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054章 你没权利这么做
    抱歉,他笑不出来!

    孟沛远心里堵得慌,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就想带着自家小媳妇回家,好好批评教育一顿。

    奈何白童惜已经完美融入到了孟家人的节奏当中,只剩下他独自一个人在这里格格不入。

    孟知先见孩子们已经到齐,便对孟老和孟奶奶说:“爸,妈,你们饿坏了吧?是时候开饭了。”

    孟老点了点头:“嗯,你们下去准备吧。”

    “好的。”其实孟知先也不需要准备什么,直接吩咐厨房里的厨师,把做好了的菜端上来便是。

    *

    用餐期间,孟老见白童惜头发还披散着,忍不住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如此反复循环,可没把他给憋死。

    换做之前,孟老早就发表不满了,这不是白童惜刚才那一抱,难得的把他抱出了几分对往事的美好回忆么?

    以前,孟景珩和孟沛远还是肉团子的时候,也曾像白童惜那样,“爷爷、爷爷”的腻在腿边叫他。

    那时,两个小鬼还不知道规矩为何物,他更是常常抱着他们到处玩。

    后来,他们长大了,而他却老了,抱不动了。

    但最令他感到悲哀的,不是他老了这个事实,而是孟沛远居然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对他忤逆至此!

    甚至这么多年过去了,孟沛远仍不愿意对他当年所做之事释怀!

    见孟老晦暗难明的目光,时不时落到白童惜身上,孟奶奶好心提醒了句:“童童,天气热,不如把你的头发扎起来吧?”

    “哦!”白童惜条件反射的照做了。

    结果这一扎之下,她侧颈的斑驳吻痕顷刻暴露在众人眼际,激起了众人不同的反应。

    “哇塞!”孟天真一向是最藏不住话的,一见白童惜如此,顷刻道:“小嫂子,你脖子上的草莓都可以摘下来,当饭后水果了!”

    随着孟天真语毕,白童惜这才反应过来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侧颈。

    但她这一捂,却把她的玉手镯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一向对金银珠宝颇有研究的孟天真,见此不由眼神一亮:“小嫂子,你手上戴着的那个……是凤血玉吗?”

    “你怎么知道?”白童惜惊讶的掀起眼帘。

    孟天真得意一笑:“你忘了吗小嫂子,我可是购物达人哦,有什么是购物达人不知道的?不过,这凤血玉本身极其珍贵,小嫂子能戴上它,想必有我二哥的一份功劳吧?”

    功劳?

    如果说是孟沛远捏淤青了她的手腕,才致使她最终戴上这只手镯的话,那确实是有他的一份功劳。

    无不讽刺的想完,白童惜对孟天真说:“你误会了,这不是你二哥送的。”

    孟天真听后,一楞,下意识的看了孟沛远一眼,却见自家二哥俊脸阴沉,一副隐忍模样。

    孟天真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对劲,聪明的没有追问这只玉手镯的来历。

    虽然她真的很想知道,白童惜是在哪里得到这只手镯的!

    没办法,为了不招惹到二哥,只能私底下再问了,孟天真想。

    *

    饭后。

    孟沛远在卫生间门口,堵住了刚刚洗完手,正准备往外走的白童惜。

    白童惜掀眸看他,眼神泛冷。

    孟沛远简单粗暴地拽起她的胳膊,来到两人眼前,白童惜腕上的手镯明晃晃的,无声的提醒那是谁向她示的好!

    他冷声质问:“如果刚才天真再追问下去,你是不是打算直截了当的告诉大家,这只手镯,是你的青梅竹马送的?”

    白童惜斜睨了他一眼:“是又如何?”

    孟沛远俊脸沉甸甸的:“白童惜,你还要挑衅我到什么时候?!”

    白童惜呵笑:“我只是打算实话实说而已,算哪门子挑衅了?”

    孟沛远眯了眯眼:“你用头发遮住了我给你的吻痕,却向大家展示你青梅竹马送给你的手镯,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白童惜冷笑:“因为你的吻痕对我来说,是侮辱!我为什么要顶着这份侮辱,受人嘲笑?”

    孟沛远寒声:“原来丈夫对妻子的亲昵,在你的理解中,是一种侮辱啊!”

    白童惜面无表情道:“我不认为夫妻间的亲昵,是像你那样,动不动就跟条疯狗一样的乱咬人,我感受不到一丝被尊敬的意味。”

    “所以呢?”孟沛远措辞激烈:“你就戴上宫洺送给你的手镯,以遮掩我带给你的侮辱?那如果他再送给你一条项链的话,你是不是要换掉我送给你的项链和婚戒,把他的戴上呢?”

    白童惜垂在身侧的十指微微一紧:“这我无法给你答案,毕竟宫洺他还没有送过项链给我。”

    孟沛远咄咄逼人:“那如果他送了呢!”

    “我说了!还没有发生的事,我无法给你答案!”白童惜一字一顿的说完,恼火的想要推开他。

    但孟沛远却将她压倒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用他强壮高大的身体限制了她的行动。

    如果单从孟沛远的背后看,那是绝对找不到白童惜的!包括她的一根头发丝。

    白童惜原以为自己的背会被撞得很疼,熟料孟沛远却先一步把双手抵在了她和墙壁中间,让她免去了那一瞬间的撞击。

    短暂的失语后,白童惜火大的瞪向身前之人:“孟沛远,你该不会是想在你爸妈家对我动粗吧?要是被爸看到的话,小心他把我们争吵的原因归结在陆思璇身上,到时候她就惨了!”

    孟沛远却不发一言的开始动手除她手上的玉手镯,他用的力气很大,可见他有多么想要脱下它!

    白童惜被他无礼的行为气到浑身发抖:“孟沛远,这是宫洺送给我的!你没权利拿下它!”

    闻言,孟沛远凤目一暗,更加坚定的想要脱下它。

    很快的,白童惜手腕到手背的那部分白皙肌肤,被摩擦得红了起来。

    偏偏这只手镯的尺寸,就跟事先为白童惜设计好的般,孟沛远短时间内根本就弄不下来。

    “这是你逼我的!”说完,白童惜忍无可忍的低下头,张嘴咬住了孟沛远的右手!

    这一口,白童惜咬得极重,不一会儿就见血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