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墨西哥部署好之后他还是回到国内,已经过去一周。

    儿子见到他回家来兴奋不已的跑到门口抱住他的腿仰头望着他: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最近在家听话了吗?”他低低的问了一声,像是平常出差回来那样。

    “嗯,不过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她还要晚几天么?”

    小澈仰着脖子望着简澈,突然发现自己的爸爸好像憔悴了很多。

    “是,她晚几天就回来。”

    他的声音有些发虚,就像是她好像真的只是去出差,只是晚几天回来。

    “妹妹好可怜,她最近都只有奶粉喝呢。”

    简行的嘴角抽了一下,想要笑却已经无力笑出来。

    “我跟弟弟都已经不需要了,呵呵。”

    似乎是怕爸爸不喜欢他说的那个话题,然后立即就表明自己跟弟弟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喝妈妈的奶水。

    简行的手轻轻地托着他的后脑勺,这会儿突然不愿意站的这么高望着儿子,便缓缓的蹲下去,把手搭在儿子的肩膀,又轻轻地去抚摸他的脸:你已经长大了,弟弟呢?

    “他在玩具房,我去叫他。”

    简行看大儿子跑掉之后就走到沙发里去坐下,简励跟朋友聊完事情从书房出来看到他在沙发里坐着还以为自己眼花。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

    他低哑的一声,当父亲的很是心疼的皱着眉,看他那憔悴的样子就知道他最近一直没有吃好睡好,心里没由来的一酸:墨西哥那边也没有消息?

    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像是失去了说话的力气,又或者说是没了说话的能力。

    “唉,你岳父岳母那边也是着急的不行,恐怕这几天也没过好。”

    谁又过的好?傅缓这一消失对简家跟傅家来说无疑是最沉重的一击。

    简行还是没说话,他只是在想他老婆在哪里?

    会不会在受苦,受折磨?

    一想起她这一周来不知道过的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就恨不得把那个男人碎尸万段。

    这件事绝对跟封赢有关系,他现在才突然明白封赢为什么走的那么快。

    可是没有任何证据的他们现在竟然也只能不停地托人找寻,在那个不属于他们的国家里简行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能用什么办法把她找回来。

    晚上九点他到了会所,几位老总都已经在里面,并且还有几位美女,许妍看到他后忍不住激动的站了起来,看着他那憔悴的样子竟然忍不住心疼。

    “简总。”许妍低声叫了句。

    简行垂着眸没说话,只是在最里面的位置坐下,几位老公难得能把他请出来,自然是一个劲的奉承敬酒,许妍在他身边帮他倒酒。

    “只我自己喝怎么行?许小姐也一起喝。”

    他突然拿起旁边的一个酒杯给许妍,并且漆黑的眼神严肃的望着旁边的女人。

    许妍被他那么直视着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看他眼眶里充满着红血丝知道他已经喝多,然后默默地接住他给的酒杯:好。

    简行浅浅一笑,依旧是那么侧着脸望着她,一副要吃了她的严肃模样。

    许妍喝完那一杯后心跳莫名的加快,然后将酒杯轻轻地又送了出去。

    “倒酒,今天不喝醉了谁也不准走。”

    众人一听这话都乐呵了,只要他愿意喝,那他们就算是喝的胃穿孔也要陪啊。

    “我陪你。”

    许妍也立即端起刚刚被倒满的酒杯,看他有兴致她情不自禁的就想跟他一起喝。

    他突然又看她一眼,浅浅一笑后端着自己的酒杯与她的轻轻一碰然后仰头就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喝光。

    她轻轻地抿着嘴唇,然后也一口气将酒都喝掉。

    “哎呀,简总好酒量,许小姐也是好酒量啊。”

    “是啊,没想到许小姐还是海量呢。”

    “你们有没有发现咱们许小姐跟简太太模样有些相像呢?”

    有人突然提了一声,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她,许妍本就喝了酒,听到这一声后不免尴尬,直到身边的男人突然整个脸凑到她面前,她吓的仰在沙发里,一双大眼睛慌张的望着自己眼前的人。

    “是么?我看看。”

    他抬起一只手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眯着眼冷冷的盯着她,然后突然笑了一声:是有点像。

    许妍更是意外,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她,并且说她像是他的妻子。

    他又甩开她的下巴,然后又端起酒:喝酒。

    许妍赶紧的又给自己满上,生怕他不高兴。

    “最近都没有见简太太呢,她可是去出差去了?”

    “是啊,要不然我能出来喝酒?”

    简行端着酒杯刚要喝又放下,凌厉的眸子扫射了一圈坐在沙发里的男人女人,然后将一杯红酒又是一饮而尽。

    “哈哈,简总要是不亲口承认我们可真不敢说原来简总还真是个妻管严呢。”

    简行冷笑了一声看向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握着酒杯的手指一根指向他:不会说话,蒋总你自罚三杯得。

    “好好好,我罚我罚!”那个男人立即端起酒杯将自己酒杯里的酒全都喝完,然后旁边坐着的女孩又给他倒了一杯,连续三杯后才算完。

    “简总可满意?”然后又笑呵呵的问简总。

    “差不多,以后可不能再说我怕老婆什么的,男人嘛,怕什么老婆?我那可是爱。”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爱这个字会被他用这样的方式说出来,让人误以为他根本就不是爱,反而其实很反感。

    “对对对,男人哪有怕女人的,还不都是爱她们,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喝酒喝酒,许小姐你也别闲着,赶紧给简总倒满陪简总多喝几杯。”

    “好!”许妍立即答应着,然后笑笑又将酒杯端起来给简行。

    简行突然笑笑暧昧的一声:你先喝。

    许妍浑身一颤,随即羞答答的将酒杯放到自己唇边。

    “全部喝完。”他的声音放软让人产生错觉。

    许妍一听他那声音就酥了,立即将酒全部喝完。

    “还有这杯。”他又将自己那杯送过去她唇边。

    “哎呀,那可是简总的酒杯啊,公用一杯可是间接接吻呢,许小姐要是不喝我来替你喝啊。”旁边的小姑娘激动的快要坐不住。

    “谁说我不喝了,我喝。”

    许妍红着脸,被连续灌了好几杯。

    “你们谁也不准跟许小姐抢,我今天就跟许小姐一个喝。”

    在那些女孩酸溜溜的哄笑中他把一杯杯的酒灌在了她的肚子里。

    “许小姐可真是有福气啊。”

    “看许小姐的脸就知道她有福气啦,跟简太太那么像,简总挑女人的眼光果然独到。”

    简行浅浅的笑了声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只是后来将旁边一只一直没人用的酒杯又端了起来将里面的酒喝光。

    后半夜他被送到楼上去,许妍也快要站不住,又要架着他更是累的气喘吁吁。

    “简总,我们到房间了。”

    “嗯,老婆,老婆……”

    “简总……”

    他一下子摔在床上,低低的喃呐着。

    许妍靠了过去,躺在他一侧静静地望着他意识模糊的样子,听着他嘴里一声声的不由的心痛起来。

    “要是你早肯这样跟我又怎么会……”许妍低低的说着,柔软的手轻轻地抚过去在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简行头疼的皱着眉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故意转头向另一边。

    许妍坐了起来,然后一件件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

    ——

    早上许妍起床的时候看到身边已经没有人,然后下意识的掀开了被子,那双大眼里满满的阴谋得逞。

    昨晚发生过了她就不怕他再等甩掉她。

    简行确定了傅缓就在墨西哥的时候其实缓缓已经在墨西哥的一家私人医院里。

    ——

    封赢在医院里已经受了五天,那天他以为她只是吓唬他,没想到她真的拿着那把水果刀插到了自己的胸膛里。

    他有那么差?那些女人都爱他爱的死去活来恨不得死在他的身下,可是她却让他看到一个血淋淋的女人。

    他这几天常常在想她在大学的时候,那时候他听别人说她很知性,但是他觉得她很清纯,那一头长发干净利落的扎在后面特别清纯,他是他心中那种最美的东方姑娘,他从第一眼见到她就钟情于她。

    可是那天她竟然说:封赢你再靠近一步,你信不信我就死在你面前。

    他不懂她那是在做最后的挣扎,如果被他玷污那她跟简行这辈子也就完了,那还不如就这样死了算了。

    他只以为她是疯了。

    她是真的疯了,所以现在躺在病床上迟迟的不醒过来。

    “少爷,老爷让你今天晚上回去一趟。”

    “知道了。”他答应了一声,眼睛却还是望着床上面无血色的女人。

    这是他身边唯一的中国女孩,一直在照顾他的起居生活,被他调教的还算规矩,但是看着他最近总是在医院里呆着竟然也忍不住醋意升起来。

    “那你几点回去嘛?”女孩上前一只手握住他的肩膀低低的撒娇了一声,骨子里对他的怕性让她不敢太造次对他撒娇。

    封赢没说话,只是不悦的眼神朝她看了一眼,瘦瘦弱弱的女人原本还想撒娇却不敢,虽然妒忌却也只能哼了一声就离去。

    病房里又安静下来以后他只是轻轻地抱住那只手:对不起,让你听到不该听的话。

    “可是怎么办?我不想把你送回去,我想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我从几年前就开始预谋,好不容易让你来到我的身边,小缓,醒过来好吗?知错好么?就乖乖的留在我身边好吗?我会比他对你好一千倍一万倍,我会永远守着你,别的女人我全都恶心。”

    说到后面他几乎要哭出来,想到自己跟继母的那些事他恨不得将那些女人全都杀掉,那些才是最该死的女人,可是她们竟然都仗着自己的家世活的好好地,而他最爱的那一个竟然就要死了。

    “小缓,快醒过来好么?快醒过来啊。”

    他突然趴在床上哭起来,就像是自己的生命要枯竭那般的。

    而她的嘴里低喃的始终都是一个人的名字。

    “简行!”

    她低低的叫唤着他的名字,分开的这一个礼拜漫长的像是分开了大半个世纪那么长,她想他,哪怕是在梦境里。

    “小缓?你醒了吗?小缓?”

    “简行,简行……”

    她睁开眼,那个噩梦随之结束,她渐渐地看清了眼前的人,不是简行。

    是那个混蛋。

    “小缓,你真的醒了?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她突然没办法说话,只是那么绝望的望着他。

    不知道简行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等下会对自己做什么。

    那天他好像是喝了点酒然后就跑到她房间去撒酒疯,那天她以为她永远都再见不到那个男人了,他还在痴痴地盼着有朝一日她能在他最清醒的时候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那温柔的杏眸里盛满了泪水,满满的将脸转向另一边。

    “你只想那个男人是不是?你为什么只想那个男人?他有什么好?他给你的老子统统都可以给你。”

    他突然的生气,坐了起来大吼着,然后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床尾。

    缓缓吓的闭上了眼睛一下,却始终不愿意跟他多说一个字。

    “你信不信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他找到你,即便他翻遍整个墨西哥他也不会找到你在这里。”

    简行在墨西哥找她?

    脑子里强迫出来的那一点点的理智叫她不得不多想一点,只要简行知道她在墨西哥,简行就一定会找到她。

    墨西哥小护士听到声音吓的跑了进来,一推开门却只看到一个暴怒的男人跟一个躺在床上默不作声的女人。

    她醒了?

    小护士几乎是感动的露出真诚的笑容然后上前去观察她,然后又立即跑了出去。

    不久负责她的大夫就跑了进来给她做检查,封赢站到一旁去,阴森森的眼神盯着床上一直眼睛没神的女人。

    封赢的车子离开了不久几辆黑色的车子就相继到了医院门口停下。

    为首的是位在墨西哥德高望重的人物,院长见到他后立即请他走了进去,简行就跟在他身后。

    他听不懂墨西哥的本土语言,但是院长办公室里从他们的交流他也看得出他们在说的是什么疑惑的人跟事。

    墨西哥翻译对简行做了简单的翻译,简行用英语跟陪他来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立即就带着自己的人往外大步走去。

    剩下办公室里院长跟带他来的人又互相说了几句,后来院长眼睛瞪的很大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

    那个小护士领着他往傅缓的病房走,脸上的神情竟然有少许的激动。

    门口两个墨西哥保镖看到来人不善立即伸手想要拦住他,他的保镖上前去过了两招就将那两个墨西哥人摁倒在地,他大步走上前去却在到了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步子,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怕里面不是他要找的人。

    后来他还是抬手扶着门把手,另一只手压着门板上将那扇门轻轻地推开,其他人都站在门外,而他渐渐地抬起那双早已经布满血丝的鹰眸。

    若是再找不到她……

    小护士会说几句英语,说她是自杀被送进来的。

    他清楚他老婆不是那么自私冲动的人,除非……

    他渐渐地看清了里面那张小床上的女人的侧脸,然后一步步轻轻地走了进去。

    缓缓没有睡,自从意识清醒后她便没在睡觉了,她在等,等他来。

    “简太太!”

    很轻很轻的一声,像是被压抑了一万年那么久。

    缓缓的眼睫动了动,依旧那么平躺在那里脸朝着窗口的方向。

    他终于又站到了她面前,看着她憔悴的脸,泛白的唇瓣,看到她温柔如水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感情,却又沉静。

    感觉着有道身影占据了自己的视线,缓缓下意识的垂了垂眸,却是固执的不回头。

    他很有耐性的饶过了床尾到另一边,然后慢慢的蹲在她面前让她看清楚了他的脸。

    缓缓依旧没有动,只是在他眼泪流出来的时候她的眼角也流下了滚烫的眼泪。

    他的手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凉刺骨,他情不自禁的握紧,然后更近一些的与她相视。

    “对不起,我来的这么晚。”

    缓缓没说话,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身上,好不容易钻到他怀里去,然后闭着眼睛开始抽泣起来。

    不是第一次经历生死关,可是她真的还是好怕,怕再也见不到他,怕再也没办法在他的怀里让他抱着。

    眼泪就那么情不自禁的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不屑几秒脸上就泪流成河。

    简行坐在床边将她抱住,紧紧地抱着:没事了,没事了。

    因为抽泣到颤抖牵扯着她胸口的伤也又开了,护士冲进来立即阻止了他那么紧紧地抱着他,不停的摇手,然后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震惊的望着缓缓的伤口,又转头看着简行对他指了指。

    白色的病号服渐渐地又被染红一块,他的心一惊,却是立即将她抱了起来。

    大夫说她的伤口愈合的很慢,还以为她已经放弃了生还的机会。

    ——

    墨西哥的深夜特别的黑暗,封赢匆忙的又赶回来的时候一推开门就看到里面坐在床沿中间的中国男人,眼内顿时波澜壮阔,后却又冷哼一声。

    床上已经没了傅缓的人影,外面他的人也已经不在,所以说现在这里是被简行给控制了?

    “简总找来的可真快呢。”

    简行没说话,只是冷鸷的目光望着他,又带着一点点的漫不经心。

    “怎么?简总坐在这里不是为了等我?”

    “封赢,你死到临头了。”他不冷不热的一声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你要跟我打架的话你还真不一定是我对手?”

    “是么?”

    “不信你可以试试。”

    “就你还没资格跟我动手。”

    简行不屑地哼笑了一声,然后眼神朝着他肩膀一侧看过去。

    封赢的心咯噔一声,转头就看到两个穿着墨西哥警察制服的人站在那里。

    “你非法绑架我妻子并且蓄意杀害,等着坐牢吧。”

    封赢不敢置信的看着简行从他身边走过。

    而那两位警官在简行走后更是立即到他跟前,封赢几乎下意识的就想露两手,却是黑色的枪口立即举了起来对准了他的额头,顿时他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

    简行在当晚便带着傅缓上了飞机。

    她分明不清醒,却还是对他浅笑了一声。

    仿佛在说:回家的感觉真好!

    那天医院里有些吵,婓云忍不住在她跟前哭起来:都怪我明明不能喝酒还要带你去会所玩。

    “笨啊,他早就想绑架我,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

    “真的吗?”

    “我会骗你么?”

    婓云还是很难过,她本来就怕简行,现在更怕了,这次简行虽然没有训斥她但是她知道那是因为他没有时间。

    婓云吓的微微抬眼看向窗口那边,抬眼太大她根本看不清,也不敢用力看,然后又委屈巴巴的低了头。

    顾城无奈的把她的肩膀搂住:我这个傻老婆真的是一孕傻三年。

    袁欣站在王程锦身边也跟着王程锦笑了笑,然后才又开口:傅缓能平安回来便是最好了,别的都过去了。

    缓缓躺在床上看着周围的这些人,知道这些日子里这些人肯定没少操劳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知道简行不会说谢谢所以她便开口说谢谢。

    “她身子弱,我们还是别打扰她休息了。”王程锦说了句然后看向简行:墨西哥那边你都交代好了?

    简行稍微点头:嗯。

    “那就好,等傅缓伤好了我们再找时间详聊。”

    等大家都离开,简行走上前去抱着她的手在她身边痴痴地望着她:这些人真的很烦。

    缓缓忍不住笑的牙齿都要露出来,他也笑。

    仿佛已经好几个世纪没曾见过她这么美丽的容颜。

    “小澈跟小泽都想你想的要紧,却还故意说不想你,是不是很傻?”

    “是有点,那女儿呢?”

    “她啊?有奶就是娘。”

    缓缓刚刚回到他的身边知道他担心了她太久所以笑点有点低,但是一笑起来刀口处就有些疼,搞的她只能皱着眉傻笑。

    “不准笑了,我这么深情你竟然还笑得出来?一点都不认真。”

    他的手轻轻地暖着她的胸膛,眼神格外的深邃温暖。

    “那你呢?有没有很想我?”

    他不说好,她那温柔的声音,像是一根很长的针缓缓的扎入他的心底深处,将他所有的器官都连在一起,稍微一喘气都会疼痛。

    “简太太,你老公真的一点都没有想你。”

    他抵着她的额头,在阳光中对她轻声诉说。

    “他只是每天都无法入眠疯了似地到处找你。”

    眼泪又莫名其妙的流了出来,就像是那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串的又大又快。

    分明他的声音已经轻的不能再轻,可是就是忍不住。

    “简行,他要是碰了我,你还要我吗?”

    她低低的问他,想起那个晚上她就会觉得惊心动魄。

    “要,我只要你。”他哽咽着说。

    “如果你跟别人睡了我肯定不会再要你,傻瓜。”她哭的更凶了,却是抬起手臂在他的脖子后面交叉着,将他紧紧地抱着跟他额头相抵着倾诉。

    简行无奈的一笑,心想还怎么不要?

    他们俩早就是无论怎么纠缠不清爱恨交织也无法分离的地步。

    不过……

    他突然想,还是不要告诉她那件事,免得她乱想。

    只是这样的早上仿佛比什么时候都要好,缓缓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天的太阳比今天更耀眼,更美丽,更万丈光芒。

    金闪闪的,比他们家的钻石还要亮眼。

    她望着那阳光突然想起一句话:我穿越千山万水只为找到你。

    ——

    周晓静在她被掳走后就一蹶不振,等知道女儿回来后便也立即赶到医院坐在女儿的床边轻轻地抽泣起来:你这丫头,到底还要受多少的劫?你倒是一口气都告诉你妈让你妈也好早做个心理准备啊?

    “妈!”缓缓轻轻地拉着她的手看她哭红了眼忍不住心疼。

    “你还好意思叫我,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你个坏丫头,整天就知道让妈妈担心。”

    “妈!”

    缓缓知道没有别的办法,只得把她搂在怀里让她哭一会儿。

    傅国安在旁边站了会儿,看着老婆大人哭的那么凶残自己也有些不是滋味,怕房间里的空气都开始伤感只好阻止:行了,女儿好好地你怎么还哭上了?多不吉利?

    周晓静向来在乎这些,怕真的不吉利,哭了两声就立即收了声。

    缓缓无奈的笑了一声,抬手替她擦眼泪。

    “我不会有事的,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没有好好孝顺你跟爸爸,我怎么会有事呢?”缓缓低声哄她。

    简行在旁边听着竟然有点不是滋味,为什么这话的感觉好像是她只想她的父母没有想他呢?

    但是好不容易把她找了回来,大难在先他真的不舍得再去数落她哪怕只是一句。

    “封家这个买卖是我先引导你去做的,要说起来其实我才是最大的罪人。”傅国安低着头寻思了半晌还是把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爸您千万别这么说。”缓缓怕他自责赶紧阻止他乱想。

    “封赢早就在计划虏获缓缓的事情,所以其实你们真的都不用自责,这件事只是迟早发生而已。”

    简行也想过这件事,他想怪罪在某个人身上,婓云,傅家,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人,他生气这些人曾经对她不够好还不停的给她惹麻烦。

    但是那晚他彻底明白过来,傅缓早就在封赢的计划内。

    “亏我开始还以为他是好人,没想到他竟然如此龌龊可恨。”

    周晓静气的攥着拳头,此时封赢要是在这里估计她得上前去撒泼拼命。

    缓缓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憔悴了好多心里也不怎么好受,只是好脾气的对他们说:这件事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们俩回去后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我看你们最近瘦了这么多好愧疚。

    “你是该愧疚,照顾不好你自己。”周晓静瞪她,却是宠溺的厉害。

    “行了,女儿够憋屈了你还刀子嘴豆腐心,她身上还有伤呢不能坐太久,简行在这里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过后再来看她。”

    “也罢,那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想吃什么跟妈妈说,妈妈找阿姨给你做。”

    缓缓听到后面忍不住笑起来,妈妈找阿姨给你做。

    “我想吃的我们家阿姨做不出来。”缓缓笑着说,说的自己又想笑又想哭。

    “什么菜我们家阿姨做不出来?”周晓静还真不信这个邪,可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缓缓不再说话,一直站在边上的男人却偷着笑起来。

    傅国安跟周晓静一边往外走周晓静还在念叨到底是什么菜他们家阿姨做不出来,简行走上前去:简太太想吃什么菜?

    “当然是简总做的所有的菜。”

    “那不如先来吃了简总本人这道菜如何?”

    床上她仰着头,两只手用力抓着他的毛衣凑上自己的唇瓣在他那两片浅薄的唇瓣上轻轻地辗转。

    简行弯着身子任由她一点点的浅尝,又怀念又心痒,却并不去主动搂她。

    一周后她终于出院,小家伙围在沙发边欢快的跑来跑去,小澈扯着嗓子问:妈妈你去出差怎么又跑到医院去了?是不是肚子里又有小妹妹了?

    简行下意识的抬眼看向那小子,谁要跟那小子再要小妹妹了?

    “嘿嘿!”小泽在妈妈腿边站着,听着哥哥说肚子里有小妹妹忍不住捂着嘴傻笑。

    “咱们这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今晚让厨房多做几个菜,我得好好地喝两盅。”简励说着又抬眼看向一侧站着的阿姨提了一句。

    “是!”阿姨欢欢喜喜的去了厨房。

    缓缓看着自己的孩子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抬手轻轻地摸着小泽的头发想起把刀子穿入自己的胸膛的时候,那一刻她想的竟然只是简行一个人。

    说来也奇怪,那时候她竟然想不到她的父母,想不到她的儿女,竟然满脑子都是她要死了,他一个人在世上怎么活?他要是知道她死了会怎么办?

    满脑子都是他。

    晚上吃过饭她早早的就回了房间,简行更是在楼下待不下去了,坐了没几分钟就被他父亲发现不对劲。

    “你要是想上楼就上去,不用故意在沙发里装深沉。”

    简行……

    小澈跟小泽都忍不住笑出来,简行转头看他们俩一眼,交叠着的双腿轻轻地放下并拢:笑什么?

    淡淡的三个字,两个儿子立即都闭紧了嘴巴严肃的不敢再说话,生怕下一秒老爸就要揍他们。

    “还不上去?那留下来待会儿陪我看球赛。”

    什么叫没良心?

    简行觉得他父亲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他最近是又累又难受,竟然还叫他留下来陪着看球赛。

    所以他最后决定不声不响的上楼去,那严肃的样子仿佛他不是要回房间去找女人,而是要回房间去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

    等他到了房间缓缓已经躺下要睡了,穿着自己的睡衣,躺在自己的床上,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舒服过。

    简行却是看的眼睛发直,明明她今天晚上穿的是一套棉睡衣,他却还是觉得她美的让他要窒息。

    “你怎么上来了?不陪爸爸了?”

    “嗯,他让我上来的。”

    那低低的一声像是他不是心甘情愿上来的。

    缓缓不由自主的抬眼看他,发现他那幽暗的眸子里暗藏的小火苗忍不住差点笑出来,低头掩饰自己的情绪,侧躺着等他洗澡。

    他却先躺在了床上,跟她相对着,侧躺着就那么一直盯着她。

    缓缓被他看的有点发毛:怎么了?

    “就是想看看你。”

    缓缓觉得整个身上的细胞都好像在沸水里被煮着,却也坚定的与他相互对视着。

    他一点点的靠近,她却只是那么躺着,等他到眼前的时候她已经忍不住弯起唇角,他的唇瓣凑上来,温温凉凉的,感觉却很好。

    她忍不住主动的去亲他,亲几下他的嘴巴就会很温暖了。

    “不去洗澡?”

    “等会儿。”

    两个人低低的声音,然后互相对视一眼又继续亲吻对方,一个眼神足以让他们了解彼此的心情。

    像是一千年没有再接过吻那样的亲吻,即便在医院的时候他也没有少亲她,但是每次亲吻都不会太长,否则她会喘不过气来,今天回来她的面色红润了不少,他忍不住又想亲她,多亲亲她。

    洗过澡后回到床上更是忍不住一双大手也在她身上流连起来,缓缓被他摸的几次要喘不过气来,他稍稍放缓力气,可是不久又会忍不住去摸她。

    最近女儿没吃的奶水,现在这一刻似乎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长夜漫漫,在简太太不能让简总爽的时候,简总只好用另外的办法跟她爽。

    ——

    一个月后简行刚到公司门口就看到那个女人在他不远处站着,等他看过去她立即柔柔的笑着稍稍上前:简总。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他,听闻他老婆已经回来她想他一定开心了,是不是也该有时间宠幸她了呢?

    自从那晚之后她觉得整个人好像都在等着他去填满。

    “有事?”

    “没有,不,我想请简总去酒店吃饭。”她又去咬着半片嘴唇,像是很不自信的样子。

    他轻轻地一笑:这位小姐是不是跟在下有什么误会?我好像跟你不熟吧?

    “什么?”许妍震惊的望着他,怯怯的望着。

    “你要是不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可以去酒店找监控看一看。”

    他淡淡的一声算作提醒,然后转身进了那威严的办公大楼。

    而许妍却是整个人都怔在那里,几乎要跌倒。

    他那是什么意思?那晚明明就是他跟她发生了关系,他想抵赖么?

    下午简行去接缓缓下班,路边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他转眼望着身边的女人一派认真:简太太,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在这里做?

    缓缓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他身子底下,只好问他:不是我在上么?

    “我只是在做我们结婚那晚我想在车里对你做的事情。”

    婚礼那夜两个人在车子里被一群人要求车震,他当时摩擦着她的小腹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只有这一件。

    简太太的心跳加快,不自觉的抱着他,那晚,其实她也有那种想要的冲动。

    或许,他们都欠对方一次坦白。

    当他进到她,她情不自禁的一双手腕缠着他的脖子上:简行。

    “嗯?”

    “谢谢你?”

    “我更喜欢你说我爱你。”

    “我爱你!”今生来世,永远爱你。

    ------题外话------

    连作者本人都意想不到的这么快的结局来了!我一直不舍得完结,其实他们早就相知相爱没有任何人能分开,但是我舍不得放开简行跟傅缓这一对真心的人所以就一直写一直写,不知道下一次遇到这么真诚的人是什么时候呢!

    后面应该还会有番外,但是具体日期作者自己也不知道,这本书写了将近八个月吧,本来其实是打算写到元旦的,但现在突然想停一停了。嗯!很爱你们,就像是爱他们夫妻一样的爱!我们下本书再见!

    ——

    推荐飘雪以前的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洁癖男神蜜爱娇妻》《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偷生一个萌宝宝》《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372074154飘雪读者群欢迎大家加入,我会在群内发布第一动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