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68 宠妻当如此
    ( )所以简行没去上班,她洗漱后下楼没看到他,到饭厅才看到他在往饭桌上端粥。

    好像加了百合,闻着味道很好闻。

    还有什么?好像料还挺足,而且还都是她喜欢的。

    他今天不去上班在家给她煮饭?

    这个时间大家肯定都吃过了,他特意煮给她一个人吃?

    是昨天发生争执害她哭所以内心愧疚了么?

    “简太太终于肯下楼吃饭了?”

    “总不能坲了简总的好意不是?”

    他站在桌旁微微弯着腰,双臂垂直,双手搭在桌沿抬着眼看着她双手放在背后轻轻点点的走上前来,脸上的表情再怎么隐忍还是有没有办法掩盖的笑意。

    孩子气的很呢简太太。

    她慢悠悠的拉开椅子坐下,一双漂亮的手在桌沿轻轻地敲打,一双漂亮的眸子却早已经盯着桌上的食物,都是她爱吃的。

    什么时候开始他不仅对她的喜好了如指掌,还已经学会了煮她爱吃的饭菜。

    “怎么样?简太太还满意?”

    不必多说,做这些自然是为了让她高兴。

    “勉强凑合吧,尝一下味道。”

    缓缓拿起勺子来轻轻地抿了一口粥,清甜软糯,不自觉的好心情的挑了挑眉,轻轻地吹了吹勺子里的一大半然后全部喝进去。

    那味道,美的叫她快要飘起来。

    简行还那个姿势站在那里,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吃东西。

    “今天你不去上班么?”

    她抬着眼问他,然后拿起叉子插了点小菜吃。

    “不去,陪你。”

    他终于在旁边拉开椅子坐下,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吃他煮的饭,这感觉很好,至少他觉得很好,她好像很喜欢,那么他做的就值得。

    “我今天感觉比昨天还不好,后背特别的僵硬。”

    “嗯,吃完饭我帮你按一下。”

    “好!”

    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她更开开心心的吃早饭了,阿姨在旁边看着不舍的打扰他们就转身去了别处,简行又拿着勺子帮她盛了一些。

    吃完饭她趴在沙发里休息,阿姨送上吃的喝的就出门去买菜了,简行去找了她喜欢看的书放在她眼前,然后坐在旁边给她从肩膀往下一点点的拿捏着。

    “你不要太用力。”

    “我哪敢?”

    简行说完这三个字后发现她不吭声了,敏捷的目光立即朝着她的侧颜扫射去,虽然看不清但是也知道她在哪儿。

    缓缓心里美滋滋的,只是尽量不表现出来,谁叫他昨晚突然那么凶她。

    后来想想他大概是太担心她,关心则乱了。

    可是也不用那样啊,跟要吃了她一样。

    后来可能是他按摩的太舒服,她竟然在沙发里趴着睡着了。

    简行悄悄地弯下身子,低着眸子看着她睡觉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一声,手上的动作没停下,力道也没变。

    只是等缓缓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床了,简行躺在她身边看书,她睁开眼一双长睫呼扇着:几点了?

    “十一点多,睡够了么?”

    “没有。”

    她翻了个身,然后爬到他的腿上抱着他的腿躺在他的腿上,特别舒服的又闭上了眼睛。

    他把书拿开一点看到她又闭上眼也没说什么,继续靠在床头看书。

    不过后来其实她没睡着,只是在赖床而已。

    太过美好的时间里,没有人愿意打破,仿佛这些年能这样在一起悠哉的休息的时候也不多,没有别人,只他们单独在一起,一个小小的房间,一张足够容纳他们的软床。

    中午还是简行煮饭,他索性给大家放了一下午假让他们出去玩,然后家里真的只剩下两个人。

    缓缓中午懒洋洋的下楼吃饭,在客厅转了个圈都没发现别人。

    “中午好啊简总。”

    “简太太看起来也不错。”

    “当然了,精神饱满,非常满足。”

    “但是一周内你别想去上班。”

    “好啊,只要你能一直在家当男佣。”

    缓缓走上前去,从他身后用肩膀轻轻地靠着他一点,眼睛却低垂着看着别处。

    “只要你高兴。”

    缓缓突然发现他竟然好像不是说说而已。

    “你不会是因为我身体有点虚弱所以真的紧张过度了吧?其实我只要在家休息两天就好了,你不用这么陪着我的。”

    早饭简总做,午饭还是简总做,还特意把家里的佣人都支开了,她真的怕自己接下来跟他在一起的日子会消化不良坐立不安啊。

    他转头看着她:我关心你不好么?

    “可是你这么特别的关心就有点不好了,有点大题小做?”缓缓试探着问,一双眸子灵动的望着他,长睫呼扇着有些可爱。

    “大题小做?”他念叨着这四个字,眉头却是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一只手抬起来轻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那张故作可爱的脸上神情明显一沉:我只怕你将来承担不了我。

    缓缓……

    跑题这种事,谁能比简总做的好?

    只是那双专注的望着她的深潭那么的认真深刻,叫她情不自禁的收起了脸上故意露出的笑容,情不自禁的去靠近,走到他对面将手轻轻地搭在他脖子上搂着,同样专注的望着这个比自己高出这么多的男人。

    往后的岁月,要仰仗着这个男人才能有这么好的生活继续下去啊。

    “简行,你要爱我多久?”

    她突然不太确定,仔细想想他爱她那么久,爱到她都不确定此刻是真是假。

    不知道视线怎么模糊的,只是感受着自己的内心如此的深刻的体会,快要喘不过气,又不敢肆意。

    “看你表现。”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眼神更是尤为珍贵。

    缓缓情不自禁的笑开,然后低头抵着他的胸膛用力用力再用力。

    连续几天简行都陪她在家没出门,倒是两位秘书跟助理来了家里几趟,她抱着漫漫在喂奶,他坐在旁边直勾勾的盯着,缓缓受不了,也不看他,只是抬起一只手用力的去推他的脸,简总忍笑,不愿意动。

    一周后缓缓才去上班,却被简总告知三个月内不准在外应酬,并且下班必须回家。

    周五下午两个孩子提前放学,被缓缓跟刘颖领着去了工厂去兑现承诺。

    兄弟俩都多少懂事,尤其是小澈,但是第一次在工厂里见到那么多奇怪的东西还是忍不住用力的睁大了眼睛做出夸张的表情,逗的站在边上的厂长跟老师傅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其实小澈是真的有点吃惊啊,尤其是看到那一堆金灿灿的东西的时候。

    “你刚回来的时候还是独身一人,没想到这才没几年的功夫你都三个孩子的妈妈了,也怪不得我这两年白头发越来越多了。”老师傅虽然知道缓缓是领导却还是情不自禁的把她当孩子,每次见面总会说些很亲近的话,叫缓缓也总是严肃不起来。

    晚一点刘颖被董明接走,缓缓带着孩子回了傅家去吃完饭。

    周晓静那年子宫瘤之后没怎么生过病,这回是下雨的时候感冒了,看她带着孩子回去着急的把她往外轰:你这个时候带孩子来干嘛?万一传染了怎么办,快带他们回去。

    “我来都来了您让我回去?这样吧,让爸爸陪他们在客厅,我陪你在房间里说会儿话怎么样?”

    周晓静无奈,傅国安接过外孙女抱在怀里禁不住笑起来:你看这小丫头脸颊还有点像是你妈妈。

    “像我怎么了?我的亲外孙女。”周晓静说着还是忍不住去摸了小漫漫一把。

    “外婆你要多喝水,病才会好得快。”

    小澈说话还是一顿一顿的,但是还是把自己在路上就想好的话说清楚。

    “好的,我的好外孙,外婆一定多喝水。”

    之后小澈跟小泽去玩具房间玩了,傅国安抱着漫漫跟在他们身后。

    缓缓跟周晓静去房间里说话,在走廊看到他们一家人曾经的那张照片不自觉的停留。

    她已经好久记不起爷爷的样子,这回才发现,原来爷爷这么威严,这么慈祥。

    尽管……

    “我本想把这张照片摘下来,又怕你爸爸心里不高兴所以就一直挂那儿了,你别看了,到我房间去我正好有事要找你说。”

    缓缓收回眼神跟着她进了房间。

    缓缓去了爷爷的房间,爷爷的房间没怎么变,她坐在窗口往下看就看到他们家楼下那棵大树,她刚回国那天晚上她就跟简行在那里第一个拥抱。

    那时候啊,爷爷把简行夸的天上有地下无。

    其实爷爷心里对简行的评价是很高的,她就静静地坐在这里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许久许久,直到简总的电话打过来,她才开车载着孩子们离去。

    这个晚上她因为梦到爷爷而湿了枕头,当清晨醒来的时候外面在下雨,而她的手摸着枕头濡湿的地方然后默默地将额头低着枕头抽泣起来。

    简行在洗手间门口站着没有走出去,她早晨弱弱的叫着爷爷,他猜测她是梦到爷爷了。

    只是这次好像不是噩梦,她低低的叫着爷爷的样子像是思念。

    只是那老头不会再回来,只是他们再也回不去。

    他后来想想,或者再回到过去,他不会用那种方式。

    有时候他也总是想起那时候,老爷子指着他说你这臭小子,虽然好像是对他有意见,但是眼里明明是赞赏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月光宝盒。

    潘悦跟她父亲离开了,虽然是被绑回去的。

    顾城回来,跟王程锦约在简行家里喝茶聊这次出差的事情,王程锦有点抑郁寡欢的坐在那里提不起什么精神,顾城跟简行都好奇的打量着他,过了许久顾城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声: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袁欣想要讨好我母亲,结果被我母亲找上门狠狠地羞辱了一顿。”

    “什么?”顾城嘴角抽了抽。

    “昨天店都被砸了,要不是我及时的压下来估计今天早就上了头版头条。”王程锦摇了摇头,显然是不理解他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凶悍。

    当时他赶过去就听到他母亲在指责袁欣不要脸求他父亲跟那个狐狸精帮忙什么的不要脸之类,反正话说的很难听。

    袁欣看到他到的时候还不让他过问,他亲眼看着他妈妈当着他面前让人砸了她的店,袁欣竟然还说只要她高兴随便砸。

    不过兴许是袁欣那话不卑不亢到最后一直站在边上淡淡的看着所以让他母亲砸的没劲撤了。

    这一次就连他也被阻止进王家老宅。

    “要我说伯母真的是有些奇怪,要说当年那件事也是你心甘情愿的,连袁欣恐怕都是后来才知道你在帮她生父吧?并且我记得那时候袁欣制止了你继续帮李家填补那个永远填不满的大坑,伯母怎么会就认准了是袁欣在害你?”

    他要是知道原因就好了。

    那件事最委屈的人其实就是袁欣,那对夫妻从来没有养过她却在那时候把她当棋子利用,后来她明明只想在王家做一个不起眼的王太太,哪怕是他不在乎她她都可以忍,却又发生那种事。

    但是她生父后来跳楼自杀,难道最心慌的人不是她么?

    当时的舆论一边倒说王程锦不仁不义什么的所以王程锦母亲就把责任全都怨在袁欣身上,并且让袁欣离开他,其实那时候她应该是最需要安慰的人。

    有时候人只有回头看看才会发现曾经觉得很累的当初,竟然不及某个人承受的压力大。

    “这事大概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只得慢慢来吧?”

    仔细想想,后来王程锦的父亲在外跟别的女人过日子,王程锦的母亲心里肯定更加扭曲,想要让她像个正常老太太那样跟自己的儿媳妇握手言和真的很难。

    “嗯!”

    三个男人决定结束这个郁闷的话题,然后端着茶碰了一杯,心有灵犀的放下茶杯后就转移了话题。

    顾城坏坏的问坐在旁边的男人:你最近还吃素么?

    简行眼角抽了抽没说话,王程锦抬眼打量着对面两个男人脸上,差点没明白过来顾城的意思,后来无奈的叹了一声:你又何必在他伤口上撒盐?

    “不是,我算了算好像差不多了呢。”顾城一副正经的模样,可是他越是装作正经,脸上其实就越是不正经的让人想要抽他。

    简行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又端起来放在膝盖上,人靠在沙发里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吃素了那我们今晚上就留下吃个晚饭,好久没吃你们家大厨煮的菜了,而且我也得跟伯父喝两杯白的庆祝一下不是?伯父最喜欢跟我喝酒了。”

    简行……

    王程锦无奈摇头也垂眸喝茶。

    “我吃素也挨不着你喝酒吧?”

    简行郁闷的反问。

    顾城想了想:嗯,也是!这次从那边带了几瓶他们特产的酒回来在后备箱放着呢,等下拿出来给伯父两瓶尝尝。

    酒友相遇,那就是知己啊。

    简励跟顾城喝酒比跟自己亲儿子喝酒还开心。

    所以王程锦跟顾城晚上没有回去吃饭,而是在简家用晚饭,顾城看着缓缓回来还好奇的问了一声:今天家里都是男人你回来干嘛?

    缓缓……

    “那怎么了?我还不能回来吃饭了?”

    “他的意思是你不该跟我们两位太太在一起么?”

    缓缓……

    她不是不想啊,婓云都给她打电话说订了位子了,可是上次她跟两位太太一起吃完饭回来就没有地方睡觉,她哪里还敢再去?

    简总说三个月不准应酬,不准在外吃饭,所以她后来真的是超级乖巧的按时回家吃饭。

    已经生完漫漫两个月,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去了?

    其实按时回家吃饭挺好的,这段时间简总也基本每天晚上按时回家吃饭,有空就去接送儿子上学,那俩小子别提多开心了。

    “她现在身体不好,不适合在外面呆太晚。”

    简总淡淡的一声,已经替她搬开椅子。

    缓缓在他身边入座,不需要多做解释,那两个男人已经全都明白。

    简励端着酒杯:来来来,喝酒喝酒,不用管他们。

    “伯父,您家里这气氛您受得了么?”顾城开玩笑问。

    “这小子,怎么跟长辈说话呢?”简励指指他,顾城嘿嘿笑着跟他碰杯喝酒。

    缓缓拿起筷子吃饭,王程锦对她说:听说小田已经到你们公司去上班?

    “嗯,他的设计图我已经看过了,既然有能力,那么就得让他为我们公司做点贡献。”

    王程锦知道傅缓的性子,于是点点头不多说举杯敬她:你不能喝酒,以果汁带酒,我敬你一杯。

    “好!”

    缓缓很爽快的把刚拿起的筷子放下,简行坐在身边看着,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为什么他觉得他的妻子跟自己的兄弟关系好像不是一般的好?

    曾经王程锦跟傅缓可是见面就掐架的样子,好像谁也看谁不顺眼,现在……

    这是合伙给什么人下毒了?

    简行皱着眉端详着他们,他老婆难得跟什么人这么豪爽,他低低的说了声:少喝些,漫漫还要喝奶不能太凉。

    缓缓刚把果汁喝进嘴里差点喷出来,好不容易才咽下去,却是激的眼睛湿润了。

    王程锦看着对面的男人:傅缓帮我一个忙,我谢谢她而已。

    简总笑,笑的那叫一个好看。

    “什么事啊?”顾城好奇的凑过去问。

    王程锦抬眼看他一眼,顾城立即不再多问,然后转头端起酒来给简励倒酒。

    缓缓

    等到王程锦跟顾城走了以后简行才叫缓缓:回房。

    缓缓不得不乖乖的跟他去,这几个月他的脾气大的她从猫变成老鼠。

    房门一关,他双手环胸站在前面转眼盯着站在门边的女人,缓缓心里一颤:干嘛?

    “老实招来,你跟程锦勾结什么事?”

    “呃……我没跟你说么?他一个学弟到我们公司去应聘,对了,他的学弟不也就是你的学弟么?”

    简行听完后垂了眸若有所思,无奈的皱着眉片刻之后才又抬起眼,眉头也已经松开。

    “以后有事要第一时间跟我汇报,嗯?”

    “是,简总。”缓缓无奈的答应着,感觉自己比丛秘书还不如。

    “去洗澡吧。”

    简总突然说了一句,然后就往浴室走去,缓缓站在门口看着没动,他走出没多远突然扭头看她: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嗯——,你先去洗吧,没关系。”

    “一起洗!”他淡淡的说了一句。

    缓缓……

    “怎么?有困难?”

    “啊?只是……你先洗吧,我打个电话先,刚想起来还有事情没来得及跟陈秘书沟通。”

    “你在拒绝我?”

    “我……简总您没事吧?”缓缓嘴角抽了抽,她看简行的眼神实在是不像没事的样子。

    “你自己看着办。”

    简总说完扭头就进浴室,缓缓才发现他没拿睡衣,赶紧的去打开衣柜拿出两个人的睡衣跟了进去。

    嗯,现在刚过两个月,缓缓严重怀疑简总是想吃她,其实她有点不敢被吃,第一次刨宫产她竟然明显比自己的生完宝宝后发生关系要害怕的多。

    不过她没想到,简总竟然挠痒痒似地那么不让她尽兴。

    俩人在浴室里磨蹭了好久,用了各种姿势,但是他竟然根本不进去,只是在其他部位寻找快感。

    “简行你在干嘛?”

    “叫给我听。”

    “嗯?”

    “乖,叫给我听。”

    “可是,啊要不然你进来吧。”

    “你以为我不想?”

    简行低头注意着自己的小腹下,他倒是想,可是他试了又试总怕出什么事,他怎么都好说,她要是因为他的一时快感而出什么问题那他还不得悔死?

    所以最后竟然只能这样。

    后来简总躺在床上挺尸,缓缓跪在旁边看着他那样子拿毯子遮住他腰上,然后到他怀里靠着:是不是不尽兴?

    “你说你自己么?”

    “不是啦,说你。”

    简行扭头看她,缓缓尴尬的立即垂了眸‘故作矜持’。

    “要不我用它让你快乐一会儿。”

    “讨厌,睡觉。”

    禁欲太久之后就想狠狠地大干一场,要是做了却没尽兴,那真的是相当的难受。

    简行笑了一声,稍有满足后他心情还不错。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还没气场小泽就爬到床上去了,小澈在门口看着弟弟给爸爸妈妈捣乱偷偷地捂着嘴笑,像是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坏坏的继续偷窥。

    小泽不敢去找爸爸的麻烦,然后就趴在妈妈的胸口,嗯,习惯性的往那个软软的地方摸过去,现在都是看着妹妹吃,自己已经很久没吃了。

    缓缓睡的迷迷糊糊的,手一抬下意识的喊了一声:简行别闹。

    只是当手想去抵着一个宽厚的肩膀却发现那身板有点小然后一抬头,迷糊的眼神看到是自己儿子……

    简行转了个身想要搂老婆没搂到,一抬眼就看到那小子在他老婆胸口趴着:简泽。

    “别伤着他。”

    缓缓紧张的坐了起来看着简行拎着小鸡一样的把小泽拎出去。

    小澈看到爸爸把弟弟拎出来赶紧往外跑,简行站在门口把简泽放下然后喊了一声:简澈你皮又痒了是不是?

    距离很远,甚至卧室里的人都听到那一声:才不是。

    小泽被爸爸放下后就也迈着他的小长腿跑了,简行生气的看着那兄弟俩走掉然后转头想要进房间,就站在边上看着里面的女人在用被子蒙着嘴巴傻笑。

    只是很快简行就把女儿抱了过去:公主饿了!

    缓缓顿时笑不出来,什么人啊?不让儿子吃,却分分钟怕饿着自己女儿。

    “公主饿了我就要给啊。”

    “你是她娘啊。”简总说着自己就笑了出来。

    “那我还是小澈跟小泽的娘呢。”

    “他们俩都大了,不要撒娇,快点给公主吃饭。”

    绝对的重女轻男,缓缓执拗的转了头,但是不到两秒就把公主接了过去。

    既然是简总的公主,即便她不想承认这也是她的公主了。

    公主殿下饿了要吃饭,王子们却总是被爸爸嫌弃不准上妈妈的床。

    要是公主殿下要上妈妈的床,那妈妈也得靠边站。

    再次鞠一把伤心的泪。

    喂完公主吃饭,缓缓去洗澡换衣服,突然想起来昨晚某人吃过之后好像……

    没洗?

    嘴角跟眼角都抽了抽,她已经不敢直视那对父女了。

    上午的会议室里鸦雀无声,跟在家里的气氛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有家公司告他们的设计师抄袭,缓缓看了眼那几张设计图然后抬眼看向坐在距离她有些远的那位设计师脸上,那位年轻的女设计师显然脸色不好看,是因为抄袭还是因为被诬告那就不知道了。

    “所以到底是谁抄谁呢?我们这位设计师先说一下吧?”

    那双敏锐的眼神盯着那位设计师脸上客观的声音响起。

    “我没有抄袭。”女孩子立即摆正姿态字正腔圆的说了一声。

    缓缓看着她那样子也觉得她好像挺委屈的,点点头:那你说说这件事的起因,为什么那家公司突然找上门来说你抄袭呢?他们那么大一家公司为什么要跟你一个小职员过不去呢?总该有个原因吧?你们有过节或者什么?

    “我跟那家公司的设计师是闺蜜,她抄袭了我的作品却反咬一口。”

    “哦?那他们老板为什么会亲自替她出面呢?”

    “那是因为他们老板喜欢她,他们俩早就暗渡陈仓了。”

    设计师说着也激动起来,不过缓缓还真不喜欢暗渡陈仓这四个字,上次八卦就说简行跟那位刘老师暗渡陈仓,气的她胃疼了好一阵。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现在你最好拿出证据来证明她是诬陷你,比如你有没有草图什么的?”

    缓缓想了想,公司里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如果这位设计师说的属实,只要把证据拿出来啪啪打在对方脸上就好。

    “有的,可是昨天晚上电脑突然出现故障我拿去修了还没有修好,所以……”

    “没有纸图么?”她又拿起桌上的设计图看了眼。

    “也是有的,只是前几天被那个女人给拿走了。”

    缓缓轻轻地松了手里的纸,纸轻轻地飘在桌上,略显凌乱,她皱着眉盯着桌上的设计图良久,然后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有点发干的嘴唇。

    所有的证据都不在,那么……

    “我保证这些都是我画的,只是现在一时拿不出证据,傅小姐请给我点时间,我肯定会将证据拿出来。”

    “嗯,你去找证据吧,找到后来找我。”

    缓缓点点头低低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连回头都没有。

    会议室里剩下设计部的人坐在里面,设计总监皱着眉看着自己的设计师然后转头问她:你到底能不能拿出证据证明你的清白?

    “能,一定能。”

    “那还不快去找?等着别人真把你告上法庭?”

    女设计师一听告上法庭四个字也吓坏了,立即站了起来往外走去找证据,留下会议室里其余人都在窃窃私语。

    缓缓回到办公室后问刘颖意见,刚刚刘颖一直站在门口听着。

    “毕竟她是我们自己人,我当然也愿意选择相信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眼神里我总看不到确定这两个字。”刘颖无奈失笑,不自觉的眉心皱了皱。

    “人家公司的人说她是陪那个女孩子去参加公司的酒会,然后不知道怎么就吵了起来,然后今天早上他们老板就找了过来,看样子真如咱们设计师所说,他们老板跟设计师关系不一般。”

    “嗯,可是也不能仅凭人家关系不一般就咬定人家是抄袭者,还是要我们尽快拿出证据证明我们设计师的清白。”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咱们设计师盗窃闺蜜的图,那……”

    “无论如何都是公事公办,只是无论她们俩到底是谁抄袭了谁,最后的结果都可想而知,珠宝设计师这碗饭本来就不好端,她们谁要是自己断送了……”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老是就教她们学设计先学做人,人都做不好,图肯定是画不好的。

    缓缓突然的沉默,刘颖却明白她的话,那无疑是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可是一直到下午她的笔记本也没有修好送过来,更没有找到其他的证据,倒是那位替自己职员出头的老板找了过来。

    缓缓对这个人并不熟悉,见了面作了介绍才知道他根本不是本市人,这里只是他的一个分点而已。

    至于他为什么在这里开设分公司的原因她更是不知道,人家没有多说,只是要她给他的人一个交代。

    这幅样子,倒是像是王程锦给袁欣讨公道的时候。

    她不自觉的笑了笑:苏先生可带好证据过来?

    “当然!”

    “这是两个月以前我们设计师发给我的图片。”那位老总将自己的手机放到桌上,然后叫身后的秘书把设计草图拿了出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所以……

    她的设计师怎么可能画的出草图?

    “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大的珠宝公司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听说傅小姐也是在国外的名校学的珠宝设计,如果傅小姐的设计图被盗恐怕也会气不打一处来吧?”

    “抱歉,仅凭这些我没办法定论我的设计师就是盗图者,不知道可否请两位设计师到这里来对这份设计图的意义详细说明?”

    “不必,你要是不愿意处理也无妨,这件官司无论是两家公司来打还是她们二人请律师打我都有绝对的信心,只是那时候对贵公司造成的不良影响可就怪不得我苏某人了。”

    这个男人绝对是霸道的,那位一直没露面的设计师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人,但是对这个男人而言绝非是一个普通职员那么简单,但是她也没立场多问,所以只得让陈秘书把自己设计师传了上来。

    “你记得这几张设计图是你什么时候画出来的么?”

    “两个月以前!”

    “具体哪一天呢”

    “这个我记不清楚了。”

    “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记不清楚也正常,我只要求你来做一件事,如果你做好我就承认这几张图是你的,但是你若是做不好,那么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高小姐。”

    苏总叫这位设计师高小姐,自然不是不熟悉的。

    而缓缓注视着自己的设计师,心里默默地有些难过起来。

    几乎已经不用再做接下来的事情,她已经确定到底是谁盗窃谁的图。

    “好,你说。”但是设计师很坚定地样子。

    “把这几张图给我重新画一遍。”

    设计师……

    缓缓……

    缓缓还以为是要将设计理念什么的,但是这位苏总轻轻地叩了叩桌面,不深不浅的几个字却让她跟设计师都是一怔。

    设计师的脸色显然有些发白,但是还是固执的点点头。

    缓缓便坐在那里什么都不管,苏总坐在椅子里往后退了退,设计师坐在他旁边,缓缓坐在办公桌后面注视着设计师。

    刘颖拿来了该用的画图工具,缓缓看着设计师提起笔的一瞬间就觉得这个女孩不适合做珠宝设计师。

    身上完全没有做设计师的气质也就罢了,她脸上明显的写着力不从心四个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缓缓坐的腰有点疼就起身走到她那边去低着头在她那里看图,而那位苏总显然很有耐心,一直在注视着他们的设计师等着结果。

    似乎她就算是画到天亮也无碍。

    缓缓皱着眉看着她手里画出来的东西,然后旁边男人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不是叫你不要管?在家好好休息等我回去。”

    “你现在要是好好待在家等我回去那么明天我们就可以回京,若是不,那我们就只好将这场官司在c市开庭。”

    缓缓转头看了他一眼,他坐在椅子里交叠着一双大长腿,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握着桌上给他用的茶杯,他的手指关节分明,指甲更是干净简短,那双剔透敏捷的眸子正好抬起来看到缓缓眼里。

    缓缓没由来的心里叹了一声,然后直起身低着头看着那个女人的后脑勺:别画了。

    “不,我现在只是想不太清楚了,但是我一定会想起来的。”

    “想起来尹尹是怎么跟你叙述这几张图的灵感?”

    设计师用力的握着笔却没抬眼,反而脸又埋低了几分。

    “可笑,她拿你当姐妹,你却陷她于不义,要让我把张明找出来跟你对峙你们俩如何联合起来想把她赶出公司?”

    “不是这样的,我……”

    设计师突然转了头,惊恐的快要哭出来,却在看到苏总犀利的眼神后不得不咬住了嘴唇。

    “如果苏总信得过,不妨把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如何?”

    “乐意之极,希望在明天早上八点之前能接到傅小姐的电话。”

    “好!”

    苏总很快就离开了,缓缓送到门口后又关上门走了回去坐在自己的椅子里。

    “傅小姐连你也不相信我么?”

    “这几张纸给你,照着样子画出来我就当你是清白的。”

    “什么?”

    “如果你画不出来明天之后你就会收到法院的传票,甚至我们公司也会因此而饱受非议,这位苏总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你怎么会跟这样的人过不去?家庭背景旗鼓相当?”

    设计师一怔,随即说不出话来。

    而这个晚上缓缓就坐在椅子里等着她把图画出来,晚上九点多简行的车停在了他们办公楼下,当从车子里出来后看到上面的灯还亮着就大步朝着台阶上走去。

    ------题外话------

    作者:缓宝,如果让她照着画也画不出来怎么办?

    缓宝:凉拌。

    作者:对了,简总已经在电梯里了,快起来接驾。

    缓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