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嗯!”简行淡淡的一声,一只手搂着她,另一只手垫在自己的后脑勺下面,漆黑的眼望着屋顶,等待她快睡着后他才闭上眼睛。却是很快就转身跟她相互拥着,然后一起睡着。——一眨眼就到了过年的时候,本来决定一大家人一起去看爷爷奶奶,但是后来傅缓跟简行去参加一个聚会晚了些,便下午夕阳落下的时候才单独去了趟。爷爷奶奶活着的时候的样子好像还在眼前,傅缓记得奶奶拉着她的手说要是简行欺负她就要跟奶奶说,对了,奶奶叫那臭小子,叫小行那小子,还喜欢叫她宝贝孙媳妇。傅缓想起来奶奶常常握着她的手跟她谈心,说道简行的人品,说道跟爷爷的事情的。一眨眼,奶奶已经走了好几年,爷爷也在之后随着离去。想起跟爷爷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若不是最后在床底下发现的那封信,傅缓真的不敢想,后来的这些年她要怎么熬过去。感觉着手被握住的时候眼眶已经模糊,夕阳照在他们俩的肩膀上,傅缓仰首看着旁边站着的男人,他静静地看着墓碑上的奶奶,后来才看她。他很平静,平静中还带着一些忧伤。傅缓记得奶奶离开的时候他有多难过,她也知道奶奶对他有多重要。不自觉的抬手搂住他的手臂,静静地相望。“还记得奶奶以前最爱说的话吗?”“早点抱重孙吗?”傅缓轻声问。“不!让我们相爱!”傅缓听着他的话又转头看向墓碑上,不自觉的笑了笑。是啊,奶奶最怕他们不能爱上对方,所以才会叫他们早点要孩子。那个老人家,温柔了他们许多的时光!两个老人的墓地隔着不远,所以傅缓跟简行又去看爷爷,看到爷爷简行先是叹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抱着傅缓的肩膀,浅笑了下。那是无可奈何之后的一种释然。因为有阵子他跟爷爷几乎翻脸了,当然也是因为她。爷爷因为对自己的女儿愧疚所以决定委屈自己的孙女,然而作为傅缓的丈夫的简少却不愿意让傅缓受这份委屈。仔细想来,后来这些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站在她身边的,不是她的父母长辈,而是他呢!一个以前认为不会有好结果的男人,最终竟然成了相依相伴的那个人。后来两个人一起下山,离开墓地。那晚,这个城市下起了大雪。简家人跟傅家人凑在了一起过年,两家真的成为一家。海边的别墅里,简励跟傅国安喝的投缘,两个人一只手里握着酒杯,一只手握着彼此的肩膀,称兄道弟,互诉心肠,那就差桃园结义的感觉。“你们俩少喝点!”周晓静坐在一旁给孩子们夹菜,偶尔的劝一声。“唉!别的时候你劝我听,但是过年的时候可不行啊,过年不能劝酒,今晚咱们必须得喝的开心。”傅国安对她笑笑,又跟简励说。简励当然也是附和着:小静啊,你就别劝了,你看这外面下着大雪,这么好的日子,你要是不让我们兄弟俩喝个痛快可是你不对啊!周晓静还能说什么?“妈,您尽管让我这二位爸爸喝个尽兴好了,等他们俩喝醉了我们都不管他们,让他们睡在餐厅。”傅缓坏坏的说道,端着杯酒轻抿着,自己乐呵。周晓静瞪她一眼,却是没再反驳。傅缓知道周晓静是怕傅国安喝多了,但是大过年的,贪杯无罪嘛!简行也搂着她的肩膀:我不跟他们喝,我陪你!傅缓转眼看他,眸光璀璨,照的简行的心里有些发烫,抬手握着酒杯对她:跟不跟我喝?傅缓很给面子的跟他碰杯,却是在要喝的时候被他挽住了手臂。原来是交杯酒!简行对她坏坏的笑,傅缓便也仰着下巴将杯中酒饮完,倒是痛快的很。简行见她那么大方,自然也不甘落后。周晓静看着他们俩结婚这么多年还能感情这么好,好像刚结婚那会儿,不,是比那会儿更好,也替他们开心。“他们小两口倒是把咱们这几个当透明啊,要不咱俩也喝个?”简励是真的喝多了,竟然要跟傅国安喝交杯酒。三个小家伙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悄悄地看着爷爷跟外公红着脸要喝交杯酒。这时候小澈已经懂交杯酒的意思了,吓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却是因为想看下文所以一直不吭声多问一个字。“好!”傅国安也同意。周晓静听后不自觉的下手拍了下傅国安,傅国安好像没感觉到,然后跟简励傅缓跟简行也是觉得这两位爸爸真的了不得了,哪有这么玩的?但是大过年的嘛!所以最后哪算真的都喝高了,简行就把两位爸爸送回房间罢了。周晓静后来看傅缓要帮傅国安拖鞋便说:你快去照顾孩子们吧,你爸爸这里,我还没老呢,去吧!“您不累啊?”周晓静刚刚去哄漫漫小公主睡了。“我累什么啊?我高兴着呢!”周晓静开心的对女儿低声道,眼里也含着满足的神情。傅缓便点点头:那好,那我去看看那兄弟俩睡了没!“嗯!”后来那兄弟俩也睡了,两位爸爸也睡了,周晓静跟傅缓还有简行一起在客厅里看着春节晚会守岁。周晓静偶尔看着他们夫妻俩,后来俩人竟然坐在那张沙发里互相依偎着睡着了,她无奈的轻笑了一声,然后从旁边拿了条毯子去给他们俩轻轻地盖上。傅缓又醒来,周晓静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傅缓便没说话,只是一转头看着简行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忍不住抿嘴笑。周晓静却是有看着电视上的节目,有她喜欢的小品演员出来的时候她会很专注,傅缓也才发现自己老妈竟然也是有偶像的人。“知道江家吧?”周晓静后来跟她聊起来。“知道!”傅缓想起江宴,点点头答应了一声。简行靠在她肩头浅睡着,双手环胸,睡姿还算优雅。“听说这两天很不太平,江远山那位私生子从外地突然回来夺权呢。”周晓静跟她聊起来。傅缓知道江宴是回来夺权的,但是一想起江宴现在在城里的情形,竟然略微挂心。然后下意识的看向自己身边的男人,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好像最近跟江宴在合谋什么。“唉!你说这男人啊,太花心到底有什么好处?以为多几个女人多几个孩子就是能耐了?付不起责任,等老了之后孩子也大了,再来找你要责任”周晓静说着说着就开始摇头,那位江远山曾经在城里也算是很有名气的人,尤其是江家又一直黑白两道一起走着,但是现在却不然了。因为江宴这个私生子的手段似乎比江远山更为凶狠一些。只是这场争夺大战不管是谁胜谁负,恐怕都会有伤。“你跟简行啊,一定要好好地互相扶持,好好地白头偕老知道吗?”周晓静想着那些夫妻走了十几年又过不下去的,想着那些婚姻出了问题,男人在外面找女人生孩子的,便忍不住多叮嘱自己女儿两句。傅缓“不要整天闹脾气,总是想要压着他,男人啊,虽说不能什么都不管,但是管的太紧了也容易让他反弹。”周晓静的眼睛盯着电视上,但是心却在女儿身上。傅缓妈妈这是在传授御夫术?但是简大爷要是敢反弹一个,他等着受罪吧!傅缓突然觉得不对劲,因为她低眸就看到简大爷的嘴角也动了动,还在她肩膀蹭了蹭。忍笑!哈哈,这样子应该是已经醒了吧?或者她妈妈跟她开始说话他就醒了,本来也只是浅睡。“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周晓静低低的叫了她一声。“啊?哦!听到了!”傅缓正在琢磨简大爷到底是睡着还是在做梦的时候被周晓静催促,反应慢半拍的回答了一声。“看你这不当回事的样子,忘了你老公以前身边多少女人了?”周晓静说完也忍不住摇着头笑了声,然后就起身去了洗手间。之后简行还闭着眼靠着傅缓的肩膀,却是忍笑忍到难受的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傅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