那本书在腿上:我问你,简行有没有跟你解释这件事?

    缓缓抬了抬眼:你猜呢?

    “我猜说了啊,今早上他光着脚跑出门外正好被我撞个正着。”

    ……

    其实她当时也没多生气,就是闹着闹着然后就把他闹出去了,他出门后她竟然还忍不住捂着嘴偷笑起来。

    心想他光着脚走在家里的样子一定会很滑稽。

    其实他的脚很好看,嗯,正如他的脸蛋一样好看。

    原本尴尬的脸色渐变,像是憋笑憋的通红。

    冯凌菲搞不懂的看她:你想什么呢?

    “哦,没事,对了,王先生今天给你打电话没有?”

    “微信视频过,为了我们结婚的事情他好像挺忙的,黑眼圈都有点重,听朋友说他已经订下了那里最大的教堂,就等着我过去当他的新娘了。”

    “在一起这么多年再穿婚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吗?”

    “那生活肯定是早已经习惯了,婚纱嘛,我一直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自然会惊喜万分吧。”

    缓缓突然想起自己穿婚纱跟简行结婚的时候,嗯,惊喜不是没有,疲倦却盖过了一切,他那些兄弟太能闹,她还记得那天晚上他们被度在车里要求玩车震,突然心尖一颤,像是清晰的感受到他在耳边重复那句话:缓缓,对不起。

    “老实说我没想到王洛阳会这么痛快的答应结婚,我还真的是怕他跑回美国去再也不回来,那到时候我追过去可就真的尴尬了,我肯定会拿着刀追着他满街的跑直到把他追回家为止,我那时候的样子肯定是狼狈不堪跟个疯婆子一样。”

    缓缓只想到那句话:为爱不顾一切!

    女人一旦爱起来,形象这种东西好像就可以轻易地被忽视。

    她可以为他美到极致,也可以为他狼狈到极致,只看当时的需要。

    “你说我肚子里会是个儿子还是女儿?缓缓,其实我希望是龙凤胎。”

    “为什么?”

    “年纪大了嘛,羡慕你们可以生这么多小孩,而我或许也就生这一次了吧,岁月不饶人啊。”冯凌菲说着忍不住叹了一声。

    “或许真是龙凤胎也说不定,你为什么不问医生?”

    “既然有规定不能说,我何必去打破?再说无论男女,无论是不是双胞这都是上天赐给我跟王洛阳最好的礼物,所以我只要耐心的等待就好了。”

    等待这个小生命来到这个世上让他们的家庭多一名成员。

    从此他们不再是两个人,也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她几乎能想象得到王洛阳牵着孩子的手走在校园树荫下的情景,那一定是很温柔,很温暖的。

    “也对,说的我都更加好奇了呢。”缓缓心里竟然觉得有点痒痒,那种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的心情让人忍不住激动。

    “我问王洛阳想不想提前知道宝宝的性别,他也说不想呢,但是他的眼里闪着光,一看就知道是很想,知道么,这么多年我很少看到他还有那样的眼神。”所以更加确定这个孩子她是要对了。

    现在开口闭口王洛阳的女人不知道知不知道自己眼内的神情也是放着光。

    不知道她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来国内的时候其实还不是这副模样,那时候的她显然是有些历经沧桑的感觉,而现在的她也是透着光的。

    陈秘书抱着一大束花到了简家,缓缓看到后也怔了一下子:这是……

    “同事们让我一定要给您带来,这里还有大家写的贺卡,还说请您一定不要嫌弃。”

    其实陈秘书一个大男人抱着那么大一束花走在路上也觉得有些尴尬,但是大家的心意他也不好不帮忙,尤其是最近简行又跟别的女人上了头条,他觉得这束花可能会能缓解她的情绪。

    “替我谢谢大家,我当然不会嫌弃,快把贺卡给我看。”

    缓缓说着就伸了手,陈秘书立即就将贺卡奉上。

    “少奶奶,这花……漫漫小姐花粉过敏这……”

    陈秘书尴尬的看向她家阿姨。

    “没关系,你放到书房里去,我每天晚上会过去坐一坐。”缓缓对阿姨低声吩咐了一声。

    书房里基本上就她跟简行过去,简励有单独的书房。

    “好的。”阿姨立即去招办,倒是陈秘书手里轻松了后有些尴尬的笑了声:看来以后不能送花来家里了。

    “是啊,我这么爱花的人以后也不能把花轻易往家里带了,趁着现在那丫头还不会到处乱跑我还能在家看一看的。”

    陈秘书没再多说,缓缓把贺卡放在旁边然后仔细看起他送过来的合同。

    “张总昨天来办公大楼还问起您,希望有空能一起吃个饭。”

    “嗯!”

    “如果不是因为牵扯到工作,能不答应尽量不答应,当然张总这样的关系除外。”

    “好,那工厂那边呢?厂长跟老师傅都有打电话过来问候。”

    “那边等过阵子我会亲自带漫漫过去一趟。”

    她怀孕的时候还过去检查工作,当时工厂的师傅们就特别的关照她,还说以后要见见她肚子里的宝宝,还说起小澈跟小泽,那两个小子她都没带去工厂过,现在陈秘书这么说她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绝情,场面话说了太多却没有落到实处过。

    这一次,一起带去给大家见一见吧。

    陈秘书离开后冯凌菲坐在沙发里吃着水果跟旁边站着的阿姨低声说:您看那位陈秘书是不是很标志啊?

    “陈小姐都有老公的人了可不能这么花心哦。”阿姨知道她是聊着玩,所以也跟她认真的开起玩笑。

    冯凌菲抬了抬眼然后又无奈的摇摇头:欣赏美男是每个女孩子都有的责任跟义务,您以后也要多看看长的好看的男人,真的对于眼睛的养护特别有帮助。

    阿姨……

    她以前在王洛阳面前也是这样,光明正大的欣赏美男,王洛阳刚开始还挺在意,后来就有点见怪不怪了。

    她倒是乐此不彼,不过她最爱欣赏的还是王洛阳王先森,在她眼里这世上最美的莫过于他,的魔鬼身材。

    缓缓下午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感觉眼前的光芒被挡住,后来就留意到有人在背后,这会儿他在这里躺着虽然有点蹊跷,但是除了他也没有别人还能躺在这张床上看着她睡觉还不走的。

    一抬眼就看到他躺在那里姿态悠闲地看书的样子,唉,又不能做还要时时刻刻都想迷倒她,这男人到底多坏?

    “醒了?”

    他低低的问了声,合上书本垂眸只看她。

    “嗯!”

    她也撑着坐了起来,这几天在床上呆了太久,久的她都觉得屁股疼。

    “漫漫也该喂奶了,我去抱她过来?”

    缓缓……

    他真的去把女儿过来,缓缓抱着女儿抬眼看他站在床尾:这不是你的下班时间,怎么回来这么早?

    “忙完想要回来带女儿。”

    简单的一句话,却已经伤透了简太太的心。

    缓缓低头给女儿喂奶,习惯性的侧着身子让自己不至于那么难为情的举止被看到。

    简行却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缓缓的耳后有些泛红,过了会儿终于忍不住说:你去书房帮我那本书过来吧,书名好像叫设计理念。

    “好!”

    其实他也快要看不下去了,她的胸部好像又大了一些,现在却是被女儿霸占着。

    以前儿子占着他还能吃醋生气,这会儿是娇柔的小女儿,他不舍的跟女儿抢,更不会生气,只是觉得自己心里有点苦,他仔细掰着指头算他们俩有多久没在一起,结果却让他的眉头皱得更深。

    书房里并没有那样的书,所以他一直在书房里看自己的书,直到晚饭时分才从书房里出来。

    那一大束花已经被插好在花瓶里,而他站在不远处偶尔抬眼去看向那束花,书房里很少放花以至于这会儿给他感觉有点扎眼。

    得知是她的下属送来他便也不好多说什么,晚上出来的时候他甚至不敢再去抱女儿,怕自己身上落了花粉伤了女儿。

    “所以以后我们家还是尽量别再收花了吧?”

    “唉,简太太又少了一个要花的借口,简总本来就不浪漫,这下更好了。”冯凌菲叹了一声,用那种你真的好可怜的眼神看着缓缓。

    缓缓正准备喝汤,看着冯凌菲那模样忍不住笑了一声。

    一直没人搭理的简总特别伤心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然后将鱼汤往她碗里又加了一些。

    “谢谢。”那俩字下意识的说出来,简行拿着汤勺的动作一滞,随即唇角往下弯着把勺子放了回去。

    冯凌菲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啊,他们俩最近真的是感情看上去一点也不好,不自觉的就去跟简励对视,简励全当看不见埋头吃饭。

    仿佛已经好久没有好好沟通过,但是你若说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大问题也没有。

    婓云说他们俩禁欲太久所以才性情大变,只要啪啪一顿肯定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缓缓觉得婓云的话不无道理,但是现在唯有忍着了。

    晚饭后一家人坐在沙发里聊天,连小澈跟小泽也都趴在沙发里玩,他们家的沙发这阵子一直很满,很温暖,缓缓在简行身边坐着,没多大会儿就开始犯困。

    嗯,越睡越是困。

    “那位刘老师应该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吧?”冯凌菲说了白天老师来道歉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我的魅力还不足以让她放弃前程?”简行低声打趣。

    缓缓抬了抬眼看他,但是还没看到他的眼就又垂下了,懒得说他。

    冯凌菲下巴抬了抬指着他旁边,简行这才垂眸去看她,发现她快要睡着直接抬手将她揽到自己怀里。

    缓缓的理智是想推开,但是力气已经不容许,很快就在他怀里贴着睡着。

    “我还是去眯会儿吧,晚点出来看球赛呢。”简励实在是看不下去他儿子那傻样然后就起身告辞了。

    冯凌菲没事人一样把长腿抬起来放在沙发上吃着东西看着电视。

    简行觉得现在的感觉很好便没急着离开,只是忍不住低眸去看她,这两天她肩膀上好像只剩下骨头了,那么多营养品吃了都补到哪儿去了?

    小澈跟小泽也爬起来跟爷爷走了,然后沙发里就只剩下三个人。

    冯凌菲小声的叫他:喂,你老婆真能睡。

    简行抬眼看她一眼像是说你少管闲事,却没言语。

    冯凌菲又瞪了他一眼:哼,你也就敢跟我这么横吧?

    声音很轻很细,但是对面沙发里的人却完全明白她在说什么。

    电视里在放着娱乐节目,一档歌唱比赛,里面有熟悉的音调传出来,只是唱歌的是个新人,唱出了跟原唱不同的味道,似乎不太适合他们,可是那熟悉的歌词还是将他带回到很久以前。

    冯凌菲心里有点发酸,也不知道王洛阳睡了没,拿起手机就给他发微信:有人又跟我撒狗粮了。

    “别吃胖了,穿婚纱不美又要哭。”

    冯凌菲刚要往嘴里放吃的,看到那一串字后立即闭了嘴把食物放回盘子里。

    “我现在是孕妇哎。”

    “那您多吃点狗粮。”

    ……

    冯凌菲彻底被王洛阳打败:好啊,我现在多吃点,过几天再全都回馈给他们。

    “好主意,我帮你一起虐他们。”

    冯凌菲的心总算是舒坦了一些:早该这么好好表现,哼。

    王洛阳给她回:早点睡觉,孕妇不能熬夜。

    “遵命!王先生。”

    不是老公大人吗?

    王洛阳眉宇间的烦恼一扫而空,然后手指摆了摆桌上的几个请帖样式给她发过去:先帮我选一下请帖的样式再去睡。

    冯凌菲看了一眼然后立即选择了浅粉色:就这个浅粉色吧,纯纯的像是我们青梅竹马的情谊。

    这话他不太明白,本来他觉得白色挺不错,粉色对他来说太幼稚。

    但是既然她喜欢,仿佛也就无所谓了。

    冯凌菲选完喜帖后更开心了,站起来看着还在沙发里呆着不愿意走的夫妻俩低低的说了声:我要去睡觉了,刚刚你姨夫叮嘱我要早点休息呢,晚安了小简。

    简行……

    冯凌菲握着手机挥挥手往外走。

    “你的食物还没吃完。”

    “不吃了。”

    要当新娘子的人,还是要适当的控制下体重,虽然她的体重一直保持的很好,但是总觉得少吃几口肯定会更美。

    简行拿了遥控器换了台,但是那只臂弯里还是将她搂着,而后来她累了,不知道怎么就躺到了他的腿上。

    简行更是不舍的离开了,眼睛一直在看新闻,手指肚却一直在捏着她的头发把玩着。

    这样的时光,像是回去没有女儿之前。

    他们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缓缓的手机在快要十点的时候又动了起来,最近在家她一直开着震动怕吓着女儿,实际上家里人的手机都成了震动模式。

    简行稍微转眼就看到她腿旁边的手机,然后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是那个号码,不自觉的皱了眉然后接起来:什么事?

    潘悦显然一怔,手里抱着平板坐在酒店房间玻幕前的大沙发里:姐夫?我就是想问问缓缓的身体状况,上次是我不懂事在医院里大吵大闹。

    “没有别的事情了?”他耐着性子又问了一声,他最近好像对什么事情耐性都多了几分。

    “嗯。”

    其实不是没有,她低头看着平板上的新闻,虽然不是头版头条,但是依旧很醒目。

    “没有就挂了吧,她已经睡了。”

    潘悦张着嘴一下子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将手机挂掉,但是眉头却一直紧皱着。

    她已经改行,但是为什么这些人还是不放过她?

    来到c城以后过去认识的人她根本没再联系,可是现在却有人报道她在医院流产的事情。

    她父亲告诉她这件事应该不是傅缓做的,那么不是傅缓又会是谁?在这c城她还有什么仇人?

    难道是那些人听说她回来所以……

    她的心没由来的一怔,随即站起来的时候也忘了腿上的平板,平板掉到漂亮的地毯上发出不算很响却足以叫她震惊的声音。

    低头看着那个没有坏扣在地毯上的平板,心跳却是越发的加快,总不是真的那些人再找她吧?

    不可能吧?

    她记得当初傅缓替她解决了那些麻烦,当时他们都说很快大家都会忘记这些事情,而且这么长的时间,多少重大新闻上了头版头条,当年她那点事也从来没在有人提过。

    简行低低的看着缓缓在他腿上如婴儿般睡的踏实的模样,手指轻轻地摩擦着她的肩头,之后还是管了电视放下遥控器将她从沙发里抱到了腿上。

    “嗯!”缓缓有点不舒服的动了动,手却下意识的软软的搭在了他的颈上,感觉着身上女人的温度,以及她柔软的手的温度,让他顿时不能自己的皱起眉。

    真的是特别折磨他,却又特别的让他无可奈何。

    起身,抱着她轻松地往楼上走去。

    窗帘缓缓的落下,外面璀璨的夜幕被窗帘彻底挡住。

    再也无心外面多么美丽的风景,轻轻地将她放在大床中间,单膝跪在床上,低着头温柔难耐的眼神专注的望着身下的女人。

    在她的唇瓣微乎其微的动过一下之后,他的两只手轻轻地捧着她的耳后,垂下修长的睫毛,将自己的两片唇瓣轻轻地贴在她的唇瓣上。

    悄然的辗转,在她喘息的时候舌尖巧妙的钻到她的唇齿间扫荡着,缓缓的眉头一紧,然后又松开,睁开迷蒙的眼睛望着眼前的人。

    实际上根本看不清,太近,他合着眼,一双长睫倒是叫她看的很清楚。

    “我的小心肝。”他低低的喃呐,似乎知道她醒来,然后轻轻地压着她上半身继续亲吻着她的唇瓣,亲吻她的耳沿,亲吻她最敏感的地方。

    缓缓渐渐地清醒,心跳的有点发狂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理智,一双垂着在小腹的手一只用力的抵在他的胸膛,另一只手温柔又不失力道的抵住了他的唇瓣。

    ------题外话------

    作者:嘿嘿,简总你大半夜不睡觉干嘛?

    简总:跟你有关系么?

    作者:嘿嘿,你说呢?我让你上你才能上这都不知道?

    简总:去死!

    作者:……大总裁要有风度你们说是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