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609章 从我腿上下来
    面对他的拒绝,白童惜努努嘴道:“你不帮我,那我只能靠自己了。”

    孟沛远眼如寒潭,靠自己?她还想当着他的面,和这些男人做什么!

    “话说,你半夜到这里来,要是什么都不干的话,不会太无聊了吗?”

    白童惜实在想不明白,如果他不是来帮自己的话,又何必到这种地方来,在家歇着不是更好吗?

    孟沛远怒极反笑:“谁说我没事干,看你发sao就是我目前最想干的事。”

    “……”这次轮到白童惜被噎着了。

    孟沛远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命令道:“现在,从我腿上下来。”

    白童惜眼角一抽,有些可怜的揪了下他的黑色大衣:“别这样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会下不来台的。”

    孟沛远雷打不动的说:“下来。”

    “好吧好吧……”

    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男人全都是一副德行。

    自嘲的一笑,白童惜放开环在孟沛远颈边的手,从他的大腿上蹦下来。

    前短后长的裙摆随着她一蹦一个高,一刹那不知道走漏了多少风光。

    好在孟沛远的眼刀飞得及时,包厢里的其他男人纷纷把脑袋调转别处,没有看到她的春光乍现。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角,白童惜随手从茶几上操起两个酒杯,外加一瓶威士忌。

    她一边三步一晃的向前走,一边往酒杯里倒酒。

    片刻后,就见她把其中一杯酒凑到洛总面前,笑道:“洛总,我们之前是怎么约定的?只要我陪你喝个尽兴,你就说服公司高层把工程交给建辉做,是不是?”

    半响,什么实质性便宜都没占到的洛总,硬憋出了个“是”。

    白童惜轻笑道:“那你喝痛快了没?如果没有的话,我们接着来啊。”

    洛总发虚的视线落到她高举的酒杯上,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般,接过后并一口饮尽!

    “白董,这一杯算是提前预祝我跟你合作愉快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白童惜胜利般的低头浅啜了口威士忌,绝口不提之前被占便宜的事:“那好,洛总慢走。”

    就在洛总想收拾收拾跑路之际,只听孟沛远沉声说道:“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

    洛总顿住,缓缓回过身望向孟沛远,礼貌又带着些许紧张的问:“孟二少,我和您的妻子谈项目,不知您有何指教?”

    这个时候倒懂得用“您”了,刚才她趴在沙发上装醉的时候,是谁自称她“老公”的?白童惜笑意凉凉。

    “指教倒是不敢。”孟沛远抬脚碾了碾掉落在地的花生米,之后邪气的往洛总看去,无声的威压。

    洛总僵了下,总觉得自己在孟沛远眼中,可能连那粒被碾成粉末的花生米都不如。

    “孟二少,您有什么指示就直说吧,我听着呢!”

    “既然你要我说,那我就直说了,我只是觉得,你们企业不配和建辉地产合作罢了。”

    “……”白童惜愣住。

    “……”洛总更是傻眼。

    孟沛远一一扫过其他五个人:“我针对的不仅仅只是他,是在场的众位。”

    *

    人走,楼空。

    白童惜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心底一股压抑许久的愤怒,在这一刻突突突的往外冒。

    紧了紧拳头,她转身冲到孟沛远面前,早已不复最初的欢颜:“孟沛远,你这是什么意思!”

    孟沛远慢悠悠的说:“别对我大喊大叫的,我会以为你是在挑衅我。”

    白童惜可管不了这么多:“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一句话,我今晚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从踏进蒂斯酒店那一秒钟开始,她就逼自己开启了“忍者神龟”模式!

    洛总一行人明里暗里调戏她,她忍了!偶尔对她动手动脚,她也忍了!

    末了,她还得冒着人身安全陪他们来夜总会HIGH,就为了完成汤靖交给她的任务,不惜一切代价把项目挽留下来。

    孟沛远倒好,他一来,什么忙都没帮上,尽给她添乱了!

    极大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她可真够悲哀的,费尽心思想要去争取的东西,全在孟沛远的一念之间。

    但凡他说个“不”字,她所有的期盼和努力就会瞬间化为泡沫!

    将白童惜脸上的不甘尽收眼底,孟沛远换上了一副比较柔和的语气:“听着,他们并不适合你。”

    白童惜气愤道:“我又不是相亲,他们适不适合我关我什么事!我要的是生意,维持建辉地产资金运转的生意,你懂吗?“

    孟沛远看了她一眼,听不出喜怒的问:“你喜欢被男人占便宜是吗?”

    白童惜脸上掠过一丝厌恶:“当然不喜欢!只是这种事总是免不得。”

    “免、不、得。”孟沛远咀嚼过这三个字,眯起狭长的眼角打量她:“从脸妆到服装,哪一件不是你精心准备的?承认吧,你自己也存有勾搭他们的心思。”

    白童惜倍感屈辱的瞪着他,气得都忘记了回话。

    摸出香烟,孟沛远点燃后衔进嘴里。

    彼此沉默了一会儿,只听他轻笑一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学会以色侍人这一套的?别跟我说是泰安教给你的。”

    白童惜不爽的说:“自学成才,不可以吗?”

    孟沛远面无表情的订正:“我看你是自甘下贱。”

    “下贱”两个字直直戳中白童惜的心脏,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如果她陪客户是自甘下贱,那他和陆思璇朝夕共处的这几天又算什么?自命风流吗?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白童惜坐到孟沛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换上一副谈判的口吻:“泰安集团的孟总,介于你毁了我即将到手的合作,我现在要求你赔偿。”

    孟沛远皱了皱眉:“赔偿?”

    “对!”白童惜点点头,伸手捡起被吕总甩在角落边的皮包,从里面取出一本巴掌大的笔记本,翻开后,照着里面事先做好的功课念了起来。

    “听好了哈,吕总的一栋员工宿舍可以给建辉带来净利润十万,十栋就是净利润一百万!洛总呢,他闲置的一块地皮,一个月前付了委托金让建辉地产全权建设,现在合作一取消,建辉地产将付双倍的违约金,一共三百万!另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