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 277 传染你感冒
    ( )“嗯?”还是走过去坐到她身边。

    缓缓立即侧身对着他,抓着他的衣领就去亲他,狠狠地亲他。

    她咬着他一点点的唇肉,隔着女儿用力的撕扯着。

    简行疼的微微皱眉,她却是咬过之后又反复的吸吮像是给他疗伤那般,将他心内的那一点点的烦躁立即又给压了下去。

    “传染你感冒。”缓缓亲吻之后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很不厚道的说。

    还以为是要奖励他在家陪她一整天,结果竟然……

    “简太太越来越嚣张了,很好。”

    简总突然笑了一声,那话说的也都是情理之中的样子。

    “什么意思?”

    “这样发展下去,我看很快就没有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再敢要你了。”

    “你……”

    简总不说话,看着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却对她温柔的笑着。

    “乖,我抱女儿去厨房给你看看熬的冰糖雪梨好了没有,在这里好好等我们。”

    缓缓简直想杀了他,他竟然……

    什么叫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没有除他以外的男人敢要她了?她是悍妇么?

    只是当静下心来她才突然发现,自己这两年脾气好像真是越来越大了。

    她是不是得休整下自己的脾气了?原本那个楚楚动人,温婉端庄的傅大小姐呢?

    心头没由来的一阵憋屈,这男人真的是要坏死了。

    都怪他整天跟她斗嘴,现在可好?

    不知道外人面前她可也是这般样子?呜呜!

    这天的赌约缓缓输了,当然她不知道她输的原因是什么。

    不过人家夫妻和好如初也总比他们夫妻的赌约重要的多,想想她也就不气了。

    夜里十点多两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缓缓躺在床上看手机,他洗完澡出来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盯着她看,缓缓抬眼看他,然后将手机一扔:怎么?想让我传染你?

    缓缓挑着眉问他,然后又继续看手机,那眼神里一动一静简直叫他有点吃不消。

    “听声音嗓子好多了,看来我的确是功不可没。”

    缓缓不说话,垂着眸看着手机上,简行稍微侧身靠过去,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她手机上的内容。

    “你是不是有件事情没告诉我?”

    他突然认真了几分,把看着手机屏幕的视线看向她。

    缓缓的心一怔,随即转头看他:什么事?

    不自觉的两个人都多了几分认真,简行望着她浅笑了一声:那天我也去了爷爷的墓地。

    那一刻她突然说不出话,像是失声了一样的望着他。

    “你的唇膏是不是丢了?”

    缓缓还是没说话,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想法,那天她没有背着包出门就把口红跟手机放在了裤子口袋里,但是没想到口袋太浅口红太轻所以从浅薄的口袋里掉出来的时候她并没有感觉到。

    “还心血来潮的采了野花给爷爷,爷爷一定很感动。”他笑了笑低声说下去。

    她突然没了精神再跟他斗气,蔫蔫的靠在了他的肩头:我想着漫漫百日了我也该去看看他老人家,告诉他老人家我们终于有了女儿。

    “嗯。”无论因为什么事,只要你想,你什么时候去看他都是可以的,只是缓缓,这种事以后并不需要瞒着我。

    她当时是刻意瞒着他吗?是吧!

    总觉得爷爷的事情还是跟他提的越少越好,却没想到他也抽空去看了爷爷,那时候他应该很忙,她低头在他的肩上蹭了蹭,然后抬手将他的腰搂住:简行,你还生爷爷的气么?

    “他是长辈,我即便生气又能怎样?何况他已经走了。”

    人已逝,有些曾经再浓再烈的事情也会被或者的那个人淡忘,相反,倒是会想起很多曾经还算是美好的事情来。

    “不知道爷爷现在是怎么想的,是不是也已经放下了?”

    她又搂着他紧了几分,越是想着就越是心里压抑。

    “他放不下又怎样?谁敢阻止我爱你?”

    他低着眼看着她,那一声虽然很轻却是掩藏不住的霸道专横。

    缓缓抬眼看他那坚定深邃的眼眸,心里霎时一紧。

    是啊,他这么霸道的爱着她,谁敢不让?

    谁不让她也没办法放开他,以为分开一段时间会好些,他们甚至有过分开几年的念头,可是仅仅是几个月两个人就忍受不了那份思念跟煎熬。

    在一起时或许会难受,但是总比谁也看不见谁要好得多吧?

    看得见,最起码还能互诉衷肠。

    看不见,就只能孤独的一个人傻傻的呆着。

    “简行,你是不是故意这么霸道的惯着我?”

    “你发现了?”

    他低声问她,手轻轻地抚着她的手臂。

    “你不说我就没有意识到,可是你今天说了之后我突然发现我这两年脾气实在是大的厉害。”

    “那你有没有发现,你只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比较暴露本性?”

    “啊?”暴露本性?

    那意思是说不是她现在脾气越来越坏,是她的本性如此?

    哈!

    只是还不等她生气他已经抱着她压下在枕头里,那浅薄的两片唇瓣缠着她的唇瓣一再的将她温的透不过气。

    “傅缓,我喜欢你这样。”

    他低声在她耳边说道,顺着她的耳沿,舌尖在她的耳后轻轻地撩拨着。

    下一刻只觉得他的手到了一个不该去的地方,她下意识的就抓住他的手腕:别。

    “不是说要传染我?”那么气势汹汹的要的他的嘴唇差点破了,现在竟然又阻止?

    他忍了这么久,她以为他还能忍下去?

    “那是说着玩的,哪能真的传染你。”

    “可是你老公现在就想传染,乖乖的把手拿开,不然我要用强的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格外的柔软,可是却字字都敲击着她的内心深处。

    她的手没有立即移开,可是跟移开又有什么区别?没有半点力道的抚着他结实的手臂。

    他的亲吻沿着她的脸颊一路往下,修长的身材渐渐地到了下方。

    缓缓的呼吸有些困难,两只手情不自禁的到了他的头发里,或者是因为感冒,突然的觉得嗓子里难受起来。

    喘息变的越来越有些困难,她低低的叫着他:简行。

    他没答,只是亲吻在她的小腹上,在她的刀口,就那么轻轻地将她的刀口都吻过。

    曾经她以为那个地方肯定是丑陋无比,她知道他表面上肯定不会嫌弃,但是哪里还想让他亲吻那么丑陋的地方。

    怕他不愿意,她也心里别扭。

    但是……

    好像自从生完女儿,每一次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很温柔的吻那个地方。

    缓缓的心被一点点的,像是给征服,软软的完全没了力气再去与他抗争。

    他的亲吻还在继续,并不知满足在小腹。

    而她的膝盖被他扣住抬起,那一刻她的胸口起伏的越来越厉害,脸色也越来越涨红。

    之后的极致纠缠,根本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她努力的想要避开他的亲吻,可是他的吻势却越来越在她的嘴里霸道野蛮。

    “乖,不会有事。”

    “嗯!”缓缓低低的反抗,摇头,怕传染他感冒不敢给他勾勒了最里面的口水。

    只是他却蛮横的将她的唇齿给咬开,就着那个姿势长驱直入在她的口腔里。

    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再也想不起任何事情,只觉得昏天暗地的,眼睛也再不能睁开。

    “简行!”

    “说你是不是只在乎我。”

    “不是的,还有儿子。”她低声说着。

    就像是他现在总爱说他最在意的是女儿。

    所以她又被咬了,并且后来去洗澡的时候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腰上都有几块痕迹,他下手不自觉的重了些,就因为她说儿子很重要。

    就算是霸道,也不用连儿子也不让她爱吧?

    凭什么他就能那么深深地爱着他们的女儿,就不能让她也嘴上说说爱孩子么?

    缓缓抬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腰上,从那块青青紫紫的痕迹一直到前面的刀疤。

    那道疤开始其实谁也没有想到,可是后来……

    小公主的确来之不易,也怪不得爸爸那么宠爱了。

    等她洗完澡回到床上,刚躺好他便贴了过去,两个人的身体贴着纹丝合缝。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里的时候她翻身投入他的怀里。

    简行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又将她往怀里搂了搂然后继续睡觉。

    若不是顾城的电话早早的打了过来。

    “你忘了要来南边开会?”

    “现在几点?”简行的声音有些暗哑,透着昨天晚上后的疲倦。

    “几点?八点半啊。”

    所以一向把时间看的很重的简总难得的某一天早上睡过了头,并且还不想起床。

    “推到十点吧,我现在还没起。”

    那边立即就气愤的挂断了,顾城跟王程锦早早的就起床过去了,然而一群人都准备开会的时候发现一向守时的简总竟然还没到。

    而顾城若是猜的没错的话,他现在还在温柔乡里。

    这叫清冷了好久的顾大少爷如何接受得了?

    简行皱着眉看了眼屏幕上,然后又躺下。

    缓缓又靠过去在他胸膛贴着:顾城?

    “嗯,今天早上有个会议忘记了。”

    他说完之后不自觉的先笑了一声,缓缓的睡意也没了,抬眼眯着眼望着他:那你还不快起。

    “反正已经晚了,索性再晚一会儿。”

    “可以这样?”

    “嗯,别动,让我这样抱一会儿。”

    缓缓的嗓子已经好了的,但是她感觉她的老公嗓子好像有点问题了。

    于是立即抬手撑着他的胸膛让两个人保持了一点距离:你……是不是感冒了?

    “只是想喝水而已。”

    他低声说着,哪有那么容易感冒。

    “真的?”缓缓担心。

    “嗯,不过……”

    “不过什么?”

    “顾城那小子可能要误会了。”

    简行有那样的预感,毕竟兄弟俩这么多年。

    “什么误会?”

    简行低垂着眉眼望着她只笑不说话,但是不到几秒钟缓缓就明白过来,然后……

    “讨厌,都怪你。”

    “是谁昨晚求着我再来一遍的?”

    “你还说?”

    “我看要不能被满足的人好像是简太太了啊,要不要为夫也去买点什么情趣用品给简太太玩?”

    “简行,你别乱说。”

    “小野猫,抓的我背上都疼死了。”

    他咬着牙跟她说。

    后来他穿衣服的时候她躺在床上抬眼看着他的后背,见那上面果然有几道长长的疤痕。

    所以……

    昨晚是谁纵欲了?

    怎么想也觉得不该是自己,分明他那么用力,肯定是他的问题。

    缓缓内心深处这么想着,然后默默地把被子往嘴巴上面遮了遮,简行抬眼就看到她那样子,不自觉的又笑了一声。

    “我先走了,你上午要是没事就下午再过去。”

    “嗯!”

    她难得那么乖乖的答应。

    下午才去了办公大楼,陈秘书赶紧抱着上午就需要她看的文件去找她,光是汇报工作就汇报了半个小时。

    “要不要给您泡一杯柠檬汁?颖姐知道您生病从家里带过来的。”

    “好,辛苦你们。”

    缓缓顿时觉得心里一暖。

    陈秘书点点头离开,她便拿起陈秘书送进来几份文件都放到了眼前先打开了最上面的一份。

    本来要去墨西哥出差的事情落到了傅国安头上,所以夫妻俩上午十点就上了飞机也没要她去送行,这次傅国安说顺便陪她母亲去旅行,其实缓缓觉得分明是顺便去谈工作,陪她母亲去旅行才是头等大事。

    他们夫妻这么多年都这么恩爱,缓缓觉得自己要是不跟简总好好恩爱都对不住自己爸妈这么好的榜样。

    快下班的时候她还在看文件,简行给她打电话:去公司了?

    “嗯,加班一小时,你不要过来了,我处理完事情立即回去。”

    “好,我去接小澈放学,那小子昨晚又找我了。”

    “嗯。”

    缓缓挂了电话后突然想起来后来有一次小澈突然问她以前的男同学怎么去别的学校了,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挥去那些不该有的情绪继续低头看文件。

    刘颖又给她端了杯水进来,一看她就不小心看到她耳后的吻痕。

    那个地方都能被咬着,不得不承认简总的技巧真的很不一般。

    缓缓哪里留意到那些,下午过来的时候脖子上系了条丝巾,后来觉得不舒服就摘了,完全忘了当时带丝巾的原因。

    不过刘颖并没说什么,很快就把视线移开投入到工作上。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共同下班,缓缓看着桌角放着的丝巾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然后才想起自己围着这条丝巾的用意,立即就又拿起来缠在脖子上。

    “现在下班么?”刘颖低声问道,并不说破。

    “哦,好的。”缓缓收拾东西跟她一起出去进了电梯,一下子颇为尴尬。

    “你没看到什么吧?”缓缓觉得自己有点答非所问。

    “陈秘书应该没看到。”刘颖回应道,不自觉的也笑了笑。

    缓缓后来认同的点点头,然后好奇的问了一声:你老公那什么的时候……不咬你么?

    “嗯,不咬。”

    刘颖仔细想想,董明好像真的没怎么咬过她。

    缓缓觉得自己也得跟简总说说,她又不是可以吃的肉,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好么?

    整天咬她,让别人看到太尴尬了。

    两个人下楼的时候天已经要黑了,便各自开着车离开了。

    缓缓发现刘颖换的车子很漂亮,虽然换了一段时间了,但是每天都跟新的一样,可见刘颖有多么重视这辆车。

    听说她现在都是花老公的钱了,并且是很能花很能花,东明的工资卡,各种卡都在她手里了,起初她不愿意收,但是董明硬是给她她也就拿着了。

    突然想到自己钱包里的那张卡,唉,男人也挺不容易的,各种往女人怀里塞卡找存在感,缓缓想改天她也要塞一张给简总,让简总感受下被塞卡的感觉,那是被包养的感觉啊,简总肯定会跳起来的。

    她甚至都想象得到当她穿着性感睡衣趴在他胸口把卡放在他那结实的胸膛之后他会说的话。

    他肯定会说:你这是干什么?我是男人,把你的卡拿开。

    哈哈哈,光是想着她就已经觉得甚是可爱,他的表情肯定会相当的严肃。

    ——

    隔天中午袁欣请客,因为跟婆婆的关系初步得到缓解。

    “昨晚我公公在酒店请客,我婆婆第一次看到我之后没有让我滚。”

    婓云跟缓缓忍不住惊呆的望着她,袁欣哭笑不得的摊摊手:你们俩不要以为我很贱,我只是不习惯她这样而已,所以现在我们庆祝一下,可惜不能开瓶酒。

    “所以最后呢?你婆婆跟你在一张餐桌上吃了饭?”

    “嗯!虽然她偶尔还是会讽刺我,但是小枫一直很会哄她,她也为了孙子孙女好像是在让步。”

    “没想到王家竟然还能这么和谐,你公公那个女友肯定没有去吧?”婓云好奇的拿着叉子问。

    “当然,要是那位姐姐去了估计就不是昨晚那么和谐的画面了。”袁欣不知道别的,但是王家主母跟王老先生外面那位绝对是针尖对麦芒的啊。

    “哈哈哈,一想到你婆婆见到那个女人的表情我就想到那火爆的现场,你婆婆那火爆的脾气跟她那火爆的身材真的很像。”

    “顾太太您就别说风凉话了好吗?我要是有那么好命有你那样的婆婆,我想我得飘起来了。”

    “你们俩都好啦,我这个没有婆婆的人……”缓缓实在是笑不出来,只得勉强做个笑的表情。

    “我们的话题为什么变得有点沉重?我们不是来庆祝的吗?”缓缓想了想又突然问道。

    然后气氛突然就变得有些古怪,不出三秒三个女人同时笑了出来端着酒杯干杯。

    “今天这果汁真好喝。”

    “那是当然,我下午去了趟果园,天然无公害的水果,我买了好几箱,等下你们俩走的时候一人带一箱。”

    “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婓云激动的搓手。

    三个女人正在庆祝着呢,连雪月突然推开门进来。

    “这么巧这次又是你们三个都在。”连雪月走上前去打招呼。

    “可不是嘛,要不然一起喝一杯?果汁?”婓云心情有点好的过头的举了举自己的杯子。

    “可以吗?”连雪月下意识的看向缓缓。

    缓缓只是耸耸肩没有否决。

    这有什么可不可以的,喝点东西而已。

    “其实我是顺道过来带点甜品回去,没想到运气这么好,还能蹭一杯果汁喝。”

    后来缓缓去洗手间她便跟了过去,缓缓扭头看到她便轻轻一笑:最近还不错吧?

    “嗯,你也还不错吧?”

    “嗯!”

    缓缓意识到连雪月其实是想跟她说话,想跟她好一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到此处就好像是话题中止了,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很明显连雪月也是没话说了,垂着眸洗着手,半晌只说了一声:有空一起吃个饭?

    “好。”缓缓答应下来,两个人的谈话彻底结束。

    之后大家各奔东西,袁欣也开着车子回家的路上,今天她的心情特别的好,缓缓说她会心想事成,她也觉得是那样。

    路旁一辆红色的车子停在那里,女人从后面拿出一个轮胎来,像是正要自己换轮胎,缓缓的车子下意识的渐渐慢下来,在看清那个女人的确是自己想的那个的时候车子也已经停下。

    “苏太太的轮胎坏了?”

    “傅小——简太太,我看到那边好像还有几粒碎钉子,我想试试自己换下来,你不用管我的,快回家去吧。”

    缓缓站在那里看着她挽着衬衫的袖子,长头发都被挂在耳后,一张漂亮的小脸上唯独那双眼通红,心下一动随即垂下眸看着她脚边的东西然后转头看了看路上。

    才九点多,路上的车子已经不多了。

    “你换过轮胎么?”

    苏林的老婆摇了摇头,缓缓想到赵家这样的大家族里的小姐自然是没做过这些的,正如她也不擅长。

    “要不我们还是打个电话吧。”

    “不用,我一定可以的。”

    力气的问题,这个女人向来觉得自己一定可以,何况是今晚。

    缓缓便也挽起了袖子弯下了腰,两个女人互相对视,苏太太笑着问她:你确定你可以帮忙?

    “不试试怎么知道?”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四十多分钟,轮胎终于换好,两个人的样子也有些滑稽了。

    那丝滑的衬衫还很白,只是因为太累所以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狼狈,在这个秋天还能出一身虚汗也是不容易。

    “那我先走了,拜拜。”

    苏林的太太上车后开着车子从她身边经过停下,缓缓的双手刚握着方向盘,透过车窗两个女人打招呼再见,然后在前面的路口背道而驰。

    或许是吵架了吧?

    女人好像在吵架的时候特别执拗,吵架之后更加执着。

    缓缓竟然忍不住笑了声,要说苏少以前那也是个风流的小祖宗,现在虽然因为从事的工作收敛了很多,但是脾气一上来显然还是让人吃不消。

    缓缓回到家就想去洗手间,简行站在门口看着她,吓的她门口都不敢进去:干嘛那么看我?

    “你身上怎么回事?”

    缓缓一怔,随即一低头,胸口什么时候抹了一块脏?

    干活的时候还没有,那么肯定是上车之后,再摊开手看自己的手,手心里没有,手背的一侧竟然有一些,不自觉的皱眉。

    竟然一路都没有发现。

    “回来路上碰到苏太太的车子坏了帮她换轮胎,你先让我进去洗洗吧,身上都黏糊糊的现在。”

    她嘟囔着,然后绕开他往里走去。

    简行扭头看着那个往里走去身材姣好的女人,那细长的大腿在修身黑裤的包裹下更显笔直,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小羊皮鞋,明明不算高跟,她的身材却显得很长。

    “爸!”缓缓走到客厅沙发那里的时候跟坐在沙发里戴着老花镜看报纸的男人打了个招呼。

    简励抬了抬眼好不容易看清缓缓:缓缓回来了。

    “嗯,我先去洗个手再过来。”

    “好。”

    简行又慢悠悠的走回沙发里坐下,双手环胸,眼眸里似深似浅的一道光芒很是让人好奇。

    “不会是晚回来几分钟就要吵架吧?”简励担忧的问儿子。

    简行有点懵的回头看他:您想哪儿去了?您儿子是这样的人吗?在您心里您儿子就那么喜欢吵架?

    他一番话不急不缓,慢悠悠的却是将自己的质疑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以为你有多好?你小姨妈还说是缓缓幸好有你,我分明看到是缓缓一直在迁就你。”

    简行……

    其实他觉得他们是互相迁就。

    爱情本来不就是这样?

    互相迁就,势均力敌。

    谁也没有必要故意让步,在到达某一种境界的时候自然会将所有的爱恨都化解开,一点点的到达他们现在的深度。

    说道深度他想起昨晚上的姿势,那个姿势真的很深啊。

    简太太最近的瑜伽没有白练,身材的柔韧度简直是不要太好。

    “你待会儿可不准跟她拌嘴知道吗?”

    “知道了!”简总不大高兴的答了一声,声音很是低沉忍耐。

    但是眼神却忍不住往楼上瞄,不久缓缓就换了衣服下来,脸上的笑容像是着并不是晚上,那明媚的像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让人觉得世界真是美好。

    简行就那么痴痴地看着,直到她在他身边坐下他才收回目光,手指摁着遥控器将电视的声音关小了一些,低沉又疑惑的声音问她:苏太太?苏林的老婆?

    “嗯,她大概是跟苏林吵架,眼眶通红却很执拗。”

    “所以你为什么不阻止她提醒她可以找修车公司?”

    “两个女人要是连个轮胎都换不了,那我们也太没用了。”

    缓缓说完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得意的笑起来,笑的那么开心。

    “嗯,偶尔做点体力活其实还是有益身体健康的。”简励赞同的回应她。

    “不是每天都有锻炼吗?还需要余外的锻炼。”简总质疑声不断。

    “简总你这样真的很不可爱,虽然累点但是我们俩都很有成就感,你干嘛非要打击?”

    “难道我要鼓励你去跟别人换轮胎?”

    简总质疑的眼神看向她。

    缓缓闭了嘴,顿时觉得自己跟他没话好说了,说什么都得被他堵死。

    简励也不太高兴的看向他儿子,眉头微微的皱着,那会儿傅缓下楼前他还提醒了一句,没想到白白的浪费了口水。

    那会儿也不知道是谁答应他知道了?

    结果……

    是啊,知道是知道,执不执行又是另一回事。

    “有没有伤着哪儿?”

    他问完之后也觉得有点破坏气氛,然后立即就想到别的事情,拿起她的手仔细的看着,然后又看她的手臂,翻来覆去的仔细研究。

    缓缓不想说话,只是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酸。

    刚要跟他生气呢,他就立即来这招,她还怎么生气?

    “没有伤到哪儿,我们俩都好的很,我觉得下一次我的车胎坏了我大概就能自己换了。”

    “这种事当然是我来替你做,还有你身后的保镖,那种事都要你来做我要他们还能干什么?”

    缓缓……

    今天那几个男人看了两分钟也下车要帮忙的,但是苏太太有点执意,所以后来她就让他们靠边站了。

    “你啊。”缓缓无奈的轻叹一声,终究是嘴巴毒不过她。

    他却凑到她耳边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你受累我心疼。

    可是她又不是纸做的,也总不可能在办公室里签签字看看文件吧?

    前阵子就是画图还画的中指指甲下方有些起茧子呢。

    “不早了,爸爸要半夜看球不睡,我们俩回房不要打扰他了。”

    缓缓……

    “哼。”简励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心想我还能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缓缓在楼下待了会儿聊了几句就跟简行上了楼,简行还不饶她缠着她一个劲的说:快给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手上真的没有受伤?腰上呢?胸上呢?

    “简总您真的是认真的吗?为什么换轮胎会伤到胸您跟我解释解释。”

    “万一被轮胎碾压了呢?”

    缓缓再次闭住嘴巴快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他真的不是一般的搞笑好吗?那是轮胎安装她还是她安装轮胎?

    这样的时间仿佛怎么都要不够,洗个澡缓缓都被他摁在浴室里到了两次,后来到了床上简总才压着她说:这次轮到我了。

    那声音又低又魅惑,真叫她要癫狂。

    “现在受不受得了了?嗯?”

    “受得了,受得了。”

    她哪里还敢说受不了,她不担心他一晚上不跟她做,她担心的是他心里有气全家人都得跟着受罪好么?

    受得了那您也稍微轻一点啊,可是……

    缓缓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他咬断了。

    只是他还缠着她不停的要啊要,咬的她的呼吸全都乱了套。

    “上次柠檬味的用完了,你还喜欢什么口味我再去多买几种?”

    “呃,不是柠檬味就好。”缓缓竟然下意识的顺着他说的去想,然后发现自己真的不想再要柠檬味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隔天自己的身体里还有柠檬的味道。

    简总的恶趣味却似乎一发不可收拾,然后笑着将她又狠狠地袭击着,一下下的奋力着。

    后来他把软软的缓缓抱在怀里轻轻地吻着:今晚这么乖,不缠着你了。

    缓缓想笑一声作为感谢,却是嘴角稍微一牵动就没了力气,所以就放弃了。

    傅国安从国外回来后就到了女儿的办公室,自然是一派功成名就的自信模样。

    “事情还算顺利,只是这位封总似乎还是想见见你。”

    “见我做什么?我认识的人?”

    “他见面就叫我伯父,你说呢?”

    缓缓仔细想了想,然后又想了想那位封总,刘颖本来想她上飞机的事情多给她介绍下封总的事情,结果她没去也就没介绍,现在她更是一头雾水。

    “听说是你在英国念书时候的同学,我看他办公桌上还摆着你们的合影呢,好像是你们班的毕业合影,我见你寄回来的好像也是那样。”

    傅国安寻思着又说起来。

    他们班有个姓封的?还在墨西哥做珠宝生意?

    她怎么会不知道?

    当时他们班里华人本来就不多,她觉得自己不太可能没有印象啊。

    “看来你是真的没印象了,对了,他说你要是想不起他来,让我问问你是不是记得有位姓濮阳的同学。”

    缓缓这才稍微动了动眼神,倒是有那样一位男同学,壮壮的,高高的,但是当时她对那个男孩子一直有些怕怕的所以总是保持着远远地距离。

    可是濮阳同学为什么要改姓封?

    不不不,或者只是这位封总跟濮阳同学有点关系,肯定不是同一个人吧?

    她还记得刘颖给她看过一份报纸,那上面那位封总分明是翩翩迷人的帅公子啊。

    不久后封总就来了国内,缓缓在接待贵宾的接待室里见到他,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傅小姐,这位是封先生。”陈秘书职业的介绍道。

    “封先生你好。”也习惯性的伸手示好,但是她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块的男人完全移不开眼,完全不能跟那位壮壮的濮阳同学联系在一起。

    “怎么?不准老同学改名换姓?还是不准我变成现在的样子?”

    “当然不是,只是变化太大了。”她觉得她的修养真的足够好,不然她现在下巴都该垮掉了。

    他分明长的像个明星,而她以前那位大学同学每每出现在大家视线里都是穿着最最大号宽松的运动装,一个平头,说呆头呆脑呢他的眼神又让人有些害怕,反正就看上去不像是个好孩子。

    那时候他总是站在人群后面,偶尔视线相交她就吓的立即低头躲开。

    但是这回……

    “说来话长,我们坐下慢慢聊。”

    缓缓点头跟他坐在沙发里,她才知道她跟着母亲改了嫁,他继父要求他改姓名才能进封家,他为了自己的财路自然也只能答应下来。

    当然他现在变成这样都是他继父的功劳,那个男人的审美标准非常苛刻,既然他改了姓名做了封家的孩子,自然不能在做一个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呆头呆脑的大胖子,然后他就被打造出这样。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耻?为了钱财竟然改名换姓?”

    “那是你想要的生活的话,其实你开心就好,而且如果你继父对你好,我觉得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重要。”

    “嗯,我也是这么想,我很高兴你能答应跟我合作,在不知道我是你老同学的情况下。”

    “当时要是知道的话或许就不会合作了呢。”

    缓缓忍不住笑着回答,封赢也笑,只是笑的那么克制。

    他自然是变了,曾经就是那么沉闷的性子,如今更是恪守了些什么的样子,变的让人捉摸不透。

    “开始我还以为裴羽那家伙会追到你,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远在天边的男人把你娶了回来。”

    “其实我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跟你口中这位在天边的男人领证结婚了。”缓缓微笑着说道。

    封赢没说话,只是微笑着望着她,那双眼竟然让她觉得有些摄人心魄的危险。

    ——

    缓缓的感觉有些不好,从接待室出来后她对陈秘书说:如果以后不是必要,不要安排我跟封总的见面。

    “那今晚的饭局呢?封总好像也在名单之内。”

    “推掉,就说我临时有别的事——就说我女儿生病吧。”

    缓缓想了想,或者临时有别的事情那种借口叫人觉得太敷衍,然而漫漫如今在城里也没人不知道是简家多么娇贵的小公主,自然是一家人都当成宝贝疼着,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肯定会耽误大人们的工作。

    “好!”

    陈秘书答应下来。

    缓缓回到办公室后跟简行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准备下班了。

    封赢却不知道从哪儿弄到她的手机号码给她打了电话。

    “我在你们公司楼下,一起走?”

    封赢的声音很是坚定,像是这件事就被他这样一句不轻不淡的话给定了下来。

    “你竟然还在我们公司楼下?可是我刚刚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女儿身体不太舒服让我立即回去一趟。”

    “这样?”

    “嗯,要不你先去吧,我过会儿再过去。”

    “那好吧。”

    缓缓放下手机后也松了一口气,心情却有些差,她不知道自己的第六感对不对,但是她想跟这个男人还是尽量保持距离的好。

    只是当她背着包从楼里出来,当她以为她可以回到家然后让秘书打电话说自己今晚因为家里女儿的事情没办法去饭局的时候,那个穿着墨色西装的男人竟然就站在台阶下一辆深色的车子前面。

    ------题外话------

    372074154本文读者群欢迎大家加入!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