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220章 我儿子最听我的话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这杯子要是砸在脸上,可不得毁容啊?

    “郭月清,你这是干什么!”孟知先已经跟来人争执上了。

    白童惜循声望向手还没放下来的郭月清,有些不可置信道:“妈?你……你居然拿杯子砸我?”

    “你给我让开!”郭月清用力推开挡在身前的孟知先,朝白童惜几步赶来,挥手,不偏不倚的扇了她一耳光!

    “你这个狐媚子,穿了件衣服就当自己是个人了?我告诉你,你和韩绍做的丑事已经天下皆知了!”

    郭月清眼角烧得赤红,这一巴掌用了十成十的力道,白童惜的右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孟知先,店员还有附近的客人全被这一幕惊呆了,好在现在是上班时间,几乎没有泰安的员工有功夫在这里喝咖啡,否则,白童惜将要面临另一场腥风血雨。

    孟知先扯住郭月清蠢蠢欲动的胳膊,低吼:“你疯了!我不是让你待在家吗?你跑来这里闹什么?”

    郭月清眸光中充满了疯狂:“你当然不希望我来泰安闹了,所以偷偷把这个小妖精藏到了这间咖啡馆,不过我是什么人?我是沛远的亲妈!我到部门随便问问,人家就把这贱人的行踪告诉我了,要我说,养条狗都比养这个女人老实!”

    “妈,你说话放尊重点!”白童惜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她知道,晓洁不可能故意出卖她的行踪,因此,她对郭月清话里的“养条狗”感到反胃,郭月清可以侮辱她,但不能辱及她的家人朋友!

    郭月清见白童惜现在还敢跟她横,气冲冲的对拦在她面前的孟知先道:“放手!我要……”

    “妈又要打我了是吗?”白童惜替郭月清把接下去的话说下去,她的右脸现在火辣辣的疼,算上之前在香域水岸的那一巴掌,一左一右,倒是平衡了,她自嘲的想。

    郭月清冷笑:“难道你不该打?”

    白童惜看了她一眼据理力争道:“妈,刚才那一巴掌,我之所以不躲,是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有气,让你打的!但这不代表我是受气包,会任你捏圆搓扁,我跟爸原本说好,今晚回家后向你赔礼道歉,可就你刚才扔玻璃杯外加那一巴掌的分量,我想已经够了,我不会再白白挨你的训!”

    缚住郭月清双手的孟知先,死死盯着她道:“要不是小童躲得快,你早就酿成大祸了!你先回家,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的。”

    郭月清眼角眉梢都是恨意,她对这个抢了她儿子,又夺了她老公信任的女人早已恨之入骨,哪听得下孟知先的劝:“我不回去!我恨不得毁了她的容,看她还有什么脸面败坏家风!”

    就在白童惜捂着脸,垂着头,一筹莫展之际,一抹令她安心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约了客人来这儿谈生意的孟沛远,在看到白童惜,孟知先和郭月清后,脸上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他侧过身,先是跟秘书交代了句什么,秘书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打电话,临时改动与客户的交谈时间。

    孟沛远接着命令店里的服务员将客人请出去,之后又让店主闭门谢客,店主是依附在泰安集团做生意的,不敢违背他的意思,一一照做。

    做完这些事后,他这才向他们走来。

    *

    四人落座。

    “妈,爸,什么风把你们二老吹来了。”孟沛远要了一壶花茶,动手为气冲冲的孟知先夫妇各斟了一杯。

    白童惜被孟沛远拉坐在他旁边,不知为何,只要是他在身边,她就感觉有股力量涌向了四肢百骸。

    郭月清斜睨着白童惜,那眼神巴不得把她刺个透心凉:“我们来,还不是为了这个小贱人和那戏子的事!”

    白童惜苦涩的抿抿唇,轻声辩解:“我和韩绍的事,不过是子虚乌有,妈若是不信,大可以问问爸或者是沛远!你是知道的,沛远最敬重你,也最听你的话,他对你,肯定不敢有分毫欺瞒!”

    白童惜最后一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郭月清得意洋洋的扬了扬下巴:“没错,我儿子最听我的话!”

    孟沛远眉梢微微一挑,白童惜还挺聪明的,知道把他推出来当挡箭牌,他顺势说道:“妈,你不要被报道误导了,这件事确实是个误会,我已经针对此事做了相关的部署,不会败坏孟家名声的。”

    郭月清将信将疑:“真的?”

    孟沛远适时的放软声线:“我哪能骗你啊,这样,我现在叫家里的司机过来接你们,你们只管在家等着我的好消息。”

    郭月清点点头:“行,听你这么说,妈也就不操这份闲心了。”

    见郭月清被孟沛远的三言两语哄的立刻消停了,白童惜对他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她偷眼瞄了瞄孟沛远,他正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那副永远不骄不躁的样子,既迷人又有些气人。

    *

    咖啡馆外,二老刚坐上孟沛远派来的车,只听郭月清道:“我仔细考虑过了,还是要让沛远和她离婚,她跟个戏子不清不白的……”

    孟知先想也不想的打断:“不行!”

    “你!”

    “我在这里声明一点,除非我死!否则他们这婚离不得!”

    面对孟知先斩钉截铁的态度,郭月清震惊之余,颤声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孟知先说出埋藏多年的一个小秘密:“三十年前,泰安刚交到我手中,却因为经营不善资金链出问题的时候,你知道是谁施以援手吗?”

    郭月清理所当然的说:“是我的娘家和你的本家!一起出资援助的!”

    “不止。”孟知先顿了顿后,才说:“还有白家,白兄和我年轻时就认识,在一听到泰安出了这事后,立刻拨给我一大笔钱,他的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在心,直到后来泰安重新步入正轨,我才把赚来的钱还给了他。”

    气一窒,郭月清不爽的说:“你把钱还了不就好了吗?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