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223章: 他今天算是见识了
    白童惜瞳孔一缩,一句“孟沛远,你是不是在这里?”的疑问句,已然随着她的转身脱口而出。

    *

    身后静悄悄的,没了动静。

    但白童惜就是知道,那段旋律出自于孟沛远的手机。

    她扬声道:“孟沛远,我听到你的手机铃声了,我知道你没走!既然没走,那你能不能出来跟我见一面,我有话要跟你说!”

    周围还是一片寂静。

    白童惜气急了的喊:“你是不是男人啊?连你的前妻都不敢见,懦夫!”

    下一秒,她看见孟沛远叼着烟,黑着脸从一面墙后头走了出来。

    “你,你真的没走!”白童惜激动得眼眶泛红。

    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在见到孟沛远的那一刻,血液直直往头顶冲,让她面颊发烫,说话都不利索了。

    孟沛远没个好脸色,语气也很冲:“我为什么要走,医院是你开的?”

    白童惜也没恼,就是劝了句:“孟沛远,我们能别这么说话吗?”

    孟沛远一边抽烟,一边嚣张的说:“我一向都是这么说话的,你听不惯,还喊我出来做什么?”

    白童惜看到他身后的警示牌,小小声的提醒道:“这里不能吸烟。”

    吸烟有害健康,再说对她肚子里的小宝宝也不好。

    “不能怎样?像这样?”孟沛远说着,狠狠吸了一口香烟,再一口气呼了出来。

    一阵白烟顷刻朝白童惜扑鼻盖脸而去,令她当场捂住口鼻,秀眉紧蹙。

    朦胧间捕捉到孟沛远高高扬起的眉尾,形成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白童惜一时间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心道这个男人就是故意借烟和她撒气的!

    用另外一只手加速白烟散去后,白童惜在他还想深吸第二口前,冲上前去一把夺过他唇边的烟,转身丢进了垃圾桶里。

    孟沛远愣了愣,之后冷哼出声,在她的眼皮底下,悠哉悠哉的从裤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

    白童惜面上一紧:“你还抽!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讲话吗?”

    “我来这里,本来就不是为了听你讲话的,”孟沛远摇了摇手里的烟盒,慵懒的说:“这个,才是我的主要目的。”

    白童惜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既然你的时间这么宝贵,那我还是有话直说好了,刚才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孟沛远点烟的手势一顿。

    和她吵完架后,他心情不好,便来这里抽根烟,打算静一静心再走。

    没想到,他远远就看见这个小妮子耷拉着脑袋,从戚商的病房里走了出来,一路跟幽魂似的飘到了这里。

    为了避免多生事端,他硬是忍住将她打晕劫走的想法,选择了回避。

    将自己隐蔽起来之后,他默默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没想到她在发了会呆后,居然打电话给他!

    这么近的距离,就算是立马找到手机关机,也肯定来不及了。

    抱着大不了再吵一架的想法,他最终现身,但意外的是,她居然向他道歉了……

    不过那又如何?她还不是先选择了相信温麒那浑小子的挑拨离间!

    见孟沛远默不吭声的看着她,白童惜有些尴尬的说:“戚少能说话了,他告诉我,他的咽喉曾经受过伤,所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孟沛远厉声打断:“你说完了吗!”

    白童惜被他扬起的嗓音吓了一跳,他黑色瞳孔中迸射的冷意更是让她手足无措:“我很快说完!总而言之,就是对不起,戚少第二次被饭呛住,是我误会了你!”

    “对不起?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孟沛远低喃了声,带着白童惜看不懂的自嘲。

    倏尔,他再度出声道:“你走吧,如果你不想被烟味呛到的话。”

    “……好吧。”白童惜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决定先行离开。

    看着她毫不犹豫转身就走的背影,孟沛远唇边的自嘲更重。

    嘴里说着“对不起”,但实际上,她真的对他感到抱歉了吗?

    [孟沛远啊孟沛远,你到底还要对她心慈手软到什么程度?!]

    *

    白童惜心事重重回到病房的时候,乍见温麒和戚商两人皆是衣着凌乱,气喘吁吁。

    只不过一人瘫在椅上,另一人瘫在床上。

    如果不是心情不佳,白童惜可能会对着温麒的美人脸和戚商的阳光脸脑补些什么,但现在——

    “温麒,你是不是欺负戚少了?”

    在看见白童惜进来的那一刻,温麒就深感不妙了。

    但他可以对天发誓,在戚商这个练家子面前,他根本没占到半点便宜。

    挺起腰,温麒的眼睛跟小鹿一样无辜:“我没有对他怎么样!真的!”

    白童惜的目光充满了质疑:“你没有对他怎么样,那戚少身上的纱布怎么乱了这么多?”

    温麒气急败坏的说:“那是我在挣扎的时候,不小心扯松的!”

    白童惜叉腰:“搞笑!戚少伤得这么重,怎么可能制得住你?再说你手脚完好,完全可以跑掉的不是吗?”

    “天呐,我真是浑身上下长满嘴也说不清了……”

    温麒抱头扫视了戚商一眼,着急上火的说:“你不是自诩正人君子吗?说啊,我俩究竟是谁吃亏比较多?”

    戚商顶着一张正直脸,冲白童惜道:“白小姐,确实是温先生先不由分说和我动的手。”

    “温麒!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白童惜冷声质问温麒。

    温麒刚刚才陷害过孟沛远一次,如果不是戚商告知真相,她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所以,信谁不信谁,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被白童惜横眉冷对的温麒,指着戚商,抖着嗓道:“虽、虽然是我先动的手,但你敢不敢继续往下说,你是怎么回击的!”

    “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戚商低头看了眼胸前凌乱的纱布,一副弱势群体的表情。

    温麒瞠目结舌,发生在他和戚商身上的这一幕,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砰——

    被白童惜毫不留情关在病房外的温麒,默默的流下了两行清泪。

    都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他今天算是见识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