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525章 还没受够教训吗?
    “是是是……”她怕是早就已经认命了,白童惜悲哀的想到。

    她的乖巧令他满意,孟沛远一推车门,长腿一跨,率先下车。

    白童惜紧随其后。

    留下来的樊修,微微一笑。

    先生的别扭之处在于,他要得到一件心爱之物,却不屑用甜言蜜语,而是直接把她抓过来禁锢在自己的魔爪下。

    之后,先生会潜移默化对方“你是我的”的概念,对方不听,就再囚着。

    只是囚着还不行,先生会适时的放出一点好处做鱼钩。

    对方上钩了,却会对先生感激涕零,慢慢的将先生视作生命里唯一的希望之光,直到再也离不开,更不愿离开,先生便成功了。

    整个过程很好玩,很刺激,但同时也很危险。

    因为先生此时并不知道,到底是他成功囚禁了太太的灵魂,还是太太反过来囚禁了他的心。

    *

    叮咚,叮咚。

    白童惜连按了两下门铃后,只见前来开门的是芊雲。

    她的脸色很憔悴,看的白童惜心口兀地一疼:“芊姨,我们来看宫洺。”

    芊雲先是看了眼白童惜,再看了眼孟沛远,欢迎道:“你们有心了,快进来吧。”

    白童惜和孟沛远各换了双居家鞋子,只听芊雲问道:“童惜,宫洺生病的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卓雨打电话告诉我的。”白童惜说。

    芊雲点了点头:“这两天辛苦卓雨那孩子了,一直在宫洺身边照顾着。”

    “是吗?这样很好呀。”白童惜发自内心的说。

    话音刚落,只听旁边的孟沛远发出一声呵笑。

    白童惜侧了他一眼,他的目光仿佛在说:你这个言不由衷的女人。

    孟沛远认为她是在和卓雨争风吃醋!

    隐忍的收回视线,白童惜心想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芊姨,宫洺在他房间里吗?我能不能现在上去看看他?”

    “当然可以。”芊雲忙说。

    原本想和白童惜说,宫洺连病中都在喊她的名字,但碍于孟沛远在场,芊雲不敢多说。

    经得芊雲同意,白童惜回眸对孟沛远说:“宫洺的房间在二楼,你跟我来吧。”

    听她这么说,那种“白童惜是宫家人”的不舒服感又浮现在孟沛远心底。

    白童惜这一秒钟已经没空管他的心情如何了,她只想快点见宫洺一面,转身,她率先走在了前面。

    芊雲起先是想为他们引路的,却见白童惜一副轻车熟路的姿态,她不禁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冲孟沛远微微一笑,芊雲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而去,招待孟沛远的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到白童惜肩上。

    孟沛远被芊雲这客气的一笑,笑得隐约不悦起来,即便他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

    上了楼,见白童惜抬手去握门把,孟沛远脸一黑,提醒道:“进别人的房间前,难道不应该先敲门吗?”

    白童惜轻轻的“啊”了声,脱口而出:“我和宫洺之间,没那么多规矩。”

    我和宫洺?

    孟沛远气得把她壁咚在了房间的门板上,声线冷冽:“那如果他在里面光屁股睡觉呢?你都不会害羞的吗?”

    白童惜皱眉:“他没有这样的嗜好……”

    “你怎么知道?”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能不知道吗?”

    “别在我面前说你们从小到大的感情了!”

    孟沛远勃然大怒,脸上那狠戾的表情,像是要将她狠狠撕碎。

    白童惜异常冷静的说:“你要是想生气或者是发火的话,等我们回家后再说,现在是看望病人的时间。”

    他总是这样,永远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每次都要把她的心情搞得和他一样糟糕才满意!

    孟沛远见她秀眉紧皱,一副厌烦他的表情。

    他的心一窒,恶劣因子怂恿他做些什么,而他真的就这么做了。

    抬手,钳高她的下巴,孟沛远激烈的、不顾一切的吻住她!

    她这次回击的很快,嘴里咬着,手里推着,脚还踩着,但认真起来的他,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绷的,根本不是她能抵抗得了的。

    最后,她只能发出类似“呜呜呜”的可怜鼻音,请求他的饶恕。

    抬头,孟沛远那张性感的薄唇此时已被咬得见血,但他却笑得分外得意,气得白童惜浑身发抖:“混蛋!”

    “敢骂我?还没受够教训是吗?”孟沛远阴鸷的眸光落到白童惜的颈间,很修长很白皙的一截,天生的引人犯罪。

    眼眸一黯,孟沛远那只掌在白童惜后脑勺的手,微用力的扯住她的头发。

    疼痛之下,白童惜条件反射的往后仰,以减轻头皮带来的不适感。

    白童惜这一举动,直接将自己诱人又脆弱的喉管暴露在孟沛远眼际,他宛如长着獠牙的魔鬼,殷红的唇舌随之盖了上去……

    “唔!”仰着脑袋的白童惜,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随时会被破开一道口子,因为孟沛远总是咬她,咬得她生疼。

    就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了轻微的走动声,孟沛远向来耳聪目明,但即使是听到了,他仍然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只专注于面前的事。

    ……

    芊雲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个茶杯,正上楼给孟沛远和白童惜送来。

    结果刚上楼梯,就见孟沛远单手扣住白童惜的腰,另一只手按着她的脑袋,两人就在宫洺门口吻得难舍难分。

    这……

    老人家有些尴尬了,端着茶杯上不上,下不下的。

    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孟沛远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怀里的女人,吻一路向上来到她的唇瓣,贴着它说:“张开眼睛看看,谁来了。”

    白童惜恨恨的睁开双眸,里面没有情yu,只有痛楚!

    偏偏,她还不能骂他,因为孟沛远的嘴唇离她极近,只要一开口说话,肯定会给他可乘之机!

    无奈之下,她再度抬手,推了推他,而这次,只是轻轻一推,他便被推开了。

    白童惜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被楼梯口站着的那人吓了一跳:“芊姨?!”

    芊姨干笑一声。

    反应过来的白童惜,极度愧疚的看着芊雲说:“芊姨,对不起,我不该……”

    芊雲的儿子生着病,她却和孟沛远在他们家里做出这种事,白童惜的心情一瞬间跌到了谷底,连她都无法原谅自己这过分的行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