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第1496章 我立志做你的现任
    结束悠然的午觉后,孟沛远突然拉住正准备走出休息室的白童惜的手,宣布:“惜儿,我们回家吧。”

    “回家?现在?”白童惜连着两声不确定。

    “嗯,我上午已经把急件处理得差不多了,下午估计没什么事。”

    原来,他上午那么全神贯注,是为了早点料理完公事,陪她回家。

    说不感动是假,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是不足以让他把车祸后囤积的工作全部处理完的,这点身为董事的白童惜,还是很有经验的。

    不过,直接这样说的话,不就等于拂了他的好意吗?

    白童惜决定婉转点:“可是我们就这么回去的话,万一下午又有什么急事找上门呢?”

    “那就等明天再处理。”孟沛远现在只想照顾白童惜的心情。

    白童惜却为泰安的整体利益考虑:“没关系的,反正我回家也没事做,不如就在这里等你下班。”

    “不无聊么?”

    孟沛远想起今天早上处理公务的时候,白童惜就一直缩在沙发上看无声电视,他多想陪她说说话,无奈工作堆积成山,让他动弹不得。

    不知怎的,他忽然冒出一种想要卸去全身职务,当一个普通人的想法。

    就在这时,白童惜细腻的嗓音传来:“有你陪着我,我才不无聊呢。”

    听着她怡然自得的语气,孟沛远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既然老婆大人要我认真工作,那我遵命就是了。”

    “这才对嘛。”白童惜伸手理了理他的刘海,然后说:“我去给你冲杯咖啡,醒醒脑哈。”

    说着,开门走了。

    孟沛远趁着她离开,站在原地想了想后,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秘书小姐,交代她通知公司各部门,今天多加班一个小时,这样他和白童惜回家的时候,就可以完美避开人潮了。

    *

    傍晚,香域水岸。

    刹车后,孟沛远偏过头对邻座的小女人说:“惜儿,你先下车,我把车开去停车场。”

    “好的。”白童惜抬步下车后,自觉的站在一侧,目送他离开。

    转身,正当她低头找着门钥匙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从旁边的树丛里闪了出来,三下五除二的来到她身前并扣住了她的手腕!

    “谁?!”白童惜惊的扬起眸来,在看清对方的长相后,她顿时不那么紧张了:“温麒,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找你的!”

    温麒也是刚来,本来是打算直接上前按门铃的,却在瞟见孟沛远那辆骚包的跑车后,不知为何心一虚,下意识的将自己给藏了起来。

    “你来找我干什么?”白童惜顿了下后,开口问道:“是不是东区项目出事了?”

    “你怎么还有心情关心旁的事?现在有事的是你好不好!”温麒心中一急,不由攒紧了她的细腕。

    白童惜注意到了他们此时的姿势,顿觉不妥:“你快松开我,免得被人误会!”

    “被我抓个手就怕被误会?那你刚才从孟沛远车上下来的时候怎么就不怕了?”话虽说的酸溜溜,但温麒好歹还是放开了她的手。

    “他跟我是什么关系,你跟我又是什么关系?”白童惜提醒他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岂料,温麒却语出惊人:“他是你前任,我、我立志做你的现任!”

    白童惜无语的看着他:“孩子,脑残是病,得治好吗?”

    温麒挑着眉反问:“你给我治?”

    白童惜无情的扭开脸:“那你还是继续脑残下去好了。”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温麒突然正色:“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不知道有没有可以帮到你的?”

    白童惜麻溜道:“有,消失。”

    温麒一副闪着耳朵的表情:“什么?”

    “你从我面前消失,就是对我目前来说最大的帮助。”白童惜一脸诚恳。

    温麒俊脸一沉,语气那叫一个恶狠狠:“听说你出事后,我马上四处打听你的下落,知道你被孟沛远带来香域水岸后,我便马上跑过来关心你,结果你却跟我说这种话,你还是人吗你!”

    白童惜听得脑袋嗡嗡的:“你有这份心,我很感激,不过现在真的不是谈心的时候,你还是快走吧。”

    温麒毫不动摇:“在事情没弄清楚前,我是不会走的!”

    “你不是已经知道我的身世了吗?还有什么事情是没弄清楚的?”

    温麒凝视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你跟我堂哥到底怎么了?”

    白童惜一怔:“你堂哥?”

    温麒点了点头:“昨天,我打电话跟他说了你的事,就是想请他出面帮忙,结果他没答应,还叫我也别管了,我觉得你俩肯定有问题!”

    “你说这事啊?”白童惜挠了挠耳朵,最终嫌麻烦的说:“无可奉告。”

    温麒呵了声:“我堂哥也是一言不合就挂了我电话,看来你俩真有事儿。”

    白童惜摆了摆手:“这与你无关。”

    温麒瞪着眼睛:“谁说与我无关?你们当初的合作还是我牵头的呢,要是有矛盾了,我得负责化解啊!”

    白童惜巴不得和他们划清界限:“不需要,你堂哥说得对,我的事用不着他管,更用不着你管,我自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啊?最后还不是得靠你那个前夫!”提到孟沛远的时候,温麒总忍不住掺杂一些偏见。

    “是啊,我就靠他怎么了,因为他靠得住啊。”熟料白童惜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温麒心口泛酸:“我和我堂哥,一个是建辉的堂堂设计师,一个是建辉的背后大股东,你放着这样现成的帮手不要,去找你前夫帮忙,不觉得是在走弯路吗?”

    捕捉到他眼底划过的委屈和失落,白童惜知道,他是真心在为她着想。

    可是,他应该还不知道她已经向乔司宴提出违约的事,也不知道乔司宴反过来利用她威胁了孟沛远。

    而这些事,她并不打算告诉温麒。

    因为温麒这个人整体不坏,甚至可以称得上有几分单纯。

    如果被他知道他敬重的堂哥,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恶人,关键还是个大毒枭,他的三观应该会被震碎的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