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387章: 怎么有空理我们?
    白童惜这会儿的想法,确实正中孟沛远的下怀。

    他现在拿她当宝贝似的宠着护着,哪敢真对她怎么样啊?

    “你这妮子,明知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就这般撩我,简直可恶!”

    孟二少呼呼的在人家姑娘耳边喘着粗气,一半是怒一半是欲,弄得人家姑娘耳根红扑扑的,别提有多撩人。

    坐在他们隔壁道的卫明见状,回过身去冲戴润“啧啧”两声:“你看看孟二哥,跟小嫂子那叫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舍难分,羡煞旁人,你说我们什么时候也像他们那样?”

    戴润被卫明这略带歧义的话弄得鸡皮疙瘩直蹿,要不是这飞机已经在天上飘着了,他保准申请跟别人换位不可!

    盯着戴润那张由白转红,再由红转青的娃娃脸,卫明纳闷的搓了搓下巴,问:“你这呆子,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了就回一声啊!”

    戴润憋了一会儿,木木的吐出一句:“我、我不搞基。”

    “……”卫明心知,八成是自己的话让戴润误会了。

    可怕的是他并不戳破,反而勾着媚眼朝单纯的戴润靠过去,一副欲将之压倒的淫荡表情,弄得戴润只差没砸开旁边的舷窗,从那小小的窗户口跳出去了。

    注意到边上的动静有点大,孟二少暂且把他欲求不满的情绪一收,转过头时,就见卫明正在跟戴润嬉闹。

    他眉尖一颦,沉声喝道:“卫明!你们在干什么?”

    靠近的动作一僵,在戴润松了一口气的神情下,卫明回过头来,与孟沛远四目相对:“咦,孟二哥你不是在忙着办事吗?怎么有空理我们?”

    “忙着办事”其中的内涵,叫一旁的白童惜煞红了脸。

    孟沛远忍不住瞪了卫明一眼,没好气的说:“我跟你们嫂子是闹着玩的。”

    他倒是想办事,关键这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占啊!

    “哦,那我跟戴润也是闹着玩的!”说着,卫明朝戴润递去一眼,语气纯良:“对吧,戴润?”

    戴润哪敢说不对啊?这卫明分明就是把他往一个坑里拉,他只能期期艾艾的冲面色不善的孟沛远“嗯”了声。

    孟沛远知道卫明是个浑的,戴润充其量就是个无辜受害者,他总不能为了一个浑的,把无辜受害者一起骂了吧?再说了,如今胎教很重要,他得为白童惜肚子里的娃树立一个良好榜样!

    于是,孟沛远说了:“玩归玩,别忘了正事!”

    “知道了,孟二哥!谁要是敢动你跟嫂子,必须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卫明乐乐呵呵的说,但声音里的狠戾却让人无法忽视。

    戴润紧跟着点了点头,并暗暗用胳膊隔开了和卫明之间的距离。

    至于其他人,倒是挺着腰杆,一副严防死守的样。

    孟沛远视线转过他们一圈,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就又把那腻死人不偿命的眸光放回到白童惜身上。

    白童惜这时也不跟他闹了,归乡的欢喜和愁绪随着飞机跃上万里高空后一并涌来,叫她喜得慌,但也闷得慌。

    她想念北城的那些人事物,但也深深憎恶着那座城市给她造成的伤痛与压力……

    捧着水杯的手,不知何时被孟沛远握住,他的目光紧紧的黏着她,带着一股不死不休的味道。

    白童惜被他这样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惊,但更多的是生出了一种热血澎湃乃至是无畏无惧的勇气,她将脑袋轻轻的靠上他的肩膀,低低的说:“有你真好。”

    孟沛远听闻,凤目越发灼亮逼人,他忍不住挺起胸脯,就像一只花孔雀般,只差没舒展那尾巴上的华丽羽毛来宣泄自己此时兴高采烈的心情了。

    他背地里深吸一口气,维持着高冷深沉的做派,迷人的说了句:“我知道。”

    装!还装!

    别以为她听不到他心脏的“噗通噗通”响!

    白童惜莞尔一笑后,想起什么的问道:“对了,权鹏这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再提起这个人的时候,她的语气不带一点情绪,宛如跟这个人是形同陌路,而不是血海深仇。

    闻言,孟沛远心尖一疼,几乎是立刻就想将权鹏千刀万剐!

    靠在他肩上的白童惜,瞬间感受到了他的紧绷,不由抬手轻抚了两下他的胸膛,柔柔的说:“都已经过去了……”

    “嗯。”孟沛远十分惭愧的应了声,心想本应他来安慰她才是。

    “权鹏此人,我已将他交予大哥全权处置,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因绑架,贩卖人口和吸毒,判处终身监禁。”

    白童惜的面上浮现起一丝放心:“嗯,依法办事,才不会落人口舌。”

    刚开始,她还担心孟沛远一怒之下,会将权鹏斩杀,要不就是滥用私刑,将权鹏折磨得痛不欲生。

    这样虽然痛快了,但免不得被权鹏的父母怨恨上,将来指不定又牵扯出什么麻烦事来。

    好在孟沛远这次选择依法办事,就是权鹏的父母想找茬,也无从下手了。

    *

    天空,随着时间的流逝,由天蓝色渐渐转为昏黄色……

    白童惜吃过飞机餐后,开始靠在孟沛远身上睡了醒,醒了睡。

    期间,每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都会发现孟沛远的眼睛是睁着的。

    终于,她忍不住戳了他一下,见他低头看来,方才问道:“怎么不眯会儿?”

    意大利直飞中国需要9~10个小时呢,这男人早上起得那么早,难道都不困的吗?

    孟沛远被她刚睡醒还迷糊着的表情,弄得跟猫爪子挠似的,他把她更紧的揽在怀里,薄唇贴着她的额际一张一合的说:“你睡吧,我不困。”

    “哦。”白童惜除了这声外,也不知道回什么好,只呆呆的把脸埋进他男人味十足的怀抱里,细嗅了两下后,她鼓起勇气说道:“孟沛远,我知道,你点咖啡是为了提神,你提神是为了保护我,但是看到你这样我有点过意不去。”

    过意不去?

    孟沛远心头颤了一下后,用手指轻轻挑起白童惜的下巴,眼神深邃的望着她红扑扑的小脸,问:“孟太太这是心疼我了?”

    “嗯,心疼你。”白童惜没有拐弯抹角,说完这句话后,她拨开孟沛远的手,重新把发热的脸熨帖回他的胸口:“所以我也不睡了,我陪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