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猫扑中文 www.mpzw.com)这话她不敢说出口,只能心里想想罢了。后来还是有被他撩的又苏又软。——晚上快十点简励才带着孩子回去,他们俩立即去帮忙接着,小泽跟漫漫都在车里睡着了,车里暖和,所以两个人出去接的时候都拿着外套。简励早给他们打过电话打过招呼,所以下车后看到他们就低声说:“都在后面,轻点别吵醒了。”打开门后就看到小澈死板的坐在妹妹旁边,妹妹的脑袋靠在他肩膀上,所以他一路都没动,好几次脖子痒痒也没动,怕打扰妹妹休息。傅缓跟简行看着心里都很暖,将妹妹跟弟弟抱出来后交代他慢点下车,小澈已经很懂事,自己跳下车,跟着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往里走。傅缓抱着漫漫回了漫漫自己的房间,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后她翻个身就又接着睡了,似乎一点都没感觉不舒服。傅缓轻轻地给她拉开羽绒服的拉链,抬起漫漫的小手帮她脱掉袖子。忍不住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把这小家伙给弄的不舒服了。傅缓轻轻地帮她脱下衣服放到一旁,把她的小脑袋瓜轻轻地托着到枕头上,然后盖好被子把衣服放在旁边的椅子上,悄悄地出门。简行早就把小泽抱回房间去,小澈也已经自己脱了衣服。傅缓到儿子的房间看到小澈穿着条内裤跳进被窝里,不自觉的惊了下子,想让他小心点,又怕吵醒了睡着的小儿子便没吭声。简行也刚帮小泽脱了衣服换了睡衣。转头看着小澈光着膀子在被窝里本来想叫他换,但是想到这么晚,而且又是男孩子,就没说。“简澈,你能不能把睡衣穿上再睡?就在你的床头放着呢。”傅缓说着这话的时候也已经走过去。简澈不说话,只是把被子蒙住头,好像是在说你儿子已经睡着了之类的话。傅缓无奈的摇头:“要不我帮你换!”“不要,你出去我自己换!”小澈本来想换的,但是看到妈妈进来就立即缩进被窝里了,根本来不及。嗯!男孩子长大了,也知道男女有别了。“走吧!”简行走到傅缓跟前拉着她的手臂往外走去,又对小澈说:等下你自己关灯。“嗯!走吧走吧!”小澈好不容易又把脑袋从被窝里露出来,一双大眼睛看着门口要走的两个人,希望他们快点出去,尤其是妈妈。傅缓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跟简行出了门。床头的台灯还开着,小澈灵活的自己在被窝里躺着就换了睡衣,然后爬起来关了灯立即又躺下,睡觉!倒是傅缓,在回到房间后不高兴的盯着简行。简行被她看的发毛,问了声:干嘛那么看着我?他高高的,摸着自己后脑勺下面的头发,看她一眼后就走向床边,转身轻松的躺在床上摆出舒服又漂亮的姿势。“是不是你让爸爸带他们在外面玩到这么晚的?”傅缓看着他躲闪的眼神,虽然他转身倒在床上的样子很酷,但是都多大年纪了还整天耍酷?她在质问,只是“我只能说我是让他们吃过晚饭再回来,但是我绝对没有让他们拖到现在。”简总非常明确的表态,说完就给简太太一个完美的微笑。坑,绝对是坑!傅缓才不会信他,这一整天简励跟孩子都没回来,家里的用人也不在,不是他的命令才怪。只是简励也是真的特别给他儿子面子,每次简少爷说点什么事,简励一准会允。“你还有理了?我们又不是第一天在一起,你干嘛让他们在外面待到这么晚?再说你有能力一整天都跟我在床上做吗?”傅缓指责他,眼神更是带着责备。“简太太,我听你这话是今天还没满足的意思?”简行突然又坐了起来,双腿放在床下,双手扶着床沿,眼神非常认真的睨着她。傅缓她哪里知道,她那么正经的跟他说话,而他竟然这么不正经的回答她,而且还不正经的那么正经。“来!躺在床上,再给你老公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简行转头看着旁边,手轻轻地扫了扫那个床单,动作又帅气,又摄人心魄。傅缓哪里敢?明明对他恼怒的很,此时却又半分力气使不出来。“呵呵!我的意思是,以后咱们不要让爸爸跟孩子们在外面待到这么晚了,咱们家这么大,咱们俩在哪儿不能玩,你说是不是?”傅缓没走过去,只是装着一本正经的到了墙边的橱柜那里站着,双手抱胸,一派和气。简行敏捷的眸光一直盯着她身上,看着她那故作大方的样子,他挑挑眉又躺下:“随你便,你说怎样就怎样,我反正都听你的。”傅缓听她的?他真的听她的?简总这是发脾气了?简总这是不高兴了?简总这是要撂挑子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怎么一句话说不好就闹小孩子性子呢?傅缓想要数落他,但是想来想去,不敢!后来躺在床上后小心的占领床边的位置,不敢靠近他。不过,不过五秒,在她放松身心打算就在床边睡的时候,突然某人一转身就压了过来。“死女人,看我不咬死你!”简行是真的有点生气,并且真的想要咬她,只是刚低头要去咬她就被她封住了嘴。“啊!不要咬死我!我还要陪你到老呢。”傅缓立即抬手捂住他的嘴,下意识的又哄着又求饶。简行垂着幽暗的眸子望着身子底下的女人,她竟然还知道要陪他到老,都快被她气死了。心里知道肯定是简励在外面跟老朋友喝酒了,可能多聊了会儿就耽搁到现在,也罢,说到底是自己让他老子在外待到晚上回来的,错在他。“你自己说,我有没有让他们回来到这么晚?”只是,虽然心里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但是表面上——简大爷满眼都在警示他爱妻说话要动脑子。傅缓用力的摇头,一双大眼睛里都是对他的害怕,她哪里还敢反驳他,死命的再摇头。“下次你再休息,我们俩去公寓,我要是不一整天都在你这里泡着我就不是简行。”傅缓其实他不必这么证明自己的,他的实力她还是知道的,好歹做了这么多年他的女人。“我好像最近都没有休息日了。”傅缓眼睛闪烁了两下,小心的提醒了一声。“是吗?后天就过年了,你确定你说的这话?”简行漆黑的眼睨着她,仿佛再给她判刑。傅缓傅缓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要糟糕了,得赶紧的把最近都安排的满满的,可不能让他有展现自己实力的机会啊,否则她恐怕真的会被他玩晕在床上。她怎么会一不小心又挑起他的好胜心了呢?明明开始谈论的是儿子的问题。明明开始生气的是她啊。可是怎么一转眼就成了他在生气了呢?“还是睡觉之前再让我”“不行不行!我真的不能在做了,我知道你行,可是我真的不行了。”傅缓立即哭着求他,她会死掉的。简行看她那可怜巴巴的菜算是软下心来:以后还怀疑我吗?“再也不敢了!”“嗯?”“再也不会了!”“这还差不多,再有下次,就打得你屁股开花,并且——”“我懂,我懂!”老规矩了!作为简总唯一的女人,怎么会不懂这点事。她陪着笑,看着他从她身上离开后也松了一口气。傅缓转过身去立即乖乖的趴在他怀里软软的魅惑:老公,我们睡觉吧!“嗯!”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