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689章 熟悉的对话
    孟沛远恍然忆起今天早上和白童惜促膝长谈后,顺嘴就把除了樊修以外的其他手下都清出了家里。

    “所以,还是让我出去买吧。”白童惜自发自觉的说。

    “不行!”孟沛远想也不想的拒绝。

    “为什么不行?”

    “这黑灯瞎火的,你要是不小心摔倒了怎么办?”

    “你以为我要走路去?”

    孟知先在一边接口道:“我记得童童有私家车。”

    “就算是开车也不行,你的眼睛长得比绿豆还小,要是看不清前面的路,和人产生摩擦怎么办?”

    “……”白童惜挠了挠脑袋,这对话怎么听上去有些耳熟呢?

    “既如此,沛远你不妨做小童的司机,载她去超市吧。”孟知先在一旁笑眯眯的提议。

    “啊?爸,还是让他留在家里陪你说话吧,我自己一个人能行的。”白童惜不赞同的说。

    “小童,听爸的话,让沛远陪你去。”孟知先坚持。

    孟沛远深深的看了白童惜一眼,俊逸的面容透着不容抗拒:“你刚才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

    音落,他大步越过白童惜,往鞋柜的方向而去。

    “……”白童惜气得快要吐血,孟沛远确定不是为了避开孟知先,才给她当司机的?

    孟知先来家里做客之前,她可就听孟沛远说了,不帮她才是本分,现在这么帮她,一定是因为有利可图!

    这样想着,白童惜忽然折过脚,毫无预警的对孟知先说:“爸,要不就让他去买菜得了,我在家陪你。”

    闻言,已经快走到门口的孟沛远脸都僵了!

    他恶狠狠的退回来几步,瞪着准备扶孟知先坐下的白童惜:“你不去吗?”

    白童惜摇了摇头:“不去了。”

    孟沛远眼底冒火:“为什么又不去了?不是你自己说要买菜的吗!”

    白童惜跟他讲道理:“我是说过。可是买菜不需要两个人,你自己也能行,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节约一个人的人力呢!”

    “白童惜,你!”孟沛远又想发飙了!

    白童惜一针见血道:“最关键的是,我怕你在路上又遇到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抛下我就走了……”

    孟沛远心下一紧:“你非得拿这个来说事吗?”

    “不,我只是在贯彻你的要求,多理解理解你而已。”白童惜望着他气急败坏的脸,浮唇问:“我现在不是挺理解你的吗?你又不满意了?”

    “……”孟沛远皱了今天第N次眉头。

    孟知先在边上将他们的对话悉数听去,分析出了儿子、儿媳很可能闹矛盾了。

    身为他们的长辈,孟知先决定跟他们好好谈谈。

    先从谁入手比较好呢?

    孟沛远?

    不,不行。

    孟沛远对他的积怨还未消除,贸贸然的找他谈,只会起反效果。

    那就只能找白童惜了。

    孟知先暗自酝酿了下感情,冲咬牙切齿的孟沛远开口:“沛远,我觉得小童说的颇有道理,要不你留在家里,我负责跟小童一起去超市采购?”

    “你说什么?”孟沛远错愕不已,他这个混账老爸在这个时候捣什么乱?

    白童惜热切的回应道:“行啊!爸,你就跟我一块儿去!正好可以选一些你喜欢吃的食材。”

    孟知先拉了下西装,和蔼的笑笑:“嗯,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愉快个鬼啊!

    孟沛远凤眸里迸发出了涛涛杀意,企图以此吓退孟知先!

    但白童惜却在此时挽住了孟知先的一只胳膊,像个女儿一样撒娇道:“爸,我们快走吧,不然超市里新鲜的东西都要被人捡走啦~”

    “行行行!”孟知先相当宠溺的看一眼白童惜。

    孟沛远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他身旁经过,有心挽留吧,又觉得没面子。

    他现在就盼望着白童惜能够临时改变主意,拒绝孟知先那个老男人的作陪。

    仿佛心电感应般,白童惜在这时忽地回过头来,看着他来了句:“看好门啊。”

    说完,小脑袋又飞快地转了回去。

    “……”孟沛远气急,他又不是看门狗!

    但也正是因为白童惜的这番话,导致孟沛远原本想要死皮赖脸跟过去的心,霎时降低冰点。

    车上。

    和孟知先肩并肩坐进后车厢后,白童惜说:“爸,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大超市,我把地址给你,你让司机叔叔把我们送到那儿就行!”

    “成,老张啊……”孟知先抬头,就着白童惜给的地址跟驾驶座上的司机说了。

    “好的。”老张应了声,从后视镜里看到孟知先和白童惜把安全带系上后,这才开车。

    路上。

    “小童啊,你跟沛远是怎么回事?”

    “爸,你说什么呢?”

    “还想瞒我?刚才在家里我看你们两个差点没打起来。”

    小嘴,因为郁闷,而微微嘟起。

    白童惜承认自己心里委屈,心里有火,但不代表她就得向孟知先告状。

    老人家难得来家里体验一次天伦之乐,她就不要再拿这些糟心事来给对方添堵了。

    “嘿嘿,我们就是绊了两句嘴,没爸说的这么严重。”

    孟知先真心心疼面前这个孩子:“是吗?真不是沛远给你委屈受?可我怎么听你们刚才谁说……他把你一个人扔在大街上,独自跑了?”

    白童惜闭了下眼,沉淀了下异样的情绪才开口:“没有!是我神经兮兮的,以为他是故意撇下我,其实那个时候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打电话找他,他也是一时情急,才走的。”

    “是么?”孟知先喃喃了句,他岂会不知孟沛远霸道蛮横的性格,小童受了委屈是必定的,只是她执意不说,他又如何能够排解她的心事呢。

    “对了爸,”白童惜主动转移话题:“妈最近怎么样了?”

    孟知先面上的温情迅速剥落,自嘲一笑道:“自从我建了佛堂,长时间在里面念经诵佛后,我和她还算相安无事。”

    “那就好。”

    “小童,你会不会觉得……爸这个一家之主很没用?”

    “不会!爸是以大局为重!我明白的!”

    郭月清如今的性格太极端,孟知先稍有动作,立刻就会激起她的连锁反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