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22章 骄傲的像只黑天鹅
    等她反应过来时,那身高贵的礼服就跟蝴蝶背后的那对翅膀一样,大大的张开……

    “你等等!”白童惜一只胳膊横到孟沛远身前,阻止他继续下去:“说好的只是换礼服呢?”

    “孟太太,是你勾引我的。”孟沛远用指腹描绘着她精致的锁骨。

    白童惜拍开他的手,气愤的瞪着他:“是我求你留在这里看我换衣服的吗?”

    孟沛远眼神带电的笑了笑:“我不管,反正我现在有反应了,你说怎么办吧?”

    “咳咳!”白童惜被他这句话呛的半死,恢复过来后,小声问了句:“上午,于素还没有满足你吗?”

    她的话音刚落,室内粉红色的氛围顿时烟消云散,孟沛远咬牙切齿的盯着她问:“你说什么?”

    白童惜无辜的问:“难道是我误会了?我身上的这套礼服,不是你从于素身上扒下来的?”

    孟沛远忽然体会到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了,他恼火的翻身而起,大步走出卧室,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

    而他的沉默,在白童惜看来,无疑是默认,她瘫软在床中央,闭上眼睛,掩住那份突如其来的心伤。

    翌晚,香域水岸。

    在孟沛远强硬的手段下,白童惜不得不穿上那件她巴不得丢到垃圾桶的“二手货”,孟沛远掌住她的双肩,将她半推到落地镜子前。

    他紧贴在她的身后站着,深邃的眼眸像是强力胶一样,黏在镜中倒映出来的女子身上。

    代表着神秘,慵懒,性感的黑色礼服裹在白童惜的身上,衬得裸露在外的肌肤白得晃眼,落地的裙摆将她的脚背掩盖其中,但只需要一双高跟鞋,就可以把过长的裙摆拉至脚踝,这是独属孟沛远的细心之处。

    她愈完美,他眉尖的褶皱愈深,甚至有些不大乐意她穿成这样出门了。

    在孟沛远打量白童惜的同时,她也在偷偷观察他。

    男士的西装款式不多,孟沛远选择了最保守的白衬衫搭配黑色外套的穿法,但即便是普通的一身,也被他穿出一种冷艳的质感。

    美人在骨不在皮,皮相再好,终究抵不过年龄的衰老,反之,骨架才是经久不变的宝藏,骨架要长得完美,可比皮相完美要来得难能可贵多了。

    不经意间,两人同时流露出对彼此的欣赏,却都是在彼此看不清的角度。

    白童惜问道:“孟先生,我准备好了,可以走了吗?”

    孟沛远的视线落到她的脖子处,想了想,他抬起指尖微微一挑,那条被她藏在领口下的戒指项链便跃入眼帘。

    他耐心的将它摆正于她的胸口,蓝宝石在灯光下流光溢彩,彰显出她不同寻常的身价。

    他意味深长的说:“这样很好看,今晚别收起来。”

    白童惜低下头,抚摸了一下它,有些苦恼的问:“那要是别人问起来,我要怎么回答?”

    孟沛远霸道的说:“就说是我送的。”

    白童惜怔了怔,心中涌现出淡淡的温馨。

    这时,孟沛远侧过身,一只手绅士的支在胸前,示意她挽住他的胳膊肘。

    两人走出家门的时候,一辆加长的林肯已经在外恭候多时,白童惜诧异的看了孟沛远一眼:“这是?”

    孟沛远解释:“是家里的车,过来接我们的。”

    当林肯的司机为他们打开车门时,白童惜顺势看清了前排坐着的人,她心口一紧,郭月清果然在!

    “妈。”孟沛远轻唤了声。

    郭月清坐在车内,望向儿子的神情中充满了自豪。

    自从孟景珩受了枪伤后,孟沛远变成她潜意识里最得意、最完美无缺的一件作品,他俊美、有才干、还孝顺,除了此时陪在他身边的妻子不怎么样外……

    白童惜的存在,顷刻让郭月清明媚的脸色冷淡不少。

    今天是孟家的大日子,白童惜不想触郭月清的霉头,于是嘴甜道:“妈,您今晚的装扮真漂亮,年轻了好几岁呢。”

    要不怎么说看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连对方跟自己呼吸在同一片星空下都觉得是错的呢?

    郭月清鸡蛋里挑骨头:“你的意思是,除了今晚,我其它时间都是既老又难看?”

    笑意微僵,白童惜急忙补救:“妈,瞧您这话说的,您平时那叫端庄贤淑。”

    孟沛远的眉梢微不可见的一抬,白童惜这是转行当马屁精了?

    郭月清被白童惜夸得稍微气顺,应了声:“还愣着干什么,进来坐吧。”

    白童惜暗道自己可真不容易,提起裙摆,正准备矮身坐进去,只见郭月清眸光一冷,吩咐道:“我指的是,让沛远先坐进来。”

    白童惜以为郭月清是有什么悄悄话要跟孟沛远讲,没多想就给他让了位。

    而当孟沛远跨步进轿车时,发现车上除了郭月清外,于素竟然也在!

    今晚的于素身着一袭白色长裙,鹅蛋脸修饰的毫无破绽,散发着古典美人般的高雅气质。

    但再漂亮,落在孟沛远眼中,也就那样。

    于素含笑朝他打招呼:“HI~又见面了。”

    孟沛远冷淡的点点头,朝还在车外不明就里的白童惜伸出手:“上来。”

    看着他递过来的手,白童惜有一种邂逅了骑着白马的王子的错觉,她心生向往的把五指搭了上去,他的手肘跟着往回收。

    白童惜轻轻松松的上了车,落座于孟沛远的右手边。

    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她的明眸贸贸然的闯入于素的身影,犹如被五雷轰顶般,白童惜雀跃的心情一下子跌进谷底。

    一早就注意到白童惜的于素,默默打量着面前这个如同黑天鹅般骄傲且优美到让人无法逼视的女子,感慨道:“白小姐,这身礼服就跟长在你身上似的,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拥有它了。”

    白童惜一听更觉讽刺,于素不要的东西,说穿在她身上合适,她该感恩戴德吗?

    表面上,她还是维持着一团和气的浅笑,别有深意的说:“是于小姐有眼光。”

    语毕,她微微偏过头去,手支在颊边,欣赏起窗外的月色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