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258章 说说,是谁灌你酒的
    孟沛远干脆用胳膊托高她的脑袋,想了想,先把灵芝蜂蜜水含进自己口中,之后覆上她诱人的唇瓣,一点点的将水源哺进她嘴里。

    白童惜尝到了蜂蜜水的味道,跟吃到糖一样,忍不住主动将舌头探进了孟沛远唇腔中,软软的一条在其中来回拨弄着,险些让他溺毙其中!

    孟沛远既享受却又痛恨这个吻,如果这是她在清醒的状态下对他所做的动作,那他……

    白童惜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鬼迷心窍,他眷恋不舍的把她放回到枕头上,匆忙从她身上翻出手机,平稳了下呼吸后,接听——

    电话里,是阮眠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喂,童惜!你被带到哪里去了?我和璐璐都快担心死了!孟二少在你身边吗?喂喂喂?”

    “她没事了。”沙哑的吐出这句话后,孟沛远也不管对面的人能不能反应过来,径自把通话掐掉。

    对这个领着白童惜四处鬼混的闺蜜,他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顺利喂完醒酒汤的孟沛远把白童惜沾着呕吐物的裙子脱下来,在看到她玲珑有致的身段时,他的眸色瞬间变得深不见底,但他绝不会在她不清醒的情况下要她!

    他很快迈步进了浴室,冲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凉水澡,身上的火热才稍微减退了些。

    擦着湿漉漉的发尾走出来时,只听白童惜的手机又是响个不停,察觉到她有醒过来的趋势,孟沛远先一步拿起手机,在看到来电人是莫雨扬时,他的眉头挑的老高。

    都分手这么久了,白童惜居然还舍不得将莫雨扬的联系方式删掉?难道……她对他还余情未了?

    嘴角抿得死紧,孟沛远按下接听键后并不急着开口,他想听听看莫雨扬会对白童惜说些什么。

    “童惜,你今天怎么没来医院看爸爸?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察觉到是时候了,孟沛远倏然迸出一声冷笑。

    “孟……二少!?”莫雨扬反应倒也快:“你别误会,我只是担心童惜那边出了什么事,才打电话关心下。”

    “童惜也是你配叫的?”孟沛远冷冰冰的问。

    莫雨扬怔了一下,缓声道:“看来孟二少今天晚上的心情不太好,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孟沛远的脸色晦暗难明,直觉告诉他,莫雨扬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这样一个人生活在如今开始走下坡路的白家,究竟是好是坏。

    “唔……”白童惜低吟一声,孟沛远知道她醒了!

    转头,孟沛远睨向她,冷冷发问:“还记得这里是哪吗?”

    白童惜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随后又发现自己衣不蔽体,她条件反射的拉起一旁的被子裹住了自己,一双灵动的大眼写满了惊讶:“是你?我什么时候回家的?”

    孟沛远逼近床边质问她:“说,为什么跑出去喝酒,还跟一个男的搂搂抱抱?”

    白童惜一脸错愕:“一个男的?谁啊?

    “少跟我装糊涂!”孟沛远紧了紧牙关,仿佛一头随时会发怒的猛兽:“我亲眼所见你拽着一个男的衣服,还跟他进了同一间房……如果不是我中途出现,你们大概已经成其好事了吧?”

    白童惜捋了一下并不怎么清晰的思路后,无辜的说:“你口中所说的那个男的我根本就不认识,当时我已经喝糊涂了……”

    孟沛远寒声:“如果你自己不愿意的话,又怎么会喝糊涂了呢?”

    “那是因为有人不停的在灌我酒,我不喝的话,我的朋友可能就会有麻烦。”白童惜本身也很无奈。

    孟沛远依然不放过她:“有这样的应酬,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去!”

    白童惜苦笑:“我想你不会来。”

    “你说什么!”孟沛远声调一扬,她把他当成什么人了。

    白童惜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兴阑珊的说:“我参加的是大学同学会,如果你过去的话,等于间接承认了我们的关系,前几天你才拒绝我过的,你忘记了?”

    说这话的时候,白童惜的心口微微抽痛起来,孟沛远的一句“我还没有准备好”,便让她所有的争取都成了枉然,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继续自取其辱呢?

    孟沛远俊美的五官扭曲了下,合着还都是他的罪过了?

    “说说,是谁灌你酒的?”

    见他眉心纠缠着戾气,白童惜怕他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抿抿唇说:“都是大学同学瞎起哄,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你的朋友发了短信给我。”孟沛远将手机丢进白童惜怀里:“自己看吧。”

    白童惜打开信息一看,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生气了,只怪阮眠发送的短信太有煽动性——

    [孟二少!惊天大消息!童惜被一群饿狼包围了,如果不想戴绿帽子的话,请快点赶来地点XXX,过期不候!]

    天!白童惜默默的流下两行辛酸泪,她迟早会被阮眠害死。

    不过,也好在有阮眠的这则短信,她才能平平安安的回家。

    白童惜把手机还给他后,有些忍受不了身上酒味的说:“孟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你可以先离开一会儿吗?我……我想洗澡。”

    孟沛远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我还需要离开吗?你身上哪里是我没有见过的?”

    虽然他们已经肌肤相亲过很多次了,可这不代表着,她习惯在他面前赤条条的走来走去:“孟先生,麻烦你要点脸好不好?”

    孟沛远双腿交叠,浑然天成的优雅:“孟太太,这儿是我的主卧,要不你让我留下,要不你就回自己的次卧洗去,哦对了,被子给我留下,不许带走。”

    说到底,还不是要看她裸奔!

    白童惜气鼓鼓的,红红的脸蛋让人很有咬一口的欲望,孟沛远以为这样说她就没辙了吗?NO!

    她临时把被子当成了遮蔽物,多余的一截拧成一股绳拎在手里后,毅然决然的跳下了床,跟着蹦蹦跳跳的到了浴室门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