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520章 流氓先生,流氓太太
    拍到照片后,白童惜迅速松开樊修,在他有些危险的表情中,她可恶的摇了摇手机:“去说啊,你要是把我暴露了,我就把你也暴露了。”

    “暴露我什么?”

    “暴露你抱我!”

    “是太太抱了我。”

    “谁管细节呢,反正我有照片为证。”

    “太太,你这是耍流氓。”

    真是难以置信,就连骂人的时候,樊修的声线都毫无起伏。

    白童惜的视线不自觉的往樊修下半身飘,不是说那方面有缺陷的男人,脾气都特别的古怪易怒吗?

    怎么这事搁在樊修身上,却体现不出来呢?

    樊修敏锐的问:“太太,你这是要将流氓一耍到底吗?”

    白童惜赶紧抬头望天,不忘威胁:“记住我的话,大家要死一起死!”

    “……”樊修。

    莫念看着白童惜随樊修走远后,像是才想起自己来这里干什么的般,拐个弯消失在了男厕所。

    ……

    白童惜见到孟沛远时,他还坐在那张圆桌前,黑衣人围在了最里层,白金海等一干白家亲戚围了第二层,前来攀关系的宾客围在了第三层,如果不是有保镖拦着,这群人怕是早就一哄而上了。

    “侄女婿,我这里有笔生意需要你关照一下……”他说。

    “童童她老公,我男人最近刚调到你大哥手下,能不能请你大哥多多提携?”她说。

    “孟二少,请问您需要买人身保险吗?”……

    白童惜越走近,熙熙攘攘的声音便越往她耳朵里钻。

    有些受不了的皱起眉头,白童惜生起了闷气:这群人这样围着他老公,有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人一多,场面一乱,樊修开始充当起了保镖的角色,他上前两步将白童惜稍一纳进怀里,并嘱咐道:“小心,别被人踩到了。”

    “哦~你抱了我。”侧过眸,白童惜抖起了小机灵:“还是你主动的,这下你更不能向你家先生乱做报告了。”

    樊修暗骂:小流氓。

    圆桌边,被众星拱月的孟沛远正安逸的喝着小酒,吃着小菜,有黑衣人保护着,他一点都不紧张。

    这时,一个身材高挑,视野辽阔的黑衣人,忽地俯下身来,在他耳边嘀咕一声:“太太来了。”

    孟沛远筷子一顿:“哪呢?”

    “樊老大怀里。”黑衣人。

    孟沛远筷子一紧。

    黑衣人忙道:“樊老大是怕周围这群人挤着太太。”

    孟沛远筷子一松,朝人群中的某个方向看去,黑衣人心领神会,立刻清开了一个口子。

    视线所及,是白童惜那张看起来有些不高兴的脸,只听她迫不及待的问:“我们可以走了吗?”

    孟沛远起身,双手插兜向她走来,中途有递名片的,有敬烟敬酒的,全部被黑衣人当成暗器打落。

    白童惜一双秋眸凝视着孟沛远,他的身后则是一声声热情的近乎狂热的挽留声,她很奇怪,孟沛远又不是菩萨,为什么这些人都要争相供着他。

    见她像研究外星人一样盯着他不放,孟沛远唇角一咧:“怎么了?”

    白童惜若有所感的问:“孟先生,你的资产到底有多少啊?还有啊,你的势力范围到底蔓延到哪个角落?”

    孟沛远一双眼睛仿佛容纳着星辰大海,广阔无垠:“我的资产很多,多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步,我的势力范围很广,蔓延至你想象不到的地方。”

    白童惜觉得这个回答太需要想象力了,她要的是具体的数字,不是嘴皮子一碰,随口一说啊。

    孟沛远抬手刮了刮她的俏鼻,笑:“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讲,就是不管你要吃多少顿鹅肝,我都可以无限量的满足你,直到你吃的再也吃不下为止。”

    反正对于吃货来说,只要能够保证她的食物充足就行了。

    “啊,那你的资产是挺多的。”白童惜一副“我理解了”的口吻。

    孟沛远忍不住笑了下。

    白童惜跟着问:“那……那些人缠着你不放,是为了?”

    孟沛远讽刺一笑:“他们是为了得到比鹅肝更好的东西。”

    言罢,他带着她离开了酒店大堂。

    两人说话间,樊修早已先他们一步,帮他们把跑车从地下车库提出来了:“先生,太太,里面请。”

    看了樊修一眼,孟沛远吩咐道:“我有话要和她讲,你来开车。”

    “是。”樊修一颔首。

    白童惜一听这话,顿时变得有些紧张:“内个……”

    不理会她的垂死挣扎,孟沛远一指后车厢:“进去。”

    白童惜心道有樊修在,孟沛远应该不会狼化吧?抱着这样侥幸的想法,她抬脚坐进了车内。

    但她似乎忘了,孟沛远在众目睽睽下都敢亲她,更别提樊修是他的手下,他办起事来,更加无所顾忌。

    见小白兔如愿掉进了陷阱里,大灰狼喉结滚动了下,迫不及待的坐了进去,还要贴着美味可口的小白兔坐着。

    “你坐过去点。”她噘嘴赶人了。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身子一侧,探出狼爪扣住她的双肩,大灰狼把她压在椅座上好一通狼吻。

    见她伸手出来挡,大灰狼狡猾的转移了目标,开始咬她的手,软软的手心,嫩嫩的手背各咬一口,让她长点教训。

    呜!白童惜再次为自己的天真付出了代价!

    好一会儿,在孟沛远意识到自己快要失控之前,他缓下了攻势,并冲白童惜不满足的咬耳朵:“先这样。”

    “……”都这样了,还想怎样!白童惜像株备受蹂躏的含羞草,连手指、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从后视镜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樊修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根源:原来太太身上那股流氓劲,归根结底都是从先生那里学的。

    见孟沛远吃完豆腐,正惬意的收回狼爪,樊修适时的提醒道:“先生,太太,请把安全带系上。”

    白童惜条件反射的向樊修看了眼,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嗯”了声。

    正想把安全带拉过来系上,她的胸前忽然横过来一只健臂,自顾自的扯过她手里头的插片,固定在了车座某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