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分明已经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孩子,也不是新婚燕尔。三个人点了一根又一根烟卷,才不至于那么瑟瑟发抖下去。“这三个女人怎么回事?非要这么晚回来,就不能在荣城住一晚?让人担心死。”顾大少首先失去耐心,叼着烟邪邪的埋怨道。王程锦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抽烟,偶尔半眯着的眼看一眼那条岔路口上经过的车。简行更是有点焦虑,不过他竟然能压抑住那股焦虑,只是一口又一口的猛劲抽烟。“要不然我开车过去迎迎?”顾城又琢磨了会儿问道。夜黑风高啊。不过简行想到傅缓拿着剑指着他喉咙的那时候,心想就算有坏人想要对付他媳妇,大概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何况他还是愿意往好了想。“我回去开车!”王程锦把手头的烟卷抽完,把烟卷扔在脚底下碾灭,提了一声便转头往回走。那辆车子的车灯照着这边,简行不得不眯起了眼。“程锦!不必了!”不需要看清车身,只要看到那车灯他就知道是朝着这边来的,他老婆的爱车。王程锦也下意识的转头朝着那边看去,三个男人总算是不用再在外面挨冻了。三个女人到了家门口才停车,站在车旁看着那三个男人手插在口袋里朝着她们走来,那明明动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的温度,他们却还走的挺拉风。嗯,用婓小姐,不,顾太太的话来说,装b啊。后来他们四个走回家,傅缓跟简行上车把车子开回家里去。简行看着开车的女人忍不住问了句:一直是你开车?“婓云那车技你又不是不知道,袁欣明天还得去店里忙,明天我放假一天,所以我开最合适,而且啊,我最信任自己的技术。”傅缓本来随便说说,后来说着说着忍不住得意洋洋起来。简行也不多问,知道她的性子,不喜欢麻烦别人,恨不得所有的事情自己能担着就都担着,她能坑婓云跟袁欣陪她去荣市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开夜车这种事她自然不会再麻烦别人。不过此时傅缓的大姨妈还没走,到了家里停好车,傅缓刚扭过身子要自己打开车门下车,简行低沉的一声:坐在那里别动。傅缓没搞懂,不过看着他绕过车头到她这边打开车门她就明白了。轻笑了一声,慵懒的伸开自己的手等待被他抱。简行如墨的黑眸看了看她,知道她对他的小动作了如指掌,所以抱她的时候故意在她的小屁股上捏了一把。“哦!”傅缓不自觉的叫了一声,却是搂着他没撒手。银色的月光照着前面的路,简行没看到她脸红,但是能感受到她的心跳加快。回去后傅缓就想去泡澡,但是又没办法,简行就给她打了盆洗脚水。后来傅缓坐在床沿看着他在帮她洗脚按摩,想起他第一次给她洗脚的时候来。生活中很多小细节都是让他们感情升温的法宝,当时可能没想到,只觉得太过亲密,有些感动,但是后来想想,就是那些点点滴滴的好,累积成现在这样。“外面那么冷的天,你们仨干嘛在外面傻等?”傅缓问了声。“哼!还不是顾城那小子,非得去外面等着。”简行一边把手伸到水里帮她按摩脚上的穴位一边回应。傅缓才不信他就不担心,敏锐的眼睛望着他的样子,然后静静地享受着他的技术。“今晚我见到江宴了。”“嗯?”“我们是不是都以为他没结婚?实际上你知道什么吗?”“什么?”简行问了声,但是看不出多好奇,更专心的是在给他老婆洗脚。“他不仅有老婆,而且他老婆大概快生了,并且”傅缓说着,看他没什么兴趣便不想再说下去。简行抬眼看她,那漆黑的眸子立即叫她有了说下去的心情。“并且他老婆是荣城穆家的小女儿,也就是穆熠宸穆总的亲妹妹。”简行他还真是没留意过这茬,没想到江宴竟然还有这层关系,不自觉的浅笑了一声:这倒真是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嗯!江宴一定是将她保护的极好。”傅缓又说道。“江家现在面临改朝换代,江宴自然是要保护好这个女孩的,不过”“不过什么?”傅缓好奇的望着简行。“凡人总免不了俗情啊!”简少就知道无论什么人都逃不开感情的事情,果不其然,就连江宴在遇到感情的时候还不是要小心谨慎的?别人都道外地回来的那位江少冷漠无情,谁知道只是有情人太少而已。“看得出来他很爱穆小姐,我在秀场见到他们,江宴一直搂着她。”“就像是我平时搂着你那样?”“去去去!”傅缓本来想象着人家夫妻俩感觉还挺好的,被他一句话给打歪了。简行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像是你这么任劳任怨的老公可是不多的,就算是那位江少也未必做到这份上,所以你该珍惜的还是眼前人,懂?“一个字都没听懂。”傅缓故意仰着头忍着笑摇头,其实说出那话来的时候她的嘴角早就笑歪了。简行突然在她的脚底挠了一下,惊的她立即笑出声,顺便洗脚盆差点踢翻。简大少爷被溅了一脸洗脚水,躲闪时不小心坐在地下,顿时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千变万化,及其好看。傅缓下意识的捂住嘴,想笑又不敢笑。“你”“老公,你坐在地上也好帅。”简行“真的,你看你的腿,又长又直,你再看你的腰,还有你的胸,还有你的脸,老公,你任何姿势都帅的一塌糊涂,把我迷的七荤八素的。”傅缓继续夸赞,表现出一副被他迷晕的样子。简行她这是夸他还是另类的贬低?为什么他从她的脸上一点诚意都没有看到,哪怕她眼睛瞪得那么大,可是也太特么夸张了吧?“你给我等着!”简行咬着牙恒笑着对她说。后来她躺在床上看了下手机,简行任劳任怨的在拖地。傅缓突然就想起来,以前简行不会拖地的,她刚住到简家的时候就因为他不会拖地所以摔伤,打那以后他好像就会拖地了。傅缓轻轻地叹了一声,把手机放在一旁,然后静静地看着他把地拖完。简行放下拖把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她那个姿势睡着了,便也没再叫她,只是上了床躺在她身边,关灯,陪她睡觉。她累了,又大姨妈在,他还能干啥?不过明天是不是大姨妈就要离开了?想到这事简大少爷突然又兴奋了下,然后睡的也格外的甘心。早上一楼的客厅里老少四个都静悄悄的,吃完了饭便不惊动楼上的卧室,悄悄地出门去球场打球。管家还跟用人在外面扫院子,新年将至,大家却都不急着回家,似是习惯了在这院子里安逸的生活。后来傅缓被捏醒的,眼睛都还没睁开就感觉自己身上要被捏散了架子,稍微一动好像正好如了什么人的意,她刚想翻身就被压住了。“简行!”她支吾了一声,然后一边抬手拍了拍身上那个人的肩膀。“嗯?”傅缓听到他的声音才安了心,却是有忍不住皱着眉问了声:一大早的你干嘛吗?“已经中午了,心肝。”简行哑着嗓子在她耳边提醒她,傅缓漫漫睁开眼睛,已经中午了?睁开眼正好看到屋顶,她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然后又垂眸看身上的男人,不自觉的笑了声:你干嘛?大姨妈“大姨妈已经走了!”傅缓“你怎么知道她走了?”傅缓被他逗的醒过来,问他。“她老人家跟我打招呼才走的。”简行一边亲她一边低喃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