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392章: 将她推离胸膛
    乔乔这话本是无心之语,可落到有心人耳内,却激起了异样的心思。

    陆思璇忽地攥住乔乔的双肩,失态的问:“乔乔,你说想要谁来给你讲故事,嗯?”

    乔乔皱了皱眉,本来从生理上就排斥陆思璇的接触,更别提她还把他给捏疼了。

    想起乔乔那易受伤的体质,乔司宴当即伸出手,将陆思璇的手一把握住:“思璇,你先冷静点,让我来跟你解释。”

    “解释?”陆思璇别过眼来看他,眼底盛满了不可置信:“也就是说,这是……确有其事了?”

    “嗯。”乔司宴倒是坦荡:“你先放开乔乔,我们再说。”

    陆思璇颤着声应了声:“好……”放开乔乔之后,她急不可耐的问:“现在可以说了吧?”

    乔司宴不喜上代的恩怨波及到乔乔,便对乔乔说:“乔乔,你先到楼上去睡觉。”

    “哦。”乔乔听话的点点头后,从沙发上滑了下来,往二楼楼梯口走去。

    不过,别墅这么大,房间这么多,他是不可能去陆思璇的房间睡觉的。

    乔乔一走,乔司宴这才回首,冲等得有些不耐烦的陆思璇道:“乔乔很亲近白童惜,具体原由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乔乔从见她的第一面起就对她有好感,所以我才专门邀请她来开导乔乔。”

    至于这个“邀请”的具体过程,由于太过复杂,乔司宴就不在陆思璇面前详细赘述了。

    “开导乔乔?”陆思璇充满偏见充满嫉恨的说道:“像她那样的女人,能教乔乔些什么好的?你明知道我跟她之间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什么还要让她接触乔乔?”

    乔司宴脸上滑过一道深意:“可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那我刚才是怎么说的?!”对白童惜的嫉恨,已经盖过了一切,要不然陆思璇是不会这么跟乔司宴说话的。

    乔司宴不急不愠的说:“你刚才把我误认成孟沛远的时候,向他亲口承认是你不好,不该害得他跟白童惜离了婚,可见你对他们破碎的婚姻充满了愧疚和遗憾,怎么现在却成了跟白童惜有不共戴天之仇了?难不成……你对孟沛远还未死心?”

    “我!”陆思璇妩媚的面容一白,乔司宴的反问,杀的她措手不及。

    默了默后,她硬着头皮开口:“我确实对破坏了他们的婚姻感到抱歉,但是,白童惜毕竟把我当成了争夺他丈夫的情敌,我是怕她对我记恨在心,会故意教乔乔一些不好的东西,让他更加抗拒我这个妈妈!对了,她知道乔乔是我跟你生的吗?”

    乔司宴下颌一点:“她知道。”

    闻言,陆思璇像是抓住什么把柄一样:“是的,她知道!所以她肯定会利用乔乔来报复我!”

    等等,白童惜知道的话,那不就等于……孟沛远也知道了吗?

    陆思璇从未一刻感到如此难堪过,想到自己在回国后,努力在孟沛远面前维持的神圣不可侵的形象,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她的心就凉了半截……

    见陆思璇的脸阵青阵白的,乔司宴似嘲非嘲的问:“你在担心什么?”

    陆思璇心虚之下,只能用乔乔来做挡箭牌:“我在担心乔乔的教育问题!”

    “那你想怎么做?”陆思璇是乔乔的母亲,是他的爱人,所以他充分给予了她发表意见的权利。

    陆思璇秒速道:“从明天开始,让乔乔跟着我过,我是正儿八经的老师,我知道该怎么系统的去教一个孩子说话、学习,至于白童惜,我觉得还是少跟她来往为妙。”

    白童惜这个女人实在是太邪门了,勾了孟沛远的魂不说,如今还打算勾她儿子和乔司宴的魂!

    现在乔乔已经对白童惜好感十足了,万一乔司宴哪天也中了她的迷魂计,那她该怎么办?危机感笼罩了陆思璇全身。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乔司宴跟她统一阵线:“司宴,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乔司宴勾了勾唇,宠溺的看着她道:“你的提议,我自然通通答应,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注意乔乔的安全;二,注意你自己的安全,我不愿看到你们其中一人受到伤害,能够做到吗?”

    其实让乔乔跟着陆思璇过的想法,乔司宴一早就萌生过了,现在借着这个机会,索性就把乔乔推进陆思璇的怀抱,感情都是需要培养的,不是吗?

    “能,你就尽管把乔乔交给我吧!”陆思璇带着迷之自信的答应道。

    *

    同一时间,香域水岸。

    白童惜泡了个热乎乎的热水澡后,精神好了很多,她裹着浴衣走了出来,一转眼,就见孟沛远靠在浴室门边。

    四目相对,她讶异的问:“你不会是一直站在这里吧?”

    孟沛远盯着她出水芙蓉的小脸,“嗯”了一声:“怕你一个人洗澡,会害怕。”

    白童惜失笑:“我有什么好怕的?这里好歹是我曾经住过的地方。”

    孟沛远低下头,勾起她湿润的秀发,重申:“我的意思是,放你一个人洗澡,我会害怕。”

    白童惜心口“嘭”的一动,觉得这个男人的说法真是有趣极了:“就这么怕我会再次消失啊?”

    孟沛远严肃的给出了回答:“我不怕你消失,因为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我主要是怕在找到你之前,你会受苦。”

    白童惜心底一暖,忍不住投进了他的怀抱,虽然没有马上答应跟他复婚,但目前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应该算是男女朋友吧?所以,主动点也没什么好羞耻的。

    孟沛远被她熨帖上来的娇躯弄得一怔,要知道她刚洗完澡,浴衣里面可以说是真空的,这不是存心要他的命吗?

    “孟太太……”孟沛远的声音像是被点了一把火,烧的他喉咙发慌不说,连带着脑子都不太好使了。

    只见他做出了一个出其不意的举动,那就是摘下白童惜那两只环在他腰间的小手,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力度将她推离胸膛……

    细想想,这等于是把到手的福利给推出去了,可不就是脑子不好使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