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656章 我很担心你
    听到她的“赞赏”,孟沛远的薄唇忍不住向上勾起,轻松自心间一闪而过:“那是自然,以后你要向我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白童惜一点头,眼神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嗯,我一定会多多摄取来自孟先生身上的丰富经验的。”

    语毕,她扭了两下腕骨,想把手挣脱出来。

    但孟沛远却紧握住她不放,扬起的音调中,隐含着调情般的暗昧:“孟太太,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白童惜抿唇沉默,他刚才问她,是否在乎他找夜总会的小姐作陪。

    当时,她兴冲冲的想要回答他,她在乎!

    可现在,因为一通电话的介入,她忽然失去了回答的兴致。

    “我、我忘记了……”她敷衍道。

    他慵懒的用气音说道:“哦,忘记了?没关系,我有一整晚的时间,帮你回忆。”

    还没反应过来,白童惜只觉身体一轻,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

    低头一瞧,原来是孟沛远将她拦腰抱了起来,他修长的单臂绕过她的腰间,拿捏着她的腰眼,让她动弹不得。

    孟沛远脚步一侧,就准备走进她那间门正敞开的卧室。

    “等等!”白童惜攀在他脖间的五指紧了紧,美眸中溢出了些许的紧张。

    孟沛远眉头一皱,他现在只要一听到白童惜说“等等”或者“等一下”就会习惯性皱眉,因为这代表着白童惜对他的拒绝!

    还好,白童惜下一句话在他听来,还勉强算是人话:“我们到你房间里去好不好?”

    孟沛远昂首看了眼次卧,不过两步的距离,她却偏偏要求到他的主卧:“麻烦,不去。”

    语毕,他抱着怀里的小美人径自往次卧走。

    白童惜当然不能让他得逞了!

    她一手搂住他的脖颈,一手抓住他的领带,略微使劲的一扯……

    “……”孟沛远有一瞬间产生了白童惜是不是想将他勒死的想法。

    当他再度把目光集中到她脸上时,她已经识相的垂下了手,深情款款的说:“孟先生,不瞒你说,这几天我一直睡在次卧,突然有点怀念你那张床的味道了……”

    闻言,孟沛远一双黑色的瞳眸,像是幻化成了两座欲喷发的火山般,炽热,躁动……

    他没听错吧?他的孟太太,居然在和他调情!

    而为了保留自己那点小心思,白童惜只能继续嗲下去:“孟先生,行不行嘛?”

    孟先生,行不行?

    孟沛远眉头一挑,语带双关的说:“我,当然行了!”

    折脚,他如白童惜所愿的将她抱回自己的房间,将她轻轻放置在床上。

    他则站在床沿边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孟太太,今晚你可以适当的主动点,我想我会更高兴。”

    只要他高兴,自然少不了她的好处。

    白童惜清楚他的意思,于是跪坐在舒适的床铺上……

    她的小脑袋大概只及他胸口的位置,但没关系,她还有一双手不是?

    手一抬,按在了他的领口处,白童惜开始慢条斯理的解他那条黑色的领带。

    她的动作很慢,毕竟她不急着做那档事,就这样解着消磨时间也挺好。

    孟沛远却是截然相反,他恨不得一秒钟掰成两秒用,这样才可以多加弥补他们这些天损失的同房次数!

    白童惜哪会不知晓他的心思。

    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加快手里的速度,不然今晚受累的,可是她自己。

    “哎呀!”随着手头上一个错误的小动作,白童惜抱歉的看向黑下脸的孟沛远,咬唇道歉:“对不起啊孟先生,我失误了……”

    拨开她那只作乱的小手,孟沛远扯起自己被她越解却越牢的领带,阴郁的问:“你确定是失误,而不是故意的?”

    白童惜无辜的摇了摇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自己的手会这么笨,心里想着要快点帮你解开,可手就是不听我的差使……”

    孟沛远一方面半信半疑的瞪着她,一方面则两手并用的解起缠成一团的领带。

    但平时轻轻松松就能解下来的玩意儿,今天却出奇的不听话,他低咒一声,转身进了卫生间!

    见状,白童惜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但几秒过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好了!”孟沛远再次现身时,手里攥着那条已然被“分尸”的领带。

    白童惜咕哝了下口水:“你、你把它怎么了?”

    “剪了啊。”他轻轻松松的说。

    白童惜反应过来,孟沛远原来是到卫生间找剪刀去了!

    她干笑一声:“孟先生还真够直接的……”

    扫过她那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孟沛远心想这妮子果然是故意的,她就那么不想与他亲近?

    哼,她不要,他偏给!还要多得让她受不了!

    感受到孟沛远的气势比之刚刚更上一层楼,白童惜战战兢兢的问:“内个,你才解了个领带而已,剩下的……要不还是由我来?”

    侧眸,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孟沛远回头冲白童惜微微一笑:“时间就是金钱,剩下的就不劳烦孟太太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白童惜欲哭无泪。

    说时迟,那时快,孟沛远刚消停没不久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白童惜皱起秀眉:“又是你那个不长眼的客户?”

    “不可能!”孟沛远矢口否认,左手飞快的掏出手机,在看到来电人后,他的面色一沉!

    只见他握着手机,匆匆转身。

    门,顺手被他带上。

    这一刻的白童惜,就跟毫无存在感一样,被他彻底抛之脑后。

    沉沉的吸气,呼气,白童惜的手心抚在自己的脸上,触及的是一片湿润……

    门外,走廊。

    回眸,确定卧室的房门已经关得不能再严实之后,孟沛远这才划下接听键,携着淡淡火药味的“喂!”了声。

    “沛远,我……”

    “你有什么事吗?”他沉着嗓音,打断。

    “我很担心你。”女人在那边很会挑重点:“我用百度地图测了下路程,发现我们之间大概有40分钟的车程,可你却1个小时了还没回我短信,我担心你,所以才坏了先前的约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