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傅缓想了想,这个女人来找她麻烦就算了,还勾起袁欣跟王程锦的伤心事,这不是诚心找不自在吗?“听说她跟上面关系不错,你可千万别明着得罪她。”袁欣立即紧张的提了声。“我会怕她?”傅缓看了袁欣一眼,然后叹了一声又说起来:你们以为就算我不这么做,她还能在城里混下去?无论是江家还是王程锦,哪一个她得罪的起?“那为什么要你来买下她的店铺?”婓云疑惑的问!“因为她来的第一天就给我下了挑战书!——还是你们想程锦跟姜爱的事情再被娱乐八卦旧事重提?”——那天简行赢了王程锦跟顾城三千万给傅缓买车,结果就被傅缓拿去高价买了蒋丽一家店。下午傅缓跟刘颖在办公室里谈事情,秘书台的电话响起来,刘颖便出去接了个电话,然后在门口拉着电话线后退一步看着办公室里的女人:蒋丽来了!“让她上来!”傅缓想了想,决定这次要见她!刘颖便跟服务台招呼了一声:带她上来!“好的!”服务台挂了电话,工作人员从里面走了出来:请跟我来!蒋丽新做了短的梨花烫,擦着暗红色的唇釉,背着时下最让女孩移不开眼的限量款包包跟着工作人员一路往上,脸上毫无表情。一直到楼顶的总裁办公室,刘颖站在外面等着她:蒋小姐!“你先回去吧!”刘颖又对工作人员回了一声。楼下的工作人员离开,刘颖带蒋丽进了傅缓的办公室。傅缓正在签文件,听见开门声便抬了抬眼,看到一身精致打扮的女人不自觉的浅笑一声:好久不见!蒋丽却没有她那清闲的心态,只冷哼了一声:“我不绕弯子,你是想把我赶尽杀绝吗?”“可以这么说!”傅缓看她直率,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凭什么那么做?”蒋丽生气,她接到地产商的电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凭什么?你回来不就是为了跟我打擂台?不就是为了赢我?你回来跟我第一次见面不就跟我下了挑战书?我只是做了一个对手该做的事情而已,需要凭什么?”傅缓手里握着笔轻轻把玩着,抬着的眉眼里有些冷意。“我没想到你这么小气,我不过是回国来混口饭吃,是!我是话说大了些,但是你也不至于不给同行一条活路吧?”蒋丽上前两步,跟她争执。“如果仅仅是同行!”傅缓眼眸浅笑,只那么从容不迫的望着眼前愤怒的女人真切的一声。蒋丽有那么几秒被她那几个字震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你仅仅是一个来混口饭吃的同行,我傅缓不至于这么绝情,在这偌大的城市里大大小小的珠宝行有多少家我数也数不清,我只做自己的品牌,竞争对手要怎么搞,只要不搞到我头上我从来不会争什么,但是你——”傅缓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绕过那张超大的办公桌,走到蒋丽面前,锐利的眸光直直的戳进蒋丽的眼里。“但是你的心太野,你为了跟我拼,不惜去找那些城里有名头的人物,不惜自己这具或许已经肮脏的身体,还有你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的就是去找王程锦。”蒋丽不敢置信的望着傅缓,她没想到自己做的一切都逃不过傅缓的眼睛。“你在派人监视我?”“是!”蒋丽问傅缓,傅缓直言不讳。蒋丽惊的哑巴差点掉了,那精致的面容上,竟然没了血色。“什么时候开始的?监视我的事情!”蒋丽又问。“从你找我的那天开始!”傅缓据实以告!“你的出场太过高调,目的也太过明显,不过”傅缓看了她一眼后便转了身朝着窗口走去,当映入眼帘的是大半个城市蔚蓝的天空,她只是轻轻笑了下。“不过什么?”“不过最终让我决定毁掉你在城里的事业的原因,还有最关键的一个。”“什么?”“简总!”傅缓说出这两个字来的时候不自觉的又笑了笑,情不由己的去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哈,简总最喜欢她为他吃醋,跟别的女人打架了!傅缓不需要再多说,蒋丽已经全然明白。不过蒋丽还真没想到一个男人的床那么难爬,自古坐怀不乱的男人应该都是那方面不行吧?但是傅缓有三个孩子。蒋丽情不自禁的笑了声,忍不住问了句:不知道傅总跟简总的夫妻生活过的可好?他不会是只有给你几颗精子的能力吧?“不要因为自己没有得到过爱情,就觉得全世界的男人都是花花公子。”傅缓转眼,很是大方的告诉她那一事实。“我们之间不会就这样结束的,我们走着瞧。”蒋丽本打算跟傅缓同归于尽的,在傅缓回家的路上,或者上班的路上,可是后来她发现傅缓的身边总是围着好几辆车,她根本无法靠近,所以她才来登门。可是傅缓的办公室里竟然有摄像头,而且刘颖一直站在门口没离开过。蒋丽不得不离开,只是傅缓却站在窗口无奈的叹了一声。都说女人何苦女人,可是有几个女人不为难女人的?她倒是不怕蒋丽再回来,只是想,她再回来的时候,自己这边又是怎样的光景了呢?刘颖进来问她:要不要继续盯着她?“要!”无论如何,傅缓都没办法掉以轻心。像是以前那种几次要被人害死的生活,她还是先下手为强吧,至少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也该多盯着蒋丽一段时间。中午的时候她接到周晓静的电话,然后提前几分钟下班陪着周晓静去吃午饭。“我还是听你张阿姨说的,蒋丽的店关门了,她之前在那里还买过几条项链,好像价格还挺不菲的。”娘俩在西餐厅里点完餐后聊起来。“张阿姨竟然还跟您说在别人的店里买首饰的事情啊?”傅缓不敢置信,这人得多厚脸皮啊?“那时候他们店里不是搞活动嘛,那些东西都低于市场价,当时很多贵妇都去买她的首饰。”“您没去吧?”傅缓担忧的问!“我去干什么?咱们自己家的我都戴不完!我只是跟你说这事嘛!”周晓静瞅她一眼,怕她闺女怀疑她赶紧解释。“那就好,我就怕您去凑热闹,她那里的货并不全都那么纯,否则她当时赚什么啊?”周晓静一听吓了一跳。“唉!这也是我高价买她珠宝店的原因,她把我们这座城市的人当什么?”“所以你就高价买下了那家店?”周晓静本还不确定,听女儿说了后还是有点惊讶。“对啊!”周晓静“那不是王程锦的地盘么?还需要高价?”“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傅缓忍着笑,心想简行赢了王程锦那么多钱,如果就让她买车花了那肯定她也不踏实,但是买了王程锦的店铺就不一样了。周晓静哪里知道他们几个之间的事情,只以为自己闺女不把钱当钱呢,肯定是当废纸了。尤其是傅缓从小就不太把钱当回事,总是事比钱重要。“你爸爸要是知道你花高价买下这个店铺估计也得叹一声。”“我爸爸才不会,我爸爸比您了解我。”傅缓忍不住笑着说了声。“还他比我了解你?”周晓静听女儿那话就伤心了,心想那些时候也不知道是谁一直站在你身边。但是论互相了解,傅缓真的觉得傅国安比较了解她,尤其是后来这两年。儿女情长的事情可能周晓静比较了解,但是说道工作上的态度,傅国安肯定比较了解的。娘俩吃完饭后傅缓在餐厅楼下送周晓静上了傅家的私家车,待到周晓静走了后她才回给简行一个电话:干嘛?“陪你去买车!”傅缓抬眼,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然后就看到简行的车停在那里,他靠在车身一只手插兜,一只手握着手机在耳边,她看不清,但是又看的很清楚,那漆黑的鹰眸正望着她这边。只是买车------题外话------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旷世婚礼,无关情爱。——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她是被逼上梁山的小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婆家千阻万挠,为利益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受不了就以牙还牙。每晚床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