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考虑到孟家有好几口人,她从冰箱里找出面粉、牛肉、虾仁和干贝,简单包了一份牛肉饺子,又熬了一大份海鲜砂锅粥,食物的香气引得前来帮忙的林暖舔了下唇。

    “童惜?”

    白童惜放下拌粥的大勺,转身和林暖打招呼:“嫂子,起来啦?”

    “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林暖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佳肴,傻眼了:“这些全是你做的?”

    白童惜微笑着点点头。

    林暖佩服:“我以为昨天晚上你来回奔走肯定累垮了,没想到起的比我还早,快跟嫂子说说,昨晚你和沛远回来后,有没有那啥那啥?”

    那啥那啥?

    听懂弦外之音的白童惜自然而然的点头:“嫂子,这种想当然的事,你就别问了。”

    不是她热衷撒谎,而是她无法不撒谎,被孟家人知道她和孟沛远同寝不同床,无疑是自找麻烦。

    林暖见白童惜忙碌的样子实在惹人疼,欣慰老二娶了个既能干又贤惠的老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和我说。”

    白童惜没有客气,开口道:“嫂子,那就麻烦你摆下碗筷吧。”

    “好嘞!”林暖打起下手来干脆利落,看得出是常干活的人,一点都不娇气。

    妯娌间在厨房里相互帮衬着,等郭月清洗净一身鱼腥味下楼时,圆木餐桌上已满满当当的摆好了粥、水饺、鱼和那碗给孟沛远滋补的药膳。

    见郭月清神色有股说不出的别扭,林暖坦诚:“妈,你看童惜多厉害,这些全都是她一大早上起来做的。”

    昨晚的成见,让郭月清打从心底里不服气白童惜的心灵手巧:“行了,不就是一顿饭吗,说的好像多了不起似的。”

    闻言,在厨房里倒陈醋的白童惜叹了口气,昨晚,她那么坚决的顶撞郭月清,就应该料到会有今后的为难。

    卧室。

    “阿嚏——”

    掀开被子,孟沛远赤着肌理分明的上身下床。

    这时,又一阵寒气逼近,饶是他身体再好,皮肤上都忍不住泛出细小疙瘩。

    待看清遥控器上显示的室内温度时,他的脸色一沉。

    怪不得连被子枕头都冷得入骨,白童惜这是想谋杀他吧?

    按停了空调,从橱柜里拿出睡衣穿上,来不及系好纽扣,门被人悄无声息的推开。

    在看清来人的脸孔时,孟沛远笑了,什么叫“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偏闯”,白童惜这就是。

    “过来!”

    轻扫过孟沛远胸前大片的肌肤后,白童惜微微敛下眸光:“既然醒了,就快点下楼吧,爸妈还有哥哥嫂嫂他们都在厨厅等你。”

    站在门**代完了,她掉头就要离开。

    孟沛远向前几步,眼疾手快的揪住她的后领,像提小鸡仔一样把人提了回来,脚一勾,门重重阖上。

    被反身压在墙面上,房间里过剩的冷气冻得她牙关打颤,背上那具紧贴的男性身躯却渐渐热得不可思议,她防备道:“你想做什么?”

    孟沛远唇边扬起笑,这个可供后入的姿势,让他很轻易的就将薄唇蹭到她的耳后:“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吧,谁让你把温度调成零的?”

    白童惜的耳背很敏感,被孟沛远正对着吹气,全身都酥软了:“……那你先把温度调低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会不会冻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