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简总答应的太痛快,以至于让简太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只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嗯,以往他早上都喜欢在床上折腾个半小时什么的再起床,傅缓本来还开心他突然开窍了,直到去运动后,几个动作下来傅缓就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痛快的同意她了。上午两个人在家呆着休息,收到了来自荣城的喜帖。傅缓好奇:老实说我有想过他们的婚礼会办在荣城,没想到竟然在历城!“江宴的主业在那边,亲戚朋友也都在那边,婚礼自然是办在那里!”简行拿着喜帖看了看,然后放到一旁,自然而然的搂过傅缓在怀里,然后突然笑了一声:咱们去不去?“就当去旅行?”傅缓抬眼看着他,眼眸里星光闪烁。“好!”简行想了想,眉毛一挑,同意。傅缓靠在他怀里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是慢慢看动画片的台,俩人也没换,窝在沙发里一起看迪士尼的动画电影。傅缓笑着说:我小时候就看过这个电影,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在播,你说会不会等我们当外公外婆了这电影还在?“有可能!”简行无暇电影,只是陪老婆打发时光而已。傅缓抬眼看着他:喂,简行!“嗯?”简行低眸看她。“说说你小时候都看过些什么电影好不好?”“这么无聊?”简行微微皱眉,不愿意合作。“说说嘛!不然这一上午我们俩干嘛?”傅缓柔声哄着。简行便躺在了沙发里,傅缓叠在他身上把玩着他领口的那粒扣子。半个小时后他实在想不起来了,便说:就这些吧!“我竟然都没看过,怪不得我们俩没有共同语言。”简行“你别说有代沟什么的啊,我可是勾的你很**,你别不承认!”“去你的!”傅缓笑着拍了下他的胸膛,服了他的不认真。“其实我以为你的世界比较古板才对。”简行突然想起她刚从英国回来的时候,在他的眼里,心里,她其实就是个特别刻板的女人。不过后来这些年,两个人在床上,在客厅,在沙发,在厨房,在院子,嗯,再那么多地方身心契合后,终于他否定了那些。这分明就是个妖精!以前是小妖精,现在是老妖精,一眨眼就能勾的他魂都跟她走。两个人突然都不去上班,在家这么窝着。中午厨房里。傅缓指导简行煮午饭,然后听到有人摁门铃。后来从监控里看到是顾城,傅缓对里面问了一声:是顾少爷,开不开?“不开!”简行在里面懒懒的回了一声。心想他们夫妻二人世界干嘛要多那只动物进来?傅缓便随便摁了一下就又进了客厅。只是没过几分钟就听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傅缓正在搅拌汤锅,简行从里面出去,站在餐厅口看着外面走进来的男人:你怎么进来的?“门一开我就进来了啊!”顾城回头看了眼外面,然后关好门往里走。简行皱着眉看向厨房,走过去问里面的女人:不是叫你别给他开门?“我没开啊!”傅缓疑惑的嘟囔。然后顾城走到她面前,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今天做什么好吃的呢?“没你的!”傅缓明白肯定是刚刚自己不小心摁错了地方,简总不高兴,她也不高兴,冷冷的回了一声就又认真煮饭。顾城看人家夫妻都不待见他,装着没看见,走到厨房去闻到了汤的香味:今天他们都去城里了,就我一个人在家吃饭也不香,听说你们俩都在家我就来蹭个饭,就是多双筷子,你们俩不会那么残忍不同意的哦?“不同意!”夫妻俩在厨房异口同声。顾城站在厨房门口不自觉的闭了闭嘴,之后一想又立即说:傅缓,你跟婓云那么好“你们夫妻俩合着伙坑我,还想吃我煮的饭?”傅缓转头看他一眼。“上次打牌输了怎么说的?”简行也提醒他。顾城真的是被他们俩搞的没脸没皮。不过还是赖着一起吃午饭。如果说简行有时候会耍脾气,那顾大少就真的是很幼稚!像个孩子一样拖了张凳子就死皮赖脸的在他们俩中间坐着抢饭吃了,好像早饭都没吃的样子,——可怜!傅缓看着他吃饭的样子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早饭没吃?“那女人一大早就带着我爸妈跟孩子去城里了,还把下人也统统都带走,只剩下我跟张伯在家。”于是乎明白了!傅缓嗓子稍微有点难受,没多问,低头吃饭。简行却笑了一声:是不是没伺候好?傅缓“那女人有什么难伺候的?我分分钟就把她搞定,你不知道”“咳咳咳”傅缓实在忍不住了,这俩男人当她不存在呢?犀利的目光朝着他们扫了一遍,简行知道自己聊错话题赶紧的低头吃午饭,顾城也不好当着钦慕说些乱七八糟的就没再说了。只是吃饭前提醒简行:下午你要是不上班,咱俩找个地方运动去。“不去了!”“为什么?”“在家运动就不错!”简行说这话的时候看了傅缓一眼,傅缓低着头吃饭,像是没事人一样,但是简行留意到她的耳朵红了。下午傅缓被刘颖一个电话叫回公司去了,那俩男人打电话给王程锦说去他办公室喝茶,所以也没有留在家。王程锦本来心情很好,看到他们俩之后倒是有点紧张了。总觉得这两只一起出现没什么好事。三支完美的大总裁坐在一起的画面王程锦的秘书是个男的,自然不多想,但是王程锦秘书的秘书却是个女的,听说顾城跟简行来喝茶立即就主动献殷勤去送茶,那迷妹的眼神,简行跟顾城都忍不住皱眉。“你先出去吧!”直到王程锦冷着脸提醒了一声,那个小女孩才回过神,羞答答的跑了出去。简行皱着眉看着王程锦。顾城直接说:这是把我们兄弟俩当猴子呢?“你们比猴子值钱!”王程锦一贯的高冷风。顾城心想我当然比猴子值钱了!简行却是看着顾城那样子更犯愁,心想这孩子就是傻!“你们俩收到江少的结婚喜帖没有?”王程锦问了声。“嗯!”“嗯?为什么我没有?”顾城仔细一想,发现自己嗯个屁啊,自己什么也没收到。王程锦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想您这位大少爷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谁会给你寄请帖?不过顾城也不是个爱随便凑热闹的人,虽然爱跟王程锦还有简行鬼混,但是他们毕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那情谊是跟旁人不一样的。而王程锦跟简行显然在生意场上走的跟他是不一样的风格,而且有些事情牵扯到了一起所以才收到了那张请帖。“如果你跟傅缓要去,就代我跟欣欣祝福一声!”王程锦跟简行说道。简行也明白王程锦不想去的原因,只点点头,反正傅缓想去散心,便替王程锦一起去了也成。三个人喝了会儿茶,后来一起握着手机在办公室里玩游戏,那画面三只**oss围在沙发里一起玩游戏的场景,简直不要太美。晚上王程锦组织了一场聚会,叫了几个一块玩的兄弟,一起去了会所。傅缓本想早点回家煮晚饭,收到简行的信息后索性也在外面吃,叫了婓云跟袁欣,她请客,三个人在酒店点了一瓶好酒,要了几个好菜,婓云说趁这机会狠搓一顿!“我反对!”傅缓可不希望她们三个都喝高了,不然谁开车回去?“那你别喝,我跟欣姐喝!”婓云冲着她挑挑眉,那眼神傅缓自然是懂的,不就是我们俩醉了你负责送回家嘛!给她们俩当保姆这事其实傅缓也不是头一次干,所以并不在意。“只是你现在不喝,等回到家说不定还要伺候醉酒的男人,你自己考虑清楚啊!”傅缓简行敢喝醉了回去?------题外话------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