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刘颖无奈的摇头,对她有点无可奈何。蒋丽回到商场,看到服务员都在闲着玩手机,烦的立即走过去:你们怎么回事?营业时间玩手机?“老板,我们错了!”服务员立即把手机放到自己口袋里紧张的对她道歉。蒋丽“老板,咱们这儿今天一天都没来个人了,你看他们那边!”有个大胆的服务员说道。蒋丽一看那边气的直咬牙,但是她怎么知道自己会得罪了江宴,她又怎么知道那是江宴的二伯。她不过是想在城里多个机会,谁知道竟然不小心闹出这种事。那天江宴大发雷霆,自此后就再也没见过她,更是把他在她那儿的钱全都强行拿走,而且是那种特别霸道的,强行夺走。蒋丽那天被江宴给吓到了,后来又除了那事,她再也没敢找江宴,就连江宴的二伯也不再见她。她只好再去找别人,但是在这偌大的城市,好像都是傅家跟简家的关系网,这才是叫她最头疼跟痛恨的。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儿女成群,丈夫爱戴,还有那么多朋友,关键是她还因为父亲是个大老板,所以就那么理所当然的女承父业,丝毫没付出就坐上了珠宝集团老板的位子。好像只要是这个城市的人,无论男女,都会有至少一件他们家的产品,或者珠宝,或者首饰,又或者手表或者别的乱七八糟的所谓的时尚品。“下午开始搞活动,买一赠一。”蒋丽突然说。服务员“会不会太突然,而且没有提前打广告,这样搞活动有用吗?”“现在就找人去做广告啊?然后放到商场门口最显眼的位置。”蒋丽大吼着,然后就又离开去另一家店里。她不能就这么一直坐以待毙,她必须行动起来做点什么。傅缓下午天听说她们在做活动的时候只对刘颖说了一句:就说随她们便,不用管她。“是!”刘颖去跟下面打电话。傅缓已经对这件事,这个人失去了兴趣,太没战斗力。而且要过年了,她也不想再去多操心那些乱七八糟的。倒是不如跟她老公,跟她孩子好好地享受一家人的幸福生活。时间既然多,就多陪陪家人了。不过很快就到了周末,简励出去会朋友,他们一家五口就去了傅家。周晓静看着全家人都到齐特别开心,傅国安在厨房做女儿爱吃的菜,听着他们来从里面出来:都来了啊,快沙发里坐,我这就来啊。“你就在厨房里别出来了。”周晓静玩笑道。“妈,爸爸现在是不是越来越听您话了?”傅缓好奇的问了一声,冲着周晓静直眨眼。“臭丫头,就会拿你妈寻开心。”周晓静小声朝她嘟囔。“外婆,我们去看外公煮饭。”小澈跟小泽像是听了什么新鲜事,都好奇的跑去厨房看,在他们眼里,外公可是那种很正经的长辈,跟爷爷一样不会煮饭啦。所以,他们期待着像是动画片里的爸爸那样把厨房毁掉的外公。但是进去后看到“嘘!”是阿姨在煮饭,傅国安看到小孩子吃惊的眼神立即做出噤声的手势。两个小孩子猛然用力点头:“外公,最近出了一把最新式的玩具手枪。”“外公给你买!”“我要冲锋枪。”“外公也给你买!”三个人悄悄地达成协议,两个小子又跑出去。“妈,妈,外公好厉害哦!”“是啊,外公好厉害!”两个小子一出去就替外公打掩护。傅缓倒是有点被他们俩的话惊到,心想她父亲的手艺她还能不知道吗?厉害啥?不是现学现卖就谢天谢地了。简行坐在边上看着两个儿子那鬼精的模样就知道有问题,小声在傅缓耳边道:我去看看。“嗯!”傅缓点点头。周晓静坐在他们对面,看着他们俩说悄悄话也没打扰,当自己没看到,直到简行走了后她才说:小行越来越有个当丈夫的样子了。“妈,我们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好吗?”傅缓说着看向自己的大儿子。周晓静知道女儿是说他们结婚很多年,无奈的叹了一声:难道你们结婚的时间比我跟你爸还要长?“那您是抬杠呢!”傅缓说。“我就爱跟你抬杠!”周晓静说。“外婆你为什么喜欢跟妈妈抬杠啊?”三个小家伙围在茶几前吃着周晓静早就准备好他们喜欢的水果,小澈听了周晓静的话后问道。“傻瓜,你外婆开玩笑呢。”傅缓只好说。周晓静倒是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疼爱的摸了摸自己外孙的脑袋。“我知道,外婆就是想让妈妈多回家陪陪她而已。”小澈立即又说道。“嗯,我们小澈果然是大哥了,懂的可真多。”周晓静忍不住夸赞道。小泽帮妹妹拿了块她最喜欢的水果轻轻地挑着放到她嘴里,然后又自己拿了一个吃的吃着,并不说话。漫漫偶尔抬眼看看妈妈跟外婆,吃起来就不想说话,那吃相仿佛在说家里好久没有吃这么好吃的水果了。傅缓知道周晓静很骄傲有这三个小宝贝,所以也就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周晓静宠溺他们。话说回来这三个孩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好福气,那么多的小玩伴,还有那么多长辈的疼爱,像是她小时候啊。傅缓想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就觉得特别苦逼。还有后来在英国。嗯,那才是真的惨。虽然裴羽那时候一直陪着她,但是因为男女有别所以她也没敢怎么跟人家亲近,后来好不容易想要发生感情了,简少爷一个电话就把那个那个念想掐灭在萌芽里。后来一大家人在一起吃饭,傅国安还感慨颇多:有没有想到那年小缓刚从英国回来你们俩第一次坐在这里一起吃的那顿饭?周晓静也想起来,忍不住低笑。经年,那一些曾经认为难堪的回忆,现在都成了具有纪念意义。“怎么想不到,我们那晚还聊起来呢,简总还抱怨说给我剥了一晚上螃蟹累坏了。”傅缓说道。“我真的说过这话?我怎么不记得?”简少爷实在是不想承认这事,而且他哪有说累坏了?傅缓却故意朝他挑了挑眉。傅国安跟周晓静都知道是女儿故意折腾女婿,便也不多说。三个小家伙更是习惯了看他们俩整天调戏来调戏去,所以埋头苦吃。好像外面不管谁家的饭,跟自己家里的就是不一样,就是格外的好吃。“来,咱们一大家人也干一杯,你们俩也是好久没有回来吃饭了啊,以后可不准再这么久不回来。”“这个我得先说两句,不怪简太太,都是我把这事给忽略了,作为家里的男人,我先道个歉,自罚一杯,然后咱们再慢慢喝。”“爸,你还得保证以后每周都来跟外公外婆吃饭。”小澈突然抬头提醒了一声。“对,老师教育我们要孝敬长辈。”小泽也说。漫漫才不管他们说什么,吃!“臭小子!”简少爷碍于岳父岳母面前不好发作,心里想说的那句话是:喂,敢跟老子耀武扬威了?活的不耐烦了?后来自己先自罚了一杯,在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喝的有点高。周晓静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替他们整理好房间,所以他们喝多了可以立即上楼去休息。那兄弟俩也是好不容易住到外公外婆家,也不客气,特别新鲜的感觉,虽然后来有点因为认床而睡不着。倒是漫漫,还是躺下不到几分钟就睡着了。傅缓哄着欢欢睡了之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只是一进去人就被从后面贴住。“傅小姐,好久不见!”------题外话------推荐飘雪新文隐婚试爱:宠妻365。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