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546章 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白童惜瞪大美眸吼道:“太阳的!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你自己好好想想。”孟沛远说着,又把大拇指和中指向内曲起。

    白童惜怕了,屁股往后挪了两下,放下一只挡在额头的手阻止孟沛远的靠近:“……手下留情,容我想想。”

    半响,她犹豫的问:“我刚才有跟你说话吗?”

    孟沛远斩钉截铁:“有!”

    “可我死活记不起来了啊,你知道的,我半梦半醒的时候最爱说胡话了!”白童惜为自己的“失忆”找理由。

    孟沛远的声调危险的一扬:“胡话?”

    原来那句“亲爱的”不过是她的胡话?这个女人是存心想要气死他吗?

    见他脸上乌云密布,白童惜深感不妙的说:“要不,你提醒我一下。”

    提醒?这要怎么提醒?直接告诉她,你刚才叫我“亲爱的”吗?

    靠!孟沛远自问说不出这么恶心肉麻的话!

    “嗯?你为什么不说话?是有什么问题吗?”

    注意到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白童惜寻思着自己不会是把他给骂了吧?

    思及此,她赶紧忏悔道:“孟先生,不管我和你说了,你都千万不要当真,因为那都不是我的心里话,你明白吗?”

    听到了吗?这个女人说那些都不是她的心里话!孟沛远心底的小人蹦出来嘲笑他。

    “我知道了。”绷着声音撂下这句话后,孟沛远转过硬邦邦的身体,往卫生间走去。

    “你知道就行。”白童惜见他没有要和她计较的意思,长吁了口气。

    回过神时,只听卫生间里传来砰砰砰的动静,白童惜紧张的大喊了声:“你怎么了?”

    “……”没反应。

    白童惜以为他没听到自己的声音,忙爬下床,穿上拖鞋走到卫生间的门口,敲了敲:“孟——”

    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只见卫生间的大门被拉开一条缝,接着从里面探出孟沛远那抹高大的身影,他居高临下的扫了她一眼,冷淡的说了声:“回去睡觉。”

    “哦!好!”有点被他眼底的冷意吓着了,白童惜怕怕的应了声,踩着拖鞋回到了自己床上。

    确定她离开之后,孟沛远马上调头把卫生间门阖上。

    床上,白童惜瞅着一声不吭,满脸写着“大爷很不爽”的孟沛远,奇怪的问:“我到底说了什么惹你不开心了?你说出来嘛。”

    孟沛远直接伸手,把床头灯给拉了。

    满室陷入一片漆黑中……

    白童惜无语的盯着孟沛远的床位,嘀咕了声:“小气鬼……”

    随后,她跟着钻进了暖和的被窝里。

    刚开始,白童惜还为这事小小的纠结了下,但没过一会儿,她就抵不住睡意的侵扰,砸吧了下小嘴,睡了过去。

    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孟沛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想从她嘴里听一句好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夜半时分。

    白童惜被一股尿意憋醒,她这人上厕所有个习惯,那就是不用开灯,自己摸着路就去了,每一次还都挺顺利,基本不会磕着碰着。

    今晚,她同样如此。

    可就在她摸进卫生间的时候,她的脚“啪叽”一声,像是踩到了什么黏黏的东西……

    不会是蟑螂吧?

    白童惜吓得睡意没了大半,浑身僵硬的拍了下身侧的开关!

    灯亮起,白童惜条件反射的眯了下眼睛后,往地上一瞧!

    原来自己踩到的是一管盖子没拧紧的牙膏。

    她不禁暗自嘲笑了下自己,这大冬天的哪来的蟑螂啊,真是自己吓自己!

    但之后她就笑不出来,只因她目光所及的地方,到处扔满了瓶瓶罐罐。

    懵了几秒后,白童惜反应过来,孟沛远在入睡前进来过这里,期间她还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刚开始她还以为他摔倒了,没想到他是在里面丢东西。

    真是的……

    这个男人怎么一生气就喜欢砸东西,很多还都是没用过的呢,扔坏了多可惜。

    白童惜对着地上的瓶瓶罐罐摇了摇头,先用纸巾把踩到牙膏的脚擦干净后,开始蹲下身体整理起卫生间。

    深更半夜的,白童惜的手脚放得再轻,还是被床上的男人听见了。

    孟沛远扶着额角撑坐起来,卫生间正好传来了一阵窸窣声,他不解的下床,缓步出现在卫生间外。

    就见白童惜背对着他蹲在地上,裤腿和衣袖都往上卷,她捡完了牙膏,捡洁厕灵,捡完了洗手液,捡肥皂,忙的不亦乐乎。

    孟沛远就倚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看她要捡多久才会发现她。

    更深露重,白童惜忽地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她满不在乎的搓搓鼻子,继续干活。

    孟沛远暗自叹了口气,心想她什么时候才能多为自己考虑一点?

    将起床时披在肩头的大衣扯下,孟沛远随意的将它丢在了白童惜的头上。

    “咦?这是什么!”白童惜像是一只被捕获的小动物,整个人都被裹在了大衣下。

    她揪了好一会儿,才把厚厚的大衣从头顶掀开,上面还附带着孟沛远的体温,她忍不住握紧了点。

    “给你的,快穿上。”孟沛远清冷的声音随后在她头上落下。

    白童惜双目一扬,发现孟沛远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正酷着一张俊脸睨她。

    她吐吐舌头:“我把你吵醒了?”

    孟沛远冷哼一声,视线转开,看向别处:“你知道就好。”

    白童惜的愧疚之情溢于言表:“抱歉啊,我看里面这么脏乱差,就一时没想这么多……”

    孟沛远俊脸一赫,他很清楚这里脏乱差的原因,只是他不屑于去承认:“谁让你多管闲事的?你把东西放这儿,明天让樊修来处理不就行了。”

    白童惜并不觉得自己多管闲事:“可、可我要上厕所啊。”

    孟沛远理所当然的说:“上厕所你就上啊!”

    白童惜据理力争:“可是地板这么滑,万一人进来,不小心滑倒了怎么办?”

    摔到她这个皮糙肉厚的倒是没什么,就怕摔到了这位金贵大少爷,肯定又要借机和她撂脸子了。

    “只有你这种没大脑,小脑又不发达的女人,才会动不动来个平地摔!你看我,我就不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